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廣補注黃帝內經素問卷第四

移精變氣論篇第十三


〔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在第二卷。」〕

帝問曰:「余聞古之治病,惟其移精變氣,可祝由而已,今世治病,毒藥治其內,鍼石治其外,或愈或不愈,何也?【移,謂移易。變,謂變改。皆使邪不傷正,精神復強而內守也。生氣通天論曰:「聖人傳精神服天氣。」上古天真論曰:「精神內守病安從來。」】

岐伯對曰:「往古人居禽獸之閒,動作以避寒,陰居以避暑,內無眷慕之累,外無伸官之形〔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伸〞作〝申〞。」〕。此恬憺之世,邪不能深入也。故毒藥不能治其內,鍼石不能治其外,故可移精祝由而已【古者巢居穴處,夕隱朝游禽獸之間,斷可知矣。然動躁陽盛,故身熱足以禦寒,凉氣生寒,故陰居可以避暑矣。夫志捐思想,則內無眷慕之累,心亡願欲,故外無伸官之形,靜保天真自無邪勝,是以移精變氣,無假毒藥,祝說病由,不勞鍼石而已。新校正本:「按全元起云祝由南方神。」】。當今之世不然【情慕云爲遠於道也。】。憂患緣其內,苦形傷其外,又失四時之從,逆寒暑之宜,賊風數至,虛邪朝夕內至五藏骨髓,外傷空竅肌膚,所以小病必甚,大病必死,故祝由不能已也。」

帝曰:「善。余欲臨病人,觀死生決嫌疑,欲知其要,如日月光,可得聞乎?」

岐伯曰:「色脈者,上帝之所貴也,先師之所傳也【上帝,謂上古之帝。先師,謂岐伯祖世之師僦貸季也。】。上古使僦貸季理色脈而通神明,合之金木水火土,四時八風六合,不離其常【先師以色白脈毛而合金應秋,以色青脈弦而合木應春,以色黑脈石而合水應冬,以色赤脈洪而合火應夏,以色黃脈代而合土應長夏及四季,然以是色脈,下合五行之休王,上副四時之往來,故六合之閒,八風鼓坼不離常候,盡可與期。何者?以見其變化而知之也。】。變化相移,以觀其妙,以知其要,欲知其要,則色脈是矣【言所以知四時五行之氣,變化相移之要妙者何?以色脈故也。】。色以應日,脈以應月,常求其要,則其要也【言脈應月,色應日者,占候之期準也。常求色脈之差忒,是則平人之診要也。】

「夫色之變化以應四時之脈,此上帝之所貴,以合於神明也,所以遠死而近生【觀色脈之臧否,曉死生之徵兆,故能常遠於死而近於生也。】。生道以長,命曰聖王【上帝聞道,勤而行之,生道以長,惟聖王乃爾而常用也。】

「中古之治病,至而治之,湯液十日,以去八風五痹之病【八風,謂八方之風。五痹,謂皮肉筋骨脈之痹也。靈樞經曰:「風從東方來,名曰嬰兒風,其傷人也,外在筋紐,內舍於肝。風從東南來者,名曰弱風,其傷人也,外在於肌,內舍於胃。風從南方來,名曰大弱風,其傷人也,外在於脈,內舍於心,風從西南來,名曰謀風,其傷人也,外在於肉,內舍於脾。風從西方來,名曰剛風,其傷人也,外在於皮,內舍於肺。風從西北來,名曰折風,其傷人也,外在於手太陽之脈,內舍於小腸。風從北方來,名曰大剛風,其傷人也,外在於骨,內舍於腎。風從東北來,名曰凶風,其傷人也,外在於掖脇,內舍於大腸。」又痹論曰:「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爲筋痹;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爲脈痹;以秋庚辛傷於風者爲皮痹;以冬壬癸傷於邪者爲骨痹;以至陰遇此者爲肉痹。」是所謂八風五痹之病也。】〔新校正云:「按此注引痹論,今經中痹論不如此,當云風論曰:『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爲肝風,以夏丙丁傷於風者爲心風,季夏戊已傷於邪者爲脾風,以秋庚辛中於邪者爲肺風,以冬壬癸中於邪者爲腎風。』痹論曰:『風寒濕三氣雜至合而爲痹,以冬遇此者爲骨痹,以春遇此者爲筋痹,以夏遇此者爲脈痹,以至陰遇此者爲肌痹,以秋遇此者爲皮痹。』」〕。十日不已,治以草蘇草荄之枝,本末爲助,標本已得,邪氣乃服【草蘇,謂藥煎也。草荄,謂草根也。枝,謂莖也。言以諸藥根苖合成其煎,俾相佐助而以服之,凡藥有用根者,有用莖者,有用枝者,有用華實者,有用根莖枝華實者,湯液不去則盡用之,故云本末爲助也。標本已得邪氣乃服者,言工人與病主療相應,則邪氣率服而隨時順也。湯液醪醴論曰:「病爲本,工爲標,標本不得,邪氣不服。」此之謂主療不相應也,或謂取標本論末云鍼也。】〔新校正云:「按全元起本又云:『得其標本,邪氣乃散矣。』」〕

