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集釋·卷七上·外篇


達生第十九

釋文以義名篇。〗


達生之情者,不務生之所无以爲;生之所無以爲者,分外物也。  釋文 達生 達,暢也,通也。廣雅云:生,出也。〗達命之情者,不務知之所无柰何。知之所無柰何者,命表事也。  夫人之生也,各有素分,形之妍醜,命之脩短,及貧富貴賤,愚智窮通,一豪已上,無非命也。故達(生)於性命之士,性靈明照,終不貪於分外,爲己事務也,一生命之所鍾者,皆智慮之所無柰之何也。〗養形必先之以物,物有餘而形不養者有之矣;知止其分,物稱其生,生斯足矣,有餘則傷。  物者,謂資貨衣食,旦夕所須。夫頤養身形,先須用物;而物有分限,不可無涯。故凡鄙之徒,積聚有餘而養衞不足者,世有之矣。  釋文 物稱 尺證反。〗有生必先无離形,形不離而生亡者有之矣。守形(太)〔大〕甚,故生亡也。  既有此浮生,而不能離形遺智,愛形大甚,亡失全生之道也。如此之類,世有之矣。  釋文 無離 力智反,下同。 大甚 音泰。〗生之來不能卻,其去不能止。非我所制,則無爲有懷於其閒。  生死去來,委之造物,妙達斯原,故無所惡。〗悲夫!世之人以爲養形足以存生;故彌養之而彌失之。  夫壽夭去來,非己所制。而世俗之人,不悟斯理,貪多資貨,厚養其身,妄謂足以存生,深可悲歎。〗而養形果不足以存生,養之彌厚,則死地彌至。  厚養其形,彌速其死,故決定不足以存生。〗則世奚足爲哉!莫若放而任之。  夫馳逐物境,本爲資生。生既非養所存,故知世閒物務,何足爲也!〗雖不足爲而不可不爲者,其爲不免矣。性分各自爲者,皆在至理中來,故不可免也,是以善養生者,從而任之。  分外之事,不足爲也;分內之事,不可不爲也。夫目見耳聽足行心知者,稟之性理,雖爲無爲,故不務免也。〗

夫欲免爲形者,莫如棄世。棄世則无累,无累則正平,正平則與彼更生,更生則幾矣。更生者,日新之謂也。付之日新,則性命盡矣。  幾,盡也。更生,日新也。夫欲有爲養形者,無過棄卻世閒分外之事。棄世則無憂累,無憂累則合於正真平等之道,平正則冥於日新之變,故能盡道之玄妙。  釋文 則幾 徐其依反。〗事奚足棄而生奚足遺?棄事則形不勞,遺生則精不虧。所以遺棄之。  人世虛無,何足捐棄?生涯空幻,何足遺忘?故棄世事則形逸而不勞,遺生涯則神凝而不損也。〗夫形全精復,與天爲一。俱不爲也。  夫形全不擾,故能保完天命;精固不虧,所以復本還原;形神全固,故與玄天之德爲一。〗天地者,萬物之父母也,無所偏爲,故能子萬物。  夫二儀無心而生化萬物,故與天地合德者,羣生之父母。〗合則成體,散則成始。所在皆成,無常處。  夫陰陽混合,則成體質,氣息離散,則反於未生之始。◎家世父曰:合者,息之機也,消之漸也;散則復反而歸其本,而機又於是息焉,故曰成始。終則有始,天行也,所以能移,不主故常以成其大常也。  釋文 常處 昌慮反。〗形精不虧,是謂能移;與化俱也。  移者,遷轉之謂也。夫不勞於形,不虧其精者,故能隨變任化而與物俱遷也。〗精而又精,反以相天。還輔其自然也。  相,助也。夫遣之又遣,乃曰精之又精,是以反本還元,輔於自然之道也。  釋文 相天 息亮反。〗

子列子問關尹曰:「至人潜行不窒,其心虛,故能御羣實。  古人稱師曰子,亦是有德之嘉名。具斯二義,故曰子列子,即列禦寇也。〔關尹〕,姓尹,名喜,字公度,爲函谷關令,故曰關令尹真人;是老子弟子,懷道抱德,故禦寇詢之也。窒,塞也。夫至極聖人,和光匿燿,潛伏行世,混跡同塵,不爲物境障礙,故等虛室,空而無塞。本亦作空字。  釋文 關尹 李云:關令尹喜也。 不窒 珍悉反。〗蹈火不熱,行乎萬物之上而不慄。至適,故無不可耳,非物往可之。  冥於寒暑,故火不能災;一於高卑,故心不恐懼。  釋文 蹈火 徒報反。〗請問何以至於此?」總結前問意也。〗

關尹曰:「是純氣之守也,非知巧果敢之列。夫不爲外物侵傷者,乃是保守純和之氣,養於恬淡之心而致之也,非關運役心智,分别巧詐,勇決果敢而得之。  釋文 非知 音智。 之列 音例。本或作例。〗居,予語女!命禦寇令復坐,我告女至言也。  釋文 予語 魚據反。  音汝。後同。〗凡有貌象聲色者,皆物也,物與物何以相遠?唯無心者獨遠耳。  釋文 相遠 于萬反。〗夫奚足以至乎先?是色而已。同是形色之物耳,未足以相先也。  夫形貌聲色,可見聞者,皆爲物也。(二)〔而〕彼俱物,何足以遠,亦何足以先至乎?俱是聲色故也。唯當非色非聲,絶視絶聽者,故能超貌象之外,在萬物之先也。〗則物之造乎不形而止乎无所化,常遊於極。  夫不色不形,故能造形色者也;無變無化,故能變化於萬物者也。是以羣有從造化而受形,任變化之妙本。〗夫得是而窮之者,物焉得而止焉!夫至極者,非物所制。  夫得造化之深根,自然之妙本,而窮理盡性者,世間萬物,何得止而控馭焉!故當獨往獨來,出没自在,乘正御辯,於何待焉!  釋文 焉得 於虔反。〗彼將處乎不淫之度,止於所受之分。  彼之得道聖人,方將處心虛淡,其度量弘博,終不滯於世閒。〗而藏乎无端之紀,冥然與變化日新。  大道無端無緒,不始不終,即用此混沌而爲紀綱,故聖人藏心晦跡於恍惚之鄉也。〗遊乎萬物之所終始,終始者,物之極。  夫物所始終,謂造化也。言生死始終,皆是造化,物固以終始爲造化也。而聖人放任乎自然之境,遨遊乎造化之場。〗壹其性,飾則二矣。  率性而動,故不二也。〗養其氣,不以心使之。  吐納虛夷,故愛養元氣。〗合其德,不以物離性。  抱一不離,故常與玄德冥合也。〗以通乎物之所造。萬物皆造於自爾。  物之所造,自然也。既一性合德,與物相應,故能達至道之原,通自然之本。〗夫若是者,其天守全,其神无郤,物奚自入焉!是者,指斥以前聖人也。自,從也。若是者,其保守自然之道,全而不虧,其心神凝照,曾無閒郤,故世俗事物,何從而入於靈府哉!  釋文 無郤 去逆反。〗

