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二十五·日月星辰部(三)

日月星辰部


北極七元紫庭祕訣【一名《北帝七元延生真經》】

吳赤烏二年,葛仙公受之於太上。魏朝時,葉先生傳之於世,太上虛無北帝真要,上通紫庭。

【身】𩲃【祿】𩵄【福德男女】【命】【官職】𩳐【壽考】【妻妾奴婢。】

已上七位,用燈七椀,於道靖內明點,占其明暗,即知本位灾厄。凡醮用晦朔之日。

《七元經》云:此日北帝七元真人下降人間,檢句罪福,凡人每醮,求解灾厄,即得吉,無不利。

又云:本命日及祿命合日相生之日,犬鼠不至處,剗削草穢,净地之上,用丑、亥、未時祭之禮,是謂掃地而祭。亦可使白茅藉之。若人能知星名及所食之物,所行之處常得吉勝也。

右件,醮時皆須沐浴齋潔,以燈列位,每星下用卓子一隻,上安供養物,各以茅香水洗過,並洒掃庭室,乃祀之位,北立一紙錢摽,則候摽上錢[1]動,真乃降矣,必除殃降福也。仍不可駐目視真座。凡人但知本屬星名,即得無灾,何况久能醮之?祀訖,即看風從何方來,此是求名之方。仍各减少許星糧,以一囊可方一寸貯之,頭戴而行有急難,三呼本命星名,求其救助。及求餘事,亦呼本命星名。醮用清酒、名茶、净果、油餅,錢財多少,計自於人。用單狀一紙,列其真位,並述所求意。

一陽明星【應五七】
二陰精星【應第四星,第六星,一直也。】
三真人星【位別,亦下步。】
四玄冥星。
五丹元星。
六北極星。
七天關星。
輔星。
弼星。

已上並頭戴寶冠,身披霞被,手執玉簡,真人形狀。醮時存見,啟祝。

第八帝星高上玉皇景光君,見,增三百歲。
第九尊星太微玉帝神君,又云大帝七辰元君,見,增六百歲。

已上帝王裝束,並與北斗相近。一云帝在第四星內,尊星在第二星內,皆是帝王天尊之精神。醮時存見,常以每月初三、二十七日夜竊候之,勿令雜人見。誠心久之,無不見者。二星大如七星,光皆紫華,有異常宿,煥然可畏。見皆叩頭,請乞長生飛仙,及心告臨時。既見之後,二帝君當授子真官矣。

上台星名虛精,求之感帝王之夢及金玉,念名求之,必應。中台星名六淳,求官祿盛興,念名求之,必得吉遂。下台星名曲生,求妻妾奴婢,念名求之,必遂。

右太微帝君曰:欲得延年長生,富貴高遷,須修此術。若久久步之,乃設醮者,能拔七祖罪累,並身灾厄。凡有厄患,求之自滅。若帝王求道,壽齊三光,千變萬化,坐在立亡,福如山嶽,爲人重愛。修道之者白日昇天,三公卿相自感帝王愛夢,官祿興盛。須是至净人家有此法者,辟一切病患及諸不祥。昔漢劉景被百萬賊軍圍繞,飛矢如雨,士卒失色,唯景安然無怖,散披汗衫,步七星綱,嘿許設醮,即有神人解圍,賊皆散走。此猶是常步醮之法,况此祕密真訣,向來皆真仙口傳之,按《七元科》,每一百年乃傳一人。須有骨錄者,不可妄傳,殃及九祖。如世人未能步綱,但一月兩醮,自當感應。一年辟非橫,二年辟非厄,三年辟死灾。四年見真形,千灾萬邪,莫能侵害,永無患矣。

一陽明星【子生人屬之,食黍米。】
二陰精星【丑、亥生人屬之,食粟米。】
三真人星【寅、戌生人屬之,食糯米。】
四玄冥星【卯、酉生人屬之,食小豆。】
五丹元星【辰、申生人屬之,食麻子。】
六北極星【巳、未生人屬之,食大豆。】
七天關星【午生人屬之,食小豆。】

醮物料:

代人【一十二軀】 白米【飲】 命絹【一疋】 貼體衣【一對】 命巾【一丈二尺】 金鍡【一對】 玉環【一對】 鹽【一斗二升】 祿米【一石二斗】 銅錢【一千二百文】 豉【一斗二升】 案表紙【一百二十張】 筆【一管】 墨【一梃】 香爐 净水 案【一面】 鎮信綵

