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七·刺法


四時刺逆從論(五十五)


厥陰有餘病陰痹,不足病熱痹,滑則病狐風疝,澀則病少腹積氣。

厥陰,心主,有餘病陰痹,陰盛而火衰也。不足病熱痹,陰衰而火盛也。滑則病狐風疝,手足厥陰同經,風木鬱遏而衝突也(狐風疝,如狐之出沒無常)。澀則病少腹積氣,肝氣槃結而不舒也。

少陽有餘病筋痹脅滿,不足病肝痹,滑則病肝風疝,澀則病積,時筋急目痛。

肝主筋,脈行脅肋,與少陽膽爲表裏,少陽有餘病筋痹脅滿,經絡瘀遏而不行也。不足病肝痹,臟氣阻滯而不達也。滑則病肝風疝,風木之郁動也。澀則病積,肝氣之痞塞也。時筋急目痛者,乙木下陷則筋急,甲木上逆則目痛。肝竅於目,而目痛之原,則由於膽,相火上炎,是以熱作也,甲木鬱沖,是以痛生也。

少陰有餘病脈痹身時熱,不足病心痹,滑則病心風疝,澀則病積,時善驚。

心屬火,其主脈,少陰有餘病脈痹身時熱,脈阻而火旺也。不足病心痹,火衰而氣痞也。滑則病心風疝,心氣鬱塞而振動也。澀則病積,心氣閉結而不通也。時善驚者,神不根精也。

太陰有餘病肉痹寒中,不足病脾痹,滑則病脾風疝,澀則病積,心腹時滿。

脾主肉,太陰有餘病肉痹寒中,寒水上泛而侮土也。不足病脾痹,濕土中鬱而不運也。滑則病脾風疝,脾氣鬱遏而鼓動也。澀則病積,脾氣堙塞而不行也。心腹時滿,濕旺胃逆,濁氣不降也。

陽明有餘病皮痹隱疹,不足病肺痹,滑則病肺風疝,澀則病積,時溲血。

肺主皮,與陽明大腸爲表裏,陽明有餘病皮痹隱疹,表閉而邪郁也(疹見皮里,不能透發,謂之隱疹),不足病肺痹,氣梗而不降也。滑則病肺風疝,肺氣壅阻而激宕也。澀則病積,肺氣凝滯而不通也。時溲血者,肺失收斂之政也。

太陽有餘病骨痹身重,不足病腎痹,滑則病腎風疝,澀則病積,時善巔疾。

腎主骨,與太陽膀胱爲表裏,太陽有餘病骨痹身重,水冷髓寒而土濕也。不足病腎痹,腎氣寒冱而凝瘀也。滑則病腎風疝,腎氣結滯而鬱沖也。澀則病積,腎氣堅凝而不散也。時善巔疾者,太陽之脈,上額交巔而後行也。

是故春氣在經脈,夏氣在孫絡,長夏氣在肌肉,秋氣在皮膚,冬氣在骨髓中。帝曰:余願聞其故。岐伯曰,春者天氣始開,地氣始泄,凍解冰釋,水行經通,故人氣在經脈。夏者經滿氣溢,入孫絡,受血,皮膚充實,故人氣在孫絡。長夏者經絡皆盛,內溢肌中,故人氣在肌肉。秋者天氣始收,腠理閉塞,皮膚引急,故人氣在皮膚。冬者蓋藏,血氣在中,內著骨髓,通於五臟,故人氣在骨髓。是故邪氣者,常隨四時之氣血而入客也,至其變化,不可爲度,必從其經氣,闢除其邪,除其邪則亂氣不生。

皮膚引急,收斂而不發也。

帝曰:逆四時而生亂氣奈何?岐伯曰:春刺絡脈,血氣外溢,令人少氣。春刺肌肉,血氣環逆,令人上氣。春刺筋骨,血氣內著,令人腹脹。

春刺絡脈,則瀉心氣,血氣外溢,令人少氣。春刺肌肉,則瀉脾氣,血氣環逆(環逆,四維俱逆。土居五行之中,土病則四旁俱逆也),令人上氣,胃逆而肺阻也。春刺筋骨,則瀉腎氣,血氣內著,令人腹脹,水寒而土濕也。

夏刺經脈,血氣乃竭,令人解㑊。夏刺肌肉,血氣內卻,令人善恐。夏刺筋骨,血氣上逆,令人善怒。

夏刺經脈,則瀉肝氣,血氣衰竭,令人解㑊(㑊與跡同,形跡懈怠也)。夏刺肌肉,則瀉脾氣,血氣內卻,令人善恐,土陷而水侮也(腎主恐故)。夏刺筋骨,則瀉腎氣,血氣上逆,令人善怒,水不能生木,甲木逆而乙木陷,肝陷則怒生,升氣不遂也。

秋刺經脈,血氣上逆,令人善忘。秋刺絡脈,氣不外行,令人臥不欲動。秋刺筋骨,血氣內散,令人寒慄。

秋刺經脈,則瀉肝氣,血氣上逆,令人善忘,甲木逆而乙木陷,木鬱風生,疏泄太過,不能藏往也。秋刺絡脈,則瀉心氣,氣不外行,令人臥不欲動,火敗而陽虛也。秋刺筋骨,則瀉腎氣,血氣內散,令人寒慄,陽根失藏而寒水下動也。

冬刺經脈,血氣皆脫,令人目不明。冬刺絡脈,內氣外泄,留爲大痹。冬刺肌肉,陽氣竭絕,令人善忘。

冬刺經脈,則瀉肝氣,血氣皆脫,令人目不明,魂傷而神敗,不能外光也。冬刺絡脈,則瀉心氣,內氣外瀉,留爲大痹,火瀉而陰凝也。冬刺肌肉,則瀉脾氣,陽氣竭絕,令人善忘,脾陷胃逆,戊土不能降蟄,陽氣升泄而失藏也。(四段與「刺法論」略同)

凡此四時刺者,六經之病不可不從也,反之則生亂氣相淫病焉。故刺不知四時之經,病之所生,以從爲逆,正氣內亂,與精相薄。必審九候,正氣不亂,精氣不轉。

相淫病者,亂氣相淫而生病也。正氣內亂,與精相薄,正氣亂常,與未亂之精氣彼此薄迫也。正氣不亂,精氣不轉,正氣不至內亂,則精氣自不迴轉而爲邪淫也。正氣,經氣也。精氣,臟氣也。

刺五臟,中心一日死,其動爲噫,中肝五日死,其動爲語,中腎六日死,其動爲嚏欠,中肺三日死,其動爲咳,中脾十日死,其動爲吞。刺傷人五臟必死,其動則依其臟之所變候知其死也。

刺五臟中心至其動爲吞一段,與「刺禁論」同。動即變也,五臟之變動有近遠,依其臟之所變而候其動,則知其死期矣。

字數:1628,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