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七十四·方藥(一)

方藥


太極真人青精乾石䭀飯上仙靈方
王君注解

青精上仙靈方太極法[1],使二千二百歲中得傳十人[2]。無其人,祕之勿泄。一日有其人,聽頓授之十人,過限不得復授。受之者,皆立盟約,誓啟不宣漏,脆有方之師,青帛三十尺,金鐶兩雙,代歃血之信。傳非其人,宣泄寶文,身考三官,死爲下鬼,撻濛山之石,填積夜之河。凡受書,齋十日,授者亦然,然後乃得對傳之。

太極真人曰:夫受生炁於五穀者,結胎育物,必抱穀氣之流精也,含真萬化,亦陶五穀之玄潤也。若子寄形於父母,將因所生而攝其生矣[3]。不緣所生之始本,而頓廢其所因者,未嘗[4]不枯竭於偏見,斷年命以雕傷乎[5]!當宜因其所由,順其精源,凝滌柔和,微而散根,使榮衛易鍊於日用,六府化谷於毫漸也。故因穀以斷穀者,乃衛明之良術,緣本以去本者,乃攝生之妙迹耶!於是扇南燭之東暉,招始牙之朱靈,五液夷泯,關百通盈,神樂三宮,魂柔魄寧。復以晨漱華泉,夕飲靈精,鳴鼓玉池,呼吸玄清。華腴童於規方,胃滿填乎空青。所以千筭一啟,壽隨年榮,歲與藥進,飛步仙庭也。服盡一劑者,命不復傾,五雲生身,體神氣清,亦能久食,百關[6]流亭。亦能終歲不飢,還老反嬰。遇食即食,不食即平。真上仙之妙方,斷穀之奇靈矣[7]

生白粳米一斛五斗,更舂[8]治,折取一斛二斗,得稻名有青者,如豫章西山青米、吴越青龍稻米是也。青米理虛而受藥氣,故當用之,盛治,勿令雞犬穢物臨見之。

南燭草木葉五斤,燥者用三斤【或都用三斤,亦可雜用莖及皮益佳,多取令淹潚一斛二斗米耳,不待斤兩之制度也,以意消息之。】其樹是木,而葉似草,故號南燭草木也,一名猴藥,一名男續,一名後卓,一名惟那木,一名草木之王。生嵩高少室,抱犢雞頭山,名山皆有之,非但數處而已。江左吴越尤[9]多,其土人名之曰猴叔或染叔,粗與其名相仿佛也。煮取汁極令清冷,以繡米米釋炊之,灑護皆用此汁,當[10]令飯正作紺青之色乃止。預[11]作高格,暴令乾。若不辦雜[12]得他藥者,但作此亦可服。日二升,勿服血食。亦以填胃補髓,消滅三蟲,爲益小遲,但當不及眾和者耳,亦神仙食也。《上元寶經》曰:子食草木之王,氣與神通;子食青燭之津,命不復殞。此之謂也。合藥之始,當先齋三日,乃得爲之。尤禁房室穢漫,藥不行也。此上真之方,不同他事,山林諸道士但按此而用耳[13]。若不辦諸雜物,及貧者又或無米,但單服此葉,或擣爲散,或以蜜丸,服之皆得仙也。近易之草而俗人不知,知猶不用,可不哀哉!初欲服者,要當先作和者三二劑,劑盡無復和,乃單行耳!先宜填胃關[14]故也。有資力者,自可常和,而服之得效尤速,百害灾病不復犯也。單以米合,猶爲小遲,要自愈於胡麻、術、桂之單行也,服之使人童顏聰明,延年無病,又不令人有憂思之心矣。禁食血肉生之物,若噉脯不害也。若無和而單行者,當三蒸三曝,極令乾,旦以清水漬二升或一升,再服之如食狀,亦可水送餐。及以葉擣此飯爲屑,以和白蜜,重擣萬杵,丸如梧桐子大,日再服,服五十丸乃佳,有愈於乾飯之益也。其日遇食亦食,無苦也;如不得食,平平耳。又常當漱玉池之華,以益六液。

和用空青七兩精鮮者,先細擣,重絹羅之。夫空青者,虛曜而益真,填胃而明眼,強筋而補液,增精而童顏,上仙品石也。若施之以房室,則氣穢而神亡,害殺立驗,可不慎哉!又用丹砂一斤精徹者,先細擣,絹簁之。夫丹砂者,朱明而陽煥,填骨而益血,強志[15]而補腦,增氣而理肺,使人百節通利,關樞調和,上仙品石也。忌血食履殗濁及房室,犯之者上氣,生癥積骨枯之病。

