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九十六·讚頌歌

讚頌歌


太微天帝君讚大有妙經頌一章

丹暉映雲庭,紫煙光玉林。煥爛七寶花,璀璨瑤靈音。宮商自相和,妙靈開人衿。玄唱種福田,廣度無界心。

天帝君臢大有妙經頌一章

玄化本無迹,有迹生道宗。遨遊九天際,息駕六領宮。道暢虛漠內,靈歌發太空。形感至寂庭,思詠希微通。

太帝君讚大有妙經頌一章

翳翳元化初,渺渺晨霞散。太寂空玄上,寥朗二儀判。凝精抱空胎,結化孕靈觀。含真頤神內,倏欻啟冥旦。始悟憂促齡,運交反天漢。

老君本生經頌一章

眾生之本際,寂然無起滅。弱喪迷其根,自與真源別。妄作善惡緣,禍福報無絕。欲得苦海傾,當使愛河竭。守一固專柔,持此無疵缺。正智通群[1]有,妙慧摧諸結。萬行混同歸,三乘泯殊轍。真靜離塵垢,清凉無惱熱。

太上智慧佪玄經頌一章

靈仙乘慶霄,駕龍躡玄波。洽真表嘉祥,濯足入[2]天河。福應不我期,故能釋天羅。道德冠三界,地網亦以過。感遇靈真會,净慧經蓮華。

太上智慧經讚一章

學仙絕華念,念念相因積。去來亂我神,神躁靡不歷。滅念停虛閑,蕭蕭入空寂。請經若飢渴,持志如金石。保子飛玄路,五靈度符籍。

本願大戒經頌一章

學仙行爲急,奉戒制情心。虛夷正氣居,仙聖自相尋。若不信法言,胡爲棲山林。

玉皇授欻生大洞三十九章與登龍臺歌二章
其一

飈飈三霞領[3],恛剛七元蓋。八景入太元,飛灑九天外。瓊扉生景雲,靈煙絕幽藹。西宮詠《洞玄》,清唱扶桑際。守雌森峰間,玄吟五老會。欻生有心哉!與爾結中帶。

其二

匏河振滄茫,天津鼓萬流。八風駕神霄,緬緬虛中遊。詠洞神明唱,音爲汝玄投。欻生必至行,肘伏塵中趨。可爲苦心哉!當告爾所求。

西王母授紫度炎光神變經頌三篇
其一

嘯歌九玄臺,崖嶺凝悽端,心理六覺暢,目弃塵滓氛[4]。流霞耀金室,虛堂散重玄。積感致靈降,形單道亦分。倏欻盼萬劫,豈覺周億椿。

其二

秀圃蔚神階,朱扉瓊林庭。流風鼓空洞,玉籟乘虛鳴。紫煙纏曲戶,丹暉映綠軿。飛旗欎玄蓋,羽節耀紫清。登景九霄際,遨遊戲鳳城。顧愛幽境子,一樂同朝生。

其三

騰轡控朗暉,宴景洞野外。流浪尋靈人,合形慶霄際。手披朱島戶,朗若神冲泰。金闕鬱嵯峨,清景無塵穢。解衿玄閱臺,適我良願會。脫屣三塗難,保煉固年邁。

靈寶真一自然太上玄一真人頌一章

眾妙出洞真,煥爛[5]曜太清。奉者號仙人,體無永長生。逍遙戲玄虛[6],宮殿羅無形。蒨粲七寶林,晃朗日月精。龍鱗交橫馳,鳳凰翔悲鳴。太上治紫臺,眾真誦洞經。捻香稽首禮,旋行遶宮城。三周歸高座,道王爲應聲。人主弘至道,天下普安寧。

太上弘道頌一章

太上玄虛宗,弘道尊其經。俯仰已得仙,歷劫無數齡。巍巍太真德,寂寂因無生。霄景結空構,乘虛自然征。日月光炳灼,安和樂未央。

方諸宮東華上房靈妃歌曲一章

紫桂植瑤園,朱華聲悽悽。月宮生蘂淵,日中有瓊池。左拔員靈曜,右掣丹霞暉。流金煥絳庭,八景絕煙迴。綠蓋浮明朗,控節命太微,鳳精童華顏,琳腴充長飢。控晨挹太素,乘欻翔玉墀。吐納六虛氣,玉嬪挹巾隨。彈徵南雲扇,香風鼓錦披。叩商百獸舞,六天攝神威,倏欻億萬椿,齡紀鬱巍巍。小鮮未烹鼎,言我巖下悲。

