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十三·三洞經教部(八)

三洞經教部


太清中黃真經【並釋題】
釋題

《中黃真經》者,

【中黃者,中天之君也。真者,得無爲之身也。經者,爲大道之徑也。】

九仙君譔,

【九仙者,天之真也。其位最崇,下管八天,上極真位,顯兩儀之成形。然大道之人,苞裹萬景,含養天地,以慈愛爲百行之源,以眾善爲資身之本;廓然洞達,存不捨之根;總察萬行,無棄絕之智。是以出五明殿,入中和宮,放無極光,洞無極景。及與黃人論無極之義,顯分聖教,須知無中不無,欲悟玄元,先了義趣。得之者同其生,失之者共其死。哀體內之莫測,病生靈之不悟。元氣分散,隨彼行之所生;體節分離,掩太陰之泉戶。依余大教,必歸雲路。】

中黃真人注,

【中黃者,九天之尊。余始自人間,登於聖路,保養和氣,深藏其精。慮中行未成,切厲精誠,然後用其慈愍,剪其癡怒,去捨萬端,百靈潛護,永絕愛欲,陰神私助,然可服靈氣,固真一,知神仙可學也。】

亦號曰《胎藏論》。

【夫《胎藏論》者,蓋以人類受形於聖路,保和於氣母。陰陽交配,隨行所成。骨肉以精血爲根,靈識以元氣爲本。故有淺深、愚智、禍福不同。此經辨人倫之有形,明腹內之修養。窮本見末,尋苗識根。端明五藏,然可修身。用之以人,受之以法,守之以功。若虧是行,徒擅其能,亦不可學也。】

《胎藏論》者,蓋九仙君兼真人之所集也。真人常觀察元氣,浩然凝結成質。育之以五藏,法五行以相應;明之以七竅,象七曜以昭晰。

【夫人腹內有五行之正氣,順之即無疾,逆之即爲害。頭應於天,足應於地。天欲得高,高即日月明;七竅欲得大,七竅大者道易成。爲心氣大,骨氣大,和氣大,節氣大,此爲神宅,修道易成,亦主有壽。】

其識潛萌,其神布行,

【夫人受形於胎,然布情識之根,心識爲最。因心運已,得無不爲。道有存神宅,皆以心識爲用。即未若無心捨損,直上九天,爲之大要。】

安魂帶魄,神足而生。

【魂生於天,魄生於地,入胎成形,諸神居拉。嬰兒在胞,善知人事,無息無聲,合於至理。既出胎腹,六識潛萌,體襲五穀,貪恚並生。隨識所用,坐變癡盲,故《太微靈書》有還魂制魄法,皆須用心存思。若暫有忘捨,前功悉棄。此書並不載,蓋爲捨損心識。】

形神相託,神形相成。口受外味以亡識,身受內役以喪情,神離形以散壞,形離神以去生。殊不知皮肉相應,筋骨乃成。肝合筋,其外爪;心合脈,其外色;脾合肉,其外唇;肺合皮,其外毛;腎合骨,其外髮。鹹傷筋,苦傷骨,甘傷肉,辛傷氣,酸傷血。

【《玉華靈書》云:陽爲氣,陰爲味。味歸形,形歸氣,氣歸精。精食氣,形食味。味傷形,氣傷精。初皆相因,後皆相反。初相生成,後皆剋害。穀氣盛,元氣衰,即反壯成老。常欲得春七十二日省酸增甘,以養脾氣。夏七十二日省苦增辛,以養肺氣。秋七十二日省辛增酸,以養肝氣。冬七十二日省鹹增苦,以養心氣。季月末各取十八日省甘增鹹,以養腎氣。但依此養生,亦可得三百歲矣。存神亦得奔於諸天,只得爲仙官爾,不得列於尊位。】

故聖人曰:先除慾以養精,後禁食以存命。是知食胎氣,飲靈元,不死之道,返童還年。此蓋聖人之所重也。且夫一士專志,下學而上達:一夫有心,睹天道之不遠。學而無志謂之愚,

【《准玄籙》云:無志之夫,萬行不成矣。】

不學不知謂之蒙。

【《玄元章》云:三生修道未具志,今生方遇《中黃》祕,若能閉得養形章,陰神永不奪人志。學道修行,大忌輕言泄事。縱得玉籙金章,終不成道。凡人遇異書奇術,皆天神助應,自是人愚慢其神理,難成道也。無分之人,永不相遇矣。】

