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識·卷八


陰陽類論篇第七十


八極 莊子田子方。揮斥八極。神氣不變。又天運。天有六極五常。音義。司馬云。六極四方上下也。

青中主肝 高云。在色爲青。在中主肝。

且復侍坐 諸本。且。作旦。當改。

一陽爲遊部 張云。少陽在側。前行則會於陽明。後行則會於太陽。出入於二陽之間。故曰遊部。志云。遊部者。遊行於外內陰陽之間。外內皆有所居之部署。

此知五臟終始 吳云。由表而入。則始太陽。次少陽。終陽明。由里而出。則始陽明。次少陽。終太陽。言五臟者。陽該陰也。張云。有陽則有陰。有表則有里。睹此三陽之義。則五臟之終始。可類求而知矣。

三陽爲表 張云。三陽。誤也。當作三陰。三陰。太陰也。太陰爲諸陰之表。故曰。三陰爲表。按陰陽離合論曰。太陰爲關。痿論曰。肺主身之皮毛。師傳篇曰。肺爲之蓋。脾者主爲衛。是手足三陰。皆可言表也。下文所謂三陽三陰者。明列次序。本以釋此。故此節。當爲三陰無疑。王氏而下皆曰。三陽。太陽也。二陰。少陰也。少陰與太陽爲表裏。故曰。三陽爲表。二陰爲里。其說若是。然六經皆有表裏。何獨言二經之表裏於此耶。蓋未之詳察耳。

一陰至絕作朔晦 馬云。王注。以一陰至絕爲讀。作朔晦爲讀。又以卻具合以正其理爲句。義不通。當言一陰至絕作爲讀。晦朔卻具爲讀。合以正其理爲句。豈知一陰至絕。而有復作之理。朔晦相生之妙。卻具於其中。而正此厥陰之理也。正者。證也。簡按王注義尤明備。馬說卻非也。王所引靈樞文。出陰陽系日月篇。

以正其理 張云。終始循環。氣數具合。故得以正其造化之理矣。

弦急懸不絕 張云。懸。浮露如懸也。少陽之脈。其體乍數乍疏。乍短乍長。今則弦急如懸。其至不絕。兼之上乘胃經。此木邪之勝。少陽病也。按以上三陽爲病。皆言弦急者。蓋弦屬於肝。厥陰脈也。陰邪見於陽分。非危則病。故特舉爲言。

三陰者六經之所主也 張云。三陰。太陰也。上文云。三陽爲表。當作三陰者。其義即此。三陰之臟。脾與肺也。肺主氣。朝會百脈。脾屬土。爲萬物之母。故三陰爲六經之主。

上空志心 吳。改作志上控心。注云。志。謂腎氣也。脾爲坤土。有母萬物之象。故六經受栽於脾。而後治。是爲六經所主。今其氣上交於太陰寸口。脈來搏而沉。是脾家絕也。脾絕則腎無所畏。氣上凌心。控引心痛。腎主志。故曰志上控心。馬云。所謂三陰者。在手則爲手太陰肺經也。爲手足六經之所主。正以百脈朝會。皆交於手太陰經也。夫太陰之脈。浮澀爲本。今見伏脈。又似鼓不浮。是腎脈干肺也。腎之神爲志。肺虛則腎虛。其志亦空虛無依耳。曰上空者。蓋腎神上薄也。曰志心者。志雖腎之神。而實心之所之之謂也。張云。交於太陰。謂三陰脈至氣口也。肺主輕浮。脾主和緩。其本脈也。今見伏鼓不浮。則陰盛陽衰矣。當病上焦空虛。而脾肺之志。以及心神。爲陰所傷。若致不足。故上空志心。按陰陽應象大論曰。肺在志爲憂。脾在志爲思。心在志爲喜。是皆五臟之志也。簡按吳。空。作控。據王注。而其注則依楊義。然楊空字欠詳。要之此一節。義不清晰。張義略通。

二陰至肺 張云。言腎脈之至氣口也。經脈別論曰。二陰搏至。腎沉不浮者。是也。腎脈上行。其直者。從腎上貫肝膈。入肺中。出氣口。是二陰至肺也。腎主水。得肺氣以行降下之令。通調水道。其氣歸膀胱也。肺在上。腎在下。脾胃居中。主其升降之柄。故曰。外連脾胃也。外者。腎對脾言。即上文三陰爲表。二陰爲里之義。

