卷之三十六·雜修攝(五)

雜修攝


玄鑑導引法

《抱樸子》曰:道以爲流水不腐、戶樞不蠹,以其勞動故也一若夫絕坑停水,則穢臭滋積;委木在野,則蟲蝎太半。真人遠取之於物,近取之於身。故上天行健而無窮,七曜運動而能久。小人習勞而湛若,君子優游而易傷。馬不行而腳直,車不駕而自朽。導引之道,務於詳和,俛仰安徐,屈伸有節。導引秘經,千有餘條。或以逆卻未生之眾病,或以攻治已結之篤疾。行之有效,非空言也。今以易見之事,若令食而即卧,或有不消之疾,其劇者發寒熱癥堅矣。飽滿之後,以之行步,小小作務,役搖肢體,及令人按摩,然後以卧,即無斯患。古語有三疾之言,暮食太飽,居其一焉。暮食既飽,便以寢息,希不生疾,故無壽也。諸風瘑疾,尠不在卧中得之。卧則百節不動,故受邪炁,此皆病然可見。近魏華佗以五禽之戲教樊阿,以代導引,食畢行之,汗出而已,消穀除病。阿行之,壽百餘歲。但不知餘術,故不得大延年。一則以調營衛,二則以消穀水,三則排卻風邪,四則以長進血炁。故老君曰:天地之間,其猶橐籥乎?虛而不屈,動而愈出。言人導引搖動,而人之精神益盛也。導引於外,而病愈於內,亦如針艾攻其滎俞之源,而眾患自除於流末也。導引一十三條如後:

第一、治短炁。結跏趺坐,兩手相叉,置玉枕上,以掌向頭,以額著地,五息止。

第二、治大腸中惡氣。左手按右手指,五息;右手按左手指,亦如之。

第三、治腸中水癖。以左手指向天,五息;以右手指拄地,左足伸,右足展,極伸,五息止。

第四、治小腸中惡炁。先以左手叉腰,右手指指天極,五息止;右手亦如之。

第五、治腰脊間悶。結跏趺坐,以掌相按置左膝上,低頭至頰右,五息。外左迴左膝上,還右膝而轉,至五匝止。右亦如之,謂之腰柱。

第六、治肩中惡炁。以兩手相叉,拊左脅,舉右手肘,從乳至頭,向右轉,振擿之,從右抽上,右振五過止。

第七、治頭惡炁。反手置玉枕上,左右搖之,極,五息止。

第八[1]、治腰脊病。兩手叉腰,左右搖肩,至極,五息止。

第九、治胸中。以兩手叉腰,左右曲身,極,五息止。

第十、治肩中勞疾。兩手相叉,左右擗之,低頭至膝,極,五息止。

第十一、治皮膚煩。以左右手上振兩肩,極,五息止。

第十二、治肩胛惡注。左右如挽弓,各五息止。

第十三、治膊[2]中注炁冷痺。起立,一足蹋高,一足稍下,向前後掣之,更爲之各二七。無病亦常爲之,萬疾不生。

按摩法

按摩日三遍,一月後百病並除,行及奔馬,此是養身之法。兩手相捉紐綟,如洗手法。兩手淺相叉,翻覆向胸。兩手相叉,共按䏶【左右同】。兩手相重按䏶,徐徐捩身,如挽五石弓【左右同】。兩手拳,向前築【左右同】。又如拓石【左右皆同】。以拳卻頓,此是開胸法【左右同】。大坐,斜身,偏拓如排山【左右同】。兩手抱頭宛轉䏶上。此是抽腦法。兩手據地,縮身曲脊,向上三舉,以手杖槌脊上【左右同】。大坐伸腳三,用手掣向後【左右同】,立地反拗三舉,兩手拒地迴顧,此乃虎視法【左右同】。兩手急相叉,以腳踏地【左右同】。起立,以腳前後踏【左右同】。大坐,伸腳,當手相勾,所伸腳著膝上,以手按之【左右同】。凡一十八勢。但老人日能行之三遍者,常補益延年續命,百病皆除,進食,眼明,輕健,不復疲也。

食氣法

養生之家,有食炁之道。夫根植華長之類,跂行蠕動之屬,莫不仰炁以然。何爲能使人飽乎?但食之有法,道家秘之,須其人乃傳,俗人無緣得之知。苟得其道,所甚易也。非唯絕穀,抑亦辟百毒,卻千邪,百姓日用而不知。《仙經》 云:食炁法,從夜半至日中六時爲生炁,從日中至夜半六時爲死氣,唯食生而吐死,所謂真人服六炁也。