然三蟲未去,子踐荊榛之田;當三蟲已亡,自達華胥之國。

【《玄鏡章》云:華胥國者,非近非遠乎!非人境所知,非車馬所到。此國方廣數萬里,其國無寒熱,無蟲蛇,無惡獸,國內人民盡處臺殿上,通諸天往來。人無少長,衣食自然,不知煙焰勞計之勤,不識耕桑農養之苦。所思甘膳,隨意自生。百味珍羞,盈滿堂殿。甘泉涌溜,注浪橫飛。九醞流池,自然充溢。人飲一盞,體生光滑。異竹奇花,永無凋謝。祥禽瑞獸,韻合宮商。一國人民,㸦[1]相崇敬。然其國境外有三十里,草莽荊榛,四面充[2]合。上有飛棘,羅覆數重;下有蒺蔾,密布其地。欲遊是國,先度此中。不顧凡身,然可得入。少生悔意,終不見達。凡言三十里荊棘者,爲與三尸相持,身受虛羸寂寞,思食無味。等味及三蟲亡後,身識沖和,情理安暢,冥心內境,自達胎仙。既入華胥,方驗是跡。洞玄靈界,非凡所知。】

顯章雲路,備述胎仙。知聖行之根源,辨仙官之尊位。至于霞衣羽服,玉館天廚,蓋爲志士顯言,聊泄天戒,非人妄告,殃爾明徵,

【准《玄元教令科》:凡是祕密天籙,不可妄開爾,當有滅門之禍。輕言泄事,陰神爲慢易玄科,天奪人志。雖欲學道,多逢難事隔塞也,大忌之。】

密此聖門,必登雲路。

【《三天教》云:閉言之人,與道合神;天助其德,有其玉骨。如此之人,修道必成無疑耳。】

慎無傳於淺學,誓莫示於斯文。

【學道無成,謂之淺學。妄傳此等,當有刑禍之殃。道教禁科,大忌違誓,兼獲罪無量,誡之!】

慢而折神,輕言損壽。

【《玄格》曰:與人諍曲直尚減筭壽,況泄天章輕文傳示。彼既受禍,此亦獲殃,家當橫難,身備刀光。】

若非志士,無得顯言。

【夫志士學道,心跡無二,然可口傳,勿示文字。】

總一十八章,列成一卷。

【一十八章者,爲人有五藏六府,外有七竅顯應,故有十八章。不言九竅者,同於北斗九星,兩星不見。一卷者,萬行歸之於一,此皆事合形神,應於運理。】

號曰《胎藏中黃經》。皆以篇目相御,文句相繼。義精於成道,言盡於養生。行顯意直,事具文切。食氣之理備載,歸天之道以成。援筆錄章,列篇於後

內養形神章第一【此章五句,三十五言。】

內養形神除嗜欲,

【《洞元經》云:修養之道,先除嗜欲,內合五神;次當絕粒,心不動搖,六府如燭。常修此道,形神自足。】

專修靜定身如玉。

【夫人心起萬端,隨物所動。常令靜居,不欲與眾混同,內絕所思,外絕所欲。恆依此道,元氣自足。】

但服元和除五穀,

【世人常以五穀爲肌膚,不知五穀壞身之有餘。今取春三月,淨理一室,著机案,設以厚暖床席。案上常焚名香。夜半一氣初生之時,乃靜心神,當叩齒三十六通,以兩手握固,仰臥瞑目。候常喘息出時,便合口皷滿咽氣,以咽入爲度,漸漸咽之。若入肚,即覺作聲,以飽爲度,飢即更咽。但當坦然服之,無所畏懼。氣入後如口覺乾,即服三兩盞胡麻湯,此物能潤腸養氣。其湯法:取上好苣藤三大升,去皮,九蒸九暴;又取上好茯苓三兩,細杵爲末。先下苣藤末煎三兩沸,次下茯苓末,又煎數沸,即入少酥蜜。渴即飲一兩盞,兼止思食。或四時枸杞湯,時飲一兩盞,亦善咽氣,自得通暢。但覺腹中安和,咽氣漸當流滑。一切湯水盡不要喫,自得通妙理。但服氣攻盤腸糞盡,咽氣自然如湯水直至臍下。初服氣小便黃赤,勿怪也。心胸躁悶,亦勿懼。但心境不移,自合妙理。若不絕湯水,雖腹腸中滓盡,終不得洞曉是非。或若要絕水穀,只在自看任持,亦不量時限遠近。亦有一月,亦有五十日,亦有百日者,三丹田自然相次停滿。一月,下丹田滿,六十日,中丹田滿。九十日,上丹田滿。下丹田氣足,藏府不飢。中丹田氣滿,體無虛羸。上丹田凝結,容貌充盛,三焦平實,永無所思,神凝體清,方鑒是非。下丹田滿者,神氣不泄;中丹田滿者,行步超越;上丹田滿者,容色殊絕。既三部充實,自然身安道泰,乃可棲心聖境,襲息胎仙。此爲專氣之妙門,求仙之捷徑也。若或食或斷,令人志散;好食諸味,難遣穀氣。此二事者,習氣之所疾,求仙之大病。《經》曰:鹹美辛酸五藏病,津味入牙昏心境,致令六府神氣濁,百骸九竅不靈聖。人能堅守,禁絕嗜欲諸味者,九十日三丹田凝實;百日內觀五藏;三百日鬼怪不藏形,陰神不敢欺;千日名書帝錄,形入太微。】

