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五十七·諸家氣法(二)

諸家氣法


服氣精義論【并序】

天台白雲撰

夫氣者,道之幾微也。幾而動之,微而用之,乃生一焉,故混元全乎太易。夫一者,道之冲凝也。冲而化之,凝而造之,乃生二焉。故天地分乎太極。是以形體立焉,萬物與之同稟;精神著焉,萬物與之齊受。在物之形,唯人爲正;在象之精,唯人爲靈。並乾坤居三才之位,合陰陽當五行之秀,故能通玄降聖,鍊質登仙,隱景入虛。無之心至妙,得登仙之法,所學多途。至妙之至,其歸一揆,或消飛丹液[1],藥效昇騰,或齋戒存修,功成羽化。然金石之藥,候資費而難求;習學之功,彌歲年而易遠[2]。若乃爲之速效,專之剋成,與虛無合其道,與神靈合其德者,其唯氣乎!黃帝曰:食穀者知而夭,食氣者神而壽,不食者不死。真人曰:夫可久於其道者,養生也;常可與久遊者,納氣也。氣全則生存,然後能養志,養志則合真,然後能久登,生氣之域,可不勤之哉!是知吸引晨霞,餐漱風露,養精源於五臟,導榮衛於百關,既袪疾以安形,復延和而享壽。閉視聽以胎息,返衰朽以童顏。遠取於天,近取於己,心閑自適,體逸無爲,欣邈矣[3]於百年,全浩然於一室,就輕舉之諸術,真清虛之雅致歟!若兼真之業,鍊化之功,則佇雲軺而促期,馳羽駕而憎[4]遠矣。服氣之經頗覽多本,或散在諸部,或未暢其宗。觀之者,以不廣致疑,習之者,以不究無效。今故[5]纂類篇目,詳精源流,庶蟪蛄之兼濟,豈龜龍之獨善耳[6]。凡九篇如後。

五牙論第一

夫形之所全者,本於臟腑[7]也;神之所安者,質於精氣也。雖稟形於五神,已具其象,而體衰氣耗,乃致凋敗。故須納雲牙而溉液,吸霞景以孕靈,榮衛保其純和,容貌駐其朽謝。加以久習成妙,積感通神,與五老而齊昇,並九真而列位。經文所載,以視津途,修學所遵,自宜詳竅。服真五牙法,每以清旦,密咒曰【經文不言面,當宜各[8]向其方,平坐握固,閉目,即叩齒三通,而祝中央向四維。】

東方青牙,服食青牙,飲以朝華[9]。祝畢,舌料上齒表,舐唇漱口,滿而嚥之三;

南方朱丹,服食朱丹,飲以丹池。祝畢,舌料下齒表,舐唇漱口,滿而嚥之三;

中央戊己,昂昂太山,服食精氣,飲以醴泉。祝畢,舌料上玄,應取玉水,舐唇漱口,滿而嚥之三;

西方明石,服食明石,飲以靈液。祝畢,舌料上齒內,舐唇漱口,滿而嚥之三;

北方玄滋,服食玄滋,飲以玉飴。祝畢,舌料下齒內,舐唇漱口,滿而嚥之三;

都數畢,以鼻內氣,極而徐徐放之,令五過已,上真道畢矣。【意調諸方,亦宜納氣,各依其數。即東方九、南方三、中央十二、西方七、北方五。】又曰:先師益中央醴泉,祝曰:

白石巖巖以次行[10],源泉涌洞以玉漿,飲之長生,壽命益長[11]【如此語以下,乖本文,應不煩耳】。此是《靈寶五符經》中法,《上清經》中別有四極雲牙之法,其道密祕,不可輕言。

凡服氣,皆先行五牙,以通五臟,然後依常法,乃佳。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開竅於目,在形爲脉[12]

南方赤色,入通於心,開竅於舌,在形爲血;

中央黃色,入通於脾,開竅於口,在形爲肉;

西方白色,入通於肺,開竅於鼻,在形爲皮;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開竅於耳,在形爲骨。

又:肺爲五臟之華蓋第一,肺居心上,對胸,有六葉,色如縞映紅,肺脉出於少高[13]【左手大指之端內側,去爪甲二分許,舀者之中】;心居肺下肝上,對鳩尾下一寸,色如縞映絳,心脉出於中衝【左手中指之端;去爪甲之二分許,舀者之中】;肝在心下,小近後,右四葉,左三葉,色如縞映鉗,肝脉出於大敦【左足大指端,乃三毛之中】;脾正掩臍上,近前,橫覆於胃,色如縞映黃,脾脉出於隱白【左足大指端側[14],去爪甲角如韭葉】;左腎、右腎,前對臍,搏著腰脊,色如縞映紫,左爲正腎,以配五臟,右爲命門,男以藏精,女以擊胞,腎脉出爲涌泉【左足心,舀者之中】

凡服五牙之氣者,皆宜思入其臟,使其液宣通,各依所主.既可以周流形體,亦可以攻療疾病。令[15]服青牙者,思氣入肝中,見青氣氳氳,青液融融分明,良久,乃見足大敦之氣,循服而至,會於脉中,流散諸脉,上通於自然。次服諸方,仍宜以丑後,澡漱冠服,入別室焚香,坐向其方,靜慮澄心,注想而爲之。

服氣論第二

夫氣者,胎之元也,形之本也。胎既誕矣,而元精已[16]散;形既動矣,而本質漸弊。是故須納氣以凝精,保氣以煉形,精滿而神全,形休而命延,元本既實,可以固存耳。觀夫萬物,未有有氣而無形者,未有有形而無氣者。攝生之子,可不專氣而致柔乎!

