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五十六·諸家氣法(一)

諸家氣法


元氣論【并序】

混沌之先,太無空焉;混沌之始,太和寄焉。寂兮寥兮,無適無莫。三一合元,六一合氣,都無形象,窈窈冥冥,是爲太易,元氣未形;漸謂[1]太初,元氣始萌;次謂太始,形氣始端;又謂太素,形氣有質;復謂太極,質變有氣;氣未分形,結胚[2]象卵,氣圓形備,謂之太一。元氣先清,昇上爲天,元氣後濁,降下爲地,太無虛空之道已生焉。道既無生,自然之本,不可名宣,乃知自然者,道之父母,氣之根本也。夫自然本一,大道本一,元氣本一。一者,真正至元,純陽一氣,與太無合體,與大道同心,與[3]自然同性,則可以[4]無始無終,無形無象,清濁一體,混沌之[5]未質,故[6]莫可紀其窮極。洎乎元氣濛鴻,萌牙玆始,遂分天地,肇立乾坤[7],啟陰感陽,分布元氣,乃孕中和,是爲人矣。首生盤古,垂死化身,氣成風雲,聲爲雷霆,左眼爲日,右眼爲月,四肢五體爲四極五嶽,血液爲江河,筋脉爲地里,肌肉爲田土,髮髭爲星辰,皮毛爲草木,齒骨爲金石,精髓爲珠玉,汗流爲雨澤。身之諸蟲,因風所感,化爲黎畎。以天之生,稱曰蒼生;以其首黑,謂之[8]黔首,亦曰黔黎。其下品者,名爲蒼頭。今人自名稱黑頭蟲也,或爲躶蟲,蓋盤古之後,三皇之前,皆躶形焉。三王之代,然乃裁革結莎,巢櫓營窟,多食草木之實,啖鳥獸之肉,飲血茹毛,蠢然無悶。既興燔黍僻豚,杯飲窊樽[9],簣桴土鼓,火化之利,絲麻之益,範金合土,大壯宮室,重門擊柝,戶牖庖廚,以炮以烹,以煮以炙,養生送死,以事鬼神。自太無太古,至於是世,不可備紀。爰從伏羲,迄於今日,凡四千餘載,其中生死變化,才[10]成人倫,爲君爲臣,爲父爲子,興亡損益,進退成敗,前儒志之,後儒承之,結結紛紛,不可一時殫論也。且天地溟涬之後,人起出盤古遺體[11],散爲[12]天經地緯,天文地理[13],五羅二曜,黃赤交道,五嶽百川,白黑晝夜,產生萬物,亭育萬彙,其爲羽毛麟介,各三百六十之數,凡一千八百類。人爲躶蟲之長,預其一焉。人與物類,皆稟一元之氣,而得生成。生成長養,最尊最貴者[14],莫過[15]人之氣也。澡[16]叨預一躶,忝竊三才,漁獵百家,披尋萬古,備論元氣,盡述本根,委質自然,歸心大道,求諸精義,纂集玄譚,記諸真經,永傳來哲。達士遇者,慎勿輕生,以日以時,勤鍊勤行,鶴栖華髮,無至噬臍。同好受之,常爲寶耳。

論曰:元氣無號,化生有名;元氣同包,化生異類。同包無象,乃一氣而稱元;異居有形,立萬名而認表。故無名天地之始,有名萬物之母,常無欲以觀其妙,常有欲以觀其徼。徼爲表,妙爲裏。裏乃基也,表乃始也。始可名父,妙可名母,此則道也,名可名也,兩者同出而異名。同謂之道,異謂之玄,玄之又玄,眾妙之門。又曰:有物混成,先天地生,寂兮寥兮。獨立不改,周行不殆,可以爲天下母,吾不知其名,字之曰道。乃自然所生。既有大道,道生陰陽,陰陽生天地,天地生父母,父母生我身。

夫情性形命,稟自元氣。性則同包,命則異類。性不可離於元氣,命隨類而化生。是知道、德、仁、義、禮,此五者不可斯須暫離,可離者非道、德、仁、義、禮也。道則信也,故尊於中宮,曰黃帝之道;德則智也,故尊於北方,曰黑帝之德;仁財人也,故尊於東方,曰青帝之仁;義則時也,故尊於西方,曰白帝之義;禮則法也,故尊於南方,曰赤帝之禮。然三皇稱曰大道,五帝稱曰常道,此兩者同出異名。

元氣本一,化生有萬。萬須得一,乃遂生成。萬若失一,立歸死地,故一不可失也。一謂太一,太一分而爲天地,天地謂二儀,二儀分而立三才,三才謂人也,故曰才成人備。人分四時,四時分五行,五行分六律,六律分七政,七政分八風,八風分九氣。從一至九,陽之數也;從二至八,陰之數也。九九八十一,陽九太終之極數;八八六十四,陰六太終之極數也。

一含五氣,是爲同包;一化萬物,是謂異類也[17]。既分而爲三爲萬,然不可暫離一氣。五氣者,隨命成性,逐物意移,染風習俗[18],所以變化無窮,不唯萬數,故曰遊魂爲變。只如武都耆男化爲女,江氏祖母化爲黿,黑胎氏猪而變人,蒯武安人而變虎,斯遊魂之驗也。

夫一含五氣,軟氣爲水,水數一也;溫氣爲火,火數二也;柔氣爲木,木數三也;剛氣爲金,金數四也;風氣爲土,土數五也。五氣未形,三才未分,二儀未立,謂之混沌,亦[19]謂混元,亦謂元塊如卵。五氣混一,一既分元,列爲五氣,氣出有象,故曰氣象。

