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六十八·金丹(三)

金丹


太上八景四蘂紫漿五珠降生神丹方一首一名《三華飛綱丹》【并叙】

太上真人所以廣眄眾天,豁落紫空,晏觀七覺,朝遊萬方,寔由四液之飛津,五珠之丹皇矣。遂乘三英以八眄,御飛綱以保真,分神易景,逍遙上清者也。兆觀琅玕之華,則降生之丹立焉。既獲九真之高章,而九陰之戶啟矣。長年在於玄覽,得道存乎精微。所宜注神真氣,棲心冥幾[1]。澄五神於紫房,鏡混合於太微。月華合於結璘,日暉洞於鬱儀。靈變朗於九晨,把凝液以虛飛。玉經唱於朗景,煥龍華於扶希。眇眇奔乎冥漢[2],天地欻以推移。立變易於圓塗,電散疾於震雷。居洪淵而不溺,踐兵刃而不危。將塞也,則萬戶鍵[3]閉,欲通也,則積滯俱蕩。沉飛無方,隨意所宜,大哉!靈化之丹,與帝一九陰齊其光暉。服盡一劑後,三光而不衰,藥名口訣:

第一絳陵朱兒七兩【口訣是丹砂,巴越者是也】

第二丹山日魂四斤【口訣是雄黃,取明者】

第三玄臺月華三斤【口訣是雌黃也】

第四青要玉女五斤【口訣是空青也】

第五靈華沉腴三斤【口訣是薰陸香】

第六北帝玄珠一斤【口訣是消石】

第七紫陵文侯五兩【口訣是紫石英,精[4]好者】

第八東桑童子七兩【口訣是青木香】

第九白素飛龍八兩【口訣是白石英】

第十明玉神珠七兩【口訣是真瑰拾芥者】

第十一五精金羊五兩【口訣是陽起石】

第十二雨華飛英五兩【口訣是雲母,光明者】

第十三流丹白膏九兩【口訣是粉霜】

第十四亭炅獨生六兩【口訣是雞舌香,味辛者】

第十五碧陵文侯五兩【口訣是石黛】

第十六倒行神骨五兩【口訣是戎鹽】

第十七白虎脫齒四兩【口訣是金牙石】

第十八九靈黃童三兩【口訣是石硫黃】

第十九陸虛遺生五兩【口訣是龍骨,舐之著舌者佳】

第二十威文中王六兩【口訣是虎頭腦陰骨,擣用】

第二十一沉明合景四兩【口訣是蚌中珠子,已穿者亦可用,但令新者】

第二十二章陽羽玄四兩【口訣是白附子】

第二十三綠伏石母五兩【口訣是磁石,取懸針者可用】

第二十四中山盈脂七兩【口訣是太一餘粮,取中央黃也】

在二十四味合二十四神之炁,和九晨九陰之精,凝液結日月之明景也。以次別擣,從丹砂始,令各四千杵。藥皆用精上鮮明者,擣藥人當得溫慎無多口舌者。當先齋戒三十日,訖,擣藥別處盛室,潔其衣服,沐浴。合藥可三四人,同心齊意,隱靜而處。禁忌之法,亦如齋禁例,擣藥都畢,以藥安著釜中。安藥次第之法,先內丹砂,次內雄黃,次內雌黃,次內空青,末後乃內太一餘粮,太一餘粮在眾藥之上也。二十四種都畢,皆當循次令竟釜中,以小柳篦子按令相薄。又以水銀五斤灌諸藥之上,都畢,又徐徐安上土釜,以黃丹泥泥其平際,以牡蠣泥泥其外際一寸,陰乾十日取,𤍜拆。又上泥之,畢,又通以牡蠣泥泥其外面,上下四邊,厚六分。又應先作六一泥土釜內外[5]

作泥法:東海左顧牡蠣、戎鹽、黃丹、滑石、赤石脂、蚓螻黃土,凡六物,皆令分等擣治,下細絹篩,和以百日苦酒極酸釅者,和畢,更擣二萬杵,六一之泥成。以泥雨土釜內外,漸漸薄泥,日曝令乾𤍜,使經時,稍上泥,都畢,令釜內外各厚一寸半,如此泥釜了,作六一泥隱量取足用。凡作泥之法,皆以苦酒和泥。無戎鹽者,河東大鹽可用。又以東海細鹽二斤內一斛苦酒中,攪之去滓,以和六一泥,計此爲準。

