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

作者:吳乘權 吳調侯 編 | 校對情況:


古文觀止卷之九·唐宋文

愚溪詩序

柳宗元


灌水之陽有溪焉、東流入於瀟水。【灌、瀟二水、在永州府城外。】或曰、冉氏嘗居也、故姓是溪爲冉溪。或曰、可以染也、名之以其能、故謂之染溪。【題前先借影二層。】余以愚觸罪、謫瀟水上。愛是溪、入二三里、得其尤絕者、家焉。【憲宗朝、宗元坐王叔文黨、貶永州司馬。 ○提愚字作主。】古有愚公谷、【齊桓公出獵、入山谷中、見一老。問曰、是爲何谷。對曰、爲愚公之谷。桓公曰、何故。對曰、以臣名之。 ○引古作陪。】今余家是溪、而名莫能定、土之居者、猶齗齗【銀、】然、【齗齗、辨爭貌。應上兩或曰。】不可以不更【平聲、】也、故更之爲愚溪。【敍出名溪之故。】愚溪之上、買小丘、爲愚丘。【又就愚字生發。 ○二愚。】自愚丘東北行六十步、得泉焉、又買居之、爲愚泉。【三愚。】愚泉凡六穴、皆出山下平地、蓋上出也。合流屈曲而南、爲愚溝。【四愚。】遂負土累石、塞其隘、爲愚池。【五愚。】愚池之東、爲愚堂。【六愚。】其南、爲愚亭。【七愚。】池之中、爲愚島。【八愚。】嘉木異石錯置、皆山水之奇者、以余故、咸以愚辱焉。【總結愚字一筆。 ○敍出八愚、亦極錯落、指點如畫。】夫水、智者樂【效、】也、今是溪獨見辱於愚、何哉、蓋其流甚下、不可以灌溉、【概、 ○一。】又峻急多坻【池、】石、大舟不可入也。【小沚曰坻。 ○二。】幽邃【歲、】淺狹、蛟龍不屑、不能興雲雨、【三。】無以利世。而適類於余、然則雖辱而愚之可也。【此段明溪之所以爲愚。】甯武子邦無道則愚、智而爲愚者也。顏子終日不違如愚、睿【胃、】而爲愚者也。皆不得爲真愚。今余遭有道而違於理、悖於事、故凡爲愚者、莫我若也。【是爲真愚。】夫然、則天下莫能爭是溪、余得專而名焉。【此段明己之所以名溪。】溪雖莫利於世、而善鑒萬類。清瑩秀澈、鏘鳴金石。能使愚者喜笑眷慕、樂而不能去也。【與上其流甚下一段、抑揚對照。】余雖不合於俗、亦頗以文墨自慰。漱【瘦、】滌萬物、牢籠百態、而無所避之。【與上違理悖事一段、抑揚對照。】以愚辭歌愚溪、則茫然而不違、昏然而同歸。超鴻【上聲、】蒙、混希夷、寂寥而莫我知也。【鴻蒙、元氣也、一云海上氣。老子、聽之不聞、名曰希、視之不見、名曰夷。 ○將己之愚、溪之愚、寫作一團、無從分別、奇絕妙絕。】於是作八愚詩、記於溪石上。【仍收轉八愚、作結。】

【通篇就一愚字、點次成文。借愚溪自寫照、愚溪之風景宛然、自己之行事亦宛然。前後關合照應、異趣沓來、描寫最爲出色。】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8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