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懸解·卷四·孔穴


氣穴論(二十八)


黃帝問曰:余聞上古聖人,論理人形,列別臟腑,端絡經脈,會通六合,各從其經,氣穴所發,各有處名,溪谷屬骨,皆有所起,分部逆從,各有條理,四時陰陽,盡有經紀,內外之應,皆有表裏,其信然乎?氣穴三百六十五,以應一歲,未知其所,願卒聞之。(其信然乎以上,舊誤在陰陽應象論。)

六合,十二經脈之合,太陰陽明爲一合,少陰太陽爲一合,厥陰少陽爲一合,手足十二經表裏相合,是謂六合。氣穴,脈氣之孔穴。屬骨,骨節之連屬。分部,分野之部位。外內之應,皆有表裏,陽外陰內,表裏相應也。

岐伯稽首再拜對曰:窘乎哉問也!其非聖帝,孰能窮其道焉,因請溢意盡言其處。帝捧手逡巡而卻曰:夫子之開余道也,目未見其處,耳未聞其數,而目以明,耳以聰矣。岐伯曰:此所謂聖人易語,良馬易御也。帝曰:余非聖人之易語也,世言真數開人意,今余所訪問者真數,發蒙解惑,未足以論也。然余願夫子溢志盡言其處,令解其意,請藏之金匱,不敢復出。

真數,至數也。

岐伯再拜而起曰:臣請言之,臟俞五十穴,腑俞七十二穴,水俞五十七穴,熱俞五十九穴。俞與腧同。

臟腧五十穴,五臟之脈,各有井滎輸經合五穴,五五二十五,左右合五十穴,腑腧七十二穴,六腑之脈,各有井滎輸原經合六穴,六六三十六,左右共七十二穴,詳見《靈樞·本輸》。水腧五十七穴,熱腧五十九穴,詳見「水熱穴論」。

項中央一穴,喑門一穴,耳中多所聞二穴,天窗二穴,肩貞二穴,眉本二穴,天柱二穴,大椎上兩旁各一,凡二穴,背俞二穴,中𦛗兩旁各五,凡十穴,委陽二穴。

項中央-—風府,一穴,暗門,即病症門,一穴,皆督脈穴也。耳中多所聞,即聽宮, 左右二穴,天窗左右二穴,肩貞左右二穴,皆手太陽經穴也。眉本——攢竹,左右二穴,天柱左右二穴,大椎上兩旁各一,凡二穴(王冰注:《甲乙經》、《孔穴圖經》並不載,未詳何俞。林億新校正:大椎上旁無穴,大椎下旁穴名大杼),背俞(王冰注:即大杼)左右二穴,中𦛗兩旁各五,肺俞、心俞、肝俞、脾俞、腎俞,左右凡十穴,委陽左右二穴,皆足太陽經穴也。

天突一穴,臍一穴,關元一穴,扶突二穴,下關二穴,曲牙二穴,大迎二穴,犢鼻二穴,巨虛上下廉四穴。

天突一穴,臍中——神闕,一穴,關元一穴,皆任脈穴也。扶突左右二穴,手陽明經穴也。下關左右二穴,曲牙,即頰車,左右二穴,大迎左右二穴,犢鼻左右二穴,巨虛上下廉——上巨虛、下巨虛,左右四穴,皆足陽明經穴也。

天牖二穴,上關二穴,目瞳子、浮白二穴,枕骨二穴,完骨二穴,肩解二穴,兩髀厭分中二穴,分肉二穴。

天牖左右二穴,手少陽經穴也。上關,即客主人,左右二穴,目瞳子髎、浮白,左右四穴,枕骨——上竅陰,左右二穴,完骨左右二穴,肩解,即肩井,左右二穴,兩髀厭分中(髀樞骨分縫中)——環跳,左右二穴,分肉(新校正:按《甲乙經》無分肉穴詳處,所疑是陽輔,在足外踝上),左右二穴,皆足少陽經穴也。

天府二穴,膺俞十二穴,胸俞十二穴,踝上橫二穴,陰陽蹺四穴。

天府左右二穴,手太陰經穴也。膺俞十二穴,雲門、中府,左右四穴,手太陰經穴也,周榮、胸鄉、天溪、食竇,左右八穴,足太陰經穴也。胸俞十二穴,俞府、彧中。神藏、靈墟、神封、步廊,左右十二穴,足少陰經穴也。踝上橫二穴,內踝上——交信,左右二穴,足少陰經穴也,外踝上——跗陽,左右二穴,足太陽經穴也。陰陽蹺四穴,陰蹺,即照海,左右二穴,足少陰經穴也,陽蹺,即申脈,左右二穴,足太陽經穴也。

水俞在諸分,熱俞在氣分,寒熱俞在兩骸厭中二穴,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凡三百六十五穴,針之所遊行也。

