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一


金匱真言論篇第四


馬云。靈樞二十五人篇。有金櫃藏之。其櫃從木。義蓋同也。簡按漢高帝紀。如淳云。金匱。猶金縢也。師古曰。以金爲匱。保慎之義。

天有八風 靈九宮八風篇。大弱風。謀風。剛風。折風。大剛風。凶風。嬰兒風。弱風也。以上八風。蕭吉五行大義。引太公兵書。與呂覽及白虎通所載異。

經有五風 馬云。風論有五臟風。豈八風之外。復有五風乎。八風發其邪氣。入於五臟之經。而發病已。簡按吳云。經。風論也。非是。

所謂得四時之勝者 吳接上句。云。此所謂得四時之勝。而變病也。簡按以下三十二字。文義不順承。恐他篇錯簡。此一節。又見六節臟象論王氏補文中。

 吳云。輸同。五臟之氣至此。而轉輸傳送也。簡按經文。俞輸腧通用。玉篇。腧。五臟腧也。史記。五臟之輸。注。經穴也。項氏家說云。腧。象水之竇。即窬字也。見難經匯考。

病在臟 王馬張並云。心臟。志云。夏時陽氣發越在外。臟氣內虛。故風氣乘虛而內薄。

病在四肢 馬云。上文言腰股。而此言四肢者。以四肢爲末。如木之枝。得寒而凋。故不但腰股爲病。而四肢亦受病也。高云。支。肢同。餘篇仿此。

故春善病⿰鼻丸衄 志云。以下三故字。皆頂上文東風生於春節而言。高本。衄。作䶊。注云。音忸。今訛衄非。簡按詩鄘風。女子善懷。箋。善。猶多也。⿰鼻丸。作鼽爲是。說文。鼽。病寒鼻窒也。釋名。鼻塞曰鼽。鼽。久也。涕久不通。遂至窒塞也。禮月令。民多鼽嚏。呂覽作鼽窒。高誘注。鼽。齆鼻也。靈經脈篇。實則鼽窒。虛則鼽衄。王氏乃爲洟(⿰鼻夷同。鼻液也。)之義。未詳所據。衄。說文。鼻出血也。篇海。䶊。通作衄。說文無䶊字。高氏改用俗字。非。

秋善病風瘧 高云。秋病肩背。俞在肩背。故秋善病風瘧。風瘧者。寒慄而肩背振動也。簡按瘧論云。邪客於風府。循膂而下。衛氣一日一夜。大會於風府。可見瘧邪自肩背始也。肩背振動之解欠詳。

冬善病痹厥 馬云。冬氣者。病在腰股。又在四肢。故痹病厥病。從之而生矣。

按蹺 史記扁鵲傳。鑱石橋引。索隱云。橋。謂按摩之法。說苑。子越扶形。子游矯摩。靈病傳篇。喬摩灸熨。蓋蹺。九兆切。與矯通。橋喬並同。易說卦。坎爲矯輮。疏。使曲者直爲矯。使直者曲爲輮。蓋蹺乃按摩矯揉之謂。王注似迂。樓氏綱目云。按蹺二字非衍文。其上下必有脫簡。即冬不藏精者。春必溫病之義也。

春不病頸項 吳本無春字。簡按前文無病頸項之言。此五字恐剩文。

仲夏不病胸脅 吳本無仲字。非。

飧泄而汗出也 此六字。新校正云。疑剩文。是。○李冶古今黈云。按本經生氣通天論云。春傷於風。夏乃洞泄。夏傷於暑。秋爲痎瘧。秋傷於濕。冬爲痿厥。冬傷於寒。春必病溫。由是而言。春夏秋冬。無論啟閉。政宜隨時導引。以開通利導之。但勿發泄使至於汗出耳。竊疑本經當云冬不按蹺。春必鼽衄。或病頸項。春不按蹺。仲夏必病胸脅。長夏必病洞泄寒中。夏不按蹺。秋必風瘧。秋不按蹺。冬必痹厥。其飧泄而汗出也一句。飧字當析之爲勿令二字。如此則辭旨俱暢。可爲通論矣。大抵導引。四時皆可爲之。惟不得勞頓至於汗出。而苟勞頓至於汗出。則非徒無益。或反以致他疾。不特於閉藏之時爲不可。雖春夏發生長育之時亦不可。王太僕不悟本經舛漏。堅主冬不按蹺。謂按蹺則四時俱病。蓋爲紙上語所牽。而肆爲臆說也。利害所繫甚重。予於是乎有辨。簡按李說反似肆爲臆說。然其理固不可掩。故備錄此。