必獲寥天得真籙,

【凡飛鍊上昇,爲下天仙官;存想無爲氣神,修三一之道,得上天仙官;若真子服胎息成者,得寥天昇真籙,千乘萬騎迎子,當獲中天真尊。】

百日專精食氣足。

【謂三丹田氣足也。凡食氣吞霞,言是休糧,蓋非旦夕之功。先以德行護身,次以除陰賊嗔怒。此學道之志也。陰賊未息,三蟲不除,或行非教之事,不復成矣。故《太微玄章》曰:除嗜欲,去貪嗔,安五藏,神足矣。】

食氣玄微章第二【此章二十六句,一百八十二言。】

食氣玄微總五事,

【夫言玄微者,皆事理莫達,謂之玄妙。言五事者,但學絕粒,即魂魄變改,三尸動搖。】

大關之要莫能知,

【夫人內行未成,不知諸魔相違,謂言道法無效,蓋不達真正理也。若是先具內行人,只服津液,由得不飢,況於服氣乎。】

元氣初服力尚微,

【夫服氣爲有滓滯。至一七、二七已來,滓穢退出,漸覺體內虛弱,百節無力,但勿爲懼。緣元氣未達腹胃中,所以覺虛弱。但咽氣,使漸通流,日勝一日。但當堅志守一,侯下丹田滿,頓無飢渴。假令未達,皮膚容也黃瘦,亦勿以爲畏,後當悅懌矣。如不專志兼食,行即用氣,無效也,亦愛數敗。此亦爲不具內行人即如此。有愛緣牽心,彼自使敗。】

要子將心運守之。

【《太元經》曰:凡休糧諸門甚多,學道至近須九年以下。無成者唯有服氣,堅守百日,禁諸湯水。子心不動,三尸自除,永無敗矣。只爲學者浮心未定,居二疑之端,使心神動搖,三尸齊起,百思既至,心跡難歸。雖服氣,易爲退敗裏誠必不靈矣。】

穀氣未除子何別,氣則難停而易洩。

【夫體服氣,欲速達五藏,除湯藥外,諸物禁斷。四十九日,穀氣自絕。若少食諸味,即難遣穀氣。若要用氣,使內藏分明,當服此元氣。經五十日,百物不食,閉目內想脾藏中氣從心起,散至四肢,仰臥咒曰:中央戊己,內藏元氣,黃色力堅,運之可治。丹陽莫辭,朱陰共議。得達四支,黃雲大起。每至五更雞初鳴時常侯,莫令參差。如此二十七日,內見脾藏中氣鬱鬱如黃雲,透過四支。後當使此氣滅燭吹火。百步外便使之,如大風起,可以興黃雲閉彼形,人無見者。若不依五更初,及不能堅守,或則少一日,即無效矣。此中黃閉氣法。】

或即體弱而心虛,或即藏虛而力劣。

【用氣未達四肢,當有虛弱之患,但志之勿爲懼矣。《大洞經》云:守之如初,成道有餘。】

一者上蟲居腦宮,

【《洞神玄訣》:上蟲居上丹田腦、心也,其色白而青,名彭居。使人好嗜慾、癡滯,學道之人宜禁制之。假令不絕五穀,常行此心,一年之外,上尸自終。人不知行,空絕五穀。若不絕貪欲,焉得蟲終滅也。】

萬端齊起搖子心,常思飲膳味無窮,想起心生若病容。

【學道者不得內行扶身,卻爲三蟲所惑亂也。】

二者中蟲住明堂,

【《洞神玄訣》曰:中蟲名彭質,其色白而黃,居中丹田。使人食財好喜怒,濁亂真氣,使三魂不居,七魄流閉。《洞玄經》曰:無喜無怒,中尸大懼;不貪不欲;和氣常足;坐見元陽,萬神來集。】

