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十二·三洞經教部(七)

三洞經教部


上清黃庭內景經
治生章第二十三

治生之道了不煩,

【無爲清簡,約以守志。】

但修洞玄與玉篇,

【謂洞玄靈寶玉篇真文《黃庭》也。】

兼行形中八景神,

【《玉緯經》云:五藏有八卦大神宿衛。太一八使者主八節日。八卦合太一爲九宮。八卦外有十二樓,樓爲喉嚨也。臍中爲太一君,主人之命也,一名中極,一名太淵,一名崑崙,一名特樞。主身中萬二千神也。】

二十四真出自然,

【天有二十四真氣,人身亦有之。又三丹田之所三八二十四真人,皆自然之道氣也。】

高拱無爲魂魄安,

【行忘、坐忘、離形、去智。】

清靜神見與我言。

【能清能靜,則心神自見。機覽無外而與己言,即謂黃庭真人。】

安在紫房幃幕間,

【紫房幃幕,一名絳宮。謂赤城中童子所安之處。存思神其狀如此。】

立坐室外三五玄,

【謂八景及二十四真神營護人身,則三田五藏真氣調柔,無災病也。】

燒香接手玉華前,

【玉華即華蓋之前,謂眉間天庭也。百神之宗元,真人之窟宅,從面而存之也。】

共入太室璇璣門,

【《洞房經》云:天有太室、玉房、雲庭,中央黃老君之所居也。玉房一名紫房一名絳宮,通名明堂。上有華蓋,東西宮洞通左右黃庭之內,人身具有之,如上文說,璇璣,中樞名。】

高研恬恢道之園,

【研精恬恢,真氣來遊。】

內視密盼盡睹真,

【入靜存思,百神森森。】

真人在己莫問鄰,

【《玉曆經》云:老子者,天地之魂,自然之君,常侍道君左右,人身備有之也。】

何處遠索求因緣。

【《道經》曰:大道汎兮,其可左右。言不遠也。】

隱影章第二十四

隱影藏形與世殊,

【學仙之士,含光藏輝,滅跡匿端。】

含氣養精口如朱,

【肌膚若水虛,綽約若處子。】

帶執性命守虛無,

【虛靜恬恢,寂寞無爲。】

名入上清死錄除。

【得補真人,列象玄名。】

三神之樂由隱居,

【理身無爲則神樂,理國無事則人安。三神,三丹田之神也。】

倏欻遊遨無遺憂,

【倏欻,疾發也。下文云駕欻接生宴東蒙。或云倏欻,龍名也。無遺憂,謂懸解。】

羽服一整八風驅,

【八風,八方之風,先驅掃路也。羽服,仙服也。按《上清寶文》,仙人有五色羽衣。又《飛行羽經》云:太一真人衣九色飛雲羽章。皆神仙之服也。】

控駕三素乘晨霞,

【外指事也。三雲九霞,神仙之所御也。】

金輦正立從玉輿,

【《元錄經》云:上清九天玄神八聖,驂駕九鳳龍車。玉輿,金輦,皆仙人之服器。】

何不登山誦我書,

【書即是《黃庭經》也。】

鬱鬱窈窕真人墟,

【山中幽邃。】

入山何難故躊躇,

【責志不決。】

人間紛紛臭帑如。

【人間世,不可居[1]。帑,弊惡之帛也。】

五行章第二十五

五行相推反歸一,

【五行謂水、火、金、木、土。相推者,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土生金,金生水,水又生木,周而復始。又相刻法:水刻火,火刻金,金刻木,木刻土,土刻水,水又刻火,周而復始。相推之道也。反歸一者,水數也,五行之首,萬物之宗。《道德》云:道生一,一生二,二生三,三生萬物。又《易》有太極,是生兩儀。太極者,一也。兩儀,天地。天地生萬物,又終而歸一。一者無之稱。萬物之所成終,故云歸一。】

三五合氣九九節,

【《玄妙經》云:三者,在天爲日、月、星,名曰三光。在地爲珠、玉、金,名曰三寶。在人爲耳、鼻、口,名曰三生。天、地、人凡三而各懷五行,故曰三五,其常精也。合三者爲九宮。夫三五所懷,順眾類也。調和萬物,理化陰陽,覆載天地,光明四海。風雨雷電,春秋冬夏,寒暑溫涼,清濁之氣,諸生之物,不得三五不立也。故曰天道不遠,三五復返。三五者,天地之樞帶,六合之要會也。九宮之氣節,九九八十一爲一章云云。】

可用隱地迴八術,

【九宮中有隱遁變化之法,《太上八素奔晨隱書》是曰八術。又《太微八錄術》云:太微中有三君:一曰太皇君,二曰天皇君,三曰黃老君。三元之氣混成之精,出入上清太素之宮。能存思之,必得長生。】

伏牛幽闕羅品列,

【伏牛,腎之象。腎爲幽闕。《中黃經》云:左腎爲玄妙君,右腎爲玄元君。羅品列,存思見之。】

三明出華生死際,

【天三明,日、月、星,人三明,耳、目、口,地三明,文、章、華,是生死之際。際音節也。】

洞房靈象斗日月,

【存三光於洞房。洞房、明堂已釋於上者也。】

父曰泥丸母雌一,

【一明堂中有君臣,洞房中有夫婦,丹田中有父母。泥九,腦神名。《道經》云:知其雄,守其雌。雌、無爲一也。】

三光煥照入子室,

【明白四達。】

能存玄真萬事畢,

【《莊子》曰:通於一,萬事畢也。】

一身精神不可失。

【常存念之,不捨須臾。】

高奔章第二十六

高奔日月吾上道,

【吾,道君也。《上清紫文吞日氣法》,一名《赤丹金精石景水母玉胞經》。其法常以日初出時,東向叩齒九通畢,微咒日魂名、日中五帝字曰:日魂珠景照韜綠映迴霞赤童玄炎飈象。呼此十六字畢,瞑目握固,存日中五色流霞來接一身,於是日光流霞俱入口中。又《上清紫書》有吞月精之法:月初出時,西向叩齒十通,微咒月魂[2]名,月中五夫人字曰:月魂曖蕭芳豔翳寥婉虛靈蘭鬱華結翹淳金清瑩炅容素摽。咒呼此二十四字畢,瞑目握固,存月中五色精光俱入口中;又月光中有黃氣,大如目童,名曰飛黃,月華玉胞之精也。能修此道,則奔日月而神仙矣。】