作竈屋,長四丈,南向,屋東頭爲戶,屋南向爲紗窗,屋中央作竈。竈令四方,四面開口,以大鐵𨭊𨭊[6]施四腳,以著竈之中央。上下相遠,高下之法,以意裁量安隱[7]之。所盛藥土釜好安著𨭊𨭊上,以好糠火於下燒之,令去釜一尺許,調適視火。勿令暴猛,足十八日訖。更令火去釜卞一寸,復五日日足;更令火齊底二十七日,日足;更令半下釜之腹,三十日日足;更令火末下釜之上二寸,二十四日,日足;都畢,藥成也。可復寒之七日,而徐發視,八景四蘂之華皆懸著上釜,以三歲白雄雞羽掃之,盛以金銀密器,其華當作景雲之色,五十八種之氣,流霞玄映,紫光鬱曜,不可名字,名曰八景四蘂五珠降生神丹。以二月、八月朔平旦,向太歲王方再拜,以東流水服一兩,即頭有九晨之光,面[8]有玉華,飛映寶曜,洞觀天下。閉氣則立致三素之雲輿,唾地則化爲日月之光,左嘯則神仙啟首,右嘯則八景合真。於是騰空上造,以詣紫虛,出入玉清,寢宴神房。若藥華未盡起者,可更合泥固濟,如前法使密,更燒釜腹,頓六十日,萬無不成。復寒之七日,開發如初。

右以已鍊麻腴一斛,取四蘂華三兩,合投之,以炭火於銅器下微煎之,三日藥成,名日四蘂紫漿。日服一合,壽同天地,分形爲萬,乘虛而行,所欲隨意。又以四蘂紫華[9]塗掌及手爪甲,以鏡細視之,則見萬里之外物,欲覿之事,則隨心所視而現之,亦照見方來之倣像,生死盛衰之至運也。此丹或名八景丹,或名四蘂紫華,或名太微紫玉腴,或名五珠華丹[10],或名降生晨華,或名三華上丹,或名太上飛綱,或名九晨上丹,凡八名也。

鍊麻腴法

鍊麻腴之法,用清水五斛,麻腴一斛,葱薤白各二斤,合水腴葱薤四物,合煎取一斛止。作紫蘂腴,當以寂靜處發火,以木蓋蓋銅器上,勿令腴煙散出。鍊腴亦可單服,以致延年。凡糠火火八景神丹,日數既足,勿發,復更火之,如初,日時進火之日法,如先。都畢,寒之七日,乃發。藥煙變成明月珠五枚,仰綴著上蓋,皆裏以絳幙。送以清水,則絳雲見覆,飛登上清。佩此五珠,則以映天下,與日月景同,名此丹五珠絳生。以行上清者,用一倍火之。五珠既成,勿發,復更火之,日如前。火畢,又寒之二十二日,乃開,明月五珠,又變成三華飛剛之龍。發釜之後,便恍惚長大,神光釆華,吐氣興雲,所謂隱龍者也。既[11]乘之而行,以[12]造九晨之宮,故《高上經》曰:子乘隱龍,與天無窮。夫火之倍者,計先火一日,後火則應二日,又後火則應四日,又後火則應八日,又後火則應十六日,每事效此爲數。

取作虎腦之法,用馬銜芎藭一斤,細擣爲屑,以虎腦六兩和此屑爲餅而陰乾。既乾,更擣,而秤取六兩,餘者投之於東流水中。陰乾虎腦,三年內亦可用也,不必新干而必佳也。乾時以絹囊盛之,勿以塵附。用薰陸香而膠者,先多塵濁,當以湯水洗鍊去垢,取令光明而無滓者可用[13]

取錫十斤,於鐵鑊熬之半日,投四蘂紫華一銖合攪,須臾、成萎蕤金,紫金屈伸在人,而用之,謂初成之時耳。投二銖成紫蘂玉,投三銖成玄梨綠景玉。

取八景丹滓擣三萬杵,日服一丸如小豆大,身生玉光,壽同九晨,體香聞三十里。燒一丸如小豆大,辟百疾、惡氣、諸鬼不祥,而香芳十日不絕。取一丸如黍米,含之而唾,則變化隨意任心,藏形蔽影,從橫天下,欲止,即吞此丸乃息。已死未三日,服一丸如大豆,立活,當發口扣齒,送以水,又以一丸鎮心,則魂魄自還,而四體溫軟也。