夫醉者之墜車,雖疾不死。骨節與人同而犯害與人異,其神全也,乘亦不知也,墜亦不知也,死生驚懼不入乎其胷中,是故𨕣物而不慴。自此已下,凡有三譬,以況聖人任獨無心。一者醉人,二者利劍,三者飄瓦,此則是初譬也。夫醉人乘車,忽然顛墜,雖復困疾,必當不死。其謂心無緣慮,神照凝全,既而乘墜不知,死生不(人)〔入〕,是故遻於外物而情無慴懼。  釋文 之墜 字或作隊,同。直類反。後皆同。◎家世父曰:始守乎氣而終養乎神,道家所謂鍊氣歸神也。 乘亦 音繩,又繩證反。  音悟,郭音愕。爾雅云:遻,忤也。郭注云:謂干觸。◎盧文弨曰:今本作𨕣。 不慴 之涉反,懼也。李郭音習。〗彼得全於酒而猶若是,醉故失其所知耳,非自然無心者也。〗而況得全於天乎?彼之醉人,因於困酒,猶得暫時凝淡,不爲物傷,而況德全聖人,冥於自然之道者乎!物莫之傷,故其宜矣。〗聖人藏於天,故莫之能傷也。不闚性分之外,故曰藏。  夫聖人照等三光,智周萬物,藏光塞智於自然之境,故物莫之傷矣。〗復讎者不折鏌干,夫干將鏌鎁,雖與讎爲用,然報讎者不事折之,以其無心。  此第二(諭)〔喻〕也。干將鏌鎁,並古之良劍。雖用劍殺害,因以結讎,而報讎之人,終不瞋怒此劍而折之也,其爲無心,故物莫之害也。  釋文  音莫。本亦作莫。  李云:鏌耶干將,皆古之利劍名。吴越春秋云:吴王闔閭使干將造劍,劍有二狀,一曰干將,二曰鏌耶。鏌耶,干將妻名也。〗雖有忮心者不怨飄瓦,飄落之瓦,雖復中人,人莫之怨者,由其無情。  飄落之瓦,偶爾傷人,雖忮逆褊心之夫,終不怨恨,爲瓦是無心之物。此第三(諭)〔喻〕也。  釋文 忮心 之豉反,郭、李音支。害也。字書云:佷也。 飄瓦 匹遥反,郭李云:落也。 雖復 扶又反。下章同。 中人 丁仲反。〗是以天下平均。凡不平者,由有情。〗故无攻戰之亂,无殺戮之刑者,由此道也。無情之道大矣。  夫海內清平,遐荒靜息,野無攻戰之亂,朝無殺戮之刑者,葢由此無爲之道,無心聖人,故致之也。是知無心之義大矣。〗

不開人之天,而開天之天,不慮而知,開天也;知而後感,開人也。然則開天者,性之動也;開人者,知之用也。  郭注云:不慮而知,開天者也;知而後感,開人者也。然則開天者,性之動;開人者,知之用。郭得之矣,無勞更釋。〗開天者德生,性動者,遇物而當足則忘餘,斯德生也。〗開人者賊生。知用者,從感而求,勌而不已,斯賊生也。  夫率性而動,動而常寂,故德生也。運智御世,爲害極深,故賊生也。老經云,以智治國國之賊,不以智治國國之德也。〗不厭其天,不忽於人,任其天性而動,則人理亦自全矣。  常用自然之性,不厭天者也;任智自照於物,斯不忽人者也。  釋文 不厭 李於豔反,徐於瞻反。〗民幾乎以其真!」民之所患,僞之所生,常在於知用,不在於性動也。  幾,盡也。因天任人,性動智用,既而人天無别,知用不殊,是以率土盡真,蒼生無僞者也。  釋文 幾乎 音機,或音祈。〗

仲尼適楚,出於林中,見痀僂者承蜩,猶掇之也。痀僂,老人曲腰之貌。承蜩,取蟬也。掇,拾也。孔子聘楚,行出林籟之中,遇老公以竿承蟬,如俛拾地芥,一無遺也。  釋文  郭於禹反,李徐居具反,又其禹反。  郭音縷,李徐良付反。  一本作美。◎慶藩案:承讀爲拯,(說文作抍。)拯,謂引取之也。艮六二不拯其隨,虞翻曰:拯,取也。釋文拯作承,(通志堂〔本〕改承爲拯。)云音拯救之拯。(復)〔渙〕初六用拯馬壯吉,釋文:子夏(拯)作抍;抍,取也。列子黃帝篇使弟子並流而承之,釋文承音拯,引方言出溺爲承。(今方言作拯。)宣十二年左傳曰,目於眢井而拯之,釋文拯作承,云音拯。皆引取之義也。  音條,蟬也。 猶掇 丁活反,拾也。〗

仲尼曰:「子巧乎!有道邪?」

曰:「我有道也。怪其巧妙一至於斯,故問其方。答云有道也。〗五六月累丸二而不墜,則失者錙銖;累二丸於竿頭,是用手之停審也。故其承蜩,所失者不過錙銖之閒也。  錙銖,稱兩之微數也。初學承蜩,時經半歲,運手停審,故所失不多。  釋文 五六月 司馬云:黏蟬時也。 累丸 劣彼反。下同。司馬云:謂累之於竿頭也。◎慶藩案:列子釋文引司馬云:纍垸,謂累丸於竿頭也。與釋文小異。 者錙 側其反。  音殊。〗累三而不墜,則失者十一;所失愈(多)〔少〕。  時節(猶)〔尤〕久,累丸(徵)〔增〕多,所承之蜩十失其一也。〗累五而不墜,猶掇之也。停審之至,故乃無所復失。  累五丸於竿頭,一無墜落,停審之意,遂到於斯,是以承蜩蟬猶如俛拾。〗吾處身也,若厥株拘;吾執臂也,若槁木之枝;不動之至。  拘,謂斫殘枯樹枝也。執,用也。我安處身心,猶如枯樹,用臂執竿,若槁木之枝,凝寂停審,不動之至。斯言有道,此之謂也。  釋文 若厥 本或作橛,同。其月反。  音誅。  其俱反,郭音俱。李云:厥,豎也,豎若株拘也。◎盧文弨曰:也字未刻,依宋本補。◎家世父曰:列子黃帝篇作若橛株駒,注云:株駒,斷木也。山海經海內經,(達)〔建〕木有九欘,下有九枸。郭璞注:欘,枝回曲也,枸,根盤錯也。說文:株,木根也。徐鉉曰:在土曰根,在土上曰株。株枸者,近根盤錯處;厥者,斷木爲杙也。身若斷株,臂若槁木之枝,皆堅實不動之意。 若槁 苦老反。〗雖天地之大,萬物之多,而唯蜩翼之知。二儀極大,萬物甚多,而運智用心,唯在蜩翼,蜩翼之外,無他緣慮也。〗吾不反不側,不以萬物易蜩之翼,何爲而不得!」遺彼故得此。  反側,猶變動也。外息攀緣,內心凝靜,萬物雖眾,不奪蜩翼之知,是以事同拾芥,何爲不得也!〗