太清行氣符:欲服氣斷穀,先書向王吞之,七日吞一,三七日止,合符三枚,皆燒五香左右。

凡欲服氣者,皆宜先療身疹疾,使臟腑宣通,肢體安和,縱無舊疹,亦須服藥去疾[17]飲,量體玲熱,服一兩劑寫[18]湯,以通泄腸胃,去其積滯。吐瀉方在後。將息平復訖,乃清齋百日,敦潔操志,其間所食,漸去酸鹹,减絕滋味,得服狹苓、蒸曝胡麻等藥,預斷穀爲佳。服氣之始,亦不得頓絕其藥食,宜日日减藥,宜漸漸加氣,氣液流通,體藏安穩,乃可絕諸藥食,仍須兼膏餌消潤之藥助之。勿食堅澀、滓滯、冷滑之物。久久自覺腸胃虛,全無復飢渴。消息進退,以意自量,不可具於此述。

宜於春秋二時,月初三日後、八日前,取其一吉日爲始,先服太清行氣符,計至其日,令吞三符訖,於靜室東向,得早朝景爲佳。於東壁開一窗,令日中光正對卧,面此室之東,勿令他障隔。以子時之後,先解髮梳頭數百下,便散髮於[19]後矣。【初服須如此,久後亦不須散髮也。】燒香【勿用薰陸香】,東向正坐,澄心定思,叩齒導引【其法具後篇】。又安坐定息,乃西首而臥【本經皆云東首,然面則向西,於存息吸引,殊爲不便】,牀須厚暖,所覆適溫,自得[20],稍暖爲佳,腰腳已下左右宜暖,其枕宜令低下,與背高下平,使頭頸順身平直,解身中衣帶,令闊展,兩手離身三寸,仍握固,兩腳相去五六寸,且徐吐氣,息令調。然後想之東方[21]初曜之氣,共日光合丹於流暉,引此景而來至於面前,乃以鼻【先拔鼻孔中毛,初以兩手大指下掌按鼻左右,上下動之十數過,令通暢。】微引吸,而嚥之。【久久乃不須引吸,但存氣而咽之,其氣自入,此便爲妙。】嚥之三,乃入肺中。小開唇,徐徐吐氣,入氣有緩急,宜在任性調息,必不得頓引,至極則氣麤,麤則致損。又引嚥之三,若氣息長,加至五六嚥,得七尤佳。如此,以覺肺間[22]大滿爲度,且停咽,乃閉氣,存肺中之氣,隨兩肩入臂至手握中入,存下入於胃,至兩腎中,隨髀至兩腳心中,覺皮肉間習習如蟲行爲度。訖,任微喘息少時,待喘息調,依法引導送之,覺手足潤溫和調暢[23]爲度。【諸服氣方,直存入腹,不先向四肢,故致四肢送冷,五臟壅滯。是以必須先四肢,然後入腹,即氣自然流宣[24]也。】此後不復須存在肺,直引氣入大腸、小腸中,鳴轉通流臍下爲度,應如此,以腸中飽滿乃止。則堅兩膝,急握固閉氣,鼓腹九度,就鼓中仍[25]存其氣散入諸體,閉之欲極,徐徐吐之,慎勿長。若氣急,稍稍並引而吐之,若覺腹中闊,此一極則止,如腹猶滿急,便閉氣鼓之。訖,舒腳,以手摩面,將胸心而下數十度,並摩腹繞臍,手十數度,展腳趾向上,反偃數度,乃放手縱體,忘心遺形,良久,待氣息關節調平,訖,乃起。若有汗,以粉摩拭頭面頸項。平坐,稍動搖關節,體和如常,可起動。其中隨時消息,觸類多方,既不云煩述,善以意調適之。

又服氣所以必令停於肺上,入於胃至於腎者何?肺藏氣,氣之本也。諸氣屬於肺。夫氣通於肺,又肺者,藏之長也,爲諸藏之華蓋,呼吸之津源,爲傳送之官,治節出焉。又魄門爲五臟之使,爲四藏之主,通於十二經脉,周而復始,故爲五臟使也。故令氣停於肺,而後流行焉。胃者,五臟六腑之海也,水穀皆入於胃,六腑之大主也。五臟六腑皆稟於胃,五味入胃,各走其家,以養五氣。是以五臟六腑之氣,皆出於胃,變見於氣口故也。腎者,生氣之源,五臟六腑之本,十二經脉之根,左爲正腎,右爲命門,故令氣致於腎,以益於其精液。天食人以五氣,地食人以五味。五氣入於鼻,藏於心肺;五味入於口,藏於腸胃。味有所藏,以五氣和而生津液,氣液相感,神乃自生【五味,豈獨其穀而五味?氣中自有其味,又兼之以藥,藥之五味尤勝其穀】。此雖只論肺腎,其氣亦自然流通諸臟,故曰:呼出心與肺,吸入腎與肝,呼吸之間脾受其味也。呼吸之理,乃[26]神氣之要,故太上問曰:人命在幾間?或對曰:在呼吸之間。太上曰:善哉!可謂爲道矣。

凡服氣,皆取子後、午前者,雞鳴至平旦,天之陰,陰中之陽也;平旦至日中,天之陽,陽中之陽也;日中至黃昏,天之陽,陽中之陰也;黃昏至雞鳴,天之陰,陰中之陰也。人亦如是。又:春氣行於經絡,夏氣行於肌肉,秋氣行於皮膚,冬氣行於骨髓。又:正月、二月,天氣始方,地氣始發,人氣在肝;三月、四月,天氣正方,地氣正發,人氣在脾;五月、六月,天氣盛,地氣高,人氣在頭;七月、八月,陰氣始殺,人氣在肺;九月、十月,陰氣冰,地氣始閉,人氣在心;十一月、十二月,冰復地氣合,人氣在腎。至四時之月,宜各依氣之所行,兼存而爲之。