鬱儀結璘善相保,

【鬱儀,奔日之仙。結璘,奔月之仙。同聲相應,同氣相求,故二仙來相保持也。】

乃見玉清虛無老,

【昇三清之上,與道合同也。】

可以迴顏填血腦。

【魂魄反嬰,得成真人。】

口銜靈芒攜五皇,

【口吐五色雲氣,光芒四照,與五皇老君同遊六合也。】

腰帶虎籙佩金璫,

【仙人之服也。《九真經》云:中央黃老君腰佩玄龍神虎符,帶流金之鈴,執紫毛之節。籙,符籙也。】

駕欻接生宴東蒙。

【欻,倏欻。言乘風氣忽發而往。或云欻也,龍名也。東蒙,東海仙境之山也。接生,長生也。與生氣相接連,欻然而遊其處。】

玄元章第二十七

玄元上一魂魄鍊,

【資一以鍊神,神鍊以合一。】

一之爲物叵卒見,

【一者,無之稱也。心恬惔以得之,知得之而不可見。】

須得至真始顧眄,

【守真志滿,一自歸己。】

至忌死氣諸穢賤。

【凡飛丹鍊藥,服氣吞霞等事,皆忌見死屍,殗穢之事,此衛生家之共悉也。然至道沖虛,本無淨穢;未獲真正,則淨穢有殊;殊而不齊,則是非起於內,生死見於外,則清淨者生之徒,濁穢者死之徒,故爲養生之所忌也。】

六神合集虛中宴,

【六甲、六丁、六府等諸神俱在身中,身中虛空則晏然而安樂,不則憂泣矣。】

結珠固精養神根,

【結珠,謂咽液,先後相次如結珠。固精,不妄洩。神根,形軀也。夫神之於身,猶國之有君,君之有人。人以君爲命,君以人爲本,手相資籍以爲生主,而調養之也。】

玉𥫽金籥常完堅,

【《道經》云:善閉者,無關楗不可開。籥,鎖籥。茋,或爲匙也。】

閉口屈舌食胎津,

【屈舌導津液,食津而胎仙,故曰胎津。】

使我遂鍊獲飛仙。

【積功勤誠之所政也。】

仙人章第二十八

仙人道士非有神,

【修學以得之也。】

積精累氣以爲真。

【有本或無此句,遂闕注。】

黃童妙音難可聞,

【黃童,黃庭真人,一名赤城童子。妙音二謂黃庭真人之妙音也。】

玉書絳簡赤丹文,

【《黃庭經》一名《太帝金書》,一名《東華玉篇》也。】

字曰真人巾金巾,

【真人即黃童也。金色白,在西方,主肺。肺白,在心上,故曰巾金巾。《九真經》曰:青帝衣青玉錦衣帔蒼華飛裙,芙蓉丹冠,巾金巾。又元陽子曰:真人憑午,居子、履卯、戴酉,酉者金也。】

負甲持符開七門,

【《老君六甲三部符》云:甲子神王文卿,甲戌神展子江,甲申神扈文長,甲午神衛上卿,甲辰神孟非卿,甲寅神明文章。存六甲神名,則七竅開通,無諸疾病。】

火兵符圖備靈關,

【《赤章》、《斬邪籙》皆役使三五火兵。又《衛靈神咒》曰:南方丹天,三氣流光;熒星轉燭,洞照太陽;上有赤精開明靈童總御火兵,備守三宮。即火兵三五家事也。符者,八素六神、陽精玉胎、鍊仙陰精、飛景黃華、中景內化、洞神鑒乾等諸符也。圖謂《太一混合三五圖》、《六甲上下陰陽圖》、《六甲玉女通靈圖》、《太一真人圖》、《東井沐浴圖》、《老君內視圖》、《西昇八史圖》、《九變含景圖》、《赤界》等諸圖,可以守備靈關,即三關、四關等,身中具有之。】