故藏於精者春不病溫 張云。人身之精。真陰也。爲元氣之本。精耗則陰虛。陰虛則陽邪易犯。故善病溫。此正謂冬不按蹺。則精氣伏藏。陽不妄升。則春無溫病。又何慮乎鼽衄頸項等病。簡按傷寒論。太陽病。發熱而渴。不惡寒者。爲溫病。程應旄注云。太陽初得之一日。即發熱而渴。不惡寒者。因邪氣早已內蓄。其外感於太陽。特其發端耳。其內蓄之熱。固非一朝一夕矣。蓋自冬不藏精而傷於寒。時腎陰已虧。一交春陽發動。即病未發。而周身經絡。已莫非陽盛陰虛之氣所布濩。所云至春發爲溫病者。蓋自其胚胎受之也。

夏暑汗不出者秋成風瘧 吳云。冬宜閉藏。失之則如上條所論。夏宜疏泄。逆之而汗不出。則暑邪內伏。遇秋風悽切。金寒火熱。相戰爲瘧。張云。以上二節。一言冬宜閉藏。一言夏宜疏泄。冬不藏精則病溫。夏不汗泄則病瘧。陰陽啟閉。時氣宜然。此舉冬夏言。則春秋在其中矣。

此平人脈法也 吳云。脈法。猶言診法也。馬云。此皆因時爲病。脈亦宜知。乃平病人之脈法也。張云。脈法者。言經脈受邪之由然也。簡按以上三說。並屬曲解。新校正云。詳此下義。與上文不相接。蓋疑其有闕文者。良然。

平旦 四書脈云。平者。中分之意。乃天地晝夜之平分也。(平明。平曉。義同。)說文。旦。明也。從日見一上。一。地也。簡按顧炎武日知錄云。平旦者。寅也。可疑。李云。平旦至日中。自卯至午也。是。

黃昏 月令廣義云。日落。天地之色玄黃。而昏昏然也。又曰昏黃。簡按日知錄云。黃昏者。戌也。亦可疑。李云。日中至黃昏。自午至酉也。

合夜 簡按猶暮夜。言日暮而合於夜也。蓋定昏之謂。(淮南子。日至虞淵。是謂黃昏。至於蒙谷。是謂定昏。)李云。合夜至雞鳴。自酉至子也。此乃以黃昏合夜爲一。其以相去不遠。均爲酉刻也。馬則爲靈營衛生會篇所云合陰之義。然合陰即人定。(亥也)張則爲子前。並不可從。

雞鳴 張云。子前爲陰中之陰。子後爲陽中之陽。李云。雞鳴至平旦。自子至卯也。簡按小學紺珠日知錄之類。並以醜爲雞鳴。今張李二氏。以子爲雞鳴者。因以一日分四時。而子午當二至。卯酉當二分。日出爲春。日中爲夏。日入爲秋。夜半爲冬也。雖雞未嘗以子而鳴。然理固不得不然矣。

背爲陽腹爲陰 張云。人身背腹陰陽。議論不一。有言前陽後陰者。如老子所謂萬物負陰而抱陽。是也。有言前陰後陽者。如此節所謂背爲陽腹爲陰。是也。似乎相左。觀邵子曰。天之陽在南。陰在北。地之陰在南。陽在北。天陽在南。故日處之。地剛在北。故山處之。所以地高西北。天高東南。然則老子所言。言天之象。故人之耳目口鼻動於前。所以應天。陽面南也。本經所言。言地之象。故人之脊骨肩背峙於後。所以應地。剛居北也。矧以形體言之。本爲地象。故背爲陽。腹爲陰。而陽經行於背。陰經行於腹也。天地陰陽之道。當考伏羲六十四卦方圓圖。圓圖象天。陽在東南。方圖象地。陰在西北。其義最精。燎然可見。簡按程子曰。一身之上。百理具備。甚物是沒底。背在上。故爲陽。胸在下。故爲陰。至如男女之生。已有此象。

膀胱三焦 王引靈樞文。與宣明五氣注同。今靈樞中無所考。本藏篇云。腎合三焦膀胱。本輸篇云。三焦者。足少陽太陰之所將。太陽之別也。此與王所引義略同。(三焦詳義。出五臟別論。)