孔子顧謂弟子曰:「用志不分,乃凝於神,其痀僂丈人之謂乎!」夫運心用志,凝靜不離,故累丸承蜩,妙凝神鬼。而尼父勉勖門人,故云痀僂丈人之謂也。  釋文 不分 如字。◎俞樾曰:凝當作疑。下文梓慶削木爲鐻,鐻成,見者驚猶鬼神,即此所謂乃疑於神也。列子黃帝篇正作疑,張湛注曰:意專則與神相似者也。可據以訂正。〗

顔淵問仲尼曰:「吾嘗濟乎觴深之淵,津人操舟若神。觴深,淵名也。其狀似桮,因以爲名,在宋國也。津人,謂津濟之人也。操,捉也。顔回嘗經行李,濟渡斯淵,而津人操舟,甚有方便,其便辟機巧,妙若神鬼,顔回怪之,故問夫子。  釋文 操舟 七曹反。下章同。〗吾問焉,曰:『操舟可學邪?』曰:『可。善游者數能。言物雖有性,亦須數習而後能耳。  顔回問:「可學否?」答曰:「好游涉者,數習則能。」夫物雖稟之自然,亦有習以成性者。  釋文 數能 音朔。注、下同。〗若乃夫没人,則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没人,謂能鶩没於水底。  注云,謂鶩没水底。鶩,鴨子也。謂津人便水,没入水下,猶如鴨鳥没水,因而捉舟。  釋文  音木,鴨也。〗』吾問焉而不吾告,敢問何謂也?

仲尼曰:「善游者數能,忘水也。習以成性,遂若自然。  好游於水,數習故能,心無忌憚,忘水者也。〗若乃夫没人之未嘗見舟而便操之也,彼視淵若陵,視舟之覆猶其車卻也。視淵若陵,故視舟之覆於淵,猶車之卻退於阪也。  好水數游,習以成性,遂使顧視淵潭,猶如陵陸,假令舟之顛覆,亦如車之卻退於阪。  釋文 之覆 芳服反。注、下同。 猶其車卻也 元嘉本無車字。〗覆卻萬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覆卻雖多而猶不以經懷,以其性便故也。  舍,猶心中也。隨舟進退,方便萬端,陳在目前,不關懷抱。既(不)〔能〕忘水,豈復勞心!◎俞樾曰:萬下脱物字。此本以覆卻萬物爲句,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爲句。方者,並也。方之本義爲兩舟相並,故方有並義。荀子致仕篇莫不明通方起以尚盡矣,楊倞曰:方起,並起。漢書楊雄傳雖方征僑與偓佺兮,師古注曰:方,謂並行也。皆其證也。方陳乎前,謂萬物並陳乎前也。今上句脱物字,而以方字屬上讀,則所謂陳前者,果何指歟?郭注曰:覆卻雖多,而猶不以(輕)〔經〕懷,是其所據本有物字。葢正文是萬物,故以多言,若如今本作萬方,當以廣大言,不當以多言也。列子黃帝篇正作覆卻萬物方陳乎前而不得入其舍,可據以訂正。〗惡往而不暇!所遇皆閒暇也。  率性操舟,任真游水,心無矜係,何往不閒!豈唯操舟,學道亦爾,但能忘遣,即是達生。  釋文 惡往 音烏。 閒暇 音閑。〗以瓦注者巧,以鉤注者憚,以黃金注者㱪。所要愈重,則其心愈矜也。  注,射也。用瓦器賤物而戲賭射者,既心無矜惜,故巧而中也。以鉤帶賭者,以其物稍貴,恐不中垛,故心生怖懼而不著也。用黃金賭者,既是極貴之物,矜而惜之,故心智昏亂而不中也。是以津人以忘遣故若神,射者以矜物故昏亂。是以矜之則拙,忘之則巧,勗諸學者,幸志之焉。  釋文 瓦注 之樹反。李云:擊也。  徒丹反,又音丹,又丈旦反。忌惡也。一曰難也。 𣧟 武典反,又音昏,又音門。本亦作㱪。說文云:㱪,瞀也。元嘉本作昏。◎盧文弨曰:今本𣧟作㱪,舊瞀也作矜也,譌。今據本書改正。◎慶藩案:𣧟,速也。又吕覽去尤篇以黃金殶者殆。殆,疑也,(見襄四年公羊傳注。)亦迷惑之意。黃金殶者之殶不别見。吕覽高注亦云無考。列子黃帝篇以瓦摳者𣧟,淮南說林訓以金鉒者跂,並襲莊子而不作殶字。 所要 一遥反。〗其巧一也,而有所矜,則重外也。凡外重者內拙。」夫欲養生全內者,其唯無所矜重也。  夫射者之心,巧拙無二,爲重於外物,故心有所矜,只爲貴重黃金,故內心昏拙,豈唯在射,萬事亦然。〗

田開之見周威公。威公曰:「吾聞祝腎學生,學生者務中適。  釋文 田開之 李云:開之,其名也。 周威公 崔本作周威公竈。◎俞樾曰:史記周本紀(孝)〔考〕王封其弟於河南,是爲桓公。桓公卒,子威公代立。此周威公殆即其人乎?索隱:按系本,西周桓公名揭,威公之子;東周惠公名班,而威公之名不傳。崔本可補史闕。 祝腎 上之六反,下市軫反。字又作緊,音同。本或作賢。 學生 司馬云:學養生之道也。 務中 丁仲反。下章注而中適同。〗吾子與祝腎游,亦何聞焉?」姓田,名開之,學道之人。姓祝,名腎,懷道者也。周公之胤,莫顯其名,食采於周,諡曰威也。素聞祝腎學養生之道,開之既從游學,未知何所聞乎?有此咨疑,庶稟其術。  釋文 吾子與祝腎游 司馬本以吾子屬上句,更云子與祝腎游。〗

