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五十九··諸家氣法(四)

諸家氣法


延陵君修養大略

《仙真經》云:夫人臨終而始惜身,罪定而思遷善,病成方切於[1]藥,天網已挂,胡[2]可逭耶?故賢人上士,惜未危之命,懼未萌之禍,理未至之病也。修真之品有三:上年、中年、下年。上年者,二十、三十也;中年者,四十、五十也;下年者,六十、七十也。上年者,早悟大道,識達玄微,體壯骨堅,筋全肉滿,從容履道,無不成功。中年者,悟道已晚,筋肉、骨髓各有其半,處在進退,如日中功。下年者,骨髓、筋脉十有二三,猶可補修,如日暮功矣。八十已上者,罪位已定,無可救之法,腦竭髓盡,萬關乾枯,神謝氣亡,尸行鬼步。【桑榆子曰:尸以喻無知,鬼以喻有知,而非人情者,行惟尸行,步惟鬼步,且行且步,運之者誰?則知元氣尚在,但以减耗降於凅矣[3]。若逢至人,或得大藥,譬持盈車之焦蓬,爇鑪之餘焰,亦可以致其赫然而熾矣。此言無可救者,只謂氣功已晚,自我之事不及矣。若遇玄聖而救,則死[4]生其肉骨,起仆荑枯,何爲而不可!況彼尚爲物也。】先賢上士,知風燭之倏忽,用攝志褫情,舍榮棄俗,奉身歸道,不與物傷。

道,氣也。氣者,身之根也。魚離水必死,人失道豈存?是以保生者,務修於氣,愛氣者,務保於精,精氣兩存,是名保真也。人有三丹田:上元、中元、下元是也。上元丹田、腦也,亦名泥丸;中元丹田、心也,亦名絳宮;下元丹田、氣海也,亦名精門。三元之中,各有一神。【桑榆子曰:精化爲氣,氣化而神集焉。神,何物也?靈照之名也,知之則氣全,氣全則神全,若元氣充滿,百骸孔竅神必備矣。必備者無他,氣至則神到。今人有憂患動中,則知見因而暫虧,蓋氣權有不至者耳。苟心冥氣和,其神豈獨三元之中而已哉。】[5]者,身之根;根者,氣之位。精全則氣全,精泄則氣泄,氣泄則神乘[6]而去之,唯精與氣須全[7]。《黃庭經》云:長生至慎房中急,何爲死作靈神泣。但當吸氣錄[8]子精,寸田尺宅可治生。若當决海百瀆傾,葉去樹枯失青青。故先覺至於道者,莫不因愛[9]氣保精而能全也。

夫服氣本名胎息。胎息者,如嬰兄在腹中,十個月不食,而能長養成就,爲新受正氣,無思無念,汎然凝寂,受元氣變化,關節、臟腑皆自然而成,豈有傅保之流飢渴之備耶!及出母腹,即吸納外氣而有啼哭[10]之聲,即乾、濕、飢、飽似有所念,即失元氣。人能依嬰兒,在母腹中,自服內氣,握固守一,是名日胎息。【桑榆子曰:此言失元氣者,非也。苟納外炁便失元氣,即世間無復有生人矣。】《法華經》云:須行住坐卧,身心不亂者,亦言炁主心,心邪則氣邪,心正則炁正。今人所舉手動足[11],喜怒哀樂,莫不由心,心之動息,莫不是炁,炁感意,意從心,心和則炁全,炁全則身全,炁滅則神滅,神滅則爲委土矣。故醫家先診脉者,則候五臟、四時之氣,察諸病源,始尋方藥,人但能察得氣,候口鼻取捨,斯須不忘,自然五臟和,而脉調氣順也。

夫人與天地合體,陰陽混氣,皮膚、骨髓、臟腑及榮衛、呼吸進退、寒暑變異,莫不均乎二儀,應乎五行也[12]。是知天地否泰,陰陽之[13]氣亂焉。臟腑不調,經脉之候病焉。因外所中者,百病起於風;因內所致者,起於氣爲百病。故日:恬檐虛無,真炁從之;精神內守,病從安[14]來。信哉!是故須知形神之理,養而全之;須[15]審內外之病,慎而修之。岐伯高曰:食氣者,則靈而壽延,食穀者,多智而限命。凡服氣者,何求也?以其功至則氣化爲血,血化爲精,精化爲髓,一年易氣,二年易血,三年易脉,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髮,九年易形,即三萬六千神備於兆[16]身,化爲真仙,號爲真人矣。是以意在玄微,理生可測。修真之人,又有三等,任時分理,其狀不一。上等之士,本性虛閑用志清雅,發言合道,履行無瑕,如此之人,有前代之資,以石投水,無所比之也;中等之人,或身居榮錄,或地勢高遠,或巨葉厚姻,或有名有望,遲[17]疑進退,倏忽虛捐,聞道即寤寐不安,思名則終朝不息,兩心交戰,勝者即全,逡巡之間,十失六七矣;中等已降,二時既過,蹉跎暮年,筋力衰微,心神已喪,雖食厚祿,白日將傾,追念噬臍,方即正路,此時若能精心勵志,尚可救其一二焉。此皆先賢所悲,表示於後,幸察根柢,生實信心。

