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三十七·齋戒

齋戒


齋戒敘

夫入靖修真,要資齋戒。檢口慎過,其道慚階。《南華真經》云:顏回問道於孔子。孔子曰:汝齋戒,吾將語汝。顏回曰:回居貧,唯不飲酒,不茹葷久矣。孔子曰:是祭祝之齋,非心齋也。汝一志,無以耳聽,而以心聽,無以心聽,而以氣聽,疏瀹汝心志,澡雪汝精神,掊擊汝智慮,我將語汝。夫道冥然,難言哉!將爲汝試言其約略爾。《混元皇帝聖紀》云:按諸經齋法,略有三種。一者設供齋,以積德解愆。二者節食齋,可以和神保壽。斯謂祭祝之齋,中士所行也。三者心齋,謂疏瀹其心,除嗜慾也;澡雪精神,去穢累也;掊擊其智,絕思慮也。夫無思無慮則專道,無嗜無慾則樂道,無穢無累則合道。既心無二想,故曰一志焉,益上士所行也。夫齋者,齊也,齊整三業,乃爲齊矣。若空守節食,既心識未齊。又唯存一志,則口無貪味。謂玆二法,表裏相資。《大戒經》云:夷心靜然,專想不二,過中不味,內外清虛是也。子雖薄閑節食,未解調心。故示齋法,令其受道,而末學之徒,孰能虛心一志哉!夫鄙乎祭祀之教,自謂得心齋之理,益嗊嘀怠慢之夫矣。雖口談空寂,無解其目,是自矜也。

洞玄靈寶六齋十直

道教五戒:一者不得殺生,二者不得嗜酒,三者不得口是心非,四者不得偷盜,五者不得淫色。十善:一念孝順父母;二念忠事君師;三念慈心萬物;四念忍性容非;五念諫諍蠲惡;六念損己救窮;七念放生養物,種諸果林;八念道邊舍井種樹立橋;九念爲人興利除害,教化未悟;十念讀三寶經律,恒奉香花供養之具。凡人常行此五戒、十善,恒有天人善神衛之,永滅灾殃,長臻福祐,唯在堅志。

年六齋

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

月十斋

一日,【北斗下。】八日,【北斗司殺君下。】十四日,【太一使者下。】十五日,【天帝及三官俱下。】十八日,【天[按1]一下。】二十三日,【太一八神使者下。】二十四日,【北辰下。】二十八日,【下太一下。】二十九日,【中太一下。】三十日。【上太一下。】

自下、中、上、三太一下日,皆天地水三官一切尊神俱下,周行天下,伺人善惡。

【甲子日,太一簡閱神祇。庚申日,伏尸言人罪過。本命日,計人功行。八節日,有八神記人善惡。三元日,天地水官校人之罪福。】

六種齋

第一,《道門大論》云:上清齋有二法:

一、絕群獨宴,靜氣遺形。清壇肅倡,依太真儀格。
一、心齋,謂疏瀹其心,澡雪精神。

第二,靈寶齋有六法:

第一,金籙齋,救度國王。
第二,黃籙齋,救世祖宗。
第三,明真齋,懺悔九幽。
第四,三元齋,首謝違犯科戒。
第五,八節齋,懺洗宿新之過。
第六,自然齋,爲百姓祈福。

第三,洞神齋,精簡爲上,絕塵期靈。

第四,太一齋,以恭肅爲首。

第五,指教齋,以清素爲貴。

第六,徐炭齋,以勤苦爲功。

已上諸齋,自古及今,登壇告盟,啟誓玄聖,或三日、七日、九日、十五日,皆晝夜六時行道,轉經禮懺,儀格甚重。除上清絕群獨宴,靜氣遺形心齋之外,自餘皆是爲國王民人,學真道士拔度先祖,己躬謝過,禳灾致福之齋。此時移代同異,不無詳略。於靈寶齋中爲半景之齋,既無宿請,亦無言功,唯只一時或兩時懺悔,亦不三時上香,步虛禮經並闕。或小小齋中,三禮嘆願,隨時去取,逐便制儀,既非大集,心達而已。

