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六十二··諸家氣法(七)

諸家氣法


太清王老口傳法序

此卷口訣,並是楊府脫空王老所傳授。其脫空王老,時人莫知年歲,但見隱見自若,或示死於此,即生於彼,屢於人間蟬蛻轉脫,故時人謂之脫空王老也。多[1]遊楊府,自言姓王,亦不知何處人耳。每逢志士,即傳此說[2],云祕妙方若傳非其人,自招其咎。此卷並學有次第,志[3]人口訣,非初學法也。爲當學人初兼食服,以此屢言食物。且食氣祕妙,切資斷食,使穀氣並絕。但能精修此法,知騰陟仙道不遠耳。

說隔結

凡人腹中,三處有隔:一心有隔,初學服氣者,皆[4]覺心下、胃中滿,但[5]少食,久作之,自覺,通下;二生藏下有隔,即覺腸中滿,久而覺到臍;三下丹田中有隔,能固志通之,然後始覺氣周行身中矣。遊行身中,漸入於鳩。後覺鳩中氣出,即能與人治病也。

初學訣法

初學時,必須安身閑處,定氣澄心,細意行之,久而不已,氣入腸中,即於行住坐卧一切處不妨。胃中氣未下入腸中來,即不得,顧[6]處作難[7]。初服氣,皆須因入息時即住其息,少時似悶滿,其息出時三分,可二分出還住,少時咽之,咽已又作,至腸中滿,休。必須日夜四時作,爲初學人氣未入丹田,還當易散,意欲[8]得氣入丹田,縱不服氣,亦氣不散。四時者,朝、暮、子、午時是也。如覺心滿悶,但咬少許甘草,桂亦得,其滿悶即散。丹田未滿,亦不至滿悶也。元氣下時,自然有少悶。祕之,勿妄傳非其人。

凡初服氣,日夜要須四度。朝、暮二時,用仰覆勢,夜半及日中,唯用仰勢。其仰勢:用低枕,仰卧,縮兩腳,堅兩膝,伸兩手著兩肋邊,即咽氣,只咽十咽,氣即滿丹田中,待一時咽了,然後以意運入鳩中。其覆勢:以腹坦床,以意播胸令高,手腳並伸著[9]床,即咽十咽,每咽皆以意運,令綠脊下,從熟藏中出。

說覆仰法

每朝、暮服氣,先覆後仰,每咽氣,皆須一下下作聲,尋聲運入丹田中,緣脊下亦須作聲。若解作聲,每勢只十咽即足,如不能作聲,三十、五十咽亦不足。要須解作聲,始得不解作聲徒勞耳。

凡咽氣,皆喉中深咽,不得淺,淺即發嗽。

凡咽氣,每一迴咽,中間十息、五息,亦非事停歇,從容任意。不解用氣,咽淺即當時患嗽。

凡咽氣,不得和唾咽,氣須干咽,中間有津液來,別咽之。咽液,亦須用出息咽之,若用入息,恐生風入,極須用心也。

凡初受服氣法,要誦祝;受法了[10],已後平常自用氣,亦[11]不要誦祝。與人療病,當應誦祝。

服氣雜法

凡服氣,四度外,或非時腹中覺氣少,氣力不健,任意咽多少亦得。

凡初服氣,氣未固,多從熟藏中下泄。宜固之,勿令下泄,以意運令散。

凡初服氣,必須心意坦然,無疑無畏,不憂不懼。若有畏懼,氣即難行。

凡服氣,若四體調和,必須[2]意思欣樂自足,不羨一切餘事,即日勝一日,歡快無極。

凡服氣,不得思食,坦然無所念始得。若然忽思食[13],必須抑捺,如不在意抑捺,心即邪矣。如渴,煮薜荔湯,湯中著生薑少許,更煮一兩沸,吃一碗,其渴即定。【薜荔者,落石根是,子亦得。】或薑蜜湯亦得。若能自抑捺,縱終日對嘉饌,亦無所欲。