張衡《靈憲渾天儀》云:夫覆載之根,莫先於元氣;靈曜之本,分氣成元象。昔者先王步天路,用定靈軌,尋諸本元,先准之於渾體,是爲正儀,是爲立度,而後皇極有所建也,旋運有所稽也。是爲經天緯地之根本也。

聖人本無心,因玆以生心。心生於物,死於物。機在心目,天地萬機、成敗興亡、得失去留,莫不由於心月也。死者陰也,生者陽也,陰陽之中,生道之術,而不知修行之路,常遊生死之逕,故墨翟悲絲、楊朱泣岐,蓋以此也。夫太素之前,幽清玄靜,寂寞冥默,不可爲象,厥中惟虛,厥外惟無,如是者永久焉,斯謂溟涬,蓋乃道之根。既建方有,太素始萌,萌而未兆,一氣同色,混沌不分,故日有物混成。然雖成其氣,未可得而形也。其[20]遲速之數,未可得而化也,如是者又永久焉,斯謂厖鴻,蓋乃道之幹也。於是元氣剖判,剛柔始分,陰陽構精,清濁異位,天成於外,地定於內。天體於陽也,象乎道幹,以有物成體,以圓規覆育,以動而始生;地體於陰也,象乎道根,以無名成質,以方矩載誕,以靜而終死,所謂天成地平矣。既動以行施,靜[21]以含化,鬱氣構精,時育庶類,斯謂天元,蓋乃道之實也。

夫在天成象,在地成形,天有九位,地有九域,天有三辰,地有山川,有象[22]可效,有形可度,情性萬殊,旁通感著,自然相生,莫之能紀。紀綱經緯,今略言之。四方八極,地之維也,徑二億三萬二千五百一十七里,南北則知減千里,東西則廣增千里。自地至天半於人極,地中深亦如之,【半之極,徑圍之數一半是也。計天地相去一億一萬二百五十八里半也。】通四度之,乃是混元之大數也。天道左行,有反於物,財天人氣左盈右縮,天以陽而迴轉,地以陰而停輪,是以天致其動,稟氣舒光,地致其靜,永施候明。天以順動,不失其光,則四序順節,寒暑不忒;地以順靜,不失其體,則萬物榮華,生死有禮。故品物成形,天地用順。夫至大莫若天,至厚莫若地,至多莫若水,至空莫若土,至華莫若木,至實莫若金,至無莫若火,至明莫若於日月,至昏莫若於暗虛。【日月至明,遇暗虛猶薄蝕昏黑,豈况於人乎哉。】夫地有山嶽川谷、井泉江河、洞湖池沼、陂澤溝壑,以宣吐其氣也;天有列宿星辰三百四十八座,亦天之精氣所結成,凝瑩以爲星也。星者,體生於地,精成於天,列居錯峙,各有所屬,斯謂懸象矣【或云玄象,亦可兩存】。夫日月徑周七百里三十六分之一,其中地廣二百里三十二分之一。日者,陽精之宗,積精成象,象成爲禽,金雞、火鳥也,皆曰三足,表陽之類,其數奇;月者,陰精之宗,積精而[23]成象,象成爲獸,玉兔、蟾蜍也,皆四足,表陰之類,其數偶。是故奇偶之數,陰陽之氣,不失光明,實由元氣之所生也。

夫人之受天地元氣,始因父精母血,陰陽會合,上下和順,分神减氣,忘身遺體,然後我性隨降,我命記生,綿綿十月之中,【人皆十月處於胞胎,解[24]在卷末也。】蠢蠢三時之內,【人雖十月胞胎,其實受孕三十八臘。一臘謂一七日一變,凡三十八變。】然後解胎求生。求生之時[25],四日之中,善慧聰明者,如在王室,受諸快樂,釋然而生,如從天降下,子母平善,無諸痛苦,親屬歡喜,鄰里相慶;凶惡悖戾者,如在狴牢,受諸苦毒,二命各争,痛苦難忍,親族憂惶,鄰里驚懼。凡在世人受孕日數,數則一定,善惡兩分,爲人子者,安可悖亂五逆哉!今生子滿三十日,即相慶賀,謂之滿月,皆以此而習爲俗矣。氣足形圓,百神俱備,如二儀分三才,體地法天,負陰抱陽,喻瓜熟蒂落,悴啄同時,既而產生,爲赤子焉。夫至人含懷道德,冲泊情性,抱一守虛,澹寂無事,體合虛空,意栖胎息,故曰合德之厚,比於赤子。赤子之心,與至人同心,內爲道德之所保,外爲神明之所護,比若慈母之於赤子也。夫赤子以全和爲心,聖人以全德爲心,外無分別之意,內無害物之心。赤子以全和,故能拳手執握,自能牢固,所謂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䘒作,精之至;終日號而不嘎,和之至。執牢實者,其由元氣充壯,致骨弱筋柔。未知陰陽配合,而含氣之源動作者,由精氣純粹之所然也。陰爲雌牝,陽爲雄牡,䘒謂氣命之源。氣命之源,則元氣之根本也。言赤子心無情欲,意無辨認,雖有䘒作,且不被外欲牽挽,終無畎澮尾閭之虞,其氣真精,往還泝流,自然自在,任運任真而已,故曰精之至也。終日號啼,而聲不嘶嘎者,亦純和之至也,故日和之至也。嘎者,聲物之破也。赤子以元氣內充,真精存固,全和之至,乃不破散也。

