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六十六·金丹(一)

金丹


丹論訣旨心照五篇
南陽張玄德撰
旨敘訣第一

《參同契》云:諸術甚眾,條有萬餘。即知大丹之妙,唯鉛汞二物爲至藥也,非用四黃八石。若大丹有石藥之氣入二物中,即有大毒。凡言死水銀固生人,即須[1]陰陽之炁,水火結成爲大丹,服之即長生。若用礬石、硫黃、硇砂等,燠伏乾爲藥,服之有大毒,久久損人。硇砂有食鋼壞鐵之功,豈堪服食?礬石有殺虎之能,此可固爲深誡[2]。大凡學者,傳得一小法,即言世人少雙,將丹與人服之,反有夭橫之斃[3],深可哀也!自後見者生嫌[4],皆言丹石發於瘡腫。蓋此謬惑之徒,致謗金丹之功,不可。凡石乳之類,能不食爲妙,不可以徇情索,強而服之,致枉夭者,世有之矣。宜審[5]省解之藥,須宣瀉,喫防葵甘草湯漸出之,可服大藥也。且大丹是天地玄元正真之炁,太皇眾仙之食,包[6]四象以成形,依乾坤而自化,結成紅紫色,變爲丹,名曰正陽、專陽、元陽;一名還丹。豈凡夫容易而會?奉道君子,審而保之,傳付得人[7],道不廢矣。天生造化,用合三才。依《易》象而布封,順陰陽之炁候,一年之火,終日月之度數,而成丹也,固可得之,古仙皆因此而成仙也。長生久視,凡夫聞之,撫掌大笑,智者一聞,悟解大契真元。余實不才,故引三聖真人歌證之,金丹論明之,更不煩他說。

夫還丹者,被[8]日月運成,還其本元,却歸本丹砂玄色,名曰還丹。丹有三等:一名正陽丹,上元也;二名專陽丹,中還[9]也;次名元陽丹,三元也[10]。本一體而三品,並大還之宗也。不知此妙,不可言修丹術事[11]。又單以滷水煮伏丹砂,獨伏水銀,並不可服。何也?孤陰無陽也,久久損人,不是正陽之位。又有用曾空煞水銀。雄雌咸[12]亦不堪服食。此互相傳受,非真聖之良藥。何也?八石俱有毒。《金碧經》云:損去五礬,不用八石。訣云:不用藥,用五行。理之要也。