凡服氣,皆取天景明澄之時爲好。若恒風雨晦霧之時,皆不可引吸外氣。但入密室,閉服內氣,加以諸藥也。

凡服氣斷穀者,一旬之時,精氣弱微,顏色萎黃;二旬之時,動作瞑眩,肢節悵恨,大便苦難,小便赤黃,或時下痢,前剛後溏;三旬之時,身體消瘦,重難以行【已前贏弱之候,是專氣初服所致。若以諸藥,不至於此也】,四旬之時,顏色漸悅,心獨安康;五旬之時,五臟調和,精氣內養;六旬之時,體復如故,機關調暢;七旬之時,心惡喧煩,志願高翔;八旬之時,恬淡寂寞,信明術方;九旬之時,榮華潤澤,聲音洪彰;十旬之時,正氣皆至,其效極昌。修之不止,年命延長。三年之後,瘢痕滅除,顏色有光;六年髓填,膓化爲䈥,預知存亡;經歷九年,役使鬼神,玉女侍傍,腦實脇胼[27],不可復傷,號曰真人也。

《五靈心丹章》:行之十五日,心澄心通;五[按1]年當身心俱通。

《東方長生章》:一氣和大和,得一道皆太,和乃無不和,玄理同玄際。右誦九十遍,氣不調,存誦之[28]便調。

《南方不飢章》:不以意思意,亦本求無思,意而不以思,是法如是持。右誦三十遍,飢時存誦之便飽。

《中央不熱章》:諸食氣結氣,非諸久定結,氣歸諸本氣,隨取當隨泄。右誦一百二十遍,熱時存誦之便凉。

《西方不寒章》:修理志離志,積修不符離,志而不修志,己業無己知。右誦七十遍,寒時存誦之便煖。

《北方不渴章》:莫將心緣心,還莫住絕緣,心存莫存心,真則守真淵。右誦五十遍,渴時存誦之便不渴。

所主寒熱等,本文如此。然放[29]五臟之義,乃有所乖,唯渴誦北方章是。謂今爲魂神不寧誦東方章,寒誦西方章,飢誦南方章,渴誦北方章,熱誦中央章,亦可以五臟行之,以義[30]消息爲之。誦既不論早晚,然以子午前爲佳。誦五方數畢,即誦《大道讚》一遍:

大道無形,因物爲名,乾坤萬品,秀氣乃成。既受新質,惟人抱靈,五行三才,秋殺春生。四九寶愒,除誦守精,修奉太和,不虧不盈。嚼[31]之無味,嗅之無馨,察之無色,和之無聲。坐卧無所,行走無程,遊歷太空,湛爾黃庭。動而不去,住而不寧,無營無作,無視無聽。非聚非散,非離非并,非巨非細,非重非輕。非黃非白,非赤非青,道高黃老,曉朗其情。太上要章,封密金城,子得聞之,命合真星。

此《五靈章》既可通五臟氣,每宜通誦之,仍各存藏位。其文有苦、寒、熱、飢、渴者,始可別誦章爾。當面向其方坐,閉目澄神,閉口心誦,仍動舌觸料口中,令津液生,微微引氣而咽之,各入其藏中。此法專行,應至虛掇,兼以符水,藥味,則不致羸頓矣。

服六戊氣法:氣[32]旦先從甲子旬起,向辰地,舌料上下齒,取津液,周旋三至而一咽,止。次向寅,次向子,次向戌,次向申,次向午。又法起甲子日,匝一旬,恒向戊辰咽氣,甲戌日則向戊寅,餘旬依爲之。此六戊法,亦是一家之義。以戊氣入於脾,爲倉廩之本故也。此真不飢,若通益諸體,則不逮餘法矣。

服三五七九氣法:徐徐以鼻微引氣,內之三,以口吐死氣,久久便三氣;次後引五氣,以口一吐死氣,久久便五氣;次引七氣,以口一吐死氣,久久便七氣;次引九氣,以口一吐死氣,久久便九氣。因三五七九而并引之[33],以[34]鼻二十四氣內之,以口一吐死氣,久久便二十四氣。咽逆報之法,因從九數下到三,復順引之咽,可九九八十一咽氣,而一吐之以爲節也。此法以入氣多,吐氣少爲妙。若不作此限,數漸增入,則意於常數之耳。死氣者,是四時五行休死之氣,存而吐之。自餘節度,仍依常法。

養五臟五行氣法:春以六丙之日,時加巳,食氣百二十致於心,令心勝肺,無令肺傷肝,此養肝之氣也;夏以六戊之日,時加未,食氣百二十以助脾,令脾勝腎,則腎不傷於心也;季夏以六庚之日,時加申,食氣百二十以助肺,令肺勝肝,則肝不傷於脾也;秋以六壬之日,時加亥,食氣百二十以助腎,令腎勝心,則心不傷於肺也;冬以六甲之日,時加寅,食氣百二十以助肝,令肝勝脾,則脾不傷於腎也。