《上清洞真品》云:人之生也,稟天地之元氣,爲神爲形;受元一之氣,爲液爲精。天氣减耗,神將散也;地氣减耗,形將病也;元氣减耗,命將竭也。故帝一回風之道,泝流百脉,上補泥丸,下壯元氣。腦實則神全,神全則氣全,氣全則形全,形全則百關調於內,八邪消於外。元氣實則髓凝爲骨,腸化爲筋,其由純粹真精,元神元氣,不離身形,故能長生矣。

秦少齊《議黃帝難經》云:男子生於寅,寅爲木,陽也;女子生於申,申爲金,陰也。元氣起於子,乃人命之所生於此也。男從子左行三十,女從子右行二十,俱至於巳,爲夫妻懷妊,受胎氣於此也。男從巳左行十至寅,女從巳右行十至申,俱爲十月受氣,氣足形圓,寅申乃男女所[26]生於此也。從寅左行三十至未,未謂小吉,男行年所至也;從申右行二十至丑,丑謂大吉,女行年所至也。然[27]乃許男婚而女娉矣。如是永久焉,則元氣無所復,精氣無所散,故[28]致長生也。夫天地元氣既起於子之位,屬水,水之卦[29]爲坎,主北方恒嶽,冀州之分野,人之元氣亦同於天地,在人之身生於腎也。人之元氣,得自然寂靜之妙,抱清虛玄妙之體,玄之又玄,妙之又妙,是謂眾妙之門,乃元氣玄妙之路也。故玄妙曰神,神之靈者曰道,道生自然之體,故能長生。生命之根,元氣是矣。

夫腎者神之室,神若無室,神乃不安,室若無神,人豈能健!室既固矣,乃神安居。則變凡成聖,神自通靈。神乃愛生而室不能固,致使神不得安居,室屋於是空廢,遂投於死地矣。若人自以其妙於運動,勤於修進,令內清外靜,絕諸染污,則大壯營室,神魂安居。神之與祇,恒爲營衛,身之與神,兩相愛護,所謂身得道,神亦得道;身得仙,神亦得仙。身神相須,窮於無窮也。

夫元氣者,乃生氣之源,則腎間動氣是也。此五臟六腑之本,十二經脉之根,呼吸之門,三焦之源,一名守邪之神,聖人喻引樹爲證也。此氣是人之根本,根本若絕,則臟腑筋脉如枝葉,根朽枝枯,亦以明矣。問:何謂腎間動氣?答曰:右腎謂之命門,命門之氣,動出其間,間由中也,動由生也[30],乃元氣之係也,精神之舍也。以命門有真精之神,善能固守,守御之至,邪氣不得妄入,故名守邪之神矣。若不守邪,邪遂得入,入即人當死也。人所以得全生命者,以元氣屬陽,陽爲榮,以血脉屬陰,陰爲衛,榮衛常流,所以常生也。亦曰榮衛,榮衛即榮華氣脉,如樹木芳榮也。榮衛臟腑,愛護神氣,得以經[31]營,保於生路。又云:清者爲榮,濁者爲衛,榮行脈中,衛行脉外,晝行於身,夜行於藏,一百刻五十周,至平旦大會,兩手.寸關尺,陰陽相貫常流,如循其環,終始不絕。絕則人死,流即人生,故當運用調理,愛惜保重,使榮衛周流,神氣不竭,可與天地同壽矣。

夫混沌分[32]後,有天地水三元之氣,生成人倫,長養萬物,人亦法之,號爲三焦三丹田,以養身形,以生神氣。有三位而無正藏,寄在一身,主司三務。上焦法天元,號上丹田也,其分野自胃口之上,心下[33]鬲已上至泥丸,上丹田之位受天元陽炁,治於亶中,亶中穴在胸,主溫於皮膚肌肉之間,若霧露之溉焉;中焦法地元,號中丹田也,其分野自心下鬲至臍,中丹田之位受地元陰炁,治於胃管,胃管[34]穴在心下,主腐穀熟水,變化胃中水穀之味,出血以營臟腑身形,如地氣之蒸焉;下焦法水元,號下丹田也。其分野自臍中下膀胱囊及漏泉,下丹田之位受水元陽氣,治於氣海【在臍下一寸】,府於氣街者[35],氣之道路也[36]。三焦都是行氣之主,故府於氣街,街,乃四通八達之大道也。下焦[37]主運行氣血,流通經脉,聚神集精,動靜陰陽,如水流就濕【濕即源,濕言水行赴下也[38],澆注以時,雲氣上騰,降而雨焉。

《仙經》云:我命在我,保精受氣,壽無極也。又云:無勞爾形,無搖爾精,歸心靜默,可以長生。生命之根本,决在此道,雖能呼吸導引,修福修業,習學萬法,得服大藥,而不知元氣之道者,如樹但[39]有繁枝茂葉,而無根荄,豈能久活耶?若以長夜聲色之樂,嗜欲之歡,非不厚矣,卒逢夭逝之悲,永捐泉壠之痛,是則爲薄亦已甚矣。若以積年終日[40],勤苦修鍊,受延齡之方,依玉經之法,遵火食之禁,知元氣之旨,拘魂制魄,留胎止精,此非不薄矣,卒逢長久之壽,永住雲霄之境,是財爲厚亦已甚矣。故性命之限,誠有極也[41],嗜欲之情,固無窮也[42],以有極之性命,逐無窮之嗜欲,亦自斃之甚[43]矣。夫土能濁河,不能濁海,風能拔樹,不能拔山,嗜欲之能亂小人,不能動君子,夫何故哉?君子乃處士也,小人乃遊子也,須知性分有極,生涯難保,若不示之以樞機,傳之以要道,宣之以心髓,授之以精華,則片言曠代,一經皓首,不可得聞道矣。夫道者何所謂焉?道即元氣也。元氣者,命卒也。命卒者,惟中之術也。以存道爲法,化精爲妙,使氣流行,運無阻滯。是故流水不腐,戶樞不蠹。若知玄之又玄,男女同修,夫婦俱仙,斯謂妙道。

