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六


大奇論篇第四十八


吳云。前有奇病論。此言大奇論者。擴而大之也。高本。刪論字。蓋以無問答之語也。

皆實即爲腫 張云。滿。邪氣壅滯。而爲脹滿也。此言肝腎肺經。皆能爲滿。若其脈實。當爲浮腫。而辨如下文也。簡按王以滿爲脈氣滿實。考文理。張注爲勝。王注癰腫。必是壅腫。傳瀉之訛耳。

肺之雍 馬云。按甲乙經。雍。作癰。肺肝腎三經。不宜生癰。此雍。斷宜作壅。蓋言氣之壅滯也。吳張並云。雍。壅同。

喘而兩胠滿 吳本。胠。作脅。張云。胠。音區。腋下脅也。

腳下至少腹 簡按馬志據原文。不改腳爲胠。卻非。

跛易偏枯 張云。或爲跛。或掉易無力。或偏枯不用。是皆腎經壅滯。不能運行所致。簡按易。是痿易狂易之易。謂跛而變易其常。王注恐謬。

心脈滿大 張云。火有餘也。心主血脈。火盛則血涸。故癇瘛筋攣。

癇瘛筋攣 甲乙。瘛。作痓。張云。癇。音間。癲癇也。瘛。音熾。抽搐也。攣。音戀。拘攣也。高云。神氣不通於心包則癇。神氣不行於骨節則瘛。癇則筋攣於內。瘛則筋攣於外也。簡按下文云。二陰急爲癇厥。通評虛實論云。刺癇驚脈五。靈經筋篇云。癇瘛及痙。寒熱病篇云。暴攣癇眩。足不任。內經言癇者如此。(詳見通評虛實論注。)玉機真臟論云。筋脈相引而急。病名曰瘛。王注。筋脈受熱。而自跳掣。故名曰瘛。靈邪氣臟腑病形篇云。心脈急甚者。爲瘛瘲。肝脈微澀。爲瘛攣筋痹。(瘛瘲。詳見診要經終篇注。)並與本篇互發。

肝脈小急 張云。小。爲血不足。急。爲邪有餘。故爲是病。夫癇瘛筋攣一也。而心肝二經皆有之。一以內熱。一以風寒。寒熱不同。血衰一也。故同有是病。

肝脈騖暴 熊音。騖。音務。奔也。志云。騖。疾走也。又亂馳也。簡按後漢光武帝紀注。直騁曰馳。亂馳曰騖。志注據此。

有所驚駭 馬云。金匱真言論云。肝之病。發驚駭。

脈不至若喑 張云。此特一時之氣逆耳。氣通則愈矣。吳云。脈不至。在諸病爲危劇。若其暴喑失聲。則是肝木厥逆。氣壅不流。故脈不至耳。不必治之。厥還當自止。簡按志圈脈上。別爲一章。非。

小急不鼓皆爲瘕 馬云。瘕者。假也。塊似有形。而隱見不常。故曰瘕。脈本急矣。而其急中甚小。又不鼓擊於手。則是沉也。必有積瘕在中。故脈不和緩耳。今三部之脈如此。皆可以即其本部。而決其爲瘕也。簡按巢源云。瘕。假也。謂虛假可動也。又云。謂其有形。假而推移也。蓋癥瘕。分而言之。癥。積也。瘕。聚也。然癥積亦可稱瘕。氣厥論。虙瘕。陰陽類論。血瘕。邪氣臟腑病形篇。水瘕。水脹篇。石瘕。厥病篇。蟲瘕。傷寒論。固瘕。神農本經。蛇瘕。倉公傳。遺積瘕。蟯瘕之類。是也。說文云。瘕。女病也。蓋依於骨空論。女子帶下瘕聚。誤爲此說耳。郭璞注山海經瘕疾云。蟲病也。此亦因有蟲瘕蟯瘕而言。並不可從。李氏必讀云。瘕。遐也。歷年遐遠之謂也。歷年遐遠之病。豈止於瘕聚乎。