食氣絕穀法

向六旬六戊,從九九至八八、七七、六六、五五而飽,或念天蒼,或思黃帝,或春引歲星之炁,以肝受之【其餘四方皆然】。初爲之,頗有小瘦,行四旬已上,顏色轉悅,體力漸壯,白髮更黑,落齒更生,負重履嶮,勝於食穀時。余見十餘人,爲之皆七八十歲,丁健體輕而耐寒暑,有真驗,非虛傳也。善其術者,可以攻遣百病,消逐邪風。及中惡卒急,尸注所忤,心腹切痛,瘟瘧溪毒,引炁驅之,不過五六十通,無不即除。又行炁久多而斷穀最易,唯有胎息之法獨難。所謂胎息者,如人未生在胎之中時,炁久息也。習則能息鼻口炁,如已息鼻口炁,則可居水底積日矣。

又治金瘡,以炁吹之,血斷痛止。

又蛇虺毒蟲中人,皆禁之即愈。或十數里便遙治之,呼其姓名而咒之,男呼我左,女呼我右,皆愈。此所共知。

孫先生曰:旦夕者,是陰陽轉換之時。日旦五更初,陽炁至,頻伸眼開,是上生炁,名曰陽息而陰消;暮日入後,陰炁至,凜然,時坐睡倒時,是下生炁至,名曰陽消陰息。暮日入後,天地、日月,山川、江海,人畜、草木,一切萬物,體中代謝往來,一時休息,一進一退,如晝夜之更始,又如海水之朝夕,是天地之道耳。面向午,展兩手於膝上,徐按捺肢節,口吐濁氣,鼻引清氣。凡吐者,去故炁,引生炁也。

《經》云:玄牝門,天地根,綿綿若存,用之不勤。言鼻是天之門戶,可以出納陰陽生死之炁也。良久,徐徐乃以手左拓右拓,上拓下拓,前拓後拓,瞋目張口,叩齒摩眼,抱頭拔耳,挽鬚挽腰,咳嗽發陽振動也。雙作隻作,反手爲之,然掣足仰展八十九十而止,仰下徐徐定心,作止息之法,見空中元和炁,下入鳩尾際,漸漸頃如雨晴雲入山,自皮肉至骨至腦,漸漸入腹中,四肢、五臟皆受其潤,如流水滲入地,地徹即覺達於湧泉。腹中有聲、汨汨然、意每存之,不得外綠,即便覺無炁若徹,即手體振動,兩腳膝躍屈,亦令床有聲拉拉然,則名一通兩通,乃至日別得三通,覺身體悅懌,膚色滋潤,耳目精明,令人養美力健,百病皆去。行之五年、十年,長存不忘,得滿[3]千萬通,去仙不遠也。

攝生月令

朝請大夫檢校太子左贊善大夫上柱國姚稱 集

夫攝生大體,略有三條:所爲吐納鍊藏,胎津駐容;其次餌芝術[4],飛伏丹英;其三次五穀資眾味。終古不易者,生生性命,必繫於玆也。氣之與藥,具標別卷。今所撰集,用食延生,順時省味者也。

按《扁鵲論》曰:食能排邪而安臟腑,神能爽志以資血氣。攝生者氣正則味順,味順則神氣清,神氣清則合真之靈全,靈全則五邪百病不能干也。故曰水濁魚瘦,氣昏人病。夫神者,生之本;本者,生之真。大用則神勞,大勞則形疲也。

按彭祖《攝生論》曰:目不視不正之色,耳不聽不正之聲,口不嘗毒糲之味,心不起欺詐之謀,此之數種,乃亡魂喪精,减折筭壽者也。

按《枕中傳》曰:五味者,五行之氣也,應感而成,人即因五味而生,亦因五味而消。

按《黃帝內傳》曰:食風者靈而延壽,食穀者多智而勞神,食草者愚癡而足力,食肉者鄙勇而多嗔,服氣者長存而得道。

《孫氏傳》曰:五味順之則相生,逆之則相反。夫人食,慎勿慍怒,勿臨食上說不祥之事,勿吞咽忽遽,必須調理安詳而後食。

《黃帝內傳》曰:春宜食甘,甘走肉,多食甘則痰溢,皮膚粟起。夏宜食辛,辛走氣,多食辛則氣躁好蹎[5]。秋宜食酸,酸走骨,多食酸則筋縮、骨中疼。冬宜食鹹,鹹走血,多食鹹則血澀、口乾。多食苦則嘔逆而齒疏。