田開之曰:「開之操拔篲以侍門庭,亦何聞於夫子!」開之謂祝腎爲夫子。拔篲,掃帚也。言我操提掃帚,參侍門户,灑掃庭前而已,亦何敢輒問先生之道乎!古人事師,皆擁篲以充役也。  釋文  七曹反。  蒲末反,徐甫末反。李云:把也。  似歲反,徐以醉反,郭(矛)〔予〕税反,李尋恚反,信醉反,或蘇忽反。帚也。◎盧文弨曰:信醉上脱又字。 亦何聞於夫子 絶句。〗

威公曰:「田子无讓,寡人願聞之。」讓,猶謙也。養生之道,寡人願聞,幸請指陳,不勞謙遜。〗

開之曰:「聞之夫子曰:『善養生者,若牧羊然,視其後者而鞭之。」我承祝腎之說,養生譬之牧羊,鞭其後者,令其折中。  釋文 而鞭 如字。崔本作𧽏,云:匿也;視其羸瘦在後者,匿著牢中養之也。◎家世父曰:崔說非也。鞭其後,則前者于于然行矣。注視其後而前者不勞也,謹持其終者也。郭象注鞭其後者去其不及也,亦誤。〗

威公曰:「何謂也?」未悟田開之言,故更發疑問。〗

田開之曰:「魯有單豹者,巖居而水飲,不與民共利,行年七十而猶有嬰兒之色;不幸遇餓虎,餓虎殺而食之。姓單名豹,魯之隱者也。巖居飲水,不爭名利,雖復年齒長老而形色不衰,久處山林,忽遭餓虎所食。  釋文 單豹 音善。李云:單豹,隱人姓名也。 而水飲 元嘉本作飲水。〗有張毅者,高門縣薄,无不走也,行年四十而有內熱之病以死。姓張名毅,亦魯人也。高門,富貴之家也。縣薄,垂簾也。言張毅是流俗之人,追奔世利,高門甲第,朱户垂簾,莫不馳驟參謁,趨走慶弔,形勞神弱,困而不休,於是內熱發背而死。  釋文  音玄。  司馬云:簾也。 無不走也 司馬云:走,至也;言無不至門奉富貴也。李云:走,往也。◎俞樾曰:無不走也,語意未明。司馬云,走,至也,言無不至門奉富貴也,亦殊迂曲。走乃趣之壞字。文選幽通賦李注引此文曰:有張毅者,高門縣薄無不趣義也。字正作趣,但衍義字耳。吕覽必已篇曰,張毅好恭,門閭帷薄聚居眾無不趨,高注曰:過之必趨。淮南人閒篇曰,張毅好恭,過宮室廊廟必趨,見門閭聚眾必下,廝徒馬圉,皆與伉禮,然不終其壽,內熱而死。其義更明。莊子文不僃,故學者莫得其解。〗豹養其內而虎食其外,毅養其外而病攻其內,此二子者,皆不鞭其後者也。」夫守一方之事至於過理者,不及於會通之適也。鞭其後者,去其不及也。  單豹寡欲清虛,養其內德而虎食其外。張毅交游世貴,養其形骸而病攻其內以死。此二子各滯一邊,未爲折中,故並不鞭其後也。  釋文 去其 起吕反。〗

仲尼曰:「无入而藏,藏既內矣,而又入之,此過於入也。  注云,入既入矣,而又藏之。偏滯於處,此單豹也。〗无出而陽,陽既外矣,而又出之,是過於出也。  陽,顯也。出既出矣,而又顯之。偏滯於出,此張毅也。〗柴立其中央。若槁木之無心,而中適是立也。  柴,木也。不滯於出,不滯於處,出處雙遣,如槁木之無情,妙捨二邊,而獨立於一中之道。〗三者若得,其名必極。名極而實當也。  夫因名詮理,從理生名。若得已前三句語意者,則理窮而名極者也。亦言:得此三者名爲證至極之人也。〗夫畏塗者,十殺一人,則父子兄弟相戒也,必盛卒徒而後敢出焉,不亦知乎!塗,道路也。夫路有劫賊,險難可畏,十人同行,一人被殺,則親情相戒,不敢輕行,彊盛卒伍,多結徒伴,斟量平安,然後敢去。豈不知全身遠害乎!  釋文 畏塗 司馬云:阻險道可畏懼者也。 卒徒 子忽反。 亦知 音智。〗人之所取畏者,衽席之上,飲食之閒;而不知爲之戒者,過也。」十殺一耳,便大畏之;至於色欲之害,動皆之死地而莫不冒之,斯過之甚也。  衽,衣服也。夫塗路患難,十殺其一,猶相戒慎,不敢輕行。況飲食之間,不能樽節,衽席之上,恣其淫蕩,動之死地,萬無一全。舉世皆然,深爲罪過。  釋文  而甚反,徐而鴆反。李云:卧衣也。鄭注禮記云:卧席也。 動皆之死地 一本無地字。 不冒 音墨。〗