石水 張云。此言水病之有陰陽也。吳云。沉。脈行肌肉之下也。石水者。水凝不流。結於少腹。其堅如石也。腎肝在下。居少腹之分。脈沉爲在裏。故腎肝俱沉。爲石水之象。馬云。水氣凝結。如石之沉。故名爲石水也。陰陽別論。有陰陽結邪。多陰少陽。名曰石水。小腹腫。靈邪氣臟腑病形篇。有腎脈微大。爲石水。起臍以下。至小腹睡睡然。上至胃脘。死不治。水脹篇。黃帝有石水之問。而岐伯無答。必有脫簡。皆是積聚之類。簡按金匱要略云。石水。其脈自沉。外證腹滿不喘。尤怡注云。石水。水之聚而不行也。因陰之盛。而結於少腹。故沉而不喘。吳以爲堅如石。誤。(張氏醫通云。腎肝並沉。爲石水。真武湯主之。)

風水 馬云。蓄水冒風。發爲腫脹。名曰風水。見評熱論。水熱穴論。靈論疾診尺篇。張云。風水者。遊行四體。浮泛於上也。

並小弦欲驚 張云。肝腎並小。真陰虛也。小而兼弦。本邪勝也。氣虛膽怯。故爲欲驚。

皆爲疝 馬云。或結於少腹。或結於睪丸。或結於睪丸之上下兩旁。腎肝二脈經歷之所。皆是也。積土以高大者。曰山。疝有漸積之義。故名。簡按說文云。疝。腹痛也。劉熙釋名云。心痛曰疝。疝。詵也。先詵詵然上而痛也。又曰。疝。詵也。詵詵引小腹急痛。顏師古急就篇注云。疝。腹中氣疾。上下引也。金匱要略云。腹痛。脈弦而緊。弦則衛氣不行。即惡寒。緊則不欲食。邪正相搏。即爲寒疝。樓氏綱目云。疝名雖七。寒疝。即疝之總名也。

心疝 高云。心脈搏滑急。則心氣受邪。故爲心疝。脈要精微論曰。診得心脈而急。病名心疝。少腹當有形也。

肺疝 志云。肺脈當浮。而反沉搏。是肺氣逆聚於內。而爲肺疝矣。高云。肺疝。氣疝也。簡按四時刺逆從論。肺風疝。有目無證。不可得而知。史倉公傳云。氣疝客於膀胱。難於前後溲。而溺赤。巢源。氣疝。乃七疝之一。腹中乍滿乍減而痛。名曰氣疝。高以爲氣疝者。蓋肺主氣故也。

三陽急爲瘕三陰急爲疝 志云。此言疝瘕之病。病三陰三陽之氣。而見於脈也。子繇曰。瘕者。假也。假物而成有形。疝字。從山。有艮止高起之象。故病在三陽之氣者爲瘕。三陰之氣者爲疝。玉師曰。瘕。在腸胃之外。故三陽急。疝病五臟之氣。故三陰急。馬云。王注分瘕爲血。疝爲氣者。未的當。知二病爲氣血相兼也。簡按三陽三陰。據下文二陰二陽。王注爲是。諸家亦仍王注。

二陰急爲癇厥 馬云。二陰者。心也。其脈來急。正以心經受寒。寒與血搏。發而爲癇爲厥。志云。癇厥者。昏迷僕撲。卒不知人。簡按癇厥。唯是癇病。志注爲長。

二陽急爲驚 張云。木邪乘胃。故發爲驚。陽明脈解篇曰。胃者。土也。故聞木音而驚者。土惡木也。是亦此義。○高本。以二陰以下十一字。移於前節若喑不治自已下。非。

爲腸澼久自已 吳云。外鼓者。脈形向外而鼓也。外鼓。有出表之象。故不必危之。久當自止也。馬云。此言心肝脾腎。皆爲腸澼。而有死生之分者。以脈與證驗之也。腸澼者。腸有所積。而下之也。然有下血者。(即今所謂失血。)有下白沫者。(即今所謂去積。)有下膿血者。(即今之所謂痢。)病在於腸。均謂之腸澼也。簡按高云。腸澼。泄瀉也。誤。詳見於通評虛實論。