凡服氣但不失時節,丹田常滿,縱出行人事,亦不可廢。若久久行慣,縱失一時兩時,亦無所苦。

凡服氣成者,終日不服氣,氣亦自足,至妙不可窮盡。

凡服氣,得臍下丹田常滿,叫喚讀書,終日對人語話,氣力不少,出入行步,無惓[14]怠也。

凡初學服氣,氣未堅,亦[15]不可過勞,勞即損氣。仍須時時步行少地,令氣向下,大精。

凡服氣成,欲得食,即縱食,食亦不障氣,縱飽食,咽氣,氣還作聲,直至臍下。一成已後,兼食行氣亦無妨。

凡初服氣、欲行[16],以氣推腹中糞令盡,且勿食,二十餘日彌佳。若入頭即食,理不得妙。

凡服氣日別吃,少酒亦好,如或思食,吃少許薑、蜜即定,仍不得多睡,能百種不吃最妙。但至誠感神,百無所畏。

凡服氣,縱體中及心胸間不好,亦非[17]他事,久久行氣,自可散也。

凡初服氣,小便黃赤,亦勿怪,久久自變色如常。

凡初服氣,不用吃果子,恐腹中不安穩,又恐滓穢,腹中氣難行。且欲空却腹藏,令氣通行,但能忍心久作,自覺精神有異,四體日日漸勝,神清氣爽,不可比量。若久久行氣,眼中自識善惡,視人表知人裏,能志心學,三七日即內視腸胃分明,如[18]心不忘,久行始通,能內視五藏,歷歷使用,妙不可言。如能堅固[19]行氣,肌膚不减,亦不銷瘦。若作不如法,或無堅固之志,即似瘦弱也。

凡人身中元氣,常從口鼻中出,今制令不出,使臍下丹田中常滿,即不至飢。若神識清明,求出不得。

凡服氣丹田滿,如悶,即運氣令從四肢及頂上出,第一勿令從口鼻出,若從口鼻出散,雖餐百味飲食,但得虛肌,身受諸病,漸入死地。

凡人飲酒食肉,一時雖勇健,百病易生,瘴癘蠱毒,逢即被傷。能服元氣,久而行之[20],諸毒不能傷,一切疫病無得染。但恐不能堅持,如能堅持,久而自知其妙。

凡初服氣,氣悶多從下洩,悶須制,勿令洩,以意運令散即好。

凡初服氣了,或氣衝上,從口欲出[21],即須咽液送令下,咽液勿咽入息,恐外氣入。

凡初、學服氣或[22]太多,腸或脹滿,攪轉作聲不安穩,即須數數以意運氣,逐却腸中宿糞即好。必須數數逐却糞,令肚空,其氣在內,即[23]得安穩。如未逐糞,間仍攪轉不安穩,任下洩一兩下寬快,雖下洩失氣,續更咽添之,若洩一下,即咽一下添之;若兩下或至三下、四下,還須計數添之。意者,常令丹田氣飽足爲佳。

凡服氣周遍,不須閉氣想,但依平常,以意運之。如飢,抑捺卻自定;渴,即任飲水,蜜漿、薜荔飲[24]無妨。如有氣衝上,即咽令下,能咽氣,咽唾送之令下亦得。凡滿悶,只從心胸間即[25]衝上耳。

凡服氣,宜日服椒三、兩服。每一合椒,净治,擇去目及蒂,以酒、水、薜荔飲、菜汁送之令下,益氣及推腸中惡物。此是蒙山四祕。

辨腸轉數法

凡仰咽氣,入子腸運入鳩中;覆咽氣,運令從熟藏中出。凡人有熟藏、生藏,行之一月日,氣始入,盤屈腸中作小聲,繞腸轉鳴如是[26]。凡人盤屈腸轉數多者,爲上聖人;十二轉已下,或十轉、九轉、七、五、三、兩轉者,是賤人。腸粗而短,聰而無智,粗屬聰,長屬智。候得腸長爲上。如腸短更細,不是類也。

凡人腸長者,氣易固;腸短者,氣難固。

凡初服氣,腸中攪轉作聲,即須右脅著床,以右手搘頭,以左手牽左腳令屈,直身及直右腳,咽氣令咽入右腳中,出腸中。即可久行氣,每下作聲,聲繞盤屈處,作聲[27]皆自記得,屈數其聲,流轉幽幽,隱隱然小聲,即是流通好也。人腸中又有四緣,又有節次,有二十四次,久行氣,每氣下即覺有節次,次數亦自記得。

