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文觀止

作者:吳乘權 吳調侯 編 | 校對情況:


古文觀止卷之十·宋文

豐樂亭記

歐陽修


修旣治滁【除、】之明年夏、【滁、滁州、在淮東。時公守是州。】始飲滁水而甘。【始飲而甘、明初至滁、未暇知水甘也。只此句、意極含蓄。】問諸滁人、得於州南百步之近。【出其處。】其上則豐山、聳然而特立。【陪一上。】下則幽谷、窈然而深藏。【陪一下。】中有清泉、滃【翁上聲、】然而仰出。【出泉。】俯仰左右、顧而樂之。【再陪左右。】於是疏泉鑿石、闢地以爲亭、而與滁人往遊其間。【出亭。 ○以上敍亭之景、當滁之勝。末帶與滁人句、爲下文發論張本。】滁於五代干戈之際、用武之地也。【五代、梁、唐、晉、漢、周也。 ○議論忽開,一篇結構。】昔太祖皇帝、【趙匡胤。】嘗以周師破李景【南唐。】兵十五萬於清流山下、生擒其將皇甫暉、姚鳳於滁東門之外、遂以平滁。【周主柴世宗征淮南、唐人恐、皇甫暉、姚鳳、退保清流關、關在滁州西南、世宗命匡胤突陣而入、暉等走入滁、生擒之。 ○此滁所爲用武之地、不能豐樂、以起下文。】修嘗考其山川、按其圖記。升高以望清流之關、欲求暉鳳就擒之所。而故老皆無在者、蓋天下之平久矣。【就平滁想出天下之平、一往深情、是龍門得意之筆。】自唐失其政、海內分裂、豪傑並起而爭。所在爲敵國者、何可勝【升、】數。【上聲、 ○宕開一筆、不獨說滁也。】及宋受天命、聖人出而四海一。嚮之憑恃險阻、剗【產、】削消磨。百年之間、漠然徒見山高而水清。欲問其事、而遺老盡矣。【再疊一筆、虛神不盡。】今滁【單接今滁。】介江淮之間、舟車商賈、四方賓客之所不至。民生不見外事、而安於畎畝衣食、以樂生送死。而孰知上之功德、休養生息、涵煦【許、】於百年之深也。【歸重上之功德、是爲豐樂之所由來。凡作數層跌宕、方落到此句。文致生動不迫。】修之來此、樂其地僻而事簡、又愛其俗之安閒。【應舟車商賈數句。】旣得斯泉於山谷之間、乃日與滁人仰而望山、俯而聽泉。掇幽芳【春。】而蔭喬木、【夏。】風霜冰雪、刻露清秀。【峭刻呈露、清爽秀出。 ○秋冬。】四時之景、無不可愛。又幸其民樂其歲物之豐成、而喜與予遊也。【點出題面、應轉與滁人往遊句。】因爲本其山川、道其風俗之美。使民知所以安此豐年之樂者、幸生無事之時也。【結出作記意、應轉休養生息句。】夫宣上恩德、以與民共樂、刺史之事也。遂書以名其亭焉。【收極端莊鄭重。妙絕。】

【作記遊文、卻歸到大宋功德休養生息所致、立言何等闊大。其俯仰今昔、感慨係之、又增無數烟波。較之柳州諸記、是爲過之。】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8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