《養生傳》曰:凡人雖常服餌,不知養生之道,必不全其真也。

《小有經》曰:才所不勝而強思之,傷也;力所不任而強舉之,傷也;深憂重喜,皆有傷也。

《抱樸子》曰:一人之身,一國之象;胸腹之位,猶宮室也;四肢之列,猶郊境也;骨節之分,猶百官也;神猶君也,血猶民也。

《養生傳》曰:一日之忌,暮勿飽食;一月之忌,暮勿大醉;一歲之忌,慎勿遠行;永久之忌,勿向西、北二方大小便,露赤也。

孟春䷊泰。【斗建寅,日在虛,律中太簇,五將東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氣子,天利[6]卯,五富亥,月殺丑,月厭戌,九空辰,死氣午,歸忌丑,往亡寅[7],大敗甲寅,血忌[8]丑。】

孟春,是月也,天地俱生,謂之發陽,天地資始,萬物化生。夜卧早起,以緩其形,使志生,生而勿殺,予而勿奪,君子固密,無泄真氣。其藏肝木,位在東方。其星歲,正月、二月、三月,其卦震,其地青州,其書《詩》,其樂瑟,其帝靈威仰,其神勾芒,青龍爲九天,白虎爲九地,其蟲魚,其畜犬[9],其穀麥,其果梅,其菜韮,其味酸,其臭腥,其色青,其聲怒,其液泣。立春木相,春分木王,立夏木休,夏至木廢,立秋木囚,秋分木死,立冬木沒,冬至木胎。

仲春䷡大壯。【斗建卯,日在室,律中夾鍾,五將北方,月德甲,月合已,生氣丑,天利辰,五富寅,月殺戌,月厭酉,九空丑,死氣未,歸忌寅,往亡已,大敗甲午[10]血忌未。】

仲春,是月也,號厭於,日和其志,平其心,勿極寒,勿極熱,安靜神氣,以法生成。勿食黃花菜及陳葅,發宿疾,動痼氣。勿食大蒜,令人氣壅,關隔不通。勿食蓼子及雞子,滯人氣。勿食小蒜,傷人志性。勿食兔肉,令人神魂不安。勿食狐狢肉,傷人神。是月腎藏氣微,肝藏正王,宜净膈去痰,宜泄皮膚,令得微汗,以散去冬溫伏之氣。是月六日、八日,宜沐浴齋戒,天祐其福。十四日忌遠行,水陸亦不可往。九日忌食一切魚鱉。二十日宜修真道。

季春䷪夬。【斗建辰,日在婁,律中姑洗,五將西方,月德壬,月合丁[11],生氣寅,天利巳,五富亥[12],月殺未,月厭申,九空戌[13],歸忌子,往亡申,大敗甲戊[14],斗陽,血忌寅。】

季春,是月也,萬物發陳,天地俱生,陽熾陰伏。卧起俱早,勿發泄大汗,以養藏氣。勿食韮,發痼疾,損神傷氣。勿食馬肉,令人神魂不安。勿食麞鹿肉等,損氣損志。是月肝藏氣伏,心當向王,宜益肝補腎,以順其時。是月五日,忌見一切生血物,宜齋戒靜念真籍,不營俗務。十六日忌遠行,水陸俱不可往。二十七日宜沐浴。是月火相水死,勿犯西北風。勿久處濕地,必招邪毒。勿大汗當風,勿露體星宿下,以招不祥之事。

孟夏䷀乾。【斗建巳,日在昴,律中仲呂,五將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氣卯,天利午,五富申,月殺辰,月厭未,九空未,死氣酉,歸忌丑,往亡亥,大敗丁巳[15],斗陽,血忌申。】

孟夏,謂之播秀,天地始交,萬物並實。夜卧早起,思無怒,勿泄大汗。夏者,火也。位在南方,其藏心,其星熒惑,時四月、五月、六月。其六月屬土,大王於此月,其地楊州,其書《禮》,其樂竽,其帝赤熛弩,其神祝融。朱雀爲九天,玄武爲九地。其蟲鳳,其畜羊,其穀麻,其果杏,其菜薤,其味苦,其臭焦,其色赤,其聲呼,其液汗。立夏火王,夏至火相,立秋火休,秋分火廢,立冬火囚,冬至火死,立春火沒,春分火胎。