二種齋

《本相經》曰:齋有二種:一則拯道,二則濟度。拯道者,謂發心學道,從初至終,念念持齋,心心不退。復有二門:一謂志心,二謂滅心。志心者,始終運意,行坐動形,寂若死灰,同於枯木,滅諸想念,唯一而已。滅心者,隨念隨忘,神行不係,歸心於寂,直至道場。濟度者,謂迴心至道,翹想玄真,願福降無窮,灾消未兆。又云:虔心者,唯罄一心,丹誠十極,燒香禮拜,唯求於道。捨財者,市諸香油、八珍、百味、營饌供具,屈請道士,及以凡器歸心啟告,委命至真,內泯六塵,外齊萬境,冥心靜慮,歸神於道。克成道果,永契無爲,救濟存亡,拔度灾苦,隨其分力,福降不差,功德輕重,各在時矣。

十二齋

《玄門大論》:一者金籙齋,上消天灾,保鎮帝王。簡文亦云,兼爲師友。

二者玉籙齋,宗云正爲人民,今此本未行於世。

三者黃籙齋,拯拔地獄罪根,開度九幽七祖。

四者上清齋,求仙念真,練形隱景。

五者明真齋,學士自拔億曾萬祖長夜之魂。

六者指教齋,請福謝罪,禳灾救疾。

七者涂炭齋,拔罪謝殃,請福度命。

八者三元齋,學士己身悔罪。

九者八節齋,學士謝過求仙。

十者三皇子午齋,輔助帝王,保安國界。

十一者靖齋,如千日、百日、三日、七日修真之用。

十二者自然齋,救度一切存亡,自然之中修行時節。

八節齋

凡八節之日,是上天八會大慶之日也。其日諸天大聖尊神,上會靈寶玄都、玉京上宮,朝慶天真,奉戒持齋,游行誦經。此日修齋持戒,宗奉天文者,皆爲五帝所舉,書名玉曆。

心齋

《南華真經》曰:顏淵問道於孔子。孔子曰:汝齋戒,吾將告汝。顏淵曰:回貧,唯不飲酒、不茹葷久矣。孔子曰:是祭杞之齋,非心齋也。汝一志,無以耳聽,而以心聽,無以心聽,而以氣聽。疏瀹汝心,除嗜慾也;澡雪汝精神,去穢累也;掊擊其智,絕思慮也。夫無思無慮則專道,無嗜無慾則樂道,無穢無累則合道。既心無二想,故曰一志。

齋直

《三天內解經》曰:夫爲學道,莫先乎齋。外則不染塵垢,內則五藏清虛,降真致神,與道合居。能修長齋者,則道合真,不犯禁戒也。故天師遺教,爲學不修齋直,冥如夜行不持火燭,此齋直應是學道之首。夫欲啟靈告冥、建立齋直者,宜先散齋。不使宿穢,臭腥消除,肌體清潔,無有玷汙,然後可得入齋。不爾,徒加洗沐,臭穢在肌膚之內,湯水亦不能除。

《三元齋品》曰:建齋之日,當輸金真玉光九天之信,置於五帝,以招神致靈。

《三元齋品》曰:學法未備,即俯仰之格,多不合儀。

《金鏁流珠經》曰:古來呼齋曰社會,今改爲齋會。

《太上太真科經》曰:消遺世務,三業爲修齋。存三守一,齋爲本基。齋者,齊也、潔也、净也。不必六時行道,三時講經,晝夜存念,懺悔請福,干造玄虛,更失萬一。能得一者,心攝三業。能攝身者,端拱不擾;能攝口者,默識密明;能攝心者,神與道合。如斯爲主,成聖真仙。未合此道,攝身朝禮,離殺盜淫,攝口誦經,免妄言綺語,兩舌駡詈,攝心存神,脫貪恚癡。十惡既去,十善自來。去來至極,與道合真。