明辨章第二

夫硫黃三兩,能制水銀一斤,故知[13]汞力不如硫黃。汞一兩之力,如牛一頭,即知硫黃[14]一兩制水銀五兩,水銀力不如硫黃也。【如此說功力,大丹不用硫黃用真鉛也。】真鉛五兩,能制水銀二斤,信水銀力不如鉛也。故知[15]陰能伏陽,非陽[16]能伏陰,此之爲反也。夫至道求長生養志,不得大丹,終無得理。忽遇[17]此訣,皆多積福,方得知此祕文[18]。若傳非人,皆七祖受殃,及損子孫。凡修大丹,不在藥味,事在五行,精究易象。明辨節序之運移,知日月之度數,陰陽相使,神仙之要,合道之宗。輒不可信八石四黃,非長生妙藥。夫鉛汞大丹之根,五行之本,八石之主。金性冷,居其陽【坎中一陽】,汞即生於朱中是也。石性熱,居其陰【離中二陰】,鉛中金,真鉛也。故曰陰陽相合。所以[19]陽即是君,陰即是臣,石浮金沉義之明矣。君臣相得,浮沉得度,藥物和合,即神仙之要妙也。若不知君臣,不明本類,徒費千金,終無得理。必知君臣合乾坤之要,大丹之術自明矣。且以鉛爲君,能引五藏,以汞爲臣,能煞三賦,通於神明,光于四海。故真人訣云:用鉛不用鉛,五金生於鉛中;用鉛不用鉛,五金出自鉛中。此至玄之言也,賢者審而知之,方知道可成也。用鉛不用鉛,鉛者,五金之精髓,七寶之良媒。夫大丹味與天地而齋畢。五金切忌於鉛,將何物而制之?《五金歌》曰:以黃牙爲根。黃牙是何物?又欲用何鼎器?黃牙不是鉛,不離鉛中作。狐剛子問曰:用何物而作?又曰:不用五金八石,用何物而生?魏生答:種禾當用粟,非類不可成也。若以五金八石爲之,即狐兔不乳馬,燕雀不生鳳,何異將膠補釜,醫病用野葛乎?異類不同種,安能合體居?點金須用金,化銀須用銀,黃牙鉛裏得,方知道此親。鉛若得真,不失家[20]神。鉛若不真,其汞不親。白虎是腦,黃牙爲根,青要使者,赤血將軍。此青汞中有丹砂也,非用曾青也。若人得此術,可保重之,若泄之,當减壽,殃子孫。《陰符》云[21]:師者言,不同道者祕之,恐招有咎也。夫慕道之人,至誠感神,曉會其義。方知大道難求,世人罕會。蓋是[22]愚迷不見其義,雖積覽方書,一無成者。何也?由其不遇至人明師,一一言之,乃措意罔象自爲,多有此輩。余曾於嵩山見司馬希夷修大丹,喜乃問訪之曰:火已五月。余再請之,希夷又祕。奈何欲明此道,恐此子虛爲累月久見之不成也。希夷又云:大道有三般,內用一人看。遂於鉛汞中制伏雄黃也。果非大藥之妙,只是罔象,尋文自爲之爾!又見李尊師子虛於二味中入硫黃,亦言內用一人即看。此二子並非正解,傳處誤[23]也,余慜而哀之。二子根性不純熟,迹不及於真,終無得年。且內用一人即看,戊己之鼎。此子不了,虛而爲之,徒經皓首,果不遇人,非余之過、皆道不合人。《五金歌》曰:不慮藥不聖,恐藥而不正;不怕藥不神,恐藥而不真。若智者曉會此義,是正真通靈真人也。何愁龍虎大丹不成?可謂日月在手,造化由心,真實不虛之說耳。《龍虎真文》云:虎者真鉛也,龍者真汞也。反鉛爲黃牙,反水銀爲真汞。真鉛不枯,真汞不飛,即此非世間水銀也,已出一切塵俗耳。《馬自然歌訣》云:汞生[24]水銀死,鉛因靈牙是。出世爲還丹,迷人不能委。汞與[25]水銀別,迷人用之拙。若了此真源,可以凡俗隔。後之學者,固不遇真師傳矣。

訣曰:用鉛八兩,爲陽、爲乾、爲虎;又[26]水銀八兩,爲陰、爲坤、爲龍,此二物能變化無窮[27]。鉛亦陰也,本黑,水一也,一陰也,又一爻陽也。水銀木三也,朱砂爲火,火數二,火中陰也。故藥自有陰陽,遞相制伏,爲於[28]至藥。此二靈物是天地陰陽之正象,豈有凡間八石四黃爲丹乎?智者詳之[29]。此太古一切真仙人云真境真母也。故言乾坤剛柔,配合龍虎,八兩屬乾,八兩屬坤。一兩有四分,一分有六銖,一分應一卦,一兩應四卦,八兩有三十二分,以應三十二卦;坤有八,亦應三十二卦。合六十四卦,道之本也。二八共一斤,以應六十四卦。銖有三百八十四,象一年三百六十日。古仙觀《易》象,合乾坤,應於節候,一年火畢,合用天數,豈更有四黃八石,何以合之乾象乎?口訣云:黃牙一、水銀二、木三、火二、水一、金四、土五,法象天地在此中矣。孤陰亦不可,孤陽亦不可。訣云:白金爲君,本黑金精也。西方之位,太陽之精。《金碧經》云:鍊銀於鉛,神物自生,灰池炎鑠,鉛沉銀浮,潔白見寶,可造黃金牙。又隱言名黃輕,又曰黃牙,又名秋石。秋是[30]西方之位,石是兌長之名,其性陰,陰中陽也,是長生之至藥。牙是萬物之初也,故號牙,緣因白被火變色黃,故名黃牙。淮南王號秋石,王陽得之名黃牙,太古真人名還丹。至訣言:二物至靈,而堪爲大丹。真人曰:金於鉛中九鍊,受水火炁呈,水銀於太陽中受炁呈,此二物各於陰陽中受炁畢。故聖人採之爲大藥,相和入土器中,上下水火昇降功畢,千變萬化。物遇相類相從,此龍吟雲起,虎嘯風生,道之交感,非類不可。若以他石藥參雜,意希化寶,舉浩劫而無成。此二物太古真人之法,千金不可傳也,金丹之證矣[31]

