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八


方盛衰論篇第七十一


馬云。內有不足有餘虛實等義。皆所以較其盛衰也。吳云。方。比也。比方陰陽多少。五度強弱。何者爲盛。何者爲衰也。

氣之多少 張云。多少。言盛衰也。高云。氣。陰陽之氣也。人身陰陽之氣。有多而盛。有少而衰。

陽從左陰從右 張云。陽氣主升。故從乎左。陰氣主降。故從乎右。高云。嚮明而治。左陽右陰。故陽從左。陰從右。

老從上少從下 張云。老人之氣。先衰於下。故從上者爲順。少壯之氣。先盛於下。故從下者爲順。蓋天之生氣。必自下而升。而人氣亦然也。故凡以老人。而衰於上者。其終可知。少壯而衰於下者。其始可知。皆逆候也。高云。四時之氣。秋冬爲陰。從上而下。春夏爲陽。從下而上。故老從上。少從下。蓋老爲秋冬之陰。少爲春夏之陽也。

是以春夏歸陽爲生 馬云。春夏或病或脈。歸陽爲生。若陰病陰脈。如秋冬者。爲死。張云。春夏以陽盛之時。或證或脈。皆當歸陽爲生。若得陰候。如秋冬者。爲逆爲死。

反之則歸秋冬爲生 馬云。反之則秋冬歸陰爲生。若陽病陽脈。如春夏者爲死。是以人之氣有多少。逆之則皆能爲厥也。張云。反之。謂秋冬也。秋冬以陰盛陽衰之時。故歸陰爲順。曰生。然不曰歸春夏爲死者。可見陰中有陽。未必至害。而陽爲陰賊。乃不免矣。高云。人身春夏之時。其氣歸陽爲生。歸秋冬之陰爲死。若反之則歸秋冬爲死者。歸秋冬反爲生。反之而生。氣之逆也。是以陰陽之氣。無論多少。若逆之。則皆爲厥矣。

一上不下 張云。陽逆於上而不下。則寒厥到膝。老人陽氣從上。膝寒猶可。少年之陽。不當衰而衰者。故最畏陰勝之時。老人陽氣本衰。是其常也。故於秋冬無慮焉。高云。陰陽之氣。不相順接。便爲厥。如陰氣一上。陽氣不下。則陰盛陽虛。故寒厥到膝。

頭痛巔疾 吳云。此謂巔疾。有巔崩偃仆之義。張云上實下虛。故病如此。志云。愚謂此下。當有少者春夏生。老者春夏死句。或簡脫耶。

求陽不得求陰不審 張云。厥之在人也。謂其爲陽。則本非陽盛。謂其爲陰。則又非陰盛。故皆不可得。蓋以五臟隔絕。無徵可驗。若居曠野無所聞。若伏空室無所見。乃病則綿綿不解。勢甚凋敝。若弗能終其日者。豈真陰陽之有餘者耶。

綿綿乎屬不滿日 張云。綿。古綿字。高云。今綿綿一息之微。屬望其生。若不能滿此一日矣。簡按詩大雅疏。綿綿。微細之辭。王蓋取氣息綿惙之義。屬。高讀爲矚也。

是以少氣之厥 趙府本。熊本。少氣。作少陰。馬吳張並從之。志高仍原文。簡按據王注。及下文是爲少氣之語。則知作少陰。誤也。

籍籍 馬云。眾多也。吳云。積屍狀。張云。多驚惕也。志云。狼籍也。簡按狼籍。披離雜亂貌。前江都易王傳。國中口語籍籍。志注爲是。

菌香 脈經。作園苑。千金。作園花。志云。香蕈之小者。蓋雖有生氣而無根。簡按此注非也。廣雅。菌。薰也。其葉謂之蕙。又屈原離騷。雜申椒與菌桂兮。蜀都賦。菌桂臨岩。知全注爲得。

陽物 志云。龍也。乃龍雷之火遊行也。

陽氣有餘陰氣不足 吳云。凡人陽氣不足。陰氣有餘。則當晝而寐。若陽氣有餘。陰氣不足。則當夕而夢。張云。所以爲厥爲夢者。皆陽不附陰之所致。

五診 吳云。五內見證也。陰陽。三陰三陽也。

以在經脈 吳云。在。察也。經脈。十二經之脈也。馬高同。簡按書舜典。在璇璣玉衡。注。在。察也。今從吳注。

十度 馬云。度人度民之度。俱入聲。余皆去聲。志並去聲。注云。度。量也。十度者。度人脈。度臟。度肉。度筋。度俞。度陰陽氣。度上下。度民。度君。度卿也。高。以下文度民君卿四字。移於陰陽氣盡之下。注云。十度。一曰度人。二曰度脈。三曰度臟。四曰度肉。五曰度筋。六曰度俞。七曰度陰陽氣盡。八曰度民。九曰度君。十曰度卿。民不得同卿。卿不得同於君。就其心志。而揆度之。簡按王義允當。故馬吳張從之。

脈度臟度肉度筋度俞度 張云。脈度者。如經脈脈度等篇。是也。臟度。如本臟腸胃平人絕穀等篇。是也。肉度。如衛氣失常等篇。是也。筋度。如經筋篇。是也。俞度。如氣府氣穴本輸等篇。是也。度。數也。