右此法是五行食氣之要,明時各有九,凡一千八十,食氣各以養藏,周而復始,不得[35]相刻,精心爲之【此法是一家之義,所在五臟事,事具在五牙論中】

導引論第三

夫肢體關節,本資於動用,經脉榮衛,實理於宣通,今既閑居,乃無運役事,須導引以致和暢,戶樞不蠹,其義信然。人之血氣精神者,所以奉生而周其性命也。脉經者,所以行血氣也。故榮氣者,所以通津血、強筋骨、利關竅也;衛氣者,所以溫肌肉、充皮膚、肥腠理、司開闔也。又:浮氣之循於經者,爲衛氣;其[36]精氣之行於經者,爲榮氣。陰陽相隨,內外相貫,如環之無端也。又:頭者,精明之腑;背者,胸之腑;腰者,腎之腑;膝者,筋之腑;髓者,骨之腑。又:諸骨皆屬於目,諸髓皆屬於腦,諸筋皆屬於節,諸血皆屬於心,諸氣皆屬於肺。此四肢八環之朝夕也。是知五勞之損,動靜所爲,五禽之導,搖動其關,然人之形體,上下相承;氣之源流,昇降有叙。比日見諸導引文,多無次第,今所法者,實有宗旨。其五體平和者,依常數爲之;若一處有所偏疾者,則於其處加數用力行之。

凡導引,當以丑後、卯前,天氣清和日爲之。先解髮,散梳四際,上達頂,三百六十五過,散髮於後,或寬作髻亦得。燒香,面向東,平坐握固,閉目思神,叩齒三百六十過,乃縱體平氣,依次爲之。先閉氣,以兩手五指交叉,反掌向前,極引臂,拒托之良久,即舉手反掌向上極臂,即低左手,力舉右肘,令左肘臂按著後項,左手向下力牽之,仍亞向左,開右腋努脅爲之,低右舉左亦如之,即低手鈎項,舉兩肘,偃胸,仰頭向後,令頭與手前後競力爲之,即低手鈎項,擺肘綟[37]身,向左向右,即放手兩膝上,微吐氣通息,又從初爲之三度【云云】[38]

符水論第四

夫符文者,雲篆明章,神靈之書字也。書有所象,故神氣存焉,文字顯焉。有所生,故服用朱焉,夫水者,氣之津,濳陽之潤也。有形之類,莫不資焉,故水爲氣母,水潔則氣清;氣爲形本,氣和則形泰。雖身之榮衛自有內液,而復之臟腑亦假外滋。即可以通腸胃,爲[39]益津氣,又可以導符靈,助祝術。今撰諸符水之法,以備所用,可按而爲之焉。符在本經。

服藥論第五

夫五臟通榮衛之氣,六腑資水穀之味。今既服氣,則臟氣之有餘,又既絕穀,則腑味之不足。《素問》曰:穀不入半日,則氣衰;一日,則氣少。故須諸藥以代於穀,使氣味兼致臟腑而[40]全也。清陽爲天,濁陰爲地;清陽出上竅,濁陰出下竅;清陽發勝理,濁陰走五臟;清陽實四肢,濁陰實六腑;清陽爲氣,濁陰爲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食氣,形食味。氣爲陽,味爲陰。陰勝則陽病,陽勝則陰病,和氣以通之,味以實之,通之則不憊,實之則不羸矣。今以草木之藥,性味於臟腑所宜,爲安臟丸、理氣膏。其先無病疹,臟腑平和者,可常服此丸、膏,並茯苓、巨勝等丹服之藥;若臟有疾者,則以所宜者增損之[41]服;如先有痼疾,及別得餘患者,當別醫攻療,則非此之所愈也。其上清方藥,各依本經,稟受者自宜遵服。

安和臟腑丸方:茯苓  桂心  甘草【炙,已上各一[42]兩】  人參  柏子仁  薯蕷  麥門冬【去心,已上各二兩】  天門冬【四兩】

右搗篩爲散,白蜜和爲丸,丸如梧桐子大。每服三十丸,日再服,以藥飲下之,松葉、枸杞等諸藥可爲飲也。

[43]潤氣液膏方:天門冬煎【五升】  黃精煎【五升】  地黃煎【五升】  术煎【五升,已上煎,各煎訖,相和著】  茯苓【二兩】  桂心【二兩】  薯蕷【五兩】  澤瀉【五兩】  甘草【三兩,炙】

右並擣,以密絹篩令極細,內諸煎中;又內熟巨勝、杏仁屑三升,白蜜二升,攪令稠,重湯煮,攪勿令住手,令如膏便調強爲佳,冷凝搗數千杵,密器貯固之。少出充服[44],每早晨以一丸如李核大,含消咽之,日再三。此藥宜八月、九月合,至三月已來服之。若三月、二月中更煮一度,令稠硬,則經夏不復壞。

慎忌論第六

夫氣之爲理也,納而難固,吐而易竭。難固須保而使全,易竭須惜而勿泄。真人曰:學道常如憶朝餐,未有不得之者;惜氣常如惜面,未有不全之者[45]。又曰:若使惜氣常如一身之先急,吾少見於枯悴矣。其於交[46]接言笑,務宜省約;運動呼叫,特須調緩;觸類愛慎,方免所損矣。