祝宗人玄端以臨牢筴,說彘祝,祝史也,如今太宰六祝官也。玄端,衣冠。筴,圈也。彘,豬也。夫饗祭宗廟,必有祝史,具於玄端冠服,執版而祭鬼神。未祭之間,臨圈說彘。說彘之文,在於下也。  釋文 牢筴 初革反。李云:牢,豕室也。筴,木欄也。  如字,又始銳反。  直例反。本亦作豕。〗曰:「汝奚惡死?吾將三月㹖汝,十日戒,三日齊,藉白茅,加汝肩尻乎彫俎之上,則汝爲之乎?㹖,養也。俎,盛肉器也,謂彫飾之俎也。說彘曰:「汝何須好生而惡死乎?我將養汝以好食,齊戒以潔清,藉神坐以白茅,置汝身於俎上,如此相待,豈不欲爲之乎?」  釋文 奚惡 烏路反。  音患。司馬云:養也。本亦作犧。 日齊 側皆反。後章同。  在夜反,又在亦反。  苦羔反。 彫俎 莊吕反。畫飾之俎也。〗」爲彘謀,曰不如食以糠糟而錯之牢筴之中,自爲謀,則苟生有軒冕之尊,死得於腞楯之上、聚僂之中則爲之。爲彘謀則去之,自爲謀則取之,所異彘者何也?欲贍則身亡,理常俱耳,不閒人獸也。  措,置也。腞,畫飾也;楯,筴車也;謂畫輀車也。聚僂,棺槨也。爲彘謀者,不如置之圈內,食之糟穅,不用白茅,無勞彫俎;自爲謀,則苟且生時有乘軒戴冕之尊,死則置於棺中,載於楯車之上,則欲得爲之。爲彘謀則去白茅彫俎,自爲謀則取於軒冕楯車,而異彘者何也?此葢顛倒愚癡,非達生之性也。  釋文 爲彘 于僞反。下自爲、爲彘同。 食以 音嗣。  音康。  音遭。 錯之 七故反,置也。又如字。本又作措。  音直轉反,又敕轉反。  食準反,徐敕荀反,李敕準反。司馬云:腞,猶篆也。楯,猶案也。 聚僂 力主反。司馬云:聚僂,器名也,今冢壙中注爲之。一云:聚僂,棺槨也。一云:聚當作菆,才官反;僂當作蔞,力久反;謂殯於菆塗蔞翣之中。◎王念孫曰:釋文引司馬云,腞猶篆也,楯猶案也,(娶)〔聚〕僂,器名也,今冢壙中注爲之。一云,(娶)〔聚〕僂,棺槨也。一云:(娶)〔聚〕當作菆,僂當作蔞,謂殯於菆塗蔞翣之中。案腞讀爲輇,謂載柩車也。雜記載以輲車,鄭注曰:輲讀爲輇。(釋文:輇,市專反,又市轉反。)士喪禮記〔下篇〕注曰:載柩車。周禮謂之蜃車,雜記謂之團,或作輇,或作槫,聲讀皆相附耳。其車之轝狀如床,中央有轅,前後出,設前後輅。轝上有四周,下則前後有軸,以輇爲輪。許叔重說,有輻曰輪,無輻曰輇。輇,輲,槫,團,並字異而義同,此作腞,義亦同也。楯讀爲輴,亦謂載柩車也。檀弓曰:天子之殯也,菆塗龍輴以槨。又曰:天子龍輴而槨幬,諸侯輴而設幬。喪大記曰:君殯用輴,鄭注曰:天子之殯,居棺以龍輴,諸侯輴不畫龍,大夫廢輴。士喪禮下篇注曰:輁,狀如長床,穿桯,前後著金而關軸焉,大夫諸侯以上有四周,謂之輴。(此謂朝廟時所用。)輴與楯,古字通。雜記注曰,載柩以楯,是其證也。聚僂,謂柩車飾也。眾飾所聚,故曰(娶)〔聚〕僂;亦以其形中高而四下,故言僂也。雜記注曰:將葬,載柩之車飾曰柳。周官縫人,衣翣柳之材,注曰:柳之言聚,(謂)〔諸〕飾之所聚。劉熙釋名曰:輿棺之車,其葢曰柳。柳,聚也,眾飾所聚,亦其形僂也。檀弓曰:設蔞翣。荀子禮論篇曰:無帾絲歶縷,翣其䫉以象菲帷幬尉也。柳,蔞,縷,僂,並字異而義同。吕氏春秋節喪篇僂翣以督之。其字亦作僂。釋文所引或說,以僂爲蔞翣字,是也。餘說皆失之。◎家世父曰:釋文引司馬云,腞,猶篆也,楯,猶案也,聚僂,器名也,今冢壙中注爲之。疑楯與輴同,腞楯,即畫輴也,喪大記所謂葬用輴者是也。聚僂,曲簿也,荀子謂之簿器,喪大記所謂熬,(居)〔君〕八筐,大夫六筐,士四筐是也。輴者,所以載柩,故曰腞楯之上;筐筲納之槨內棺外,故曰聚僂之中;皆大夫以上飾葬之具也。〗

桓公田於澤,管仲御,見鬼焉。公撫管仲之手曰:「仲父何見?」對曰:「臣无所見。」公,即桓公小白也。畋獵於野澤之下,而使管夷吾御車。公因見鬼,心有所怖懼,執管之手問之。答曰:「臣無所見。」此章明凡百病患,多因妄係而成。〗

公反,誒詒爲病,數日不出。誒詒,是懈怠之容,亦是(數)〔煩〕悶之貌。既見鬼,憂惶而歸,遂成病患,所以不出。  釋文 去反 一本作公反。◎盧文弨曰:今本作公反。  於代反,郭音熙。說文云:可惡之辭也。李呼該反,一音哀。  吐代反,郭音怡,李音臺。司馬云:懈倦貌。李云:誒詒,失魂魄也。 數日 所主反。司馬本作數月。〗齊士有皇子告敖者曰:「公則自傷,鬼惡能傷公!姓皇子,字告敖,齊之賢人也。既聞公有病,來問之,云:「公妄係在心,自遭傷病。鬼有何力,而能傷公!」欲以正理遣其邪病也。  釋文 皇子告敖 如字。司馬云:皇,姓;告敖,字;齊之賢士也。◎俞樾曰:廣韻六止子字注:複姓十一〔氏〕,莊子有皇子告敖。則以皇子爲複姓。列子湯問篇末載錕鋙劍火浣布事,云皇子以爲無此物,殆即其人也。 鬼惡 音烏。〗夫忿滀之氣,散而不反,則爲不足;夫人忿怒則滀聚邪氣,於是精魂離散,不歸於身,則心虛弊犯神,道不足也。  釋文 忿 拂粉反,李房粉反。  敕六反。 之氣散而不反則爲不足 李云:忿,滿也。滀,結聚也。精神有逆,則陰陽結於內,魂魄散於外,故曰不足。〗上而不下,則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則使人善忘;不上不下,中身當心,則爲病。」夫邪氣上而不下,則上攻於頭,令人心中怖懼,鬱而好怒;下而不上,陽伏陰散,精神恍惚,故好忘也。夫心者,五藏之主神靈之宅,故氣當身心則爲病。  釋文  時掌反。下同。 而不下則使人善怒下而不上則使人善忘 亡尚反。李云:陽散陰凝,故怒;陰發陽伏,故忘也。 不上不下中 丁仲反。 身當心則爲病 李云:上下不和,則陰陽爭而攻心。心,精神主,故病也。〗

