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三十三·雜修攝(二)

雜修攝


攝養枕中方

太白山處士孫思邈撰

夫養生繕性,其方存於卷者甚眾。其或幽微秘密,疑未悟之心。至於澄神內觀,游玄採真,故非小智所及。常思所尋設能及之,而志不能守之,事不從心,術即不驗。誠由前之誤交切而難遣,攝衛之道賒遠而易違,是以混然同域,絕而不思者也。稽叔夜悟之大得,論之未備,所以將來志士覽而懼焉。今所撰錄,並在要典。事雖隱秘,皆易知易爲,以補斯闕。其學者不違情欲之性,而俯仰可從;不棄耳目之玩,而顧盻可法。旨約而用廣,業少而功多。余研廉方書,蓋亦久矣。搜求秘道,略無遺餘。自非至妙至神,不入玆錄;誠信誠效,始冠於篇。取其弘益,以貽後代。苟非其道,慎勿虛傳;傳非其人,殃及三世。凡著五章爲一卷,與我同志者寶而行之云爾。

自慎

夫天道盈缺,人事多屯。居處屯危,不能自慎而能尅濟者,天下無之。故養性之士,不知自慎之方,未足與論養生之道也,故以自慎爲首焉。

夫聖人安不忘危,恒以憂畏爲本。營無所畏忌,則庶事隳壞。《經》曰:人不畏威,則大威至矣。、故以治身者,不以憂畏,朋友遠之;治家者,不以憂畏,奴僕侮之;治國者,不以憂畏,鄰境侵之;治天下者,不以憂畏,道德去之。故憂畏者,生死之門,禮教之主,存亡之由,禍福之本,吉凶之元也。是故仕無憂畏,則身名不立;農無憂畏,則稼穡不滋;工無憂畏,則規矩不設;商無憂畏,則貨殖不廣;子無憂畏,則孝敬不篤;父無憂畏,則慈愛不著;臣無憂畏,則勛庸不建;君無憂畏,則社稷不安。養性者,失其憂畏,則心亂而不治,形躁而不寧,神散而氣越,志蕩而意昏,應生者死,應死者亡,應成者敗,應吉者凶。其憂畏者,其猶水火不可暫忘也。人無憂畏,子弟爲勍敵,妻妾爲寇仇。是以太上畏道,其次畏物,其次畏人,其次畏身。故憂於身者不拘於人,畏於己者不制於彼,慎於小者不懼於大,戒於近者不悔於遠。能知此者,水行蛟龍不得害,陸行虎兕不能傷,處世謗讟不能加。善知此者,萬事畢矣。

夫萬病橫生,年命橫夭,多由飲食之患。飲食之患,過於聲色。聲色可絕之踰年,飲食不可廢於一日,爲益既廣,爲患亦深。且滋味百品,或氣勢相伐,觸其禁忌,更成沉毒。緩者積年而成病,急者灾患而卒至也。

凡夏至後迄秋分,勿食肥膩餅臛之屬。此與酒漿果瓜相妨。或當時不覺即病,入秋節變生多諸暴下,皆由涉夏取冷太過,飲食不節故也。而或者以病至之日便爲得病之初,不知其所由來者漸矣。欲知自[1]慎者,當去之於微也。

夫養性者,當少思、少念、少欲、少事、少語、少笑、少愁、少樂、少喜、少怒、少好、少惡,行此十二少者,養生之都契也。多思則神殆,多念則志散,多欲則損智,多事則形勞,多語則氣争,多笑則傷藏,多愁則心懾,多樂則意溢,多喜則忘錯昏亂,多怒則百脉不定,多好則專迷不理,多惡則憔悴無歡。此十二多不除,喪生之本也。唯無多無少,幾乎道也。故處士少疾,游子多患,繁簡之殊也。是故田夫壽,膏粱夭,嗜欲多少之驗也。故俗人競利,道士罕營。夫常人不可無欲,又復不可無事,但約私心,約狂念,靖躬損思,則漸漸自息耳。

封君達云:體欲常勞,食欲常少;勞勿過極,少勿過虛。恒去肥濃,節鹹酸,减思慮,捐喜怒,除馳逐,慎房室,春夏施瀉,秋冬閉藏。又魚膾生肉,諸腥冷之物,此多損人,速宜斷之,彌大善也。心常念善,不欲謀欺詐惡事,此大辱神損壽也。

彭祖曰:重衣厚褥,體不堪苦,以致風寒之疾;甘味脯腊,醉飽饜妖,以致疝結之病;美色妖麗,以致虛損之禍;淫聲哀音,怡心悅耳,以致荒耽之惑;馳騁游觀,弋獵原野,以致發狂之迷;謀得戰勝,取亂兼弱,以致驕逸之敗。斯蓋聖人戒其失理,可不思以自勖也?