夫人之爲性也,與天地合體,陰陽混氣,皮膚骨體,臟腑榮衛,呼吸進退,寒暑變異,莫不均乎二儀,應乎五行也。是知天地否泰,陰陽亂焉;臟腑不調,經脉之候病焉。因外所中者,百病起於風也;因內[47]所致者,百病生於氣也。故曰:恬憺虛寂,真氣居之,精神內守,病從何來?信哉是言!故須知形神之性,而全之;辨內外之疾,畏而慎之[48]。《素問》曰:天有宿度,地有經水,人有經脉。天地和則經水安靜,寒則經水凝沍,暑則經水沸[49]溢,卒風暴起,則經水波湧而隴起,或虛邪因而入客,亦由水之得風也。天溫日明,則人血淖液而衛氣揚;天寒日陰,則人血凝沍而衛氣沉。血氣者,喜溫而惡寒,寒則沍而不能流,溫則喜而去之。蒼天之氣清靜,則志意治,從之則陽氣固,賊邪不能容,此因時之孕也。月始生,則人血氣始精,衛氣始行;月郭滿,則血氣實,肌肉堅;月郭空,則肌肉减,經絡虛,衛氣去,形獨居。是以因天時而調血氣者也。若此時犯冒虛邪,則以身之虛,而逢天之虛,兩虛相感,其起至骨,入則傷五臟,故曰天忌不可不知也。八正者,所以候[50]八風虛邪以時至者也。八正之虛邪,避之如矢射,慎勿犯之。假令冬至之日,風從南來,爲賊傷也。謂從虛之鄉來,乃能病人也。他節仿此。陽氣者,一日而主[51]外,平旦人[52]氣生,日中陽氣隆,日西陽氣虛,氣門乃閉[53];是故暮而收拒,無擾筋骨,無見霧露,反[54]些二時,形乃困薄。

久視傷血久卧傷氣久立傷骨久行傷筋久坐傷肉,是謂五勞所傷也。憂愁思慮則傷心,形寒飲冷則傷肺,恚怒氣逆、上而不下則傷肝,飲食勞倦則傷脾,久坐濕地,強力入水則傷腎。人有五氣:喜、怒、憂、悲、恐也。怒則氣上,喜即[55]氣緩,悲則氣消,恐則氣下,寒即[56]氣聚,熱則氣泄,憂則氣亂,勞則氣耗,思則氣結。喜怒不節,寒暑過度,氣乃不固。五味所入:苦入心,辛入肺,酸入肝,甘入脾,醎入腎。陰之生,本在五味,是故味過於酸,則肝氣以津,肺氣乃絕[57];味過於醎,則骨氣勞,短肌,氣折[58];味過於苦[59],則心氣喘滿,色黑,腎氣不衛;味過於甘[60],則脾氣濡,骨氣乃厚;味過於辛,則筋脉沮弛,精神乃央[61]。是故謹和五味,則骨正筋柔,氣血以流,凑理以密。如是則氣骨以精[62],謹道如法,長天有命[63]。多食鹹,則脉凝沍而變色;多食苦,則皮槁而毛拔;多食辛,則筋急而爪枯;多食酸,則肉胝䐢而唇揭;多食甘,則骨痛而髮落。此五味之所傷也。此論飲食之五味而藥性亦有五味,服餌丸散,特宜慎之。服氣之人,不宜食辛味,何者?辛走氣,氣病無食辛也。

五臟論第七

夫生之成形也,必資之於五臟,形或有廢,而臟不可闕;神之爲性也,必稟於五臟,性或有異,而氣不可虧。是天有五星,進退成其經緯;地有五嶽,靜鎮安其方位;氣有五行,混化弘其埏埴:人有五臟,生養處其精神。故乃心藏神,肺藏氣,肝藏血,脾藏肉,腎藏志。志通內連骨體,而成身形矣。又:心者,生之本,神之處也;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肝者,罷極之本,魂之處也;脾者,倉廩之本,榮之處也;腎者,封藏之本,精之處也。至於九竅施爲,四肢動用,骨肉堅實,經脉宣行,莫不稟源於五臟,分流於百體,順寒暑以延和,保精氣而[64]享壽。且心爲諸臟之主,主明則運用宣通,有心之子,安可不悟其神之理邪[65]

臟有要害,不可不察。肝生於左,肺生於右,心部於表,腎位於裏,脾爲之使,胃爲之市。心爲之汗,肺爲之涕,肝[66]爲之氾,脾爲之涎,腎爲之唾,是謂五液。心爲噫,肺爲咳,肝爲語,脾爲笑,腎爲嚏。天氣通於肺,地氣通於肝,雷氣通於心,穀氣通於脾,雨氣通於腎。五臟各有所合:心之合於脉也,其榮色也;肺之合於皮也,其榮毛也;肝之合於筋也,其榮爪也;脾之合於肉也,其榮唇也;腎之合於骨也,其榮髮也。五臟各有腑,臟爲陽,腑爲陰。五臟者,藏精神而不瀉也,故滿而不能實;六腑者,受水穀而不留[67],故實而不能滿。則小腸爲心之腑,大腸爲肺之腑,膽爲肝之腑,胃爲脾之腑,膀胱爲腎之腑。六腑者,各有其應:小腸者,脉其應也;大腸者,皮其應也;膽者,筋其應也;胃者,肉其應也;三焦、膀胱者,勝理、毫毛其應也。

十二臟之相使者:心者,君主之官,神明出焉;肺者,相傅之官,治節出焉;肝者,將軍之官,謀慮出焉;膽者,忠正之官,决斷出焉;膻中者,臣使之官[68],喜樂出焉;胸中,上焦之門戶也;脾胃者,倉廩之官也,五味出焉;大腸者,傳導之官也,變化出焉;小腸者,受盛之官也,化物出焉;腎者,作強之官也,伎巧出焉;三焦者,决瀆之官也,水道出焉;膀胱者,州郡之官也,津液藏焉,化氣[69]則能此[70]焉。凡出十二官,不得相失也。故主明則下安和,以此養生則壽,沒世不殆;主暗則[71]十二官危,使道閉塞而不通,形乃大傷,以此養生則殆也。