《仙經》云:一陰一陽謂之道,三元二合謂之丹,泝流補腦謂之還,精化爲氣謂之轉。一轉一易一益,每[44]轉延一紀之壽,九轉延一百八歲。西王母云:呼吸太和,保守自然,先榮其氣,氣爲生源。所爲[45]易益之道,益者益精也,易者易形也。能益能易,名上仙籍;不益不易,不離死厄。行此道者,謂常思靈寶。靈者神也,寶者精也。但常愛氣惜精,握固閉口,吞氣吞液,液化爲精,精化爲氣,氣化爲神,神復化爲液,液復化爲精,精復化爲氣,氣復化爲神,如是七返七還,九轉九易,既益精矣,即易形焉。此易非是其死,乃是生易其形,變老爲少,變少爲童,變童爲嬰兒,變嬰兒爲赤子,即爲真人矣。至此道成,謂之胎息。修行不倦,神精充溢,元氣壯實,腦既已凝,骨亦換矣。

《仙經》云:陰陽之道,精液爲[46]寶,謹而守之,後天而老。又云:子欲長生、當由所生之門,遊處得中,進退得所,動靜以法,去留以度,可延命而愈疾矣。又云:以金理金,是謂真金;以人理人,是謂真人;人常失道,非道失人。人常去生,非生去人。要常養神,勿失生道,長使道與生相保,神與生相守,則形神俱久矣。王母云:夫人理氣,如龍理水。氣歸自然,神歸虛無,精歸泥丸。水出高源,上入天河,下入黃泉,橫流百川,終歸四海。氣之與水,循環天地,流注人身,輪轉無窮,運行無極,人能治之,與天地齊其經,日月同其明矣。

《古說記》云:人之元氣,乃神魂之餚饌,故曰子丹進餚饌正黃。是以神服元氣,形食五味,氣清即神爽,氣濁即神病。故常謂勻修鍊氣,常令氣清,所謂鍊神鍊魂,却鬼制魄,使形神俱安。夫魂降於天謂之神,魄本於地謂之鬼,鬼即屬陰,神即屬陽,所以煉魂神,服元氣,千萬不死,身得昇天;食五味,祝淫鬼,千萬皆死,形沒於地。夫魂飛於天,魄沉於泉,水火分解,各歸本元,生則同體,死則相懸,飛沉各異,稟之自然。何哉?如一條之木,以火燔之,煙即飛上,灰即下沉,亦是自然而然也。

《九皇上經》曰:始青之下月與日,兩半同昇合成一,出彼玉池入金室,大如彈丸黃如橘,中有佳味甜如蜜,子能得之慎勿失。注云:交梨火棗,生在人體中,其大如彈丸,其黃如橘,其味甚甜,其甜[47]如蜜,不遠不近,在於心室。心室者,神之舍,氣之宅,精之主,魂之魄。玉池者,口中舌上所出之液,液與神氣一合,謂兩半合一也。

《太清誥》云:許遠遊與王羲之書曰:夫交黎火棗者,是飛騰之藥也。君侯能剪除[48]荊棘,去人我,泯是非,則二樹生君心中矣,亦能葉茂枝繁,開花結實,君若得食一枝,可以運景萬里。此則陰丹矣。但能養精神,調元氣,吞津液,液精內固,乃生榮華,喻樹根壯葉茂,開花結實,胞孕佳味,異殊常品。心中種種,乃形神也。陰陽乃日月雨澤,善風和露[49],潤沃溉灌也。氣運息調,榮枝葉也。性清心悅,開花也。固精留胎,結實也。津液流[50]暢、佳味甜也。古仙誓重,傳付於口,今以翰墨宣授,宜付奇人矣[51]

道林云:此道亦謂玉醴金漿法。玉醴金漿,乃是服鍊口中津液也。一曰精;二曰淚;三曰唾;四曰涕;五曰汗;六曰溺。人之一身,有此六液,同一元氣,而分配五臟六腑、九竅四肢也。知術者,常能歲終不泄,所謂數交而不失出,便作獨卧之仙人也。常能終日不唾,恒含而嚥之,令人精氣常存,津液常留,面目有光。

《老子節解》云:唾者,溢爲醴泉聚,流爲華池府,散爲津液,降爲甘露,漱而嚥之,溉藏潤身,通宣百脉,化養萬神,支節毛髮,堅固長春,此所謂內[52]金漿也,可以養神明,補元氣矣。若乃清玉爲醴,鍊金爲漿,化其本體,柔而不剛,色瑩冰雪,氣奪馨香,飲之一盃,壽與天長,此所謂外金漿也。可以固形體,堅臟腑矣。又常使身不妄出汗,汗是神之信,元諷而運動微汗者,適致也[53],乃[54]勿衝玲風。若極勞形,盜失精汗者[55],霢霂不止,大困神形,固[56]當緩形徐行,勞而不極,坐卧勿及疲倦。行立坐卧,常能消息從容,導引按摩消息,令人起坐輕健,意思暢逸。又常伺候大小二事,無使強關抑忍,又勿使失度,或澀或寒或滑[57]多,皆傷氣害生,爲禍甚速。此所謂知進退存亡,聖人之道也。