釋齋有九食法

《玄門大論》云:齋法大略有九:一者麤食,二者蔬食,三者節食,四者服精,五者服牙,六者服光,七者服氣,八者服元氣,九者胎食。麤食者,麻麥也;蔬食者,菜茹也;節食者,中食也;服精者,符水及丹英也;服牙者,五方雲芽也;服光者,日月七元三光也;服氣者,六覺之氣,太和四方之妙氣也;,服元氣者,一切所稟三元之氣,太和之精,在乎太虛也;胎食者,我自所得元精之和,爲胞胎之元,即清虛降,四體之氣,不復關外也。麤食,止諸耽嗜;蔬食,棄諸肥腯;節食,除煩濁服精其,身神體成英帶[1];服牙,變爲牙;服光,化爲光;服六氣,化爲六氣,游乎十方;服元氣,化爲元氣,與天地混合爲體,服胎氣,久爲嬰童,與道混合爲一也。此之變化,運運改易,不復待捨身而更受身,往來死生也。今意方法,未必止是食事,其或造是方藥,或按摩等事,可尋也。

說雜齋法

《三元品戒經》云:正月七日,天地水三官檢校之日,可修齋。

《聖紀》云:正月七日,名舉遷賞會齋。七月七日,名慶生中會齋。十月五日,名建生大會齋。三官考竅功過,依日齋戒,呈章賞會、可祈景福。

《明真科》云:正月、三月、五月、七月、九月、十一月,一歲六齋月,能修齋上三天帝,令太一使者除人十苦。

《八道秘言》云:正月、三月、四月、六月、七月、八月、九月、十月、十一月,此九真齋月。一日、十五日、二十九日,此月中三齋日。正月一日名天臘,五月五日名地臘,七月七日名道德臘,十月一日名民歲臘,十二月節日名侯王臘,此五臘日,並宜修齋,並祭祀先祖。

《明真科》云:月一日、初八日、十四日、十五日、十八日、二十三日、二十四日、二十八日、二十九日,三+日,已上爲十直齋日。庚申、甲子八節,太一八神下,司察人過咎,修齋,太一歡悅。庚申日,人身中伏尸,上天言人華過。本命日,受法人身神吏兵上天計人功過。

《三洞奉道科》云:正旦爲獻壽齋,七日爲延神齋,二月八日爲芳春齋,四月八日爲啟夏齋,五月五日爲續命齋,六月六日爲清暑齋,七月七日爲迎秋齋,八月一日爲逐邪齋,九月九日爲延筭齋,十月一日爲成福齋,十一月十五日爲啟福齋,十二月臘日爲百福齋,二十八日爲迎新齋,立春爲建善齋,春分爲延福齋,立夏爲長善齋,夏至爲朱明齋,立秋爲遐齡齋,秋分爲謝罪齋,立冬爲遵善齋,冬至爲廣慶齋。如此等齋,各具本經儀格。故學道不修齋戒,徒勞山林矣!夫齋者,正以清虛恬靜,謙卑恭敬,戰戰兢兢,如履冰谷,若對嚴君,丹誠謙若,必祈靈應。檢敕內外,無使喧雜。行齋之人,特忌斬衰孝子,新產婦人,月信未斷,及痎瘧瘡疥廢疾等,並不得昇齋堂庭壇驅使,如願苦求預齋,乞解過咎者,任投辭爲其陳懺悔謝,不得雜登堂宇,應行法事等,仍遷令別坐,兼忌六畜

【蓋此等人穢觸真靈,賢聖不降,乃修齋無功也。】

凡修齋主虔誠,齋官整肅。至如香燈不備,亦曰疏遺。啟聖祈真,莫先於此。香貴在沉水旃檀,依上清香珠丸合和,不得用甲麝。招真致靈,務存精志。如寒棲學真,道士修齋,單貧不可致者,亦宜以少爲信,無令頓闕。若純以乳頭,非道家所用也。

初登齋,靖看焚香,氣向東南西北直上者,五帝依向而至。《登真隱訣》云:香者,天真用玆以通感,地祇緣斯以達信,非論齋潔、祈念、存思,必燒香。左右侍香金童,必爲招真達意。《登真隱訣》云:真人攝日暉以通照,役月精以朗幽,故然九光之微燈,晃八方之盡夜。