「暮世之治病也則不然,治不本四時,不知日月,不審逆從【四時之氣各有所在,不本其處而即妄攻是反古也。四時刺逆從論曰:「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工當各隨所在而辟伏其邪爾。不知日月者,謂日有寒溫明暗,月有空滿虧盈也。八正神明論曰:「凡刺之法,必候日月星辰四時八正之氣,氣定乃刺之,是故天溫日明,則人血淖液而衞氣浮,故血易瀉氣易行;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泣而衛氣沈。月始生則血氣始精,衞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盛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減,經絡虛,衞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也。是故天寒無刺,天溫無凝,月生無瀉,月滿無補,月郭空無治,是謂得時而調之。因天之序,盛虛之時,移光定位,正立而待之。故曰月生而瀉,是謂藏虛;月滿而補,血氣盈溢,絡有留血,命曰重實;月郭空而治,是謂亂經。陰陽相錯,真邪不別,沈以留止,外虛內亂,淫邪乃起。」此之謂也。不審逆從者,謂不審量其病可治與不可治。】。病形已成,乃欲微鍼治其外,湯液治其內【言心意粗略,不精審也。】。粗工兇兇以爲可攻,故病未已,新病復起【粗,謂粗略也。兇兇,謂不料事宜之可否也。何以言之,假令飢人,形氣羸劣,食令極飽,能不霍乎!豈其與食而爲惡邪!蓋爲失時復過節也。非病逆鍼石湯液,失時過節則其害反增矣。】〔新校正云:「按別本〝霍〞一作〝害〞。」〕

帝曰:「願聞要道。」

岐伯曰:「治之要極,無失色脈,用之不惑,治之大則【惑,謂惑亂。則,謂法則也。言色脈之應,昭然不欺,但順用而不亂紀綱,則治病審當之大法也。】。逆從到行,標本不得,亡神失國【逆從到行,謂反順爲逆。標本不得,謂工病失宜。夫以反理到行,所爲非順,豈唯治人而神氣受害,若使之輔佐君主,亦令國祚不保康寧矣。】。去故就新,乃得真人【標本不得,工病失宜,則當去故逆理之人,就新明悟之士,乃得至真精曉之人以全已也。】。」

帝曰:「余聞其要於夫子矣。夫子言不離色脈,此余之所知也。」

岐伯曰:「治之極於一。」

帝曰:「何謂一?」

岐伯曰:「一者因得之【因問而得之也。】。」

帝曰:「奈何?」

岐伯曰:「閉戶塞牖,繫之病者,數問其情,以從其意【問其所欲而察是非也。】。得神者昌,失神者亡。」

帝曰:「善。」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2245
卷第一
卷第二
卷第三
卷第四
卷第五
卷第六
卷第七
卷第八
卷第九
卷第十
卷第十一
卷第十二
卷第十三
卷第十四
卷第十五
卷第十六
卷第十七
卷第十八
卷第十九
卷第二十
卷第二十一
卷第二十二
卷第二十三
卷第二十四
遺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