夫聖凡所共寶貴者,命也;賢愚所共愛惜者,身也。是故聖人以道德、仁義、謙慈、恭儉、天文、人事、預垂瑞兆以示君子也;禮樂、征伐、法律、刑典、鬼神、卜筮、夢覺、警象以示小人也。夫養生之要,先誡其外,後慎其內,內外寂靜,此謂[58]善入無爲也。欲求無爲,先當避害,何者?遠嫌疑,遠小人,遠苟得,遠行止,慎口食,慎舌利,慎處鬧,慎力國,常思過失,改而從善。又能通天文,通地理,通人事,通鬼神,通時機,通衛數。是則與聖齊功,與天同德矣。夫衛數者,莫過修神,淘煉真氣,使年延疾愈;外禳邪惡,清净心身,使禍害不干。

《道德論》曰:大中之象,莫高乎道德,次莫大乎神明,次莫廣乎太和,次莫崇乎天地,次莫著乎陰陽,次莫明乎聖功。夫道德可道不可原,神明可生不可伸,太和可體不可化,夭可行不可宣,陰陽可用不可得,聖功可觀不可言。是知可道非自然也,可明非素真也。

夫修無爲入真道者,先須保道氣於體中,息元氣於藏內,然後輔之以藥物,助之以百行,則能內愈萬病,外安萬神,內氣歸元,外邪自却。卻灾害於外,神道德於內,內外相濟,保守身命,豈不善乎?

《老子》云:功成名遂身退,天之道。又云:功成事遂,百姓謂我自然。又云:修之於身,其德乃真;修之天下,其德乃普。以身觀身,以天下觀天下,吾何以知天下之然哉?以此!夫何[59]故?教天子則爲事法天,教諸侯則以政理國,教用兵則不敢爲主,教利器則不可示人,教處世則和光同塵,教出家則道與俗反,教養性則谷神不死,教體命則善壽不亡,教修身則全神具炁,教修心則虛心守道,教見前則常善救物,教冥報則神不傷人,所謂事少理長,由人備授。其得也[60]者,則骨節堅強,顏色悅澤,老而還少,不衰不朽,長存世間,長生久視,寒溫風濕不能傷,鬼神精魅不敢犯,五兵百蟲不敢害,憂悲喜怒不爲累。常以六經訓俗,方士授術[61],此其真得道要矣。

真人云:聖人知元氣起於子,生於腎,胞於巳,胎於午,故存於心,息於火,養於未土,生於申金,沐浴於酉,冠帶於戌土,官榮於亥,帝王於子水,衰於土丑,病於木寅,死於震卯,墓於巽辰。墓即葬也,葬者藏也、歸者[62],終也。元氣,元始於水,歸終於風,藏風於土,是謂歸魂。【巽即風也,辰即土也,水之所流,歸於辰也,故云地缺於東南,水流於巽戶。《列子》云:海之表有大壑焉,號爲尾閭,是大水泄去之所。人之元氣,亦有尾閭之壑,故象於水焉。】是知土藏其風,風藏其土,土藏其水,水藏其土,土藏其火,火藏其土【火所以墓在戌土,水[63]所以墓在辰土也[64],土藏其木,木藏其土,土藏其金,金藏其土,木所以墓在未土,金所以墓在丑土,土能藏木、金、水、火,而土自亦歸於土,故墓亦在辰土,是謂還元返本、歸根復命之道。

《老子》云:夫物芸芸,各歸其根,歸根曰靜,靜曰復命,復命曰常,知常曰明。是謂知常道之理,會可道之事,即[65]知明白之路,達坦平之涯。故曰:知其白,守其黑,爲天下式。知常容,容乃公,公乃王,王乃天,天乃道,道乃久,是謂公道。盜之公道,盜之天地,萬物無不通容。

《陰符經》云:三盜既宜,三才既安。故曰食其時,百骸理;動其機,萬化安。真人云:知此道者,即識真水真火、真鉛真汞、真龍真虎、真牙真車、真金真石、真木真土、真丹真藥、真神真氣、真物真精、真客真主,既皆認得其真,然[66]乃依師用師,依道用道,依術用術,依法用法,修之煉之,淘之汰之,研之精之,調之習之,仙人所以目八字妙門,一元真法,謂之虛心實腹,飢氣渴津八字是也。訣云:常能虛寂一心,善亦不貯,豈況一塵穢惡!所謂靜心守一,除欲止亂,眾垢除,萬事畢,恒使腹中飽實,所謂[67]腹中無滓穢,但有真精元氣,淘汰修煉不輾,自然開花結實矣。飢即吞氣,渴即咽津,不飢不渴即[68]調習,使周流通暢,不滯不隔,蠢蠢陶陶,滔滔樂樂,不知天地大小,不知日月迴轉,可以八百一十年爲一大運耳[69]

夫修煉法者,言調和神氣,使周流不竭絕[70]於腎。腎乃命門,故曰命術也[71]。神氣不竭,則身形長生,煉骨化形,遊於帝庭,位爲真人,以養元氣,男女俱存。《經頌》云:道以精爲寶,寶持[72]宜密祕,施人則生人,留己則生己生己永度世,名籍存仙位,人生則陷身,身退功成遂。結嬰尚未可,何屍空廢棄,棄捐不覺多,衰老而命墜。天地有陰陽,元氣人所貴磚貴之合於道,但當慎無貴。夫能養其元,綿綿服其氣,轉轉還其精,冲融妙其粹。