赤松子服氣經序[18]

序曰:天道悠長,萬品不齊;人生爲貴,陰陽同階。天道坦坦,修之不迷,世何顓愚,相隨徘徊,生不及踵,性命殞頹,存亡相感,哭泣悲哀,何不服氣,與仙同棲。經曰:福莫尚生,禍莫大死。子欲長生,腸中當清,長生不死,腸中無滓。生則昇仙,死化爲鬼,仙昇太清,死歸土底。是以食穀者智,食炁者神。故曰,休粮絕食爲生道,陰陽還精爲重寶,能常行之永壽考,何爲恣欲自使老,千金送葬無億兆,悲呼哭泣自懊惱,豈若無爲服氣好,修之不釋昇天浩。然小人居世,狂愚急急,求榮愛寶,貪名好色,疲勞精神,破散氣力,雖獲富貴,凶命居側,命若朝露,間不容息,不能知之,服氣不食爲道也。

神仙絕穀食氣經

經曰:夫欲學道神仙食氣之法,常以春二月、三月九日、十八日、二十七日,若甲辰、乙巳、丙辰、丁巳王相成滿日,可行氣也。夫欲行氣,起精室於山林之中,隱靜之處,必近甘泉東流之水,向陽之地,沐浴蘭湯,以丹書玉房爲丹田,方一寸【玉房在下三寸是也[19]。精念玉房,內視中丹田,內炁致之於下丹田。又先去鼻中毛,偃外,兩足相去五寸,兩臂去身亦五寸,暝目握固【握固,嬰兒之拳[20]。蒲篛爲枕,高三寸,若胸中有病,枕高七寸,病在臍下,可去枕。既行氣,不復食生菜、五辛及葷[21]也。諸欲絕穀行氣法,食日减一口,十日後可不食。二日、三日腹中或悁悁若飢,取好棗九枚,若[22]方寸朮餅九枚食之,一日一夜,不過此也。不念食者,勿噉也。飲水日可五勝,亦可三勝,勿絕也。口中恒含棗核,令人愛氣,且生津液故[23]也。

經曰:道者炁也,愛氣則得道,得道則長生;精者神也,寶精則神明,神明則長久。行氣一名鍊氣,其法正強卧,徐漱醴泉嚥之【醴泉者,華池[24],以鼻微微內炁徐引之,莫令大極,滿入五息已,一息因可吐也。一息屈指數之至九十息。若身大煩滿者,可頻伸,頻伸訖,復行之,滿四九三百六十息爲一竟。爲之久久,眾病自除。吐氣既還,欲吸之時,先復小吐、微微往來,如是再三,更鼻引之,不爾者,令人氣逆。凡內氣則氣上昇,吐氣則氣下流[25],久自覺氣周於身中。若行氣未定,意中疲倦,便鍊氣,以九十息爲一節,三九二百七十息爲一竟。行氣令胓胓滿藏,無令氣大出,閉氣於內,九十息一嚥,嚥含未足者,復滿九十息,三九自足,莫頓數也。當念氣使隨髮際上竟,及流四肢,自然下至三星【玉莖、二卵是】

經曰:行氣常以月一日至十五日,念氣從手十指出;十六日盡[26]三十日,念氣從足十指出。久之,自覺氣通手足,行之不止,身日輕強,氣脉柔和,榮衛肢節。長生之道,在於行氣,靈龜所以長存,服氣故也。諸行氣之後,或還欲食者,初飲米汁粥,日增一口,漸加之。十日之後,可食淖飯,勿致飽也。

經曰:行氣之法,初爲之時,多不和調,令人欬逆,四肢或冷,既行之久,日自益也。四九三百六十息,身如委衣,骨節皆解,久久乃覺氣行體中,經營周身[27],濡潤形體,洗滌皮膚,五臟六腑,皆悉充滿,百病除去。凡初行氣之時,先安其身而和其體,若氣與競争身不安者,且止和乃行之。氣至則形安,形安則鼻息調和,鼻息調和則清氣來至,清氣來至則自覺形熱,自覺形熱則頻汗出,且勿便起,在安徐養之,務欲其久。諸行氣,皆無令意中有忿怒愁憂,忿怒愁憂則氣亂,氣亂則逆。思一則正氣來至,正氣來至則口中甘香,口中甘香則津液多生,而鼻息微長,鼻息微長則五臟安,五臟安則氣各順理,如法爲[28]長生久壽。行之之法[29]:以鼻微微引氣內之,以口吐之,此爲長息。內氣有一,吸也。吐氣有六:呼也,吹也,嘻也,呵也,噓也,呬也。凡人之息,一呼一吸,無過[30]此數。行道之法,時寒可吹,時溫可呼。吹以去熱,呼以去風,呵以去煩,嘻以下氣,噓以散滯,呬以解極。夫人之極,率多噓呬,噓呬者,長息之忌也,道家行氣之所惡也。

