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一·養生


上古天真論(一)


昔在黃帝,生而神靈,弱而能言,幼而徇齊,長而敦敏,成而登天。

初,神農氏母弟封於有熊之國。神農之後,炎帝榆罔之代。有熊國君少典之妃曰附寶,感電光繞鬥而有娠。生帝於軒轅之丘,因名軒轅,國於有熊,故號有熊氏,出於公族,故姓公孫氏,長於姬水,又姓姬氏。

神農氏衰,帝與炎帝榆罔戰於阪泉之野,三戰勝之,諸侯尊爲黃帝,代神農氏以治天下。在位百年,崩於荊山之陽。

黃帝初生而有神靈,方弱而能言語,幼而徇順齊整,長而敦厚敏捷,成而羽化登天。(成謂道成。)

黃帝鑄鼎於鼎湖之山,鼎成昇天。西漢方士傳述此語,意黃帝、老子爲道家之祖,尚養生之術,其終當必不死也。

乃問於天師曰:余聞上古之人,春秋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今時之人,年半百而動作皆衰者,時勢異耶?人將失之耶?

天師,岐伯。古人百歲不衰,今人半百而衰,此古今時勢之異耶?抑人失調攝之法耶?

岐伯對曰: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於陰陽,和於術數,飲食有節,起居有常,不妄作勞,故能形與神俱,而盡終其天年,度百歲乃去。

上古之人,其知道者,法陰陽,和術數,節飲食,慎起居,不妄作以勞形神,故形神健旺,終其天年;百歲乃去,不傷夭折也。

今時之人不然也,以酒爲漿,以妄爲常,起居無節,醉以入房,以欲竭其精,以耗散其真,不知持滿,不時御神,務快其心,逆於生樂,故半百而衰也。

今時之人,不知養生之法,以酒醪爲漿,以妄作爲常,起居無節,醉以入房(醉以入房,正其起居無節,起居無節,正其妄作爲常也),以淫欲竭其精液,散其天真,不知保盈而持滿,時嘗勞思而用神,務求快心於當前,遂至戕生於異日,是以早衰也。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虛邪賊風,避之有時,恬憺虛無,真氣從之,精神內守,病安從來。是以志閒而少欲,心安而不懼,形勞而不倦,氣從以順,各從其欲,皆得所願。故美其食,任其服,樂其俗,高下不相慕,其民故曰樸。

風隨八節,居八方,自正面來,謂之正風,不傷人也,自沖後來者,謂之虛邪賊風,乃傷人也。如冬至後四十六日,天氣在北,風自北來,是爲正風,風自南來,是謂賊風。(義詳《靈樞·九宮八風篇》)

上古聖人知道,其教下也,虛邪賊風,避之有時,冬避南風,夏避北風,四時八節,以類推之。恬憺虛無,神宇不擾,真氣自然順從,精神內守,毫無走散,病邪安所從來。是以志閒而少嗜欲,心安而不恐懼,形勞而不倦乏,氣從而順,各從其欲,上下懼足,皆得所願。故美其食不擇精粗,任其服不論善惡,樂其俗不爭榮辱,高下不相傾慕,其民故曰渾樸。

是以嗜欲不能勞其目,淫邪不能惑其心,愚智賢不肖不俱於物,故合於道,所以能年皆度百歲而動作不衰者,以其德全不危也。

道合則德全,故百歲不衰。

帝曰:人年老而無子者,材力盡耶?將天數然也?岐伯曰:女子七歲,腎氣盛,齒更髮長。二七而天癸至。任脈通,太衝脈盛,月事以時下,故有子。

腎主骨,其榮發,齒者骨之餘,腎氣方盛,故齒更而髮長。天一生水,故癸水謂之天癸,陰氣始凝,則天癸至。任脈者,八奇經之一,行於身前,爲諸陰脈之統領,陰旺則此脈通達。太衝者,八奇經之一,行於身前,爲諸經脈之血海。奇經乃十二經之絡脈,血生於脾,藏於肝,注於經脈,經脈隆盛,流於絡脈,歸諸太衝,故血富於沖,爲人身血海之一。太衝脈盛,月滿而泄,是謂月事。月事初來,陰氣盛壯,不後不先,應時而下,地道通暢,故一承雨露,則能有子。

三七腎氣平均,故真牙生而長極。四七筋骨堅,髮長極,身體盛壯。五七陽明脈衰,面始焦,發始墮。六七三陽脈衰於上,面皆焦,發始白。七七任脈虛,太衝脈衰少,天癸竭,地道不通,故形壞而無子也。

腎氣盛滿,平均莫溢,故真牙皆生,髮長已極。陽明胃脈行身之前,自面下項而走兩足,其經多氣多血,少年發榮而面潤者,血以濡之,氣以煦之也,陽明脈衰,氣血消減,故面焦而發墮。手之三陽,自手走頭,足之三陽,自頭走足,三陽俱衰,故面焦而發白。任脈虛空,衝脈衰少,天癸枯竭,地道不通,故形容敝壞,而無子也。