取鉛十斤於鐵器中煎熬,投此二丸如雞子黃,合攪,須臾成金。投三丸即成紫金。帶一丸則山海之神來朝。以一丸涂門戶,則一家無病,辟鬼精。日服一丸,百日則色如處子,三年而面反嬰童也。以一丸如小豆大投水中,龍魚浮出,而水沸。以一丸如大豆大投火中,而光停一日許。

上清高聖中黃老君洞真金玄九陰九陽真《玉經》[14]、《太上鬱儀》、《結璘章》、《八景神丹文》,皆刻於東華仙臺,不宣於世上,自非宿有仙名者,不聞見也。傳授之法,皆對齋思神,審可付與立盟爲誓,約無宣泄。其授《帝君九陰訣》,盟用青絲一結,以爲盟誓。其受《太上鬱儀文》,盟用絳紋二十四尺,此日暉之誓也。其受《太上結磷章》,盟用碧紋二十四尺,此月華之誓也。其受《八景丹經》,盟金鐶三雙,此無常童子圓變之誓也。今用四盟,引九晨以爲約,指日月以爲信,必無宣泄,心齊天地也。若不崇信誓,身爲下鬼,七世父母受拷水火,摙蒙山之石,投積夜之河。案:經師之授盟物也,當施散於寒窮,救貧病之急厄,拯山川之餓夫,營神靈之公用矣;若私割以自贍,貪婪以爲利者,則經師之七祖長受拷於地獄,身入風火,其痛也哉!又弟子經師私心相愛,所以見根本也。道德既厚,則人鬼無間;根本既親,則魂魄自寧。若崇始慢終,不常其德者,何年命之能長?何神仙之可要乎?得其領會者,始可與言尋道之本末矣!

九還金丹二章
第一章六篇

上證品含元章敘

夫還丹本九陽之精,降受二十四真,真水真火,內外包含,含化五神,五神運氣,積而爲砂,積砂成丹,察積氣極,乃號紫華紅英大還之丹。大還丹皆因師師相承,傳之口訣,靈文藏於洞府,金簡祕在仙都。先人恐道絕源,演[15]出隱文謎言,留傳於世。遂使後來明俊,博採尋幽,曠日劬勞,終無所悟,漸潰沉溺,倏忽形腐神消,尸魄化爲魔魅,深可悲哉!然大道所運,稟之專精,變通之功,必歸於鍊汞。鍊汞要妙,備於二章。二章之中,分爲九品:上三品,則抽砂出汞,鍊汞投金、修金合藥,合於七篇;中三品,陳五石之金、四黃伏制、陽金變通;下三品和合大丹、爐鼎火候、成丹證真之訣,俱列於九品二章之中也。

抽砂出汞品第一

《大洞鎮真寶經》皆隱祕真鉛真汞。真汞者,則上品光明砂抽出汞,轉更合內水火之法,然名爲真。而光明砂一斤,其中含汞十四兩。

抽出汞訣:先取筋竹爲筒,節密處全留三節,開孔如彈丸許,中節開小孔子如筋頭許,而容汞溜下處。先鋪厚臘紙兩重致中節之上,次取丹砂細研,入於筒中,以麻緊縛其筒,蒸之一日。然後以黃泥包裹之,可厚三寸,埋入土中,令筒與地面平。筒四面緊築,莫令漏泄其氣。便積薪燒其上一復時,令火透其筒上節,汞即流出於下節之中,毫分不折。忽[16]火小,汞出未盡,尚重而猶黑紫,依此更燒之,令其汞合大數,足如紅馬牙。紫靈砂抽汞,一同此訣。餘別訣飛抽者,損折積多,而筒抽訣最妙,然[17]具列於章上品也。

