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集釋·卷五上·外篇


天地第十二

釋文以事名篇。〗


天地雖大,其化均也;均於不爲而自化也。  夫二儀生育,覆載無窮,形質之中,最爲廣大;而新新變化,其狀不殊,念念遷謝,實惟均等,所謂亭之也。故云天地與我並生。  釋文 天地 釋名云:天,顯也,高顯在上也;又坦也,坦然高遠也;地,底也,其體底下,載萬物也。禮統云:天地者,元氣之所生,萬物之祖也。易說云:元氣初分,清輕上爲天,濁重下爲地。〗萬物雖多,其治一也;一以自得爲治。  夫四生萬物,其類最繁,至於率性自得,斯理唯一,所謂毒之也。故又云萬物與我爲一。  釋文 其治 直吏反。注同,下官治並注亦同。〗人卒雖眾,其主君也。天下異心,無心者主也。  黔首卒隸,其數雖多,主而君者,一人而已。無心因任,允當斯位。  釋文 人卒 尊忽反。〗君原於德而成於天,以德爲原,無物不得。得者自得,故得而不謝,所以成天也。  原,本也。夫君主人物,必須以德爲宗;物各自得,故全成自然之性。  釋文 君原 原,本也。〗故曰,玄古之君天下,无爲也,天德而已矣。任自然之運動。  玄,遠也。古之君,謂三皇已前帝王也。言玄古聖君,無爲而治天下也,葢何爲哉!此引古證今,成天德之義也。〗

以道觀言而天下之君正,無爲者,自然爲君,非邪也。  以虛通之理,觀應物之數,而無爲因任之君,不用邪僻之言者,故理當於正道。◎家世父曰:言者,名也。正其君之名,天下自然聽命焉。故曰名之必可言也,一衷諸道而已矣。  釋文 非邪也 似嗟反。本又作爲。〗以道觀分而君臣之義明,各當其分,則無爲位上,有爲位下也。  夫君道無爲,而臣道有事,尊卑勞逸,理固不同。譬如首自居上,足自居下,用道觀察,分義分明。〗以道觀能而天下之官治,官各當其所能則治矣。  夫官有高卑,能有優劣,能受職則物無私得,是故天下之官治也。〗以道汎觀而萬物之應備。無爲也,則天下各以其無爲應之。  夫大道生物,性情不同,率己所以,悉皆備足,或走或飛,咸應其用,不知所以,豈復措心!故以理徧觀,則庶物之應備。〗故通於天地者,德也;萬物莫不皆得,則天地通。  通,同也。同兩儀之覆載,與天地而俱生者,德也。〗行於萬物者,道也道不塞其所由,則萬物自得其行矣。  至理無塞,恣物往來,同行萬物,故曰道也。〗上治人者,事也;使人人自得其事。  雖則治人,因其本性,物各率能,咸自稱適,故事事有宜而天下治也。〗能有所藝者,技也。技者,萬物之末用也。  率其本性,自有藝能,非假外爲,故眞技術也。  釋文 技也 其綺反。注、下同。〗技兼於事,事兼於義,義兼於德,德兼於道,道兼於天。夫本末之相兼,猶手臂之相包,故一身和則百節皆適,天道順則本末俱暢。  兼,帶也,濟也,歸也。夫藝能之技?必 須 帶事 。不帶於事,技術何施也!事苟失宜,便無用。行於義,不可乖德;雖有此德,理須法道虛通;曰虛通, 終歸自然之術。 斯乃理事相包,用不同耳。是故示本能攝末,自淺之深之義。〗故曰,古之畜天下者,无欲而天下足,无爲而萬物化,夫兼天所以無爲,兼道所以無欲。故古之帝王養畜羣庶者,何爲哉?葢無欲而蒼生各足,無爲而萬物自化也。〗淵靜而百姓定。一人垂拱而玄默,百姓則比屋而可封。故老經云我好靜而民自正。〗記曰:「通於一而萬事畢。一,道也。夫事從理生,理必包事,本能攝末,故知一,萬事畢。語在西升經,莊子引以爲證。  釋文 記曰 書名也,云老子所作。〗无心得而鬼神服。」一無爲而羣理都舉。  夫迹混人間之事,心證自然之理,而窮原徹際,妙極重玄者,故在於顯則爲人物之所歸,處於幽則爲神鬼之所服。〗