遣子魂夢神飛揚,或香或美無定方,或進或退難守常,精神恍惚似猖狂,令子坐敗食穀糧,子若知之道自昌。

【怡然不易,其道自成也。】

三者下尸居腹胃,

【下尸,其色白而黑,居下丹田,名彭矯。使人愛衣服,耽酒好色。但學道之人心識內安,三尸自死,永無敗矣。】

令子淡泊常無味,

【若常守淡泊,三尸既亡,永無思慮矣。】

靜則心孤多感思,撓則心煩怒多起,

【服氣未通,被三尸蟲較力。或則多怒,或則多悲思,或則多嗜滋味。】

使人邪亂失情理,子能守之三蟲棄,

【《太上昇玄經》曰:食氣堅心,一月內一蟲當死,二蟲無託。人但能服氣,志守三十日,上蟲死;六十日,中蟲死;九十日,下蟲死;百日心不移,即體康神清,永永不敗。若或食或斷,令人志退,則無效也。】

得見五牙九真氣。

【五牙,爲五行氣,生子五藏中。九真者,爲九天之道也。此五藏成,還應九天,所以五藏之氣名九天也。元氣成,當自別得五行之氣,驅使無所不通也。】

五牙咸惡章第三【此章六句,四十二言。】

五牙咸惡辛酸味,

【若五味不絕,五藏靈氣不生,終不斷思欲之想。但令水穀除,何慮不生五氣?五氣既生,即五情自暢;五藏既滿,元氣自凝;元氣既凝,五神自見;五神既見,賤惡人間,何世累之所能牽也。】

爲有三蟲鎮隨子,尸鬼坐待汝身死,何得安然不驚畏?

【三尸之鬼常欲人早終,在於人身中,求人罪狀,每至庚申日白於司命。若不驚不懼,不早修鍊形神,制絕五穀,使年敗氣衰,形神枯悴,縱使志若松筠,亦復無成矣。一朝命絕,悔恨何及?】

勸子將心捨煩事,

【服氣人大要者,靜持心神,止捨煩務。使三蟲動而無效,神氣行而有徵,自得五神獲安,妙理潛達。】

超然自得煙霞志。

【能清能淨,即自得志潛明,超然洞悟,煙霞之暢,在乎目前。】

煙霞淨志章第四【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煙霞淨志通神奧,

【若得水穀氣除,自然諸脈通曉,五藏靈光生。縱捨自有深奧,故不可測也。靈光,神氣也。】

令子坐知生死道。

【若能制絕諸味,百日後無不成矣。自得眾靈潛伏。生死之路,備睹機械,天外陰司之道,常知矣。】

蒸筋暴骨達諸關,握固潛通開百竅。

【謹案《胎息志理經》云:凡服氣五十日後,假令未絕水穀氣,遇日色晴明時景,朗曜景正午時,當於室宇內淨軟床席,散髮於枕上,握固於兩脅之傍,然後叩齒七通,端心瞑目,似覺微悶,即須用力握固,漸漸筋脈徐開,靈氣潛通於骨肉之間,津液汗澤於皮膚之上,但當數數運用,自得顏色光悅,氣力兼倍,髮如新沐,髭若青絲。如不解閉氣鍊形,使用元氣行通於毛髮之間,自然每度鬢髮跳躑。若不得此術,雖復休糧長生,有同瓦礫草木,無精光也。】

百竅關連章第五【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百竅關連總有神,

【百竅通於百穴,百穴通於百脈。眼上二穴通於肝,肝脈通於心,故心悲則沮發於臉間。腭上雙穴通於鼻脈,鼻脈通於心脈,故心悲則鼻酸。鼻脈復通於腦脈,故腦熱則鼻乾。《洞神明藏經》云:百脈通流,百竅相望,百關相鎖,百節相連。故一穴閉則百病生,一脈塞則百經亂。故服氣無疾,諸脈常自通暢。道人不死,胃腹無物停留。鑒察吉凶,百神歸集於體,寒熱不近,元氣調伏於身。毒物不干,五藏靈神固護,狂獸不搏,土地常自衛持。隱現無難,骨肉合於玄化,即何慮不通於聖智也。】