鍊汞添金出砂品第二

凡同類丹砂雖抽出汞,未可則添於合金化砂,砂終不出。七篇猶未周備。且投金化砂,祕於《鍊汞訣》,其汞則重受內水火氣,遇本金相投,合化而便生砂。

《鍊汞訣》:取汞一斤、石硫黃三兩,先擣研爲粉,致於瓷缽中,下著微,火,續續下汞,急手研之,令爲青砂後,便將入於瓷瓶子,可受一升。以黃土泥緊[18]泥其瓶外,厚可二分,以蓋合之,緊密固濟,致之爐中。用炭火一斤,於瓶子四面[19],養之三日,瓶子四面長須有一斤炭。三日後,更以文武火燒之,可用炭十斤,分爲兩分,每一分上炭五斤,燒其瓶子,忽有青焰透出,即以稀泥急塗之,莫令焰出,炭盡爲度。寒三日,開之,其汞則[20]化成紫砂,分毫無失。其紫砂用黑鉛一斤,於鼎中熔成汁,次取紫砂研細,投入鉛中,歇去火,急手炒,令和爲砂,便就鼎中細研,鹽覆蓋,可厚二分,緊按令實,固濟,武火飛之半日,靈汞即出,毫分[21]無失,然依七篇,反數投化合金生砂。如第二反其《化寶砂篇》中用汞,則兩度[22]用石硫黃燒令成砂,兩度入黑鉛卻抽歸汞,添金化砂;第三反英砂用汞,則三度燒令抽入;第四反出妙砂中用汞,汞則四度抽燒;第五反化靈砂用汞,還五度抽鍊;第六反出神砂用汞,汞亦須六度燒抽;如第七反化出玄真絳霞砂用汞,汞一依前七著石硫黃燒成紫砂,七度用黑鉛抽歸靈汞。每度燒皆用石硫黃三兩,卻抽歸汞則用黑鉛一斤,轉轉燒抽,火候依前一訣。其汞燒抽變鍊,則含其內水火之精氣,亦合七篇之大數,自然水火金三光,稟氣相合,會精而化靈證真也。

修金合藥品第三

且陽元之魂,遇陰氣所感,伏形成[23]魄,謂之兌金。兌金則成見陰質更而含陽精[24],漸令去其滯氣。靈汞投化,轉轉增光,反濁歸清,然後正陽之體。其修金用藥,窮真合無[25],令其靈通於七篇也。

石鹽本稟坤坎之精,陰極之氣,結其成質[26],方而稜如片石,光白似顆盥之類,味微淡於顆鹽,功則能伏制陽精,銷化火石之毒,力與石硫黃敵,體變鍊,功性能發明金精,去麤滯飛昇。七篇之中,假之爲使。

馬牙消亦是陰極之精,形若凝石[27],生於蜀川,其功亦能制伏陽精,消化火石之氣。獨用伏制,則力稍微,合於石鹽,陰毒則甚矣。

北庭砂所稟陰石之氣,性含陽毒之精,功能消敗五石之金,各遣證於本性。能成能敗,力頗並於硫黃,去穢益陽,其功甚著。本質亦作顆,生而淺紅色,光明通透爲上。七篇中用之爲使,使引其陽金之精,破敗陰魄。若合於大明砂、赤鹽、硫黃用之,其變鍊功則高於造化。

麒麟碣出於西胡,稟之於熒惑之氣,生於陽石之陰,結而成質,色如紫鉚[28],形若爛石,其功亦能添益陽精,消陰滯氣,拘添其鍊,亦有大功。真者於火中燒之,赤汁湧流,火不易本色者,是其色真也。

石膽所[29]出於嵩嶽蒲州,稟之靈石異氣,形如琵琶,本性流通,精感八石,液化五金,陽[30]遇之清歸中宮。若欲識真,塗之銅鐵,以火燒之,色似紅金。伏制變鍊,頗最有功。又以銅器盛水,投少許入其水中,水色清碧,數日不異者,是真也。

持明砂[31]者,雖稟陽精,從陽所養[32],體如琥珀,質似桃膠。其性和,而能銷漉陽金,革陰滯質。若合硫黃、赤鹽,變鍊其陽精,轉轉增光。七篇之中,用御正陽之炁,復歸真元,其功甚[33]矣!

夫赤盥【戎盥是也。】所出,西戎之上,味稟自然水土之氣,結而成質。其方水土氣本而黃赤,其鹽亦[34]隨氣而生,號言赤鹽,味微淡於石鹽,力則能鍊伏陽精,增明吐輝。若合硫黃用,功能反魂成魄,鍊魄增光,制伏四黃,定質還歸戊己。欲辯其[35]元,於火中燒,汁流紅赤,凝定轉益其色,則本元是[36]