東方【青絹九丈九尺】南方【緋絹三丈三尺】西方【素絹七丈七尺】北方【玄絹五丈五尺】 中央【黃絹一十二丈二尺】 菓子所食:李 栗 桃 杏 棗 梨 胡桃 乾柿 净床【二張】 北壁【安一張】

七元圖【安西南】,圖用青絹兩幅長九尺畫之。

凡醮時,燒香了,下食都畢,退後。良久,凝神執簡,躬身相去一丈五尺,微咒曰:

維某年某月某時,弟子具銜。次云命屬某星下。

稽首再拜,次對,謹請上聞:七元真君,陽明陰精,光明煥爀;今夜降靈。饗玆薄禮,暫降净庭;賜臣無畏,身魂安寧;除臣死籍,注臣長生;所求皆得,所作皆成;上感帝王,下感人情;眾人欽愛,飛昇紫庭,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謹請上聞:七元真君,真人玄冥,降臣净庭,饗臣微醮;知臣丹誠,願昇仙都;太陰無名,役使萬神,六甲六丁,上感天心,下救蒼生,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謹請上聞:七元真君,丹元北極,降臣净域,削臣死名,乞臣道力,壽齊三光,福慶萬億,神人衛身,玉女下直,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謹請上聞:七元真君,天關大神,照耀臣身,願臣長生,得爲帝賓;顏如日月,四時長春;下界垢穢,速登上真;左盼鬱儀,右携結璘;玉童爲使,玉女爲親,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斗口,謹請上聞:尊帝二星,北極之靈,人不曾見,見即長生;注臣飛仙,勾臣死名;福慶無窮,與天齊傾;速超仙都,遊行上清,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謹請上聞:輔弼真君,一隱一顯,至真至神,佐相北極,環繞紫晨;願施道力,成臣道因;上扶天意,下度迷津,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次對西坐,謹請上聞:上台虛精,中台六淳,下台曲生;小臣瀝懇,再拜奉迎,臣具薄禮,臣意不輕,盡心竭力,知臣丹誠;除臣死籍,注臣長生;位在高遷,列官天庭;心意開廓,耳目聰明,三魂永久,七魄不傾,上朝金闕,下謁玉京,乘駕雲龍,位作仙卿,降臨醮席。

稽首再拜,都畢,退後,任真饗食。如有心告臨時,啟聞了,宣讀單狀,皆不可高聲,及雜人知見。其天地水三官,設三位於斗杓之下,其土地直日二分,預燒錢供養,使關奏卻穢矣。

祭文:

維某年、某月、某日、某時,具州里銜次,敢昭告于上天神后,北極靈殿,七元真君【事意撰文】。謹奏此章,冒犯北極,輕黷明神,倍深戰慄之至,謹奏。

又朝夕朝禮,亦心念之,咒曰:

謹請上聞:七元真君,陽明陰精,真人玄冥,丹元北極,天關之靈,去臣死籍,注臣長生,所求皆得,所作皆成,眾人欽愛,飛昇紫庭。

次念,謹請上聞:尊帝二星,北極之靈,願臣早見,見即長生,福慶無窮,與天齊年。

次念,謹請上聞:三台至誠,虛精六淳,曲生之名,願臣高遷,列官天庭,心意開爽,耳目聰明,三魂永久,七魄不傾。

又北斗延生神咒,念之安神延壽:北斗七元,七靈玉名,貪狼巨門,保臣長生,祿存文曲,護臣生魂,廉貞武曲,衛臣生門,破軍輔弼,保臣長生,除卻灾厄,絕去邪精,落下死籍,注上生名,脫免三灾,拔散九橫,至真攝鬼,群魔摧傾,學道修真,願臣早成,七元守衛,身飛紫庭。

凡未下牀,及臨眠時,存禮安神度厄之咒,皆默念一遍,方下足及卧,咒曰:貪狼之諱,陽明之星,玉皇尊福,億萬眾兵,來扶我身;巨門之諱,陰精之星;祿存真人,文曲玄冥;廉貞丹元,武曲之諱;北極之星,破軍之諱;天關之星,七星尊神;千千萬萬,在吾左右;左有青龍名孟章,右有白虎名監兵,前有朱雀名陵光,後有玄武名執明;建節持幢,負背鍾鼓,在吾前後,左右周匝,數千萬重,急急如律令!