太无先生服氣法

夫形之所恃者,氣也;氣之所依者,形也。氣全即形全,氣竭即形斃。是以攝生之士,莫不煉形養氣,以保其生,未有有形而無氣者,即[31]氣之與形,相須而成,豈不皎然。余慕至道,備尋經訣,自[32]行氣守真,向三十餘載,所聞所見,殊未愜心。大歷中偶羅浮山王公,自北嶽而返,倚策高郵,依然相顧,余奇之異人,延之與語,果然方外有道之君子也[33]。哀余懇至,見授吐納,皆一二理身之要道也。心思罔極,非言詞所能盡。每云道之要法,不在經書,悉傳口訣。其二景、五牙、六戊諸服氣,皆爲外氣,外氣剛勁,非從中之事,未宜服也。至如內氣已正[34],是曰胎息,身中自有,非假外求。不得明師口訣,徒爲勞苦,終[35]無所成。今所撰錄,皆承師之旨,要以申明之,諒非愚蒙所自裁。王公常謂余曰:老君云,我命在我,不在天地;又曰,吾與天地,分一氣而自理焉,天地焉能死吾。斯真言要訣也。修奉之士,宜三復之。參承誘訓,敢不佩服!有偶得此訣者,慎勿輕傳,無或泄露,以致其殃耳[36]

修真服氣法:每日常卧,攝心絕想,閉氣握固,鼻引口吐,無令耳聞,唯是細微。滿即閉,使足心汗出,一至二數至百已上,閉極微吐之,引少氣還閉。熱即呵之,冷即吹之。能至千數,即不須粮食,亦不須藥,時飲一盞酒或水通腸耳。數至五千,則隨處出入,有功當自知也,則有入水卧功矣[37]。夫服食養生,貴其有常,真氣既降,方有通感。豈有縱心嗜慾,而望靈仙羽化?必無此事也。但仙人至士,功行未滿,尚不能致,况凡俗人乎?但信老人言,勤行之,即[38]當自知矣。

墨子閉氣行氣法

老子曰:長生之道,唯在行氣養神,吐故納新,出玄入玄,呼吸生門,其身神不使去,人即長生也。玄者有上下,謂鼻中、口、陰也。鼻、口、陰,亦謂之生門矣。老子曰:生不再來,故遵之以道。道者氣之寶,寶氣則得道,得道即長生矣。神者精也,寶精則神明,神明則長生。氣行之則爲道也,精存之則爲寶也。行氣名鍊氣,一名長息。其法正偃卧,握固,漱口嚥之三。日行氣,鼻但納氣,口但出氣,徐縮鼻引之,且莫極滿,極滿者難還。初爲之時,入五息,已一息,可吐也。每口吐氣欲止,輒一嚥之,乃復鼻內氣,不爾者,或令頻。凡內氣則氣上昇,吐氣則氣下流,自覺周身也。行氣常以月一日盡[39]十五日,念令氣從手十指出;十六日盡月晦,念氣從足十指出。若行之能久,自覺氣從手足通[40],則能閉氣不息,便長生矣。

凡欲行氣,先安其身而和其氣,無與意爭,若不安和,且止,和乃爲之,常守勿倦也。氣至則形安,形安則鼻息,鼻息則調和,調和則清氣來至,清氣來至則自覺,自覺則形熱,形熱則汗出,且勿使[41]起,則[42]安養氣,務欲其久。當去忿怒愁憂,忿怒愁憂止則氣不亂,氣不亂則正氣來至,正氣來至則口內無唾,而鼻息微長,鼻息微長則五臟安,五臟安則氣各順其理,百病退去,飲食甘美,視聽聰明,形體輕強,可長生矣。夜半至日中爲生氣,從日中至夜半爲死氣。當以生氣時正偃卧,冥目握固,閉氣息,於心中數至二百,乃口吐出之,日增數。如此身神具,五臟安。能閉氣數至二百五十,即絳宮神守泥丸,常滿丹田,數至三百,華蓋明,目耳聰,舉身無病,邪不復干,玉女使令司命著生籍矣。

