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八


解精微論篇第七十二


高云。純粹之至曰精。幽渺之極曰微。闡發陰陽水火。神志悲泣。以及水所從生。涕所從出。神志水火之原。非尋常問答所及。故曰解精微。

陰陽刺灸湯藥所滋行治有賢不肖 志。滋。作資。灸下資下句。高同。唯滋。仍原文。注云。陰陽之刺灸。湯藥之所滋。但行治有賢不肖。未必能十全。

毚愚僕漏之問 僕漏。吳作樸陋。吳云。謂毚弱愚昧。樸野鄙陋也。張云。毚。妄也。漏。當作陋。問不在經。故毚愚樸陋。自歉之辭。樸。舊作僕。(音赴)按全元起本作樸。於義爲妥。今改從之。簡按說文。毚。狡兔也。故王訓狡。然張注爲允貼。今從之。

道之所生也 馬吳高。生。作在。吳云。道無往而不在。高云。道之所在。有如下文所云也。

有德也 吳云。行道而有得於心。謂之德。高云。德。猶得也。簡按太素爲是。

水宗者積水也 吳云。水宗。水之始也。張云。水之原也。高云。宗。猶聚也。水之聚者。漸積而成。故曰水宗。水積於下。其性陰柔。故曰。積水者。至陰也。水宗。甲乙。作眾精。似是。

是精持之也 張云。五液皆宗於腎。故又曰宗精。精能主持水道。則不使之妄行矣。

名曰志悲 甲乙。名曰。作又名。

神氣傳於心 以下三句。吳改作神氣上傳於心。精下傳於腎志。心志俱悲。非也。下文同。

泣涕者腦也 吳。改作泣而出涕者腦也。張云。泣涕者。因泣而涕也。涕出於腦。腦者精之類。爲髓之海。故屬乎陰。

故腦滲爲涕 簡按鼻淵。後世呼爲腦漏。其實非腦之漏泄。乃腦中濁涕。下而不止也。

是以水流 吳云。水。謂泣也。

其行類也 甲乙。無行字。

急則俱死 死。吳本作化。

橫行也 吳云。橫流也。張云。言其多也。簡按不必改行爲流。

神不慈也 說文。慈。愛也。左傳文十八年。宣慈惠和。正義。慈者。愛出於心。恩被於物也。

惋則沖陰 吳云。惋。悽慘意氣也。沖陰。逆衝於腦也。張云。惋。慘郁也。高云。惋惋。哀慼也。志云。惋惋。驚動貌。簡按惋惋。爲謰語。非也。蓋襲馬本句讀之訛。

厥則目無所見 吳云。經言也。夫人以下。釋經也。

足寒則脹 張云。並。偏聚也。火獨光。陽之亢也。厥因氣逆。故陰陽各有所並。並則陽氣不降。陰氣不升。故上爲目無所見。而下爲足寒。陰中無陽。故又生脹滿之疾。

目眥盲 張云。一水。目之精也。五火。即五臟之厥陽。並於上者也。眥。當作視。簡按吳仍甲乙。刪眥字。今從之。

是以氣衝風 吳。氣下。補並於目三字。志高本。並無氣字。張云。天之陽氣爲風。人之陽氣爲火。風中於目。則火氣內燔。而水不能守。故泣出也。簡按志高本似是。

夫火疾風生 張云。陽之極也。陽極則陰生承之。乃能致雨。人同天地之氣。故風熱在目而泣出。義亦無兩。簡按今據甲乙太素。刪火字。○高云。愚觀上論七篇。詞古義深。難於詮解。然久久玩索。得其精微。則奧旨自顯。曩歲。偶於友人齋頭。見新刊素問一部。紙板甚精潔。名人爲之序。其篇什倒置。刪削全文末卷七篇。置之不錄。謂詞義不經。似屬後人添贅。而非黃帝之文。噫。如是之人。妄論聖經。貽誤後昆。良足悲也。簡按明徐常吉諸家要指亦云。天元紀諸篇。皆推明天地陰陽之理。信非聖人不能作。著至教以下。或後人依仿爲之。運氣七篇。王氏所補。詳論於卷首。而著至教以下。文辭艱澀。略似與前諸篇。其體不同。然義理深奧。旨趣淵微。甲乙太素。並收之。則斷然爲舊經之文矣。徐說不足憑耳。

字數:1062,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