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四十九·祕要訣法·三一(一)

祕要訣法【三一】


守一【一在人心,鎮定三處】

《太上智慧消魔真經》云:一無形象,無欲無爲,求之難得,守之易失。失由識闇,不能進明;貪欲滯心,致招衰老。得喜失嗔,致招疾病;迷著不改,致招死歿。衰患及老,三一所延,治救保全,惟先守一,非一不救,非一不成。守一恬惔,夷心寂寞,損欲折嗔,返迷入正,廓然無爲,與一爲一,此乃上上之人,先身積德所致也。中中已上,先善未積,積而未極,皆由漸昇。當存三元,諦識神炁狀貌,出入有無,生鎮三宮,三尸必落,尸毒既去,煉暗成明,智慧神通,長生不死,真聖神仙,隨因受果。

《太平經》云:何以爲初思守一也?一者,數之始也;一者道之生也、元氣所起也、天之綱經紀也。又《五符經》云:知一者,無一之不知也;不知一者,無一能知也。一者,至貴無偶之號也。

《上清三天君列紀經》云:柏成欻生,請問雲房之道、三真之訣?二玉皇曰:三真者,兆一身之帝君、百神之內始真也。若使輔弼審正,三皇內寧,太一保胎,五老扶精。一居丹田,司命護生;一居絳宮,紫氣灌形;一居洞房,三炁合明。於是變化離合,與真洞靈。明堂雲宮,紫戶玉門、黃闕金室、丹城朱窗,皆帝一之內宅,三真之寶室也。於是雲房一景,混合神人,上通崑崙,下臨清淵,雲蓋嵯峨,竹林葱蒨,七靈迴轉,五色纏綿,層樓萬重,三氣成煙,玉闕虛靜,七門幽深,金扉玉櫃,符籍五篇。公子內伏,外牽白元,渾一成形,呼陽招陰,上帝司命,各保所生。微哉難言,非仙不傳。

三一訣

《昇玄經》曰:仙人竇子明問云:向聞法師咨請真一、太一,未聞三一之訣,當復云何?既爲一而復言三,爲一有三耶?爲三有一耶?昔雖奉行,未能曉了,願爲究盡,使後來末學得知真要。法師曰:三一者,正一而已,三處授名,故名三一。所以一名三一者,一此而三彼也,雖三常一,故名三一。三一者,向道初門,未入真境,得見一分,未能捨三,全一是未離三,雖未離三,少能見一,故名三一。分言三不離一,故名三一。子明曰:此一者,何所有也?答曰:無所有而有。問曰:無所有而有,何名爲有?答曰:以無爲有。又問:無何而有?答曰:得無爲有。又問:得而無爲者何所義?答曰:形聲虛僞故[1]。又問:何爲虛僞?答曰:不住故[2]。又問:云何不住?答曰:速變異故[3]。又問:雖速變異,非無所有,既云變異,果是有物可變,安得云無邪?答曰:向日變異者,亦不言都無,如虛空故,但言一切皆有僞非真。生者必死,有者必無,成者必壞,盛者必衰,少者必老,向有今無,寒暑推變,恍惚無常也。

玄門大論三一訣【并叙】

夫三一者,蓋乃智照無方,神功不測,恍兮爲像,金容玉質之姿,窈兮有精,混一會三之致。因爲觀境,則開眾妙之門,果用成德,乃極重玄之道。《道經》云:三者不可致詰,故混而爲一。《洞神經三環訣》云:精、神、炁也。

《釋名》云:三一者,精、神、炁,混三爲一也。精者,虛妙智照之功;神者,無方絕累之用;氣者,方所形相之法也。亦曰希、微、夷。希,疏也;微,細也;夷,平也。夷即是精,希即是神,微即是氣。精言夷者,以知萬境,均爲一照也;神言希者,以神於無方,雖遍得之,甚疏也;氣言微者,以氣於妙本,義有非粗也。精對眼者,眼故見明,義同也;耳對神者,耳空故聞無,義同也;鼻對氣[4],觸於體,義相扶也。

孟法師云:言三言一,不四不二者,以言言一即成三也。今謂明義,各自有宜,少多非爲定准,如六通四達,豈止三耶!若教之所興,無乖此說。然三義雖異,不可定分,亦[5]一體雖同,不容定混。混亦不混,故義別成三,分不定分,故體混爲一。混三爲一,三則不三;分一爲三,一則不一。不三而三,不一而一,斯則三是不三之三[6],一是不一之一。不三之三,非直非三,亦非非三;不一之一,非止非一,亦非非一,此合重玄之致也。

出體之義,略有四家:

一者大孟法師解云:三一之法,以妙有爲體,有而未形,故謂爲妙,在理以動,故言爲一。引經言[7]:道生一。又云:布氣生長,裁[8]成靡素,兼三爲用,即一爲本。今不同此,果法若起,故非未形之妙。經云:生,豈是常在之本!