夫能服元氣者,不可與餌一葉一花、一草一木、靈芝金石之精滯[73],砂礫之滓穢[74],同日同年而語哉[75]!《老子》云:精者,血脉之川源,守骨之靈神,故重之以爲寶;氣者,肌肉之雲氣[76],固形之真物,故重之以爲生。人之一身,法象一國,神爲君,精爲臣,氣爲民。民有德,可爲尊,君有道,可以永久有天下。是以能[77]養氣有功,可化爲精;養精有德,可化爲神;養神有道,可化爲一身,永久有其生。

《三一訣》云:修煉元氣真神,三一存至者,即精化爲神,神化爲嬰兒,嬰兄化爲真人,真人化爲赤子。赤子乃真一也,一乃帝君也,能統一身,主三萬六千神。帝若在身,三萬六千神無不在也,故能舉其身遊帝庭。

《天老十干經》云:食氣之道,氣爲至寶,一歲至肌膚充榮,二歲至機關和良,三歲至骨節堅強,四歲至髓腦填塞【填塞,滿塞也[78]。天有四時,氣應四歲,食氣守一,功備四年,則神與形通。形能通神,如日明焉,不視而見形,不聽而聞聲,不行而能至,不見而知之,所謂形一神千,得稱爲仙,形一神萬,得稱嬰兒,形一神萬八千,得稱真人,形一神三萬六千,得稱赤子,即真一帝君矣。與日月長生,天地齊齡,道之成矣。

夫元氣有一,用則有二,用陽氣則能飛行自在,朝太清而遊五嶽;用陰氣即[79]能住世長壽,適太陽而遊洞穴。是謂元氣一性,陰陽二體,一能[80]生二,二能[81]生三,三生萬物。萬物若不得元氣,分陰陽之用,即萬物無由得生化成長。故神無元氣即不靈,道無元氣即不生,元氣無陰陽即不形。形須有氣,氣須有陰陽,陰陽須有精,精須有神,神須有道,道須有術,術須有法,法須有心,心須有一,一須有真,真須有至,至無至虛,至清至净,至妙至明。至至相續,親親相授,授須其人,非道勿與。

人能學道,是謂真學,學諸外事,是謂淫學,亦謂邪道。夫學道謂之內學,內學則身內心之事,名三丹田三元氣。一丹[82]三神,一氣分六氣,陽則終九,陰則終六,陽九百六,天地之極,亦人之極,至此謂之還元返本。夫云極者,元氣內藏,盡無出入之息,兼爲有竅作出入息處,亦皆並無出入之息,此名得道,謂之至無也。

《真經》曰:修煉元氣,至無出入息,是落籍逃丁之士,不爲太陰[83]所管,三官不錄,萬靈濳衛矣。

夫稱混元者,氣也。周天之物,之混元。混元之氣者,本由風也。風力最大,能載持天地三才五行[84],天地三才[85]五行,不能大其風,風氣俱同一體,而能開花拆[86]柳,結實成果,莫不由其四氣[87]八風也。

夫修心是三一之根,煉氣是榮道之樹,有心有氣,如留樹留根。根即心也,存心即存氣,存氣即存一。一即道也,存道即總存三萬六千神,而總息萬機。總息萬機,即無不爲,而無不爲,即至丹見矣。服至丹者,與天地齊年。

何謂至丹?至丹即丹田真神,真一帝君存身[88]爲主、眾神存體,元氣不散,意絕淫蕩[89],氣遵稟其神,禁束其故氣,至無出入之息,能胎息者,命無傾矣。謂形留氣住,神運自然。

羅公遠《三岑[90]歌》云:樹衰培土,陽衰氣補,含育元氣,慎莫失度。注云:無情莫若木,木至衰朽,即塵土培之,尚得再榮。又見以嫩枝接續老樹,亦得長生,却爲芳嫩。用意推理,陽衰氣補,固亦宜爾。衰陽以元氣補而不失,取其元氣津液返於身中,即顏復童矣。何况純全正氣未散,元和純一[91],遇之修煉,其功[92]百倍!故學道[93]切忌自己元氣流奔也。

真人云:夫修煉常須去鼻孔中毛,宣降五臟六腑穀滓穢濁,洗漱口齒,沐浴身體,誡過分酒,忌非適色。遇飲食先捧獻[94]明堂前、心存祭祀三丹田、九一帝真、三萬六千神君。恒一其意,專[95]調和神氣,本末來去,常令息勻,如此堅守[96],精氣得固,即學節氣。節氣時先閉口,默察外息從鼻中入,以意預料入息三分,而節其一分令住,入訖,即料出息三分,而節其一分,凡出入各節一分,如此不得斷絕。夫節氣之妙,要自己意中與鼻相共一則節之,其氣乃便自止,驚氣之出入,人不節之,其氣乃亦自專出入,若解節之,即不敢自專出入,是謂節之由人不由氣也。

夫氣與神,復以道爲主,道由心,心由意,即知意爲道主,意亦可謂之神也。大約神使其氣,以意爲妙,鼻失出口,亦勞閉之,舌柱齒,覺小悶,悶即微微放之,三分留一,卻復閉之。如上所說,當節氣令耳無聞、目無見、心無思,周而復始調習之。氣未調和,常放少許出,意度氣和,即如法節之。若意能一日節之,然[97]如常息者,其氣即永固,不假放節,但勤用功,即氣自永息,不從口鼻出入,一一自然從皮膚毛孔流散,如風雲在山澤天地,自然自在。