太清王老口傳服氣法

此卷口訣,並是[43]楊府脫空王老所傳授。其脫空王老,時人莫知年歲,但見隱見自若,或示死於此,即生於彼,屢於人間蟬蛻轉脫,故時人謂之脫空王老也[44]。多遊楊府,自言姓王,亦不知何處人耳[45]。每逢志士,即傳此訣。云祕妙方,若傳非其人,自招其咎。此卷並學有次第志人口訣、非初學法也。爲當學人初兼食服,以此屢言食物。且食氣祕妙,切資斷食,使穀氣併絕。但能精修此法,知騰陸仙道不遠耳[46]

凡人腹[47]中三處有隔,即心有隔,初學服氣者,皆覺心下胃中滿,但少食,久作之,自覺通下;生藏下有隔,即覺腸中滿,久而作之,自覺到臍;下丹田中有隔,能固志通之[48],然後始覺氣周行身中,遊行身中[49],猶自未入鳩中[50]。後覺鳩中氣出,即能與人治病也。

初學時,必須安身閑處,定氣澄心,細意行之,久而不已,氣入腸中,即於行住坐卧一切處不妨。胃中氣未下入腸中來[51],即不得作,難成[52]。初服氣,皆須因入息時,即住其息,少時似閉滿,其息出時,三分可二分出還住,少時嚥之,嚥已又作,至腹中滿休[53],必須日夜四時作,爲初學人氣未入丹田還易散,意欲得氣入丹田未間,縱不服氣亦氣不散。四時者,朝、暮、子、午時是也。心裏滿,但[54]不服氣,咬少許甘草,桂亦得,其滿即散。丹田未滿,亦不到[55]滿也。元氣下時,自然有少悶也。祕之,勿妄傳非其[56]人也。

曇鸞法師服氣法

初寬坐,伸兩手置膝上,解衣帶,放縱肢體,念法性平等,生死不二,經半食頃,閉目,舉舌奉腭,徐徐長吐氣一息二息,傍人聞氣出入聲,初麤漸細,十餘息後,乃得[57]自聞聲。凡覺有痛癢處,便想從中而出,但覺有異,漸漸[58]長吐氣,從細至麤,十息後還如初。或問曰:初調氣何意從麤而漸細,將罷何意從細而入麤?鸞答曰:凡行動[59]、視盼、飲食、行坐、言語,是麤也【桑榆子曰:凡修氣,學者未服及服罷,於飲食言語,蓋常事也,鸞公欲使兩相接會,不令其首尾陡異也】;凡睡寤後,復如前繫念,如虎𠾑子,莫急莫緩,不問寒溫,室中先淨,所住使心不亂,靜其腠耳。又曰:四大不調,何以察之?當於唇口察之。冷爲風增,熱爲火增,滑爲水增,澀爲地增,不冷不熱、不澀不滑[60]爲調和。又:聲爲風增,動爲喘增,癢爲熱增,涎爲水增,不聲不喘[61]、不癢不涎爲調和。又:心煩爲熱結,憂悸爲喘結,志蕩爲水結,不煩不亂、不悸不蕩爲調和。四大不調有二,或外或內。寒熱、飢虛、飽妖、疲勞,爲外起;名利、喜怒、聲色、滋味、念慮,爲內起。凡氣節量,一任自然,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而已。但能不以生爲生,乃賢於養生也【桑榆子曰:諸經皆言吐納不欲自聞其聲,而鸞皆言初麤而漸細[62],後細而漸麤,始甚疑之,及睹下文,云一任自然,則知闢麤細之漸行[63],是爲最下乘者設,不欲使之與自然争力也。然必以微細,自不聞聲爲上,從細微而至無息,即胎息之理盡矣,恐學者功至之後,猶拘牽文字,著於麤細先後之門,返與自然爲敵,良可哀也。如此,又焉得不爲之明辯】