又用伏苓二斤白好而不冰者,以水五升煮之三沸,焙乾而細擣,重絹簁之。伏苓者,通神而致靈,和魂而鍊魄,明目而益肌,厚腸而開心。又與南燭二炁相養,調榮理衛,亦可單以乾飯和之尤良。禁食酸及猪犬肉,忌見血腥,犯之者藥勢不行,無益於身。單乾䭀飯合茯苓檮篩,蜜丸如前,服之良。

又用荊木杪軟葉華陰乾者五兩,乾葉益佳,細擣千下,重絹簁之。荊木葉華通神見鬼精,取刑之時,勿令雞犬見也。

凡合此藥者,皆宜靜密,勿以藥名字以語不同志者,所將使人不得不示之耳,慎之!凡四物擣篩都畢,又合內臼中,重擣一萬杵畢,乃以合溲青乾飯中,善令調市,盛以布或絹囊,著甑中蒸之,微火半日許,令釜中水多少如乾飯,斗數數反側,囊四面令通熱市,若釜中水竭而飯不市者,更以意增水微火也。畢,出囊飯著高格,日中曝之,取令極燥【以藥溲乾飯訖,又以清酒合溲飯令浥浥耳,然後內囊中。】當得大甌內囊飯畢,以蓋密甑上,勿令氣泄塵入。又曝飯,當善分解之,勿令相滯,令極乾,歷歷可耳【亦可擣之爲屑,丸以白蜜,梧桐子大,日服八十丸,日再服,使人長生延年。】又和用白蜜二斗,清酒一斛。

右二物皆令精好,以蜜投酒中攪之,調和畢,以薄溲䭀飯於大器中,皆令通市浥浥爾。乃出,日中曝,令極乾,乾復內如前。凡一斛二斗,令作十過溲飯,或七八過沒之,取令浥浥調市,亦務欲薄溲使調,而數於日中暴[16]也。用酒溲䭀飯,都畢。乃內囊中,復蒸如前。畢,出,乾令燥,於此亦可擣而丸服,如梧桐子大,日再服八十丸。又和用一斗酒、一斗清水若井花水淋沃之,極令清徹。以南燭葉一斤或二斤,漬之或煮之一沸,出,令汁正作紺青色,小令濃也。又內白蜜五升或一斗,著青汁中,攪令勻,和畢,又以溲䭀飯,如前溲,令調市,日中乾之,唯欲多溲乾也,須盡清汁乃止。又輒復蒸畢,日中乾之極燥,青精䭀飯之道都畢矣。

若釜甑蒸之不相容者,亦可分蒸之也[17]。合藥當用月之上旬於寅卯日,別安釜竈也。若藥歷歷者,但服五合,送以飲;若藥相結謾不解者,乃擣密丸,計五物合爲八十丸,平旦一服或再【藥成,封著蜜器中,數出乾暴之,若作丸,亦當頓作之也,服畢,聽得食腑。】初服之始,不便絕穀也。當减穀,以二升半爲限,一年後减爲二升,三年後减爲一升,四年後减爲半升,减之以至都盡,至於五年,令人輕明大驗。自此以後,亦能一日九食,亦能終歲不食【食麪乃易爲减】。服䭀飯,百害不能傷,疾病不能干。去諸思念,絕滅三尸,耳目聰明,行步輕騰。十年之後,青精之神,給以使之,令坐在立亡,能隱化遯變,招致風雨。一劑輒益筭一千,長服不死。凶年無穀,或窮不能得米者,皆單服南燭,或和茯苓,或以蜜和南燭,或雜松栢葉,會用相參,非但須穀也,但當不得名之䭀飯耳。皆宜參以吐納咽液,以和榮衛,常當如此。䭀飯須雲牙之用,雲牙不須䭀飯而行事也。若和用古秤者,日服二合半耳[18]。服不患多,唯患不可供,故二合半以自節限耳。初服藥,不便斷穀也。此上仙之名方,去食之妙道矣。

太上巨勝腴煮五石英法
【一名太帝君鎮生五藏訣[19]

