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一


上古天真論篇第一


吳云。此篇言保合天真。則能長有天命。乃上醫治未病也。志云。上古。謂所生之來。天真。天乙所生之真元也。簡按易繫辭。上古穴居而野處。又上古結繩而治。老子云。其中有精。其精甚真。莊子漁父篇。真者。精誠之至也。荀子。真積力久。黃庭經曰。積精累氣以爲真。

昔在 書堯典序。昔在帝堯。聰明文思。光宅天下。孔穎達正義云。鄭玄云。書以堯爲始。獨云昔在。使若無先之典然也。詩云。自古在昔。言在昔者。自下本上之辭。言昔在者。從上自下爲稱。故曰使若無先之者。據代有先之。而書無所先。故云昔也。

弱而能言 史記正義。引潘岳哀弱子篇。其子未七旬曰弱。吳云。弱。始生百日之稱。未知所本。

幼而徇齊 高云。徇。循同。簡按禮記曲禮。十年曰幼。通雅云。史。黃帝幼而狥齊。注。狥。迅也。齊。疾也。家語。作叡齊。大戴禮。作慧齊。智按爾雅。宣徇。遍也。狥。乃徇之訛。言聖哲遍知而神速也。考王。徇。訓疾。馬本作狥齊。並非也。西都賦注。引孔安國尚書傳注。徇。循也。

長而敦敏 鄭注樂記。敦。厚也。王注訓信。未見所據。

成而登天 成。王注爲鼎之成。未允。馬云。史記正義。以十五爲成。則不宜曰登天。若訓爲道之成。則登天亦或有之。張云。謂治功成。登天。史記。家語。大戴禮。並作聰明。蓋從昔在黃帝至此。略記帝始末。爲小序。猶書序耳。此篇。全元起本。在第九卷。王移冠篇首。固宜矣。張以登天爲升遐。(禮記檀弓。告喪曰天王登遐。易明夷。初登於天。竹書紀年曰。帝王之歿曰陟。陟。升也。謂昇天也。)而黃帝登雲天。出於莊子。史記封禪書。載鼎湖騎龍之事。而論衡子華子。辨其虛誕。蓋其說之來遠矣。故馬吳諸注。皆從王說。

天師 馬云。天。乃至尊無對之稱。而稱之爲師。又曰天師。簡按黃帝稱天師。見莊子徐無鬼。韓詩外傳。及說苑云。黃帝即位。宇內和平。思見鳳凰之象。以召天老。天老。蓋天師耳。

皆度百歲 馬云。度。越也。簡按玉篇。度。與渡通。過也。

人將失之耶 千金。作將人失之耶。

岐伯 漢司馬相如傳。詔岐伯使尚方。注。張揖曰。岐伯者。黃帝太醫。屬使主方氣也。又藝文志。大古有岐伯俞柎。吳云。岐。國名。伯。爵也。簡按又有雷公。而未知黃帝時有五等之爵。

對曰 甲乙序例云。諸問。黃帝及雷公。皆曰問。其對也。黃帝曰答。岐伯之徒。皆曰對。簡按朱子論語注云。凡君問。皆稱孔子對曰者。尊君也。

其知道者 馬云。凡篇內言道者五。乃全天真之本也。

和於術數 馬云。法天地之陰陽。調人事之術數。術數所該甚廣。如呼吸按蹺。及四氣調神論。養生養長養收養藏之道。生氣通天論。陰平陽秘。陰陽應象大論。十損八益。靈樞本神篇。長生久視。本篇下文飲食起居之類。簡按廣雅。數。術也。莊子天道。有術數存焉。釋文。引李注云。數。術也。史記倉公傳。問善爲方數者。索隱云。數。音術數之數。抱朴子云。夫仙人以藥物養身。以術數延命。王注欠詳。

起居有常 家語王肅注。起居。猶動靜也。

以酒爲漿 吳云。古人每食。必啜湯飲。謂之水漿。以酒爲漿。言其飲無節也。簡按周禮。有漿人。孟子。簞食壺漿。漢鮑宣傳。漿酒藿肉。張衡思玄賦。斟白水爲漿。孝子傳。輦義漿以給過客。皆其證也。