夫子曰:「夫道,覆載萬物者也,洋洋乎大哉!君子不可以不刳心焉。有心則累其自然,故當刳而去之。  夫子者,老子也。莊子師老君,故曰夫子也。刳,去也,洒也。虛通之道,包羅無外,二儀待之以覆載,萬物得之以化生,何莫由斯,最爲物本。歎洋洋之美大,以勗當世之君王,可不法道之無爲,洗去有心之累者邪!  釋文 夫子 司馬云:莊子也。一云:老子也。此兩夫子曰,元嘉本皆爲别章,崔本亦爾。 覆載 芳富反。 洋洋 音,又音詳。 不刳 口吴反,又口侯反。崔本作軒,云:寬悦之貌。 而去 起吕反。〗无爲爲之之謂天,不爲此爲,而此爲自爲,乃天道。  無爲爲之,率性而動也。天機自張,故謂之天。此不爲爲也。〗无爲言之之謂德,不爲此言,而此言自言,乃真德。  寂然無說而應答無方,譬縣鏡高堂,物來斯照,語默不殊,故謂之德也。此不言而言者也。〗愛人利物之謂仁,此任其性命之情也。  慈若雲行,愛如雨施,心無偏執,德澤弘普,措其性命,故謂之仁也。〗不同同之之謂大,萬物萬形,各止其分,不引彼以同我,乃成大耳。  夫刻彫眾形,而性情各異,率其素分,僉合自然,任而不割,故謂之大也。〗行不崖異之謂寬,玄同彼我,則萬物自容,故有餘。  夫韜光晦跡,而混俗揚波,若樹德不異於人,立行豈殊於物!而心無崖際,若萬頃之波,林藪蒼生,可謂寬容矣。〗有萬不同之謂富。我無不同,故能獨有斯萬。  位居九五,威誇萬乘,任庶物之不同,順蒼生之爲異,而羣性咸得,故能富有天下也。〗故執德之謂紀,德者,人之綱要。  能持已前之德行者,可謂羣物之綱紀也。〗德成之謂立,非德而成者,不可謂立。  德行既成,方可立功而濟物也。〗循於道之謂備,夫道非偏物也。  循,順也。能順於虛通,德行方足。  釋文  音旬,或作脩。〗不以物挫志之謂完。內自得也。  挫,屈也。一毁譽,混榮辱,不以世物屈節,其德完全。  釋文  作卧反。〗君子明於此十者,則韜乎其事心之大也,心大,故事無不容也。  韜,包容也。君子賢人,於已前十事,則能包容物務,心性寬大也。  釋文  吐刀反。廣雅云:藏也。◎俞樾曰:郭注未得事字之義。事心,猶立心也,言其立心之大也。禮記郊特牲篇鄭注曰:事,猶立也。釋名曰:事,倳也;倳,立也。並其證也。如郭注,則是心足以容事而非事心矣。吕氏春秋論人篇,事心乎自然之塗,亦以事心連文,義與此同,足證郭注之誤。〗沛乎其爲萬物逝也。德澤滂沛,任萬物之自往也。  逝,往也。心性寬閒,德澤滂沛,故爲羣生之所歸往也。  釋文  普貝反。字林云:流也。 物逝 崔本逝作啓,云:開也。 滂沛 普旁反。〗若然者,藏金於山,藏珠於淵,不貴難得之物。  若如前行,便是無爲,既不羨於榮華,故不貴於寶貨。是以珠生於水,不索故藏之於淵;金出於山,不求故韜之於岳也。〗不利貨財,乃能忘我,況貨財乎!  雖得珠玉,尚不貪以資身;常用貨財,豈復將爲利也!〗不近貴富;自來寄耳,心常去之遠也。  寄去寄來,不哀不樂,故外疏遠乎軒冕,內不近乎富貴也。  釋文 不近 附近之近。〗不樂壽,不哀夭所謂縣解。  假令壽年延永,不以爲樂,性命夭促,不以爲哀。  釋文 不樂 音洛。 縣解 上音玄,下音蟹。〗:不榮通,不醜窮;忘壽夭於胸中,況窮通之間哉!  富貴榮達,不以爲榮華;貧賤窒塞,不以爲醜辱。壽夭不以措意,榮辱之情,豈容介懷!〗不拘一世之利以爲己私分,皆委之萬物也。  光臨宇宙,統御天下,四海珍寶,總繫一人而行,不利貨財,委之萬國,豈容拘束入己,用爲私分也!〗不以王天下爲已處顯。忽然不覺榮之在身。  覆育黔黎,王領天下,而推功於物,忘其富貴,故不以己大而榮顯也。  釋文 不以王 于況反。下王德並同。〗顯則明,不顯則默而已。  明,彰也。雖坐汾陽,喪其天下,必也顯智,豈曰韜光也!〗萬物一府,死生同狀。」蛻然無所在也。  忘於物我,故萬物可以爲一府;冥於變化,故死生同其形狀。死生無變於己,況窮通夭壽之間乎!  釋文 蛻然 始銳反,又音悦。〗

