秘本子平真詮卷三

三十一、論正官


官以尅身,雖與【校:「與」原作「六」,據中州本改】七煞有別,終受彼制,何以切忌刑沖破害,尊之若是乎?豈知人生天地間【校:「間」字據中州本補】,必無矯焉自尊之理,雖貴極天子,亦有天祖臨之。正官者,分所當尊,如在國有君,在家有親,刑沖破害,以下犯上,烏乎可乎?

以刑沖破害爲忌,則以生之護之爲喜矣。存其喜而去其忌則貴,而貴之中又有高低者,何也?以財印並透者論之,兩不相礙,其貴也大。如薛相公命:甲申、壬申、乙巳、戊寅,壬印戊財,以乙隔之,水與土不相礙,故爲大貴。若壬戌、丁未、戊申、乙卯,雜氣正官,透干會支,最爲貴格,而壬財丁印,二者相合,仍以孤官無輔論【校:「論」字據中州本補】,所以不上七品。

若財印不以兩用,則單用印不若單用財,以印能護官,亦能洩官,而財生官也。若化官爲印而透財,則又爲甚秀【校:「甚秀」原作「透之」,據中州本改】而大貴之格也。如金【校:原書「金」下多一「人」字,今刪。】狀元命,乙卯、丁亥、丁未、庚戌,此並用財印,無傷官而不雜煞,所謂去其忌而存其喜者也。

然而遇傷在於佩印,混煞貴乎取清。如宣參國命,己卯、辛未、壬寅、辛亥,未中己官透干用清,支會木局,兩辛解之,是遇傷而佩印也。

李參政命,庚寅、乙酉、甲子、戊辰,甲用酉官,庚金混雜,乙以合之,合煞留官,是雜煞而取清也【東里山人按:《論喜忌干支有別》章有謂「故曰甲用酉官,逢庚辛則官煞雜,而申酉不作此例」,則是以申酉不爲官煞混雜矣。今於此,乃謂庚金獨透,而酉則混之,何其前後之矛盾也!又《論行運》章有「如甲生酉月,辛金透而官猶弱,逢申酉則官植根,逢庚辛則混煞重官之類是也。」是以申酉皆爲官之根矣;而《論支中喜忌逢運透清》又謂「有寅亥未卯等字……皆甲木之根也」,是以未卯中藏乙而爲甲之根也,則酉亦當作庚之根,何以此處反作混雜看?】

至於官格透傷用印者,又忌見財,以財能去印,未能生官,而適以護傷故也。然亦有逢財而反大貴者,如范太傅命,丁丑、壬寅、己巳、丙寅,支具巳丑,會金傷官,丙丁解之,透壬豈非破格?卻不知丙丁並透,用一而足,以丁合壬而財去,以丙制傷而官清,無情而愈有情。此正造化之妙,變幻無窮,焉得不貴?

至若地支刑沖,會合可解,已見前篇,不必再述,而以後諸格,亦不談及矣。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803
卷一
卷二
卷三
卷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