達磨大師住世留形內真妙用訣

吾昔於西國,授得住世留形胎息妙[64],師名寶冠,傳吾祕訣。問曰:今欲東遊震旦[65],及諸國土,弘[66]傳心地密法,其諸國土,人多遇寒暑爲灾患,所傷例皆死喪。意欲擬向此土弘傳心法,願求留形,不爲灾患疫疾所侵,長能住世,留形不死,不知得以[67]否?師云:得。又問曰:云[68]如何即得?師云:夫所生之本,始胎息,即是神與精氣相合凝結,能變化爲形者,即是爲受之本。本氣是人有之根,氣因神而生,形因氣而成。形不得氣,無因得成;氣不得形,無因爲主。原其所稟之時,伏母臍下,混沌三月,玄牝具焉【玄牝者,口鼻也】。玄牝既立,猶如瓜花,闇注母氣,終於此也。在胎之日,母呼即呼,母吸即吸,綿綿十月,氣足形圓,神備識全,遂解胎而生矣。悲夫[69]!母唯知貪悅其子,不知自損其軀。母既傷殘,只爲分形减氣,爲子之因。其子生於十月,情見於外,變嬰孩子,指頤能笑者。先聖垂義,以爲失道而後德,即人喪朴之本議【云子成母衰也】。此其世人不知母養其子,子成母自衰矣。故知我釋迦文佛,令孝敬父母,及報養育乳哺之恩,謂此故也。嗟乎!世人不知於道,意逐外緣,不知[70]胎息之術,住世留形之本。如有後[71]學者,但[72]能心不緣境,住在本源;意不散流,守於內息;神不外役,免於勞傷。人知心即念氣之主[73],氣即形之根,形即[74]氣之宅,神[75]形之具,令人相因而立,若一事有失,即不合於至理,何[76]能久立焉?但凡夫之人年二十,口好滋味,心懷喜怒,目眩五色[77],耳耽五音,身貪欲樂,意逐外緣,役智運神,間不容息。如此之流,則[78]晝夜未曾暫息,原朴之根蕩然而盡,令以形凋氣散[79],命絕形枯,魂被惡業所牽,宅舍因而無主。故知心靜即神悅,神悅[80]即福生,福滿[81]即道增,圓明益智,明妙既[82]通,心有照用即能用而無用。故聖人知外用而無益,所以返本還源,令以[83]握胎息之機,即長生不死,其理昭然。故論云:形中之子母,云何長守?智者能守,壽命得長久[84]。即知神爲氣子,氣爲神母,神行神住,即氣行氣住。心能主氣,識憑氣住。若要長生,神氣相合[85],主[86]心不動念,無來無去,不出不入[87],湛然常住。但於此修行,合真道路,勤行之[88],莫極言數,玄牝之門,長生之戶,若能[89]雙行,慈悲甘露,外施救物,人天福祚。不思外物,不視外色,不聽外聲,不耽外慾,不嗜外味,常令心神魂魄,意識長生,神氣相合,循環臟腑之內,御呼吸,應上下,久久修習,即神氣自明。神氣既明,即可照徹五臟,五臟氣和,即可使神氣通於四肢。故聖人三日內視,專注於一,心神充化之,綿綿存之,久而不斷,可通流五臟四肢,斯言可推而得理也。但凡俗之人,神與氣各別,如此之流,不可稱令。[90][91]不知子母相守,氣雖呼吸於內,神常[92]勞役於外,遂使神常穢濁而神不清[93],神既不清,即元和之氣漸散而不能相守也。道,人常用之,而不知根本以形神爲主,若人不知[94]守於內,而守於外,自然令宅舍虛危,漸見衰壞矣。况非道之人,勞神役思,無一息神氣注於氣海之中,而欲望其長生,豈不遠乎?若知神氣之所生者[95],即心之主者,即修於一,了然可見矣。若不知氣之所生,任運呼吸,役役尋文者,唯得通調於氣,理於五臟六腑,及能消化飲食五穀而已,焉能返魂還魄、填血益腦者哉!則凡人呼吸,與聖人殊。凡人息氣出入於咽喉,聖人息神氣常在氣海。氣海[96],即元氣之根本也[97]。所居之處也,即[98]臍下,合太倉,亦爲子宮,爲氣海,即子母相合。道人能守之,綿綿不絕,此是返本還源,歸本生之處,而堅住凝結,不化不散,此即皆[99]其義也。不敗,神識多靜,即自然長生,留形住世要妙之真訣也。師曰:若住自然之息,神御氣,即鼻無出息亂令[100]爲真胎息也。凡夫[101]之人、二境相睹之後[102],即情慾動,情慾動即精氣悉下降於莖端,而下洩之。皆爲情慾所引,制御不得,遂有畎澮之憂,衰喪其本也。

項子食氣法

項子曰:人能清淨安和自然者,十月通矣,或一年或二年通,或三年乃通。其不能通者,不能得道,適可長生壽老延年也。又曰:人之才,能靜於三軍之中,虎狼之間,有千人之才;能靜室家之中,有百人之才;能靜於市道旁,有十人之才;能[103]靜於山澤之中,有倍人之才。此凡器之人,終不[104]知也。凡此多者,則能清淨,靜者能斷情慾,斷情慾者則能絕房室,絕房室則能休糧,休糧則能保愛氣,能保愛氣,則德應自然,德應自然,則十月通矣。十月通[105]者,謂上士也,中士或三年而通;下士才薄,九年乃成。其才倍人,皆不能通,聞之不信,抓朋之無益,此則土人行尸矣。所謂經言[106]下士聞道,大笑之者也,常以清旦,鼻內氣嚥之,經行勿休,口口。吐之,所謂食生吐死,可以長生。從夜半至日中爲生氣,日中後至子時前爲死氣。常以生氣正生時,仰眠,暝目,閉口,屈十指置握固,不絕息,於心中數至二百,乃以口吐氣出之,增息如此,則身神具生,五臟安矣。