金丹論第三

夫丹砂,太陰之精,本受太陽之正炁,因火變白,居青帝之首,爲汞之名,是木生于火,自含德而至靈。鉛本黑精,化爲西方庚辛正位,是以金生水,水生木,二物[32]自相匹敵,若非至靈至聖,何以成丹乎?大凡愚人或[33]言,豈有餌金丹而長生久視?余常慜而傷之。自古真人、聖人皆鍊藥致長生,蓋百千萬數,人皆知之,豈有不信乎?皆指秦皇漢武[34]。然大丹之靈,不救自形之禍。昔劉玄穆事魏先生,看火一年,忘情有疑,遂不遇而早夭。徐景休懃心積德,不怠昏旭,師授以藥,長生而仙,今在太白山,亦一千餘歲。此二子,疑以不疑,咫尺萬里;得與不得,雲泥有殊。今喻而言之,足可信矣!且陽春既發,令節已行,萬物承春之炁,花落子孕,感炁而實,堪人食之,此炁非目擊自然乎?且五穀而可濟人之命,豈目擊而不見之乎?况至藥靈丹服之,而不變骨爲真人矣。自是世人迷忘所計,不信不修,不遇不爲,乃虛度百生,沉累多劫,足傷乎!貪榮顯,求色慾,以名利所係,形枯質朽,三官奪命,被陰司誅罰,又何以得長生乎?又狡計多非,損己敗正,奪人物而成自家業,又何遇至人傳受乎?修心靜念,攝心歸道,可遇;若謗毀先德,侵擾無辜,又何以聞之也!夫五穀尚能滋神養炁,是敗腐之物,猶延人益生,豈况神丹而無玄德之功,換凡肌,脫病質,駐顏益命,與子論之,目擊可知耳!不欲廣陳委細,事涉繁詞。其餘妙旨清虛,盡著金簡。徐君、魏先生、淳于公,此三人各通至術,並神仙之流。近謝玄冲、蘇耽二子,亦羽化金丹之客,人皆知之,何言及矣!况名山鄽市,往往有物外之人,混俗之間,自忘姓字,非志道同好,何以知之?請審非言,勿輕泄侮,令子得罪,將謗金丹與聖人,令子沉千劫之困矣!子不聞《參同契》云:金與砂爲主,稟和於水銀。即二物自靈矣。又聞[35]:不用藥,用五行,即具金木水火土也。又不聞化白馬牙,好丹砂,酉二八,和兩家。又淮南王鍊秋石,黃帝美金華。又:鉛不是凡鉛,真鉛真丹砂,二物相疋敵,伏鍊成一家,巡火近九轉,自然成黃牙。又火化白藥變花紅,流汞秋石自相同,流珠入體虎吞食,不知何處認金公?又:自古燒丹者,難窮鉛汞情,若人知此理,修制自通靈。又:孤陽不獨化,單陰獨不成,本來同二物,自有變身明。又:龍虎相逢遇,何時不自顧?白液共相吞,相吞作夫婦。隨化成黃牙,逐時依后土,若得紫河車,便是神仙顧。又:修丹若得訣,神用便由人,生煞在我手,參詳定爲真。修丹不得術,終歲損心神,莫鍊枯鉛汞,拋功似土塵。