任主胞胎,緣三陰以任脈爲宗。血,陰也,而內含陽氣,故溫暖而化君火,任脈充盈,血海溫暖,則能受妊。以其原於任脈,故名爲妊。任脈虛空,血海虛寒,是以無子也。

丈夫八歲,腎氣實,髮長齒更。二八腎氣盛,天癸至,精氣溢瀉,陰陽和,故能有子。

天癸既至,精氣溢瀉,陰陽和敷,故能有子。天癸者,男女腎水之總名也。

三八腎氣平均,筋骨勁強,故真牙生而長極。四八筋骨隆盛,肌肉滿壯。五八腎氣衰,發墮齒槁。六八陽氣衰竭於上,面焦,髮鬢頒白。七八肝氣衰,筋不能動,天癸竭,精少,腎氣衰,形體皆極。八八則齒髮去。

肝主筋,前陰,諸筋之聚,肝木生於腎水,水寒木枯,生氣虧敗,故筋力消乏,而前陰痿弱也。

腎者主水,受五臟六腑之精而藏之,故五臟盛,乃能瀉。今五臟皆衰,筋骨解惰,天癸盡矣,故髮鬢白,身體重,行步不正,而無子耳。

五臟六腑皆有精,而總藏於腎,故五臟之精俱盛,而後腎能瀉。今五臟皆衰,以至筋骨懈惰,則天癸盡矣,故發白身重,行步傾斜,而無子也。

腎爲水,腎氣者,水中之陽,三陽之根也。腎氣溫升,化生肝木,肝木主生,人老而不生者,腎氣之敗,而非腎水之虧。發白面焦,由於三陽之衰。三陽之上衰者,腎氣之下虛也。

帝曰:有其年已老而有子者,何也?岐伯曰:此其天壽過度,氣脈常通,而腎氣有餘也。此雖有子,男不過盡八八,女不過盡七七,而天地之精氣皆竭矣。

腎氣有餘,則生意未枯,老猶生子。然此雖有子,而人之大幾,男不過盡於八八六十四,女不過盡於七七四十九,而天地之精氣皆竭,不能生矣。

懷胎生子,精氣之交感也。乾爲天,坤爲地,男應乾,女應坤。乾以中爻交坤則爲坎,坤以中爻交乾則爲離,坎離者,乾坤所生之男女也。人之夫婦相交,男以精感,而精中有氣,是即乾卦之陽爻也,女以氣應,而氣中有精,是即坤卦之陰爻也。男子之氣先至,女子之精後來,則陰包陽而爲男,女子之精先來,男子之氣後至,則陽包陰而成女,是即坎男離女之義也。《易》曰乾道成男,坤道成女,先至者在內,後至者在外,包負不同,故男女殊象也。

帝曰:夫道者,年皆百數,能有子乎?岐伯曰:夫道者,能卻老而全形,身年雖壽,能生子也。

有道之人,能延年卻老,形體不壞,身年雖壽,實與少壯無異,故能生子。

黃帝曰:余聞上古有真人者,提挈天地,把握陰陽,呼吸精氣,獨立守神,肌肉若一,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終時,此其道生。

上古真人,天地在其提攜之內,陰陽歸其把握之中,呼水中之氣以交陽,吸火中之精以交陰,獨立而守陽神,年高而有童顏,故能壽敝天地,無有盡時。此其得道長生,所謂卻老而全形者也。

中古之時,有至人者,淳德全道,和於陰陽,調於四時,去世離俗,積精全神,遊行天地之間,視聽八達之外,此蓋益其壽命而強者也,亦歸於真人。

中古至人,德淳而道全,和於陰陽之消長,調於四時之寒溫,去塵世而離凡俗,積陰精而全陽神,遊行天地之間,形骸常存,視聽八達之外(八達與八方同),聰明無蔽,此蓋益其壽命而強壯者也,其究亦歸於真人。

其次有聖人者,處天地之和,從八風之理,適嗜欲於世俗之間,無恚嗔之心,行不欲離於世,舉不欲觀於俗,外不勞形於事,內無思想之患,以恬愉爲務,以自得爲功,形體不敝,精神不散,亦可以百數。

其次聖人,處天地之中和,順八風之道理(八風,見《靈樞·九官八風篇》),調適嗜欲於世俗之間,消除恚嗔於方寸之內,和光同塵,行事不欲離絕於人世,抱真懷樸,舉動不欲觀美於凡俗,外無事務之勞形,內無思想之害心,以恬愉無競爲務,以優遊自得爲功,形體不至敝壞,精神不至散失,此雖未必長生,亦可享年百數也。

其次有賢人者,法則天地,象似日月,辨列星辰,逆從陰陽,分別四時,將從上古合同於道,亦可使益壽,而有極時。

其次賢人,法則天地之清寧,象似日月之升沉,辨列星辰之盈縮,逆從陰陽之消長,分別四時寒溫,效其開闔,將從上古真人合同至道,此亦可使益其年壽,而但有盡時,不能長存也。

字數:2625,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