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八


標本病傳論篇第六十五


馬云。本篇前二節。論標本。後八節。論病傳。故名篇。靈樞。以病本篇。論標本。以病傳篇。論病之所傳。分爲二篇。其義全同。

病有標本刺有逆從 馬云。標者。病之後生。本者。病之先成。此乃病體之不同也。逆者。如病在本。而求之於標。病在標。而求之本。從者。如在本求本。在標求標。此乃治法之不同也。

必別陰陽 馬云。必別病在陰經陽經。吳同。張云。陰陽二字。所包者廣。如經絡時令。氣血疾病。無所不在。

前後相應 馬云。前後者。背腹也。其經絡互相爲應。吳云。謂經穴前後。刺之氣相應也。志云。有先病後病也。

逆從得施 吳云。逆者反治。從者正治。得施。謂施治無失也。

標本相移 馬云。施逆從之法。以移標本之病。吳云。刺者。或取於標。或取於本。互相移易。

有逆取而得者 吳云。言標本逆從之刺。各有所宜。治非一途取也。高云。有逆取而得者。即在本求標。在標求本也。有從取而得者。即在標求標。在本求本也。

正行無問 馬云。乃正行之法。而不必問之於人也。吳本。問。改作間。注云。標本得施。無間可議也。諸注同馬義。

言一而知百病之害 吳云。一者。本也。百者。標也。馬云。言一病而遂知百病之害。高云。言一標本逆從。而知百病之害。

治得爲從 吳云。此釋逆從二字之義。張云。得。相得也。猶言順也。志云。如熱與熱相得。寒與寒相得也。高云。不知標本。治之相反。則爲逆。識其標本。治之得宜。始爲從。簡按張注穩貼。

先病而後逆者治其本 馬云。凡先生病。而後病勢逆者。必先治其初病之爲本。若先病勢之逆。而後生他病者。則又以病勢逆之爲本。而先治之也。吳云。此二逆字。皆是嘔逆。張云。有因病而致血氣之逆者。有因逆而致變生之病者。有因寒熱而生爲病者。有因病而生爲寒熱者。但治其所因之本原。則後生之標病。可不治而自愈矣。

先熱而後生中滿者治其標 靈樞。熱。作病。滑云。此句。當作先病而後生熱者治其標。蓋以下文自有先病而後生中滿者治其標之句矣。此誤無疑。

先病而後泄者治其本 高云。必且調之。乃治其他病。所以重其中土也。簡按本。疑標誤。泄者。脾胃虛敗所致。故宜治其標。下文云。先泄而後生他病者。治其本。且調之。乃治其他病。其義自明。

先病而後生中滿者治其標 張云。諸病皆先治本。而惟中滿者。先治其標。蓋以中滿爲病。其邪在胃。胃者。臟腑之本也。胃滿則藥食之氣不能行。而臟腑皆失其所稟。故先治此者。亦所以治本也。

人有客氣有同氣 馬云。蓋以人之病氣有二。病本不同。而彼此相傳者。謂之客氣。有二病之氣。本相同類。而彼此相傳者。謂之同氣。簡按全本。同。作司。似是。蓋客氣謂邪氣。司氣謂真氣歟。

小大不利治其標 本病篇。作小大便。下同。吳云。小大二便不利。危急之候也。雖爲標。亦先治之。

病發而有餘 高云。病發而邪氣有餘。則本而標之。申明本而標之者。先治其邪氣之本。後治正氣之標。此治有餘之法也。

謹察間甚 吳云。間。差間也。甚。益甚也。張云。間者。言病之淺。甚者。言病之重也。

間者並行甚者獨行 張云。間者。言病之淺。甚者。言病之重也。病淺者可以兼治。故曰並行。病甚者難容雜亂。故曰獨行。高云。如邪正之有餘不足。疊勝而相間者。則並行其治。並行者。補瀉兼施。寒熱互用也。如但邪氣有餘。但正氣不足。而偏甚者。則獨行其治。獨行者。專補專瀉。專寒專熱也。