以妄爲常 吳云。上古之人。不妄作勞。今則以妄爲常。言其不慎動也。

醉以入房 漢藝文志。房中者。情性之極。至道之際。是以聖王制外樂。以禁內情。而爲之節文。說文。房。室在旁也。

以耗散其真 新校正引甲乙。耗。作好。似是。今甲乙作耗。

不知持滿 范蠡云。持滿者與天。荀子宥坐篇。子路云。持滿有道乎。

夫上古聖人之教下也皆謂之 潘之恆黃海云。皆謂之三字。句法甚妙。前人注多不解。愚以爲謂之者。語之也。語之。云何也。即下八字是也。言聖人之教不擇人。而皆語之以避虛邪賊風之有時。惟通文意者自解之。不必令俗辨。時。即八節八風之時。註解是。簡按據潘氏此說。不必依全元起太素。而改易字句。自通。

恬惔虛無 老子曰。恬淡爲上。莊子曰。恬惔無爲。淮南子曰。靜漠恬澹。所以養性也。和愉虛無。所以養德也。李善洞簫賦注。廣雅曰。恬。靜也。說文曰。憺。安也。又曰。倓。安也。蓋惔澹淡倓通用。

美其食 新校正云。別本。美。一作甘。簡按此蓋本於老子。千金。亦作甘。

其民故曰樸 新校正云。曰。作日。爲是。又唐人日曰二字。同一書法。詳見於顧炎武金石文字記。

嗜欲 甲乙。嗜。作色。

愚智賢不肖 靈本藏篇云。無愚智賢不肖。無以相倚也。

故合於道 新校正云。全元起。作合於道數。千金同。

人年老 衛氣失常篇。人年五十以上爲老。曲禮。說文。並云。七十曰老。

天數然也 吳云。天畀之數。汪云。天癸之數也。

女子七歲 褚氏云。男子爲陽。陽中必有陰。陰之中數八。故一八而陽精升。二八而陽精溢。女子爲陰。陰中必有陽。陽之中數七。故一七而陰血升。二七而陰血溢。陽精陰血。皆飲食五穀之實秀也。

天癸 張云。天癸者。天一之氣也。諸傢俱即以精血爲解。然詳玩本篇。謂女子二七天癸至。月事以時下。男子二八天癸至。精氣溢瀉。是皆天癸在先。而後精血繼之。分明先至後至。各有其義。焉得謂天癸即精血。精血即天癸。本末混淆。殊失之矣。夫癸者。天之水乾名也。故天癸者。言天一之陰氣耳。氣化爲水。因名天癸。其在人身。是謂元陰。亦曰元氣。人之未生。則此氣蘊於父母。是爲先天之元氣。第氣之初生。真陰甚微。及其既盛。精血乃王。故女必二七。男必二八。而後天癸至。天癸既至。在女子則月事以時下。在男子則精氣溢瀉。蓋必陰氣足。而後精血化耳。陰氣陰精。譬之雲雨。雲者。陰精之氣也。雨者。陰氣之精也。未有云霧不布。而雨雪至者。亦未有云霧不濃。而雨雪足者。然則精生於氣。而天癸者。其即天一之氣乎。可無疑矣。質疑錄云。天癸者。天一所生之真水。在人身。是謂元陰云云。簡按甲乙作天水。吳氏諸證辨疑。婦人調經論云。天癸者。天一生水也。當確張說耳。管子云。人水也。男女精氣合。而水流形。家語云。男子八月而生齒。八歲而齔。二八十六歲而化。女子七月生齒。七歲而齔。二七十四而化。(又見大戴禮。)韓詩外傳云。男子八歲而齠。十六而精化小通。女子七歲而齔。十四而精化小通。(通雅云。小通。言人道也。)亦可以互證焉。又按王注。任沖流通。經血漸盈。應時而下。天真之氣降。與之從事。故云天癸也。此似指爲月事。馬氏因譏之。然應象大論。調此二者。王注。調。謂順天癸性。而治身之血氣也。知其意亦似與張意略符焉。(馬氏直爲陰精。張氏已辨其誤。志聰高氏並云。天癸。天一所生之癸水也。乃全本於張注。薛氏原旨云。天癸者。非精非血。乃天一之真。故男子亦稱天癸。亦復同。)