此法王侯行之,夷夏率服,民人富昌,長生久視,與天同光。道人修之上昇,世人行之延壽。祕密而保,勿輕易之。

《北帝七元真形圖》,帶佩之大集福慶。

北斗第一陽明星君

北斗第一陽明星君

北斗第二陰精星君

北斗第二陰精星君

北斗第三真人星君

北斗第三真人星君

北斗第四玄冥星君

北斗第四玄冥星君

北斗第五丹元星君

北斗第五丹元星君

北斗第六北極星君

北斗第六北極星君

北斗第七天關星君

北斗第七天關星君

七童卧斗法

凡上學之士,服日月之道,當修七曜之妙法。每以人定之後,當於別室,燒香,北首而卧,安身定神,棄絕異念,專心在靈,叩齒二十四通,存思七星煥明北方,己身卧於七星斗中華蓋之下,七曜之光,流煥紫景之外,冠覆於己身。在紫景之上七曜之中,內外鬱冥,都無所見。良久,豁除七曜之光,化爲七童,若在一星之上。第一童子諱樞明,第二童子諱曜靈,第三童子諱北元,第四童子諱寶精,第五童子諱丹嬰,第六童子諱靈清,第七童子諱紫映。七童子吐七寶之光,以哺飴兆身。樞明童子吐紫景之光,曜靈童子吐琉璃之光,寶精童子吐白銀之光,丹嬰童子吐玉精之光,靈清童子吐寶珠之光,紫映童子吐珊瑚之光。七寶之光同入兆身,便引氣四十九咽,止,微咒曰:

金精凝化,結元七靈,紫曜煥落,朱景洞明;華蓋徘徊,輪轉寒庭,寶光燿燿,七燿纏嬰,玄暉吐蘭,芳芝流盈;夕寢靈館,朝登玉清;璿璣運路,紫景翼形,宴轡雲輪,策御飛軿,遊盼八極,三道合并。

咽液七過,止,起以粟米之粉粉身,令匝而卧。如此七年,身生七寶之光,頭有紫景華蓋,恒冠兆形,得使通靈,玉女七人,降致靈飛雲玄輿來迎兆身,上昇北辰。此道祕妙,上真所修,不行下世。若有刻簡玄名於未生之前,記青錄玉文之人,當得此道。得者尅成上仙,爲萬仙之師宗也。輕泄失明形殘,七祖充責刀山,食火三塗,萬劫不原。學士明慎四極之旨,深寶之焉。此七童子即七寶之內精,化爲七曜之上真。知其名則不死,修其法則神仙,泄其諱則失明,晨夕存念,則恒衛兆身。若有灾厄困急之中,叩齒七通,呼七童之名,灾即自消。此道止可獨知而已,懷抱珠玉,豈可放於垢塵也。明哲祕之。

太上招五辰於洞房飛仙祕道

夜半清靜,坐卧任意。安體靜心,慢氣調神,臨目內視【此法夕夕爲之,坐則各向其方,卧則首向所在,其星光芒煥耀,乃忽然飛來入在頭位。】存西方太白星【白色七光芒見在天,如今所望,既至目前,漸令小圓,徑七分,仍入其闕,光芒滿方寸之中,餘星倣此。】在玉璫紫闕【在兩眉上,直入一寸仍辟方一寸是,夾明堂兩邊。陽日在左眉上,陰日在右眉上。】次存北方辰星【蒼色五芒】在天中帝鄉玄宮【從鼻直上,來至髮際五分,直入方一寸是。對天庭宮之上下,去眉二寸,星徑五分也。】次存東方歲星【青色九芒】在洞闕朱臺【在兩眉後一寸,直入一寸,方一寸,接六合府下角,陽日在左,陰日在右,星徑九分。】次存南方熒惑星【赤色三芒】在玉闕華房【在兩眉間五分,直入方五分,陽日在左,陰日在右,星徑三分。】次存中央鎮星【黃色四芒,稍向西南,先仰視如見其星,乃平首存之】在金匱黃室長谷。【在鼻人中中央直入二分,其星半出外,如綴懸於上。星徑四分。】存思都訖,髣髴令星處其位,當覺使五星出光芒,放五色煙貫我一身,洞徹內外,體中如有薰薰星精來入也。乃叩齒五通,咽液二十五過,訖【星各五咽,存其液,依五星色各入其藏,仍依所存次第爲之也】,微祝曰:

高元紫闕,中有五神,寶曜敷暉,放光衝門;精化積生,變爲老人;首巾素冠,綠帔絳裙,右帶流鈴,左佩虎真,手把天綱,散絳飛辰,足躡華蓋,吐芒鍊身;三景保守,令我得真;養魂制魄,乘飊飛仙。【欲有祝願在意,祝後續言之,凝思良久。】

畢,又咽液三過,叩齒三通。常行此十五年,五老來迎,一合俱昇紫虛。行之勿令不常也,存之勿令不精也。行之者忌履穢,禁雜處,常薰香,數沐浴。違之者凋敗,順之者飛仙。

昇斗法

常以八節日夜半時,入室正坐,接手定氣,閉目內視【亦北向】。乃存一身,冉冉起上飛昇北斗魁中【先存天上北斗九星,依時所加之辰,我忽上入魁中,背真人星坐。】良久爲之,如覺我形已在斗中也。極念爲之,當覺體中熱,是真氣合德【存斗星紫光灌浹我身,映照內外。】又存九精三大神名字、服色【但心存名字。上元大神名奇細,字靈剛,著紫晨冠,鳳羽紫被,虎錦丹裳。左帶玉佩,右腰金璫,兩手握流金火鈴,不用呼之。中元大神名旋度,字素康。項負圓光,扶晨冠,絳羽華帔,龍帶虎裳。下元大神名抗萌,字流鬱。著扶華綠冠,黃鳳羽被,龍衣虎帶,佩流金火鈴,手把日芒。天斗之神則宜形大,使各長二尺許,我亦同之。恍惚令不復覺有今我[2]牀上之質,乃佳。】三神與我對坐。【令背元星坐。上元君左,以次右列之。】我心拜之,【各一再拜。】精想髣髴,遺形眇眇,將令恍惚也【存三大神同問我何不速來?稽首答曰,畏六天三官眾魔之故。三神共怒,振鈴吐氣,煥激八方。】又存思忽然斗中玉妃,吐紫煙入我心中【良久,忽見一女子,狀如嬰兒,在三神前向我坐,衣服如祝中所言。吐紫煙直去心中,乃心呼曰:】斗中九精陰靈玉清上妃,名密華,字鄰倩。乃咽液八十過,叩齒九通,舉左手以撫心,微祝曰:

太上丹靈,玄光飈煥,九緯啟璇,暉氣澄散,紫晨幽燭,七曜蔚榮,二景奏明,陰陽以判,四度運昌,雲津迴灌,八節啟氣,上昇九元,據斗攀綱,奉見三神,問我稽留,何不昇仙?我則稽首,畏鬼以前,帝乃赫莊,口銜日根;左破六天,右蹶酆山;流鈴上煥,魔首碎分,逐我七魄,強我三魂;藏斗內暉,九精在心;紫霞洞映,飛光萬尋;和魂制魄,六胎修鍊,精感變躍,玉妃忽見;坐當我心,俯視仰盼;其名密華,厥字鄰倩;吐納朱氣,和平百關;身服錦帔,鳳光鸞裙;腰帶虎籙,龍章玉文;手執月華,頭巾紫冠;騰躍太霄,駕景蓋雲;書名太素,我得飛仙;起浮崆峒,垂瓊太元;上造朱房,役使萬神;紀分二度,還反嬰顏;北帝激電,南帝火陳;東倉啟燭,赫赫雷震;西流雙抃,鳴音唱鈞;四舉起躍,薦我玉真;遂乘八景,遨宴九煙。

