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六


脈解篇第四十九


馬云。按此篇論病。大抵出於靈樞經脈篇。諸經爲病。篇內曰所謂者。正以古有是語。而今述之也。高云。六氣主時。始於厥陰。終於太陽。此舉三陽三陰經脈之病。則太陽主春。正月爲春之首。太陽爲陽之首也。少陽主秋。九月爲秋之終。少陽爲陽之終也。陽明主夏。五月爲夏之中。陽明居陽之中也。三陰經脈。外合三陽。雌雄相應。太陰合陽明。故主十一月。十一月。冬之中也。少陰合太陽。故主十月。十月冬之首也。厥陰合少陽。故主三月。三月。春之終也。太陰爲陰中之至陰。故又主十二月。十二月。陰中之至陰也。錯舉六經之病。復以三陽三陰。主四時之月。而錯綜解之。所以爲脈解也。

腫腰脽痛 脽。熊。音誰。張同。馬吳音疽。張云。尻臀也。高本。腫。一字句。云。六元正紀大論曰。太陽終之氣。則病腰脽痛。故太陽經脈之病。有腫以及腰脽痛也。簡按脽從肉。音誰。其音疽者。睢鳩之睢。從且。馬吳誤。脽。說文。尻也。漢東方朔傳。連脽尻。注。臀也。蓋脽從肉。故王釋爲臀肉。此四字。即與厥論腫首頭重。著至教論。乾嗌喉塞。字法正同。高注非。

正月太陽寅 志云。太陽爲諸陽主氣。生於膀胱水中。故以太陽之氣爲歲首。(楊慎丹鉛錄云。考緯書。謂三皇三世。伏羲建寅。神農建醜。黃帝建子。至禹建寅。宗伏羲。商建醜。宗神農。周建子。宗黃帝。所謂正朔三而改也。簡按此云正月太陽寅。明是黃帝建寅。而非建子。緯書之言。難信據也。楊氏好讀內經。盍論及於此耶。)

病偏虛爲跛者 高本。病上。有所謂二字。云。舊本。所謂二字。誤傳出也下。今改正。偏虛。猶偏枯。大奇論云。腎雍則髀䯒大。跛易偏枯。故申明所謂病偏虛爲跛者。

東解地氣而出也 東。宋本。作凍。馬吳高志並同。解下句。吳刪而字。云。凍解。解凍也。高云。地凍始解。地氣從下而上出也。張云。正月東風解凍。簡按東。作凍。則而字不妥。蓋謂陽氣自東方。解地氣之凍。而上出也。

所謂偏虛者 所謂二字。從高而刪之。爲是。

盛上而躍故耳鳴也 高云。經筋篇云。手太陽之筋。其病應耳中鳴。故申明所謂耳鳴者。乃陽氣萬物。盛上而躍。躍則振動。故耳鳴也。

狂巔疾 張云。巔。癲同。按經脈篇。足太陽經脈條下。作癲。蓋古所通用也。所謂甚者。言陽邪盛也。陽邪實於陽經。則陽盡在上。陰氣在下。上實下虛。故當爲狂癲之病。

浮爲聾 高云。經脈篇曰。手太陽之脈。入耳中。所生病者。耳聾。故申明所謂浮爲聾者。是逆氣上浮。而爲聾。皆在氣也。簡按馬云。脈浮則聾。非。

故爲喑也 張云。聲由氣發。氣者陽也。陽盛則聲大。陽虛則聲微。若陽盛已衰。故喑啞不能言也。

內奪 吳云。內。謂房勞也。奪。耗其陰也。

喑俳 張云。俳。音排。無所取義。誤也。當作痱。正韻。音沸。廢也。內奪者。奪其精也。精奪則氣奪而厥。故聲喑於上。體廢於下。元陽大虧。病本在腎。腎脈上挾舌本。下走足心。故爲是病。高云。俳。痱同。音肥。喑痱者。口無言。而四肢不收。故曰此腎虛也。簡按樓氏綱目。引本節及王注。俳。作痱。張注。蓋原於此。靈熱病篇云。痱之爲病也。身無痛者。四肢不收。志亂不甚。其言微知。可治。甚則不能言。不可治也。樓氏綱目云。痱。廢也。痱。即偏枯之邪氣深者。痱與偏枯。是二疾。以其半身無氣營運。故名偏枯。以其手足廢而不收。或名痱。或偏廢。或全廢。皆曰痱也。漢賈誼傳云。闢者一面病。痱者一方病。師古注。闢。足病。痱。風病也。(本出於說文。)由此觀之。痱。即仲景中風篇。所謂邪入於臟。舌即難言者。蓋痱是病名。偏風是所因。偏枯是病證。必非有別也。吳云。俳。陽事廢也。非。聖濟總錄。有喑俳門。載治舌喑不能言。足廢不能用。腎虛弱。其氣厥不至舌下。地黃飲子等方。具於五十一卷。