前昂後卑高下陳,

【列位之形象也。】

執劍百丈舞錦幡,

【神兵、幡、劍之狀。】

十絕盤空扇紛紜,

【空中作氣,煒曄揮霍。】

火鈴冠霄隊落煙,

【金精火鈴,冠徹霄漢。部伍隊陣,狀如落煙屯雲之勢。】

安在黃闕兩眉間,

【存思火兵氣,狀俱在天庭。天庭一名黃闕,兩眉間是。】

此非枝葉實是根,

【學仙之本。】

紫清章第二十九

紫清上皇大道君,

【亦名玉晨君也。】

太玄太和俠侍端,

【太玄、太和、真仙之嘉號也。】

化生萬物使我仙,

【道氣之功勣也。】

飛昇十天駕玉輪。

【乘欻而往。】

晝夜七日思勿眠,

【至誠則感。】

子能行此可長存。

【延年神仙之道。】

積功成鍊非自然,

【學以致其道也。】

是由精誠亦由專。

【守一如初,成道有餘。】

內守堅固真之真,

【不失節度也。】

虛中恬惔自致神。

【神以虛受。】

百穀章第三十

百穀之實土地精,

【草實曰穀,陰之類也。】

五味外美邪魔腥,

【非清虛之真氣。】

臭亂神明胎氣零,

【胎氣謂無味之味,自然之正氣也。服氣有胎息之法。零猶失也。】

那從反老得還嬰。

【言不可得髮白反黑,齒落更生。此一句應在自存神之下,超此不類者。】

三魂忽忽魄糜傾,

【忽忽,不恬惔。糜傾,朽敗也。】

何不食氣太和精。

【進勸服鍊之道。】

故能不死入黃寧。

【黃寧,黃庭之道成也。】

心典章第三十一

心典一體五藏王,

【神以虛受,心爲棲神之宅,故爲王也。】

動靜念之道德行,

【謂念丹元童子也。夫念爲有,忘爲無。念則易心而後語,忘則厭心而神全,故道德行。】

清潔善氣自明光,

【常念之故。】

坐起吾俱共楝梁。

【神以身爲屋宅,故云棟梁。吾,丹元子也。】

晝日曜景暮閉藏,

【《莊子》云:其覺也形開,其寐也魂交。交,閉也。】

通利華精調陰陽。

【謂心神用捨,與目相應。華精,目精也。心開則目開,心閉則目閉。晝陽而暮陰,故云調陰陽。】

經歷章第三十二

經歷六合隱卯酉,

【舉心之用捨,陰陽之所由也。晝爲經歷,暮爲隱藏。六合天地內上下四方,卯酉爲朝暮,幽隱屬也。】

兩腎之神主延壽,

【腎神玄冥,字育嬰。配屬北方,主暮夜人能止精則長壽。河上公曰:腎藏精。】

轉降適斗藏初九,

【九,陽數也。斗,北辰也。北辰主陰,謂陽氣下與陰合。《易》曰:乾元,在無首。無首,藏也。】

知雄守雌可無老,

【守雌,則藏九之義也。】

知白見黑急坐守。

【《道經》云:知其雄,守其雌;知其白,守其黑。皆藏九之義也。】

肝氣章第三十三

肝氣鬱勃清且長,

【肝位東方。東方木,主春,生氣之本也。清長,氣色之象。】

羅列六府生三光。

【存想生氣,遍照五藏六府,如日月星辰光曜明蛆也。】

心精意專內不傾,

【能知一也。】

上合三焦下玉漿。

【言肝氣上則與三焦氣合,下則爲口中之液。亦猶陰氣上則爲雲,下則爲雨。雨潤萬物,玉漿潤百骸九竅也。】

玄液雲行去臭香,

【真氣周流,則無災病。】

治蕩髮齒鍊五方,

【雲行雨施,無所不通。五方,五藏也。】

取津玄膺入明堂,

【咽液之道,必自玄膺下入喉嚨。喉嚨一名重樓。重樓之下爲明堂,明堂之下爲洞房,洞房之下爲丹田。此中部。】

下溉喉嚨神明通,

【身命以津氣爲主也。】

坐侍華蓋遊貴京,

【華蓋,肺也。肝在肺之下。貴京,丹田也。】

飄颻三帝席清涼,

【三帝,三丹田中之道君也,亦名真人。言肝氣飄颻,周流三丹田之所也。肝氣爲目精,故言席清涼。】

五色雲氣紛青蔥,

【肝氣與五藏相雜,上爲五色雲。】

閉目內眄自相望,

【常存念之,五藏自見。】

使心諸神還相崇,

【赤城童子與五藏真人合契同符,共相尊敬也。】

七玄英華開命門,

【七竅流通,無留滯也。】

通利天道存玄根,

【身爲根本。】

百二十年猶可還,

【當急修行,時不可失。】

過此守道誠獨難,

【去死近矣。】

唯待九轉八瓊丹,

【九轉神丹,白日昇天。抱朴子《九丹論》云:考覽養生之書,鳩集久視之方,曾所披涉,篇已千計矣。莫不以還丹金液爲大要焉。又《黃帝九鼎神丹經》云:帝服之而昇仙,與天地相畢,乘雲駕龍,出入太清。八瓊:丹砂、雄黃、雌黃、空青、硫黃、雲母、戎鹽、消石等物是也。】