石硫黃本出波斯南明之境,稟純陽火之精,精氣結而成質[37]。質性通流,含其猛毒,藥品之中,號爲將軍,功能破邪歸正,反濁還清,挺立陽精,消陰化魂[38],元真運轉,偏假其功,鉚金遇之,精消魄敗。色微稍青,光者力大,凝黃色者力次,赤黃色者力小。合和大丹,伏鍊消化,須其力大者。用之,察元氣,辨其高下[39]。然合七篇,化金生砂,砂漸澄清明[40],威乃證於九丹也。

中三品陳五石之金品第四

夫五石之金,各皆稟五神之陰精,合於山澤異氣,結而爲魄。

鐵所稟南方丁陰之精,結而成形,鐵形堅,服之傷肺。

銅所稟東方乙陰之精炁,結而成魄。銅性戾[41],服之傷腎。

銀所稟西方辛陰之精,神炁而爲之質[42]。銀性戾,服之傷肝。

鉛錫俱稟北方壬癸之氣,錫受壬精,鉛稟癸氣。陰終於癸,故鉛所稟於陰極之精也。鉛錫性濡滯而多陰毒,服之傷心胃。

金所稟於中宮陰己之魄,性本而剛[43],服之傷腸損肌。

右金之五性,例多陰毒,久服之,即傷肌敗骨,促壽損命。凡世之士,本求長生,不明五金之性,擅意將其鉚石之金,轉轉修鍊。且其鉚石之金,皆受五神陰濁之氣,結而成質。質體沉重,雖遇四黃,能變易其體,陰毒之性,終不輕飛,縱令鍊化爲丹,服之亦乃[44]傷於五臟,乃其本性也[45]。至理殊乖,欲服求仙,與道彌遠。

四黃制伏品第五

四黃者,雄、雌、砒、硫,其質皆屬於中宮戊土之位,性各含陽火之毒,能敗五臟之金[46]。若別制伏,去其火毒,則能成易變轉五金之質。若能制伏,拒火色而不易本元,有汗[47]流通,即其功能變銅銀而化成黃金之質。若伏火色變白,如輕粉,泮液流利者,化五金盡成白銀。而四黃功力,各稟本氣,變化其五金。雄黃功能變鐵,雌黃功能變錫,砒黃功能變銅,硫黃功能變銀化汞。且四黃功能反鐵爲銅,反銅爲銀,反銀爲金,轉轉變化。其硫黃功力最高,能添陽益精,反濁歸清,此乃是七十二石之將也。其四黃遇於赤鹽、大朋砂、石膽,財伏質歸本,不易其色;若遇石鹽、馬牙消、石膽,亦伏於火,則變質反而爲白色如輕粉。是以《大洞寶經鄭君唔真內傳》論其七十二石制伏訣,皆須含元胞胎,以黃土等分,和鉛粉及石腦作鼎伏之,緣土與四黃類。鉛又能消火之毒,石腦伏石毒。其《修真傳》中諸石變通之訣,文理稍煩,不能具載,且[48]略陳四黃五金伏制之弘規,乃[49]列之於品第耳。

陽金變通品第六

陽金者,所稟陽之精,五神吐符會氣,託形爲丹砂。丹砂而外包八石,內含金精,金精先稟氣於甲,受形爲丙,出胎見壬,結魄成庚,增光歸戊,陰陽昇降,各歸其類[50]。且如鉚石五金俱受五神陰之氣,炁結亦分爲五類之形,形質頑狠,至性沉滯。汞則稟五神陽之靈精,會符合爲一體,故能輕飛玄化,感遇萬靈。汞本託胎於丹砂,位居南方,易胎乃爲壬水。水則見形於北方,降魄成庚。庚則西方白金,鍊形來甲之東方青金,精增於戊。戍則中宮黃金也。化質歸離,功成於九。以陽金遷變,動用化機,運質易胎,合其五方之體。然後受天地,革陰陽,超於三元,脫質歸真,號之還丹。

第二章三篇

下三品丹砂敘

夫合大丹,先須積陽之精,反[51]紫金運動、變遷化五神,消形去質,輕化通流,假之真水,然火功,推演志精[52],九九數終。真水內火,黑鉛、石硫黃是也。鉛屬北方壬癸水,硫黃性稟南方丙丁火。真鉛者,含其元氣,從鉚石燒出,未經桮抽[53]鍊之者,爲其真鉛也。