肝脈小緩 張云。肝脈急大。則邪盛難愈。今脈小緩。爲邪輕易治也。

血溫身熱者死 張云。腎居下部。其脈本沉。若小而搏。爲陰氣不足。而陽邪乘之。故爲腸澼下血。若其血溫身熱者。邪火有餘。真陰喪敗也。故當死。

心肝澼 高云。言心脈肝脈不和。而病腸澼也。亦如腎脈之腸澼下血也。志云。此承上文。而言陰血。盛者。雖受陽薄。尚爲可治。蓋重陰血以待陽也。夫心主生血。肝主藏血。是以心肝二臟。受陽盛之氣。而爲腸澼者。亦下血。如二臟同病。則陰血盛。而可以對待陽邪。故尚爲可治之證。簡按諸家仍王義。志意略異。王注似妥。

皆鬲偏枯 吳云。凡脈貴於中和。胃脈沉鼓澀。偏於陰也。外鼓大。偏於陽也。心脈小堅急。亦偏於陰也。鬲。陰陽閉絕也。偏枯。半身不用也。以其陰陽偏勝。故爲證亦偏絕也。張云。胃爲水穀之海。心爲血脈之主。胃氣既傷。血脈又病。故致上下痞鬲。半身偏枯也。簡按馬云。爲膈證與偏枯。高改皆作背。並非。志云。鬲者。里之鬲肉。尤誤。(張氏醫通。趙以德云。胃與脾爲表裏。胃之陽虛。則內從於脾。從脾則脾之陰盛。故胃脈沉鼓澀。澀者。少血多氣之診也。胃之陽盛。則脾之陰虛。虛則不得與陽主內。反從其胃。越出部分。而鼓大於臂之外。大者。多氣少血之候也。心者。元陽君主之宅。生血生脈。今因元陽不足陰寒乘之。故心脈小堅急。小者。陽不足。堅急者。陰寒之象也。夫心胃之三等脈見一。即爲偏枯。心乃天真神機開發之本。胃乃穀氣充天真之原。一有相失。則不能制其氣。而宗氣散。故分布不周。不周經脈則偏枯。不周五臟則喑。喑者。腎與包絡內絕也。

男子發左女子發右 張云。男子左爲逆。右爲從。女子右爲逆。左爲從。此逆證也。志云。從內而發於外。故曰發。簡按張注本於玉版論。爲是。

不喑 張云。若聲不喑。舌可轉。則雖逆於經。未甚於臟。乃爲可治。而一月當起。若偏枯而喑者。腎氣內竭而然。其病必甚。如脈解篇曰。內奪而厥。則爲喑俳。此腎虛也。正以腎脈循喉嚨。挾舌本故耳。簡按王注。原於奇病論。重身九月而喑之義而釋之。恐謬。

其從者 張云。若男發於右。而不發於左。女發於左。而不發於右。皆謂之從。從。順也。高云。玉版論要曰。男子右爲從。女子左爲從。其從者。謂男子發於右。女子發於左。不同於上文之發也。簡按王注。左右互錯。馬吳志同。俱失經旨。

血衄 甲乙。作衄血。張云。搏脈弦強。陰虛者最忌之。凡諸人血鼻衄之疾。其脈搏而身熱。真陰脫敗也。故當死。

懸鉤浮 張云。失血之證多陰虛。陰虛之脈多浮大。故懸鉤而浮。乃其常脈。無足慮也。懸者。不高不下。不浮不沉。如物懸空之義。脈雖浮鉤。而未失中和之氣也。簡按懸。乃懸空無根之象。鉤浮。乃陽盛陰虛之候。(十五難云。脈之來疾去遲。故曰鉤。呂廣注云。陽盛其脈來疾。陰虛脈去遲也。脈從下上。至寸口疾。還尺中遲。環曲如鉤。)不似脈弦強而搏擊於指。此乃亡血家之常脈。若釋懸而爲不浮不沉。則於鉤浮之浮。其謂之何。吳既誤。而張襲之耳。吳又以常脈。爲平人不病常脈。更誤。