散陰頗陽 吳云。頗。跛同。陰陽散亂偏頗也。簡按玉篇。頗。不平也。偏也。王注非。

脈脫不具 吳云。脈或不顯也。張云。此其脈有所脫。而陰陽不全具矣。

診無常行 張云。診此者。有不可以陰陽之常法行也。蓋謂其當慎耳。吳云。不拘於一途也。

診必上下度民君卿 張云。貴賤尊卑。勞逸有異。膏粱藜藿。氣質不同。故當度民君卿。分別上下。以爲診。

至陰虛天氣絕 馬云。地位乎下。爲至陰。若至陰虛。則天氣絕而不降。何也。以其無所升也。天位乎上。爲至陽。若至陽盛。則地氣無自而足。何也。以其無所降也。此設言也。故人有陽氣。陽氣者。衛氣也。人有陰氣。陰氣者。營氣也。能使陰陽二氣。交會於一處者。惟至人乃能行之。吳云。至陰。脾也。天氣。肺也。高云。至陰。太陰也。至陰虛。則人之地氣不升。地氣不升。天氣絕。至陽。太陽也。至陽盛。則人之天氣有餘。天氣有餘。故地氣不足。必陰陽並交。無有虛盛。

陽氣先至陰氣後至 張云。凡陰陽之道。陽動陰靜。陽剛陰柔。陽唱陰隨。陽施陰受。陽升陰降。陽前陰後。陽上陰下。陽左陰右。數者爲陽。遲者爲陰。表者爲陽。里者爲陰。至者爲陽。去者爲陰。進者爲陽。退者爲陰。發生者爲陽。收藏者爲陰。陽之行速。陰之行遲。故陰陽並交者。必陽先至。而陰後至。是以聖人之持診者。在察陰陽先後。以測其精要也。

六十首 吳云。六十年之歲首也。言論陰陽之變與常。乃盡於六十年間也。張云。禁服篇。所謂通於九針六十篇之義。今失其傳矣。高云。奇脈恆脈。脈勢不同。六十日而更一氣。乃以六十爲首也。簡按十六難云。脈有三部九候。有陰陽。有輕重。有六十首。呂廣曰。首。頭首也。蓋三部從頭者。脈輒有六十首。蓋諸注並屬附會。今仍王義。

診合微之事 吳云。合於幽微也。志云。聲合五音。色合五行。脈合陰陽也。張云。參諸診之法。而合其精微也。

章五中之情 吳云。五中。五臟也。張云。章。明也。志云。五內之情志也。簡按馬云。五中者。古經篇名。非。義具下文王注。

定五度之事 馬云。即前十度也。吳張同。志云。五度者。度神之有餘有不足。氣有餘有不足。血有餘有不足。形有餘有不足。志有餘有不足也。高云。五度。即上文之五診也。簡按馬注似是。

切陰不得陽 張云。言人生以陽爲主。不得其陽。焉得不亡。如陰陽別論曰。所謂陰者真臟也。見則爲敗。敗必死矣。所謂陽者。胃脘之陽也。平人氣象論曰。人無胃氣死。脈無胃氣死。是皆言此陽字。

守學不湛 張云。湛。明也。(本於馬注。)若但知得陽。而不知陽中有陰。及陰平陽秘之道者。是爲偏守。其學亦屬不明。志云。湛。甚也。吳。湛。作知。高。作諶。注云。諶。信也。簡按湛訓明。無所考。然於文義爲得。

故治不久 張云。不明緩急之用。安望其久安長治。而萬世不殆哉。高云。左右上下先後。不能盡知。故日治其病。而人不久。

用之有絕 絕。諸本作紀。當改。吳云。紀。法也。張云。紀。條理也。

起所有餘 吳云。起。病之始也。有餘。客邪有餘。不足。正氣不足。言病之所起。雖云有餘。然亦可以知其虛而受邪矣。張云。起。興起也。言將治其有餘。當察其不足。蓋邪氣多有餘。正氣多不足。若只知有餘。而忘其不足。取敗之道也。

脈事因格 吳云。格者。窮至其理也。言揆度病情之高下。而脈事因之窮。至其理也。馬云。度其事之上下。脈之因革。則診法無不備矣。簡按馬讀格爲革。因革。乃沿革之義。其意不通。

是以診有大方 吳云。此下論作醫之方。大方。大法也。

坐起有常 張云。舉動不苟。而先正其身。身正於外。心必隨之。故診之大方。必先乎此。

出入有行 吳云。行。去聲。德行也。醫以活人爲事。其於出入之時。念念皆真。無一不敬。則德能動天。誠能格心。故可以轉運周旋。而無往弗神矣。

司八正邪 吳云。司。推步也。張云。司。候也。高云。司。主也。簡按司。伺同。前灌夫傳。太后亦已使候司。則知張之義確矣。

視其大小 吳云。大小。二便也。張同。志云。視脈之大小。高同。

合之病能 馬云。病能。讀爲病耐。陰陽應象大論云。病之形能也。張云。能。情狀之謂。簡按能。古與態通。

視息視意 吳云。視息。視其呼吸高下也。視意。視其志趣遠近。苦樂憂思也。志云。視息者。候呼吸之往來。脈之去至也。視意者。閉戶塞牖。系之病者。數問其情。以從其意也。

不失條理 張云。條者。猶干之有枝。理者。猶物之有脈。即脈絡綱紀之謂。

亡言妄期 吳。亡。作妄。高云。亡言。無徵之言也。簡按今從吳注。

字數:2686,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