《仙經》云:元氣調伏,常常服之,不絕不竭?自不從口鼻出。修煉百日已來,耳目自然不聞見也。修煉之人,切不得亂食。凡味即令元氣奔突,又不能清净其心。不依教法,唯貪財色,嗜慾妒嫉,恣食辛穢,懷毒抱惡,不敬仙法,但務偷竊,違負背逆爲凶者,三官書過,北陰召魂,未死之間,精神亡失,忘前忘後,如騃如痴,醉亂昏迷,橫遭殃禍,延於九祖,形謝九泉,此蓋失道,負神明矣。

真人曰:夫道者,無義而無恩[98]。子不見《陰符經》云,天之無恩而大恩生,天之至私,用之至公,禽之制在氣,生者死之根,死者生之根,恩生於害,害生於恩。故天與道,不私於人,乃萬物而言恩,人與萬物自有感仰之心,歸恩於天道,不恃其功,至公至私[99],與物不懷其曲直,洪纖一體,貴賤同途,棄愛惜於坦然,絕去留於用意,是以順天時者見生,逆天意者見殺。殺非以私,生非以公,但隨人物逆順,自然而致其生殺也,故曰無義而無恩。夫道可及者,雖仇讎而必化;道不可及者,雖父母而終不可言。蓋夙分有無,一一出於天籍,且非一夕一朝而得偶會。生所化者曰死,死所化者曰生,生死之根,反復爲常。蓋善於生者,不爲死之行;不善於生者,爲死之行。得死之行爲其死,爲生之行得其生。故得生者,莫不由於氣,氣所以能[100]化於生則生;化於死則死。故曰禽之制在氣者,唯以氣感,不以力爲。氣感自於虛無,而能制於萬有,至於天地日月、星宿雲雷,並賴氣之所轉運,使不失墜落。巍巍乎,蕩蕩乎,無始[101]終,安其所動,樂其所靜,是謂道氣自然。若以身之禽制在氣者,實由乎心,不能禽制者,亦心也。

夫居於塵世,唯利與名,於中能不論不偷,無賊無害,於物不傷和氣,每懷亭育之心,斯近仁焉。不貪不争,無是無非,斯亦近乎[102]道焉。非內非外,寶而持之,自有陰靈書其福祐,灾害遠去,禍橫難侵,自感上天下察,益筭延齡,大道之元,玆爲始也。夫惠及人物曰恩,侵毀人物曰害,行恩則福生,行害則禍至。莫忌對鏡求象,從感生疑,罔類之中,狂痴之鬼,亂則難寧六寸,傾動百神,斯須之間,本則亡矣,誠深誠之。【元氣有六寸,內三寸,外三寸。人能保一寸,延三十年壽。若保固六寸,則萬神備體,自然永保長生。失一寸,减三十年之壽。】

《元氣訣》云:天地[103]自傾,我命自然。黃帝求玄珠[104],使離婁[105]不獲,罔象乃獲者,玄珠氣也,離婁目,罔象心也。元無者,道體虛無自然,乃無爲也。無爲者,乃心不動也。不動也者,內心不起,外境不入,內外安靜,則神定氣和,神定氣和,則元氣自至,元氣自至,則五臟通潤,五臟通潤,則百脉流行,百脉流行,則津液上應,而不思五味飢渴,永絕三田,道成則體滿藏實,童顏長春矣。

夫元氣修煉,氣化爲血,血化爲髓,一年易氣,二年易血,三年易脉,四年易肉,五年易髓,六年易筋,七年易骨,八年易髮,九年易形,從此延數萬歲,名曰仙人。九年是煉氣爲形,名曰真人。又煉形爲氣,氣煉爲神,名曰至人。

《仙經》云:神常愛人,人不愛神。神常愛者,籍身以養靈也。人若造凶作惡,即陷壞身,身[106]既毀敗,神乃去人,神去人死,得不驚哉!所謂不知常,妄作凶也。黃帝求道於皇人,皇人問所得者,凡一千二百事,乃謂曰:子所得皆末事也。又曰:子欲長生,三一當明。夫三一者,乃上皇黃籙之首篇也,能知之者,萬禍不干。

夫長生之術,莫過乎服元氣,胎息內固,靈液金丹之上藥,所以禽蟲墊藏,以不食而全,蓋是息待[107]其元氣也。節氣功成,即學咽氣,但合口作意;微力[108]如咽食一般。咽液咽氣,皆如咽食,存想入腎入命門穴,循脊流上泝入腦宮,又溉臍下至五星[109]。五臟相逢,內外相應,各各有元氣管系連帶,若論元氣流行,無處不到。若一身內外疾病之處,以意存金、木、水、火、土五色,相刻相生,以意注之,無不立愈。又有妙訣,雖云呵、呬、呼、吹、噓、唏一六之氣,不及冷、暖二氣以愈百病。夫節氣從容稍久,含氣候暖而咽之,謂之暖氣,可愈虛冷;若纔節氣,氣滿便咽,謂之冷氣,可愈虛熱。臨時皆以意度而行。又或有病,但以呵呵十至三十,知其應驗,酒毒、食毒俱從呵氣並出。若人能專心服元氣,更須專念於一,存而祝之,可與日月同明矣。