南嶽真人告曰[20]:吾昔有入室弟子仙人趙成子者,初受吾《鎮生五藏上經》,乃按而爲之。成子後欲還入太陰,求改貌化形,故自死亡於幽州上谷玄丘中石室之下。死後五六年,有山行者見白骨在室中,露骸冥室,又見腹中五藏自生,不爛如故,五色之華,瑩然於內。彼山行人嘆曰:昔聞五藏可養,以至不朽,白骨胸中生華者,今睹其人矣。此子將有道不修,中道被試不過乎?因手披之,見五藏中各有一白石子鎮,生五色華,如容狀在焉。彼人曰:使汝五藏所以不朽者,必以五石生華故也。子已失道,可以相與。因取而吞之去。復四五年,而成子之尸當生。彼人先服石子,以成子當生之旦,而五石皆從口中飛出,如蟬狀,隱隱雷聲,五色洞明,徑還死尸之藏。因此成子改形而起,如一宿醉睡之間。其人心懼恍惚,因病汨甚,乃至入山尋視死尸所在。到石室前,方見成子偃據洞嘯,面有玉光,而問之曰:子何人哉?忽見有五老仙翕,披錦帶符,手秉羽節,頭建紫冠,言於成子曰:昔盜吞先生五藏寶石者,此人是也。言畢,彼,人面上即生惡癩,噤而失言。比歸達家,癩瘡亦匝,一門大小,同時俱死,族亦遂滅矣。

訣曰:太極金華真人以此經文,刻於太微帝君紫微宮玄珠玉殿,東壁牖上。其文曰:五石異方,津光合形,有終而死,有始而生。萬類反本,千條歸真。氣適浮煙,血奔流精。哀哉!兆身飛真不成,何不竭以雲草玄波,徊以卉體華英,會以七白靈蔬,和以白素飛龍?沐浴平旦,正心向東,凝精厲魂,上帝五公。再拜朝靈,鎮固五方,長生天地,出入流通。各安其位,生華五藏。

此文乃上清八會龍文大書,非世之學者可得悟了者也。太素真人顯別書字,受而服之,求其釋注於太極帝君焉!雲草玄波者,黑巨勝腴也,一名玄清;卉醴華英者,蜜也;五光七白靈蔬者,薤菜也;白素飛龍者,白石英也。法當種薤菜,使五月五日不掘拔者,唯就鋤壅護治之耳。經涉五年中,乃取任藥,名爲五光七白靈蔬。取薤白精肥者十斤,黑巨勝腴一斛五斗,白蜜凝雪者五斗,高山玄岩絕泉石孔之精水二十六斛,白石英精白無有厲𥔲[按1]者五枚,光好,於磨石上礪護,使正圓如雀卵之小,小者好瑩,治令如珠狀,勿令有礪石之餘迹。先清齋一月或六十日,令齋日訖,於九月九日。先築土起基高二尺,作竈屋,屋成,作好竈,口向西,屋亦開西戶也。當得新大鐵釜安竈上,於九月九日申酉時,向竈口跪,東向,內五石子於釜中。於是乃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青帝公石,三素元君。太一司命,玄母理[21]魂。固骨鎮肝,守養肝神。肝上生華,使肝永全。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白帝公石[22],太一所憩。元父理精,玄母鎮肺。守養肺神,使氣不朽。肺上生華,十萬億歲。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赤帝公石,帝君同音。玄母理神,桃康鎮心。守養心神,無灰無沉。心上生華,華茂玉林。次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黑帝公石[23],太一同筭。玄母元父,理液混變。守養腎神,使無壞亂。腎上生華,常得上願。

次又投一枚於釜中,祝曰:

黃帝公石,老君同威。太一帝君,理魂鎮脾。守養脾神,使無崩頹。脾上生華,白日上昇。

投石時,皆各閉氣五息,然後乃投石。都畢,起向竈五再拜,又取薤白五斤,好積覆於五石之上[24]。畢,內蜜灌薤上。畢,內腴一斛五斗灌蜜上。畢,乃格度腴入釜深淺高下處所也。然後稍入清水,使不滿釜小許止,木蓋遊覆釜上。

九月十日平旦發火,當取直理之木熇燥好薪,不用蠹蟲及木皮不净薪也。微火煮之,纔令陷劣沸而已,勿使涌溢大沸,大沸則五石消爛。當屢發視,謂[25]其下火,當先視腴格處所,若煮水煎竭,輒當益水,使盡二十六[26]斛水而止。又水盡之後,更加煎,令减先腴二寸格疇量,以意斟酌視之,都畢,成也。寒之於釜中,下火灰,密蓋其釜上。