桓公曰:「然則有鬼乎?」

曰「有。公問所由,答言有鬼。〗沈有履,竈有髻。沈者,水下〔汙〕泥之中,有鬼曰履。竈神,其狀如美女,著赤衣,名髻也。  釋文 沈有履 司馬本作沈有漏,云:沈水汙泥也。漏,神名。◎俞樾曰:司馬云:沈,水汙泥也。則當與水有岡象等句相次,不當與竈有髻相次也。沈當爲煁。煁從甚聲,沈從冘聲,兩音相近。詩蕩篇其命匪諶,說文心部引作天命匪忱;常棣篇和樂且湛,禮記中庸篇引作和樂且耽;並其證也。煁之通作沈,猶諶之通作忱,湛之通作耽矣。白華篇卬烘於煁,毛傳曰:煁,竈也。是煁竈同類,故以煁有履竈有髻並言之耳。鄭裨諶字竈,諶即煁之叚字;漢書古今人表作裨湛,湛亦煁之叚字。李善注文選鄒陽上吴王書曰:湛,今沈字;又注答賓戲曰:湛,古沈字。然則以沈爲煁,即以湛爲煁也。 竈有髻 音結,徐胡節反,郭音詰,李音吉。司馬云:髻,竈神,著赤衣,狀如美女。◎慶藩案:史記孝武本紀索隱引司馬,髻作浩,云:浩,竈神也,如美女,衣赤。〗户內之煩壤,雷霆處之;門户內糞壤之中,其間有鬼,名曰雷霆。  釋文  音庭,又音挺,又徒佞反。〗東北方之下者,倍阿鮭蠪躍之;人宅中東北牆下有鬼,名倍阿鮭蠪,躍狀如小兒,長一尺四寸,黑衣赤幘,帶劍持戟。  釋文  音裴,徐扶來反。 阿鮭 本亦作蛙,户媧反,徐胡佳反。  音龍,又音聾。 躍之 司馬云:倍阿,神名也。鮭蠪,狀如小兒,長一尺四寸,黑衣赤幘大冠,帶劍持戟。〗西北方之下者,則泆陽處之。豹頭馬尾,名曰泆陽。  釋文 泆陽 音逸。司馬云:泆陽,豹頭馬尾,一作狗頭。一云:神名也。〗水有(岡)〔罔〕象,注云,狀如小兒,黑色,赤衣,大耳,長臂,名曰(岡)〔罔〕象。  釋文 罔象 如字。司馬本作無傷,云:狀如小兒,赤黑色,赤爪,大耳,長臂。一云:水神名。〗丘有峷,其狀如狗,有角,身有文彩。  釋文  本又作莘。所巾反,又音臻。司馬云:狀如狗,有角,文身五采。〗山有夔,大如牛,狀如鼓,一足行也。  釋文  求龜反。司馬云:狀如鼓而一足。〗野有彷徨,澤有委蛇。」其狀如蛇,兩頭,五采。  釋文  音傍。本亦作彷,同。  本亦作徨,同。司馬云:方皇,狀如蛇,兩頭,五采文。◎盧文弨曰:今本作彷徨。〗

公曰:「請問,委蛇之狀何如?」桓公見鬼,本在澤中,既聞委蛇,故問其狀。  釋文  於危反,又如字。〗

皇子曰:「委蛇,其大如轂,其長如轅,紫衣而朱冠。其爲物也,惡聞雷車之聲,則捧其首而立。見之者殆乎霸。」

桓公辴然而笑曰:「此寡人之所見者也。辴,喜笑貌也。殆,近也。若見委蛇,近爲霸主。桓公聞說,大笑歡(之)〔云〕:「我所見正是此也。」  釋文 朱冠 司馬本作俞冠,云:俞國之冠也,其制似螺。 惡聞雷 烏路反。  芳勇反。 其首 司馬本同。一本作手。  敕引反,徐敕一反,又敕私反。司馬云:笑貌。李云:大笑貌。〗」於是正衣冠與之坐,不終日而不知病之去也。此章言憂來而累生者,不明也;患去而性得者,達理也。  聞說委蛇,情中暢適,於是整衣冠,共語論,不終日而情抱豁然,不知疾病從何而去也。〗

紀渻子爲王養鬭雞。姓紀,名渻子,亦作消字,隨字讀之。爲齊王養雞,擬鬭也。此章明不必稟生知自然之理,亦有積習以成性者。  釋文 紀渻 所景反,徐所幸反。人姓名也。一本作消。  于僞反。  司馬云:齊王也。◎俞樾曰:列子黃帝篇亦載此事,云紀渻子爲周宣王養鬭雞,則非齊王也。〗

十日而問:「雞已乎?」曰:「未也,方虛憍而恃氣。」養經十日,「堪鬭乎?」答曰:「始性驕矜,自恃意氣,故未堪也。」  釋文 虛憍 居喬反,又巨消反。李云:高也。司馬云:高仰頭也。〗

十日又問,曰:「未也。猶應嚮景。」見聞他雞,猶相應和若形聲影響也。  釋文 猶應 應對之應。下同。  許丈反。本亦作響。  於領反,又如字。李云:應響鳴,顧景行。〗

十日又問,曰:「未也。猶疾視而盛氣。」顧視速疾,意氣强盛,心神尚動,故未堪也。〗

十日又問,曰:「幾矣。雞雖有鳴者,已无變矣,幾,盡也。都不驕矜,心神安定,雞雖有鳴,已無變慴。養雞之妙,理盡於斯。〗望之似木雞矣,其德全矣,異雞无敢應者,反走矣。」此章言養之以至於全者,猶無敵於外,況自全乎!  神識安閒,形容審定,遥望之者,其猶木雞,不動不驚,其德全具,他人之雞,見之反走,天下無敵,誰敢應乎!〗

孔子觀於吕梁,縣水三十仞,流沫四十里,黿鼉魚鱉之所不能游也。吕梁,水名。解者不同,或言是西河離石有黃河縣絶之處,名吕梁也;或言蒲州二百里有龍門,河水所經,瀑布而下,亦名吕梁;或言宋國彭城縣之吕梁。八尺曰仞,計高二十四丈而縣下也。今者此水,縣注名高,葢是寓言,談過其實耳。黿者,似鱉而形大;鼉者,類魚而有腳。此水瀑布既高,流波峻駃,遂使激湍騰沫四十里,至於水族,尚不能游,況在陸生,如何可涉!  釋文 吕梁 司馬云:河水有石絶處也。今西河離石西有此縣絶,世謂之黃梁。淮南子曰:古者龍門未鑿,河出孟門之上也。◎慶藩案:太平御覽一百八十三引郡國志轉引司馬云:吕梁即龍門也。不若釋文之詳。 縣水 音玄。 三十仞 音刃,七尺曰仞。 流沫 音末。 黿 音元。  徒多反,或音檀。  字又作鱉,必滅反。〗見一丈夫游之,以爲有苦而欲死也,使弟子並流而拯之。激湍沸涌,非人所能游,忽見丈夫,謂之遭溺而困苦,故命弟子隨流而拯接之。  釋文 有苦 如字。司馬云:病也。 拯之 拯救之拯。〗數百步而出,被髮行歌而游於塘下。塘,岸也。既安於水,故散髮而行歌,自得逍遥,遨遊岸下。  釋文 數百 所主反。 被髮 皮寄反。 行歌 司馬本作行道。道,常行之道也。〗

孔子從而問焉,曰:「吾以子爲鬼,察子則人也。請問,蹈水有道乎?」丈夫既不憚流波,行歌自若,尼父怪其如此,從而問之:「我謂汝爲鬼神,審定觀察乃人也。汝能履深水,頗有道術不乎?」〗