服氣療病論第八

夫氣之爲功也,廣矣妙矣。故天氣下降,則寒暑有四時之變;地氣上騰,則風雲有八方之異。兼二儀而爲一體者,總形氣於其人[72]。是能[73]存之爲家,則神靈儼然;用之於禁,則功效著矣。况以我之心,使我之氣,適我之體,攻我之疾,何往而不愈焉。習服閑居,則易爲存[74],使諸有疾痛,皆可按而療之。

凡欲療疾,皆可以日出後,天氣和靜,面向日,在室中亦向日,存爲之,平坐[75],暝[76]目,握固,叩齒九通,存日赤暉紫芒,乃[77]長引吸而咽之,存[78]入所患之臟腑。若非臟腑之疾,是謂[79]肢體筋骨者,亦宜先存入所主之臟也。閉極又引,凡得九咽,覺其臟中有氣,乃存其氣攻於所苦之處。閉極,微微吐氣,其息稍定,更咽而攻之,覺疾處溫暖汗出爲佳。若在四肢,應可導引者,則先導引其處,已後攻之,縱是體上亦宜按念[80]?令其氣通。若在頭中,當散髮,梳頭皮數百下,左右搖頭數十過,乃吸氣,訖[81],以兩手指於項上急攀之,以頭向上力拒之,仍存氣向上入腦,於頂髮諸孔衝出散去,一極訖,放手通氣,更爲之,以覺頭頸汗出,痛處寬暢爲候。若病在臟腑者,仰卧吸引,存入其處,得五六咽,則一度閉息攻之,皆以意消息其病,或久來痛疾,並有癥塊堅積者,則非氣之所能愈,終亦覺積寬平也。兼藥同療亦無所[82]妨,乃於藥性易效爾。雖[83]用氣攻病,雖攻其處膚腠散出,然兼依《明堂圖》,取其所療之穴,而相引去之佳。既知其穴,宜依十二月,各用其律管,急按穴上,相而出之。則心存有所主,氣行有所適矣。

黃鍾十一月律也,管長九寸,空中,圍九分,諸管並同;大呂十二月律也,管長八寸;太簇正月律也,管長七寸強;夾鍾二月律也,管長七寸強;姑洗三月律也,管長七寸強;仲呂四月律也,管長六寸強;蕤賓五月律也,管長六一寸強;林鍾六月律也,管長六寸強;夷則七月律也,管長五寸強;南呂八月律也,管長五寸強;無射九月律也,管長四寸強;應鍾十月律也,管長四寸強。皆取山陽之竹孔圓者,其節生枝不堪用。

手臂不援,雖云手臂諸有疾處,亦可爲之。先以一手,徐徐按摩所疾之處,良久畢,乃瞑目內視,視見五臟,咽液三過,叩齒三通,正心微祝曰:

太上四玄,五華六庭,三魂七魄,天關地精,神符榮衛,天胎上明,四肢百神,九節萬靈,受籙玉晨,刊書玉城,玉女待身,玉童護命,永齊二景,飛仙上清,長與日月,年俱後傾,超騰昇仙,得整太平。流風結病,注鬼五飛,魍魎冢訟,二氣徘徊,陵我四肢,干我盛衰,太山天丁,龍虎曜威,斬鬼不祥,凶邪即摧,考注匿[84]訟,百毒隱非[85],使我復常,日月同暉,考注見犯,北辰收摧,如有干試[86],干明上威。

常以生氣時,咽液二七過,按[87]體所痛處,向王而祝曰:

左玄右玄,二神合真,左黃右黃,六華相當。風氣惡疾,伏匿四方,玉液流澤,上下宣通。內遣水火,外辟不祥,長生飛仙,身常休強。畢,又咽液二七過,又當急按所痛處三十一過。常如此,則無疾也。

病候論第九

夫生之爲命也,資乎形神;氣之所和也、本乎臟腑。形神貞頤,則生全而享壽;臟腑清休,則氣泰而無病。然且[88]稟精結胎之初,各因四時之異;誕形立性之本,罕備五常之節。故躁擾多端,嗜慾增結,或積痾於受生之始,或致疾於役身之時。是故喜怒憂傷,自內而作疾也;寒暑飲食,自外而成病也。強壯之歲,唯知犯觸;衰謝之年,又乖修養。陰陽互昇[89],形氣相違,諸疹既生,厥後多狀,况乎服氣[90]者,穀餚已斷,形體漸羸,精氣未全,神魂不暢,或舊疹因之以發動,新兆致之以虛邪,須知所由,宜詳所療。今粗具可辨之狀,以代問醫,則其氣攻之術,希同勿藥。

虛實之形,其何以生?自氣血以并,陰陽相傾,氣亂於衛,血流[91]於經,血氣離居,一實一虛。血并於陰,氣并於陽,故爲驚狂;血并於陽,氣并於陰,乃爲炅中;血并於上,氣并於下,煩[92]惋善怒;血并於下,氣并於上,亂而善忘[93]。陽虛則外寒,陰虛則內熱,陽盛則內寒,陰盛則外熱[94]。五臟之道,皆出於經遂,行血氣[95],血氣不和,百病乃變化[96]而生。氣有餘則腹脹餐[97]泄,不厥[98]。天之邪氣,感則害五臟;水谷之寒溫,感則害六腑也;地之濕[99]氣,感則害皮肉、筋脉也。又:邪之生[100]也,或生於陰,或生於陽。生於陽者,得之風雨寒暑;生於陰者,得之飲食居處,陰陽喜怒。陽者,天氣也,主外;陰者,地氣也,主內。陽道實,陰道虛,故犯賊風虛邪者,陽受之;飲食[101]不節、起居不時者,陽受之[102],則入六腑;陰受之,則入五臟。入六腑則身熱不卧,上爲喘呼;入五臟則填滿閉塞,下爲餐泄,久爲腸癖。故喉主天氣,咽主地氣,陽受風氣,陰受濕氣。陰氣從足上行至頭,而下行循臂至指端;陽氣從手上行至頭,而下行至足。故曰:陽病者,上行極而下行;陰病者,下行極而上行。傷於風者,上先受之;傷於濕者,下先受之。