夫養性之道,勿久行、久坐、久聽、久視,不強食,不強飲,亦不可憂思愁哀。飢乃食,渴乃飲。食止,行數百步,大益人。夜勿食,若食即行約五里,無病損。日夕有所營爲,不住爲佳,不可至疲極,不得大安無所爲也。故曰: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以其勞動不息也。

想爾曰【想爾蓋仙人名】:勿與人争曲直,當减人籌壽。若身不寧,反舌塞喉,嗽漏,咽液無數,須臾即愈。道人疾,閉目內視,使心生火,以火燒身,燒身令盡,存之,使精神如髣髴,疾即愈。若有痛處,皆存其火燒之,秘驗。

仙經禁忌[按1]

凡甲寅日,是尸鬼競亂,精神躁穢之日,不得與夫妻同席、言語、面會,必當清净,沐浴不寢,警備也。

凡服藥物,不欲食蒜、石榴、豬肝、犬肉。

凡服藥,勿向北方,大忌。

凡亥子日,不可唾,减損年壽。

凡入山之日,未至百步,先卻百步,足反登山,山精不敢犯人。

凡求仙,必不用見尸。

又忌三月一日不得與女人同處。

仙道忌十敗

一勿好淫,二勿爲陰賊凶惡,三勿酒醉,四勿穢慢不净,五勿食父命[2]本命肉,六勿食己本命肉,七勿食一切肉,八勿食生五辛,九勿殺一切昆蟲眾生,十勿向北大小便,仰視三光。

仙道十戒

勿以八節日行威刑,勿以晦朔日怒,勿以六甲日食鱗甲之物,勿以三月三日食五臟肉、百草心,勿以四月八日殺伐樹木,勿以五月五日見血,勿以六月六日起土,勿以八月四日市附足之物,勿以九月九日起將席,勿以八節日雜處。

學仙雜忌

若有崇奉六天、及事山川魔神者,勿居其室,勿饗其饌。

右已上忌法,天人大戒。或令三魂相嫉,七魄流競;或胎神所憎,三宮受惡之時也。若能奉修則爲仙材,不奉修失禁,則爲傷敗。

夫陰丹內御房中之術,七九朝精吐納之要,六一迥丹雄雌之法,雖獲仙名,而上清不以比德;雖均至化,而太上不以爲高。未弘至道,豈睹玄闥?勿親經孕婦女,時醑華池,酣鬯自樂,全真獨卧。古之養生,尤須適意,不知秘術,詎可怡乎?勿抱嬰兒,仙家大忌。

夫建志內學,養神求仙者,常沐浴,以致靈氣。如學道者,每事須令密。泄一言一事,輒减一筭。一筭,三日也。

凡咽液者,常閉目內視。學道者,常當別處一室,勿與人雜居,著净衣燒香。

凡書符當北向,勿雜用筆硯。

凡耳中忽聞啼呼及雷聲、鼓鳴,若鼻中聞臭氣血腥者,並凶兆也。即燒香、沐浴齋戒,守三元帝君,求乞救護。行陰德,爲人所不能爲,行人所不能行,則自安矣。

夫喜怒損志,一展樂害性,榮華惑德,陰陽竭精,皆學道之人大忌,仙法之所疾也。

夫習真者,都無情慾之惑,男女之想也。若丹白存於胸中,則真感不應,靈女上尊不降。陰氣所接,永不可以修至道。吾常恨此,賴改之速耳。所以真道不可以對求,要言不可以偶聽,慎之哉!

