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四


逆調論篇第三十四


高云。調。調和也。逆調。逆其寒熱水火榮衛之氣。不調和也。寒熱逆調。則爲煩爲痹。水火逆調。則爲肉爍。爲攣節。榮衛逆調。則爲肉苛。臟氣逆調。則爲息喘也。

痹氣 聖濟總錄云。夫陽虛生外寒。陰盛生內寒。人身陰陽偏勝。則自生寒熱。不必外傷於邪氣也。痹氣內寒者。以氣痹而血不能運。陽虛而陰自勝也。故血凝泣而脈不通。其證。身寒如從水中出也。方出於二十卷中。吳云。痹氣者。氣不流暢。而痹著也。

如炙如火 吳云。如炙。自苦其熱。如薰炙也。如火。人探其熱。如探火也。簡按當從太素之文。下文同。

兩陽相得 馬云。四肢屬陽。風亦屬陽。一逢風寒。兩陽相得。張同。志云。四肢者。陽明之所主也。兩陽。陽明也。兩陽合明。故曰陽明。相得者。自相得而爲熱也。簡按馬注爲是。

不能生長 簡按穀梁傳云。獨陰不生。獨陽不長。正此之義也。

內爍 熊音。爍。書藥反。

以水爲事 志云。腎氣勝者。腎水之氣勝也。以水爲事者。膀胱之水勝也。謂其人水寒之氣偏勝。簡按馬張仍王注。爲縱欲之義。考文義恐不然。

腎脂枯不長 高云。是人有寒者。平素腎氣勝。腎氣勝。則以水爲事。故太陽陽氣衰。太陽陽氣衰。則爲孤陰。孤陰不長。故腎脂枯不長。

一水不能勝兩火 高云。七字在下。誤重於此。衍文也。簡按此前注所未發。今從此。

腎孤臟也 高云。寒甚至骨。宜凍慄矣。所以不能凍慄者。腎水生肝木。肝爲陰中之陽。故肝一陽也。少陰合心火。心爲陽中之陽。故心二陽也。腎爲陰中之陰。故腎孤臟也。一陽二陽。火也。孤臟。水也。今一水不能勝二火。故雖寒甚至骨。而不能凍慄也。寒在於骨。病名曰骨痹。骨痹者。骨節拘攣。是人當攣節也。此言水火逆調。而獨陽不生。則爲肉爍。孤陰不長。則爲攣節也。簡按諸家不知前文一水不能勝兩火七字衍文。以陽盛陰虛爲解。故文理乖違。不能貫通。得高注而義始顯。

 吳云。苛。胡歌切。麻木不仁也。張云。頑木沉重之謂。簡按王注𤸷重。考。𤸷頑。同音。廣韻。𤸷。𤸷痹。五還切。知是王氏以苛爲頑麻之義。說文。苛。小草也。蓋麻痹者。病在皮上。尤細瑣者。故取義於苛細。曲禮。疾痛苛癢。可以見耳。志云。苛。虐也。謂近衣絮。而苛虐如故也。不可從。

營氣虛衛氣實也 馬云。營氣者。陰氣也。運於內。爲陽之守。故其氣虛。衛氣者。陽氣也。運於外。爲陰之使。故其氣實。太陰陽明論曰。陽道實。陰道虛。此即本節之義。張云。衛氣實者。言肌肉本無恙也。簡按下文云。營氣虛則不仁。衛氣虛則不用。營衛俱虛。則不仁且不用。則此七字不相冒。恐是衍文。前注似牽強。

不仁且不用 張云。不仁。不知痛癢寒熱也。不用。不能舉動也。簡按肉苛與不仁自有分。以肉苛而頑麻。故不知痛癢而不仁。吳云。不仁。麻木頑痹也。誤。馬云。不仁者果核中有仁。惟肉無所知。則若有不能如仁有生意矣。鑿亦甚。

肉如故也 甲乙。作肉如苛也。馬云。其肉未必有減於昔也。張云。肌肉如故。言肌肉本無恙也。高云。肉苛如故也。簡按答語無苛字。當從甲乙之文。

曰死 吳云。志不足以帥形氣。人雖猶存。夭其生理矣。死其一肢一肉。是爲死之徒也。張云。人之身體在外。五志在內。雖肌肉如故。而神氣失守。則外雖有形。而中已無主。若彼此不相有也。故當死。簡按吳以死爲死肌之死。張注似允當。

不得臥不得行 滑云。多一不字。

下經 簡按史記。倉公受脈書上下經於陽慶。蓋此書也。

不安 張云。反覆不寧之謂。今人有過於飽食。或病脹滿者。臥必不安。此皆胃氣不和之故。按上文所問。不得臥而息無音者。義亦同。此故不復答。

息有音也 張云。病不在胃。亦不在臟。故起居如故。氣逆於肺之絡脈者。病淺而微。故但爲息有音耳。上文所問。有臥行而喘者。義亦類此。故不復答。

主臥與喘也 張云。水病者。其本在腎。其末在肺。故爲不得臥。臥則喘者。標本俱病也。上文所問。有不得臥。不能行。而喘者。義類此節。故不復答。本篇所論。喘息不得臥者。有肺胃腎三臟之異。在肺絡者。起居如故。而息有音也。病之微者也。在胃者。不得臥。而息有音也。甚於肺者也。在腎者。不得臥。臥則喘也。又其甚者。夫息有音者。即喘之漸。喘出於腎。則病在根本矣。故愈深者。必愈甚。凡虛勞之喘。義亦猶此。有不可不察也。簡按首帝所問者六。而岐伯所答者三。王氏以爲古之脫簡。張則以爲義自含蓄。本無闕文。而吳則補凡三條。八十四字。志云。後人有言簡脫者。有增補其文者。聖人立言。渾然櫽括。或言在意中。或意在言表。奈何後學不細心體認。而妄增臆論耶。可謂知言矣。

字數:1469,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