由子驅除歸我身。

【百關九節,皆神宅也。藏府無邪氣所生,即萬神歸集。邪氣即穀氣是也。若正氣流行,所有瘡痕點靨客氣,自然消滅。】

恬然得達自明真,

【故得洞鑒昭然,足辨邪正之類。】

自明真道永長存。

【致形神於不死之門,昇子身於九天之上。】

長存之道章第六【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長存之道因專志,

【若不專不志,則難通於聖理也。】

返荷三魂知不死。

【氣通之後,當即自荷形神,明不死之路也。】

何物爲冤七七裏,

【服氣滓盡後,絕水穀,最切者在四十九日。漸漸當百脈洞達,返照如燭,俗心頓捨,五藏恬和。若不能堅持,前功并棄。】

堅然慎守鹹酸味。

【少食諸味,難遣穀氣。】

鹹美辛酸章第七【此章十句,七十言。】

鹹美辛酸五藏病,津味入牙昏心境。

【但是五味入牙,皆通於兩眼之穴,散霑於百脈之內,使穀氣堅實,藏腹停留。若求速達,請卓然斷絕也。】

致令六腑神氣衰,百骸九竅不靈聖。

【爲神氣不凝於丹田之中,靈光不照於藏府之內。】

子能慎守十旬終,諸脈洞然若明鏡。

【使功滿十旬,神氣自當凝實,靈光煥耀如燭,無不洞達。】

六【腑明神不隱藏,與子言語說心境。

【五藏神自見也。】

滯子神功去路難,大都穀實偏爲病。

【若穀氣不除,即不見幽玄至理也。】

穀實精華章第八【此章六句,四十二言。】

穀實精華與靈隔,纏羅六腑昏諸脈。

【穀氣精華化爲涎膜,纏羅五藏六腑、關節筋脈,故不可知。但是服氣人經五六十日後,見腸胃中滓盡,將謂更無別物,不知穀氣精華殊未出也。所以有思食慮散之意,反使情切心懸,不可堪忍,亦爲尸鬼所禍也。自後但有物如膿如血,或若壞脂,或若雞鴨糞,此乃穀氣欲出,有此狀也。後更三二十日,又有異物如涎如膜,此則穀實精華之狀也。若先曾兼食服氣,或斷或絕,經歷歲餘,一旦頓絕,還校便成。若無此物,亦不怪也。但無穀氣,則諸脈洞達,反照如燭。《大洞經》云:初服氣,人亦覺腸中滓盡,又見所食湯水,旋於腸中出,謂腹內更無別物,不知穀氣未出也。穀氣若盡,想更有何所思?形神如歸,豁然安泰,情無慮思,寂寞瘦弱等患疾亦何懼?退敗不進之憂必審而思之,無得退也。若能頓絕湯水,得三十日已來,卻退不能堅持,即若穿井及泥土,見水而不取也。一何痛也!】

元神不返欲何依?子心未達焉能測?

【穀氣未除於藏腑之間,神氣不守於丹田之內,故道者昧然無知神功在近也?】

可惜玄宮十二樓,那知返作三蟲宅。

【若不修鍊形神,身上宮室皆爲三蟲之窟宅。】

三蟲宅居章第九【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三蟲宅居三部裏,

【此蟲常在三丹田內。】

子能運用何憂死?