少陰不至者厥也 張云。此釋上文內奪而厥之義也。少陰者。腎脈也。與太陽爲表裏。若腎氣內奪。則少陰不至。少陰不至者。以陰虛無氣。無氣則陽衰。致厥之由也。簡按王注太陰之氣。逆上而行。可疑。

心之所表也 馬云。膽之脈行於脅。而心之脈出於腋。爲心之表。故爲心脅痛也。張云。少陽屬木。木以生火。故邪之盛者。其本在膽。其表在心。表者。標也。簡按張注仍王義。今從之。

九月陽氣盡 高云。若九月之時。陽氣已盡。而陰氣方盛。少陽火氣不盛。不能爲心之表。故有心脅痛之病也。

陰氣藏物也 張云。陰邪凝滯。藏伏陽中。喜靜惡動。故反側則痛。高云。經脈篇曰。足少陽病。不能轉側。故申明所謂不可反側者。九月陰氣方盛。陰氣所以藏物也。物藏則不動。故少陽經脈。有不可反側之病也。

草木畢落而墮 文選。潘岳寡婦賦。木落葉而隕枝。李善注云。毛萇詩傳曰。隕。墜也。千金方。蒲黃湯主療。小兒落床墮地。

氣盛而陽之下長 吳云。氣盛。氣盛於陰也。之。往也。下。下體也。陽之下。謂陽氣往下。如少陽之脈。出膝外廉。行於兩足。是也。長。生長也。陽爲動物。長於兩足。故令躍。

相薄 張云。薄。氣相薄也。吳云。薄。摩蕩也。

水火相惡 高云。厥。爲陰爲水。乃水火相惡。又木能生火。故聞木音。則惕然而驚也。簡按本節所解。與陽明脈解篇異義。

所謂客孫脈云云 高云。出處未詳。大抵皆陽明之病。孫脈。孫絡脈也。

其孫絡太陰也 高云。陽明之脈。不從下行。而並於上。並於上者。則其孫絡之脈。合脾之大絡。而爲太陰也。陽明並於上。故頭痛鼻鼽。孫絡太陰。故腹腫也。簡按此一句難通。故吳改作其頭之孫絡。腹之太陰也十字。張以爲太陰者。言陰邪之盛。非陰經之謂。俱臆見也。高注稍妥。姑從之。

上走心而爲噫 馬云。宣明五氣論曰。心爲噫。又口問篇云。寒氣客於胃。厥逆從下上散。復出於胃。故爲噫。夫素問言心。而靈樞言胃。則此篇兼言陰氣走於胃。胃走於心。見三經相須。而爲噫也。(三經。謂心脾胃。)

故嘔也 張云。脾胃相爲表裏。胃受水穀。脾不能運。則物盛滿而溢。故爲嘔。

得後與氣 熊音。得後。謂得大便也。氣。謂快氣。馬云。後者。圊也。氣者。肛門失氣也。張同。云。陽氣出。則陰邪散。故快然如衰。一陽下動。冬至候也。故應十一月之氣。簡按吳云。氣。謂噯氣。誤。

陽氣皆傷 吳云。傷者。抑而不揚之意。高云。承秋之肅殺也。

嘔咳上氣喘也 張云。陽根於陰。陰根於陽。互相倚也。若陰中無陽。沉而不升。則孤陽在上。浮而不降。無所依從。故爲嘔咳上氣喘也。按前章。列本節義於手太陰肺病條下。此則言於腎經。正以肺主氣。腎主精。精虛則氣不歸元。即無所依從之義。簡按此原於吳注。而更詳焉。

色色 馬高云。二字衍文。吳改作邑邑。云。愁苦不堪貌。張云。當作邑邑。不安貌。秋氣至。微霜下。萬物俱衰。陰陽未定。故內無所主。而坐起不常。目則䀮䀮無所見。以陰肅陽衰。精氣內奪。故應深秋十月之候。簡按邑邑。與悒悒通。史記商君傳云。安能邑邑。待數十百年。悒。說文。不安也。張注本此。志載高說云。色色。猶種種也。色色不能猶言種種不能自如也。此解不通。今從張注。