仲夏䷫遘。【斗建午,日在參,律中蕤賓,五將東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氣辰,天利未,五富亥,月殺丑,月厭午,九空卯[16],死氣戊,歸忌寅,往亡卯,大敗丁酉[17],血忌卯,斗陽[18]。】

仲夏,是月也,萬物以成,天地化生。勿以極熱,勿大汗當風,勿曝露星宿,皆成惡疾。勿食雞肉,生癱疽、漏瘡。勿食蛇蟮等肉,食則令人折筭壽,神氣不安。慎勿殺生。是月肝臟以病,神氣不行,火氣漸壯,水力衰弱,宜補腎助肺,調理胃氣,以助其時。是月八日,忌遠行涉,水陸並不可往,宜安心靜慮,沐浴齋戒,必得福慶之事。是月切忌西北不時之風,此是邪氣,犯之令人四肢不通,致百關無力。

季夏䷠遯。【斗建未,日在東井,律中林鍾,五將北方,月德甲,月合巳[19],生氣巳,天利申,五富寅,月殺戌,月厭巳,九空子[20],死氣亥,歸忌子,往亡午,大敗丁丑[21],血忌酉。】

季夏,是月也,法土重濁,主養四時,萬物生榮。增鹹减甘,以資腎藏。勿食羊血,損人神魂,少志健忘。勿食生葵,必成水癖。是月腎藏氣微,脾臟獨王,宜减肥濃之物,宜助腎氣,益固筋骨,切慎賊邪之氣。六日沐浴齋戒,絕其營俗。二十四日忌遠行,水陸俱不可往。是月不宜起土功,威令不行,宜避溫氣。勿以沐浴後當風。勿專用冷水浸手足,慎東來邪風,犯之令人手癱緩,體重氣短,四肢無力。

孟秋䷋否。【斗建申,日在張,律中夷則,五將北方,月德壬,月合丁,生氣午,天利酉,五富巳,月殺未,月厭辰,九空酉[22],死氣子。歸忌丑,往亡酉,大敗庚申[23],血忌辰。】

孟秋,謂之審,天地之氣以急正氣,早起早卧,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形,收斂神氣。秋者,金也。位在西方,其星太白,時七月、八月、九月,其卦兌,其地蔡州,其書《春秋》,其樂磬,其帝少昊,其神蓐收,白虎爲九天,青龍爲九地,其蟲虎,其畜雞,其穀黍,其果桃,其菜蔥,其味辛,其臭羶,其色白,其聲哭,其液唾。立秋金相,秋分金王,立冬金休,冬至金廢,立春金囚,春分金死,立夏金沒,夏至金胎。

仲秋䷓觀。【斗建酉,日在翼,律中南呂,五將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氣未,天利戌,五富巳[24],月殺辰,月厭卯,九空酉[25],死氣丑,歸忌寅,往亡子,大敗庚子[26],血忌戌。】

仲秋,是月也,大利平肅,安寧志性,收斂神氣,宜增酸减辛,以養肝氣。無令極飽,令人壅。勿食生蜜,多作霍亂。勿食雞肉,損人神氣。勿食生果子,令人多瘡。是月肝藏少氣,肺藏獨王,宜助肝氣,補筋養脾胃。是月七日宜屏絕外慮,沐浴齋戒,吉。二十九日忌遠行,水陸並不可往。起居以時,勿犯賊邪之風,勿增肥腥物,令人霍亂。其正毒之氣,最不可犯。是月祈謝求福,以除宿僣。

季秋䷖剝。【斗建戌,日在南斗,律中無射,五將東方,月德丙,月合辛,生氣申,天利亥,五[27]富亥,月殺丑,月厭丑[28],九空寅;死氣寅[29],歸忌子,往亡辰,大敗庚辰[30],斗陽,血忌巳。】

季秋,是月也,草木凋落,眾物伏墊,氣清,風暴爲朗,無犯朗風,節約生玲,以防厲疾。勿食諸薑,食之成痼疾。勿食小蒜,傷神損壽,魂魄不安。勿食蓼子,損人志氣。勿以豬肝和腸同食,至冬成嗽病,經年不差。是月肝藏氣微,肺金用事,宜减辛增酸,以益肝氣,助筋補血,以及其時。勿食鵶雉等肉,損人神氣。勿食鸚肉,令人魂不安,魄驚散。十八日忌遠行,不達其所。二十日宜齋戒,沐浴净念,必得吉事,天佑人福。