頭者,精明之腑[103],頭憊視深,精則奪矣;背者,胸之腑也,背曲肩隨,胸將壞矣;腰者,腎之腑也,轉搖不能,腎將憊矣;膝者,筋之腑也,屈伸不得則屨跗,筋將憊矣;髓者,骨之腑也,不能久立,行則掉慄,骨將憊矣。

肺熱病者,右頰赤;心熱病者,顏先赤;肝熱病者,左頰赤;脾熱病者,鼻赤;腎熱病者,頤赤。病雖未發,見其色者,所宜療之。故曰:療未病之病。肺熱病者,色白而毛槁;心熱病者,色赤而絡脉溢;肝熱病者,色蒼而密枯;脾熱病者,色黃而肉濡;腎熱病者色,黑而齒枯。

肝主春,足厥陰,少陽主治,其日甲乙,肝苦逆,急食鹹[104]以緩之。又曰:肝病欲散,急食苦以瀉之[105],禁當風,肝惡風也。

心主夏,手少陰,太陽主治,其日丙丁;心苦緩,急食鹹[106]以收之。又曰:心病欲濡[107],急食鹹以濡之,用酸補之,甘瀉之,禁溫衣熱食,心惡熱也。

脾主長夏,足太陰,陽明主治,其日戊己;脾苦濕,急食苦以滲之[108]。又曰:脾病欲緩[109],急食甘以緩之,用苦補之,辛瀉之;禁濕食、飽食、濕地、濡衣,脾惡濕也。

肺主秋,手太陰、陽明主治,其日庚辛;肺苦氣上逆,急食鹹以泄之[110]。又曰:肺病欲收[111],急食甘以收之,鹹瀉之;禁寒衣飲玲。肺惡寒也。

腎主冬,足少陰、太陽主治,其日壬癸;腎苦滲[112],急食辛以潤之,腠理致液氣通。又曰:腎病欲急食苦以堅之[113],用辛補之,酸瀉之;焠煖,無熱食溫衣,腎惡滲之[114];辛走氣,氣病無食辛;甘走肉,肉病無食甘;鹹走血,血病無食鹹;酸走筋,筋病無食酸,是謂五禁,勿[115]多食也。