曰:「亡,吾无道。答云:「我更無道術,直是久游則巧,習以性成耳。」〗吾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我初始生於陵陸,遂與陵爲故舊也。長大游於水中,習而成性也。既習水成性,心無懼憚,恣情放任,遂同自然天命也。」  釋文 長乎 丁丈反。下同。〗與齊俱入,與汩偕出,磨翁而旋入者,齊也;回伏而涌出者,汩也。  湍沸旋入,如磑心之轉者,齊也;回復騰漫而反出者,汩也。既與水相宜,事符天命,故出入齊汩,曾不介懷。郭注云磨翁而入者,關東人喚磑爲磨,磨翁而入,是磑釭轉也。  釋文 與齊 司馬云:齊,(向)〔回〕水如磨齊也。郭云:磨翁而旋入者,齊也。◎慶藩案:齊,物之中央也。吕刑天齊於民,馬注:齊,中也。管子正世篇治莫貴於得齊,謂得中也。(王念孫曰:人臍居腹之中,故謂之臍。臍者齊也。)漢書郊祀志齊所以爲齊,以天齊也,蘇林注:當天中央齊也。與司馬訓爲回水如磨之義正同。 與汩 胡忽反。司馬云:涌波也。郭云:回伏而涌出者,汩也。〗從水之道而不爲私焉。任水而不任己。  隨順於水,委質從流,不使私情輒懷違拒。從水尚爾,何況唯道是從乎!〗此吾所以蹈之也。」更無道術,理盡於斯。〗

孔子曰:「何謂始乎故,長乎性,成乎命?」未聞斯旨,請重釋之。〗

曰:「吾生於陵而安於陵,故也;長於水而安於水,性也;不知吾所以然而然,命也。」此章言人有偏能,得其所能而任之,則天下無難矣。用夫無難以涉乎生生之道,何往而不通也!  此之三義,並釋於前,無勞重解也。〗

梓慶削木爲鐻,鐻成,見者驚猶鬼神。不似人所作也。  姓梓,名慶,魯大匠也。亦云:梓者,官號;鐻者,樂器似夾鍾。亦言:鐻似虎形,刻木爲之。彫削巧妙,不類人工,見者驚疑,謂鬼神所作也。  釋文  音子。  李云:魯大匠也。梓,官名;慶,其名也。◎俞樾曰:春秋襄四年左傳匠慶謂季文子,杜注:匠慶,魯大匠。即此梓慶。  音據。司馬云:樂器也,似夾鍾。〗魯侯見而問焉,曰:「子何術以爲焉?」魯侯見其神妙,怪而問之:「汝何道術爲此鐻焉?」〗

對曰:「臣工人,何術之有!雖然,有一焉。臣將爲鐻,未嘗敢以耗氣也,必齊以靜心。梓答云:「臣是工巧材人,有何藝術!雖復如是,亦有一法焉。臣欲爲鐻之時,未嘗輒有攀緣,損耗神氣,必齊戒清潔以靜心靈也。」  釋文  呼報反。司馬云:損也。◎盧文弨曰:今本作耗,非。  李云:氣耗則心動,心動則神不專也。〗齊三日,而不敢懷慶賞爵禄;心跡既齊,凡經三日,至於慶弔賞罰,官爵利禄,如斯之事,並不入於情田。〗齊五日,不敢懷非譽巧拙;齊日既多,心靈漸靜,故能非譽雙遣,巧拙兩忘。  釋文 非譽 音餘。〗齊七日,輒然忘吾有四枝形體也。當是時也,无公朝,視公朝若無,則跂慕之心絶矣。  輒然,不敢動貌也。齊潔既久,情義清虛,於是百體四肢,一時忘遣,輒然不動,均於枯木。既無意於公私,豈有懷於朝廷哉!  釋文 輒然 丁協反。輒然,不動貌。 無公朝 直遥反。注同。〗其巧專而外骨消;性外之事去也。  滑,亂也。專精內巧之心,消除外亂之事。  釋文 骨消 如字。本亦作滑消。〗然後入山林,觀天性;形軀至矣,然後成見鐻,然後加手焉;不然則已。必取材中者也。  外事既除,內心虛靜,於是入山林觀看天性好木,形容軀貌至精妙,而成事堪爲鐻者,然後就手加工焉。若其不然,則止而不爲。  釋文 成見 賢遍反。 材中 丁仲反。〗則以天合天,不離其自然也。  機變雖加人工,木性常因自然,故以合天也。〗器之所以疑神者,其是與!」盡因物之妙,故乃疑是鬼神所作也。  所以鐻之微妙疑似鬼神者,只是因於天性,順其自然,故得如此。此章明順理則巧若神鬼,性乖則心勞而自拙也。  釋文 是與 音餘。〗

東野稷以御見莊公,進退中繩,左右旋中規。莊公以爲文弗過也,姓東野,名稷,古之善御人也,以御事魯莊公。左右旋轉,合規之圓,進退抑揚,中繩之直,莊公以爲組繡織文,不能過此之妙也。  釋文 東野稷 李云:東野,姓;稷,名也。司馬云:孫卿作東野畢。 以御見 賢遍反。下同。 莊公 李云:魯莊公也。或云:內篇曰,顔闔將傅衞靈公太子,問於蘧伯玉,則不與魯莊同時,當是衞莊公。◎俞樾曰:荀子哀公篇載此事,莊公作定公,顔闔作顔淵,則爲魯定公矣。 中繩 丁仲反。下同。 文弗過也 司馬云:謂過織組之文也。〗使之鉤百而反。任馬旋回,如鉤之曲,百度反之,皆復其跡。  釋文 使之鉤百而反 司馬云:稷自矜其能,圓而驅之,如鉤復跡,百反而不知止。〗

顔闔遇之,入見曰:「稷之馬將敗。」公密而不應。姓顔,名闔,魯之賢人也,入見。莊公初不信,故密不應焉。  釋文 顔闔 户臘反。元嘉本作廅。崔同。〗

少焉,果敗而反。公曰:「子何以知之?」少時之頃,馬困而敗。公問顔生,何以知此?〗

曰:「其馬力竭矣,而猶求焉,故曰敗。」斯明至當之不可過也。  答:「馬力竭盡,而求其過分之能,故知必敗也。」非唯車馬,萬物皆然。〗

工倕旋而葢規矩,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旋,規也。規,圓也。稽,留也。倕是堯時工人,稟性極巧;葢用規矩,手隨物化,因物施巧,不稽留也。  釋文 工倕 音垂,又音睡。 旋而葢矩指與物化而不以心稽 音雞。司馬本矩作瞿,云:工倕,堯工巧人也。旋,圓也。瞿,句也。倕工巧任規,以見爲圓,覆葢其句指,不以施度也。是與物化之,不以心稽留也。〗故其靈臺一而不桎。雖工倕之巧,猶任規矩,此言因物之易也。  任物因循,忘懷虛淡,故其靈臺凝一而不桎梏也。  釋文 不桎 之實反。司馬云:閡也。 之易 以豉反。〗忘足,屨之適也;忘要,帶之適也;百體皆適,則都忘其身也。  釋文 足屨 九住反。 要帶 一遥反。〗忘是非,心之適也;是非生於不適耳。  夫有履有帶,本爲足爲要;今既忘足要,履帶理當閒適。亦猶心懷憂戚,爲有是非;今則知忘是非,故心常適樂也。〗不內變,不外從,事會之適也。所遇而安,故無所變從也。  外智凝寂,內心不移,物境虛空,外不從事,乃契會真道,所在常適。〗始乎適而未嘗不適者,忘適之適也。識適者猶未適也。  始,本也。夫體道虛忘,本性常適,非由感物而後歡娱,則有時不適,本性常適,故無往不歡也。斯乃忘適之適,非有心適。〗