【接手如初】,咽液三十過,叩齒九通,又祝如前又攝而祝。畢,起向西北再拜,畢,開目。行之四十年,太上迎以瓊輪,超虛躡空,昇登上清,列爲真人,反形嬰顏,眾神侍軒。

卧斗

凡暮卧,先存斗九星在所卧席上,【身於牀前北向立,兩手撫心,閉氣暝目,存天上北斗並帝尊九星,依當時所加之位,乃見冉冉來下至席,列如圖。令天關依月建斗形,長九尺,廣六尺,乃燒香於真星之外。若時朔日之夕,即並存晨蓋之星俱下,亦列位如圖。乃從魁下轉至斗口,於尊星外入魁中,正偃卧閉目,存思其星作圓光之象,星紫色,綱赤色,連繞其星,如步圖之者耳。】令我頭首九極,使真氣入於泥丸【令真星正當頂上,存真氣紫光通身,入泥丸宮,並溢出混頭腦之內,光映洞徹。】足躡尊星,心念飛仙,【小屈左足以躡之。】令太微制我三魂【尊星中有太微玉帝,請乞制之。心念我得飛仙,魂在三宮中。】足躡帝星,心念飛仙,【申右足以躡之。】令高上拘我七魄【帝星中高上玉皇,請乞拘之,心念得飛仙,拘魄在臍命門中。】左手把北台【曲仰左手小舉之,把元星下綱,使星形在虎口上。】右手執璇根,【直抵覆右手執紐星綱,使星在虎口上。】陰祝星名【安身如法,訖,乃暝目閉氣,次以存咒九星名。】

第一太星精名玄樞。願某【名有兩宇者具稱之,餘某仿此】飛仙,乘虛駕浮【存星在左右足指前,小遠之。】

第二元星精名北台上真。願某飛仙,遊行洞牽【存星右手把之】

第三真星精名九極上真,願某飛仙,得治三玄【存星在頭頂上。】

第四紐星精名璇根。願某玉名,列爲飛仙【存星右手執之,令成魁形。】

第五綱星精名天平,願某飛仙,登行上清【次紐星右。】

第六紀星精名命機。願某飛仙,名書太微【次綱星右。】

第七關星精名玄陽。願某飛仙,得使玉童【次紀星右,令成斗形,悉使在卧席上也。】

第八帝星精名高上玉皇。願某飛仙,得登後聖之堂【存星在魁中,綱連紐星,令對右足心。】

第九尊星精名太微帝君,願某飛仙,得入丹闕玉房【更都存九星,一時俱見。】

乃叩齒三七通,咽液三七過,陰祝曰:

九星太精,北極真君,益我胎精,強我三魂,左引日華,右拘月津;辰中黃景,元虛黃真;使我飛仙,上登紫晨。神虎玉符,常守生門;萬邪伏法,受形斗君【存洞房】

所存所祝都畢,良久,乃存斗星之精,忽然入洞房中。【存席上九君并綱,一時分精作促小之形,從氣戶卻入洞房中,偃魁向上,以杓指前,是即席上、頭中兩處俱有也。洞房魁中左有黃老君魂,玉色,黃繡衣;右有己魄,是第二魂胎光,其形服如我,與黃老對坐,中有泥丸赤子帝君,亦繡衣,向外坐。】光照一身,洞徹五內,三關百節,皆令赤赫,然後陰祝曰:

洞房元精,赤子太尊,斗光華蓋,來照泥丸;寶鍊骨血,拘魄制魂,使某飛仙,乘雲登辰;上朝玉帝,太一元君。

都畢。【乃閉目息念,忘形安眠。】

青童君曰:【卧北斗陰精,致仙使靈,洞房致北斗陽精,使五藏自生,遂得乘景遊行上清。】

月朔存華辰紫蓋,唯月朔一日一存。【此夕所存辰蓋,止存席上,不分精入洞房也。先存九星竟,即存辰蓋,次祝九星名,以至於畢也。】平旦欲起,常密叩齒二七通,咽液二七過【服久或有反側,令欲起,當更正安手足,存九星如法。乃叩咽祝之。】陰祝曰:

天元上斗,中有七童,上清紫精,在兆身中;華辰紫蓋,太素玄宮;後聖靈氣,下入洞房;使我飛仙,得太極金堂【祝畢,存九星欻然無象,朔夕辰蓋亦然。所云平旦起者,謂專行此事,夜中更無他務耳。若夜中須起行諸事,亦宜祝而乃起。若更卧者,能重存爲佳,不止一卧一起一祝耳。】行此十八年,必色反嬰顏,一旦有星之精變成九老之公,並俱來下,迎兆身,白日登晨。