夫子曰:「夫道,淵乎其居也,漻乎其清也。至理深玄,譬猶淵海,漻然清絜,明燭眉。淵則歎其居寂以深澄,漻則歎其雖動而恆絜也。本亦作君字者。  釋文  李良由反,徐力蕭反,廣雅下巧反,云:清貌。〗金石不得,无以鳴。聲由寂彰。  鳴由寂彰,應由真起也。〗故金石有聲,不考不鳴。因以喻體道者物感而後應也。  考,擊也。夫金石之內,素藴宮商,若不考擊,終無聲響。亦至人之心,實懷聖德,物若不感,無由顯應。前託淵水以明至道,此寄金石以顯聖心。〗萬物孰能定之!應感無方。  喻彼明鏡,方茲虛谷,物來斯應,應而無心。物既脩短無窮,應亦方圓無定。◎家世父曰:淵穆澄清之中,而天機自動焉。夫機之動也,有所以動之者也,而動無常。金石無常矣,而韶夏濩武,由所動而樂生焉,所以動之者,物莫能定也。〗夫王德之人,素逝而恥通於事,任素而往耳,非好通於事也。  素,真也。逝,往也。王德不驕不,任真而往,既抱朴以清高,故羞通於物務。  釋文 非好 呼報反。〗立之本原而知通於神。本立而知不逆。  神者,不測之用也。常在理上,往而應物也。不測之神,知通於物,此之妙用,必資於本。欲示本能起用,用不乖本義也。  釋文 而知 音智。注同。〗故其德廣,任素通神,而後彌廣。  夫清素無爲,任真而往,神知通物,而恆立本原,用不乖體,動不傷寂。德行如是,豈非大中之道耶!〗其心之出,有物採之。物採之而後出耳,非先物而唱也。  採,求也。夫至聖虛懷,而物我斯應,自非物求聖德,無由顯出聖心。聖心之出,良由物採。欲和而不唱,不爲物先。〗故形非道不生,生非德不明。形者,七尺之身;生者,百齡之命;德者,能澄之智;道者,可通之境也。道能通生萬物,故非道不生;德能鑒照理原,故非德不明。老經云,道生之,德畜之也。〗存形窮生,立德明道,非王德者邪!存,任也。窮,盡也。任形容之妍醜,盡生齡之夭壽,立盛德以匡時,用至道以通物。能如是者,其唯王德乎!〗蕩蕩乎!忽然出,勃然動,而萬物從之乎!此謂王德之人。忽,勃,皆無心而應之貌。動出無心,故萬物從之,斯蕩蕩矣。故能存形窮生,立德明道而成王德也。  蕩蕩,寬平之名。忽,勃,無心之貌。物感而動,逗機而出,因循任物,物則從之。具眾美,故爲王德也。〗視乎冥冥,聽乎无聲。至道深玄,聖心凝寂,非色不可以目視,絶聲不可以耳聽。〗冥冥之中,獨見曉焉;无聲之中,獨聞和焉。若夫視聽而不寄之於寂,則有闇昧而不和也。  雖復冥冥非色,而能陶甄萬象;乃云寂寂無響,故能諧韻八音。欲明從體起用,功能如是者也。〗故深之又深而能物焉,窮其原而後能物物。  即有即無,即寂即應,遣之又遣,故深之又深。既而窮理盡性,故能物眾物也。〗神之又神而能精焉;極至順而後能盡妙。〖疏〗神者,不測之名。應寂相即,有無洞遣,既而非測非不測,亦非非測,乃是神之精妙。〗故其與萬物接也,至无而供其求,我確斯而都任彼,則彼求自供。  遣之又遣,乃曰至無。而接物無方,隨機稱適,千差萬品,求者即供,若縣鏡高堂,物來斯照也。  釋文 而供 音恭,本亦作恭。  苦學反。  音賜,又如字。〗時騁而要其宿,大小,長短,脩遠。」皆恣而任之,會其所極而已。  騁,縱也。宿,會也。若夫體故至無,所以隨求稱適,故能順時因任,應物多方,要在會歸而不滯一。故或大或小,乍短乍長,乃至脩遠,恣其來者,隨彼機務,悉供其求,應病以藥,理無不當。〗