合和品第七

取其真鉛一斤,反[54]玄真絳霞砂中紫金十五兩,二物各別於其鍋內消爲汁,乃均合一處,去火,急手炒,令爲細沙,入硫黃五兩,三物於鉢中熟研之一日,然後遷於鼎中,運火燒之六轉,每轉添陽。鑪鼎火候,列在於《火候品》中。然大丹先受于天,運之於人,養育運鍊,累積正陽,內含水火,外含三光,五神混蒸,或[55]乃輕揚。化赫成丹,還歸南方。清澄優遊,坐紫微堂。此亦猶內外火運轉感化[56],而成大還丹也。

鑪鼎火候品第八

夫大丹鑪鼎,亦須合其天地人三才,五神而造之。其鼎須是七反中金二十四兩,應二十四氣。內將十六兩鑄爲圓鼎,可受九合,八兩爲蓋。十六兩爲鼎者,合一斤之數,受九合,則[57]應三元陽極之體,蓋八兩則應八節。鼎并蓋則爲二十四,合其大數。然後將其合了紫金砂入於鼎中,緊密固濟,莫令泄陽氣,則致於鑪中。

《造鑄訣》[58]:於甲辰旬中取戊申日,於西南申地取净土,先壘土爲壇。壇高八寸,廣二尺四寸,壇上爲鑪。鑪高二尺四寸,爲三台,象通氣[59]。上台高九寸,爲天關,九竅象九星;中台高一尺爲人關,十二門象十二辰,門門皆須具扇;下台高五寸爲地關,八達象八風,其內須徑一尺二寸。然致鼎於鑪中,可懸二寸,下爲土[60]臺子承之。其臺子亦高二寸,大小令與鼎相當,然後運火燒之。

《火候訣》:夫用火之訣,亦象乎陰陽二十四氣,七十二候。五日爲一候,三候爲一氣,二氣爲一月。七十二候則應二十四氣,爲十二月。十二月爲一周年,陰陽運足矣而丹成[61]。夫起火之時,取十一月甲子日夜半甲子時動火,從子門起,火五日,用炭三兩,須常有熟炭三兩在其鑪中,不得增少;次開丑門,發火五日,用炭四兩;次開寅門,下火五日,用炭五兩;次開卯門,著火五日,用炭六兩;次開辰門,著火五日,用炭七兩;次開已門,著火五日,用炭八兩。此六門[62]是陽門,火須竪安炭,如陽氣後發動。次至午門,著火五日,用炭九兩;次開未門,著火五日,用炭八兩;次開申門,著火五日,用炭七兩;次開酉門,著火五日,用炭六兩;次開戌門,著火五日,用炭五兩;次開亥門,著火五日,用炭四兩。此六門火須橫安炭,亦象于陰陽氣候。從子門起火至亥門,周旋十二時門,終計用炭七十二兩,在鑪應七十二候之數,則成四象十二候。六十日兩月爲一轉,則開看之,更添石硫黃二兩,和紫金砂於缽中,以玉槌研之半日,卻入鼎中,封閉固濟,依前每門五日,運火燒之。

《運火訣》:還從甲子日子時於子門起火,用炭五兩,丑門用六兩,寅門用七兩,卯門用八兩,辰門用炭九兩,巳門用炭十兩,至午門却退炭歸九兩,未門用炭八兩,申門用炭七兩,酉門用炭六兩,戌門用炭五兩,亥門用炭四兩。此第二轉,運火每門,五日爲一候,周旋十二門,成十二候。六十日足,計有八十四兩炭,鑪中增第一轉炭十二兩!應十二節之數。則候鑪中火歇開看之,色如褐土,金星璨然而在。又添石硫黃二兩,和砂重研,却入鼎固濟之。又依前運火,同[63]遭十二門。每門五日爲一候。

還從子門起火[64],五日用炭七兩,其炭長須,應七兩熟炭在鑪中,不得增少。又丑門火五日,用炭八兩;次寅門火五日,用炭九兩;次卯門火五日,用炭十兩;次辰門火五日,用炭十一兩;次巳門火五日,用炭十二兩;次至午門,火五日,却退炭歸十一兩;次未門火五日,用炭至十兩;次申門火五日,退炭至九兩;次酉門火五日,退炭至八兩;次戌門火五日,退炭至七兩;次終于亥門火五日,退炭至六兩。其十二門皆須依本數著炭,周迴十二門,匝合有一百八兩炭在鑪中,增於第二轉炭二十四兩,應二十四氣之數。終十二門六十日足,候鼎寒開看,色微欲紫。又添石硫黃二兩,出金砂和研令相合,則卻入鼎中固濟之,亦依前,門門五日火候。