存二十四星法

常以月朔之夕,生氣之時,安卧閉目,向上,心存二十四星,星大一寸,如連結之狀。又存一星之中輒有一人,合二十四人。人皆如小兒始生之狀,無衣服也。於是二十四星直從天上虛空中來下,迴繞一身三匝,三匝畢,以次咽入口,凡作二十四咽。咽時輒覺吞一星也。覺從口內徑至臍中,臍中名曰受命之宮也。又覺星光照一腹內,洞徹五藏。又存星光化爲二十四真人,並吐黃氣如煙,以布滿腹中,鬱鬱然洞徹內外也。良久,微咒曰:

二十四真人,迴入黃庭,口吐黃氣,二十四星,灌我命門;百神受靈,使我骨強,魂魄安寧。五藏受符,天地相傾。

畢,名曰真氣入守命門,以辟灾禍百鬼之疾,令人長生不死。

奔辰飛登五星法

後聖李君奉受《八素真經奔辰隱書》,施行其法,乃致太微天帝下迎,五星同輿,乘玄華三素,北登玉清,受書爲上清金闕帝君。

飛登木星之道:歲星員鏡,木精玄朗東陽之陔。星中有九門,門中出九鋒芒,鋒芒光垂九百萬丈。一門輒有一青帝備門,奉衛於中央青皇真君。在中央有始陽上真青皇道君,諱澄瀾,字清凝。夫人諱寶容,字飛雲。治在未星[3]之內,鎮守九門,運青光流鋒以照上下之真。欲飛登之法,常思見歲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目,乃九閉炁,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使目閉於手下,心呼歲星中真皇之君、君夫人名諱字三過畢,曰:願得與始陽青皇真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碧輿,上登太上宮。

言畢,乃暝閉目於手下,向星微呪曰:

天光交和,精流東方,仰望九門,飛霞散鋒;始陽碧臺,中有青皇;青牙垂暉,映照九方;鬱粲夫人,字曰飛雲,齊服靈錦,虎帔虎裙。腰帶鳳符,首巾華冠,出無入虛,遨遊太元,前策青帝,後從千神,來見迎接,得爲飛真。上登玉清,高上之房。

呪畢,去手,暝目對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視星九芒,使盡來入喉中也。都畢,又叩齒三通。常行之十四年,木星中青皇大君奏聞高上玉清宮,刻太微蘂簡,定名玉書,位爲上清上飛真人。木星有九門,門內有九青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承於中央青皇上真大君也。青皇者,東方之上真,始精之尊神也。出入玉清,與高上爲友也。其門內青帝或號青靈之公,或號青真,或號青精,或號青帝君,並受事於中央青皇也。行八素之祕道者,則致青皇來降己;行五靈之外法者,則致青神來授書。是故道有深淺,致有尊卑。天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中向東存修而咒也。天道微妙,玄綱毫分,不必對星而行之也。有星時可出庭中,坐立適意。所謂上真之道,登東辰之法,不傳地仙輩也。

飛登火星之道:火星玄鏡,丹精映觀南軒。星有三門,門中出三鋒芒,鋒芒光垂三百萬丈。一門內輒有一赤帝備門,奉衛於南真上皇真君。星中央有丹火朱陽赤皇上真道君,諱維渟,字散融。夫人諱華瓶,字玄羅。治在火星內,鎮守三門,運赤光飛雲,以覆天下之真人也。欲飛登之法,思見熒惑星,正心視星,以左手拊心而禮之,右手掩口,乃三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通,暝閉兩目,心呼熒惑真皇君、熒惑夫人諱字三過,畢,曰:願得與丹火赤皇君、君夫人共乘八景丹輿,上登玉清宮。

畢,乃向星微咒曰:

玄象流映,丹光南冥;仰望三門,朱雲絳城;中有丹皇,名曰維渟;夫人內照,是爲華瓶;齊服雲霜,鳳華龍鈴,腰帶虎書,首巾飛青;出無入玄,遨翔五城;前導赤帝,後從六丁;來見招延,得真之名,上登玄虛,金書玉清。