要復精思存七元,

【雖服神丹,兼習黃庭之道。七元者,謂七星及七竅之真神也。又五帝元君及白元無英君亦爲七元道君。《洞房訣》云:存七元者,其咒曰:迴元隱遁,豁落七辰。乃七元也。】

日月之華救老殘。

【左目爲日,右目爲月。目主肝,配東方,木行。木位春,春爲生氣,故云救老殘。】

肝氣周流終無端。

【《莊子》曰:指窮爲薪而火傳。生得納養而命續也。】

肺之章第三十四

肺之爲氣三焦起,

【《中黃經》曰:肺首爲三焦。肺之爲氣謂氣嗽,氣嗽起自三焦,故言三焦起。說三焦者多未的其的[3],其實今以五藏之上系管爲三焦。焦者,熱也。言肝心肺頭熱之義也。】

視聽幽冥候童子,

【童子,心神,赤城中者。元陽子曰:闚離而下存童子。童子是目童也。謂人欲知死生,當以手指柱目眥,候其目光,有光則生,無光則死也。】

調理五華精髮齒,

【五華,五藏之氣。《仙經》曰:髮欲數櫛,齒欲數叩也。】

三十六咽玉池裏,

【口爲玉池,亦曰華池。膽爲中池,胞爲玉泉。華池咽液入丹田,所謂溉灌靈根也。】

開通百脈血液始,

【身中血液,以口爲本始也。】

顏色生光金玉澤。

【百節開道。】

齒堅髮黑不知白,

【反老還嬰。】

存此真神勿落落,

【專城不墮。】

當憶此宮有座席,

【此宮謂肺宮也。座席,神之所安。《中黃經》云:肺首爲三焦,玄老君之所居也。】

眾神合會轉相索。

【眾真同聚,慮有邪精。】

隱藏章第三十五

隱藏羽蓋看天舍,

【此明脾宮之事。脾爲丹田黃庭,中央戊己,土行也。上觀肝肺,如蓋如舍也。】

朝拜太陽樂相呼,

【謂魂神與眾仙合會也。《素靈經》云:太上神仙有太陽君、少陽君、太虛君、浩素君,群仙宗道之遊樂也。】

明神八威正辟邪,

【八威,八靈神也。《真誥》云:《北帝殺鬼咒》曰:七正八靈太上皓兇長顱巨獸,手把帝鐘素果三神威劍,神王衛法,辟邪之道也。】

脾神還歸是胃家。

【脾神名常在,字魂停。脾磨食消,胃家之事也。《中黃經》云:胃爲太倉。太倉,肚府也。】

躭養靈根不復枯,

【脾爲黃庭,人命之根本。心專養之,延年神仙也。】

閉塞命門保玉都。

【元陽子曰:命門者,下丹田,精氣出入之處也。養童下籥護其主。主,身也。身爲玉都,神聚其所,猶都邑也。】

萬神方胙壽有餘,

【胙,報也。萬神以養見報,故壽有餘也。】

是謂脾建在中宮。

【脾主中宮,土德。】

五藏六府神明主,

【以脾爲主。】

上合天門入明堂。

【存五藏六腑之氣,上合天門。天門在兩眉間,即天庭是也。眉入一寸爲明堂。】

守雌存雄頂三光,

【《道經》云:知其雄,守其雌。雌、牝;柔弱也。三光,日、月、星也。】

外方內圓神在中。

【外方內圓,明堂之象也。】

通利血脈五藏豐,

【神恬心靜。】

骨青筋赤髓如霜。

【百脈九竅,皆悉真正。】

脾救七竅去不祥,

【脾磨食消,耳目聰明。】

日月列布設陰陽,

【日陽月陰,日男月女。】

兩神相會化玉英。

【男女陰陽,自然之津液也。】

淡然無味天人糧,

【神雖合會,當味無味。】

子丹進饌肴正黃,

【饌,氣也。子丹真人進丹田之真氣。脾爲中黃,脾磨食消也。】

乃曰琅膏及玉霜。

【津液,精氣之色象也。】

太上隱環八素瓊,

【謂絳官重樓十二環,即喉嚨也。中有八素之瓊液也。】

溉益八液腎受精,

【咽液流下入腎宮,化爲玉精也。】

伏於太陰見我形,

【太陰,洞房。謂睹瓊液之形象也。】

揚風三玄出始青,

【揚風,感風化也。陰陽二氣與和氣爲三,三生萬物,生物微妙,故曰三玄出始青。言萬物生而青色也。《太平經》曰:積清成青也。】

恍惚之間至清靈,

【陰陽生氣,至微至妙。】

坐於飈臺見赤生,

【調暢之氣化爲赤子。赤子,真人也。飈臺,閬風臺。神仙之遊集也。】

逸域熙真養華榮,

【物外真氣,自然養生。】

內盼沉默鍊五形,

【內觀形體,神氣長存。】

三氣徘徊得神明,

【三丹田之氣也。】

隱龍遁芝雲琅英,

【《仙經》云:肝膽爲青龍,故曰隱龍。五藏九孔、八脈爲內芝,故曰遁芝。雲琅英,脾氣之津液。】

可以充飢使萬靈,

【服氣道成,役使鬼神。】

上蓋玄玄下虎章。

【神仙之服御也。《元錄經》云:仙人有玄羽之蓋,神虎玉章也。】

沐浴章第三十六

沐浴盛潔棄肥薰,

【盛,古淨字。肥,魚、肉。薰,五辛。】

入室東向誦玉篇,

【太帝在東故也。】

約得萬遍義自鮮,

【不出身中。】

散髮無欲以長存。

【《仙經》:服九霞必先散髮。又胎息法:仰臥散髮,令枕高二寸五分。屈兩手大母,指握固閉目,申兩臂,去身五寸。乃漱滿口中津液,咽之滿三。徐徐以鼻內氣。氣入五六息則吐之。一呼一吸爲一息。至十吐氣可少頻申。頻申訖,復爲之。滿四九爲一竟矣。尋觀文意,此散髮非專此道也。蓋散髮,無爲自得之意,無外情欲而已。】

五味皆至正氣還,

【合五爲一,自然之道。】

夷心寂悶勿煩冤,

【悶,靜也。寂默清靜。《道經》云:其政悶悶,其民淳淳。】

過數已畢體神精,

【專精所致。】

黃華玉女告子情。

【丹田陰神與己言也。】

真人既至使六丁,

【真人,指學者身也。至,謂精至。六丁,如上說者也。】

即授隱芝大洞經。

【應芝,謂隱者也。以仙人喻芝英。】

十讀四拜朝太上,

【《玉精真訣》曰:《東華玉篇》者,必十讀四拜。玉篇,謂此文。】

先謁太帝後北向。

【太帝在東,七元居北故也。】

《黃庭內經》玉書暢,

【仙道成矣。】

授者曰師受者盟。

【斯文可重,故以爲盟。】

雲錦鳳羅金鈕纏,

【信誓之物。】

以代割髮肌膚全。

【契誠不假,出血斷髮。】

攜手登山歃液丹,

【受行黃庭道者,必重盟而後傳。】

金書玉景乃可宣。

【信洽方授。】

傳得可授告三官,

【三官,天、地、水也。】

勿令七祖受冥患。

【傳非其人,殃及先世。患,讀爲還也。】

太上微言致神仙,

【可尊可貴。】

不死之道此真文。

【一心敬重,奉而行之。】

太上黃庭外景經

務成子注

太上黃庭外景經序

《黃庭經》者,蓋老君之所作也。其旨遠,其詞微,其事肆而隱,實可爲典要。強識其情,則生之本也。故黃者,二儀之正色;庭者,四方之中庭。近取諸身則脾爲主,遠取諸象而天理自會。然谷神不死,是謂玄牝。是以寶其生也。後晉有道士好黃庭之術,意專書寫,常求于人。聞王右軍精於草隸,而復性愛白鵝,遂以數頭贈之,得乎妙翰。且右軍能書,繕錄斯文,頗多逸興自縱,而未免脫漏矣。後代之人,但美其書蹤而以爲本,固未睹於真規耳。余每惜太上聖旨,萬世莫測,今故纂注以成一卷,義分三部,理會萬神。冀得聖人之教不泯,於當來矣。