凡元氣與外氣不相雜。若咽生氣,須臾即從下洩出去,不得停腸中。

凡腸,賢士大腸十二節,小腸二十四節;上士大腸九節;中士大腸七節。其氣每至節,經過皆自覺,至節須用氣即過,其洗腸多飲漿。

服氣十事

凡服氣,總有十事,所謂心爲神氣,肝爲禁氣,肺爲殺氣,脾爲道氣,腎爲元氣,並陽氣、陰氣、和氣、外服氣、內服氣,名爲十事。今時正咽者,只是內服氣一事耳。至如外服氣者,譬如別人在別處,患左腳腫痛,禁之,自引外氣運入己左腳中,彼人即自差,所謂遙禁法。以此而論,妙不可解。

凡若[28]運氣,得應頭腦中,即頭腦中熱氣上,運氣向腳亦如此。若先運陽氣,即覺腳冷,然後始熱應。何故如此[29]?緣陽氣排陰氣出,所以如此。先運陰氣,亦陽氣先出,腳如火熱,然後始腳冷。他皆仿此。若能運氣入頭中,始免面瘦。【已上九條。】

服氣軌則,即須得知,已[30]取其精妙,久而自佳。腹中食盡後,並不過三七日,即自得其要。兼食行之,事似遲。至於[31]腹中穀氣,四十日始應得盡,亦有更出者,待舍後自看,若有膿血、黑物、黃物等出,即是穀氣盡也。如斯物未出,即不能令氣遍身周行體中。歲除日夜,以净飲食酒、獐、鹿脯等,於無人處鋪設,四拜,誦祝或七遍,二七、三七遍,祝曰:

無你婆帝,無你俱沙諦,多寫無你歸婆僻【毗二切】,能持{礻署}婆莎訶。事訖,吃諸飲食,不盡者,致東流水中。

凡運氣十五日已前,可令氣從頭及手出;十五日已後,從兩腳心出。常用氣時喘息,喘息出時[32]出盡,即閉氣,令氣極,更莫令入,即咽之。有強壯人作即多,有尋常人作即少,大都三四下,即得坐卧不飢。右脅著床卧,展右腳,縮左腳膝,左手攀右膝頭,可經四五端,攀膝頭用少力,時左脅著地卧,又如前。少時仰卧,手攀兩膝,即以左右手攀膝,用少力,餘如前。三事總須高枕作之,治病等用由□□者[33]。如欲逐食,令出即作[34],兼取安穩。氣極者,尋常初仰卧,看氣與心、脾骨齊,即休取飽,即服氣者別服,氣即弱。肚高即脹滿,大都三下、兩下,取卧者自料量,看氣出極即閉之,勿取入息。良久即氣攻頭上,得諸處熱[35]度更熱,即得鼻中喘息。從月一日至十五日左畔[36],十六日至月暮右邊。用此得冷時用熱氣,寒不能寒,得熱時用玲氣,熱不能熱,得熱時用熱法,如[37]冷時用冷法,依熱法不至熱,即引入息自然冷,出息始得作熱,入息極作熱不得【此是自法】。左畔[38]肝,肝氣青,左邊[39]著青氣;右邊肺,肺氣白,右邊著白氣[40]。氣上即孔合,氣下即孔開。乘開咽氣,自然糞盡。常用氣時[41],因喘息出盡,即閉氣令氣熱,更莫令入即咽之,有強壯即多大精,三四下即得,氣出極即閉之,勿取入息,良久即氣攻頭上,即諸處熱,即得鼻中喘息。

又前言服氣吃諸湯藥等,爲初學人氣於三丹田中不住,多有反出,或兩脅脹滿,以此藥散氣。或言初學人力微,服餌助道,或言益氣道也。且[42]初學不可不知,久久總不用爲妙。譬如嬰兒居胎中,湛然不動,服何藥物?有何人言事[43]須服藥者?未悟其深妙,此不可不與商量道耳[44]。但如嬰兒,他皆仿此[45]。莫錯用心,特宜大慎[46],不然入邪也。方中有祝,後人加之,古本無矣[47]。王老報書已[48]具,尋來問,非夫[49]至人,豈能致此?甚善!甚善[50]!此可謂元氣通流,不死之道,復何疑哉!