五日,乃徐取五石。平旦向五方各拜,拜畢,跪以此腴雜以東流水,以次服之,餘水及腴,取令送石子,入口下喉中耳聞之[27]。再服時,亦如初投石於釜中時,一一按祝而服之也。畢,又五再拜,畢。若藥煎既成,而視無復石者,非有他也,直五精伏散,隱靈化形,故自流逐於雲腴之中,無所疑也。但當日服五合,以酒送之,神變反質,各自鎮養五藏矣!自於五藏之內,更生成五石也。慎不可猛火,火猛,石精飛去,滓濁壞爛,雲腴熬臭,殆不可服御。

又雲腴之味,香甘異美,強骨補精,鎮生五藏,守炁凝液,長魂養魄,真上藥也。以好器盛之,密蓋其上,即日服二合爲始,日以爲常。若腴蜜煎強者,亦可先出,服石後加腴,更和腴煎取,令凝如割肪也。人亦有丸服之者,三十丸,大都丸不如腴服佳也。趣復[28]任人所便,便則安於體,體便則無不佳。常能服此腴者,乃佳。

若先腴盡,當更合如前,內白石英五兩鎮釜底,一兩輒一枚,祝說如法,但不復礪石使員,而重服之耳。藥成,出,此石沉東流水中不常熇竭之淵。若不欲更此合腴者,亦無損於前五石。

此腴名玄女玉液,一名飛龍雲腴,一名鍊五石之華膏。服之十五年,內外洞徹,壽長天地,役使鬼神。三年之後,眼可夜視。

真人[29]云:此方愈於鍊八石之餌,全勝於玄水雲母之玉漿。既服此五石,石之喉徑寶鎮五藏中,輒有一石以守藏孔,藏孔之上,皆生五色華也。

若其人或暫適太陰,權過三官者,肉既灰爛、血沉脉散者,而猶五藏自生,白骨如玉,七魄營侍,三魂守宅,三元權息,大神內閑,太一錄神,司命秉節,五老扶華,帝君寶質,或三十年、二十年、或十年、三年,隨意而出。當生之時。即更收血育肉,生津結液,復質本胎,成形濯質,乃勝於昔死之容也。真人鍊身於太陰,易貌於三官者,此之謂也。太微天帝君詠曰:太陰鍊身形,勝服九轉丹。華容端且嚴,面色合靈雲。上登太極闕,受書爲真人。

太上肘後玉經方八篇
霞棲子盧道元

昔巢居子奉事東海青童君,以[30]節苦心,寂奉師禮,具暑雨祁寒,無懈無怠。僅二十年,乃口授玄法,手錄聖方,曰:若求跨鶴昇九霄,未易致也。若優遊乾坤之內,守顥然之氣,容色不改,心目清朗,壽數百年,不歸可得矣!然神仙祕術,不可傳失[31]其人。長安年中,巢居子以寒棲子賢人也,使沐浴齋戒,乃授其事。至貞元八年,寒棲子以余不揆陋微,遊放自適,所從來者,匪世俗之士,無聲利之交。若天與之正性,謂不虛授,乃傳之。余以隱棲子文華之士,昔登上科,忽遺馳鴦,息心道門。僅六七年,其玄法祕術,無不得之。而至理之要,曾似未遇。顧余有此遺禮,留愛久之而言。余知其志士也,心忘爵祿,遯時稱《騷》、《雅》之什,有而若無,實而若虛者哉!必當羽化雲飛,豈止龜鶴齊壽?寶曆乙未歲,霞棲子盧道元敬持《太上八方》細蘊玄寶一軸,以授隱棲施君,敬之哉!戒之哉!

☰乾,天父地母七精散方第一;

☷坤,風后四扇散方第二;

☶艮、王君河車方第三;

☴巽,龜臺王母四童散方第四;

☲離,彭君麋角粉方第五;

☱兌,夏姬杏金丹方第六;

☵坎,南嶽真人赤松子苟杞煎丸第七;

☳震,青精先生䭀米飯方第八。

☰乾,天父地母七精散方第一

竹實三大兩【九蒸九曝,主水氣,日精】  地膚子四大兩【太陰之精,主肝,明目】  黃精四大兩【戊己之精,主脾臟】  蔓菁子三大兩【九蒸,主邪鬼,明目】  松脂三大兩【鍊令熟,主風狂痺濕】  桃膠四大兩【五木之精,主鬼忤】  苣蕂五大兩【九曝,五穀之精】