二者宋法師解云:有總有別,總體三一,即精、神、氣也;別體者,精有三智,謂道、實、權;神有三宮,謂上、中、下;氣有三別,謂玄、元、始。今謂此[9]判三一之殊,非定三一之體。

三者徐素法師云:是妙極之理,大智慧源,圓神不測,布氣生長,裁成靡素,兼三爲義,即一爲體。此解雖勝,語猶混通,未的示體,如極理之與大智,此[10]即是境智之名;慧源之與裁成,即是本迹之目。故未盡爲定也。

四者玄靖法師解云:夫妙一之本,絕乎言相,非質非空,且應且寂。今觀此釋、則以圓智爲體,以圓智非本非邊,能本能迹,不質不空,而質而空故也。今依此解,更詳斯意者[11],既非本非迹,非一非三,而一而三,非一之一。三一既圓,亦非本之本,非迹之迹。迹圓者,明迹不離本,故雖迹而本;本[12]不離迹,故雖本而迹。雖本而迹,故非迹不迹;雖迹而本,故非本不本。本迹皆圓,故同以三一爲體也。三一圓者,非直精圓,神氣亦圓。何者?精之絕累即是神;精之妙體,即是氣;神之智,即是精;氣之智,即是精;氣之絕累,即是神也。斯則體用圓一,義共圓三。圓三之三,三不乖一一;圓一之一,一不離三。一不離三,。一故雖一而三;三不乖一,故雖三而一。一雖三而一、故非一不一,亦[13]雖一而三,故非三不三。三一既圓,故同以精智爲體,三義並圓,而取精者,名殊勝也。

義有九條,用有五迹。義九條者,三一各[14]三,合成九義:精有三,正、實、權也;神有三,空、洞、無也;氣有三,始、元、玄也。精三者,具如境智科解;神三者,無是豁然之名;洞是通同之目;空是虛容之理也。氣三者,《正一經》云:太無變化,三氣明焉。黃氣爲玄,白氣爲元,青氣爲始也。論其相生者,正智生實智,實智生權智,無生於洞,洞生於空,空生於始,始生於元,元生於玄也。然自一之三,從三至九,千應萬變,同歸本一,不殊而殊,殊而不殊也。用五邊者,《洞神經》云:大道無極,極乎自然,變化無極,其中要妙,三五八九。三者,精、神、氣也。五者,精有二君,精、氣也;神有二君,神、炁也;精有二君,赤氣名曰太陽,化爲元陽子丹,變爲道君,是二君也;神有二君,赤氣變黃,名曰中和,變爲老子,又爲黃神,是二君也;氣有一君,黃氣變白,名曰太陽,變爲太和,是一君也。以五當法,體義不一分,二分三一之變,有此五君。以三就五爲八,三內有一成九也。斯亦一途應用,示此五身,然化迹多端,塵沙莫辯。

孟法師云:用則分三,本則常一。今解論其正意,體一義三,本迹而言四句變九。四句者,一者本一迹三;二者本三迹一;三者本迹俱三;四者本迹俱一。本一迹三者,妙本圓一,分應開三;迹一本三者,應氣爲一,本體俱三。第三、第四兩句者,望前兩句不知本迹不殊,故同三同一,其義具顯前章也。九變者,三一之化,號精、神、氣。精、神、氣中,又各相生,三三相續,遂爲九變。故從一之九,從九反一。《上元真書》云:一曰源一;二曰元一;三曰太一;四曰玄一;五曰真一;六曰雌一;七曰雄一:八曰三一;九曰正一。源者,至道之根,眾妙之本;元者,眾善之長,萬法之先也;太者,極大之名,包含爲德;玄者,不滯爲用,妙絕高虛也;真者,去假除惑,即色皆空也;雌者,安靜柔和,觀空照實也;雄者,剛動能化,方便善權也;三者,精、神、氣也;正者,治邪滅惡,去暗就明也。此明至道垂迹,有此九條,攝會歸本,同爲一致。故《三天正法》云:從九返一,乃入道真。《辯教》曰,第一出眾經不同。