夫寒熱之氣者,用氣則得,此事用功,畢[51]要在口訣,非筆所能傳也。五通他智者,但行之不已,三尸自除,三尸既除,五通何遠?可懸解於心也。忌死穢者,《黃庭內景》云:玄元[52]真一魂魄練,至忌死氣諸穢賤。若能避之大好,如必不可避之,見訖[53],即存心家火氣,從頂而出,遍燒其身,訖,即取桃皮四兩,竹葉一斤,以水煮,取湯沐浴[54],此[55]亦可以解穢。初見之時,仍須閉氣。若涉深水,能閉氣內息,此已得道氣扶身,魚龍豈能爲害!夫[56]行道之人,入水不避蛟龍,此之謂也。更不假外助,今往往親見狀若鬼神者,夫[57]氣通之後,則心合正真,而鬼神不能藏形,固是常理,復何足怪。但凝心內照,莫取莫說,自然降伏諸魔,得未曾得,豈在一二所論也。

夫神仙法者,與此法了無有異。此法精思靜慮,安形定息,呼吸綿綿,神氣自若,百病不生,長存不死,所謂身安道隆度世法也。

神息法

神息法者,觀心遺照,動念即差,當用心之時,氣自無滯,當用氣之時,心亦不生,兩法相須,事同唇齒,何謂不相應!善思念之,勿有疑慮。夫隱景藏形者,當勤修此法,使退皮煉骨,身合太無,則所遇咸適,雖山河石壁,無有擁遏之者,此必然之理。

右已後口訣,並學有次第,今口訣[58]非初學人法,爲當學人初兼食服,以此屢言食物,且服氣祕妙,切資斷食,使穀氣並絕,知騰陟不遠也。

服氣問答訣法

問云:或有心腹不好,或痢疾等,於氣如何?答曰:但能絕食服氣,其疾不過數日必愈。

問云:或有心腹不好,或有病患,或須止痢,或須冷,或須熱,亦擬自問得當否?故不敢隱,今僕實未通,願悉傳授[59]。答曰:生藏在脾上,熟藏在脾下近脊,所以覆咽尋聲緣脊,從熟藏中下耳。凡咽氣,仰排水[60],覆排食,食藏在右,水藏在左,凡咽氣久,即自至鳩。僕雖當時[61]咽未至鳩頭,每五更皆須自應鳩【或云,皆自應鳩】,鳩健一如見敵耳。凡覆想緣脊下,只以意想腹中近脊,尋聲不入熟藏中,出仍令聲從右邊下。

[62]:咽氣滿,下泄不得禁,亦非斗事,舍後有膿?答曰:自腸一中先有滯結,所爲不須忍,覺欲出即放令出,肚中即不鳴。

所云[63]想氣使出頂及四肢,久行之,即自覺[64],只憑想即[65]是。凡咽氣只得丹田氣,拍之彭彭即得,縱心頭未滿亦得,如欲心頭飽滿,只是多取氣即得。如蟲行?答曰:久[66]自覺,更無別法。

問曰[67]:如何得似喫食時一種,初學只合如此,久久即共喫食一種,所云運氣偏得[68]從頂及四肢出,有妨礙不?答曰:非有妨礙,始令出,任其自出耳。但運遍身即休,不假以意令出,他氣自出,如行人事。氣少即咽,亦不須候時。攻擊病及與人療病,久行氣得通始得,如何初學即有所望?內視腸中糞盡訖,閉目內視,即自見腸中糞極。難盡,從斷食二[69]十餘日始盡。初斷食,三七日,即須別喫一兩頓煮菜,推宿糞令下。如得每頓喫一碗苜蓿、芥[70]、薑、蔓、菁、菘、蕪,在煉若苦汁著少油、酥最好,任少著鹽、醬汁作味,勿著米麵等。且欲腸中穀氣盡,喫菜可四五日,已後即除却菜喫汁,又數日,然後總須停。每須[71],喫少酒任性,腸中空訖,即喫一頓酒,令吐心胸中痰極精[72]

姑婆服氣親行要訣問答法
【此法傳自李液家言。姑婆者,液之姑婆也。】

所云[73]:食訖今[74]排糞盡,若爲用氣排糞?答云:其腸中先來已經蕩滌净訖,不食日久,若遇難事,要須食訖[75],即[76]用氣排之。凡生藏在脾上,熟藏在脾下,可咽氣從生藏排下,過至熟藏,其糞即盡。如不用作糞,即當時排之,其食不變色而出。候食出,可飲一碗薜荔飲洗滌,腸中常令净潔,其氣即易流行。

