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三

五藏別論篇第十一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五卷。」〕

黃帝問曰:「余聞方士或以腦髓爲藏,或以腸胃爲藏,或以爲府,敢問更相反,皆自謂是,不知其道,願聞其說【方士,謂明悟方術之士也。言互爲藏府之差異者,經中猶有之矣。靈蘭秘典論:「以腸胃爲十二藏相使之次。」六節藏象論云:「十一藏取決於膽。」五藏生成篇云:「五藏之象可以類推,五藏相音可以意識。」此則互相矛楯爾。腦髓爲藏,應在別經。】。」

岐伯對曰:「腦、髓、骨、脈、膽、女子胞,此六者地氣之所生也,皆藏於陰而象於地,故藏而不瀉,名曰奇恒之府【腦、髓、骨、脈,雖名爲府,不正與神藏爲表裏。膽與肝合而不同六府之傳瀉;胞雖出納,納則受納精氣,出則化出形容,形容之出謂化極而生。然出納之用,有殊於六府,故言藏而不瀉,名曰奇恒之府也。】

「夫胃、大腸、小腸、三焦、膀胱,此五者天氣之所生也,其氣象天,故瀉而不藏,此受五藏濁氣,名曰傳化之府,此不能久留,輸瀉者也【言水榖入已,糟粕變化而泄出不能久,久留住於中,但當化已,輸瀉令去而已,傳瀉諸化,故曰傳化之府也。】。魄門亦爲五藏使,水榖不得久藏【謂肛之門也。內通於肺,故曰魄門。受已化物則爲五藏行使,然水榖亦不得久藏於中。】。所謂五藏者,藏精氣而不瀉也,故滿而不能實【精氣爲滿,水榖爲實,但藏精氣,故滿而不能實。】〔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及《甲乙經》《太素》精氣作精神。〕。六府者,傳化物而不藏,故實而不能滿也【以不藏精氣,但受水榖故也。】。所以然者,水榖入口,則胃實而腸虛【以未下也。】。食下則腸實而胃虛【水榖下也。】。故曰:『實而不滿,滿而不實也。』」

帝曰:「氣口何以獨爲五藏主【氣口,則寸口也,亦謂脈口。以寸口可候氣之盛衰,故云氣口,可以切脈之動靜,故云脈口,皆同取於手魚際之後,同身寸之一寸,是則寸口也。】?」

岐伯曰:「胃者,水榖之海,六府之大源也【人有四海,水榖之海則其一也。受水榖已,榮養四傍,以其當運化之源,故爲六府之大源也。】。五味入口,藏於胃,以養五藏氣,氣口亦太陰也【氣口在手魚際之後,同身寸之一寸,氣口之所候脈動者,是手太陰脈氣所行,故言氣口亦太陰也。】。是以五藏六府之氣味,皆出於胃,變見於氣口【榮氣之道,內榖爲實。】〔新校正云:「詳此注出靈樞,〝實〞作〝寶〞,榖入於胃,氣傳與肺,精專者循肺氣行於氣口,故云變見於氣口也。」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出〞作〝入〞。」〕

「故五氣入鼻,藏於心肺,心肺有病而鼻爲之不利也。凡治病必察其下,適其脈,觀其志意與其病也【下,謂目下所見可否也。調適其脈之盈虛,觀量志意之邪正,及病深淺成敗之宜,乃守法以治之也。】〔新校正云:「按《太素》作〝必察其上,下適其脈候,觀其志意與其病能。〞」〕。拘於鬼神者,不可與言至德【志意邪則好祈禱,言至德則事必違,故不可與言至德也。】。惡於鍼石者,不可與言至巧【惡於鍼石,則巧不得施,故不可與言至巧。】。病不許治者,病必不治,治之無功矣【心不許人治之,是其必死,強爲治者功亦不成,故曰治之無功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091
卷第一
卷第二
卷第三
卷第四
卷第五
卷第六
卷第七
卷第八
卷第九
卷第十
卷第十一
卷第十二
卷第十三
卷第十四
卷第十五
卷第十六
卷第十七
卷第十八
卷第十九
卷第二十
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三
卷第二十四
遺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