肺病者,喘咳逆氣,肩背痛,汗出,尻、陰、股、膝、踹、胻、足背痛,虛則少氣不能報自[116],耳聾、嗌乾矣。

心病者,胸中痛,脅肢滿,肋下痛,膺、背、肩胛間、兩臂內痛,虛則胸腹大[117],脅下與腰相引而痛。

肝病者,兩脅下痛,引入小腹,令人喜怒,虛則恐,如人將捕之,氣逆[118]則頭痛、耳聾、頰腫。

脾病者,身重,肌肉萎,足不收,行喜挈[119],腳下痛,虛則腹脹腸嗚,泄食不化。

腎病者,腸大體重,喘咳,汗出惡風,虛則胸中痛也。

肺風之狀,多汗惡風,時欲咳嗽喘氣,晝日善,暮則甚,診在眉上,其色白。

心風之狀,惡風,焦絕,喜怒,診在口,其色赤。

肝風之狀[120],惡風,喜悲,微蒼、嗌乾,喜怒,診在目下,其色青。

脾風之狀,多汗惡風,身體怠[121]墮,四肢不通[122],微黃,不嗜食。診在鼻上,其色黃。

胃風之狀,多汗惡風,食飲不下,隔塞不通,腹善滿,失衣則脹,食寒則泄,診在形,瘦而腹大。

首風之狀,其頭痛,面多汗,惡風,先當風一日病,其頭痛不可出,至其風止,則小愈矣。

雲笈七籤卷之五十七



[1]、消: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霄』。液:叢刊本作『掖』。
[2]、彌: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歷』。易: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彌』。
[3]、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已』。
[4]、憎:四庫本作『增』。
[5]、今故: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故今』。
[6]、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耶』。
[7]、腑:原誤作『肺』,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8]、宜各: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各宜』。
[9]、華:鐵刊本、四庫本均作『鮮』。
[10]、以次行:四庫本作『以出此』。
[11]、長:此下四庫本有『永保長壽之法』六字,而無『如此語以下』三句注文。
[12]、脉:四庫本作『筋』。
[13]、肺:叢刊本、四庫本均無。高:疑爲『商』之誤。
[14]、足大指端側:指腳拇指的外側。
[15]、令: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如』。
[16]、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既』。原本義勝。
[17]、疾:疑爲『痰』之誤。
[18]、寫:通作『瀉』。
[19]、於: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頸』。
[20]、所覆適溫,自得:此起至『左右宜暖』四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1]、想之東方: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想東方』。
[22]、間: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中』。
[23]、暢: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4]、流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宣流』。
[25]、仍: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乃』。
[26]、乃:原誤作『及』,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7]、胼:四庫本作『駢』。
[28]、之: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29]、放: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仿』。
[30]、義:四庫本作『意』。
[31]、嚼:四庫本作『嘗』。
[32]、氣:疑爲『平』之誤。
[33]、之: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4]、以:叢刊本無。
[35]、得: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36]、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7]、綟:疑爲『捩』之誤。
[38]、云云: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9]、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0]、而:四庫本作『兩』,義勝原本。
[41]、之: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而』。
[42]、一: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二』。
[43]、滋:原誤作『治』,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44]、少出充服: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5]、者:原誤作『也』,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46]、交: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47]、內: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有』字。
[48]、畏而慎之: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而畏慎之』。
[49]、沸:原誤作『滯』,據今本《素問·離合真邪論》改。
[50]、候: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俟』。
[51]、主:原誤作『生』,據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改。
[52]、人:原誤作『入』,據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改。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陽』。
[53]、閉:原誤作『開』,據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改。
[54]、反:原誤作『及』,據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改。
[55]、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則』。
[56]、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則』。
[57]、肺氣乃絕: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脾氣乃絕』。
[58]、味過於咸,則骨氣勞,短肌,氣折: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味過於咸,大骨氣勞,短氣,心氣抑』。
[59]、苦: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甘』。
[60]、甘: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苦』。
[61]、央:通『殃』。叢刊本、四庫本均誤作『英』。
[62]、如是則氣骨以精: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如是則骨氣以精』。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骨氣與精』。
[63]、長天有命:今本《素問·生氣通天論》作『長有天命』。
[64]、而: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以』。
[65]、邪: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耶』。
[66]、肝:原誤作『汗』,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67]、留: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也』。
[68]、臣使之官: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使臣之官』。
[69]、化氣:今本《素問·靈蘭祕典論》作『氣化』。
[70]、此:原誤作『出』,據今本《素問·靈蘭祕典論》改。
[71]、則: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及今本《素問·靈蘭祕典論》補。
[72]、人: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也』字。
[73]、是能: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故』。
[74]、存:四庫本作『功』。
[75]、坐:四庫本作『氣』。
[76]、暝:四庫本作『閉』。
[77]、乃: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8]、存:四庫本作『使』。
[79]、是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在於』。
[80]、念: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捻』。
[81]、訖: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82]、所: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83]、雖: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84]、匿:四庫本作『內』。
[85]、非:四庫本作『形』。
[86]、如有干試:四庫本作『百邪不敢』。
[87]、按:原誤作『接』,據四庫本改。
[88]、且: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9]、互昇:疑爲『互並』之誤。四庫本作『五昇』,不妥。
[90]、氣:此下原衍『之』字,據叢刊本、四庫本刪。
[91]、流:今本《素問·調經論》作『逆』。
[92]、煩:此上今本《素問·調經論》有『心』字。
[93]、善忘:今本《素問·調經論》作『喜忘』。
[94]、陽盛則內寒,陰盛則外熱:此兩句於醫理不協,按今本《素問·調經論》當作『陽盛則外熱,陰盛則內寒』。
[95]、經遂:《素問·調經論》作『經隧』。行血氣:此前按《素問·調經論》奪一『以』字。
[96]、變化:此下原衍一『血』字,據今本《素問·調經論》刪。
[97]、氣有餘:今本《素問·調經論》作『志有餘』。
[98]、不厥:今本《素問·調經論》作『不足則厥』。
[99]、濕: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溫』字。
[100]、生:原誤作『主』,據《素問·調經論》改。
[101]、飲食:此下原衍『不可』二字,據叢刊本、四庫本刪。
[102]、陽受之:此前叢刊本、四庫本均有『陰受之』三字。
[103]、腑: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也』字。
[104]、鹹:今本《素問·臟氣法時論》作『甘』。
[105]、肝病欲散,急食苦以瀉之: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用辛補之,酸瀉之』。
[106]、鹹: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酸』。
[107]、心病欲濡:此起四句,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心欲耎,急食咸以面之,用咸補之,甘瀉之』。
[108]、脾苦濕,急食苦以滲之: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 作『脾苦濕,急食苦以燥之』。
[109]、脾病欲緩:此起四句,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脾欲緩,急食甘以緩之,用苦瀉之,甘補之。』。
[110]、急食鹹以泄之: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急食苦以洩之』。
[111]、肺病欲收:此起三句,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肺欲收,急病[按2]酸以收之,用酸補之,辛瀉之』。
[112]、腎苦滲:此起三句,《素問·藏氣法時論》作『腎苦燥,急食辛以潤之,開腠理,致津液通氣也』。
[113]、腎病欲急食苦以堅之:此起三句,今本《素問·藏氣法時論》作『腎欲堅,急食苦以堅之,用苦補之,咸瀉之』。
[114]、滲:疑爲『燥』之誤。之: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也』。
[115]、勿:原誤作『而』,據四庫本改。
[116]、自:疑爲『息』之誤。
[117]、大:原誤作『太』,據四庫本改。
[118]、逆: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極』。原本義勝。
[119]、挈:疑爲『瘛』之誤。
[120]、肝風之狀:此起至『其色青』八句,四庫本作『肝風之狀,惡風,耳鳴,嗌乾,喜悲,善怒,診在目,其色青微蒼』。
[121]、怠:原誤作『急』,據今本《素問·風論》改。
[122]、四肢不通:今本《素問·風論》作『四肢不欲動』。


[按1]、原書除“行之”、“年當”四字外,餘皆作小字注文。自“行之”至“俱通”,中華本皆作注文,《中華道藏》本皆作正文。
[按2]、《中華道藏》本原文如此,“病”當作“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3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