亦從甲子日夜半甲子時子門起火五日,用炭九兩。則開丑門著火五日,用炭十兩;次開寅門,著火五日,用炭十一兩;次開卯門,著火五日,用炭十二兩;次開辰門,著火五日,用炭十三兩;次開巳門,著火五日,用炭十四兩;次至午門,却退炭至十三兩;次至未門火五日,退炭至十二兩;次申門,火五日,退炭至十一兩;次酉門火五日,退炭至十兩;次戌門,火五日,退炭至九兩;次終亥門,火五日,退炭至八兩。此轉十二門周迴,計鑪中有炭一百三十二兩,又增第三轉炭二十四兩,亦應氣候。足,寒之開看,其合砂色漸轉金紫,光色若星,璀璨流輝。又添石硫黃二兩,出金砂於缽中和硫黃熟研,却入於鼎中固濟,令緊密,視之上下無罅漏泄,然後依前,門門運火。

亦取甲子日子時起火,從子門先入炭十一兩,亦五日;次丑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二兩;次開寅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三兩;次開卯門,著火五日,用炭十四兩;次開辰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五兩;次開巳門,入火五日,用炭十六兩;次至午門,退運火五日,用炭却至十五兩;次至未門,入火五日,用炭十四兩;次至申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三兩;次至酉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二兩;次至戌門,入火五日,用炭十一兩;次至亥門,入火五日,用炭十兩。從子門終於亥門,巡十二門,周計用炭一百五十六兩。炭在鑪中,旋繞其鼎,積運燒之六十日,數增於第四轉炭二十四兩。其鑪內鼎四外紫氣迴繞,看之如霧。候寒開鼎,見金砂色轉化爲紫光之丹?丹內紅星點點,似欲輕湧。更添石硫黃二兩,和於鉢中,熟研半日,則却入鼎中封固濟,然後依氣候運武火,一轉還丹。

從甲子日甲子時子門起,火五日,用炭十七兩;次丑門,火五日,用炭十八兩;次寅門,火五日,用炭十九兩;次卯門,火五日,用炭二十兩;次辰門,火五日,用炭二十一兩;次巳門,火五日,用炭二十二兩;次午門,火五日,退炭至二十一兩;次未門,火五日,用炭二十兩;次申門,火五日,用炭十九兩;次酉門,火五日,用炭十八兩;次戌門,火五日,用炭十七兩;次終亥門,火五日,用炭十六兩。計從子門運武火終於亥門,合有炭二百二十八兩,在鑪中增於第五轉炭七十二兩,應七十二候。足,其鑪鼎中紫氣連天,日月失輝,山河震岌,乃是丹成之候也。歇鑪出鼎,於香壇之上寒之,然後開看:其丹赫然輕飛,脫離於質,如芙蓉花九層,連於鼎蓋之上下,五日分毫無失[65]。其鼎內有滯灰二十四兩,如紫金[66]色。其紫金一丸麻子大,亦制伏汞一斤及五石,五金盡化爲至寶,然則遷其鼎於三洞,各鎮其功,功合歸真,迥然蟬蛻,此乃還丹之力,其寶偉哉!

成丹歸真品第九

夫仙者有品格[67],真則一同。如七反之丹砂,功力甚著,服之亦得高仙,尚未證其真仙也。緣上[68]有質礙之體,未能輕化,離於五神[69],猶爲真水,世人[70]所以銷鑄。且九還之丹成,飄飄輕化,迥脫去質,圓光洞煥,氣耀衝天,遇物而化,無有礙也。千鼓萬韛,終不銷化,而精光轉益[71]。得服之者,當則羽化雲飛,便爲高上之真人也。故積精而致仙,積仙以成真者,則超於至陽,與天地長久,騰凌雲霧,宰制萬靈,役使群仙,巍巍高上,昇於紫闕,乃號曰真人矣!然乾坤不偷陽精[72],豈减世類淪化,惟真長存也。

