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十·運氣


天元紀大論(七十五)


黃帝問曰:天有五行御五位,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余已知之矣,願聞其與三陰三陽之候奈何合之?

天有五行,御南北東西中之五位,以生寒暑燥濕風,人有五臟,化寒暑燥濕風之五氣,以生喜怒悲憂恐。寒爲太陽,北方水也,在人爲腎,其志恐,暑爲少陰,南方火也,在人爲心,其誌喜,燥爲陽明,西方金也,在人爲肺,其志悲,濕爲太陰,中央土也,在人爲脾,其志憂,風爲厥陰,東方木也,在人爲肝,其志怒,人之五氣,悉本天之三陰三陽也。論言五運相襲,而皆治之,終期之日,周而復始(「六節藏象論」語)。五運承襲,分治一年,其與天三陰三陽之候何以合之耶?

鬼臾區稽首再拜對曰:昭乎哉問也!夫五運陰陽者,天地之道也,萬物之綱紀,變化之父母,生殺之本始,神明之府也,可不通乎!

五運之與三陰三陽,乃天地之道也,萬物之主,變化之原,生殺之根,神明之府,不可不通也。

故物生謂之化,物極謂之變,陰陽不測謂之神,神用無方謂之聖。

物之始生謂之化,物之終極謂之變。陰陽在天,變化不測謂之神,神用在人,變化無方謂之聖。

夫變化之爲用也,在天爲玄,在人爲道,在地爲化,化生五味,道生智,玄生神。

變化爲用,在天則爲玄,在人則爲道,在地則爲化。地有此化則生五味,人懷此道則生智慧,天具此玄則生神靈。

神在天爲風,在地爲木,在天爲熱,在地爲火,在天爲濕,在地爲土,在天爲燥,在地爲金,在天爲寒,在地爲水。故在天爲氣,在地成形,形氣相感,而化生萬物矣。

神之在天爲風,在地爲木,東方之氣化也,在天爲熱,在地爲火,南方之氣化也,在天爲濕,在地爲土,中央之氣化也,在天爲燥,在地爲金,西方之氣化也,在天爲寒,在地爲水,北方之氣化也。以天之五氣而化地之五行,行者形也,故在天只爲氣,在地乃成形。天地交合,形氣相感,而萬物化生矣。

五運即五行,五行即五氣,五氣即三陰三陽也。以春應木而合於風,以夏應火而合於熱,以長夏應土而合於濕,以秋應金而合於燥,以冬應水而合於寒,五運之與三陰三陽,無有不合者也。

天地者,萬物之上下也。左右者,陰陽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之徵兆也。金木者,生成之終始也。氣有多少,形有盛衰,上下相召,而損益彰矣。

天地者,萬物覆載之上下也。左右者,陰陽升降之道路也。水火者,陰陽發現之徵兆也。金木者,萬物生成之終始也。在天之氣有多少,在地之形有盛衰,上下形氣兩相感召,而爲損爲益,於是彰矣。

帝曰:善。何謂氣有多少?形有盛衰?鬼臾區曰:陰陽之氣,各有多少,故曰三陰三陽也。形有盛衰,謂五行之治,各有太過不及也。

陰陽之氣,各有多少,如厥陰爲一陰,少陰爲二陰,太陰爲三陰,少陽爲一陽,陽明爲二陽,太陽爲三陽,以其多少不齊,故曰三陰三陽。五行之治,各有太過不及,如木有太角、少角,火有太徵、少徵,土有太宮、少宮,金有太商、少商,水有太羽、少羽,以其太少不同,故形有盛衰。

故其始也,有餘而往,不足隨之,不足而往,有餘從之,知迎知隨,氣可與期。

五運相襲,以甲之有餘而往,則乙之不足隨之,以乙之不足而往,則丙之有餘從之。知迎其未來而察之,隨其已去而驗之,則氣可與期矣。

帝曰:上下相召奈何?鬼臾區曰:寒暑燥濕風火,天之陰陽也,三陰三陽上奉之。木火土金水,地之陰陽也,生長化收藏下應之。

寒暑燥濕風火,天之六氣,爲三陰三陽之本,故三陰三陽上奉之,謂厥陰奉其風氣,少陰奉其火氣,太陰奉其濕氣,少陽奉其暑氣,陽明奉其燥氣,太陽奉其寒氣也。木火土金水,地之五行,爲生長化收藏之原,故生長化收藏下應之,謂春應木爲生,夏應火爲長,長夏應土爲化,秋應金爲收,冬應水爲藏也。天之五氣,熱分暑火則爲六,地之五行,火分君相亦爲六,文異而理同也。

天以陽生陰長,地以陽殺陰藏。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故陽中有陰,陰中有陽,君火以明,相火以位。

歲半以前,天氣主之,陽升陰降,故能生能長,歲半以後,地氣主之,陽降陰升,故能殺能藏。天有陰陽,地亦有陰陽,故天爲陽,而陽中有陰,有陰則降,地爲陰,而陰中有陽,有陽則升。升則上天,降則下地,君火以此而明,相火以此而位。蓋君火在天,而居離宮,離卦之偶爻,陽中之陰也,相火在地,而居坎府,坎卦之奇爻,陰中之陽也。坎陽昇天,而化木火,則能生長,離陰降地,而化金水,則能收藏,陰陽本自互根,君相原爲同氣也。