《四極明科》云:立春、春分,然九燈於庭;立夏、夏至,然八燈;立秋、秋分,然六燈;立冬、冬至,然五燈,本命日,十二燈,自此陳乞謝過祈恩。用燈於庭。法與修諸齋,自有燈數於庭。訖,依記四時向王,唯本命向太歲叩齒二十四通,咒曰:高上太真萬聖帝皇五帝玉司總仙監真,今日吉辰,八節開陳。陽罪陰考,絕滅九陰。於今永始,拔釋七玄。免脫火鄉,永離刀山。三涂五苦,不累我身。得同天地,長保帝晨。五願八會,靡不如言。咒畢,解巾叩頭百二十過,當令額向地而已,勿令痛。竟復巾,仰天,心念:我身今日,上享天恩,賜反形骸,受生飛仙。畢,仰咽二十四氣止。如此三年,宿𠎝並除,身與真同。

案諸經齋法,略有三種。一者設供齋,可以積德解愆。二者節食齋,可以和神保壽,斯謂祭杞之齋,中士所行也。三者心齋,謂疏瀹其心,除嗜慾也;澡雪精神,去穢累也,掊擊其智,絕思慮也。夫無思無慮則專道,無嗜無慾則樂道,無穢無累則合道。既心無二想,故曰一志焉。蓋上士所行也,詳矣。齋者,齊也。要以齊整三業,乃爲齋矣。若空守節食,既心識未齊,又唯在一志,則口無貪味之謂也。二法表裏相資,故《大戒經》云:夷心靜嘿,專想不二,過中不味,內外清虛是也。子雖薄閑節食,未解調心,故示玆齋法,令其受道。而末學之徒,孰能虛心一志哉?夫鄙乎祭祀之教,自謂得心齋之理,蓋怠慢之夫矣!雖口談寂,無解其目,是自矜焉。《易》云,聖人以此齋戒。

齋科

道士王纂,金壇人也。居馬跡山,常以陰功救物,仁逮蠢動。值晋之末,中原亂罹,飢饉既臻,疫癘仍作,時有毒瘴,損斃者多,閭裏凋荒,死亡枕藉。纂於靜室,飛章告玄,三夕之中,繼之以泣。至三夜,有光如晝,照其家庭,即有祥風景雲,紛郁空際。俄而,異香天樂下集庭中,介金執銳之士三十餘人,羅列如有所候。頃之,珠幢寶盖,霓旆羽節,紅旌錦旂,各二人相對前行。即[2]最後又有四青童執花捧香,侍女捧按,地鋪錦席,前立巨屏,左右龍虎將軍,侍從官將兵士二千許人,立兩面,若有備衛焉。復有金甲大將軍二十六人,神王十人,次龍虎二君之外,班列肅如也。須臾,笙簫駭空,自西北而至,五色奇光,灼爍艷逸,一人佩劍持版而前,告纂曰:太上道君至矣。於是百寶大座自空而下,太上道君侍二真人、二天帝在座之左右。道君坐五色蓮花,二真、二帝立侍焉。纂拜首迎謁,跪伏於地。道君曰:子慜念生民,形於章醮,刳心抆血,感動幽明,地司列名。益化育萬物,而五行爲之用,五行互有相勝,各有興衰,代謝推遷,間不容息。是以生之不停,氣氣相續,億劫已來,未暫輟也。得其生者,合於純陽,昇天而爲仙;得其死者,淪於至陰,在地而爲鬼。鬼物之中,自有優劣、強弱、剛柔、善惡,與人世無異。玉皇天尊慮鬼神之肆橫害於人也,常命五帝三官,檢制部御之律令刑章,罔不明備。而季世之民,澆僞者眾,淳源既散,祆詐萌生,不忠於君,不孝於家,廢三綱五常之教,自投死地。由是六天故氣魔鬼之徒,與歷代已來敗軍死將,聚結爲黨,伐害生民,駕雨乘風,因衰伺隙,爲種種病,中傷甚多,亦有不終天年,罹其夭枉者。尋於杜陽宮出《神咒經》,授真人唐平,使其流布,以救於物,民間有之。世人見王翦、白起名,謂爲虛誕。此蓋從來將領[3],生[4]爲兵統,死爲鬼帥。有功者,遷爲陰[5]官;殘害者,猶居魔屬,乘五行敗氣,爲瘵爲瘥。然以陽威憚之,神咒服之,自當弭戢矣。今以《神化》、《神咒》二經,復授於子,按而行之,以拯護萬民兆庶也。即命侍童披九光之報,以《神化經》及《三五大齋訣》授之於纂曰:勉而勤之,陰功尅充,真階可冀也。言訖,千乘萬騎,西北而舉,昇還上清矣。纂案經品齋科行於江表,疫毒鋪弭[6],生靈又康。自晋及玆,普蒙其福者,不可勝紀焉。