黃帝遊乎赤水之北,登乎崑崙之丘而南望,還歸,遺其玄珠。此寄明得真之所由。  赤是南方之色,心是南方之藏。水性流動,位在北方。譬迷心緣鏡,闇無所照,故言赤水北也。崑丘,身也。南是顯明之方,望是觀見之義,玄則疏遠之目,珠乃珍貴之寶。欲明世間羣品,莫不身心迷妄,馳騁耽著,無所覺知,闇似北方,動如流水,迷真喪道,實此之由。今欲返本還源,祈真訪道,是以南望示其照察,還歸表其復命,故先明失真之處,後乃顯得道之方。所顯方法,列在下文。  釋文 赤水 李云:水出崑崙山下。 還歸 音旋。 玄珠 司馬云:道真也。◎慶藩案:文選劉孝標廣絶交論注引司馬云:赤水,假名,玄珠,喻道也。與釋文異。〗使知索之而不得,言用知不足以得真。  索,求也。故絶慮不可以心求也。  釋文 使知 音智。注及下皆同。 索之 所白反。下同。〗使離朱索之而不得,非色,不可以目取也。〗使喫詬索之而不得也。聰明喫詬,失真愈遠。  喫詬,言辨也。離言不可以辨索。  釋文  口懈反。  口豆反。司馬云:喫詬,多力也。◎家世父曰:廣韻:喫,同𡁒。𡁒,聲也;詬,怒也,怒亦聲也。集韻云喫詬力諍者是也。知者以神索之,離朱索之形影矣,喫詬索之聲聞矣,是以愈索而愈遠也。象罔者,若有形,若無形,故曰眸而得之。即形求之不得,去形求之亦不得也。釋文引司馬云,喫詬,多力也,誤。〗乃使象罔,象罔得之。罔象,無心之謂。離聲色,絶思慮,故知與離朱自涯而反,喫詬言辨,用力失真,唯罔象無心,獨得玄珠也。〗黃帝曰:「異哉!象罔乃可以得之乎?」明得真者非用心也,象罔然即真也。  離婁迷性,恃明目而喪道,軒轅悟理,歎罔象而得珠。勖諸學生,故可以不離形去智,黜聰隳體也。〗

堯之師曰許由,許由之師曰齧缺,齧缺之師曰王倪,王倪之師曰被衣。已上四人,並是堯時隱士,厭穢風塵,懷道抱德,清廉潔己,不同人世,堯知其賢,欲讓天下。莊生示有承稟,故具列其師資也。  釋文 王倪 徐五兮反。 被衣 音披。〗

堯問於許由曰:「齧缺可以配天乎?謂爲天子。〗吾藉王倪以要之。」欲因其師以要而使之。  配,合也。藉,因也。堯云:「齧缺之賢者,有合天位之德,庶因王倪,遥能屈致。」情事不決,故問許由。  釋文 要之 一遥反。注同。〗