先小大不利而後生病者治其本 吳。十三字。移於上文小大利治其本之下。是。

冬夜半夏日中 張注病傳篇云。心火畏水。故冬則死於夜半。陽邪亢極。故夏則死於日中。蓋衰極亦死。盛極亦死。

五日而脹 病傳篇云。五日而之胃。吳云。脹。胃病也。脹者。由於閉塞不通使然。此土氣敗絕。升降之機息。即痞脹也。

冬日入夏日出 馬云。冬之日入在申。申雖屬金。金衰不能扶也。夏之日出在寅。木旺火將生。肺氣已絕。不待火之生也。志云。日出氣始生。日入氣收引。肺主氣。故終於氣之出入也。高云。冬日入。氣不內歸也。夏日出。氣不外達也。

冬日入夏早食 早。病傳篇。作蚤。張本亦作蚤。馬云。蚤。與早同。冬之日入在申。以金旺木衰也。夏之早食在卯。以木旺氣反絕也。

背𦛗 馬云。𦛗。膂同。腎自傳於膀胱腑。故背𦛗筋痛。小便自閉。

冬人定夏晏食 高云。冬之人定在戌。夏之晏食亦在戌。皆土不生旺而死也。簡按晏。晚也。淮南天文訓。日至於桑野。是謂晏食。未詳王注何據。

三日腹脹 吳云。腹脹。由腎與膀胱俱病。中宮無能化氣。且腎中相火虛衰。不生胃土使然也。簡按馬張並仍王注。蓋五臟相傳。皆以相剋傳之。則舊注爲是。

三日兩脅支痛 張云。即三日而上之心也。手心主之別。下淵腋三寸。入胸中。故兩脅支痛。簡按吳云。土敗而乘之。故兩脅支痛。志高並同。今從王注。

冬大晨夏晏晡 馬云。冬之大明在寅末。木旺水衰也。夏之晏晡以向昏。土能剋水也。吳云。冬大晨。辰也。夏晏晡。戌也。土主四季。水之畏也。

五日身體重 馬云。據理當以靈樞五日。而上之心者爲正。乃水剋火也。張云。病傳篇曰。五日而上之心。此云身體重者。疑誤。簡按志高並仍原文而釋之。非。

冬夜半後夏日昳 馬云。冬夜半在子。土不勝水也。夏之日昳在未。土正衰也。日昳者。日晏也。志云。夜半後者。土敗而水勝也。夏日昳者。乃陽明所主之時。土絕而不能生也。

一日腹脹一日身體痛 吳云。腹脹。胃病也。身體痛。脾病也。馬云。腎復傳於小腸。故爲腹脹。小腸傳於脾。故身體痛。病傳篇。一日而上之心。乃腑傳於臟。其理爲正。張云。即一日而之小腸。一日而之心。腑傳臟也。心主血脈。故爲身體痛。簡按據上文。吳注爲正。然如本節。以腹脹爲胃病。以身體痛爲脾病。則義不相協。今仍張注。

冬雞鳴夏下晡 馬云。冬之雞鳴在醜。醜。土剋水也。夏之下晡在申。金衰不能生水也。吳云。冬雞鳴。醜也。夏下晡。未也。太陰主丑未。乃土氣也。膀胱壬水。畏其剋制。張同。

間一臟止 病傳篇。甲乙。並無止字。志云。以上諸病。如是相勝克而傳者。皆有速死之期。非刺之可能救也。或間一臟。相傳而止。不復再傳別臟者。乃可刺也。假如心病傳肝。肺病傳脾。此乃子行乘母。至肝臟脾臟而止。不復再勝克。相傳於他臟者。可刺也。假如心病傳脾。肺病傳腎。乃母行乘子。得母臟之生氣。不死之證也。如心病傳腎。肺病傳心。肝病傳肺。此從所不勝來者。爲微邪。乃可刺也。

字數:2047,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