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輯本桓譚新論


卷十五 閔友篇


諺曰:「有白頭如新,傾蓋如故。」言内有以相知與否,不在新故也。史記集解卷八十三鄒陽列傳。

夫以人言善我,亦必以人言惡我。王翁使都尉孟孫往泰山告祠,道過徐州,徐州牧宋仲翁,道余才智,陳平、留侯之比也。孟孫還,喜謂余曰:「仲翁盛稱子德,子乃此耶?」嚴本作邪,此依道藏本。余應曰:「與僕遊四五歲,不吾見稱。今聞仲翁一言而奇怪之,若有人毁余,子亦信之,吾畏子也。」意林卷三。

揚子雲大才而不曉音,余頗離雅操而更爲新弄。一本作聲。子雲曰:「事淺易喜,一本作善。深者難識,卿不好雅頌而悦鄭聲,宜也。」太平御覽卷五百六十五樂部。

張子侯曰:「楊子雲,西道孔子也,乃貧如此?」吾應曰:「子雲亦東道孔子也。昔仲尼豈獨是魯孔子,亦齊、楚聖人也。」意林卷三。案:文選卷四十六任彦昇王文憲集序注引揚雄與桓譚書云:「望風景附,聲訓自結。」蓋二賢之相許如此。

謂楊子雲曰:「如後世復有聖人,徒知其才能之勝己,多不能知其聖與非聖也。」子雲曰:「誠然。」論衡講瑞篇。

陽城子姓張名衡,蜀郡人,王翁嚴云:翁下當有時字。與吾俱爲講學祭酒,及寢疾,豫買棺槨,多下錦繡,立被發塚。太平御覽卷八百十五布帛部。

有通人如子禮。林寶元和姓纂卷二百九魚引桓譚新論並云:漢書長安富人如氏也。

時農。同上卷二七之。

茂陵周智孫曰:「胡不爲賦頌?」余應之曰:「久爲大司空掾,見使兼領衆事,典定大議,汲汲不暇,以夜繼晝,安能復作賦頌耶?」職官分紀卷五掾屬。

關並字子陽,孫本作場。材智通達也。漢書二十九溝洫志第九注。

張戎,字仲功,習灌溉事也。漢書注同上。

韓牧字子台,善水事。漢書注同上。

案漢書二十九溝洫志云:「王莽時徵能治河者以百數,其大略異者,長水校尉平陵關並言:『河决,率常於平原、東郡左右,其地形下而土疏惡,聞禹治河時,本空此地,以爲水猥盛則放溢,少稍自索。雖時易處,猶不能離此。上古難識,近察秦、漢以來,河決曹、衛之域,其南北不過百八十里者。可空此地,勿以爲官亭民舍而已。』」又大司馬長安張戎習灌溉事,見卷十一離事篇,此不具載。又御史臨淮韓牧,同志云:「韓牧以爲可略於禹貢九河處穿之,縱不能爲九,但爲四五,宜有益云。」

莊尤,字伯石。後漢書卷一光武帝紀「王莽納言將軍嚴尤」,李賢舊注引桓譚新論云:「此言嚴,諱明帝諱也」。

高君孟頗知律令,嘗自伏寫書,著作郎署哀其老,欲代之,不肯,云:「我躬自寫,乃當十遍讀。」北堂書鈔卷一百一藝文部,太平御覽卷六百十四學部。孫、嚴本均脱孟字、署字。

余同時佐説郛作左。郎官有梁子初、楊一作揚。子林,好學,所寫萬卷,至于白首。常有所不曉百許寄余,余觀其事,皆略可見。太平御覽卷六百十九學部,説郛卷五十九。

字數:903,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