【但依聖人之言,用心修行,何殃累之所及也?】

漂然鬱鬱常居此,

【元氣常引內氣周流身中,即卻復丹田之內也。】

自辯元和九仙氣。

【穀氣盡,即自辨識元氣也。】

九仙真氣章第十【此章十二句,八十四言。】

九仙真氣常自靈,三蟲已死復安寧。

【《大洞元經》曰:三蟲亡,神氣昌。內照五藏中氣,使之如神,若居世遊隱法,具在《胎息章》中說。】

由子運動呼吸生,

【神氣若足,呼吸運動,興起雲霧,自然得成,隱化無滯。】

居在丹田內熒熒,

【服氣成者,居在丹田中,凝結若雞子,炳煥如燭,光照數里,內無不見,是爲三丹田氣,自然如此也。】

筋骨康強體和平,

【《三光經》曰:鍊髓如霜,換骨如剛。服之千日,力倍於常。後能日馳千里,奔馬不及也。】

心識怡然自暢情,思逸神高心彩明。

【食氣成者,心神常自暢悅。情高思逸,棄賤人間也。】

卻聞五味覺羶腥,

【觀五味,見滓敗。示五香,聞腥壞。尋苗見根,故有是聞,自然如此。爲天氣達也,俱有此見。】

肌膚堅白筋骸清。

【《胎息章》中自有鍊骨法,具載也。】

地府除籍天錄名,坐察陰司役神明,內合胎仙道自成。

【入胎息至五百息,當入異境。地籍除名,三天錄仙。至千息,魂遊上境。】

胎息真仙章第十一【此章四句,二十八言。】

胎息真仙食氣得,卻閉真氣成胎息。

【服氣二百日,五藏虛疏,方可學入胎息。准《九天五神經》云:先須密室無風,厚軟氈席,枕高四指,纔與身平。求一志人,同心爲道侶。然後捐捨心識,握固仰臥。情無所得,物無所牽。靈氣漸開,心識怡然。初閉息,經十息至五十息、至百息,只覺身從一處,如在一房中。只要心不動移,凡一日一夜十二時,都一萬三千五百息。故《太微昇玄經》云:氣絕曰死,氣閉曰仙;魄留守身,魂遊上天。至百息後,魂神當見。其魄緣是陰神,常不欲人生。其神七人,衣黑衣,戴黑冠,秉黑璽。《洞神經》曰:爲之玄母。此神是陰屍之主。若見此神,子當謹心存念,咒曰:玄母玄母,吾屍之主。長骨養筋,莫離屍戶。吾與魂父,同遊天去。次當見魂父,三人各長一尺五寸,衣朱衣,戴朱冠,秉朱璽。當引上元宮諸腦神百餘人出。子當身見三丹田中,元氣如白雲,光照洞達。當呼三魂名:一曰爽靈,二曰胎光,三曰幽精。得此三魂,陽神領腦宮神引子元神遊於上天。初出之時,只覺身從一黑房中出,當見種種鬼神形容:或偉大者數丈,或微小者如鷰雀,或披髮若亂蓬,或開眼如張電,爲上界道路,皆是鬼神之過路。子但安心,無生懼意,亦須得良伴相助。緣元氣上與魂神相應,若有懼心,元氣當自口鼻出,即子身不得去也。但一夕之中,令傍人自記喘息數。至息已,子當與三元神同遊上界也。其道當成,以後即不得微有泄漏。大慎大慎!但不顧於物,鬼神伏德。】

羽服彩霞何所得?皆自五藏生雲翼。

【後鍊形上昇,自成五色羽衣。《中天羽經》曰:輕輕狀蟬翼,璨璨光何極。蟬爲飲氣乘[3]露,故生羽翼。人服元氣,而天衣不礙於體,即可知也。】

五藏真氣章第十二【【此章十四句,九十八言。】

五藏真氣芝苗英,

【《太華受經》曰:元氣含化,布成六根。吉凶受用,應行相從。內氣爲識,胎氣爲神。子能胎息,復還童嬰。反魂五藏之始,先布於水。內有六府,外應六根。】

肝主東方其色青。

【《太明五緯經》曰:肝主於木,生於水,剋之於土。來自東方,其色蒼,受之於陽。潛伏此氣,千息生光。但常用氣,未至胎息。當存想青氣出之於左脇,但六時思之不輟。自子時常隔一時,至五十日,當見此氣如青雲。用此氣可治一切人熱疾、時行臃腫、疥癬、急瘦。但觀前人疾狀,量其淺深,想此氣攻之,無不愈差。如觀前人肝色枯悴,不可治也。】

子但閉固千息經,青氣周流色自成。

【胎息經:千息爲內養,此氣青色,當自凝結。】

心主南方其色赤,伏之千息赤色出。

【《太明五緯經》曰:心主於火,生之於木,剋之於金。來自南方,其色赤光,受之於朱陽,爲夏天也。潛伏千息,當出心堂。常服氣,未至胎息。每日午時,想赤氣在心,大如雞子,漸漸自頂而出自散。咒曰:南方丙丁,赤龍居停。陰神避位,陽官下迎。思之必至,用之必靈。自此三咒之,能常行此氣,存想五十日不闕,當有赤氣如火光自見。用此氣可治人一切冷病。當用氣攻前人病時,其人面色帶青即不治,陰氣不可治。凡存神氣法,並不欲得遣人知。】

肺主西方其色白,服之千息白色極。

【《太明五緯經》云:肺主於金,生之於水,剋之於木。來自西方,其色白,澄淨微芒。功達千息,光徹洋洋。常服,每至丑時,存想肺間有氣,狀如白珠,其光漸漸上注於眉間,後乃咒曰:西方庚辛,太微玄真。內應六府,化爲肺神。見於無上,遊於丹田。固護我命,用之成仙。急急如律令!存念一遍,如此四十九日,肺中有氣如白雲自見。此氣照地下一切寶物,及察人善惡,示表知裏。如不行存想五氣法,服氣三年,方見五藏內事。此緣不具真行,使用不辨相剋相生。如寒用心氣,緣是火氣。如熱用腎氣,緣是水氣。不辨用氣,即無效也。《九氣經》中亦不言氣法,寥廓尚祕,況是人間也?】

脾主中央其色黃,服之千息黃色昌。

【《太明五緯經》云:脾主於土,生之於火,剋之於水。來自中方,其色黃。閉氣千息,不敢伏藏。存想黃氣,但一日一想,不限時節,亦無咒。其脾藏存之四十九日,自見此氣,已後能用,可將身入墻壁,人盡不見。】