陰陽內奪 志云。秋氣始至。則陽氣始下。而未盛於內。陰氣正出。而陰氣內虛。則陰陽之氣。奪於內矣。

煎厥 吳云。陽氣不治者。陽氣不舒也。肝氣當治。而未得者。木性不得條達也。肝志怒。故善怒。煎厥者。怒志煎熬厥逆也。張云。按煎厥一證。在本篇。言陽虛陰盛。在生氣通天論。言陰虛陽盛。可見煎厥有陰陽二證。簡按此與少陰。不相干涉。乃屬少陽厥陰之病。則爲可疑。諸家不言及於此者。何。高獨以少陰君火之陽氣不治而釋之。此乃運氣家之言。竟不免牽強焉。張以陽氣不治。爲陽虛。不可從。

陽氣入 吳云。陽邪入薄於腎。故善恐。張云。陰氣將藏未藏。而陽邪入之。陰陽相薄。則傷腎而爲恐。馬云。宣明五氣篇曰精氣並於腎。則爲恐也。

胃無氣故惡聞食臭也 張云。胃無氣。胃氣敗也。胃氣所以敗者。腎爲胃關。腎中真火不足。不能溫養化原。故胃氣虛。而惡聞食臭也。此即經脈篇。飢不欲食之義。

故變於色也 張云。色以應日。陽氣之華也。陰勝於陽。則面黑色變。故應秋氣。此即經脈篇。面如漆柴之義。高云。地色。地蒼之色。如漆柴也。因秋時肅殺之氣。內奪其精華。故至冬。則變於色而黑如地色也。

咳則有血者陽脈傷也 高云。經脈篇云。腎病咳唾則有血。故申明所謂咳則有血者。乃陰血乘於陽位。陽脈不歸於陰。故曰陽脈傷也。陰血乘陽。脈不歸陰。則陽脈滿。十月之時。陽氣未盛於上。未當盛時而脈滿。則陽氣內逆。故滿則咳。咳則有血。而且見於鼻也。張云。陽脈傷者。上焦之脈傷也。蓋腎脈。上貫肝膈。入肺中。故咳則血見於口。衄則血見於鼻也。

㿗疝 高云。猶㿉疝也。言高腫也。經脈篇云。厥陰病。丈夫㿉疝。婦人少腹腫。簡按王氏資生經云。千金曰。氣衝主㿗。明堂下經曰。治㿉疝。則是㿗。即㿉疝也。巢源云。㿉者。陰核氣結腫大也。詳見於陰陽別論頹疝注。

厥陰者辰也 張云。辰。季春也。五陽一陰。陰氣將盡。故屬厥陰。陰邪居於陽末。則爲㿗疝少腹腫。故應三月之氣。

三月一振 吳云。振。物性鼓動也。張云。陽氣振也。高云。經脈篇云。厥陰病。腰痛不可以俯仰。故申明所謂腰脊痛。不可以俯仰者。三月之時。振動發生。草木向榮而華秀。故三月一振榮華。生機雖盛。猶未暢達。故萬物一皆俯而不仰也。

一俯而不仰也 馬云。凡俯者不可以仰。仰者不可以俯。故肝應其時。腰痛之病。俯仰似難也。

所謂㿗癃疝膚脹 高云。出處未詳。大抵皆厥陰之病。㿗。㿗疝也。癃。溺閉也。㿗癃疝膚脹者。陰器腫。不得小便。則膚脹也。簡按靈水脹篇云。膚脹者。寒氣客於皮膚之間。𪔣𪔣然不堅。腹大身盡腫。皮厚。按其腹。窅而不起。腹皮不變。此其候也。

曰陰亦盛 曰。吳本作由。張云。此復明癃疝腫脹之由。在陰邪盛也。陰盛則陽氣不行。故爲此諸證。張兆璜云。曰所謂。曰者者。是設爲之問辭。下文是答辭。故增一曰字以別之。簡按上文。並無增一曰字者。特於末節而有之。可疑。吳本似是。而吳云。陰亦盛者。言陽固盛。而陰亦盛也。此注恐非。亦字。承上文㿗疝及腰脊痛而下之。蓋與平人氣象論。一呼脈再動。一吸脈亦再動之亦同義。

嗌乾 馬云。陰陽相薄。而在內爲熱中。在上爲嗌乾也。高云。經脈篇云。足厥陰病。甚則嗌乾。手厥陰病。心中熱。

字數:3229,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