一陰獨至 張云。厥陰脈勝也。經脈別論曰。一陰至。厥陰之治。是也。厥陰本脈。當軟滑弦長。陰中有陽。乃其正也。若一陰獨至。則經絕於中。氣浮於外。故不能鼓鉤而滑。而但弦無胃。生意竭矣。簡按張注。經絕氣浮爲句。不鼓鉤而滑爲句。志高同。吳改作一陰獨至。鉤而滑。經絕氣浮不鼓。不可從。

頌得 簡按頌。似用切。音誦。

一陰爲獨使 馬云。一陰者。即厥陰也。厥陰爲里之遊部。將軍謀慮。所以爲獨使也。張云。使者。交通終始之謂。陰盡陽生。惟厥陰主之。故爲獨使。

三陽一陰太陽脈勝 馬云。此言膀胱與肝爲病者。膀胱勝而肝負也。三陽者。足太陽膀胱經也。一陰者。足厥陰肝經也。膀胱主病。而肝來侮之。則木來乘水。當是時。膀胱爲表。肝爲里。膀胱邪盛。有自表之裏之勢。肝經不得而止之。致使內亂五臟之神。外有驚駭之狀。金匱真言論曰。肝其病發驚駭。高。太陽。改作太陰。簡按高注義乖。今仍舊文。

二陰二陽病在肺 高。二陽。作三陽。注云。太陽之氣。主皮毛者。肺之合。故二陰三陽相合。病在肺也。二陰合三陽而病肺。則三陽有餘。二陰不足。故少陰脈沉也。簡按舊注義通。未必改字。諸家仍王。

勝肺傷脾 張云。土邪傷水。故足少陰之脈沉。沉者。氣衰不振之謂。然胃爲脾腑。脾主四肢。火既勝肺。胃復連脾。脾病則四肢亦病矣。簡按高云。勝肺。猶言肺氣勝也。誤甚。

客遊於心脘下空竅堤閉塞不通 馬。心脘下句。空竅堤句。注云。少陰之氣。客遊於心脘之下。水來侮火也。然陰氣上游。胃不能制。腸胃空竅爲堤。閉塞不通。高云。空竅。汗孔之竅也。堤。猶路也。少陰少陽相合。陰勝其陽。故病出於少陰之腎。少陽三焦之脈。散絡心包。出於胃脘。今少陰之氣。客遊於心脘下。是陰客於陽。水勝其火。致三焦不能出氣以溫肌腠。一似空竅之路。閉塞不通。吳。陰氣以下十字句。堤閉塞不通五字句。注云。二陰。少陰腎氣也。一陽。少陽膽氣也。二氣相搏。水不勝火。病出於腎。腎病則氣逆。而上實於心脘下之空竅。如堤防之橫塞胸中。不得通塞。張同。堤下爲句。簡按王。陰氣客遊於心句。脘下空竅句。今考文義。高注似是。但堤字注未穩。當從舊注。

四肢別離 吳云。胸中病。則四肢無以受氣。故若別離於身。不爲己有也。張云。清陽實四肢。陽虛則四肢不爲用。

一陰一陽代絕云云 高。此一項。移於上文一陰爲獨使之下。注云。舊本在四肢別離下。今改正於此。張云。代絕者。二臟氣傷。脈來變亂也。肝膽皆木。木生心火。病以陽衰。則陰氣至心矣。吳云。陰氣。動氣也。上下無常者。作輟無時也。出入不知者。端倪莫測也。簡按吳陰氣之解。未見所本。

皆在 吳云。在寸口也。張云。皆病也。簡按志高以二陽三陰爲句。以至陰皆在爲句。而注皆在。爲脾胃之氣皆在於中。其說迂迴叵從。

陰不過陽 馬云。胃脾肺經爲病。則在陰經者。不能出過於陽以爲和。在陽經者。不能入止於陰以爲和。陰陽之氣。並至阻絕。張云。陰不過陽。則陰自爲陰。不過入於陽分也。陽氣不能止陰。則陽自爲陽。不留止陰分也。

浮爲血瘕沉爲膿胕 吳。浮沉改置。馬云。胕。腐同。張云。脈浮者。病當在外。而爲血瘕。脈沉者。病當在內。而爲膿胕。正以陰陽表裏。不相交通。故脈證之反若此。

陰陽皆壯下至陰陽 張云。陰陽皆壯。則亢而爲害。或以孤陰。或以孤陽。病之所及。下至陰陽。蓋男爲陽道。女爲陰器。隱曲不調。俱成大病也。

上合昭昭下合冥冥 張云。昭昭可見。冥冥可測。有陰陽之道在也。吳云。昭昭。天之道也。冥冥。地之陰也。言脈之陰陽。合天地也。

遂合歲首 張。合。作至。高云。五臟五行。始於木。而終於水。猶四時始於春。而終於冬。遂合今日孟春之歲首。簡按陰陽皆壯以下文六句。與下文不相冒。且旨趣曖昧難曉。疑是他篇錯簡。今姑仍張注。