孟冬䷁坤。【斗建亥,日在房,律中應鍾,五將北方,月德甲,月合巳,生氣酉,天利子,五富巳,月殺戌,月厭辰,九空亥,死氣卯,歸忌丑,往亡未,大敗癸亥,斗陽,血忌亥。】

孟冬,謂之閉藏,水凍地坼,早卧晚起,必候天曉,使至溫暢,無泄大汗,勿犯冰凍,溫養神氣,無令邪炁外至。冬者,水也。位在北方,其星辰,其時十月、十一月、十二月,其卦坎,其地分冀州,其書《周易》,其樂簫,其帝叶光紀,其神玄冥,玄武爲九天,朱雀爲九地,其蟲龜,其畜㹠,其穀大豆,其果栗,其菜蕾,其味鹹,其臭腐,其色黑,其聲沉,其液唾。立冬水相,冬至水王,立春水休,春分水廢,立夏水囚,夏至水死,立秋水沒,秋分水胎。

仲冬䷗復。【斗建子,日在箕,律中黃鍾,五將北方,月德丁,月合壬,生氣戌,天利丑,五富巳,月殺申,月厭子,九空申,歸忌寅,往亡戌,大敗癸卯,血忌午。】

仲冬,是月也,寒氣方盛,勿傷冰凍,勿以炎火炙腹背,無食焙肉,宜减鹹增苦,以助其神氣。無發墊藏,順天之道。勿食蝟肉,傷人神魂。勿食螺、蚌、蟹、鱉等物,損人志氣,長尸蠱。勿食經夏黍米中脯腊,食之成水癖疾。是月腎藏正王,心肺衰,宜助肺安神,補理脾胃,無乖其時。是月三日,宜齋戒净念,以全神志。二十日不宜遠行,勿暴溫暖,切慎東南賊邪之風,犯之令人多汗面腫,腰脊強痛,四肢不通。

季冬䷒臨。【斗建丑,日在南斗,律中大呂,五將南方,月德庚,月合乙,生氣亥,天利寅,五富申,月殺辰,月厭巳,九空己,死氣巳,歸忌子,往亡丑,大敗癸未,血忌子。】

季冬,是月也,天地閉塞,陽濳陰施,萬物伏藏,去凍就溫。勿泄皮膚大汗,以助胃氣。勿甚溫煖。勿犯大雪。勿食豬豘肉,傷人神氣。勿食霜死之果菜,夭人顏色。勿食生薤,增痰飲疾。勿食熊羆肉,傷人神魂。勿食生椒,傷人血脉。七日忌遠行,水陸並不吉。一日宜沐俗。是月時藏氣微,腎藏方王,可减鹹增苦,以養其神。宜小宣,不欲全補。是月眾陽俱息,水氣獨行。慎邪風,勿傷筋骨,勿妄針刺,以其血澀,津液不行。

雲笈七籤卷之三十六



[1]、第八:此句叢刊本、四庫本均奪。
[2]、膊:叢刊本、四庫本並作『脯』。
[3]、滿:此上輯要本有『行』字,四庫本有『炁』 字,叢刊本有『病』字。
[4]、術:原誤作『木』,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5]、蹎:四庫本、輯要本並作『嗔』,義更切。
[6]、天利:諸事順利的吉日 。輯要本作『天刑』,下同。
[7]、寅:按歷例當爲『卯』。
[8]、血忌:宜殺牲見血的忌日。
[9]、犬:原誤作『大』,據四庫本、輯要本改。
[10]、大:原誤作『天』,據輯要本改。午:按歷例當作『子』。
[11]、丁:按歷例當作『己』。
[12]、亥:按歷例當作『巳』。
[13]、戌:此下按文例當有『死氣申』三字。
[14]、戊:按歷例當作『酉』。
[15]、巳:按歷例當作『午』。
[16]、卯;按歷例當作『辰』。
[17]、酉:按歷例當作『卯』。
[18]、血忌卯,斗陽:二句互倒,四庫本正作『斗陽,血忌卯』。
[19]、巳:按歷例當作『己』。
[20]、子:按歷例當作『丑』。
[21]、丑:按歷例當作『子』。
[22]、酉:按歷例當作『戌』。
[23]、申:按歷例當作『酉』。
[24]、巳:按歷例當作『申』。
[25]、酉:按歷例當作『未』。
[26]、子:按歷例當作『午』。
[27]、五:原誤作『丑』,據叢刊本、四庫本改。
[28]、丑:按歷例當作『寅』。
[29]、寅:按歷例當作『辰』。
[30]、辰:按歷例當作『卯』。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57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