上部經第一

老君閑居作七言,

【老子者,天之精魂,自然之君,造立神仙,萬世常存。作斯七言,以示後生。】

解說身形及諸神。

【上談元一,濟活一身。從頭至足,皆可得生。總統綱紀,形體常平。道無二家,究備者賢。】

上有黃庭下關元,

【黃庭者,目也。道之父母供養赤子,左爲陵陽,字英明;右爲太陰,字玄光。三合成德,相須而昇。】

後有幽闕前命門。

【腎爲幽闕目相連。臍爲命門三寸,日出月入陰陽并,呼吸元氣養靈根也。】

呼吸廬間入丹田,

【呼之則出,吸之則入,呼吸元氣,會丹田中。丹田中者,臍下三寸陰陽戶,俗人以生子,道人以生身。】

玉池清水灌靈根,

【口爲玉池太和宮,唾爲清水美且鮮。唾而咽之雷電鳴,舌爲靈根常滋榮。】

審能修之可長存。

【晝夜行之去伏尸,殺三蟲,卻百邪,肌膚充盈正氣還,邪鬼不從得長生,面有光。】

黃庭中人衣朱衣,

【目中小童爲夫婦,左王父,右王母,被服衣朱,遊宴與合會,多處丹田裏。晝夜存思勿懈怠。】

關元茂籥闔兩扉,

【冥目內視,無所不睹。閉口屈舌爲食母。含咽玉英,終身無咎。無者,氣也。齒爲茂,舌爲籥。】

幽闕俠之高巍巍,

【道有三元,恣意所從。下部幽闕,玄泉之常。中部幽闕,兩腎爲雙。上部幽闕,兩耳相望。金門玉戶,上與天通。嬌女彈箏,盛厲宮商。】

丹田之中精氣微。

【丹田者,一室也,與明堂對。精氣微妙,難可盡分,故曰微矣。】

玉池清水上生肥,

【口中唾也。亭動口舌,白唾積聚,狀若肥焉。漱而咽之,可得遂生。】

靈根堅固老不衰。

【舌爲靈根,制御四方,調和五味,去臭取香,啄齒咽氣,化爲飲漿。】

中池有士服赤朱,

【喉中若京爲元士,中和之下闕分理,朱光衣服神爲友。】

橫下三寸神所居。

【明堂之宮,方圓三寸神所居,正在目中央。眉爲華蓋,五色青蔥。】

中外相距重閉之,

【中氣當出,外氣當入。當此之時門三關。二氣相距,天道自然也。】

神廬之中當修治。

【教子去鼻中毛,神道往來則爲廬宅。晝夜綿綿無休息也。】

玄膺氣管受精府,

【喉中之央則爲玄膺。元氣下行,起動由之,故曰受府也。】

急固子精以自持。

【守精勿去也。】

宅中有士常衣絳,

【面爲尺宅,真人官處其中央,被服赤朱,光耀燦然赤如絳。】

子能見之可不病。

【欲令世人深知道真,睹斯神功,終身不病也。】

橫理長尺約其上,

【脾長一尺,約太倉上。中部明堂,老君晝所遊止也。】

子能守之可無恙。

【守脾神老君所舍。深知知其意可無恙也。】

呼吸廬間以自償,

【閉塞三關,屈指握固,呼吸元氣,皆會頭中,降於口中,含而咽之,則不飢渴,逐去三尸心意。】

子保完堅身受慶。

【人人有道,不能守之。保道之家,身形常平。上睹三光,狀如連珠,落落象石,心中獨喜,故以自慶。】

方寸之中謹蓋藏,

【不方不圓,目也。閉戶塞牖,中元不有。守之守之,得道之半。】

精神還歸老復壯。

【精神欲去,常如飛雲。上精不泄,下精不脫。魂魄內守,如年壯時也。】

心結幽闕流下竟,

【耳爲心聽,結連幽闕。鼻聞香則蔭強,心達志通,則流下竟也。】

養子玉樹令可杖。

【身爲玉樹,常令強壯。陰爲玉莖,轉相和唱。還精補腦,可得不病,長樂無憂在也。】

至道不煩無旁午,

【大道自然,不煩不慮,照察蕩蕩,則人本根至道,難得而易行焉。】

靈臺通天臨中野。

【頭爲高臺,腸爲廣野。元氣通天,玄母來下養我已也。】

方寸之中間關下,

【目央之中玉華際,大如雞子黃在外,下入口中生五味,晝夜行之可不既也。】

玉房之中神門戶。

【玉房,一名洞房,一名紫房,一名絳官,一名明堂。玉華之下金匱鄉,神明門戶,一之所從者哉。】

既是公子教我者,

【左爲神公子,右爲白元君。養我育我,常欲令我得神仙。父母供養子丹,日月相去三寸間。】

明堂四達法海源。

【三寸三重有前後,使以日月歸中升,洞達四方流于海也。】

真人子丹當吾前,

【象長一寸兩眉端,俯仰見之心勿煩。】

三關之中精氣深。

【口爲心關,足爲地關,手爲人關。深固靈珠,更相結連,微妙難知,固爲深焉。】

子欲不死修崑崙,

【頭爲崑崙,道治其中。子午爲經,卯酉爲緯。日月照明,丹焉遊戲,百官宿衛也。】

絳宮重樓十二環。

【金樓五城,十二周匝,丹黃爲郭,五彩雲集。絳宮玉堂,真一所從出入也。】

瓊室之中五色集,

【璇璣玉衡,命立中央。五色琅玕。極陰反陽。營室之中全室也。】

赤神之子中池立,

【喉中之神主池精,受符復行,傳付太倉。】

下有長城玄谷邑。

【腸爲長城,腸爲邑。腎爲玄谷,上應南北也。】

長生要慎房中急,

【房,玉房也。急而守之,共會六合。六合之中誠難語,子欲得道閉規矩也。】

棄捐婬俗專子精。

【賢者畜精,愚者畜財。捐去眾累,一復何求?還精補腦,潤澤髮鬚。】

寸田尺宅可治生,

【寸田,丹田。尺宅,面也。道之經緯,不可廢忽,努力求之,必得長生也。】

雞子長留心安寧。

【大道混成自然子,濛濛鴻鴻,狀如雞子。專心一意,守之不解長安寧。】

推志遊神三奇靈,

【大道游戲琬閴,琬閴權剛執志,觀見道真,三靈侍側,彈琴鼓箏也。】

行間無事心太平。

【恬淡無欲,以道自娛。施利不足,神明有餘,則爲太平也。】

常存玉房神明達,

【玉房,一室也。臥於山西,知於山東;處於幽冥,都見無窮。內外相須,故言明達也。】

時思太倉不飢渴,

【咀嚼太和,神注含太倉。胃管一神名黃常子。祝曰:黃常子,吾有長生之道,不食自飽。不得妄行,留爲己使。辟穀不飢,所當得也。】

役使六丁玉女謁,

【清潔獨居便利六丁之地,呼其神名字,玉女必來謁也。】

閉子精門可長活。

【陰陽交遘,此之時,精神欲去淫佚,淫佚縱情,五馬不能禁止。以手撫弦囊,引玉籥,閉金門。】

正室堂前神所舍,

【正室之中五色雜,璇璣玉衡道所立,合於明堂遊絳宮,變爲真人丹田也。】

洗心自治無敗洿。

【敬重天地,遠避嫌[4]疑。閉目內視,思神往來,不與物雜,行不敗洿。】

歷觀五藏視節度,

【五藏六府,各有所主。修身潔白,絕穀勿食。飲食太和,周而更始,故不失節也。】

六府修治潔如素。

【心不妄念,口不妄言,目不妄視,耳不妄聽,手不妄取,足不妄行。凡此六行,六府之候也。故能損之,道成德就,潔已如素也。】

虛無自然道之固,

【虛無恍惚,道之無,自然不存,俛仰自睹,常守玄素,須臾爲早,知雄守雌,魂魄不離身也。】

物有自然道不煩,

【自然者,天地大神。不存不想,氣自往來也。】

垂拱無爲身體安。

【端殼自守,深暢元道。不犯天禁,身無災咎,永保安也。】

虛無之居在幃間,

【虛無之性,樂於清淨。修和獨立,與神言語。施設幃帳,惡聞人聲。觀見玄德,五色徘徊。日月照察,使以東西。三五復反,轉藏營機也。】

寂寞廓然口不言。

【隱藏華蓋,歸志洞虛,寂然廣視,目睹明珠,昧然獨息,不貪榮譽也。】

修和獨立真人宮,

【太和之宮,在明堂垂華蓋之下,衣朱衣。明堂四達知者誰?真人小童衣璨爛。欲知吾居處,問太微乎?】

恬甯無欲遊德園,

【外如迷惑,內懷玉潔,恬惔歡樂,不貪世俗也。】

清淨香潔玉女前,

【棄捐世俗,處無人之野,焚燒、香薰、便溺,六丁玉女自到,徑來侍人也。】

修德明達神之門。

【德潤身,富潤屋。心達志通,視見神光、重樓綺戶、金門玉堂。】

中部經第二

作道優遊深獨居,

【隱身藏形,與世絕踰。含氣養精,顏如丹珠也。】

扶養性命守虛無,

【決謝祖先,避世隱居。司命定錄,死籍以除。改字易姓,堅守虛無也。】

恬惔自樂何思慮。

【恬惔忽然,樂道守貧,不念不慮,至不煩也。】

羽翼已具正扶骨,

【修道行仁,骨騰肉輕。道成德就,雲車來迎。玉女扶轅,徑昇太清。非生毛羽也。】

長生久視乃飛去。

【萬世常存,與一爲友。玉女採芝啖之苗,食之。須臾立生毛羽,上帝徵聘,飛入滄海。】

五行參差同根蒂,

【五彩騰起,或參或差,混沌不別,共生根蒂。】

三五合氣其本一。

【三五十五在中央,二友之隱,往來三陽。玄德微妙,其狀似龍,見之獨笑,勿以語人。】

誰與共之斗日月,

【雌在北極,雄在南宮。真人不遠,近在斗中。三光洞明,天地相望。子欲得一問兩童?】

抱玉懷珠和子室。

【琭琭如玉,連連如珠,調和室房,隨世沉浮。】

子能守一萬事畢,

【一爲大神,天地之根,人之本命。子能知之,萬事自畢。】

子自有之持無失,

【人人有一。有一不知守,素損本根,愛財寶。賢者得之以爲友也。】

即欲不死入金室。

【卻入三寸爲金室,洞房之中當幽闕,變吾形爲真人,真人所處丹田中。】

出日入月是吾道,

【日出太陽,月入太陰,迴周返覆,受符復行。】

天七地三迴相守,

【天七地三,橐籥縮鼻,引地氣即上希也,故迴相守。】

昇降進退合乃久。

【地氣上昇,天氣下降。陰陽列布,合於絳宮。或進或退,正氣從容,乃得長久。】

玉石落落是吾寶,

【連珠玉璧,落落如石,出於太陽,氣如火煙,搏則不得,則吾重寶。】

子自有之何不守?