 右方,昔黃帝服之上昇,後欲傳者,立壇焚香,啟告。上帝,然[32]可授之,立盟不泄,四十年一傳之爾,若違誓傳之,太上奪筭,七代受考於水官,慎之。

☷坤,風后四扇散方第二

五靈脂三大兩【延年益命】  仙靈皮三大兩【強筋骨】  松脂三大兩【主風癇】  澤瀉三大【兩強腎根】  朮二大兩【益氣力】  乾薑二大兩【益氣】  生乾地黃五大兩【補髓血】  石菖蒲三大兩【益心神】  桂心三大兩【補虛之不足】  雲母粉四大兩【長肌膚,肥白】

 右方,風后傳黃帝,黃帝傳高丘子,高丘子傳大茅君,大茅君傳弟固。凡欲傳授,誓不妄泄。若輕授非道之人,考延七祖。右藥十物,各如法擣簁,仍擣三萬杵,同鍊過白蜜和擣一二萬杵,酒服,日三十丸。

☶艮,王君河車方第三

紫河車一具【《王母歌》曰:紫河車一,龍濳變易,却老還童,枯楊再益。下文注曰:紫河車者,首[33]女是也,東流水洗斷血一百遍,酒洗五十遍,陰乾曝和合】  生乾地黃八大兩【補髓血】  牛膝四大兩【主腰膝】  五味子三大兩【主五臟】  覆盆子四大兩【主陰不足】  巴戟天二大兩【欲多世事加一,女去之】  訶黎勒皮三大兩【主胸中氣】  鼓子花二兩【膩筋骨】  苦躭二大兩【治諸毒藥】  澤瀉三大兩【補男女人虛】  菊花三大兩【去筋風】  甘草、莒蒲三大兩【益精神】  乾漆三兩【去肌肉五臟風,熬令黃】  栢子仁三兩【添精】  茯苓三兩【安神】  雲英三兩【縮腸】  黃精二兩【補脾胃 蓯蓉三兩【助莖力,女人去之】  金釵石斛二兩【添筋】  遠志二大兩【益心力,不忘 杏仁四大兩【炒令焦,去尖皮,去惡血氣】  苣蕂四大兩【延年,駐形神】

 右二十二味,共擣散,鍊蜜丸,如梧桐子大,日以酒下三十丸,服三劑,顏如處子。昔王君傳蘇林子,當傳,立盟歃血。不爾,違太上之科,延灾祖考。

☴巽,龜臺王母四童散方第四

丹砂七兩  朱砂三兩  胡麻四大兩【九蒸九曝,煎令香】  天門冬四兩  茯苓五兩  术三兩  乾黃精五兩  桃仁[34]四兩【去皮尖】

 右八味,合簁擣三萬杵,冬月散服,夏月丸之,服以蜜丸如梧桐子大。志服八年,顏如嬰童之狀,肌膚如凝脂。昔王母傳大茅君,大茅君傳弟哀,立盟契約,誓不慢泄、泄[35]則太上科之,慎歟慎歟!

☲離,彭君麋角粉方第五

麋角三兩,具不限多少,解開,厚三分,長五寸許,去心並惡物。用米泔浸之,夏三日,冬十日一換泔,約一月已上,似欲軟,即取出;入甑中蒸之,覆以桑白皮,候爛如蒸芋,曝乾,粉之。每斤入伏火硫黃一兩【麋食菖蒲,其精寔入角也。】以酒調服三錢。

 右方,彭君服之,壽七百七十九歲,後入地肺山,去不知所在。今人云彭逝,謬耳。別自有傳此方者,又有人於鵠鳴山石洞獲此方,文法皆同,不可宣也。

☱兌,夏姬杏金丹方第六

杳子六斗,水研之,取一石八斗,入鐵釜中煮之。先以羊脂[36]揩鐵釜,令三斤脂[37]盡,即下杏子汁,以糠火煮之四十九日,乃取構子煎,丸如大豆,日服一丸,三兩爲一劑。夏姬服三劑爲少女,後白日上昇。此方出於《羨門子上經》,立盟勿泄,傳者殃及七代,慎之慎之!