張果先生服氣法[107]

每日常偃卧,攝心絕想,閉氣握固,鼻引口吐,無令耳聞,唯是細微,滿即閉,使足心汗出。一至二數至百已上,閉極,微引少氣,還閉。熱呵冷吹。能至一二千,即不用糧食,不須藥物,時飲一兩盞好酒,或水通腸耳。數至五千,則隨處出入,有功當自知也,則可入水卧矣。

夫服食養生,貴其有常;真氣既降,方有通感。豈有縱心嗜慾,而望靈仙羽化,必無此事也。且仙人功行未滿,尚不可致,而况凡俗乎!但信老人語,勤行之,則當自知。凡氣不通,冷熱遲疾耳。極遲、極熱、極疾、極冷,皆非道也。

申天師服氣要訣

取半夜之後,五更已來,睡覺後,以水漱口,仰卧,伸手足,徐徐吐氣一二十度,候穀氣消盡,心靜定後[108],即閉氣忘情,將心在臍下丹田氣海之中,寂然不動,則[109]咽氣三兩度,便閉氣,使心送向丹田中,漸覺氣作聲,下入氣海中幽幽然[110],是氣行之候也。良久,待氣行訖,又[111]開口吐氣徐徐,又閉口而咽之,如是三二十度,皆依前法。覺氣飽,即冥心忘情,清息萬慮,久久習之,覺口中津掖甘香,食即有味,是其候也。凡欲行此道,先須忘身忘本,守元抱一,兀然久之,澄定而入,玄妙之要,在於此也。

王真人氣訣

每四更後、五更初,當處靜室,居一床,疊雙足,面東端坐,先作導引,以左手握固右手虎口,臺首並仰盡力後,卻以右手握固左手虎口,復如之;訖,即交手掌向外三引;訖,又左右手搘頤[112]三,交手搭頭左轉三,右轉三,左展拓空三,右展拓空三,當面虛拓地三,背手虛拓空三,此爲導引法。導引竟,然後自思神【先叩齒,自呼己名,然[113]陰念五臟、三焦,及三魂、七魄、頭面、手足、一身諸神,令輔形體也】;又前思太陽【日也】,後思太陰【月也】,左存青龍,右存白虎,思頭戴朱雀,足履玄武【此存想四神也】;又存想七政,配合五臟。所謂肺魁、肝𩲃、心𩵄、脾䰢、膽魓、左腎𩳐、右腎魒,當想真君降其本臟,仍須密念七過。次想二十八宿周遍形體,以輔七政,依此法數之,先從左手腕起角,左肘亢,左肩氐、房,右胯心,右膝尾,右足踝箕;却從右手腕起斗,右肘牛,右肩女、虛,自心至左胯危,左膝室,左足踝壁;又卻從右足以踝起奎,右膝婁,右胯胄,至心昴,自心至左肩畢,左肘觜,左手腕參;又卻從左足踝起井,左膝鬼,左胯柳,至心星,自心至右肩張,右肘翼,右手腕軫。又自左手腕起角宿,至右手腕匝軫宿。凡一十三處存想,象一年之有閏。計兩度交互數之,一十二處皆存兩宿[114],□[115]心一處獨存四宿,都計二十八宿。凡存想五臟六腑、三魂七魄、四神七政、二十八宿[116],訖?即吐出眾雜死濁之氣,然後閉口,從鼻左孔納其生清之氣,內想冥目,想此氣綿綿下至丹田,方周流通傳,汨汨作聲,氣滿即再吐出,切不得令自己耳聞。如此十過,止。此即王真人法也。

大威儀先生玄素真人要用氣訣

凡用氣法,先須左右導引,令骨節開通,筋柔體弱;然後正身端坐,吐納三過,使無結滯,靜慮忘形,令氣平息。良久,徐徐先以口吐濁氣,鼻引清氣。凡此六、七過,此名調氣。

調氣畢,即口鼻俱閉虛含,令氣滿口,即鼓口十五過已上更佳,如嚥一大口水入腹中,直以心存至氣海中;良久,更依前法咽之,但以腹飽爲度,亦不限過數。然後虛心、實腹、閉口,以手左右摩腹上,令氣流行,即鼻中細細放,通息,勿令喘麤,恐失中和。然後正身仰外,四平著床枕,枕高低與身平,兩手握固,展手離身四、五寸,兩腳亦相去四、五寸,然後鼻中息收,即口鼻俱閉[117],心存氣,行遍身,此名運氣。如有病,即心存氣偏注病處。如氣急,即鼻中細細放,通息,口不開,候氣息平,還依前法閉之,搖動兩足指及手指並骨節,以汗出爲度,此名氣通。即徐徐收身側卧,拳兩腳,先左邊著地,經十息。即轉右邊著地,亦十息,此名補損。