【人自有一,不知守之。守之者日還一日,失之命消也。】

心曉根基養華彩,

【究備道真,深解無極,留年卻老,自守本歸根。開闔陰陽,布色華彩,常若少年。】

服天順地合藏精。

【頭爲天,足爲地。服食天氣,灌溉身形,合人丹田,藏之腦戶。天露雲雨,何草不茂?】

七日之午迴相合,

【行道之要,七日一合。】

崑崙之上不迷誤。

【崑崙,頭也。上與天通,稟受元氣不迷誤。】

九原之山何亭亭,

【心爲九原,真人太一處其中也。不出戶房知四方。】

中有真人可使令。

【真人,太一小童子。金樓深藏伏不起,隱藏九原不可使。】

蔽以紫宮丹城樓,

【金樓玉城,丹黃爲郭。百官宿衛,一爲上客。絳宮玉堂,真人宅舍。】

俠以日月如明珠。

【左日右月,合精中央,五色混沌。晝如明星,暮如明珠。晃晃煌煌,曾不休哉!】

萬歲昭昭非有期,

【明珠來下,堅當守之。長生之符,萬歲昭然,非復有期。司命定錄,死籍已除。】

外本三陽物自來,

【三陽,三精也。狀若冠纓。扉玄無主,用和爲根。不呼自來,默默翻翻。】

內拘三神可長生。

【三神,三子。拘此三神,生道畢也。】

魂欲上天魄入淵,

【暮臥魂上天,送日中三足烏。雞鳴忽朦,來還其處。魄者,形也。年七十、八十,魄欲入泉。老人愁思,形容欲別。】

還魂返魄道自然。

【拘魂制魄,不得行人,善守自然,不用筋力。】

庶幾結珠固靈根,

【結珠,連珠也。入口中含咽其精,固灌靈根。】

玉𥫽金籥身完堅。

【玉𥫽,齒。金籥,舌。開口屈舌,食母之氣。不傳惡言,身保完全。】

戴地懸天周乾坤,

【人生地,道來附已,故言戴地。玄母在天下養萬物,不用機素,神明微妙,非俗所聞。常欲令我得神仙,迫於乾坤,不可踰蹶哉!】

象以四時赤如丹。

【四時五行,周則更始。真人子丹,一化爲己。被服赤珠狀若丹。】

前仰後卑列其門,

【仰,高也。前高後下,背子向午,右陰生陽,離樓門戶。】

選以還丹與玄泉,

【選,取也。縮引還丹,及玄泉之氣,所謂名上昇泥丸,鍊治髮根,須臾微息,其道自然。】

象龜引氣致靈根,

【龜以鼻取氣。極停微息,閉口咽之致靈根。】

中有真人巾金巾,

【金室真人巾金巾。】

負甲持符開七門,

【甲,子也。背子向午,要帶卯酉,制御元氣,受符復行,皇天大道君也,常窺看七門。】

此非枝葉實是根,

【上皇大道君老子,太和,常侍左右,化生萬物,非爲枝葉。】

晝夜思之可長存。

【常注意思念,自睹三光,道之至妙,近在斗中。】

仙人道士非異有,

【仙人度世,非有他神,守一堅固,上精不泄,下精不脫,精神內守,千歲不死。】

積精所致和專仁,

【育養精氣,專心一意。和氣仁義,德合道真。】

人盡食穀與五味,

【俗人皆啖百穀之寶,土地之精,五味香連,令飽食。廚內無真道,遂歸黃泉。】

獨食太和陰陽氣,

【陰氣上昇,陽氣下降合會,六合之中生五味,常自服食天相溉。】

故能不死天相溉。

【飲食太和,不死之藥,食之不解,天自溉之。】

誠說五藏各有方,

【五藏象五行,六律腸胃方。】

心爲國主五藏王。

【身有三百六十神,心爲主。不出戶,知天下;不下堂,知四方。】

受意動靜氣得行,

【志之所從,不可極也。清香潔善氣自行。】

道自將我神明光。

【座與吾俱息,起與吾同衣。我飴來食,我居不行,客常日月三光相保守。】

晝日昭昭夜自守,

【晝日朗然,目睹景星。暮即徘徊,來歸我已。知陽者明,不知陽,妄作凶。】

渴可得漿飢自飽。

【飢食自然之氣,渴飲華池之漿。不飢不渴,可得長生也。】

經歷六府藏卯酉,

【兩腎之神最爲精,左王父,右王母。二氣交錯周六府,上會目中,左卯右酉。】

通我精華調陰陽。

【陰陽列布若流星,流星七正益精華。】

轉陽之陰藏於九,

【陽主陽中,乃種其類。陰生黍粟,陽生熒火,二氣相得,更相包裹。九在口中也。】

常能行之可不老。

【知雄守雌,其德不離。知白守黑,常德不忒。】

肝之爲氣修而長,

【肝爲青龍,肺爲白虎,上與天通,故爲長。】

羅列五藏主三光。

【心精意專,五內不傾;平床安臥,仰觀三光。】

上合三焦下玉漿,

【上合三焦者,六合中也,流布四肢汗玉[5]漿。】

我神魂魄在中央。

【拘魂制魄,不得動作。俱坐俱起,不得行止。明堂正在中央。】

精液流泉去臭香,

【精流液出,常如源泉。暮臥惺寤,蕩滌口齒,去臭取香治髮齒。】

立於玄膺舍明堂。

【明堂之中,方圓三寸,生道之根,大如雞子黃如橘,過歷玄膺甜如蜜。】

雷電霹靂往相聞,右酉左卯是吾室。

【午前子後之間,中央朝發太一華蓋之卿,陽氣以下在絳宮。】

下部經第三

伏於志門候天道,

【志門,玄門也。侯天道,守玄白。】

近在子身還自守。

【大道不遠,近在身中。子自有之無求他。】

清靜無爲神留止,

【道爲賢者施,不爲愚者作。精心定志,神明懽也。】

精神上下開分理。

【精神上下,恍惚無常,求玄中之玄。】

精候天道長生草,