咒畢,去手勿復掩口,故暝目視星,服星之光二十七吞。存令星三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叩齒三通。常行之十四年,熒惑星中赤皇上真道君奏聞三元上皇,帝刻玄圃瓊簡,定名金書,位爲上清上飛真人。熒惑星有三門,門內有三赤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赤皇君也。赤皇者,南方之上真,丹官之貴神。出入玉清,與三元上皇爲友也。其星中赤帝君者,或號赤靈之公,或號赤神,或號赤精,或號赤帝,並受事於中央赤皇上真大君也。行八素之隱書,則致赤皇來降己;行五靈之外法,則致赤神來授書。是以道有隱外,文有祕顯,爾乃招真有尊卑之差,求神有上下之序。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可於寢室南向存之。有星,可出中庭,坐立任意。此所謂奔南辰之法,不傳地仙,傳之犯泄漏之罪。地仙自復有《八素經》,論服五炁吐納之道也。又有《九素經》,論召鬼使精行廚、檢魂魄之事。止陸行名山,長生不死而已。《八素經》後有《天鈞上曲陽歌九章》,《九素經》後有《鳳吹龍嘯陰歌八章》,此是地仙之祕書也。今所謂太上奔辰八素,行上清之道,非地仙之八素也。地仙之嘯歌,以待上清之行遊耳。

飛登金星之道:太白星員鏡,金精煥耀西辰。太白星中有七門,門中出七鋒芒,鋒芒光垂七百萬丈。一門內各有一白帝,凡有七白帝備門,奉衛於西真上皇道君。星中央有太素少陽白帝上真道君,諱寥凌,字振尋。夫人諱飈英,字靈恩。治在金星之內,鎮守七門,運白光飛精,以映上元真人。欲飛登之法,思見太白星,當正心視星,以右手拊心而禮之,左手掩兩鼻孔,乃七閉氣,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掖九過,瞑閉兩目,心存太白真皇君、君夫人諱字三通畢,曰:願得與太素少陽君、君夫人共乘八景素筆,上登玉清宮。

畢,又向星微咒曰:

七炁豔飛,光照西方;仰望七門,靈闕激鋒;素暉燭映,德標金宗,中有少陽,號曰白皇;夫人靈恩,治在玉房;齊服皓錦,流鈴虎章,首巾扶晨,腰佩金璫;出空入虛,遊步玉剛;前導白帝,後從六庚;來下見迎,北登墉宮;名書上清,得爲真公。

咒畢,去手勿得掩鼻,故瞑兩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吞。存令七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叩齒三通。常行之十四年,太白星中少陽白皇上真道君奏聞太帝玉皇宮,刻上清金闕,定名玉簡,位爲上清左真公,以綜太極。太白星有七門,門內有七白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白皇道君也。白皇者,西方之上真,太素之尊皇,出入玄清,與皇初道君爲友也。其門內白帝君,或號白靈之公,或號白神,或號白精,或號白帝之君,並受事於中央白皇上真大君也。行八素之祕妙,則致白皇來降己;行五靈之外道,則致白神來授書。尊卑玄盼,故道有淵階矣。若無星之時,天陰之夕,皆於室中寢處,西向存之。有星可出庭中,坐立任意。若靜齋道士,亦可通於室中,存五星之真,方面而並修之也。皆上真之道,奔西辰之法,不傳地仙。一夕服五星,令常周遍。春服星光,以東方爲始;夏服星光,以南方爲始;隨王月以王星爲先口訣也。星行不必在方面,亦隨星所在向而修行口訣也。行事時,不欲令人見其所爲,當隱辟而爲之也。此是太上之隱道,所謂隱書者也。隱而復隱,猶恐鬼神竊看其篇題,何可令世之臭骸輕傳授者,聞此摽跡乎?不可以盲瞽愚人殊無所知,而令見其道也。凡人身中亦有七神。七神見之亦爲泄漏,不可不深慎也。修隱書之道,而發泄隱書之名目者,既當受考三官,又適足以作禍也。每欲省按,皆先屏左右人及雞犬之生物,燒香再拜,乃視之也。

飛登水星之道:辰星員鏡,水精洞映北冥。辰星中有五門,門中出五鋒芒,鋒芒光垂五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黑帝,凡五黑帝,並備一門,奉衛於北真上皇。星中央有太玄陰元黑皇道君,諱啟恒,字精源。夫人諱玄華,字龍娥。治在水星之內,鎮守五門之中,運玄光流明之炁,以朗耀北元之庭,當爲真人者。欲飛登之法,思見水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拊心畢,舉兩手以掩兩耳,乃五閉炁,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暝閉兩目,心呼辰星真皇道君、君夫人名字三過畢,曰:願得與陰元黑皇道君、君夫人共乘八景蒼輿,上登上清上元宮。