又:天地日月中,丹藥號金公,金公爾是鉛,本向鉛裏蒙。分明向君說,迷者又匆匆。點汞安鉛裏,金花約略同。此花不是藥,圖自枉拋功。此者神仙術,何曾不大通?熟念《參同契》,仍依古類同。但得真鉛理,修持必見終。又:鉛汞合天地,修作大還丹,丹成牙自見,非此實爲難。太古真人說,如今得見懽,方知神不誑,須道將即安。中有五彩靈,變化伏其般,十月脫胎出,令人見可觀。爲報榮華子,百年凋與殘,如何空棄世,兀兀道將闌。熟說君猶謗,詞虛理更漫,嗟見南山塵,積年爲丘山。芒芒苦海中,生死成波瀾,自古帝王居,至今何足看?又:白液爐中化,黃牙變漸成,憶初相見日,難看水銀形。陽極生陰火,火衰陽炁并,自變紫河車,服食堪長生。又:一箇月,白液初凝恰如雪;兩箇月,如酥漸漸相凝結;三箇月,半含蘂綻垂珠劣;四箇月,二物抱持如點血;五箇月,飛騰戀母聲嗚咽;六箇月,行到子宮陰炁絕,顏色似鵝兒,請君分明別;七箇月,垂陰受炁手足厥;八箇月,欲成臟腑含凝血;九箇月,點點成珠長毛髮;十箇月,母子分明欲相別,此時母困子體全,似見顏容上如雪【鉛脫胞後,鉛上肉白如雪】。更向爐中溫養之,名爲食乳肌膚悅,出兒毒炁當依訣【藥成,入赤色六十日出毒,服食】。此藥如兒在母胎,精神爽玄分肌骨,勸君學者須精微,莫枉悠悠拋日月。此中玄妙不能說,有次第,莫虧越,但能修得黃牙成,變轉之功不休歇。食長生,換白髮,有白銀,救孤拙,仁者得之修不闕。與道契,宿緣深,傳之得人正在心。非道者,罪將沉,得亦爲灾禍害侵。關造化,不容易,取次不得輕傳付。君不聞,古人有祕詞,妄有傳之殃七祖。君須信,不在疑,賢者通明必得之,今日囑君千萬意,歷歷結盟當記之。陽初復【十一月用下火也】,陰起始【十一月用至四月陽極,至五月一陰生,轉火候也】,爐寄中央戊己土,鼎上下,互相[36]凑,寶守固之勿令走。消息不失看節候,有龍有虎相奔驟,嬰兄寂寂顏初幼,由母養之母肌瘦,子成母困長相救。陽極《乾》,陰極《坤》,《乾》、《坤》四象《易》之門,六十四卦修中尊,龍虎相嚙自相吞。立生定位此中存,水火爲媒掬我魂。陰陽養我明神昏,八[37]節運移寒與溫,看看漸變黃牙根,日月相催母感恩。因之結實立真門,千秋萬歲生子孫。審藏祕慎勿須論,此道玄微未可言。時人笑道濁昏渾,寧可深居市與村。莫將妙藥示凡人,見之謗之言語諠。君切記:祕而藏之貯金匱,長生之術付道人,自有天官錄名字。

