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本子平真詮卷四

四十七、論雜格


雜格者,月令無用,取外格而用之,其格甚多,故謂之雜。大約要干頭無官無煞,方成外格。如有官煞,則自有官煞爲用,無勞外格矣。若透財尚可取格,然財根深,或財透兩位,則亦以財爲重,不取外格也【東里山人按:沈氏所謂之月令無用者,即無財官印食傷梟煞也,刃祿不可爲用也,故另行取用,若命中官旺則以官爲用,財旺則以財爲用。是沈氏所謂用神者,可用之星神也。而沈氏取用,以月令爲主者,是命理以月令提綱爲重也。若月令無用,除另取星神爲用外,沈氏亦有取外格者也】

試以諸格論之,有取五行一方秀氣者,取甲乙全亥卯未、寅卯辰,又生春月之類。本是一派劫財,以五行各得其全體,所以成格,喜印露而體純。如癸亥、乙卯、乙未、壬午,吳相公命是也。運亦喜印綬比劫之鄉,財食亦吉,官煞則忌矣。

有從化取格者,要化出之物,得時乘令,四支局全。如丁壬化木,地支全亥卯未、寅卯辰,而又生於春月,方爲大貴。否則亥未之月亦是木地,次等之貴。如甲戌、丁卯、壬寅、甲辰,一品貴格命也。運喜所化之物,與所化之印綬,財傷亦可,不利官煞。

有倒沖成格者,以四柱無財官而對面以沖之,要支中字多,方沖得動。譬如以弱主邀强賓,主不眾則賓不從。如戊午、戊午、戊午、戊午,是沖子財也;甲寅、庚午、丙午、甲午,是沖子官也。運忌填實,餘俱可行。【東里山人按:戊午一造,午中丁火爲印,豈謂無用?】

有朝陽成格者,戊去朝丙,辛日【校:「日」原作「同」,據中州本改】得官,以丙戊同祿於巳,即以引汲【校:「引汲」,原書作「彼」,據中州本改】之意。要干頭無木火,方成其格,蓋有火則無待於朝;有木則觸戊之怒,而不爲我【校:「我」原作「戊」,據中州本改】朝。如戊辰、辛酉,辛酉、戊子,張知縣命是也。運喜土金水,木運平平,火則忌矣。

有合祿成格者,命無官星,借干支以合之。戊日庚申,以庚合乙,因其主而得其偶。如己未、戊辰、戊辰、庚申,蜀王命是也。癸日庚申,以申合巳,因其主而得其朋,如己酉、辛未、癸未、庚申,趙丞相命是也。運亦忌填實,不利官煞,更不宜以火尅金,使彼受制而不能合,餘則吉矣。【東里山人按:己未一造,申辰有半合水之象,何不爲?己酉一造,煞透而根深,何須外格?】

有棄命從財者,四柱皆財,而身無氣,捨而從之,格成大貴。若透印則身賴印生而不從,有官煞則亦無從財而兼從官煞之理,其格不成。如庚申、乙酉、丙申、己丑,王十萬命造也。運喜傷食財鄉,不宜身旺。

有棄命從煞者,四柱皆煞,而日主無根,捨而從之,格成大貴。若有傷食則煞受制而不從,有印則印以化煞而不從。如乙酉、乙酉、乙酉、甲申,李侍郎命是也。運喜財官,不宜身旺,食神傷官,則尤忌矣。

有井欄成格者,庚金生三、七月,方用此格。以申子辰沖寅午戌,財官印綬,合而沖之。若透丙丁,有巳午,以現存官煞,而無待於沖,非井欄之格矣。如戊子、庚申、庚申、庚辰,郭統制命也。運喜財,不利填實,餘亦吉也。

有刑合成格者,癸日甲寅時,寅刑巳而得財官,格與合祿相似,但合祿則喜以合之,而刑合則硬以致之也。命有庚申,則木被沖尅而不能刑;有戊己字,則現透官煞而無待【校:「待」字據中州本補】於刑,非此格矣。如乙未、癸卯、癸卯、甲寅,十二節度使命是也。運忌填實,不利金鄉,餘則吉矣。

有遙合成格者,巳與丑會,本同一局,丑多則會巳而辛丑得官,亦合祿之意也。如辛丑、辛丑、辛丑、庚寅,章統制命是也。若命中有子字,則丑與子合而不遙;有丙丁戊已,則辛癸之官煞已透,而無待於遙,另有取用,非此格矣。

至於甲子遙巳,轉輾求合,似覺無情,此格可廢,因羅御史命,聊復存之。爲甲申、甲戌、甲子、甲子,羅御史命是也。【東里山人按:徐氏注曰:羅御史甲申一造,月令雜氣偏財可用,何須曲爲之說?實無理取鬧耳。徐氏之言是也。】

若夫拱祿、拱貴、趨乾、歸祿、夾戌、鼠貴、騎龍、日德、日貴、福德【校:中州本作富祿】、魁罡、食神時墓、兩干不雜、干支一氣、五行具足之類,一切無理之格,概置勿取。即古人格內,亦有成式。總之意爲遷就,硬填入格,百無一是【校:「是」原作「似」,據中州本改】,徒誤後學而已。

乃若天地雙飛,雖富貴亦自有格,不全賴此,而亦能增重其【校:「其」原作「具」,據中州本改】格。即用神不甚有用,偶有依以爲用,亦成美格。然而用神不吉,即以爲凶,不可執也。

其於傷官傷盡,謂是傷盡,不宜見官則可耳。而俗書則謂傷官見官,必盡力以傷之,使之無地容身,更行傷運,便能富貴。不知官有何罪,而惡之如此?況見官而傷,則以官非美物,而傷以制之,又何傷官之謂凶神,而見官之爲禍百端乎?予用是說以歴試,但有貧賤,並無富貴,未可輕信也。近亦見有大貴者,不知何故。然要之極賤者多,不得不觀其人物以衡之。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599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