許由曰:「殆哉圾乎天下!圾,危也。  殆,近也。圾,危也。若要齧缺,讓萬乘,危亡之徵,其則不遠也。  釋文  本又作岌,五急反,又五合反。郭李云:危也。〗齧缺之爲人也,聰明叡知,給數以敏,其性過人,聰敏過人,則使人跂之,屢傷於民也。  叡,聖也。給,捷也。敏,速也。夫聖人治天下也,冕旒垂目,黈纊塞耳,所以杜聰明,不欲多聞多見。今齧缺乃內懷聖知,外眩聰明,詞鋒捷辯,計數弘遠,德行性識,所作過人;其跡既彰,必以爲患。危亡之狀,列在已下。  釋文 給數 音朔。〗而又乃以人受天。用知以求復其自然。  物之喪真,其日已久,乃以心智之術,令復其初,故自然之性失之遠矣。〗彼審乎禁過,而不知過之所由生。夫過生於聰知,而又役知以禁之,其過彌甚矣。故曰,無過在去知,不在於强禁。  過之所由生者,知也。言齧缺但知審禁蒼生之過患,而不知患生之由智也。  釋文 在去 起吕反。 於强 其丈反。〗與之配天乎?彼且乘人而无天,若與之天下,彼且遂使後世任知而失真。  若與天位,令御羣生,必運乎心智,伐乎天理,則物皆喪己,無復自然之性也。〗方且本身而異形,夫以萬物爲本,則羣變可一而異形可同。斯跡也,將遂使後世由己以制物,則萬物乖矣。  方,將也。夫聖人無心,因循任物。今齧缺以己身爲本,引物使歸,令天下異形,從我之化。物之失性,實此之由,後世之患,自斯而始也。  釋文 方且 如字。凡言方且者,言方將有所爲也。〗方且尊知而火馳,賢者當位於前,則知見尊於後,奔競而火馳也。  夫不能忘智以任物,而尊知以御世,遂將徇跡,捨己效人,馳驟奔逐,其速如火矣。〗方且爲緒使,將興後世事役之端。  緒,端也。使,役也。不能無爲,而任知御物,後世勞役,自此爲端。〗方且爲物絯,將遂使後世拘牽而制物。  絯,礙也。不能用道以通人,方復任智以礙物也。  釋文 物絯 徐户隔反,廣雅公才反,云:束也。與郭義同。今用廣雅音。◎家世父曰:釋文引廣雅云,絯,束也。疑絯當爲該。廣韻:該,備也,兼也。漢書律曆志該藏萬物,太玄經萬物該兼。緒使者,其緒餘足使羣倫。物絯者,其機緘足以包羅萬物。〗方且四顧而物應,將遂使後世指麾以動物,令應務。  方將顧盼四方,撫安萬國,令彼之氓黎,應我之化法。  釋文 令應 力呈反。〗方且應眾宜,將遂使後世不能忘善,而利仁以應宜也。  用一己之知,應眾物之宜,既非無心,未免危殆矣。〗方且與物化將遂使後世與物相逐,而不能自得於內。  將我己知,施與物眾,令庶物從化,物既失之,我亦未得也。〗而未始有恆。此皆盡當時之宜也,然今日受其德,而明日承其弊矣,故曰未始有恆。  以智理物,政出多門,前荷其德,後遭其弊,既乖淳古,所以無恆。〗夫何足以配天乎?雖然,有族,有祖,其事類可得而祖效。  族,藪也。夫齧缺隱居山藪,高尚其志,不能混跡,未足配天。而俗之中,罕其輩類,故志尚清遐,良可效耳。◎家世父曰:族者,比類之跡也。祖者,生物之原也。從其比類而合之,則萬物統於一,而主宰夫物者羣生之歸也;從其生物之原而求之,則萬物託始於無,而生物者枝流之衍也。未究乎生物之原,而竊竊焉比類以求合,而治亂繇以生,君臣之禍繇以起矣。〗可以爲眾父,而不可以爲眾父父。眾父父者,所以跡也。  父,君也。言齧缺高尚無爲,不夷乎俗,雖其道可述,適可爲眾人之父,而未可爲父父也。父父者,堯也。夫堯寄坐萬物之上,而心馳乎姑射之山,往見四子之時,即在汾陽之地。是以即寂而動,即動而寂,無爲有爲,爲無爲,有無一時,動寂相即,故可爲君中之君,父中之父。所爲窮理盡性,玄之又玄,而爲眾父之父,故其宜矣。故郭注云,眾父父者所以跡也。〗治,亂之率也,言非但治主,乃爲亂率。  率,主也。若用智理物,當時雖治,於後必亂。二塗皆以智爲率。  釋文 治亂 直吏反。注同。 之率 色類反。注同。又色律反。〗北面之禍也,夫桀紂非能殺賢臣,乃賴聖知之跡以禍之。  桀紂賴聖知以殺賢臣,故聖知是北面之禍也。〗南面之賊也。」田桓非能殺君,乃資仁義以賊之。  田桓資仁義以殺主,故仁義南面之賊。注云,田桓非能殺君,乃資仁義以賊之。  釋文 殺君 音試。本又作弒,音同。〗