又杏金丹方

取杏子三斗,去其中兩仁者,作湯纔三四沸,內杏子湯中,便須手摩令皮去,熟治之,置盆中折之,清其汁,度得七八斗,棄其滓。取一石釜置糠火上,以羊脂四斤摩釜中,令膏脂盡著,釜熱,復摩之,令盡四斤脂。內汁釜中,熬以糠火並蠶砂火,火四五日藥成,其色如金狀。如小兒哺服如雞子黃,日三服,百日父母不能識,令人顏色美好。

☵坎,南嶽真人赤松子苟杞煎丸第七

苟杞根三十斤,取皮別著,九蒸九曝,擣粉。取根骨煎之,添水可三石,後並煎之,可如稀餳。即入前粉和丸,如梧桐子大。服之一劑,壽加百年。北方赤松子以傳李八伯,立盟不泄,如妄傳,天殃將罰。

☳震,青精先生䭀米飯方第八

白粱米一石,南燭汁浸,九蒸九曝乾,可三斗已上。每日服一匙,飯下。一月後用半匙,兩月日後可三分之一。盡一劑,則腸化爲筋,風寒不能傷,鬚鬢如青絲,顏如冰玉。此方若人服之,役使六丁,天兵衛侍。祕之勿傳,當獲神仙,切慎妄傳?

太一餌瑰葩雲屑神仙上方【並引說】

夫茂實者,翹春之明珠也;苣勝者,玄秋之沉靈也;丹棗者,盛陽之雲芝也;茯苓者,絳晨之伏胎也。五華合煙,三氣淘精,調安六氣,養魂護神。能用得其方,位爲天仙。老者復壯,反嬰童顏,千害不傷,延壽萬年。

三春茂實一斛,名曰茂者,茂於陽精也,故爲藥首。若三春不得合藥者,藏茂實於密器中,封泥之,須用乃開之。到來春不佳者不復用,敗者勿取,注蟲,茂也[38]。此物難藏,當素精盛,燥器盛之。若茂實變成水者,當絞去滓,以茂水和藥也。

黑巨勝屑三斗,先熬令香,乃擣爲屑。茯苓十斤,細擣,下簁爲屑。白蜜五升。乾棗一斗,大者剝皮去核,蒸過,擣令相和。調清美酒五斗。

凡六物合攪令和,內一釜中,微火煎,令凝如糖,以可丸者乃出[39]。著蜜器中,更分擣三千杵,丸如雞子中黃大,日服三丸。夫擣藥爲屑,皆令極細,輕絹篩,又內釜中煎之,當數攪和之,以蓋釜上。合藥欲得別處,不欲得人多聞見。服此藥者,六年白髮還黑,面有童子之色,行步如飛,身生玉光,灾害不傷,駕雲上昇,位爲真人[40]

又說藥逐年功效[41]:服藥一年,目明耳聰,強志而通神;二年,愈勝;三年,瘢靨皆滅,四年,體休氣充;五年,行步如飛;六年,白髮還黑,面有童嬰之色。此藥補胎益氣,充精開明,上仙方也。道士有單服此藥而昇度[42]者,不可勝數[43]。此不比於常方[44],而宜用合餌之[45]

靈飛散方傳信錄【雲母法附[46]

余與憲臺察史博陵晦叔,有遺世保形超蹈山海之契,嘗共話求學之士,探擬賒謬,恥營近實,虛務遐闊,未易凡鄙,便冀飛昇,謂金丹坐延而仙籍立致。夫處心不寘於道,練形未異於常,齒髮不駐,顏色隨謝,是氣血內耗而容狀外變,疾病未脫,嗜欲交煎,天生速死,不及常理,區區晨昏,多此類也。今所爲異,必求良方。先驗容齒,與俗流自別。知常限不迫,方可冀久視修仙,練神清虛,求餌芝玉。因約索精要,近拯形骸,有新聞閱,互相曉導。

晦叔異日謂余曰:有客話裴都尉者,鶴髮早垂,童顏近復,訪其所餌,曰:《靈飛散》之功,共知此方在《千金》第二十八卷。

晦叔又曰:聞勛曹員外郎范陽君彝,常與修氣道客吴舍人丹講求此方戶丹曰:《千金》近略,率多不真定。此方本出《太清仙經》,可求正文,如法合餌。君彝私誌,亦未卜所獲。時寓累於故李中書泌之宅,暇日偶入小佛室,有釋籍盈幾,皆斷爛罕全,雜委無次。軸閱將半,忽遇一軸,標首完整,文墨甚華,題曰《太清真經》,發視,乃《靈飛散》方卷。君彝執讀,欣契誠懷,即齎靈文驟告於丹。丹焚香頂奉,滌手持捧,謂君彝曰:此真官曲遺靈應,特延紀於仙書,足觀後學。

