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九十九·贊詩詞

贊詩詞


吳子來寫真贊一首詩二首【并序】

費玄真者,成都雙流縣興唐觀道士也。大中末[1]有道士自稱吳子,止觀中,淹留歲餘,養氣絕粒,時亦飲酒。其爲志也,泛然自適,無所營爲。忽謂玄真曰:吾欲爲師寫真,可乎?玄真笑曰:夫欲寫真,先須自寫。吳子如其言,引鏡濡毫,自寫其貌,下筆惟肖,頃刻而畢。復自爲贊,兼詩二章,留遺玄真。爲贊及詩,未嘗抒思。

贊曰

不才吳子,知命任真。志尚玄素,心樂清貧。涉歷群山,翛然一身。學未明道,形惟保神。山水爲家,形影爲鄰。布裘草帶,鹿冠紗巾。餌松飲泉,經蜀過秦。大道杳冥,吾師何人?矚念下土,思彼上賓。曠然無己,罔象惟親。

詩曰

其一

終日草堂間,清風常往還。耳無塵事擾,心有翫雲閑。對酒惟思月,餐松不厭山。時時吟《內景》,自合駐童顏。

其二

此生此物當生涯,白石青松便是家。對月卧雲如野鹿,時時買酒醉煙霞。

寂爾孤遊,翛然獨立。飲木蘭之墜露,衣鳥獸之落毛。不求利於人間,絕賣名於天下,此山居之道士也。題罷,振衣理策而去,莫知所在焉。

仙人貽白永年詩一首【并序】

白椿夫,字永年,湖南衡嶽人也。少有高趣,習神仙之道。三元八節以詣嶽中諸觀,助焚修朝謁之禮,問玄經參真之義,頗爲高尚之所嘆異。至於負薪汲水,勤苦尋師,不以爲替。因得丹書飛步竅邪之術,修之二十年,由以濟俗救民,懲祆祛疾,賴其力者眾矣。巢寇犯闕,大駕西巡,海內干戈,紀綱凌素。酋豪獷暴者,所在自樹置,不遵法度。永年必[2]約正道,以戒教之,從者多矣。時境內有豪師,亡其姓名,嘗爲其子娶婦。吉日之前一辰,忽有一少年,騎從十餘輩,不知所從來,徑造其廳事,箕踞詬之曰:我先欲娉某氏,汝何爲奪之?眾雖驚駭,莫敢酬對。因使其徒取纏絳、羔雁、青錢、束帛,備物之數以還之,而欲迫其女。眾疑其鬼物,豪師無以拒之,選迅足者,百餘里召永年。詰明將至,少年初無懼色,良久,自謂曰:白尊師果來矣!乃泫然流涕,跳躍上屋,號呼數聲而滅。所致之物皆在,永年乃散之以遺貧病者。因顯以逆順,理諭豪師。豪師知非,乃散釋堡聚,祛解兵衛,復爲編民廉使。州將嘉其事,湘衡間賢不肖者,皆美師之德,仰師之教焉。一日,有樵人扣戶曰:西峰巖中有仙人會話,師可造之。永年疑其山水之祆也,睨其目睛,以辨邪正。方攝衣將行,樵者曰:師功行已著係仙籍,何邪之敢干?然毫釐之差,勿爲恨也。言畢,由他徑去。師策杖尋之,至即暝矣。但見崖壁有光,因熟視之,有詩焉,翰墨猶濕。其詩曰:

清秋無所事,乘霧出遙天。憑伏樵人語,相期白永年。

讀訖,即空壁無字,光亦止矣。

李公佐仙僕詩一首【并序】

李公佐舉進士後,爲鐘陵從事。有僕夫自布衣執役勤瘁,晝夕恭謹,迨三十年,公佐不知其異人也。一旦告去,留詩一章。其詩曰:

我有衣中珠,不嫌衣上塵。我有長生理,不厭有生身。江南神仙窟,吾當混其真。不嫌市井喧,來救世間人。蘇子跡已往,【注云蘇耽是也。】顓蒙事可親。【公佐字顓蒙。】莫言東海變,天地有長春。

自是而去,出門不知所之,鄰里見僕距躍凌空而去。

攄浩然泛虛舟辭遺欒渾之詩二首【并序】

欒先生者,名清,字渾之。好道術,與東海徐戡,字玄貞爲方外之友。同遊江南,泊舟於渚。雨霽微風,聞上流有清嘯之聲,乃相與上流望之。見二人共乘一舟,不刺不棹,順風沿流。欒移舟迎之,見二客舟中有筆硯、蓮葉及酒器,二蓮葉上各有文字。因並舟問之,二客不對,欒先生堅詰之,笑持蓮葉以遺焉。曰:熟讀此,明日當便知我,無煩問也。

一葉題曰《攄浩然》其詩曰:

行時雲作伴,坐即酒爲侶。腹以元化充,衣將雲霞補。紂虐與堯仁,可惜皆朽腐。

一葉題云《泛虛舟》,其詩曰:

楫棹無所假,超然信萍查。朝浮旭日輝,夕蔭清月華。營營功業人,朽骨成泥沙。

有頃,遺渾之酒一卮,甚馨香,飲訖別去。渾之縱棹追之,杳不可及。須臾,風濤忽起,二人驚伏舟中,良久方定,失蓮葉之所在。欒大醉,日暮及漁人家。至夜半,欒轉側啼叫良久,吐數斗物。徐生疾起,舉燭視之,乃其五臟爛黑,皆在於地。先生歡然而起,拊掌而歌曰:

得飲攄公酒,復登攄公舟。便得神體清,超遙曠無憂。

歌畢,復長嘯和之,清響激越,非昔所習。數月,欒謂徐曰:吾醉遺所佩九寸鏡,今端午將及,議欲重鑄。宜買[3]酒收直,以備資費。開篋取藥屑二升,和水十石,自寅及午便成酒,載於舟中,沿岸沽之,不知所適。徐玄貞與旅人朱仿熟,於江表相遇。玄貞維舟登岸,與仿展叙。未竟,風雨暴至。及霽,徐生與舟復失所在。其後有人於廬山懸巖中,見醉人抱樽而卧,識者疑是徐生,以其素好酒焉。時貞元十四年也。

靈響詞五首【并序】

《道德經》云:視之不見,聽之不聞,搏之不得。詳乎老君之旨趨[4],蓋喻以眾庶之俗民,非修生之道民也。尹真人《節解經》云:內觀者睹神光,不可謂之不明;返聽者聞神聲,不可謂之無音;握固者精神備體,不可謂之無形。凡在道中之民,當須視不見之形;聽不聞之聲,搏不得之名。三者皆得,謂之道民矣。余慕道年久,修持沒功,夙夜自思,如負芒棘。嘗因暇日,竊覽《三清經》云:夫修煉之士,當須入靜三關,淘煉神氣,補續年命。大靜三百日,中靜二百日,小靜一百日。愚雖不敏,情頗激切,神道扶持,遂發至懇。且試以小靜。即開成三年戊午歲起,正月一日,閉戶自修,不交人事,尅期百日,方出靜堂。雖五穀併絕,而五氣長修,幸兔瘦羸,不知飢渴。未逾月而神光照目,百靈集耳,精爽不昧,此三者皆應,則知仙經祕典,言不虛設也。人不修,即不知。既不知,則信彼前。後學咸謂神仙之教,盡爲誑誕之辭。今古相蒙,未始有極。小兆忝爲前得者,故發言爲詞,以正將來之惑。因剏五篇,篇之[5]四句,貽諸同好,用紀玄深。其詞曰:

其一

此響非俗響,心知是靈仙。不曾離耳裏,高下如秋蟬。

其二

入夜聲則勵,在晝聲則微。神靈斥眾惡,與我作風威。

其三

妙響無住時,晝夜常輪迴,那是偶然事,上界特使來。

其四

何以辨靈應?事須得梯媒。自從靈響降,如有真人來。

其五

存念長在心,展轉無停音。可憐清爽夜,靜聽秋蟬吟。

眾仙步虛詞五首
其一

飄飄上雲路,黯黯入長霄。星宮日去遠,光陰劫數遙。仰德金顏隱,傾想佇神飈。願得映霞翰,焚香稽首朝。

其二

玄風轉飛蓋,紫氣泛仙車。浮空不待駕,倏忽昇虛無。徘徊哀下界,顧眄愍群諸。三元真化畢,翛然入太虛。

其三

萬氣浮空上,千光合太微。霄間望華蓋,虛裏眄霞衣。真儀入雲路。圓曜逐風飛。願得三元會,金容乘運歸。

其四

吉光騰紫氣,霄路逸丹天。幡颺香風轉,蓋動超浮煙。道中還復道,玄中已復玄。真光不識際,大道竟無形。法輪常自轉,希音不可聽。空閑待三寶,虛中聞洞經。七變遊魂反,萬氣駐頹齡。

其五

香風飄羽蓋,遊氣轉飈車。泠泠上雲路,窈窈入長虛。顧愍埃塵子,應運演靈書。妙果諧今日,冥契自然符。

青童天君常吟一首

欲植滅度根,當拔生死栽。沉吟墮九泉,但坐惜形骸。

南嶽夫人作與許長史一首

靈谷秀瀾縈,藏身栖巖京。披褐均衮龍,帶素齊玉鳴。形盤幽遼里,擲神太霞庭。霄上有陛賢,空中有真聲。仰我曲晨飛,案此綠軒軿。下觀八度內,俯嘆風塵縈。解脫遺波浪,登此眇眇身。憂竟三津竭,奔馳割爾齡。

南嶽夫人作一首

玄感妙象外,和聲自相招。雲書鬱紫晨,蘭風扇綠軺。上真宴瓊臺,邈爲地仙標。所期貴遠邁,故能秀頹翹。翫彼八素翰,道成初六遼。人事胡可豫?使爾形氣消。

雲笈七籤卷之九十九



[1]、末:原作『未』,據四庫本改。
[2]、必:原作『心』,叢刊本同,據四庫本改。
[3]、買:叢刊本同,四庫本作『賣』。
[4]、旨趨:叢刊本同,四庫本作『旨趣』。
[5]、之:叢刊本同;四庫本作『止』。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26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