太衝脈 新校正云。太素。甲乙。作伏沖。簡按衝脈起於胞。上循脊裏。爲經絡之海。伏沖之名。蓋因此歟。陰陽離合論王注。太衝者。腎脈與衝脈合而盛大。故曰太衝。

月事 濟人論云。靈秘曰。女子自生日起。至五千四十八日。而天癸至。由是身中血脈周流。如地之水脈浸潤。乃一月一經。外應潮候。(出月令廣義每月令。按五千四十八日。約十三年半。)

真牙 簡按真。與齻通。儀禮既夕禮。右齻左齻。疏云。齻。謂牙兩畔最長者也。釋文。齻。丁千反。後魏書徐之才傳。武成生齻牙。之才拜賀曰。此是智牙。生智牙者。聰明長壽。

丈夫 大戴禮。丈者長也。夫者扶也。言長制萬物者也。王充論衡云。人形一丈。正形也。名男子爲丈夫。又云。不滿丈者。失其正也。

六八陽氣衰竭於上 張云。陽氣。亦三陽氣也。甲乙無竭字。並似是。

頒白 馬云。頒。斑同。簡按孟子。頒白者。趙岐注。頒。斑也。頭半白斑斑者也。

形體皆極 東京賦。馬足未極。薛注。極。盡也。

受五臟六腑之精 簡按此正與主不明則十二官危。十一臟取決於膽。心者五臟六腑之大主也。文法同。

乃能瀉 白虎通云。腎之爲言。瀉也。以竅瀉也。

筋骨解墮 馬云。懈惰同。簡按甲乙作懈惰。禮月令。季秋之月行春令。則暖風來至。民氣解惰。

不過盡八八 馬云。此言年老而有子者。王注以爲所生之男女。其壽止於八八七七之數者。非。韓氏醫通云。男八歲至六十四。女七歲至四十九。即大衍自然之數。簡按陽主進。陰主退。天道之常理。蓋大衍之數。五十有五。加九之陽數。則爲六十四。乃進之極也。減六之陰數。則爲四十九。乃退之極也。故男女真陰。至於此而盡矣。亦天地之常數也。

真人 說文。真。仙人變形而登天也。從匕目∟八。所以乘載之。徐鍇曰。真者。仙也。化也。匕者。化也。反人爲匕。從目。鹵莽不能識。∟。隱也。八。乘風雲也。莊子云。真人。伏戲黃帝不得友。淮南子云。真人者。性合於道。能登假於道。精神反於至真。是謂真人。

提挈天地 淮南子。提挈天地。而委萬物。高誘注。一手曰提。挈。舉也。

至人 莊子云。不離於真。謂之至人。又云。至人無已。神人無功。聖人無名。文子云。天地之間。有二十五人也。上五。有神人真人道人至人聖人。次五。有德人賢人智人善人辨人云云。

淳德 張云。淳。厚也。簡按思玄賦。何道真之淳純。注。不澆曰淳。

八遠之外 淮南地形訓云。九州之外。乃有八殥。亦方千里。八殥之外。乃有八紘。亦方千里。注。殥。猶遠也。

被服章 高云。服。衣也。章。冠也。張云。五服五章。尊德之服。皋陶謨曰。天命有德。五服五章哉。簡按孔安國注云。五服。天子諸侯卿大夫士之服也。尊卑彩章各異。高注。以章爲章甫(殷冠)之義。誤也。此三字。新校正爲衍文。當然耳。

舉不欲觀於俗 觀。古玩切。高云。其舉動也。不欲觀於習俗。是也。

以恬愉爲務 淮南子云。恬愉無矜。注。恬愉。無所好憎也。

辨列星辰 書堯典。曆象星辰。注。辰。日月所交會之地也。左傳昭七年。日月之會。是謂辰。王注非是。

逆從陰陽 張云。陽主生。陰主死。陽主長。陰主消。陽主升。陰主降。故賢人逆從之。王注近迂。

將從上古 張云。將。隨也。簡按漢書郊祀歌。九夷賓將。

字數:3127,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