畢,又向星微咒曰:

五炁玄飛,光流北方;仰望五門,蒼闕鬱繁;激芒達觀,靈映景雲,中有黑皇,厥字精源;龍娥紛藹,俱理玄關;齊服蒼帔,紫錦飛裙,腰佩虎符,首巾蓮冠;出凌九虛,入響玉津;前導黑帝,後從六壬;來下見迎,上登紫房,名書太上,得爲玉真。

咒畢,去手勿復掩耳,故臨目視星,服星之光芒二十七過。存令五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常行之十四年,辰星中太玄上皇真君奏聞高上宮,刻琳房玉札,定玉清紫文,位爲上清真公。辰星有五門,門內有五黑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玄皇君也。玄皇者,北方之上真,太玄之尊君,出入上虛,與紫精道君爲友也。其備門黑帝,或號爲黑靈之公,或號黑神,或號爲黑精,或號爲黑帝君,並受事於中央太玄黑真上皇君。行八素之隱道,則致北皇來降己;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黑帝君來授書。尊卑差序,故道有隱顯焉。若天陰之夕,及無星見之時,可於室中寢處,常修之。此高上之祕道,奔登北辰之上法也。非地仙陸行所得聞者也。玉清、上清、太極、太清九宮,並各有官寮,公卿大夫侯伯,署置如一,更相管統,奉屬於上皇。宮闕、次第等類相似,但道品有尊貴,德業有昇降。

飛登土星之道:鎮星員鏡,土精鎮蔭黃道。鎮星中有四門,門中出四鋒芒,鋒芒光垂四百萬丈。一門各有一黃帝,凡四黃帝備門,奉衛於鎮星黃真君也。星中央有中黃真皇道君,諱藏睦,字貺延。夫人諱空瑤,字非賢。治在鎮星之內,鎮鑒四門,運黃裳流炁,朗映中元,照盼學真者。欲飛登之法,思見鎮星,正心視星,以兩手拊心。赴心畢,舉左手以掩洞房上,乃四閉炁,又叩齒二十七通,咽液九過,暝閉兩目,心呼鎮星真皇君、君夫人諱字三過畢,曰:願得與中央太皇道君,君夫人共乘八景黃輿,上登上清宮。

畢,又向星微咒曰:

四炁徘徊,合注中元;仰望九極,傍觀四門;黃臺紫房,垂鋒射芒,靈光鬱散,天華落盆;中有黃皇,厥字貺延,夫人濳德,是爲非賢;理和命炁,導玄灌元;齊服黃裳,龍錦虎裙;腰佩金符,首巾紫冠;出凌玄空,展光金門;前導黃帝,六己衛軒;來下見迎,上登天關;金書太上,琅簡刻名;飛行太空,得爲玉卿。

咒畢,去手勿復掩洞房上而瞑兩目,服星之光二十七遍。存令四芒盡來入喉中,都畢,又三叩齒。常行之十四年,鎮星中黃上真皇奏聞太上宮,刻霄臺碧簡,定九玄丹文,位爲上清真公,下友四極上真人。鎮星中有四門,門內有四黃帝。其一帝輒備一門,以奉屬於中央黃真皇君也。中央黃真上皇者,中極之高尊,出入太微,與皇初道君爲友也。或號曰黃靈之公,或號曰黃神,或號黃精,或號黃帝君,並受事於中黃上真之君也。行八素之祕道,則致黃真道君來迎己;行五靈之外法,則致黃帝來授書矣。天陰無星之時,皆於寢室施行,同存五方也。真人云在室內存星,亦不異於見星也。勿謂不見星而當廢之也。此太上之隱道,登辰之祕法矣。

吞服星光芒時,當悉存星真上皇、皇夫人乘光中來下入口,咽之,瞑目,髣髴如有其形也。此李君口訣。恒修太上隱法、招存五星之上皇者,五年之內,髣髴形見;七年都見,與之周行;十四年,五星一合來下,共乘玄華之輿,三素紫雲,前導五帝,後從萬真,五星携之共載,白日登辰,上朝玉清,受書爲上清上真矣。

雲笈七籤卷之二十五



[1]、錢:輯要本作『微』。
[2]、今我:輯要本作『令我』,誤。
[3]、未星:當作『木星』。叢刊本、四庫本並作『木星』。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93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