如喘 馬云。喘者。氣湧而不和。脈體如之。張云。如氣之喘。言急促也。高云。喘。疾促不倫也。脈至如喘。失其常度。故名曰暴厥。申明暴厥者。一時昏憒。不知與人言。簡按如。甲乙。作而。如而通用。(出於莊七年左傳杜注。)下如數同。

浮合 張云。此下。皆言死期也。高云。浮合於皮膚之上。如湯沸也。諸家依王注。

予不足也 熊音。予。與同。

微見 馬云。微之爲言。僅也。吳云。始見也。言始見此脈。便期九十日死。若見之已久。則不必九十日矣。所以在九十日者。以時更季易。天道變。而人氣從之也。志云。士宗曰。微。對顯言。微現此脈。期以九十日而死。若顯露之。不逾時日矣。後之交漆。亦猶是也。高云。微於皮膚之上。見此數極之脈。中按求之。則不見也。故至九十日而死。經脈應月。一月一周。九十日者。三周也。簡按士宗。即是高世栻。前說似是。

予奪也 吳云。奪。失也。

草乾 馬云。心精被奪。火王於夏。猶有可支。至秋盡冬初。心氣全衰。故曰草乾而死。

如散葉 吳云。飄零不定之狀也。木遇金而負。遇秋而凋。故深秋則死。志云。飄零虛散之象。簡按今甲乙。作叢棘。

省客 吳云。省問之客。張云。或去或來也。塞者。或無而止。鼓者。或有而搏。是腎原不固。而無所主持也。

懸去棗華 張云。棗華之候。初夏時也。懸者。華之開。去者。華之落。言於棗華開落之時。火王而水敗。馬云。懸去。猶俗云虛度也。吳移懸去於鼓字下。簡按張注穩妥。

如丸泥 張云。泥彈之狀。堅強短澀之謂。志云。往來流利如珠。曰滑。如丸泥者。無滑動之象。

榆莢落 張云。榆錢也。春深而落。木王之時。土敗者死。馬云。秋冬之交也。簡按本草。蘇頌云。榆三月生莢。李時珍云。未生葉時。枝條間先生榆莢。形狀似錢而小。色白成串。俗呼榆錢。據此則張注爲勝。

如橫格 張云。如橫木之格於指下。長而且堅。是爲木之真臟。而膽氣之不足也。禾熟於秋。金令王也。故木敗而死。簡按說文。格。木長貌。王釋格爲木。蓋本於此。若張注。爲橫木之格於指下。則木之義。於經文中無所取。不知其意果何如。(張注。全襲吳之誤。)

如弦縷 馬云。如弓弦之縷。猶俗之所謂絃線也。主堅急不和。奇病論云。胞脈者。繫於腎。蓋婦人受胎之所。即胞絡宮。張云。如弦之急。如縷之細。真元虧損之脈也。胞。子宮也。命門元陽之所聚也。胞之脈繫於腎。腎之脈系舌本。胞氣不足。當靜而無言。今反善言。是陰氣不張。而虛陽外見。時及下霜。虛陽消敗而死矣。

如交漆 馬吳高並云。交。當作絞。志云。交。絞也。張云。如寫漆之交。左右傍至。纏綿不清也。簡按左右傍至也下。恐脫是其予不足也一句。故馬云。臟腑俱虛。大體皆弱。吳云。陰陽亂也。志云。衝任之脈絕也。高云。復申明胞精不足之意。率屬臆解。今甲乙。漆。作棘。

三十日死 吳云。月魄之生死。以三十日爲盈虛。故陰氣衰者。不能過其期也。高云。經脈一周也。

少氣味韭英而死 馬。以少氣爲句。注云太陽爲三陽。三陽主於外。今精氣不足。故浮鼓肌中。而欲出於外。其勢不能入於陰也。主少氣。正以脈湧則氣乏也。韭有英時。冬盡春初也。水已虧極。安能至於盛春耶。張同。吳云。少氣。氣不足也。少味。液不足也。韭至長夏而英。長夏屬土。太陽壬水之所畏也。故死。高云。氣爲陽。味爲陰。太陽有寒熱陰陽之氣。太陽虛故少氣味。英盛也。韭英。乃季春土王之時。韭英而死。土剋水也。簡按少氣味。未詳。姑從馬說。韭英。吳高似是。