大還丹宗旨第四

夫言還丹者,即神仙服食也。自古之天人留此術,降下人間,傳付於後。自黃帝得之,白日鼎湖昇仙。若古往神仙,不一一具言也。夫論還丹皆至藥而爲之,即丹砂之玄珠,金汞之靈異。有仙[38]自然還丹,生太陽背陰向陽之山。丹砂皆生南方,不生北方地。自然還丹,自流汞抱金公而孕也。有丹砂處皆有鉛及銀,四千三百二十年丹成,左雄右雌,上有丹砂,下有曾青,抱持日月陰陽炁四千三百二十四萬三千二百年,成上仙天人還丹。下界神仙,修鍊鉛汞一年成,取十一月一陽生下火,至來年十一月成丹象。上界仙人天人聖人取食者還丹,此自然還丹,是仙人天人聖人取食之。今修者象而成之,大千之數,服之亦長生羽化,與天同功。問曰:何以一年象天生還丹之數?答曰:上界一日一夜,爲人間五年。且人間一年十二月三百六十日,一月三十日,又一日十二時,一月三百六十時,合一年四千三百二十時,象天生自然還丹。此亦上界真仙流傳人間,有依法度,日月精炁,四時運移得成,服之皆延年上昇。上士修真契理,羽化上昇,中士服之地仙,下士延年,長生不死。服食之間,別有法矣!

赤松子玄記第五

赤松子曰:丹砂之精,有白有朱,含火得白,是虎,號朱是火丹,丹中生汞,三者同一體也。白虎金象,西方之艮,含五彩之瑞,包八石之異。鉛是白虎,與汞爲匹敵也。二物爲之君臣,爲天地夫婦,爲子母,神也妙之,與三黃同,不與八石類,迥然造化,而修制之爲丹也。余昔遇道人傳授,修之合符,已至羽化,敢歌訣之,歌曰:

神仙妙難測,鉛汞人不識。鉛汞天地精,陰陽天地力。功歸於戊己?能生一切食,萬物用土功,土是母之極。母養一切子,子亦因母殖。三物自通靈,三炁玄元直。功在城垣固,稀在堅柔識,必在於人成?由人所心憶,心靈藥自靈,心迷藥難測。至道至心虛,玄中妙難悉。智者得宗源,他年致雲翼。

梁朝四公訣

梁有四公子,界外神仙,周迴八極,至於四周千界之上,上至於天,下入九幽。四人云:聖人有歌曰:

鉛汞合神功,交歸太玄旨,全在五行中,盡入三才智。神仙留至門,服食令人異。若得真鉛門,神仙自然矣。

雲笈七籤卷之六十六



[1]、即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此可固爲深誡: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可爲深誡』。
[3]、有: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作『成』。斃: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作『禍』。
[4]、自後見者生嫌:此起至『世有之矣』凡五十六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宜審:諸本無。
[6]、包:原本作『色』,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7]、傳付得人:此起至『更不煩他說』凡一百字,叢刊本、四庫本無。
[8]、被:叢刊本、四庫本作『吸』。
[9]、中還: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中元』。
[10]、三元也:原本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1]、事:此下原衍『乎』字,據叢刊本、四庫本刪。
[12]、咸: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故知: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信』。
[14]、即知硫黃:此起十九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5]、知:叢刊本、四庫本無。
[16]、非陽:叢刊本、四庫本作『陽不』。
[17]、忽遇:四庫本作『今愚』,叢刊本作『忽愚』,並誤。
[18]、此祕文: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9]、所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0]、家:四庫本作『汞』。
[21]、《陰符》云:此起至『世人罕會』凡四十字,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無。
[22]、是: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凡』。
[23]、誤:原作『悮』,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4]、生:四庫本無。
[25]、與:四庫本無。
[26]、又: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無。
[27]、窮:原本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28]、於: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9]、智者詳之:叢刊本、四庫本無。
[30]、秋是:原本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31]、金丹之證矣:叢刊本、四庫本無。
[32]、二物:四庫本作『金木』。
[33]、或:四庫本作『妄』。
[34]、皆指秦皇漢武:此起至『令子沉千劫之困矣』凡四百三十九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5]、聞: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云』。
[36]、相: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用』。
[37]、八:原本誤作『入』,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38]、有仙: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亦有』。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55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