腎主北方其色黑,服之千息黑色得。

【《太明五緯經》曰:腎主於水,生之於金,剋之於火。來自北方,其色黑,微芒。伏之下元,主持命房。內有真白,守之不忘。此五藏神氣,但至五更初,各存想氣色都出於頂上訖,即止。亦不假一一別存想,兼不用咒亦得,只是較遲,滿百日方有效驗也。】

驅役萬靈自有則,

【服氣心志正,兼行內行,內外相扶。一年後,應是人間鬼怪、精魅、及土地神祇,並不敢藏隱。所到去處,地界神衹先出拜跪,常隨衛道者。陰司六籍,善惡具知,然亦不可便將驅使,緣未具三天真籙,慮有損折。若入胎息得昇身訣,且要遊人間,但依此經屍解法,然可[4]遊世,即無遮礙。不爾,未可忘道。若不務此術,但務化人矣,自他俱利。】

乘服彩霞歸太極。

【《胎息伏陰經》曰:內息無名,唯行想成。若不行戒行入胎息,未得合神。《太微靈隱書》曰:凡人入胎息,遊人間,行屍解術,隨物所化,故有託衣衾所化者。常以庚辛日取庚時,於一淨室內焚名香一爐,於所臥床頭兼須設机案,上著香爐,下著所拄者龍杖及履鞋等物,盡安置於頭邊。身衣不解,以衾蓋之,首西而臥。自念身作死人,當陰念此咒七遍,咒曰:太一玄冥,受生白雲。七思七召,三魂隨迎。代余之身,掩余之形。形隨物化,應化而成。急急如律令!此存念一食間,但依尋常睡。如當存念之,起一食久,輒不得與人語,若與人語,其法不成。如此常行四十九日,漸漸法成。後要作,不問行住坐臥,陰念此咒七遍,隨手捉物,身便別處去。眾人只見所把之物,身將以死矣。後卻見物還歸本形。此法即可以下界助身,不可以便行非法之事。大須護慎其法,大須隱默。若臥在床上,但以被覆身,隱念一遍,便卻出入,只見所臥衾被是身,不見被形。若於財色留心,當爲神理銷折矣。】

太極真宮章第十三【此章九句,六十三言。】

太極真宮住碧空,絳闕崇臺一萬重,玉樓相行列危峰,

【上界宮館,生於窈冥,皆有五色之氣而結成。下界土地,皆是水氣橫凝扶住,故不得自在,不得堅長,不得平正。上界以八珍爲土地,七寶爲用器。至于宮殿,七珍合成,有自然不運之力,無人功興動之用。上界以七珍精氣爲日月,下界以陰陽純氣爲日月。下界言一年三百六十日,是上界一日十二時也。《太黃經》曰:不食土地精,生居太一城。爲形神俱得去也。】