導引

常以兩手摩拭一面上,令人有光澤,斑皺不生。行之五[3]年,色如少女。摩之令二七而止。卧起,平氣正坐,先叉手掩項,目向南視,上使項與手争,爲之三四。使人[4]精和,血脉流通,風氣不入,行之不病。又屈動身體,四極反張側掣,宣搖百關,爲之各三。

又卧起,先以手內著厚帛,拭項中四面及耳後周匝,熱,溫溫如也。順髮摩頂良久,摩兩手以治面目,久久令人目自明,邪氣不干。都畢,咽液三十過,導內液咽之。又欲數按耳左右,令無數,令耳不聾,鼻不塞。

常以生氣時咽液二七過,按體所痛處。每坐常閉目內視,存見五藏六腑,久久自得分明了了。

常以手中指接目近鼻兩眦【兩眦,目睛明也】,閉氣爲之,氣通乃止。周而復始行之,周視萬里。

常以手按兩眉後小穴中【此處,目之通氣者也】,三九過。又以手心及指摩兩目及顙上,又以手旋耳各三十過,皆無數時節也。畢,以手逆乘額上三九過,從眉中始,乃上行入髮際中。常行之,勿語其狀,久而上仙。修之時,皆勿犯華蓋【華蓋,眉也】

行氣

凡欲求仙,大法有三:保精,引氣,服餌。凡此三事,亦階淺至深,不遇至人,不涉勤苦,亦不可卒知之也。然保精之術,列叙百數;服餌之方,略有千種,皆以勤勞不強爲務。故行氣可以治百病,可以去瘟疫,可以禁蛇獸,可以止瘡血,可以居水中,可以辟飢渴,可以延年命。其大要者,胎息而已。胎息者,不復以口鼻噓吸,如在胞胎之中,則道成矣。

夫善用氣者,噓水,水爲逆流;噓火,火爲滅炎;噓虎豹,虎豹爲之伏匿;噓瘡血,瘡血則止。聞有毒蟲所中,雖不見其人,便遙爲噓咒我手,男左女右,彼雖百里之外,皆愈矣。又中毒卒病,但吞三九。九當作九之氣,亦登時善也。但人性多躁,少能安靜,所以修道難成。

凡行氣之道,其法當在密室閉戶,安牀暖席,枕高二寸半。正身偃卧,瞑目閉氣,自止於胸隔,以鴻毛著鼻上,毛不動,經三百息,耳無所聞,目無所見,心無所思,當以漸除之耳。若食生冷、五辛、魚肉及喜怒憂恚而引氣者,非止無益,更增氣病,上氣放逆也。不能閉之,即稍學之。初起三息、五息、七息、九息而一舒氣,更潝之。能十二息氣,是小通也。百二十息不舒氣,是大通也。此治身之大要也。常以夜半之後生氣時閉氣,以心中數數,令耳不聞,恐有誤亂,以手下籌,能至於千,即去仙不遠矣。

凡吐氣,令人多出少入,恒以鼻入口吐。若天大霧、惡風、猛寒,勿行氣,但閉之,爲要妙也。

彭祖曰:至道不煩,但不思念一切,則心常不勞。又復導引、行氣、胎息,真爾可得千歲。更服金丹大藥,可以畢天不朽。清齋休粮,存日月在口中,晝存日,夜存月,令大如環,日赤色,有紫光九芒,月黃色,有白光十芒,存咽服光芒之液,常密行之無數。若修存之時,恒令日月還面明堂中,日在左,月在右,令二景與目瞳合,氣相通也。所以倚運生精,理利魂神,六丁奉侍,天兵衛護,此真道也。凡夜行及眠卧心有恐者,存日月還入明堂中,須臾百邪自滅,山居恒爾。凡月五日夜半,存日象在心中,日從口入,使照一身之內,與日共光相合會。當覺心腹霞光映照。畢,咽液九遍。到十五日、二十五日,亦如是。自得百關通暢,面有玉光。又男服日象,女服月象,一日勿廢,使人聰明朗徹,五臟生華。

守一

夫守一之道,眉中卻行一寸爲明堂,二寸爲洞房,三寸爲上丹田。中丹田者,心也。下丹田者,臍下一寸二分是也。一一有服色姓名【出《黃庭經》中】,男子長九分,女子長六分。

昔黃帝到峨媚山,見皇人於玉堂中。帝請問真一之道,皇人曰:長生飛仙,則唯金丹;守形卻老,則獨真 一。故仙重焉。凡諸思存,乃有千數,以自衛率多,煩雜勞人,若知守一之道,則一切不須也。