【上知天上,俯察地理。留年住命,白髮如墨,則長生草。】

七竅已通不知老。

【耳聽五音,目觀玄黃,鼻受清氣,口啖五味,不知老也。】

還坐天門候陰陽,

【天門,太陽一之門也。陰陽雌雄,微妙難睹。故坐伺候之。】

下於喉嚨神明通,

【喉嚨,咽也。啖食和氣,則神明乃下降。】

過華蓋下清且涼,

【華蓋之下五色青蔥,清靈之淵清且涼。】

入清靈淵見吾形,

【清靈之淵,微妙玄通。閉目內視,則見江海。伺候吾形,有頃相望,如照明鏡深井,對相視,樂無極也。】

期成還年可長生。

【年到四十、五十,則不住還。得其理者,日益長久。不能明者,徒自苦耳。】

還過華下動腎精,

【華蓋之下多陰涼,萬神合會更相迎,引動腎氣,上布紫宮。】

立於明堂望丹田,

【明堂、丹田相去不遠,相望見。】

將使諸神開命門,

【一名大神。萬物之先,保使群神,救護萬民,出入命門。】

通利天道存靈根。

【九九八十一首,分爲二部。從頭至足,元氣通流,周匝一身,靈根堅固,守之勿休也。】

陰陽列布若流星,

【三氣昇降,閉塞三關,百脈九孔,氣候鑠鑠光晃晃,列布皮膚若奔星。】

肝氣周還終無端。

【肝爲青龍,出從吾左肺;爲白虎,住在右。神道恍惚,無有端緒。】

肺之爲氣三焦起,

【肺有三葉三焦起,一名華蓋,紫紅色。】

上座天門候故道。

【天道,雄門。故道,本根。存本守根,乃得長生。】

津液醴泉通六府,隨鼻上下開兩耳。

【閉氣縮鼻,長久微息。呼吸元氣,一上一下,縮鼻不止開其耳。】

窺視天地存童子,

【上窺天門,則睹三光。俛視地理,見小童子。】

調和精華治髮齒,

【精液華池。常以雞鳴,啄齒三十六,下漱咽之。常以管籥開閉九孔,皆上頭中治髮齒。】

顏色光澤不復白。

【門戶開張,精神布合。顏色光潤,鬚髮滋榮不復白。】

下於嚨喉何落落,

【存候天道要不煩,落落如石,中心獨喜。】

諸神皆會相求索。

【大道遊戲,眾神合會,交遊徘徊太素中。】

下入絳宮紫華色,

【下入絳宮丹城樓,金紫幃帳,徘徊四隅。】

隱藏華蓋觀通廬。

【暮隱華蓋,晝遊明堂。觀望神廬金匱鄉也。】

專守心神轉相呼,

【心爲國主太一宮,專心一意向太陽,執志清潔,眾神喜樂相呼來。】

觀我神明辟諸邪。

【一居中央,諸神宿衛。當此之時,仰觀神光,元陽子丹辟萬邪。】

脾神還歸依大家,

【脾神朝進明堂,暮歸其宮,故依大家太倉也。】

致於胃管通虛無,

【胃管,太倉口也。虛無之宮在太初。】

藏養靈根不復枯。

【藏養靈根使漸潤,調和滿口而咽之,內不枯燥。】

閉塞命門如玉都,

【關門閉牖以知天道耳。玉堂之陽,一神之都市,知萬物之價數也。】

壽傳萬歲年有餘。

【俗人有餘財,聖人有餘年,壽命無期。】

脾中之神主中宮,

【中宮戊己,主於土府。萬物蚑行,土地之子。脾爲明堂,神治中宮也。】

朝會五藏列三光,

【五藏六府,神明之主。日月朝會,長幼有序。仰觀三光日月斗。】

上合天門合明堂。

【天門開閉,出爲雄雌。三光所生,俠在明堂。上圓下方,中無不有。】

通利六府調五行,

【安神養己,六府通暢,邪氣卻走,正氣內守五行之精,金木水火土爲榮。】

金木水火土爲王。

【五行相生,土爲其主。萬物疇類,皆歸於土。】

通利血脈汗爲漿,

【含氣養精,血脈豐盈,骨濡筋強,潤滋皮膚,汗出若漿。】

修護七竅去不祥。

【同穴異竅,各隔東西。常當修護,神明所依。辟卻不祥,萬物自化。】

二神相得化玉英,

【日月之神,陰陽之反。暮宿明堂,化生黃英下流口,淡如無味,用之不可既也。】

上稟天氣命益長,

【坐常仰頭鼻,受上清氣,跨座隨陽,四肢安寧。敬重天禁命益長。】

日月列布張陰陽。

【日月照察,萬物瞻仰。陰陽設張,四時調和。凡此四行,亦在己軀也。】

五藏之主腎最精,

【腎之爲氣清且香。右爲王母,左爲王公。左青龍,右白虎,與天通。】

伏於太陰成吾形,

【太陰小童玄武裏,赤神之子伏不起,轉陽之陰成吾形,常存太素老小丁。】

出入二竅合黃庭,

【出入二竅兩手間,黃庭中人主神仙,欲得吾處入闕山。】

呼吸虛無見吾形,

【虛無恍惚難悉言,呼吸元氣環無端,欲睹吾形若臨淵也。】

強我筋骨血脈盛。

【精氣不泄,骨髓充滿,常自壯強。血脈平盛,行若?馬,終身不倦。】

恍惚不見過青靈,

【恍惚中有物,青靈中有形。恍惚象大道有一,莫見其景也。】

坐於廬下見小童,

【神廬之下金匱野,顧見真人小童子,何從相求華蓋下。】

內息思存神明光。

【閉目內視,存在神明見吾光。俛仰瞻之,青赤白黃。】

出於天門入無閒,

【出於天門見四鄰,入於無閒睹太玄,太玄中有眾妙之門。】

恬惔無欲養華莖。

【閑居靜處,深固靈珠。素捐世俗,推剛就深,含養玉莖,色如桃華。】

服食玄氣可遂生,

【外爲太玄,內爲大淵。若如流俗,合四海源。審能服食,可得遂生。】

還過七門飲大淵。

【大淵玉漿甘如飴,近在吾身子不知,何處取之蓬萊漢。】

