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九·雷公問


疏五過論(七十)


黃帝曰:嗚呼遠哉!閔閔乎若視深淵,若迎浮雲,視深淵,尚可測,迎浮雲,莫知其際。聖人之術,爲萬民式,論裁志意,必有法則,循經守數,按循醫事,爲萬民副,故事有五過四德,汝知之乎?雷公避席再拜曰:臣年幼小,蒙愚以惑,不聞五過與四德,比類形名,虛引其經,心無所對。

比類形名,以求其義,虛引經文,絕無此說,故無所對。(若視深淵六語,與「六微旨論」重)

帝曰:凡未診病者,必問嘗貴後賤,名曰脫營,雖不中邪,病從內生,嘗富後貧,名曰失精,五氣留連,病有所並。醫工診之,不在臟腑,不變軀形,診之而疑,不知病名。身體日減,氣虛無精,病深無氣,洒洒然時驚。病深者,以其外耗於衛,內奪於營。良工所失,不知病情,此亦治之一過也。

嘗貴後賤,抑鬱傷心,火動血耗,名曰脫營,雖不中於虛邪,而病從內生。嘗富後貧,憂悴傷脾,燥動精亡,名曰失精,五臟之氣留連,而病有所並。醫工診之,不在臟腑,不變軀形,診之而疑,不知病名。身體日減,氣虛無精,病深而無氣,洒洒然驚。病之深者,以其外耗於衛,內奪於營。良工之所失,不知其病情,此亦治之一過也。

凡欲診病者,必問飲食居處,暴樂暴苦,始樂後苦,皆傷精氣,精氣竭絕,形體毀沮,暴怒傷陰,暴喜傷陽,厥氣上行,滿脈去形。愚醫治之,不知補瀉,不知病情,精華日脫,邪氣乃並,此亦治之二過也。

苦樂縈心,皆傷精氣,精氣竭絕,則形體毀沮。暴怒則傷陰,木鬱風動,故精耗也。暴喜則傷陽,火泄根拔,故神散也。木火升逆,則厥氣上行,氣滿於經脈,而神去於形骸(肝膽皆主怒,怒則肝陷而膽逆,厥氣上行者,膽木也)。愚醫治之,不知補瀉,不知病情,久而精華日脫,邪氣乃並,此亦治之二過也。

診有三常,必問貴賤,封君敗傷,乃欲侯王,故貴脫勢,雖不中邪,精神內傷,身必敗亡,始富後貧,雖不傷邪,皮焦筋屈,痿躄爲攣。醫不能嚴,不能動神,外爲柔弱,亂至失常,病不能移,則醫事不行,此治之三過也。

診有三常(經常之法),必問貴賤之等差,或是昔日之封君而至敗傷,或是今日之朝官而欲侯王。其故貴而脫勢者,雖不中邪,而精神內傷,身必敗亡。其始富而後貧者,雖不傷邪,而皮焦筋屈,痿躄爲攣。醫不能嚴詞危論以開導之,則不能動其神思以致改悔,外爲柔弱以事將順,久而血氣撓亂至於失常,其病不能移,則醫事不行,此治之三過也。

凡診者,必知終始,又知餘緒,切脈問名,當合男女,離絕菀結,憂恐喜怒,血氣離守,五臟空虛,工不能知,何術之語,嘗富大傷,斬筋絕脈,身體復行,令澤不息,故傷敗結,留薄歸陽,膿積寒炅。粗工治之,亟刺陰陽,身體解散,四肢轉筋,死日有期。醫不能明,不問所發,唯言死日,亦爲粗工,此治之四過也。

診病必知其終始,又知其餘緒,切脈問名,當合男女(《難經》:男脈在關上,女脈在關下),其或情意離絕,以致心緒菀結(菀與郁同),久而血氣離守,五臟空虛,工於此不能知,何醫術之足語!或嘗富而大傷,至斬筋而絕脈,身體雖復行走,而令膏澤不得滋息,故傷敗結,留連薄迫,而歸陽經,陽氣鬱蒸,血肉腐爛,膿積而生寒熱。粗工治之,亟刺其陰陽之脈,漸而身體解散,四肢轉筋,死有日期,不可挽矣。醫不能明,不問所發,唯言死日,亦爲粗工,此治之四過也。

善爲脈者,必以比類奇恆從容知之,明引比類從容,是以名曰診經,是謂至道也。爲工而不知道,此診之不足貴,此治之五過也。(明引比類三句,舊誤在「示從容論」。)

善爲脈者,必以比類奇恆(奇,異也,恆,常也)。從容,審度而知之。明引比類,出以《從容》,是以名曰診經,是謂至道也。爲工而不知道,則診不足貴,此治之五過也。

凡此五者,皆受術不通,人事不明也。故曰聖人之治病也,必知天地陰陽,四時經紀,五臟六腑,雌雄表裏,刺灸砭石毒藥所主,從容人事,以明經道,貴賤貧富,各異品理,問年少長,勇怯之理,審乎分部,知病本始,八正九候,診必副矣。

八正,八方之正風。九候,三部九候。副,符也。

治病之道,氣內爲寶,循求其理,求之不得,過在表裏。守數據治,無失腧理,能行此術,終身不殆。不知腧理,五臟鬱熱,癰發六腑。

腧,穴;腧理,腠理。不知腧理,以瀉經邪,經邪內逼,故五臟鬱熱,而癰發於六腑也。

診病不審,是謂失常,謹守此治,與經相明。《上經》、《下經》:揆度陰陽奇恆五中,決以明堂,審於終始,可以橫行。

五中,五臟,「方盛衰論」章五中之情是也。《靈樞·五色》:五色獨決於明堂,明堂者鼻也,故既察五中之情,又複決以明堂。

《上經》者,言氣之通天也。《下經》者,言病之變化也。《金匱》者,決死生也。揆度者,切度之也,所謂揆者,切求之也,言切求其脈理也,度者,得其病處,以四時度之也。奇恆者,言奇病也,所謂奇者,使奇病不得以四時死也,恆者,得以四時死也。(此段舊誤在病能論。)

《上經》《下經》《金匱》,皆古書也。

字數:1556,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