問:所[77]云若不須於口鼻出,氣即閉之,不限時節,於諸處出息若爲[78]? 答:其閉氣內息洗[79],先以略說訖,但得穀氣盡,腸中空,閉氣令氣熱,更莫令外氣入,即得鼻中喘息,餘閉法日久當自悟。

[80]:若爲得隔塞開通?答:凡服氣,欲得速流通,無隔塞,會須百物不食,即得咽氣入子腸,一月日始入盤腸。其盤腸轉數多者,爲上聖人;十二轉已下,或十轉,或九轉、七轉、五轉、三兩轉者,是賤人。腸粗而短者,聰而無智。其氣須上即上,須下即下,須左即左,須右即右。若爲[81]所云用氣自由,但行之日久,自得通暢,小小口訣,非筆所宣。

問云:常[82]眼闇如隔數重紗,自氣入頭入眼極明徹若爲?答:其眼漠漠如隔紗者,只爲用氣不堅,致令如此。但能運氣入頭,溜入眼中,從胸前過,注入肝中,即得眼目精明,光色異眾。

問云:今服內氣,與元氣循還身內,無處不通,亦無飢渴,兼自通得內氣,其法不可卒言者何?答:凡服氣,欲得循環身中,百物不食,腸中滓穢既盡,氣即易行。但能忍心久作,自覺神情有異,四體日勝一日。腸中既净,即閉目內視五藏,歷歷分明,知其處所,訖[83],即可安存此五藏神,常自衛護。久行氣人,眼中別人善惡,視人表知人裏。但日久行之[84],亦能驅使此五藏神,以治人病。其內息法,用氣日久即得多[85],時[86]若兼食飲、酒漿等,即內息不成,其深奧義之處[87],不可卒陳。

問云:其宿有患處,作意併氣注之,不過三日、五日必愈者何[88]?答:其愈病法,腸內及四肢有患處,但用氣法攻其病處,想氣偏攻其病即散,必請不疑[89]。自服氣來[90],症痃、腳氣,皆悉除愈。初攻病時若痢五色膿,亦勿畏之,病出之候。

問云:須肥用氣即肥,須瘦用氣即瘦[91],若爲?答:若須瘦,即[92]用元氣運令入頭,即甚[93]枯瘁。

敢問冬月單衣不寒若爲?答:先運陽氣,即覺兩腳冷極,然後始熱,爲以腸氣排陰氣從腳而出,所以先冷而後熱,陽氣以至[94],遍體熏熏如春月也。

敢問:從八月九月來,鼓聲動即[95]行,冒寒即面項極癢不可忍,以手搔,隨手即隱翰起,如風軫,腳及脛亦然[96],何也?答:所云[97]秋來患如風軫者,此爲正氣來入皮膚,與穀氣競,又爲元氣弱,排皮肉間風邪未出所致。舊云初服氣時,令服椒粥,今請勿服爲上,其椒粥能動心起,面亦[98]滓穢。

敢問咽氣不已,盛夏沸子渾身者何?答:所[99]云夏日沸子,此爲身中有五穀、水漿等津液,所以得生。但空腹服氣,表裏虛疏,此疾如何得有!

敢問忽患痢若爲?答:其痢元因腸胃內有食而生,絕食日久,何得有痢!若遇難須食,登時逐出,亦不令變色,亦不至痢。如兼食服氣,誤食非宜之物得痢者,則須[100]絕食以氣排之,其痢即止。

敢問常腰裏氣一道向上,又一道氣向下;從開元十八年二月十一日,從項一道向腦後至腳,從頂一道經面亦至腳,何也?答:此是氣欲通徹經脉之候,其經脉甚[101]難通徹,若能通訖,氣即無滯。