道我懸膺過青靈,

【太清之淵隨時涼,青靈之臺四遠望,懸膺菀降太倉。】

坐於膺間見小童,

【金匱玉神小廬間坐,仙道見小童子,候吾規中道畢矣。】

問於仙道與奇方,

【仙道,謂虛無自然也。不行而至,舉足萬里,坐在立無。奇方,不死之藥也。】

服食芝草紫華英。

【絕五穀,棄飴糧。使六丁玉女自來侍人,爲取芝草金紫華英,得乃食之。】

頭戴白素足丹田,

【真人致住,常欲令人得神仙。晝日頭黑,至頭白如素也,足履丹田中也。】

沐浴華池生靈根。

【沐浴華池,鍊身丹田之中,主潤靈根。華池,玉池。】

三府相得開命門,

【老子,太和各爲一府,共侍道君。常開闔命門,陽明無端也。】

五味皆至善氣還,

【六合之中自生五味,演而食之,正氣並來。】

被髮行之可長存。

【大道萬畢,被髮僵臥,鍊身五嶽,則得長生。】

大道蕩蕩心勿煩。

【大道蕩蕩,昭然曠然。要道不煩,煩道不要,求於無形。】

吾言畢矣慎勿傳。

【吾者,中央老君也。解說天道,從頭至足,皆可生也。勿傳非人,令道不明,慎之慎之。】

推誦《黃庭內景經》法

當入齋堂之時,先於戶外叩齒三通。閉目想室中有紫雲之氣,鬱鬱來冠兆身。玉童侍左,玉女侍右,三光寶芝,洞映內外。咒曰:

天朗氣清,三光洞明。金房玉室,五芝寶生。玄雲紫蓋,來映我形。玉童侍女,爲我致靈。九帝齊景,三光同軿。得乘飛蓋,昇入紫庭。

引氣三十九咽,畢,入戶北向四拜,長跪,叩齒二十四通,上啟高上天真玉晨太上道君:某甲今當入室詠誦玉經,鍊神寶藏。乞胃宮華榮,身得乘虛,上拜帝庭。

畢,還東向揖大帝。又叩齒十二通,上啟扶桑大帝暘谷神王:某乙今披詠玉經,乞使靜室神芝自生,玉華寶耀,三光洞明,萬遍胎仙,得同帝靈。

畢,即東向誦十遍爲一過。竟,還北向四拜,東向揖,不須復啟也。但拜謁如法,隨誦多少,然以十數爲限。不依法而受經,虧損俛仰之格,徒勞於神,無益於求仙也。五犯廢功斷事,十犯身死於風刀之考。死爲下鬼,負石之役,萬劫還生不人之道。當以八節日送金環、青繒九尺,以奉於有經之師。師得此信,速錄上學弟子郡縣、鄉里、姓名、年紀、生月日時於九尺青繒之上,正中於山岳絕巖之側,北向奏名青帝宮。叩齒二十四通,微咒曰:

天迴道氣,八道運精;三五應期,九祚代傾;命真玄寂,輔臣帝靈;玉劄已御,今奏青名。謹關九府,五岳司靈,記我所列,上聞玉清。三年之後,來迎某甲微形、賜乘八景,昇上帝庭。

畢,埋青繒於絕巖之下。如此三年,有真人下降。一節不送,廢功斷事,不得入仙。三節違盟,告下三官,受考無窮。

清虛真人曰:凡修《黃庭內景玉經》,應依帝君填神混化之道。讀竟禮祝畢,正坐向東,臨目內想身神形色、長短大小,呼其名字,還填本宮。不修此法,雖萬萬遍,真神不守,終無感效。徒亦損氣疲神,無益於延命也。今故抄經中要節相示耳:

髮神蒼華字太元,【形長二寸一分。】腦神精根字泥丸,【形長一寸一分。】眼神明上字英玄,【形長三寸。】鼻神玉壟字靈堅,【形長二寸五分。】耳神空閑字幽田,【形長三寸一分。】舌神通命字正綸,【形長七寸。】齒神崿鋒字羅千。【形長一寸五分。】

右面部七神,同衣紫衣,飛羅裙,並嬰兒形。思之審正,羅列一面,各填其宮。畢,便叩齒二十四通,咽氣十二過,祝曰:

靈源散氣,結氣成神。分別前後,總統泥丸。上下相扶,七神敷陳。流形遯變,愛養華元。道引八靈,上衝洞門。衛驅攝景,上昇帝晨。

畢,次思心神丹元字守靈。【形長九寸,丹錦飛裙。】肺神皓華字虛成,【形長八寸,素錦衣黃帶。】肝神龍煙字含明,【形長六寸,青錦披裳。】腎神玄冥字育嬰,【形長三寸六分,蒼錦衣。】脾神常在字魂停,【形長七寸三分,黃錦衣。】膽神龍曜字威明。【形長三寸六分,九色錦衣綠花裙。】

右六腑真人處五藏之內六府之宮,形若嬰兒,色如華童。思之審正,羅列一形,叩齒二十四通,咽氣十二過,咒曰:

五藏六府,真神同歸。總御絳宮,上下相隨。金房赤子,對處四扉。幽房玄闕,神室紐機。混化生神,真氣精微。保結丹田,與日齊暉。得與八景,合形昇飛。

紫微真人曰:昔孟先生誦《黃庭》,修此道八年,黃庭真人降之。此妙之極也。《黃庭》祕訣盡於此矣。形中之神,亦可從朝至暮,恆念勿忘,不必待誦《黃庭經》矣。

雲笈七籤卷之十二



[1]、居:原誤作『君』,據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改。
[2]、月魂:輯要本作『月魄』。
[3]、的其的:輯要本前『的』作『得』。按作『的』於文意更通。
[4]、嫌: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並作『大』。
[5]、玉:四庫本、輯要本、叢刊本並作『爲』。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447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