依此法服,經一月後,行立坐卧時,但腹空即鼓咽之,不限時節,如喫飯了,即喫空飯一兩口,和水嚥下。此名洗五臟。即以清水熟[118]漱口,虛心實腹,令臟腑葉舒展,咽之,令五臟不停五味氣;訖,即以口先吐濁氣,鼻引清氣,不限多少,盡須放之,如下洩一濁氣出,還鍊一口和氣補之。若尋常喫飯飲茶,此皆外氣入,當須入口便合口,口既合,所入外氣即於鼻中出也。鼻中卻[119]入氣,即是清氣也。常須合口喫飯,不令口中有氣入,入即是死氣。

凡人言語,口中氣出,必須却於鼻中入。此常行吐納也。行住坐卧,常須搖動腳指。此名常令氣得下流。常行此事,動靜念之[120]。如節候不精,忽有外氣入腹,即[121]覺微痛,可以摩腹一百下,氣即下泄也。氣或上必[122]不得出,抑之使下,此名理順。忌破氣物及生冷、黏膩等物,不宜喫動氣冷物。如依此法,不闕常行,九年功成,履空如履實,履水如履地。

王說山人服氣新訣

子夏曰:食氣者,神明而壽。《黃庭經》云:玉池清水灌靈根,審能修之可長存。釋氏止觀,其[123]有用氣療疾法。是知氣之與液,遞相通潤也。古經法皆有時節行之,今議食氣,不復以時節也。液則時時助氣,使調滑也。所論食氣,皆內氣也,嚥之代食耳;液者,嚥之代漿耳。上食新氣,下泄舊氣,使推陳而納新也。嚥氣不必飽滿,下泄不必常出,但得無臭,即自平定。咽氣不必常嚥,但氣清則腹內自平,夫然[124],不須嚥矣。

初學之時,覺飢即食,食時不覺飢,即由氣矣。若食常以一嚥、兩嚥壓之,則食易消。食漸消,如嚥數至,食消氣自調。若覺腹中氣小妨,即或行或卧,東轉西側,以意想驅逐之,使下。若未下,不得急性忙迫,但以意從容之,不久自泄也。食氣時若欲上噫,但任意出,必不得抑之也[125]【桑榆子曰:夫功淺多噫,蓋由乍服所得真氣尚少,疳氣必多,不正而多,命宮不受,則宜常有出者;又初服之時,所嚥者往往不到氣海,則無所歸投,返上爲噫也。若得內氣,又[126]不入到氣海,自然無噫[127],如著功多時,忽復[128]噫者,不是傷多即是外氣悮入也。】欲下出,任下出,必不得祕之,在細意自審也。消息盈虛,久而[129]自得其妙矣。宜行步,兼小導引[130],引亦不得頻爲之。世間諸事皆自細意斟酌之。有諸疾,則絕粒三數日,輕則一日、兩日,更輕即絕一頓亦得。若疾在上,驅之在下,以意想下驅之,若在四肢及左右側,並以想驅逐之,則愈矣。大都不得閉氣,若閉氣,即疾生。所食物宜潤暢,寒暑皆適宜也。瘴瘧時,但絕粒數日,靜居則差矣。

嵩山李奉時服氣法

每欲服氣,如嬰兒吮乳,氣息似悶,即嚥之。依前吮嚥,大悶即放令口出,甚須微細。每嚥使心送之至臍下,有病亦使心送至病處。當服之時,第一須閉目,專意、握固,新欲服之,安神氣,然後爲之,先[131]須導引,令四體舒緩,然後[132]爲之,卧服,勿枕枕,舒手足安定。如病重,氣甚悶,頻蹙上至極,仍便握固咽氣[133],氣行聲從耳中出,即得矣。祕之祕之。此爲內氣,無問早晚、晴明、陰晦,須服即服,大都得晴明時大精。若服外氣,即有生氣,知之十年,服之五日,不服即無益矣。每日五更、午時,服第一服了,須攝鍊,兼以手按之,勿令心腹[134]下硬。