敢問語笑哭泣,於氣若何?答:喜怒亡魂,卒驚亡魄,哭泣之事,至人不爲。但元氣及丹田氣常足,縱終朝讀經書,亦無疲倦。

敢問今數面腫,何也?答:其面腫者,只爲飲食侵肺,痰水上衝,氣壅不行,所以如此。其食中尤忌葫萎、芸薹、韭薤、菠蔆、葱、蒜,此物皆木之精,能損脾亂氣,必不可食。

敢問夏月熱氣攻頭,頭裏悶,若爲去得?答:此爲丹田氣隔塞不通所致[102]。宜速併氣攻之,令前後經脉開通,即無所疾。

敢問從十月十日至今日,每初夜外,玉枕連項頸極癢,何也?答:此爲風疾所致。但服氣日久,風除其疾即愈。

敢問閉氣攻病,待十咽,小腸烹烹滿,然後始得閉氣攻爲當[103],總不須咽即閉,如何?答:其用氣人常令下丹田氣足,然後始[104]閉氣,偏攻病處,亦不須數咽數閉。

敢問盛冬極[105]風雪寒時,鼓聲動,須要入朝,若爲咽即能禦得此極寒風雪氣?答:但用和氣運想,使周身而行,風雪亦不能爲害。

敢問咽訖小腸烹烹,早晚得[106]吊問哭泣了,哽咽得否?答:其吊死問疾,憂恚哭泣,道家所忌,必不得已而爲之者[107],可登時於一净室處,晏坐安心,用元氣排惡氣出盡,然後依法服元氣使[108]足,即服丹田中氣,氣足即運氣,令入四肢體中。

敢問今年十月行至灞橋北,蕩東北寒風,登時眼腫、面腫,一宿始可;十一月冬至後行人事至永崇,坊蕩冷即眼癢,以爪甲搔之,當時兩眼皆腫,不知當此若爲禁禦得眼之不腫?答:凡服氣人,皆[109]居山藪,法即易成,豈有蕩風觸寒,便致於病!只爲頭面素多風疾,氣排未盡,風在皮膚,所以如此。但正氣流行,得入毛髮,舊髮換,新髮生訖。此疾若眼腫甚者[110],以氣偏注於肝,肝受正氣,即眼目精明,亦無腫癢。

敢問咽十咽、五咽[111],即小腸烹烹,一食久拍之,聲已無矣。若爲得終一[112]夕小腸常烹烹?答:其初用氣人,令朝暮子午服者,爲氣微弱,不能久固,所以令四時服,欲得氣相續也。但無穀氣,即正氣常存。

敢問固氣不令泄之時[113],用力固爲當以漸,固又用力固[114],即小腸微痛,並若爲治?答:凡初用氣,甚難固,其氣多從熟藏出,但用想固之,勿令數泄。其小腸微痛者,是用氣時取氣傷多,生風入腹故也。每覺微痛,即泄故氣,以新氣補之,即愈也[115]

敢問從數年以來,常患背癢,今年十一月初背癢自定,移於兩臀癢,腳及脛亦癢,何也?答:此是正氣初入背間,排風邪下之候也,排此風邪至[116]兩臀,令下出盡病自愈。

敢問從冬至後來,每初夜卧時,氣從頂習習下至腳,夜半後先腰腳暖,此氣漸上至頂,何也?答:此是元氣初行,可引此氣周身而行,甚善矣。

敢問有時兩鼻孔裏氣,直上頭而滿面氣行,何也?答云:氣直上衝頭者,此是逆行氣之候。凡氣從後向前行爲順,從前向後行爲逆。

敢問初夜仰卧即[117]三五咽,兩手一時熱氣出如煙,須臾,渾身連頭面至腳,通同一家,熱氣絡繹行,如春月雨晴後,瓦上及地上陽氣相似,連臀連曲鞦腳跟,皆熱氣行遍,皆從兩腳大拇指甲及兩腳心下出,左手極汗,何也?答:此是和氣初行,循環經絡,節氣令度,日久行之,自通玄妙,非紙筆之所陳。

敢問有時腦連項頸自凉,冷氣行甚覺好,何也?答曰:此是正氣行於心肝之間,若覺[118]傷寒、鼻塞眼熱、白精不明,可用此氣,登時即愈。此法亦療時行黃病、瘧疾等,極效。

敢問有時口裏暖氣遊颺,行即入齒前[119],透過齒後,經過六七齒,三十餘度,皆入齒內外行,何也?答:此是氣欲入骨,先有此候。但堅行之,勿懼而不服。

敢問有時玉枕連項頸,暖氣突突出,何也?答:此爲丹田中食氣多,拒正氣不得環流所致。但腹中穀盡,即諸法易成,必不慮飢渴、羸弱等患。其法深妙,與人療病騰陟等雜術,行之日久,作皆必成,諸無疑也。

王老真人經後批

太上道法[120],遍滿萬物,、但所學者,百不失一。不用功夫,則墜落其身,將父母遺體,埋於太陰,骨腐於螻蟻,寧不痛哉!