如頹土之狀 志云。頹土。傾頹之土也。脾主肌肉。如頹土而按之不得者。無來去上下之象。高同。

五色先見黑 志云。土位中央。而分主於四季。當五色俱見而先見黃。若五色之中。而先見黑。是土敗而水氣乘之矣。

白壘 甲乙。作白累。馬云。壘。當作藟。詩云綿綿葛藟。藟。亦葛之屬。吳云壘者。癮疹之高起者。北方黑色。主收藏。西方白色。主殺物故死。張云壘。蘽同。即蓬蘽之屬。蘽有五種。而白者發於春。木王之時。土當敗也。簡按壘。藟通。不必改。爾雅。諸慮。山櫐。郭注云。今江東呼櫐爲藤。似葛而粗大。廣雅云。藟。藤也。一切經音義。引集訓云。藤。藟也。藟。謂草之有枝條。蔓延。如葛之屬也。吳越間謂之藤。本草。馬志云。蘽者。藤也。則蓬蘽。明是藤蔓矣。據此則藟所指不一。未知白壘是何物。張說難信。吳讀爲㾦㿔之㿔。亦恐非。○志云。玉師曰。以經水如浮波。心脈如火薪。肝脈如散葉。胃脈如泥丸。太陽如湧泉。肌脈如頹土。皆以五行之氣。效象形容。蓋此乃五臟虛敗之氣。變見於脈。非五臟之病脈也。

懸雍 高云。雍。作癕。虛腫之癕。上浮本大也。簡按諸注並不允。蓋雍。甕通。山海經。懸甕之山。晉水出焉。郭璞注云。山腹有巨石。如甕形。因以爲名。甕。亦作甕。說文。罌也。廣雅。瓶也。蓋取其大腹小口。而形容浮揣切之益大之象也。甲乙。雍作癰。非。

浮揣切之益大 馬云。懸雍。本浮也。揣切之際。其脈益大。而全無沉意。張云。浮短孤懸。有上無下也。志云。揣。度也。先輕浮而度之。再重按而切之。其本益大。簡按志注與經旨相反。不可從。吳。揣下。補無力二字。贅。

十二俞之予不足也 甲乙。予上。有氣字。張云。俞皆在背。爲十二經臟氣之所繫。水凝而死。陰氣盛。而孤陽絕也。

水凝而死 甲乙。凝。作凍。

如偃刀 張云。臥刀也。浮之小急。如刀口也。按之堅大急。如刀背也。高云。偃。息也。刀。金器也。簡按高說未知何謂。

菀熟 甲乙。作寒熱。諸本。熟。作熱。張云。此以五臟菀熱。而發爲寒熱。陽王則陰消。故獨並於腎也。腰者腎之府。腎陰既虧。則不能起坐。立春陽盛。陰日以衰。所以當死。菀。郁同。簡按吳云。熟。熱之深。謬甚。

如丸滑不直手 張云。如丸。短而小也。直。當也。言滑小無根。而不勝按也。馬吳並云。直。值同。甲乙作著。

棗葉生而死 張云。大腸應庚金。棗葉生初夏。火王則金衰。故死。馬云。棗葉之時。則先棗華之候矣。

如華 甲乙。作如春。馬云。是似草木之華。虛弱而按之無本也。

善恐不欲坐臥 馬云。令人善恐。以心氣不足也。不欲坐臥。以心氣不寧也。張云。小腸不足。則氣通於心。善恐不欲坐臥者。心氣怯而不寧也。

行立常聽 志云。如耳作蟬鳴。或如鐘磬聲。皆虛證也。

季秋而死 馬云。小腸屬火。火王猶可生。至季秋。則衰極而死矣。志云。遇金水生旺之時而死。

字數:4853,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