青童大君常吟詠一章

欲植滅度根,當拔生死栽。沉吟墮九泉,但坐惜形骸。

太虛真人常吟詠一章

觀神載形時,亦如車從馬。車敗馬奔亡,牽連一時假。哀世俱[7]識此,但是惜風火。種罪天綱上,受毒地獄下。

西城真人王君常吟詠一章

形爲彼神舟,泊岸當別去。形非神常宅,神非形常載。徘徊生死輸,但苦心猶豫。

小有真人王君常吟詠一章

失道從死津,三魂迷生道。生生日已遠,死死日已早。悲哉苦痛客,根華已顛倒。起就零落塵,焉知反枯老。

已上四首詩,去月秋分日,瑤臺大會,四君吟此言,以和《玄鈞》、《廣韶》之絃聲。右英夫人說此。

郭四朝常乘小船游戲塘中叩船而歌四首
其一[按1]

清池帶靈岫,長林鬱青葱。玄鳥翔幽野,悟言出從容。鼓檝乘神波,稽首希晨風。未獲解脫期,逍遙丘林中。【晨風謂上清玉晨之風,非《毛詩》所稱鳩彼晨風之鳥也。】

其二

浪神九陔外,研道遂全真。戢此靈鳳羽,藏我華龍鱗。高舉方寸物,萬吹皆垢塵。顧哀朝生蟪,孰盡汝車輪。【女寵不蔽席,男愛不盡輪。朝生,蜉蝣也。以喻人之在世,易致消歇。】

其三

遊空落非飈,靈步無形方。圓景煥明霞,九鳳唱朝陽。揮翮扇天津,晻藹慶雲翔。遂造太微宇,挹此金棃漿。逍遙玄陔表,不存亦不亡。【玄陔,九陔也。皆八極之外,九霞之頂名也。飛登木星,亦云朗東陽之陔。故若士語盧敖云:與汗漫期於九陔之上也。】

其四

駕欻舞神霄,披霞帶九日。高皇齊龍輪,遂造北華室。神虎洞瓊林,風雲合成一。開闔幽冥戶,靈變玄跡滅【四朝爲玉臺,執蓋郎,故云:高皇齊輪。】

保命仙君告許虎牙杜廣平常喜歌一章
【杜契字廣平,隱居華陽。】

淳景翳廣林,曖日東霞昇。晨風儛六煙,勃鬱八道騰。五嶽何必秀?名山亦足陵。矯首躡洞阜,栖心濳中興。吐納胎精氣,玄白誰能勝?

西王母宴漢武帝上元夫人彈雲林之璈歌步虛之曲一章

昔涉玄真道,騰步登太霞。負笈造天關,借問太上家。忽過紫微垣,真人列如麻。淥景清飈起,雲蓋映朱葩。蘭宮敞珠扇,碧空啟瓊沙。丹臺結空構,暐曄生光華。飛鳳隄甍峙,燭龍倚逶蛇。玉胎來絳芝,九色紛相拏。挹景練仙骸,萬劫方童牙。誰有壽前終?扶桑不爲查。

西王母又命侍女田四妃答歌一章

晨登太靈宮,挹此八玉[8]蘭。夕入玄元闕,採蘂撥琅玕。濯足匏瓜河,織女立津盤。吐納挹景雲,味之當一餐。紫微何濟濟,瓊輸服朱丹。旦發汗漫府,暮宿句陳垣。去之道不同,且各體所安。二儀復猶存,奚疑億萬椿。莫與世人說,行尸言此難。

王母贈魏夫人歌一章【并序】

夫人既白日昇晨,在王屋山時,九微元君、龜山王母、三元夫人雙禮珠、紫陽左仙石路成,太極高仙伯延蓋公子、西成真人王方平、太虛真人南嶽赤松子、桐栢真人王子喬等,並降夫人,小有清虛上宮絳房之中,時夫人與王君爲賓主焉。設瓊酥綠酒,金觴四奏,各命侍女陳曲成之鈞。於是王母擊節而歌:

駕我八景輿,欻然入玉清。龍裙拂霄漢,虎旂攝朱兵。逍遙玄津際,萬流無暫停。哀此去留會,劫盡天地傾。當盡無中景,不死亦無生。體彼自然道,寂觀合太冥。南嶽挺真翰,玉映曜穎精。有任靡期事,虛心自受靈。嘉會絳河內,相與樂未央。

雙禮珠彈雲璈而答歌一章

玉清出九天,神館飛霞外。霄臺煥崖峨,靈夏秀蔚翳。五雲興翠華,八風扇綠氣,仰吟《消魔》詠[9],俯研智與慧。萬真啟晨景,唱期絳房會。挺穎德音子,神映乃拂沛。天嶽凌空構,洞臺深幽邃。遊海悟井隘,履真覺世穢。舞輪宴重空,筌魚自然廢。迴我大椿羅,長謝朝生世。