水俞在諸陰絡,聚水之分(「水熱穴論」:凡五十七穴,皆臟之陰絡,水之所容,外側骨厭中)。陽關,左右二穴,足少陽經穴也。大禁二十五,在天府下五寸一五里,左右二穴,手陽明經穴也。大禁,謂禁刺之穴。《靈樞·玉版篇》:迎之五里,五往而臟之氣盡矣,故五五二十五,而竭其腧矣,傳之後世,以爲刺禁,故曰大禁二十五。凡此三百六十五穴,皆針之所遊行也。(舊本:頭上五行,行五,五五二十五穴,即熱俞五十九內之穴,系「水熱穴論」文,誤衍於此。今刪之,止得三百三十九穴。意者,大禁二十五,是五臟禁刺之穴各五,五五二十五穴,非但五里一穴也)

帝曰:余已知氣穴之處,遊針之居,願聞孫絡溪谷亦有所應乎?岐伯曰:孫絡三百六十五穴會,亦以應一歲,以溢奇邪,以通營衛。營衛稽留,氣竭血著,衛散營溢,外爲發熱,內爲少氣。疾瀉無怠,以通營衛,見而瀉之,無問所會。內解瀉於中者十脈,孫絡之脈別經,其血盛而當瀉者,亦三百六十五脈。並注於絡,傳注十二絡脈,非獨十四絡脈也。

孫絡,絡脈之支分者。孫絡三百六十五穴會(穴與別經會通,故曰穴會,經深絡淺,悉共此穴,非經穴之外又有絡穴也),亦以應一歲,與三百六十五穴之應歲相同,以遊溢外感之奇邪(奇邪自此遊溢傳衍),以通達本經之營衛。若奇邪外感,營衛稽留,氣竭血著,衛散營溢(奇邪外客,營澀衛阻,衛氣不通,則上下斷竭,郁發而散越。營血不流,則經脈痹著,瘀蓄而滿溢),血著營溢,則外爲發熱,氣竭衛散,則內爲少氣。此宜疾瀉無怠,以通營衛之阻。一見奇邪留著,而即瀉之,無問其穴俞之所會在於何經。奇邪內解,瀉於在中之大經者十脈(五臟之經,左右十脈),而孫絡之脈,別經而行,其血盛而當瀉者,與穴數相同,亦三百六十五脈。孫絡滿則注於大絡,傳注十二絡脈之中。十二經之大絡。絡脈之多,以至三百六十五,非獨奇經之十四絡脈而已也。(奇經八脈,經脈之絡也,任、督各一,沖、帶、陽維、陰維、陽蹺、陰蹺左右各二,合爲十四絡脈也)

帝曰:善。願聞溪谷之會也。岐伯曰:溪谷三百六十五穴會,亦以應一歲。肉之大會爲谷,肉之小會爲溪,肉分之間,溪谷之會,以行營衛,以會大氣。邪溢氣壅,營衛不行,脈熱肉敗,必將爲膿,內銷骨髓,外破大䐃。留於節腠,必將爲敗,積寒留舍,營衛不居,卷肉縮筋,肋肘不得伸,內爲骨痹,外爲不仁,命曰不足,大寒留於溪谷也。其小痹淫溢,循脈往來,微針所及,與法相同。

溪谷三百六十五穴會,亦以應一歲,與三百六十五絡之應歲相同。肉之大會爲谷,聚會。肉之小會爲溪,肉分之間(肉腠分理),溪谷之會,以行營衛,以會大氣。奇邪淫溢,經氣壅阻,以至營衛閉澀不行,蓄積鬱蒸,脈熱肉敗,必將爲膿,內銷骨髓,外破大䐃。若留於節腠之間,必將爲廢敗之證,以積寒留舍弗去,則營衛格礙不居,久而肉卷筋縮,肋肘不得直伸,內爲骨痹,外爲不仁(肌肉麻痹),命曰正氣不足,此以大寒留於溪谷也。其小痹淫溢,循脈往來,而不深入者,則微針所及,與大痹之法相同也。

人有大谷十二分,小溪三百五十四名,少十二俞,此皆衛氣之所留止,邪氣之所客也,針石緣而去之。

大谷十二分,四肢之十二節也(此肉之所大會,亦經脈之所大會,故曰大谷)。小溪三百五十四名,十二經之氣穴也。少十二俞者,除十二經之俞穴也。除十二俞外,大谷十二,小溪三百五十四,是溪谷三百六十五穴會,以應一歲也(計三百六十六穴,中多一穴,王冰注:四當作三字之訛也),此皆衛氣之所留止,邪氣之所客也。法用針石因而去之,去其邪而復其正也。(此段舊誤在「五臟生成論」)

字數:2338,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