雲笈七籤卷之五十九



[1]、成: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而』字。於: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胡:原誤作『明』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矣: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耳』。
[4]、死: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能』。
[5]、精:此上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有『然』字。
[6]、乘: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棄』。原本義勝。
[7]、全:此下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有『焉』字。
[8]、錄: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煉』。
[9]、愛:原誤作『受』,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0]、哭: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叫』。
[11]、今:原誤作『令』,據叢刊本、四庫本改。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之:此下原衍『異』字,據叢刊本、四庫本刪。
[14]、安:四庫本作『何』。
[15]、須: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6]、神備兆: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7]、遲:原誤作『建』,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8]、赤松子服氣經序:叢刊本、四庫本此篇均缺。
[19]、玉房在下三寸是也: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正文。
[20]、握固嬰兒之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手如嬰兒之狀』,並爲正文。
[21]、葷:原作『寅』,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2]、若:叢刊本、四庫本作『或』。
[23]、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4]、醴泉者,華池: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正文。
[25]、吐氣則氣下流:原作『吐氣則下流』,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6]、盡:叢刊本、四庫本作『至』。
[27]、身: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匝』。
[28]、如法:叢刊本、四庫本均無。爲:此下疑奪『之』字。
[29]、行之之法:原作『行之法』,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0]、過:原誤作『有』,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1]、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2]、自: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3]、君子也: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士』。
[34]、已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5]、終:四庫本作『究』。
[36]、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7]、有功當自知也,則有入水卧功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有功可入水卧矣』。
[38]、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9]、盡:叢刊本、四庫本作『至』,下『盡』同。
[40]、通: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復有『氣從手足通』五字。
[41]、使: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便』。
[42]、則: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以』。
[43]、是:原奪,據本書卷六十三『太清王老口傳法序』補。
[44]、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5]、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6]、仙:原奪,據本書卷六十二『太清王老口傳法』補。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也』。
[47]、腹:原誤作『腸』,據本書卷六十二『太清王老口傳法』改。
[48]、有隔,能固志通之:原奪,據本書卷六十二『說隔結』補。
[49]、身中:原奪,據同上補。
[50]、猶自未入鳩中:此句疑有舛誤,據本書卷六十二『說隔結』當爲『漸入於鳩』。
[51]、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2]、難成: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3]、休:此上叢刊本、四庫本均有『才』字。
[54]、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5]、到:疑爲『至』之誤。
[56]、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7]、得:四庫本作『不』。
[58]、漸漸:四庫本作『漸』。
[59]、行動:四庫本作『動作』。
[60]、不澀不滑: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不滑不澀』。
[61]、喘:疑爲『動』之誤。
[62]、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初:原誤作『吐』,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63]、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4]、妙:此下疑奪『法』字。
[65]、震旦:古代印度人稱謂『中國』的譯音。
[66]、弘:四庫本作『宏』,下同。
[67]、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8]、云: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9]、悲夫:此起至『意逐外緣』一百二十四字,叢租本、四庫本均無。
[70]、不知:此上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世人』二字。
[71]、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2]、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3]、人知、念: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4]、即:原誤作『者』,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75]、神: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即』字。
[76]、何:原誤作『可』,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77]、色:叢刊本、四庫本均誤作『氣』。
[78]、則: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9]、令以: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以致』。凋:四庫本作『傷』,原本義勝。
[80]、悅:原誤作『樂』,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81]、滿:叢刊本、四庫本作『生』。
[82]、既: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即』。
[83]、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4]、久:鐵刊本、四庫本均無。
[85]、合: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人』,原本義勝。
[86]、主:叢刊本、四庫本均無。疑爲衍文。
[87]、不出不入: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無出無入』。
[88]、勤行之: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動動行之』。
[89]、能: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一』。
[90]、如此之流,不可稱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1]、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2]、常: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一』。
[93]、遂使神常穢濁而神不清: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遂使神常穢濁而不清』。
[94]、若人:叢刊本、四庫本均無。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5]、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下二『者』字亦無。
[96]、氣海: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7]、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8]、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蓋』。
[99]、此;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0]、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1]、夫: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俗』。
[102]、之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3]、能: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04]、]、不: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可』字。
[105]、十月通: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6]、經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7]、張果先生服氣法:此篇叢刊本、四庫本均缺。
[108]、彼: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9]、則: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0]、然: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便』字。
[111]、又: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人』,原本義勝。
[112]、搘頤:以手托腮。
[113]、然:乃。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後』。
[114]、宿: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15]、口:疑作『唯』。
[116]、宿: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17]、閉:原奪,據道藏本補。
[118]、熟:四庫本作『熱』。
[119]、却: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0]、常行此事,動靜念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1]、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2]、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3]、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4]、夫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5]、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6]、又: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雖』,原本義勝。
[127]、噫:原奪,據道藏本補。
[128]、復:原誤作『腹』,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29]、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0]、宜行步,兼小導引: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行步宜兼小導引』。
[131]、先: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尤』。
[132]、後:原奪,據道藏本補。
[133]、便:道藏本作『更』。咽:原作『一』,據道藏本改。
[134]、腹:原誤作『服』,據叢刊本、四庫本、道藏本改。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18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