孟法師云:涉學所宗,三[15]一爲本。故七部九結,皆有圖術,今列如左:

第一,洞真三一【上元泥丸宮,天帝、帝卿;中元絳宮,丹皇君、輔皇卿;下元丹田宮,黃庭元王、保鎮弼卿。出《三元真一經》】

第二,洞玄三一【治三丹田,元先、子丹、元陽子也。出《太上真一經》】

第三,洞神三一【南極老人,中極道元,北極玄妙。出《洞神太上三一經》】

第四,皇人三一【始青、元白、玄黃。出《皇人祕旨》】

第五,太清三一【赤子、真人、嬰兒。出《太清上中經·上卷》】

第六,太平三一【意神、志神、念神。出第一卷自占盛衰法】

第七,太玄三一【夷、希、微。出《太存圖》及《道德經》】

第八,正一三一【𨴠、䦢、{門@耑}。即治三元】

第九,自然三一【虛赤光、元黃光、空白光】

合有九經,所明三一,並治三宮,其條守體儀,具如彼經所辯。然洞神所出三一之變,亦雲精、神、氣、虛、無、空等、具如彼經第十三卷所明也。今三一者,神、氣、精;希、微、夷;虛、無、空。所以知此爲三一者,以其明義圓極故也。昔正一、三一等,是以其明義淺迹故也。

《昇玄經》太上告道陵云:汝昔所行,名爲真一道者,是則陰陽之妙道,服御之至術耳,非吾所問真一,此昔教也。下文云:汝以堪受吾至真平等要訣[16]無上妙經,乃至第四辯不一之一,此之教也。其外六經所辯三一,既不彰言辯空,而但爲氣觀之境,可屬於昔。故涓子修上清,僅[17]得地仙而已。若言三氣三色,並是界外之事。三洞三一,本意皆爲入空,此則攝屬於今也。能倫聖教,本不有無,何曾今昔!故可[18]九經所辯,皆不有無,並非今昔,但逐物情,不了滯教,爲昔物情,若悟曉教成今也。更二義往分今昔,一就大小乘分,二就因果義分。大小乘分凡有三義:一約定有分;二約偏並分;三約待絕分。定有者,昔小乘以三一爲定境,義極於有;今大乘,以三一爲智慧,義在於空。何者?昔小乘,入定則捨於有,故在空之時無復三一也;今大乘,爲觀群色是空,故雖於空,不失三一也。故《洞神經》釋守三一云:知守虛無空者爲大乘也,守神鍊形爲中乘;守氣含和爲小乘也。二偏並者,昔小乘學偏,今大乘能並。小乘捨色入空,故不能並;大乘即色辯空,故能並也。三待絕者,昔因三一以入於無,得無之時,謂爲真一,此之無一,猶對於有之無,是爲挾二,故爲待也;今之三一,即體非有,亦復非無,非有非無,故無所挾,既無所挾,故爲絕也。二就因果義分,亦有三義:一約近遠別,二約方便究竟別,三約常無常別。一約近遠者,昔以三爲氣,觀果則近極三有,今以一爲神,觀果則遠極道場,故極果圓智成,今三一義如前也。二約方便究竟者,昔開方便,果極三界,今開究竟,故[19]果極常一,故《昇玄經》云,是爲究竟?究竟者,功業成,罪行畢,則常一也。三約常無常者,昔三有之果,爲灾所成,故是無常;今一常之果,疑然不動,故爲常也。

金闕帝君五斗三元真一經口訣

涓子受之東海青童君。至春分日夜半時,起坐東向,冥目,存身中三宮、三一、三卿及我合七人,我在中央也,俱乘紫氣之煙,共登北斗陽明星。陽明星者,北斗之東神也。於是存入星中共坐,吞紫氣三十過,行之久久,自見陽明星東元太上官,宮中有青玄小童,授子真光也【先當存北斗星,紫炁大如弦,從上直流我前,然後乃存三一也】

周君口訣云:存七真人並北斗七星,而共登陽明雁行,我居中央也。巾七星者,以魁覆頭,杓柄前指也,我存吞紫氣三十過而嚥之也;又思三一、三卿並[20]同吞之也。吞畢,更[21]存七真人緣向從紫氣空中來下,還兆三宮中。良久心祝曰:

三尊上真,太玄高神。陽明主春,萬童開門;丹元主夏,朱紫含煙;陰精主秋,天威六陳;北極主冬,萬邪塞奸。五土乘王,戊己天關,所指皆滅,所向莫干。煉我七魄,和我三魂,生我五藏,使我得真,登飛上清,浮景七元,長生順往,嘯吟千神。畢,亦可眠存之,四節共此一咒爾。

夏至之日夜半時,起坐南向,冥目,存我身中三宮、三一、三卿及我合七人,我在中央也,俱乘紫氣之煙,共登北斗丹元星。丹元星者,北斗之南神也。於是存入星中共坐,吞紫炁三十過,行之久久,自見丹元星南極太上宮,宮中有朱陽靈妃,授子絳書、寶衣也。

秋分日夜半時,起坐西向,冥目,存我身中三官、三一、三卿及我合七人,我在中央也,俱乘紫炁之煙,共登北斗陰精星。陰精星者,北斗之西神也。於是存入星中共坐,吞紫炁三十過,行之久久,自見陰精星西元太上宮,宮中有白素少女,授子玉章虎書也。

冬至之日夜半時,起坐北向,冥目,存我身中三宮、三一、三卿及我合七人,我在中央也,俱乘紫炁之煙,共登北斗北極星。北極星者,北斗之北神也。於是存入星中共坐,吞紫炁三十過,行之久久,自見北極元星北元太上宮,宮中有玄精真人,授子金書祕字,三五順行。

六月一日或十五日,令與秋分、夏至日相避也,夜半時,坐西南向,冥目,存身中三宮、三一、三卿及我合七人,我居中央也,俱乘絳、紫、青、黃,四炁之煙,共登北斗天關星。天關星者,北斗之中神也。於是存入星中共坐,並臨目,各吞四色氣各十過,先吞絳氣,以次行之。久久自見天關星中元太上宮,宮中有太上威真,人授子滅魔符、鑊邪鉞、黃衣兵籙。

八節日各守八日耳[22],以節日夜半爲始,餘唯存在三宮中安坐而已。據精想,使有至彷彿耳[23]

守五斗真一經口訣

道士志學[24],山林隱靜,久遁岫室,遠迹人間,爲之者益精,而神速至也。或多不知推筭度分數,作曆日也。如不知曆日之道,則二十四氣、八節之日,不可得知;又復不能年年出入世間,尋問求寫,亦是學人之疑也。今謹按北帝自然之經云:法用正月三日,當立春;二月十五日,當春分;四月一日,當立夏;五月十六日,當夏至;七月七日,當立秋;八月二十二日,當秋分;十月五日,當立冬;十一月十一日,當冬至節。山林道士,當用此法。若曉外曆日之八節,自宜按之。曆八節,蓋璇璣之正度,萬真靈仙神明朝宴之日也;北帝自然發月數之中日;二景氣相隨之日,亦大吉時也,宜以修道建思,併而論之,吾從唯一。

外國以月一日爲建[25],二日爲除,以次數之。今窮山無曆日,此乃可用。

匈奴國以正月一日爲甲寅,朔六甲周而復始。正月小,二月大,三月小,四月大,五月小,六月大,七月小,八月大,九月小,十月大,十一月小,十二月大。若窮景深林,外迹名絕者,亦當按此可也。

每至建日,或月一日平旦,存三一從己三宮中出,坐己前,乃心起再拜,若如見之,髣髴在目,心咒曰:

天尊三帝,守我命門,出遊虛中,六氣互分,養我五神,正我三魂,五藏自生,長生飛仙。畢,又存從虛中還三宮。良久,咽液三十過,十過爲良。夜當見三一及三卿也,或夢見白鳥、白鵠、白虎、金玉之物,皆三一之化景示象也。如此守之勿殆,則相見之象也,對面之漸也。每至除日夜半時,密起北向,仰視北斗七星之內象,見三一從輔星中下來,入己三宮中。畢,還寢,精思存之,髣髴似見,乃微咒曰:

太上天輔,三帝所遊,三卿扶持,與真合俱。下入我身,安寂坐無,吐精灌形,魂魄和濡,使我飛仙,雲車行浮。畢,嚥液二十七過[26],月取一除日爾[27]

每至開日夜半時,起坐東向,去巾亦可散髮,更梳櫛結之結令通[28],良久,畢,祝曰:

上元三真,真中嬰兒,散髮開煙,上通天臺,泥丸堅凝,與天同時,使我飛仙,交行洞臺。畢,咽液十九過,畢,乃巾而寢,精思存三一、三卿,各安其宮,帝與卿相對而坐;存三一呼氣宮中三十過,己存時亦自呼氣三十過也。呼者,開口吐氣之謂也。其時亦當覺一體熱,則和神凝魂之驗也。存三一,皆當臨兩目,內視神宮也[29]

存一之道,使太上三素氣見三宮中。三素者,紫、青、絳三沓色炁也。紫在上也[30],則[31]存守三一在其中,目想見北極紫房、玉宮,使[32]天官序列,思[33]我將在帝前對坐,所乞所求,乃心拜焉。太上,是上清之帝,極貴者也;北極紫房,帝之房耳。亦存己三一,與帝諭[34];飛真生生之道。

凡臨盛饌,皆正心存一,目想一先飲食,然後兆乃食之也。常如此,則邪氣遠退,真氣來前。飲食畢,心祝曰:

百穀入胃,與神合氣,填補血液,尸邪亡墜,長生天地,飛登金闕,役使六丁,靈童奉衛。

守一之法,以甲午、甲辰、甲寅日夜半,掃除靜寢之庭,方圓一丈,布席燒香,北向再拜,亦可心拜而已[35]。因仰視北斗七星,使紫炁從斗中出入兆身中三宮之內,北向接[36]手兩膝上,心存三一、三卿,與兆俱乘紫氣上登太極。太極,北極星也。存令忘身失體,恍焉如昇天之狀。如此,則仙道近矣。仙人謂之大靜也。陰雨可於寢床上爲之,亦可預作壇於盛處,使方圓一丈,籬四面,使高數尺,至日常當修之,此大靜之道也。

守一之法,道[37]當伺月初出時,向月再拜,畢,心祝曰:

太陰玄精,明月夫人,初生流光,照我三宮,神仙上飛,高遊八方,所向所願,皆與福會。

守一之道,常存七星覆頭上,柄指前。如此,百邪之不干,凶氣之滅亡,要訣也。

守一人忌食五辛、猪犬肉、履產婦家、甲子日。思存又忌大醉及諸殗臭,皆避而慎之,遣之[38]勿疑矣。又勿抱嬰兒,大不可耳[39],不與人共衣履、同床席,而存一也,思真靜神,念道招靈,皆欲別處,非徒此事而已。

後聖金闕帝君,昔受《三元真一經》、《太極帝君真符》、《五斗真一經》、《太一帝君寶章》,凡此四訣,以傳仙人涓子,涓子釣河川獲鯉魚,剖得青玉函,發視獲二符、二經法是也。此太上內隱法,地真之上道,亦得朝宴上清,遊盼太極,飛遨崆峒,寢息崑崙矣。

雲笈七籤卷之四十九



[1]、故: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2]、故: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故: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4]、氣:此下四庫本有『者』字。
[5]、亦: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6]、不三之三:原誤作『不二之三』,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7]、引經言:四庫本、輯要本作『經云』。
[8]、裁:原誤作『貸』,據後文及四庫本、輯要本改。
[9]、此: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0]、此: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1]、者: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2]、本:原誤作『亦』,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13]、亦:疑衍,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14]、各:原誤作『名』,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15]、三:原奪,據四庫本、輯要本補。
[16]、訣:原誤作『設』,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17]、僅:原誤作『近』,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18]、可:四庫本、輯要本均無,疑爲衍誤。
[19]、故: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20]、並:四庫本、輯要本均作『登』,原本義勝。
[21]、更:四庫本作『便』。
[22]、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3]、耳: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24]、道士志學:此起至『自宜按之』一百七十五字,四庫本、輯要本均缺。
[25]、外國以月一日爲建:此起至『亦當按此可也』兩段計九十八字,四庫本、輯要本均缺。
[26]、二十七過:四庫本、輯要本均作『二七過』,按文例,疑衍『十』字。
[27]、月取一除日爾:四庫本無,另作『乃止』。
[28]、『每至開日夜半時』四句:義有不協,疑有舛。四庫本作『每至開日夜半時,起,叩齒三十六通,存想泥丸氣達之結令通』 。
[29]、也:叢刊本、四庫本均無。
[30]、也: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1]、則: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2]、使: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3]、思: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使』。
[34]、諭: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作『論』。
[35]、而已: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6]、接:疑爲『按』之誤。
[37]、道: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8]、遺之: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39]、大不可耳:四庫本、輯要本均無。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65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