持齋

《無上秘要》云:昔有道士,持齋誦經。有一凡人,爲賃作治厨齋堂。道士見其用意,至日中持齋,因喚與同食。食竟,爲其說法,語此賃人,今隨吾持齋,功德甚大,可至明日中時復食,勿壞爾齋,徒勞無益。能如此者,將可得免見世窮厄。此人稽首受戒而去,暮還家。其婦一日待婿,具以道士戒言喻婦。婦甚不解,遂致嗔怒,賃人不能免其婦意,遂壞其齋,與婦共食。其後命過天,使其人主[7]蜀山千歲樹精,恒給其中食。其樹茂盛,暑夏之月,有精進賢者三人經過,依樹而息。賢者嘆曰:此樹雖凉,日已向中,何由得食?此人於樹中[8]曰:當爲賢者供設中食,無所爲憂。須臾食至,賢者共食。食竟,言曰:我覓道,道在何所?此自然,非道也。因問樹曰:不審大神可得暫降形見與某相面否?此人於樹空中答曰:我非能使人得道者也。具記姓字處所,昔常爲道士勸使持齋,爲婦人所壞,功德不全,致令使我守此樹精;不能得出。天以我昔經齋中食,令每至中給我齋食,口不暇食,又無緣得遷。欲屈賢者爲至我舍,道我如此,能爲我建三日齋戒,我身便得昇天。賢者感此人意,爲尋其家,具以其言語家人如此。家人即爲建齋,請諸道士燒香誦經三日謝過,此人即得飛行,昇入雲中,於景霄之上,受書爲散仙人。故齋之功德甚重,不可不修。此人半日持齋,死經一日,即時出身,不拘一年,而得爲仙。故天計功過,明之不虧也。夫爲學者,可勤持齋戒,以期冥感,能修之者,必獲昇騰之舉。

陰陽雜齋日

三會日:正月七日【舉遷賞會齋】、七月七日【慶生中會齋】、十月五日【建生大會齋】。三會日,三官考竅功過,宜受符籙,齋戒呈章,以祈景福。

五臘日:正月一日【名天臘齋】、五月五日【名地臘齋】、七月七日【名道德臘齋】、十月一日【名民歲臘齋】、十二月節【日名侯王臘齋】

五臘日,常當祠獻先亡,名爲孝子,得福無量。餘日皆是淫祀,通前三元日,爲人解日,皆可設净供求福焉!

《明真科》云:甲子日夜半時,甲戌日黃昏時,已上天皇真官下日;甲申日哺時,甲午日日中時,已上地皇真官下日;甲辰日食時,甲寅日平旦時,已上人皇真官下日。

右其日修齋,五嶽四瀆神君,各依方位,糾察善惡,無不上聞。

又丁卯日日出時,丁丑日雞鳴時,已上天皇真官下日;又丁酉日日入時,丁亥日人定時,已上地皇真官下日;又丁未日日映時,丁巳日禺中時,已上人皇真官下日。

其日修齋,五嶽真人,各遣五神營衛,記名仙錄。

雲笈七籤卷之三十七



[1]、英帶:四庫本作『英華』,義勝。
[2]、即:叢刊本、四庫本、輯要本皆作『節』。
[3]、領:原誤作『天』,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4]、生:原誤作『上』,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5]、陰:原誤作『法』,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6]、鋪弭:止息,消除。《方言》:『鋪,止也』。四庫本『鋪』作『銷』。
[7]、主:原誤作『王』,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8]、中:原誤作『人』,據四庫本改。


[按1]、天,中華本校曰:輯要本作“太”。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55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