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六·病論


氣厥論(四十一)


黃帝問曰:余知百病生於氣也,怒則氣上,喜則氣緩,思則氣結,悲則氣消,恐則氣下,驚則氣亂,勞則氣耗,寒則氣收,炅則氣泄。九氣不同,何病之生?

義詳下文。

岐伯對曰:怒則氣逆,甚則嘔血及飧泄,故氣上矣。

肝膽主怒,怒則肝氣下陷,膽氣上逆,甚則肝木賊脾而爲泄利,膽木刑胃而爲嘔吐。血藏於肝,其上行而不吐衄者,肺金斂之也,大怒傷肝,不能藏血,而甲木上衝,雙刑肺胃(甲木化氣相火,甲木刑胃,相火刑金),肺胃上逆,收斂失政,是以嘔血。膽木逆升,故氣上矣。

喜則氣和志達,營衛通利,故氣緩矣。

心主脈,其志爲喜,喜則心氣和調,志意暢達,經脈流行,營衛通利,故氣緩矣。

思則心有所存,神有所歸,正氣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脾主思,思則心有存注,神有所歸著,正氣停留而不行,故氣結矣。

悲則心系急,肺布葉舉,上焦不通,營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矣。

肺主悲,悲則心系迫急,肺布葉舉,氣道壅阻,上焦不通,營衛不散,熱氣在中,故氣消矣。以胸中宗氣,衛氣之本,所以布呼吸而行營血者也。肺布葉舉,上焦不通,宗氣壅遏,不能四達,則營衛不散,熱氣在中,是以肺氣消爍也。

恐則精卻,卻則上焦閉,閉則氣還,還則下焦脹,故氣不行矣。

腎主恐,恐則精不交神,後卻而陷流,卻則神氣離根,奔逆阻格,而上焦不通,上焦閉塞,則下無升路,而氣還於下,還則下焦脹滿,故氣不行矣。

驚則心無所依,神無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矣。

膽主驚,驚則膽木上逆,累及心君(膽爲相火,心爲君火,君相同氣)。心無所依,神無所歸,慮無所定,故氣亂矣。

勞則喘息汗出,外內皆越,故氣耗矣。

勞傷氣血,則喘息汗出,皮毛洞開,外內皆越,故氣耗矣。

寒則腠理閉,氣不行,故氣收矣。

寒束皮毛,則腠理閉斂,衛氣不行,故氣收矣。

炅則腠理開,營衛通,汗大泄,故氣泄矣。

炅則腠理豁開(炅,熱也),營衛通達,汗液大泄,故氣泄矣。(以上十段,舊誤在「舉痛論」)

帝曰:五臟六腑寒熱相移者何?岐伯曰:腎移寒於脾,臃腫少氣。

腎移寒於脾,則濕土不運,肌肉凝滯,臃腫而少氣也。

脾移寒於肝,臃腫筋攣。

脾移寒於肝,土陷木鬱,脾被肝刑,則肌肉臃腫,肝被脾遏,則筋膜攣縮也。

肝移寒於心,狂,隔中。

肝移寒於心,木不生火,喜怒乖常,則爲狂易(肝主怒,心主喜。狂易,《西漢書》語)。寒阻君火,則爲隔中(寒濕在中,陰陽阻隔)

心移寒於肺,肺消,肺消者,飲一溲二,死不治。

心移寒於肺,火不溫金,則爲肺消。肺消者,收斂失政,精溺溢泄,飲一溲二,死不可治也。

肺移寒於腎,則爲湧水,湧水者,按腹不堅,水氣客於大腸,疾行則鳴濯濯溜溜,如囊裹漿水之狀也。

肺移寒於腎,金冷水聚,則爲湧水。湧水者,按其腹不堅硬,水氣客於大腸(大腸與肺表裏),疾行則其鳴濯濯,如囊裹漿水之狀,動即有聲也。

脾移熱於肝,則爲驚衄。

脾移熱於肝,肝藏血,血舍魂,魂不寧謐則爲驚,血失斂藏則爲衄。肝膽同氣,此膽木上逆之證也。

肝移熱於心,則死。

肝移熱於心,陽根全泄,則死也。(肝木生於水中之陽,風木疏泄,腎氣無餘,則死)

心移熱於肺,傳爲膈消。

心移熱於肺,君火刑金,傳爲膈消。膈消者,膈上燥熱,水至膈間,而已消也。

肺移熱於腎,傳爲柔痓。(痓與痙同。)

肺移熱於腎,金燥水枯,傳爲柔痓。柔痓者,筋骨痿軟而蜷縮也。

腎移熱於脾,傳爲虛,腸澼,死不可治。

腎移熱於脾,濕土鬱蒸,遏抑風木,中氣被賊,虛敗難復,風木陷沖,腸澼不斂,陽根脫泄,死不可治也。

脾移熱於膀胱,則癃,溺血。

脾移熱於膀胱,濕土賊水,水府濕熱,前竅閉癃,風木陷沖,肝血失藏,泄於溺孔也。

膀胱移熱於小腸,膈腸不便,上爲口糜。

膀胱移熱於小腸,小腸與心爲表裏,其脈絡心,下胭而屬小腸,故膈腸不便,而心火上炎,則口舌糜爛也。

小腸移熱於大腸,爲虙瘕,爲沉痔。(虙與伏通。)

小腸移熱於大腸,以丙火而刑庚金,大腸下陷,爲伏結而生瘕聚,爲沉瘀而生痔瘡也。

大腸移熱於胃,善食而瘦,又謂之食亦。

大腸移熱於胃,以庚金而傳戊土,濕化爲燥,善食而瘦,水穀消磨,而肌肉不生,此燥氣大旺,而濕氣全虧也。又謂之食亦,食亦者,食而亦若不食也。(大腸以陽明燥金主令,胃以戊土而化氣於燥金,故大腸移熱,善食而瘦也)

胃移熱於膽,亦曰食亦。

胃移熱於膽,以燥土而傳相火,燥熱隆盛,故善食而瘦,亦曰食亦也。

膽移熱於腦,則辛頞鼻淵,鼻淵者,濁涕下不止也,傳爲衄蔑瞑目。皆得之氣厥也。

膽熱移於腦,以相火逆沖,腦髓蒸淫,液流鼻竅,則辛頞(鼻痠)鼻淵,鼻淵者,濁涕下流不止也。熱邪淫泆,傳爲衄(鼻孔流血)(汗孔流血)、瞑目(目光昏黯)之證也。

此上諸條,皆得之氣厥也。(厥逆反常,升降失職)

字數:1511,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