一法與萬法皆同,不須看諸方術,徒役使其心,但久用功,自到微妙,是將載於紙筆[121]。只如嬰兒居胎中,豈解尋諸方術邪?前早具述,恐道者猶有錯失,抄諸丹方,故再言也。然[122]在勵身持心,訣至微妙矣[123],即[124]是胎息之宗,原初學之梯蹬。若有看此法,不見祕妙之言,無由得道,故今附此訣於後,必不得容易傳示非道之流,定招殃咎,宜大慎之焉。

雲笈七籤卷之六十二



[1]、多:四庫本作『其』。
[2]、說:本書卷五十九『太清王老口傳服氣法』作『訣』。
[3]、志: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至』,原本義勝。
[4]、皆: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但』。
[5]、但: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宜』。
[6]、顧:叢啊本、四庫本均作『到』。
[7]、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意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着:原作『床』,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0]、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亦: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必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若然忽思食:四庫本作『若忽然思食』。
[14]、惓:同『倦』。叢刊本、四庫本作『倦』。
[15]、亦: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6]、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7]、非: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無』。
[18]、如:四庫本作『知』。
[19]、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心』。
[20]、行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1]、從口欲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欲從口出』。
[22]、或: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3]、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方』。
[24]、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湯』。
[25]、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6]、如是: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7]、作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8]、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9]、何故如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0]、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1]、至於: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2]、出時: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3]、治病等用由口口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4]、作: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5]、得諸處熱: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36]、畔: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邊』。
[37]、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得』。
[38]、畔: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邊』。
[39]、左邊: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0]、右邊著白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着白氣』。
[41]、常用氣時:此起至『即得鼻中喘息』六十一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2]、且: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3]、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4]、未悟其深妙,此不可不與商量道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未悟其深妙耳』。
[45]、他皆仿此: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斯則盡之』。
[46]、特宜大慎: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7]、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之』。
[48]、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9]、夫: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0]、甚善!甚善: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甚善』。
[51]、畢: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2]、元: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真』。
[53]、如必不可避之,見訖: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如必不可避而見之」 ,義更簡明。
[54]、以水煮,取湯沐浴: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煮湯沐浴』。
[55]、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6]、夫: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語云』。
[57]、夫: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蓋』。
[58]、今口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然』。
[59]、故不敢隱,今僕實未通,願悉傳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0]、仰排水:此起至『凡咽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1]、僕雖當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僕當時雖』。
[62]、問: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云』字,點斷。
[63]、所云: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問云』另起段。
[64]、久行之,即自覺: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5]、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便』。
[66]、久: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行』字。
[67]、曰: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云』。
[68]、偏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9]、二: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一』。
[70]、芥: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莽』。
[71]、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2]、精: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善』。
[73]、所云:叢刊本、四庫本作『問云』。
[74]、今:疑爲『令』之誤。
[75]、訖:叢刊本、四庫本作『吃』。
[76]、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7]、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8]、若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若何』,以下同。
[79]、答: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答曰』或『答云』,以下同。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疑爲『法』之誤。
[80]、問: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云』字。
[81]、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適』。
[82]、常: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當』。
[83]、訖: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4]、但日久行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5]、多: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6]、時: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7]、奧: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之』字。之處: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8]、者何: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89]、必請不疑: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0]、自服氣來: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吾自服氣來』。
[91]、即瘦: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92]、即: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93]、甚: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94]、陽氣以至: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陽氣至』。
[95]、即: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出』。
[96]、然: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補。
[97]、所云: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曰』,原本義勝。
[98]、亦: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9]、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0]、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1]、甚: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2]、致: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3]、然後始得閉氣攻爲當: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始閉氣攻爲當』。
[104]、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5]、極: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06]、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7]、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8]、使: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9]、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0]、甚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1]、五咽: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2]、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3]、時: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4]、用力固爲當以漸,固又用力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用力固當以漸,然用力固』。
[115]、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6]、至: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117]、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18]、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患』。
[119]、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前: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即』字。
[120]、太上道法:此起至『寧不痛哉』,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1]、是將載於紙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2]、然: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但』。
[123]、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决』。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4]、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此』。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97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