在理已盡草與柳葉皆殺 馬云。冬三月之病。死證悉見。在理已盡。亦可延至地有草柳有葉之時。其人始殺者。何也。有死徵而有死脈也。以物生而人死。故亦以殺名之。向使交春之初。陽脈亦絕。有同陰脈。止期在孟春而已。安能至此草柳俱見之日乎。張云。在理已盡。謂察其脈證之理。已無生意也。以冬之病而得此。則凡草色之青。柳葉之見。陰陽氣易。皆其死期。故云皆殺也。簡按今仍王注。

春陰陽皆絕 馬依太素。刪春字。吳張志高。並順文釋之。今從馬。

陽殺 馬云。春三月爲病者。正以其人秋冬奪於所用。陰氣耗散。不能勝陽。故春雖非盛陽。交春即病。爲陽而死。名曰陽殺。張云。春月陽氣方升。而病在陽者。故曰陽殺。殺者。衰也。高云。春三月之病。陽氣不生。故曰陽殺。殺。猶絕也。簡按馬張之注。義相反。今詳馬據王注。爲病熱而釋之。義似長。仍從之。

草乾 馬云。若使其脈陰陽俱絕。則不能滿此三月。而始死也。期在舊草尚乾之時。即應死矣。無望其草生柳葉之日也。簡按王以降。併爲深秋之節。然陰陽皆絕者。安有從春至深秋。而始死之理乎。雖舊草尚乾之解未允當。姑從馬說。以俟後考。

至陰不過十日 張云。脾腎皆爲至陰。夏三月。以陽盛之時。而脾腎傷極。則真陰敗絕。天干易氣。不能堪矣。故不過十日也。高云。此夏三月之病。而有短期也。六月長夏。屬於至陰。時當至陰。陽氣盡浮於外。夏三月而病不愈。交於至陰。不過十日死。李云。金匱真言論曰。脾爲陰中之至陰。五臟六腑之本也。以至陰之臟。而當陽極之時。苟犯死症。期在十日。

陰陽交期在溓水 熊音。溓。音廉。薄也。張云。溓。音斂。清也。馬云。其脈陽中有陰。是謂陰陽交也。則脾未全絕。期在七月水生之候。其水溓靜之日而死矣。吳云。陰脈見於陽。陽脈見於陰。陰陽交易其位。謂之陰陽交。溓水。仲秋水寒之時也。言陰陽交易。既失其常。時當溓水。則天地不交之時也。脈與天地相違。短期不在是乎。高云。溓。濂同。若越長夏。而至於秋。則爲陰陽交。夏三月之病。而交於秋。期在濂水而死。濂。猶清也。中秋。水天一色之時也。簡按溓。薄冰也。潘岳寡婦賦。水溓溓以微凝。乃言冬初之時也。正韻。濂。音廉。與溓同。一曰。薄也。其爲清之義。未見所據。

三陽俱起 馬云。三陽者。足太陽膀胱經也。膀胱病脈俱起。則膀胱屬水。秋氣屬金。金能生水。當不治自已也。吳云。俱起。手足俱起也。高云。三陽。謂太陽陽明少陽。故曰俱。後三陽。謂太陽。二陰。謂少陰。故曰獨也。

陰陽交合者 馬云。若膀胱有陽病而見陰脈。有陰病而見陽脈。是陰陽相合。其證當行立坐臥。俱不寧也。以金爲主。當善調之而愈。吳云。謂陰陽之氣交至。合而爲病也。陰陽兩傷。血氣俱損。衰弱已甚。故令動止艱難。立則不能坐。坐則不能起也。張云。秋氣將斂未斂。故有陰陽交合爲病者。則或精或氣。必有所傷。而致動止不利。蓋陽勝陰。故立不能坐。陰勝陽。故坐不能起。

三陽獨至 李云。陽。當作陰。陰病而當陰盛。則孤陰不生矣。冰堅如石之候。不能再生。即上文三陽俱起。不治自愈。下文。二陰期在盛水。則此爲三陰無疑。

期在石水 張云。三陽獨至。陽亢陰竭之候也。陰竭在冬。本無生意。而孤陽遇水。終爲撲滅。故期在冰堅如石之時也。

二陰獨至 張云。二陰。全元起本。作三陰。即所謂三陰並至。有陰無陽也。盛水者。正月雨水之候。孤陰難以獨立。故遇陽勝之時。則不能保其存也。

字數:3432,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