雲笈七籤卷之六十八



[1]、幾:叢刊本、四庫本作『機』。
[2]、冥漢:叢刊本作『冥漠』。
[3]、鍵:原本作『捷』,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4]、精: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5]、又應先作六一泥土釜內外:此句句意不通,疑『泥』下奪一『泥』字。
[6]、𨭊𨭊:四庫本作『鐒鐒』。
[7]、隱:當爲『穩』之誤。叢刊本、四庫本作『穩』。
[8]、面:原本作『而』,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9]、華:原本作『映』,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0]、華丹:叢刊本、四庫本作『丹華』。
[11]、既:叢刊本、四庫本無。
[12]、以: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作『可以』。
[13]、取令光明而無滓者可用:叢刊本、四庫本作『取光明而無滓者』。
[14]、上清高聖中黃老君洞真金玄九陰九陽真玉經:此起至段末凡三百四十三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5]、演:四庫本作『湮』。
[16]、忽:四庫本作『若』。
[17]、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8]、緊:叢刊本、四庫本作『累』。
[19]、面:原本作『而』,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0]、則:叢刊本、四庫本作『即』。
[21]、毫分:叢刊本、四庫本作『毫末』。
[22]、度:原奪,據道藏本補。
[23]、形成:二字原倒,據道藏本乙正。
[24]、兌金則成見陰質更而含陽精:道藏本作『兌金則見陰質而更含藥精』。
[25]、窮真合無:道藏本作『窮真合元』。
[26]、結其成質:道藏本作『結成其質』。
[27]、凝石:道藏本作『凝水石』。
[28]、色如紫鉚:色,原本誤作『也』,據道藏本改。
[29]、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0]、陽:此下道藏本有『精』字。
[31]、持明砂:疑爲『特明砂』之誤。《本草綱目·蓬砂》『附錄』引《本草拾遺》 有『特蓬殺』。道藏本作『大鵬砂』。
[32]、從陽所養:道藏本作『從陰所養』字。
[33]、甚:此下道藏本有『大』字。
[34]、亦:原作『赤』,據道藏本改。
[35]、其:此下道藏本有『真』字。
[36]、則本元是:道藏本作『則是本元也』。
[37]、禀純陽火之精,精氣結而成質:道藏本作『禀純陽火之精氣,結而成質』。
[38]、消陰化魂:按道藏本當作『消陰化魄』。
[39]、察元氣,辨其高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其』字;按道藏本,『察』上有『審』 字。
[40]、砂漸澄清明:道藏本作『砂漸演精明』。
[41]、銅性戾:道藏本作『銅性利』。
[42]、銀所禀西方辛陰之精,神炁而爲之質:按道藏本當作『銀禀西方辛陰之神,結精而爲之質』。
[43]、性本而剛:道藏本作『性本至剛』。
[44]、乃: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5]、乃其本性也:道藏本作『知其本性則』。
[46]、五臟之金:道藏本作『五臟之氣』。
[47]、汗:道藏本作『汁』。
[48]、且:叢刊本、四庫本作『姑』。
[49]、乃: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0]、類:道藏本作『源』。
[51]、反:此上道藏本有『七』字。
[52]、志精:道藏本作『至精』。
[53]、桮抽:道藏本作『杯抽』。
[54]、反:此上道藏本有『七』字。
[55]、或:道藏本作『忽』。
[56]、此亦猶內外火運轉感化:道藏本作『此亦獨內外水火運轉感化』。
[57]、則:叢刊本、四庫本作『斯』。
[58]、造鑄訣:按道藏本當作『造爐訣』。
[59]、象通氣:道藏本作『上下通氣』。
[60]、土:原誤作『上』,據道藏本及叢刊本、四庫本改。
[61]、陰陽運足矣而丹成:道藏本同,叢刊本、四庫本作『陰陽運足而丹成矣』。
[62]、此六門:此下道藏本有『陰門』二字。
[63]、同:按道藏本當作『周』。
[64]、還從子門起火:叢刊本、四庫本並在『從』後有『甲子日夜半子時於』八字。
[65]、連於鼎蓋之上下,五日分毫無失:此二句句意不協,按道藏本當作『連於鼎蓋之上,十五兩分毫無欠』。
[66]、紫金:道藏本作『紫灰』。
[67]、品格:道藏本作『品類』。
[68]、上:通『尚』。道藏本正作『尚』。
[69]、離於五神:於名意殊乖,按道藏本當作『離於五濁』。
[70]、世人:按道藏本當作『世火』,『人』爲『火』之誤。
[71]、益:此下道藏本有『炎火之內並不能燒首』一句。
[72]、然乾坤不偷陽精;此起三句凡十八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偷,道藏本作『渝』 。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978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