冬病在陰夏病在陽 高云。冬病在陰。腎也。下文云。陰中之陰。腎也。夏病在陽。心也。下文云。陽中之陽。心也。知冬病在陰。夏病在陽。則知陰中之陰陽中之陽矣。

春病在陰秋病在陽 高云。春病在陰。肝也。下文云。陰中之陽。肝也。秋病在陽。肺也。下文云。陽中之陰。肺也。知春病在陰。秋病在陽。則知陰中之陽陽中之陰矣。

雌雄 張云。即牝牡之謂。吳云。五行皆有雌雄。如甲爲雄。乙爲雌。肝爲雌。膽爲雄也。志云。雌雄。臟腑也。

相輸應也 吳云。轉輸傳送。而相應也。志云。輸應。交相授受也。

收受 吳云。五方之色。入通五臟。謂之收。五臟各藏其精。謂之受。張云。言同氣相求。各有所歸也。

東方青色入通於肝 白虎通云。肝。木之精也。東方者。陽也。萬物始生。故肝象木色青而有枝葉。

開竅於目 白虎通云。肝。目之爲候。何。目能出淚。而不能納物。木亦能出枝葉。不能有所內也。五行大義云。肝者。木臟也。木是東方顯明之地。眼目亦光顯照了。故通乎目。

其病發驚駭 新校正。疑爲衍文。是。據下文例。當云故病在頭。

其味酸 洪範。木曰曲直。曲直作酸。鄭注。木實之性。正義云。木生子實。其味多酸。五果之味雖殊。其爲酸一也。是木實之性然也。月令。春云其味酸。是也。

其畜雞 五行大義云。鄭玄云。雞屬木。此取其將旦而鳴近寅木。故又振羽翼。有陽性也。賈誼新書云。雞。東方之牲也。

其穀麥 月令鄭注云。麥實有孚甲。屬木。

上爲歲星 五行大義云。歲星。木之精。其位東方。主春。以其主歲。故名歲星。簡按上。上聲。

是以春氣在頭也 坊本。氣。誤作風。簡按據文例。當云知病之在筋。

其音角 月令正義云。角。是扣木之聲。漢律曆志云。角者。觸也。陽氣蠢動。萬物觸地而生也。

其數八 月令鄭注云。數者。五行佐天地生物成物之次也。易曰。天一地二。天三地四。天五地六。天七地八。天九地十。而五行自水始。火次之。木次之。金次之。土爲後。木生數三。成數八。但言八者。舉其成數。正義云。按尚書洪範云。一曰水。二曰火。三曰木。四曰金。五曰土。故其次如是也。鄭注易繫辭云。天一生水於北。地二生火於南。天三生木於東。地四生金於西。天五生土於中。(按原文此語再見。其一。此下有以益五行生之本句。)陽無耦。陰無配。未得相成。地六成水於北。與天一併。天七成火於南。與地二並。地八成木於東。與天三並。天九成金於西。與地四並。地十成土於中。與天五並也。是鄭氏之意。但言八者。舉其成數者。金木水火。以成數爲功。

是以知病之在筋也 推餘方之例。此八字繫於錯出。當在上爲歲星之後。

其臭臊 馬云。禮月令。其臭膻。膻。與臊同。簡按月令正義云。通於鼻者謂之臭。在口者謂之味。臭則氣也。說文。臊。豕膏臭也。膻。羊氣也。五行大義云。春物氣與羊相類。

南方赤色入通於心 白虎通云。心。火之精。南方尊陽在上。卑陰在下。禮有尊卑。故心象火。色赤而銳也。

開竅於耳 汪昂云。耳爲腎竅。然舌無竅。故心亦寄竅於耳。是以夜臥聞聲。而心知也。簡按此似曲說。而亦有理。

其味苦 洪範。火曰炎上。炎上作苦。月令。夏云其臭焦。其味苦。鄭注。焦氣之味。正義云。火性炎上。焚物則焦。焦是苦氣。

其畜羊 月令。春食麥與羊。鄭注。羊。火畜也。時尚寒。食之以安性也。簡按王云。言其未。非。

其穀黍 志云。黍。糯小米也。性溫而赤色。故爲心之穀。簡按五行大義云。黍。色赤性熱。又云。黍。舒散屬火。

上爲熒惑星 五行大義云。熒惑。火之精。其位南方。主夏。以其出入無常。故名熒惑。

是以知病之在脈也 張云。心主血脈也。

其音徵 漢律曆志云。徵者。祉也。萬物大盛蕃祉也。

中央黃色入通於脾 張云。土王四季。位居中央。脾爲屬土之義。其氣相通。簡按白虎通云。脾。土之精。故脾象土色黃也。

故病在舌本 志云。靈樞曰。脾者。主爲衛。使之迎糧。視唇舌好惡。以知吉凶。是脾氣之通於舌也。高云。靈樞經脈篇云。脾是動則病舌本強。故病在舌本。簡按前文例。當云病在脊。