瑤殿熒光彩翠濃,

【爲七珍翠彩煥爛,光徹內外無隱礙。千閣萬樓,互相影對,太仙真人猶居此外也。】

紅雲紫氣常雍容,玉壁金梁內玲瓏,

【《玄宮玉堂經》曰:白玉爲壁,黃金爲梁,青珊爲架,紅璧爲床。進以九霄之膳,酌以八瓊之漿。】

鳳舞鸞歌遊詠中,

【上界有天鳳舞鸞霄之歌,並是曲名也。】

玉饌金漿意任從,

【《九宴玄廚經》曰:一日十進九霄之膳,七獻八瓊之漿,一日十進食,八獻酒。】

九氣真仙位列崇。

【胎息得列九真上仙。】

九氣真仙章第十四【此章十句,七十言。】

九氣真仙衣錦衣,銷穀雲裳蟬帶垂,

【真君衣瓊文錦、蟬轂之衣也。】

天冠搖響韻參差,

【冠搖眾珮,響韻五音,爲自然也。】

九文花履錦星奇,

【九文錦爲履,其花零亂如眾星鑽壁也。】

卻佩霓裳朝太儀。

【霓服,仙官朝裳。人初得仙,皆朝太儀真君九天主也。】

十方彩女執旌麾,百靈引駕玉童隨,前有龍幡後虎旗,

【前朱雀,後玄武,左青龍,右白虎。皆是百靈之數。】

羽服飄颻八氣吹,

【八氣,八方正氣,先治道路也。】

更上寥天入太微。

【太微都在第五天,金星輪朱華宮,亦[5]太微,管下界生死籍部。每四時八節,申籍奏聞上界太微。凡此官史,有四十萬眾大數。】

太微玄宮章第十五【此章八句,五十六言。】

太微直上寥天界,動靜風調鳴竽籟。

【太微上界所有風搖,皆如笙竿之韻,如極樂之所,自然如此也。】

殿閣穹崇何杳隗,

【杳隗,謂虛峻極也。殿閣重數甚多,橫[6]壯尤麗也。】

壽永衣輕人體大。九天各各皆相倍,

【九天羽服儀仗,各各相次加倍。羽衣轉輕,人體轉大。彩翠鮮華,日月轉邁長遠也。】

是爲因心得自在。

【因心運身,得出三界。】

靜理修真爲聖人,九行門空列章戴。

【夫九行者,道人之窟宅,動息住持,不離其內。一者以慈愍爲衣,二者以止捨爲食,三者以正心爲乘,四者以專志爲才,五者以謙下爲床,六者以順義爲器,七者以勤惠爲屋,八者以修空爲宅,九者以陰施爲業。修道之子,不持此九行,去道疏矣。】

九行空門章第十六【此章十二句,八十四言。】

九行空門至真路,大道不與人爭怒,動息能持勿暫停,陰神返照神常助。

【持心不息,其道易成。】

諸行無心是實心,因心運得歸天去。

【無心之心,因心運心;雖無有心,還因心有。】

除苟無心是謂真,

【眾事曰苟,無事曰除,除心止念,萬行歸余。】

自隨胎息入天門。

【胎息以善行爲要機,無念爲至路。】

玄元正理內藏身,無曲潛形體合真。

【《洞玄經》曰:心無曲,萬神足。】

三部清虛元氣固,六府翻成百萬神。

【三元靜,六府調,真氣歸於真行,二理相合。五藏六府諸神,共有百萬,自然相和應也。】

六府萬神章第十七【此章十句,七十言。】

六府萬神恒有常,

【五藏六府,百關九節,有神百萬,若日常清淨修之,即當自見。】

元和淨治穀實盡。

【但以元氣攻運,何穀氣之不去?】

大腸之府主肺堂,

【肺爲首三焦之主。】

中有元神內隱藏。

【藏府既淨,萬神自藏。故《太明經》曰:大腸主肺也。鼻柱中央爲侯色也。重十二兩,長一丈二尺,廣八寸,在臍左邊,曲疊積一十二盤。貯水穀一斗二升。主十二時。內有神,各具本色衣冠十二人。若除水穀氣盡,元氣自足,其神當見。各據本時,遞相更直,以衛修道之子也。】

腎府當明內宮女,外應耳宅爲門戶。

【《內神經》曰:精主腎,腎爲後宮。內宮列女耳。腎之宮承氣於耳。左腎爲壬,右腎爲癸,循環兩耳門中。有神五百人,內有元神,守自都管兼主志。凡人好嗔怒,即傷腎。腎傷即失志,俱喪元神。故道者忌嗔怒,道成,內神常見於人當衛道者也。】

膀胱兩府合津門,氣海循環爲要路。

【膀胱是兩府氣。腎合膀胱,乃受津之府,上應於舌根也。津液往來,常潤肥澤舌岸,以應兩膀胱氣。若少不潤,服氣人未成,當欲少語,以養津也。語多即口乾,口乾難用氣也。中有神三百六十人,以應一年之數,氣成當見。其神常抱無貪之行,故道者不貪,志合神理。《大洞昇玄經》曰:行合神見,道成歸天。此神人,行胎息即自出,常護衛人近道者也。】

子當得見內神章,終身不泄神常助。

勿泄天神章第十八【此章八句,五十六言。】

勿泄天神子存志,

【終始不泄,天神助子。】

凡是天章勿輕示,三十三篇世絕知,況復《中黃》祕中祕。

【道有《胎光經》三十三篇,禁絕不許妄傳泄,況玆中黃靈句,祕之特重,慎之慎之!】

先禮三真玉仙使,然後精心睹文字。

【《教令科》云:欲開示三真等經,先須擇甲子日,淨室燒香,心存南華真人,念三天真君同開作證。首東作禮四拜,然後云:某爲求道,輒開九天大聖真文,傳示一遍。故得百靈同助,身歸太無,名入天戶。不得示三人,切忌容易泄漏。若不依經教妄開示,如睹常文必有殃,責非淺,莫輕慢!】

違教身罹非命殃,子孫受禍當須忌。

【餘殃明罰,世世子孫受禍。大忌大忌!】

雲笈七籤卷之十三



[1]、㸦:即『互』字。輯要本、叢刊本誤作『牙』。
[2]、充: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並作『叢』。
[3]、乘:叢刊本、輯要本並作『秉』。
[4]、可:輯要本作『後』。
[5]、亦:此下輯要本有『名』字。
[6]、橫:輯要本作『宏』。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00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