晦叔以余與君彝莫逆,分至傳信,可憑約就咨訪,便求傳寫。余驅乘詣門,問與聞葉,因得抄錄,與晦叔同之。又方中味以雲粉爲主。

是歲余授鐘陵奏辟,而廬阜在封部之內,爐峰跳波,脉注群壑。居人方士皆引湍春雲,水沐日曝,流霜瑩雪,九珠旋螺,宛若天造,貨於村市,資爲衣食,常肆所積,日取無限。此方難要,唯玆一物,有是行也,實天借心謀,亦將旁利同志,不然,何契會如此?似先約話。

余私貯靈感,不忘寢興,行商洛數程,息豹藏郵。舍客有自內鄉來者,曰:有鄧掾融攝宰前邑,年踰從心之五,而姿鬢不老,目童不昏,理劇接賓,與強仕等力。問其所得,曰:常獲神方。余至邑徵訪,乃靈飛散所致。考其傳授,乃藥力驗應。云:昔歲見唐主簿,有道流口付說是靈仙上方,欲窺功用,可立變鬢髮。融有親客,顏鬢已衰,將試靈驗,因求合分。服三十日,客之容髮頓易前狀。融半劑之效,亦保數十年不改。恨其藥力未成,便闕服餌,又遠謫窮頓,資貨多乖,今比凡流,猶有所異。復說:在長安日,傳張裴二駙馬,皆目變效,重符前聞。則此方神奇,驗實相接,眼覿口問,積爲明徵。又孫處士道門上流,精窮方要,掇此編錄,固非偶然。

余與晦叔幸君彝之遇,果求而得之,約誓心服之,以邀效證,他日之異,續此編書。元和七年四月五日高陽齊推書心記實。

靈飛散方【出《太清經》第一百五十三卷】

凡欲致萬神,求昇仙,皆先潔齋清己,香水灌頭,沐浴五體益善。百日之後,乃可致神明。欲求仙者,當從北嶽西嶽中嶽真人靈飛散,得而服之,必得神仙矣。

真人曰:凡欲求神仙不老,長生久視,白髮更黑,齒落更生,面目悅澤,肌肉有光,從表睹裏者,當服靈飛散。

老君曰:此方術之要,神仙之道,必化之本。道士服之,神仙不難;術士服之,遊於華山;凡夫服之,年去更還;老翁服之,返生童顏。

老君曰:服此藥者,可以不老。十日服之,三年不食。服之五年,可壽二千六百二十四歲。我非一人,皆得真道,保成神仙。

雲母一斤【成鍊者】  茯苓半斤【亦可一斤】  栢子仁七兩  石鍾乳七兩  菊花五兩【亦可一十五兩】  术四兩【一本人參七兩】  乾地黃十二兩【亦可十五兩】  桂心七兩  續斷七兩

以九物治下簁訖,以生天門冬十九斤擣糜,絞取汁,以丸此藥,汁多可和之,汁少者溲之。著銅器中,懸著甑下蒸,黍一斛二斗,熟出藥,曝乾,更治擣之令細,簁。服一方寸匕,旦服,無毒可多服餌。當食十日,身輕;二十日,耳目聰明;七十日,髮白返黑,故齒皆去。若落去者而得更生。取藥二七,七七以白蜜和之,擣二百下止,丸如梧桐子,可得八十一丸。曝令燥訖,視丸表裏,相見如明月珠,或似瑩火精珠,或赤或白,此仙人隨身常所服藥也。欲令頭髮時生者,日服此七丸,至髮生,不白不落。若入深山不食,亦可作此丸,日七丸,不飢也。若頭髮不落未白,但可服散,可壽五六百年,不白耳。白者如前法,已白,服藥,可至一百一十七年乃落耳。求道必仙,要至神仙,髮齒更生,如三十時。求道服藥,不頭白。齒落者,老而服之,得仙之要。齒骨尸解,道之下者。凡作此《靈飛散》,服之三日力倍,五日血脉盛,七日身輕,十日面目悅澤、智慮聰明,十五日力作不知極,徐行及馬,二十日力不復當,三十五日夜視有光。