仙師曰:凡服金丹大藥,雖未去世,百邪不敢近人。若服草木小藥,餌八石,適可除病延年,不足以禳外禍,或爲百鬼所枉,或爲太山橫召,或爲山神所輕,或爲精魅所侵。唯有真一,可以一切不畏也。【守一法,具在《皇人守一經》中。】

太清存神煉氣五時七候訣

夫身爲神氣,爲窟宅。神氣若存,身康力健;神氣若散,身乃謝焉。若欲存身,先安神氣。即氣爲神母,神爲氣子。神氣若具,長生不死。若欲安神,須煉元氣。氣在身內,神安氣海;氣海充盈,心安神定。若神氣不散,身心凝靜,靜至定俱,身存年永,常住道元,自然成聖。氣通神境,神通性慧,命注身存,合於真性。日月齊齡,道成究竟。依銘煉氣,欲學此術,先須絕粒,安心氣海,存神丹田,攝心净慮。氣海若俱,自然飽矣。專心修者,百日小成,三年大成。初入五時,後通七候,神靈變化,出沒自存,峭壁千里,去住無礙,炁若不散,即氣海充盈,神靜丹田,身心永固,自然迴顏駐色,變體成仙,隱顯自由,通靈百變,名曰度世,號曰真人,天地齊年,日月同壽。此法不服氣,不咽津,不辛苦,要喫但喫,須休即休,自在自由,無礙五時七候,入胎定觀耳。

五時

第一時,心動多靜少,思緣萬境,取捨無常,念慮度量,猶如野馬,常人心也。

第二時,心靜少動多,攝動入心,而心散逸,難可制伏,攝之動策,進道之始。

第三時,心動靜相半,心靜似攝,未能常靜,靜散相半,用心勤策,漸見調熟。

第四時,心靜多動少,攝心漸熟,動即攝之,專注一境,失而遽得。

第五時,心一向純靜,有事觸亦不動,由攝心熟,堅固准定矣。

從此已後,處顯而入七候,任運自得,非關作矣。

七候

第一候,宿疾並銷,身輕心暢,停心在內,神靜氣安,四大適然,六情沉寂,心安玄竟,抱一守中,喜悅日新,名爲得道。

第二候,超過常限,色返童類,形悅心安,通靈徹現。移居別郡,揀地而安,鄰里之人,勿令舊識。

第三候,延年千載,名曰僊人。游諸名山,飛行自在,青童侍衛,玉女歌揚,騰躡煙霞,彩雲捧足。

第四候,煉身成氣,氣遶身光,名曰真人。存亡自在,光明自照,晝夜常明,游諸洞宮,諸仙侍立。

第五候,煉氣爲神,名曰神人。變通自在,作用無窮,力動乾坤,移山竭海。

第六候,煉神合色,名曰至人。神既通靈,色形不定,對機施化,應物現形。

第七候,高超物外,迥出常倫,大道玉皇,共居靈境,賢聖集會,弘演至真,造化通靈,物無不達。修行至此,方到道源,萬行休停,名曰究竟。

今時之人,學道日淺,曾無一候,何得通靈?但守愚情,保持穢質,四時遷運,形委色衰,體謝歸空,稱爲得道,謬矣!此胎息定觀,乃是留神駐形,真元祖師相傳至此。最初真人傳此術,術在口訣,凡書在文,有德志人方遇此法,細詳留意,必獲無疑,賢智之人,逢斯聖文矣。

雲笈七籤卷之三十三



[1]、自:四庫本作『此』。
[2]、父命:四庫本作『父母』,義更勝。
[3]、五:四庫本作『三』。
[4]、人:四庫本作『真』 。


[按1]、本書序中言:“凡著五章爲一卷”,計此書篇目實有八(《太清存神煉氣五時七候訣》當是單獨成篇,故不計入)。《仙經禁忌》、《仙道忌十敗》、《仙道十戒》、《學仙雜忌》四節皆屬禁忌,當屬一章。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44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