高仙盼遊洞靈之曲一章【并序】

玉皇又命欻生入隱室,見上清元君、龜山君。於是二真乃各命侍女王延賢、于廣運等彈雲林琅玕之璈,侍女安德音、範四珠擊昆明之築,侍女左抱容、韓能賓吹鳳鸞之簫,侍女趙運子、李慶玉拊流金之石,侍女辛白鵠、鄭辟方、燕婉來、田雙連等四人合歌。

玉室煥東霞,紫輦浮絳晨,華臺何盼目,北宴飛天元。清净太無中,眇眇躡景遷。吟詠《大洞》章,唱此《三九》篇。曲寢大漠內,神王方寸間,寂室思靈暉,何事苦山林。須臾變衰翁,迴爲孩中顏。

四真人降魏夫人歌共五章【并序】

四真人降魏夫人靜室,教神真之道,授《黃庭》等經,因設酒餚,四真吟唱。太極真人先命北寒玉女宋聯消彈九氣之璈,方諸青童又命東華玉女燕景珠擊西盈之鐘,扶桑賜谷神王又命雲林玉女賈屈庭吹鳳唳之簫,清虛真人又命飛玄玉女鮮于靈金拊九合玉節。於是太極真人發《飛空》之歌一章。

丹明煥上清,八風鼓太霞。迴我神霄輦,遂造玉嶺阿。咄嗟天地外,九圍皆吾家。上採日中精,下飲黃月華。靈觀空無中,鵬路無間邪。顧見魏賢安,濁氣傷爾和。勤研玄中思,道成更相過。

方諸青童歌一章

太霞扇晨暉,九氣無常形。玄轡飛霄外,八景乘高清。手把玉皇袂,携我晨中生。盼觀七曜房,朗朗亦冥冥。超哉魏氏子!有心復有情。玄挺自嘉會,金書東華名。賢安密所研,相期暘谷汧。

次扶桑神王歌一章

晨啟太帝室,超越匏瓜水。碧海飛翠波,連岑赤嶽峙。浮輪雲濤際,九龍同轡起。虎旗鬱霞津,靈風翻然理。華存久樂道,遂致高神擬。拔徙三緣外,感會乃方始。相期陽洛宮,道成携魏子。

次清虛真人歌二章

其一

駕欻控清虛,徘徊西華館。瓊林既神杪,虎旂逐煙散。慧風振丹旖,明燭朗八煥。解襟庸房裏,神鈴鳴蒨粲。栖景若林柯,九絃玄中彈。遺我積世憂,釋此千年嘆。怡盼無極已,終夜復待旦。

其二

紫霞儛玄空,神風無綱領。欻然滿八區,祝爾豁虛靜。八窗無常朗,有冥亦有炅。洞觀三丹田,寂寂生形景。凝神挺相遇,雲姿卓鑠整。愧無郢石運,蓋彼自然穎。勤密攝生道,泄替結灾眚。靈期自有時,携袂乃俱上。

人間可哀之曲一章【并序】

太子文學陸鴻漸,撰《武夷山記》云:武夷君,地官也,相傳每於八月十五日,大會村人於武夷山上,置幔亭[10],化虹橋,通山下。村人既往,是日,太極玉皇、太姥魏真人、武夷君三座空中,告呼村人爲曾孫,汝等若男若女呼坐。乃命鼓師張安凌槌鼓【木槌也】,趙元胡拍副鼓,劉小禽坎苓鼓,曾少童擺兆鼓,高知滿振嘈鼓,高子春持短鼓,管師鮑公希吹橫笛,板師何鳳兒撫節板。次命絃師董嬌娘彈箜篌,謝英妃撫掌離【蓽篥】。呂阿香戛圓腹【琵琶】,管師黃次姑噪悲慄【蓽篥】,秀琰鳴洞蕭,小娥運居巢【笙也】,金師羅妙容揮撩銚【銅鈸也】。乃命行酒,須臾酒至,云酒無謝。又命行酒,乃令歌師彭令昭唱《人間可哀》之曲,其詞曰:

天上人間,會合疏稀。日落西山兮!夕鳥歸飛。百年一餉兮!志與願違。天宮咫尺兮!恨不相隨。

巴謠一章【并序】

秦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茅盈高祖濛於華山之中,乘雲駕鶴,白日昇天。先是時有《巴謠歌》曰:

神仙得者茅初成,駕龍上昇入太清,時下玄洲戲赤城。繼世而往在我盈,帝若學之臈嘉平。

楊羲真人夢蓬萊仙公洛廣休召四人各賦詩一章
石安慶先作詩一章

靈山造太霞,竪巖絕霄峰。紫煙散神州,乘飈駑白龍。相携四賓人,東朝桑林公。廣休年雖前,壯氣何蒙蒙?實未下路讓,推年以相崇。

次張誘世作詩一章

北遊太漠外,來登蓬萊闕。紫雲構靈宮,香煙何鬱鬱!美哉洛廣休,久[11]在論道位。羅駢真人座,齊觀白龍邁。離式四人用,何時共解帶?有懷披襟友,欣欣高晨會。

次許玉斧作詩一章

遊觀奇山巘,漱濯滄流清。遙睹蓬萊間,屹屹沖霄冥。五芝被絳喦,四階植琳瓊。紛紛靈華散,晃晃煥神庭。從容七覺外,任我攝天生。自足方寸里,何用白龍榮。

次丁璋寧作詩一章

玄山構滄浪,金房映靈軒,洛公挺奇尚,從容有無間。形沈北寒宇,三神接九天,同寮相率往,推我高勝年。弱冠石慶安[12],未肯崇尊賢。嘲笑蓬萊公,呼此廣休前。明公將何以,卻此少年翰?

吳天王夫差書一章【并序】

《天文五符》云:仙人樂修門於勞盛山上,刻石作《五符文》。

玄津流絳波,崑碧映琅山。朝日控晨輝,薈艷何婉娫!遊雲落太陽,飈景淩三天。《靈寶》曜九虛,幽明鐘山間。夏禹登八窗,散氣響金蘭。因枝振玉條,綠波討洪源。扶質立靈干,垂葉以結繁。渺邈龍鳳跡,煥爛九天翰。仰挹三辰精,保身永長安。俯漱五華液,還復反童顏。騰神溫凉宮,豈知熱與寒。千秋似清旦,萬歲猶日半。鼓翼空洞上,要我靈寶官。棼棼五帝駕,俱會景漠端。相問飢與渴,玄泉饒流丹。永仙方寸內,八遐無易難。顧聞朱門臭,當涂中有難。銘碣勞巖陰,穴岫可稽盤。

辛玄子詩三首【并序】

玄子字延期,隴西定谷人也。漢明帝時,諫議大夫、上洛雲中趙國三郡太守辛隱之子也。

玄子少好至道,遵奉法戒,先世殃流,享年不永,沒命於長津。西王母見我苦行,酆都北帝愍我道心,告敕司命,傳檄三官,攝取形骸,還魂復真,使我頤胎,位爲靈神。近得度名南宮,定策朱陵,藏精待時,方列爲仙。而太帝令見差領東海侯氏更生,又選補禁元中郎將吴越鬼神之司。故來相從,今贈詩三篇,以叙推情之至也。【注云:楊君既爲吴越司命,董統鬼神。玄子職隸,方應相聞,故先造此詩陳情。】

其一

疇昔入冥鄉,順駕應靈招。神隨空無散,氣與慶雲消。形非明玉質,玄匠安能雕。蹀足吟幽唱,仰手翫鳴條。林室有逸歡,絕此軒外交。遺景附圓曜,嘉音何寥寥【此篇叙事迹之本志也】

其二

寂通寄興感,玄氣攝動音。高輪雖參差,萬刃[13]故來尋。蕭蕭研道子,合神契靈襟。委順浪世化,心摽窈窕林。同期理外遊,相與靜東岑【此篇申情寄之來緣也】

其三

命駕廣酆阿,逸跡幽冥鄉。空中自有物,有中亦無常。悟言有無際,相與會濠梁,目擊玄解了,鬼神理自忘【此篇論人鬼之幽致也】

雲笈七籤卷之九十六



[1]、群:四庫本同,叢刊本作『郡』。
[2]、入:原作『八』,叢刊本同,據四庫本改。
[3]、領:叢刊本同,四庫本作『嶺』。
[4]、氛:四庫本同,叢刊本作『氣』。
[5]、煥爛:叢刊本同,四庫本作『燦爛』。
[6]、玄虛:叢刊本,四庫本作『碧落』。
[7]、俱:原作『但』。據四庫本改。
[8]、玉:原作『王』,叢刊本同,據四庫本改。
[9]、詠:叢刊本作『誅』,四庫本作『誄』。
[10]、幔亭:原作『慢亭』,叢刊本同,據四庫本改。
[11]、久:原作『人』,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2]、石慶安:叢刊本、四庫本同,然上文作『石安慶』,叢刊本、四庫本亦同。
[13]、刃:叢刊本同,四庫本作『仞』。


[按1]、《正統道藏》本此四首標題皆在詩後,今移於前。此後凡遇此類,皆徑改不出校記。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