治雲母法

白盛一斤【和合】  雲母一斤【並擣之】

右雲母糜,勿簁,內重布囊中授埏之,水汰盥味盡,內絹囊中,懸令乾,即成粉。一法以鹽湯煮之,盡解如泥狀,埏之爲粉。

又法:雲母一斤,大鹽一斤,漬之銅器中三四日[47],蒸之一日,於臼中擣之爲粉。

又法:用樸消水三升,煮治雲母一斤,取成粉,燥舒之,向日光看無芒便好,有芒勿服,服之久後,病殺人,宜精治之。此本於盧司勛所得《正經上傳》寫記。經中云:擣雲母糜,後入重布囊中,接埏之,令須入皮囊中授埏,大底不如取廬山水磑舂擣者,最爲輕細。自造恐功[48]不至,忽有粗芒者損人,慎之!服藥後,禁食鯉魚,能斷一切魚爲上,恐刀砧所相染害不輕。

又禁食血,是生肉、生乾脯之類,血羹是熟血,却非所忌禁。生葱、蒜,生韮、釅醋、桃、李、木瓜、酸物並等不宜食。又忌流水,若江行及溪澗無井處,但煎熟食之亦得。大麥損雲母力,亦宜慎之。服此藥能斷薰血,兼靜修心氣,得效尤速。不得面受,故此批上。

孫處士進《養生祕訣》云[49]:臣遇此方已來,將逾三紀。頃者但美而悅之,疑而未敢措手。積年詢訪,屢有好事人曾餌得力,遂即服之,一如方說。但能業之不已,功不徒棄也。

雲笈七籤卷之七十四



[1]、青精上仙靈方太極法:此九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使二千二百歲中得傳十人:此起至『然後乃得對傳之』凡一百零八字,叢刊本、四庫本移在段末『斷穀之奇靈矣』之後,並無『使』字。
[3]、將:叢刊本、四庫本作『亦』。矣:叢刊本、四庫本作『耳』。
[4]、未嘗:叢刊本、四庫本作『未有』。
[5]、乎:叢刊本、四庫本作『也』。
[6]、百關:此二字原倒,據叢刊本、四庫本乙正。
[7]、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舂:原誤作『春』,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9]、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預: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要』。
[12]、雜: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之』。
[14]、關:叢刊本作『問』,四庫本作『間』。
[15]、志: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智』。
[16]、暴: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曝』。
[17]、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8]、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9]、太帝君鎮生五臟訣:此訣亦收入本書第八十六卷,題爲『洞生太帝君鎮生五臟訣』,文句略有出入。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0]、南嶽真人告曰:此起至『族亦遂滅矣』凡三百八十三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此段亦收入本書第八十六卷,題作『趙成子』。
[21]、理:原誤作『埋』,據本書第八十六卷引文改。
[22]、白帝公石:此起四十二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3]、黑帝公石:此起四十二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4]、『又取薤白五斤』兩句:卷八十六作『又取薤白五斤好者,覆於五石之上』。
[25]、謂:卷八十六無,疑衍。
[26]、二十六:卷八十六引作『三十六』。
[27]、『入口下喉中耳聞之』兩句:卷八十六引作『入口下喉中耳聞之時,亦如初投石於釜中時』。
[28]、趣復:叢刊本、四庫本無。
[29]、真人:此下叢刊本、四庫本有『趙成子嘗服此得練質成仙,事見南嶽夫人誥及奇事抄』二十二字。
[30]、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1]、失: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非』。
[32]、然:叢刊本、四庫本作『方』。
[33]、首:原誤作『百』,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4]、桃仁:叢刊本作『杏仁』。
[35]、泄:原誤作『進』,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6]、羊脂:此下叢刊本、四庫本作『三斤』二字。
[37]、三斤脂: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8]、注蟲茂也:叢刊本、四庫本皆作注文。
[39]、以要丸者乃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可丸乃出』。
[40]、駕雲上昇,位爲真人: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1]、又說藥逐年功效:此起至『上仙方也』凡六十八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2]、昇度: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上昇』。
[43]、不可勝數: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4]、此不比於常方:叢刊本、四庫本作『不比常方』。
[45]、而宜甩合餌之:叢刊本、四庫本作『宜用合餌』。
[46]、靈飛散方傳信錄(雲母法附):此章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7]、四日:原本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48]、功: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工』。
[49]、孫處士進養祕訣云:此起至卷末凡六十四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按1]、《正統道藏》原本作{石𠵛}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977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