堯觀乎華。華封人曰:「嘻,聖人!請祝聖人。」華,地名也,今華州也。封人者,謂華地守封疆之人也。嘻,歎聲也。封人見堯有聖人之德,光臨天下,請祝願壽富,多其男子。  釋文  胡化反,又胡花反。司馬云:地名也。 封人 司馬云:守封疆人也。 曰嘻 音熙。 請祝 之又反,又州六反。〗

「使聖人壽。」堯曰:「辭。」「使聖人富。」堯曰:「辭。」「使聖人多男子。」堯曰:「辭。」夫富壽多男子,實爲繁撓,而能體之者,不廢無爲。故寄彼二人,明茲三患。辭讓之旨,列在下文。〗

封人曰:「壽,富,多男子,人之所欲也。女獨不欲,何邪?」前之三事,人之大欲存焉。女獨致辭,有何意謂?  釋文 女獨 音汝。後同。〗

堯曰:「多男子則多懼,富則多事,壽則多辱。是三者,非所以養德也,故辭。」夫子嗣扶疏,憂懼斯重;財貨殷盛,則事業實繁;命壽延長,則貽困辱。三者未足養無爲之德,適可以益有爲之累,所以並辭。〗

封人曰:「始也我以女爲聖人邪,今然君子也。我始言女有無雙照,便爲體道聖人;今既舍有趣無,適是賢人君子也。〗天生萬民,必授之職。多男子而授之職,則何懼之有!物皆得所而志定也。  天地造化爲萬物,各有才能,量才授官,有何憂懼!〗富而使人分之,則何事之有!寄之天下,故無事也。  百姓豐饒,四海殷實,寄之羣有而不以私焉,斯事無爲也。〗夫聖人,鶉居無意而期安也。  釋文  音淳。  鶉居,謂無常處也。又云:如鶉之居,猶言野處。〗而鷇食,仰物而足。  鶉,䳺鶉也,野居而無常處。鷇者,鳥之子,食必仰母而足。聖人寢處儉薄,譬彼䳺鶉;供膳裁充,方茲鷇鳥。既無心於侈靡,豈有情於滋味乎!  釋文  口豆反。  爾雅云:生哺,鷇。鷇食者,言仰物而足也。◎盧文弨曰:舊生譌主,今改正。〗鳥行而无彰;率性而動,非常跡也。  彰,文跡也。夫聖人灰心滅智而與物俱冥,猶如鳥之飛行,無蹤跡而可見也。〗天下有道,則與物皆昌;猖狂妄行而自蹈大方也。  運屬清夷,則撫臨億兆;物來感我,則應時昌盛。郭注云猖狂妄行,恐乖文旨。〗天下无道,則脩德就閒;雖湯武之事,苟順天應人,未爲不閒也。故無爲而無不爲者,非不閒也。  時逢擾亂,則混俗韜光,脩德隱跡,全我生道,嘉遁閒居,逍遥遁世。所謂隱顯自在,用捨隨時。  釋文 就閒 音閑。注同。〗千歲厭世,去而上僊;夫至人極壽命之長,任窮之變,其生也天行,其死也物化,故云厭世而上僊也。  夫聖人達生死之不二,通變化之爲一,故能盡天年之脩短,厭囂俗以消升。何必鼎湖之舉,獨爲上僊,安期之壽,方稱千歲!  釋文 上僊 音仙。〗乘彼白雲,至於帝鄉;氣之散,無不之。  精靈上升,與太一而冥合,乘雲御氣,屆於天地之鄉。〗三患莫至,身常无殃;則何辱之有!」三患,前富壽多男子也。夫駕造物而來往,乘變化而遨遊,三患本自虛無,七尺非有,殃辱之事,曾何足云!〗