夫天得一以清,天即泥丸,有雙田宮、紫宮,亦曰腦宮。宮有三焉,丹田、洞房、明堂,乃上三[110]一神所居也。其名赤子、帝卿、元先,常存念之,即耳聰目明,鼻通腦實矣。地得一以寧,地即臍中氣海,亦有丹田、洞房、明堂三宮,下三一神所居也,其名嬰兒、元陽、谷玄,存念之永久,即口不乏津,腹實心寂,不亂不惑,自通神靈矣。神得一以靈,即心主於神,心爲帝王,主神氣變化,感應從心,非有非無,非空非色,從粗入細,從凡入聖,心爲絳宮,亦有丹田、洞房、明堂三官,三一神所居也,其名真人、子丹、光堅,存念不絕,即帝一不離身心,身心安寧,遇白刃來逼,但當念一,一來救人,必得兔難,道不虛言。其三丹曰,其神九人,皆身長三寸,並衣朱衣、朱冠幘、朱履[111],坐金床玉榻,机桉金爐,常依形象存而念之。【一云男即一神,長九分,女長六分,其兩存注之】夫元命者,元氣也。有身之命,非氣不生,以道固其元,以術固其命,即身形神氣永長存矣。我命之神,即三丹田之三一神也。其形影精光氣色,凡三萬六千神,皆臣於帝一。一分二,謂陽氣化爲元龍,陰氣化爲玉[112]女。訣云:氣之所在,神隨所生,神在氣即還,神去氣即散。若能存念其神,以守元氣,氣亦成神,神亦成氣。修之至此,氣合則爲影精光氣色,氣散則爲雲霧風雨。出即爲亂,入即爲真,上結三元,下結萬物,靜用爲我身,動用爲我神。形神感應,在乎運用;神氣變化,在乎存念。《三元經》云:上元神名曰元,中元神名還丹,下元神名子安,亦須如三一九神,專存念之。凡出入行住坐起,所遇皆然,精意專念,玄之又玄,道之極祕矣。

雲笈七籤卷之五十六



[1]、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爲』,原本義勝。
[2]、胚:四庫本作『胎』。
[3]、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4]、則可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遂分天地,肇立乾坤:叢刊本、四庫本均缺。
[8]、之: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其』。
[9]、抔:原誤作『坯』,據《禮記·禮運》及四庫本改。
[10]、才:通『裁』。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栽』。
[11]、人起出盤古遺體: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2]、散爲: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3]、天文地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4]、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5]、莫過:叢刊本作『諸喪過』;四庫本作『諸無過』。原本義勝。
[16]、澡:作者名。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某』。
[17]、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8]、染風習俗: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9]、亦:叢刊本作『吏』;四庫本作『天』。
[20]、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1]、靜:四庫本作『報』。原本義勝。
[22]、象: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廣』。
[23]、而: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4]、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皆』。
[25]、求生之時:此起至『習爲俗矣』一百二十五字,叢刊本、四庫本均缺。
[26]、所: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7]、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8]、故: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可』。原本義勝。
[29]、卦:叢刊本缺,四庫本作『宮』。
[30]、間由中也,動由生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1]、經:叢刊本缺;四庫本作『固』。
[32]、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3]、下: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4]、胃管: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胃脘』。
[35]、府於氣街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者』字。
[36]、氣之道路也:此起至『乃四通八達之大道也』四句,叢刊本、四庫本均爲注文,並作『氣街者,氣之道路也。三焦都是行氣之主,乃四通八達之大道也』。
[37]、下焦: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8]、濕即源,濕言水行赴下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9]、但: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0]、以、終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1]、誠、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2]、固、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3]、之甚: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而已』。
[44]、每: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一』字。
[45]、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謂』。
[46]、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之』。
[47]、其甜: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8]、侯、除: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49]、善風和露: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和風甘露』。
[50]、流: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沉』。原本義勝。
[51]、矣: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2]、內: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53]、者、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4]、乃:叢刊本、四庫本均撫。
[55]、者: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56]、固: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須』。義勝原本。
[57]、滑: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猾』。
[58]、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爲』
[59]、以此、夫何: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0]、也: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之』。
[61]、常以六經訓俗,方士授術: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2]、者: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也』。
[63]、水: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64]、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5]、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6]、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67]、所謂:叢刊本、四庫本均作『蓋』。
[68]、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久久』。
[69]、耳: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矣』。
[70]、絕:叢刊本、四庫本無。
[71]、故: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名』。
[72]、持: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特』。
[73]、滯: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4]、砂礫之滓穢:叢刊本、四庫本均作『砂礫滓穢之物』。
[75]、同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哉: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也』。
[76]、雲氣:二字原互倒,今據叢刊本、四庫本乙正。
[77]、能: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8]、填塞,滿塞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79]、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0]、能: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1]、能: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82]、丹:此下叢刊本、四庫本有『有』字。
[83]、陰:叢刊本、四庫本均作『陽』。
[84]、行:此下叢刊本、四庫本有『而』字。
[85]、三才:原誤作『五才』,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86]、拆: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折』。
[87]、氣: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時』。
[88]、身: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心』。
[89]、意絕淫蕩:此起至『禁束其故氣』三句,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0]、岑:叢刊本、四庫本均作『峰』。
[91]、何况純全正氣未散,元和純一:叢刊本、四庫本均作『何况純全正氣,未散元和』。
[92]、功:此下叢刊本、四庫本均有『奚翅』二字。
[93]、故學道:原奪,據叢刊本、四庫本補。
[94]、獻: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5]、專: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6]、守:原誤作『宰』,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97]、然: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98]、恩:原誤作『息』,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99]、至私:四庫本作『無私』。
[100]、所以能: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01]、始:此下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有『無』字。
[102]、亦、乎: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3]、地: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氣』。原本義勝。
[104]、珠:原誤作『誅』,據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改。
[105]、婁:原誤作『一』,據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改。
[106]、身: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7]、待:四庫本作『得』。
[108]、微力: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109]、溉:叢刊本、四庫本均作『既』。五星:心、肝、脾、肺、腎。
[110]、三:原奪,據下文例補。
[111]、朱履:原誤作『先履』,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112]、玉:原誤作『王』,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33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