其味甘 洪範。土爰稼穡。稼穡作甘。鄭注。甘味生於百穀。正義穀。穀是土之所生。故甘爲土之味也。月令云。其味甘。其臭香。是也。

其畜牛 月令中央鄭注。牛。土畜也。正義云。易。坤爲牛。是牛屬土也。簡按王注牽強。

其穀稷 張云。稷。小米也。粳者爲稷。糯者爲黍。爲五穀之長。色黃屬土。簡按月令中央。食稷與牛。鄭注。稷。五穀之長。

上是鎮星 五行大義云。鎮星。土之精。其位中央。主四季。以其鎮宿不移。故名鎮星。漢天文志。填星中央。季夏土。

其音宮 漢律曆志云。宮者。中也。居中央。暢四方。唱始施生。爲四聲之經。

其數五 志云。五。土之生數也。土居五位之中。故獨主於生數。簡按沈括筆談云。洪範五行。數自一至五。先儒謂之。此五行生數。各益以土數。以爲成數。以謂五行非土不成。故水生一而成六。火生二而成七。木生三而成八。金生四而成九。土生五而成十。(簡按此皇氏之說。見月令正義。云。此非鄭義。今所不取。)唯黃帝素問。土生數五。成數亦五。蓋水火木金。皆待土而成。土更無所待。故止一五而已。畫而爲圖。其理可見。爲之圖者。設木於東。設金於西。火居南。水居北。土居中央。四方自爲生數。各並中央之土。以爲成數。土自居其位。更無所並。自然止有五數。蓋土不須更待土而成也。合五行之數爲五十。則大衍之數也。此亦有理。今考土舉生數。而水火金木舉成數者。不特本經已。禮月令亦然。沈氏何不及此。

其臭香 五行大義云。元命苞曰。香者土之鄉氣。香爲主也。許慎云。土得其中和之氣。故香。

西方白色入通於肺 白虎通云。肺。金之精。西方亦金成萬物也。故象金色白。

開竅於鼻 白虎通云。鼻出入氣。高而有竅。山亦有金石累積。亦有孔穴。出雲布雨。以潤天下。雨則云消。鼻能出納氣也。

故病在背 吳云。上言秋氣者。病在背。

其味辛 洪範。金曰從革。從革作辛。鄭注。金之氣。正義云。金之在火。別有腥氣。非苦非酸。其味近辛。故辛爲金之氣味。月令。秋云其味辛。其臭腥。是也。

其畜馬 周禮六牲。馬其一也。穆天子傳。有獻食馬之文。郭璞注云。可以供廚膳者。

其穀稻 志云。稻色白而秋成。故爲肺之穀。(詳出湯液醪醴。)

太白星 五行大義云。太白。金之精。其位西方。主立秋。金色白。故曰太白。

其音商 漢律曆志云。商者。章也。物成章明也。

其臭腥 五行大義云。西方殺氣腥也。許慎云。未熟之氣腥也。西方金之氣象此。

北方黑色入通於腎 白虎通云。腎。水之精。北方水。故腎色黑。

開竅於二陰 白虎通云。水陰。故腎雙竅爲之候。能瀉水。亦能流濡。

故病在溪 張兆璜云。溪者。四肢之八溪也。冬氣伏藏。故溪爲之病。(八溪。見五臟生成篇。謂肘膝腕也。)簡按上文云。冬氣者。病在四肢。此說得之。

其味鹹 洪範。水曰潤下。潤下作咸。鄭注。水滷所生。正義云。水性本甘。久浸其地。變而爲滷。滷味乃咸。月令。冬云其味鹹。其臭朽。是也。

其畜彘 月令冬鄭注。彘。水畜也。揚雄方言云。豬。北燕朝鮮之間謂之豭。關東西或謂之彘。

其穀豆 月令夏鄭注。菽。實孚甲堅合。屬水。

上爲辰星 五行大義云。辰星。水之精。其位北方主冬。是天之執正。出入平時。故曰辰星。

其音羽 漢律曆志云。羽者。宇也。物藏聚萃。宇覆之也。

其臭腐 月令。冬。其臭朽。鄭注云。水之臭。正義云。水受惡穢。故有朽腐之氣。五行大義云。水受垢濁。故其臭腐朽也。

故善爲脈者 吳云。脈。猶言診也。

一逆一從 馬云。反四時者爲逆。順四時者爲從。志云。此總結經脈之道。生於五臟。連於六腑。外合五方五行陰陽六氣。表裏循環。有順有逆。高云。一逆一從。診脈法也。由舉而按。是爲逆。從按而舉。是爲從。簡按數說未知孰是。高注似鑿。

非其人勿教非其真勿授 張云。氣交變大論曰。得其人不教。是謂失道。傳非其人。漫泄天寶。此之謂也。高云。非其人勿教。人難得也。非其真勿授。真難遇也。得人得真。自古難之。勿教勿授。自古秘之。金匱真言。此之謂也。

字數:4659,最後更新時間:2023-10-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