有孫休者,姓孫,名休,魯人也。〗踵門而詫子扁慶子曰:「休居鄉不見謂不脩,臨難不見謂不勇;然而田原不遇歲,事君不遇世,賓於鄉里,逐於州部,則胡罪乎天哉?休惡遇此命也?」踵,頻也。詫,告也,歎也。不能述道而怨迍邅,頻來至門而歎也。姓扁,名慶子,魯之賢人,孫休之師也。孫休俗人,不達天命,頻詣門而言之:「我居鄉里,不見道我不修飾;臨於危難,不見道我無勇武。而營田於平原,逢歲不熟,禾稼不收;處朝廷以事君,不遇聖明,不縻好爵。遭州部而放逐,被鄉閭而賓棄,有何罪於上天,乃遇斯之運命?」  釋文 踵門 章勇反。司馬云:至也。 而詫 敕駕反,又呼駕反,郭都駕反。司馬云:告也。李本作託,云:屬也。 子扁慶子 音篇,又符殄反。李云:扁,姓;慶子,字也。 臨難 乃旦反。 賓於 必刃反。 惡遇 音烏。下同。〗

扁子曰:「子獨不聞夫至人之自行邪?忘其肝膽,遺其耳目,闇付自然也。  夫至人立行,虛遠清高,故能內忘五藏之肝膽,外遺六根之耳目,蕩然空靜,無纖介於胸臆。〗芒然彷徨乎塵垢之外,凡非真性,皆塵垢也。  釋文 芒然 武剛反。 彷徨 元嘉本作房皇,音同。〗逍遥乎无事之業,凡自爲者,皆無事之業也。  芒然,無心之貌也。彷徨是縱放之名,逍遥是任適之稱。而處染不染,縱放於囂塵之表;涉事無事,任適於物務之中也。〗是謂爲而不恃,率性自爲耳,非恃而爲之。〗長而不宰。任其自長耳,非宰而長之。  接物施化,不恃藉於我(我)勞;長養黎元,豈斷割而從己!事出老經。  釋文 長而 丁丈反。注同。〗今汝飾知以驚愚,脩身以明汙,昭昭乎若揭日月而行也。汝光飾心智,驚動愚俗;修營身形,顯他汙穢;昭昭明白,自炫其能,猶如擔揭日月而行於世也,豈是韜光匿耀,以蒙養恬哉!  釋文 飾知 音智。 明汙 音烏。 若揭 其列反,又其謁反。〗汝得全而形軀,具而九竅,无中道夭於聾盲跛蹇而比於人數,亦幸矣,又何暇乎天之怨哉!子往矣!」而,汝也。得軀貌完全,九竅具足,復免中塗夭於聾盲跛蹇,又得預於人倫,偕於人數,慶幸(矣)莫甚於斯,有何容暇怨於天道!子宜速往,無勞辭費。  釋文 九竅 苦弔反。  波我反。◎盧文弨曰:舊作彼我反,譌。今改正。  紀輦反,又紀偃反,徐其偃反。 而比 如字,又毗志反。〗

孫子出。扁子入,坐有閒,仰天而歎。孫休聞道而出,扁子言訖而歸。俄頃之間,子慶嗟嘆也。〗弟子問曰:「先生何爲歎乎?」扁子門人問其嗟嘆所以。〗

扁子曰:「向者休來,吾告之以至人之德,吾恐其驚而遂至於惑也。」孫休頻來踵門而詫,述己居世,坎軻不平,吾遂告以至人深玄之德,而器小言大,慮有漏機,恐其驚迫,更增其惑,是以吁嘆也。〗

弟子曰:「不然。孫子之所言是邪?先生之所言非邪?非固不能惑是。孫子所言非邪?先生所言是邪?彼固惑而來矣,又奚罪焉!」若孫子言是,扁子言非,非理之言,必不惑是。若扁子言是,孫子言非,彼必以非故,來詣斯求是。進退尋責,何罪有乎!先生之嘆,終成虛假。〗

扁子曰:「不然。昔者有鳥止於魯郊,魯君說之,爲具太牢以饗之,奏九韶以樂之,鳥乃始憂悲眩視,不敢飲食。此之謂以己養養鳥也。若夫以鳥養養鳥者,宜棲之深林,浮之江湖,食之以委蛇,則平陸而已矣。各有所便也。  此爰居之鳥,非應瑞之物,魯侯濫賞,饗以太牢,事顯前篇,無勞重解。  釋文 說之 音悦。 爲具 于僞反。 奏九韶 元嘉本作奏韶武。 以樂 音洛。下同。 食之 音嗣。  於危反。  如字。李云:大鳥吞蛇。司馬云:委蛇,泥鰌。◎俞樾曰:委蛇未詳何物。李云大鳥食蛇,然未聞養鳥者必食之以蛇也。司馬云委蛇泥鰌。此亦臆說。今案至樂篇云,夫以鳥養養鳥者,宜棲之深林,遊之壇陸,浮之江湖,食之鰌䱔,隨行列而止,委蛇而處。然則此文宜亦當云食之以鰌䱔,委蛇而處,傳寫有闕文耳。且云委蛇而處,方與下句則平陸而已矣文氣相屬;若無而處二字,下句便不貫矣。〗今休,款啓寡聞之民也,吾告以至人之德,譬之若載鼷以車馬,樂鴳以鐘鼓也。彼又惡能无驚乎哉!」此章言善養生者各任性分之適而至矣。  鼷,小鼠也。鷃,雀也。孫休是寡識少聞之人,應須款曲啓發其事。今乃告以至人之德,大道玄妙之言,何異乎載小鼠以大車,娱鷃雀以韶樂!既御小而用大,亦何能無驚懼者也!  釋文 款啓 李云:款,空也;啓,開也;如空之開,所見小也。  音奚。  字又作鴳,音晏。◎盧文弨曰:今本作鴳。〗

字數:13286,最後更新時間:2022-04-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