所以欲知天地之陰陽者,應天之氣,動而不息,故五歲而右遷,應地之氣,靜而守位,故六期而環會。動靜相召,上下相臨,陰陽相錯,而變由生也。

所以欲知天地之陰陽者,天干爲陽,主動,五運應天,動而不息,故五歲而右遷,以五運隨干轉,甲己之年爲土運,甲己遷而交乙庚,乙庚之年交金運,乙庚遷而交丙辛,丙辛之年爲水運,丙辛遷而交丁壬,丁壬之年爲木運,丁壬遷而交戊癸,戊癸之年爲火運,戊癸遷而交甲己也。地支爲陰,主靜,六氣應地,靜而守位,故六期而環會,以六氣隨支旋,子午之年,上見少陰,少陰去而太陰會,丑未之年,上見太陰,太陰去而少陽會,寅申之年,上見少陽,少陽去而陽明會,卯酉之年,上見陽明,陽明去而太陽會,辰戌之年,上見太陽,太陽去而厥陰會,巳亥之年,上見厥陰,厥陰去而少陰會也。陽動而上,陰靜而下,動靜相召,上下相臨,天之陰陽與地之陰陽往來錯綜,而變由此生矣。

帝曰:上下周紀,其有數乎?鬼臾區曰:天以六爲節,地以五爲制。周天氣者,六期爲一備,終地紀者,五歲爲一周。

天數五,地數六,天以地之六爲節,故有六氣,地以天之五爲制,故有五行。周天氣者,六期爲一備,從地節也,終地紀者,五歲爲一周,從天制也,上下周流之紀,其數如此。(天數五,故有十干,地數六,故有十二支。五運隨干轉,六氣隨支旋,故天氣六期一備,地紀五歲一周也)

五六相合,而七百二十氣,爲一紀,凡三十歲,千四百四十氣,凡六十歲,而爲一周,不及太過,斯皆見矣。

五六相合,其數三十,凡三十歲,七百二十氣,爲一紀。三十重之,則爲六十,凡六十歲,千四百四十氣,爲一周。合一紀一周而觀之,其不及太過之數,皆見之矣。

帝曰:願聞五運之主時也何如?鬼臾區曰:五氣運行,各終期日,非獨主時也。

五氣運行,各主一年,非獨主一時,主一時者,一年之小運,主一年者,五年之大運也。

帝曰:願聞其所謂也。鬼臾區曰:臣積考《太始天元冊文》曰:太虛廖廓,肇基化元,萬物資始,五運終天,布氣真靈,總統乾元,九星懸朗,七曜周旋,曰陰曰陽,曰柔曰剛,幽顯既位,寒暑弛張,生生化化,品物咸彰。臣斯十世,此之謂也。

《太始天元冊文》,上古之書。太虛之中,廖廓無際,而萬化之元,於此肇基。萬物資始發育,攸賴五運終天,循環不窮。布氣真靈,實眾妙之門。總統乾元,乃大地之主。九星懸朗於上(九星:蓬、苪、衡、輔、禽、心、任、柱、英),七曜周旋其間(七曜:日、月、五星),日陰曰陽,天道也,曰柔曰剛,地道也(《易》:立天之道,曰陰與陽,立地之道, 曰柔與剛)。陰陽分布,幽顯以此異象。水火殊宮,寒暑以此迭遷。生生化化不息,百品庶物咸彰。臣斯十世守之,即此五運終期之謂也。

帝曰:夫子之言,上終天氣,下畢地紀,可謂悉矣。余願聞而藏之,上以治民,下以治身,使百姓昭著;上下和親,德澤下流,子孫無憂,傳之後世,無有終時,可得聞乎?

帝欲明運氣之理,傳之天下後世。

鬼臾區曰:至數之極,迫迮以微,其來可見,其往可追,敬之者昌,慢之者亡,無道行私,必得夭殃。謹奉天道,請言真要。迮,音嫡。

迫迮以微,切近而幽微也。真要,至真之要也。

帝曰:善言始者,必會於終,善言近者,必知其遠,是則至數極而道不惑,所謂明矣。願夫子推而次之,令有條理,簡而不匱,久而不絕,易用難忘,爲之綱紀,至數之要,願盡聞之。

帝欲運氣之理昭明無惑,令鬼臾區推次其義,盡聞至數之要。

鬼臾區曰:昭乎哉問!明乎哉道!如鼓之應桴,響之應聲也。臣聞之,甲己之歲,土運統之,乙庚之歲,金運統之,丙辛之歲,水運統之,丁壬之歲,木運統之,戊癸之歲,火運統之。

帝問五運主時,鬼臾區言五運終期之義,究竟未明,此方明言之。

帝曰:其於三陰三陽合之奈何?鬼臾區曰:子午之歲,上見少陰,丑未之歲,上見太陰,寅申之歲,上見少陽,卯酉之歲,上見陽明,辰戌之歲,上見太陽,巳亥之歲,上見厥陰。少陰所謂標也,厥陰所謂終也。

甲丙戊庚壬爲陽干,乙丁己辛癸爲陰乾,陽干遇子午則上見少陰,遇寅申則上見少陽,遇辰戌則上見太陽,陰乾遇丑未則上見太陰,遇卯酉則上見陽明,遇巳亥則上見厥陰,此五運之合於三陰三陽者也。帝首問此義,鬼臾區究未明言,此方明言之。六氣以少陰爲首,厥陰爲終,標即首也。(六十花甲,起於子午,終於巳亥,故少陰爲標,厥陰爲終)

厥陰之上,風氣主之,少陰之上,熱氣主之,太陰之上,濕氣主之,少陽之上,相火主之,陽明之上,燥氣主之,太陽之上,寒氣主之,所謂本也,是謂六元。

六氣爲三陰三陽之本,是謂六元,元即本也。

帝曰:光乎哉道!明乎哉論!請著之玉版,藏之金匱,署曰《天元紀》。

字數:2971,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