封人去之。堯隨之,曰:「請問。」請言既訖,封人於是去之。堯方悟其非,所以請問。〗

封人曰:「退已!」所疑已決,宜速退歸。〗

堯治天下,伯成子高立爲諸侯。堯授舜,舜授禹,伯成子高辭爲諸侯而耕。伯成子高,不知何許人也,葢有道之士。  釋文 伯成子高 通變經云:老子從此天地開闢以來,吾身一千二百變,後世得道,伯成子高是也。〗禹往見之,則耕在野。禹趨就下風,立而問焉,曰:「昔堯治天下,吾子立爲諸侯。堯授舜,舜授予,而吾子辭爲諸侯而耕,敢問,其故何也?」唐虞之世,南面稱孤,逮乎有夏,退耕於野。出處頓殊,有何意謂?〗

子高曰:「昔堯治天下,不賞而民勸,不罰而民畏。夫賞罰者,所以著勸畏也。而堯以無爲爲治,物物從其化,故百姓不待其褒賞而自勉行善,無勞刑罰而畏惡不爲。此顯堯之聖明,其德如是。〗今子賞罰而民且不仁,德自此衰,刑自此立,後世之亂自此始矣。盛行賞罰,百姓猶不仁,至德既衰,是以刑書滋起,故知將來之亂,從此始矣。〗夫子闔行邪?无落吾事!」俋俋乎耕而不顧。夫禹時三聖相承,治成德備,功美漸去,故史籍無所載,仲尼不能,是以雖有天下而不與焉,斯乃有而無之也。故考其時而禹爲最優,計其人則雖三聖,故一堯耳。時無聖人,故天下之心俄然歸啓。夫至公而居當者,付天下於百姓,取與之非己,故失之不求,得之不辭,忽然而往,侗然而來,是以受非毁於廉節之士而名列於三王,未足怪也。莊子因斯以明堯之弊,弊起於堯而釁成於禹,況後世之無聖乎!寄遠跡於子高,便棄而不治,將以絶聖而反一,遺知而寧極耳。其實則未聞也。夫莊子之言,不可以一途詰,或以黃帝之跡秃堯舜之脛,豈獨貴堯而賤禹哉!故當遺其所寄,而録其絶聖棄智之意焉。  闔,何不也。落,廢也。俋俋,耕地之貌。伯成謂禹爲夫子。「夫子何不行去耶!莫廢我農事。」於是用力而耕,不復顧盼也。夫三聖相承,葢無優劣,但澆淳異世,故其跡不同。郭注云弊起於堯而釁成於禹者,欲明有聖不如無聖,有爲不及無爲,故尚遠跡,以明絶聖棄智者耳。  釋文  本亦作盍,胡臘反。 無落 落,猶廢也。 俋俋 徐於執反,又直立反。李云:耕貌。一云:耕人行貌。又音秩,又於十反。字林云:勇壯貌。 治成 直吏反。 能閒 閒廁之閒。 不與 音豫。  音洞,又音同。〗

泰初有无,无有无名;無有,故無所名。  泰,太;初,始也。元氣始萌,謂之太初,言其氣廣大,能爲萬物之始本,故名太初。太初之時,惟有此無,未有於有。有既未有,名將安寄!故無有無名。  釋文 泰初 易說云:氣之始也。〗一之所起,有一而未形。一者,有之初,至妙者也,至妙,故未有物理之形耳。夫一之所起,起於至一,非起於無也。然莊子之所以屢稱無於初者,何哉?初者,未生而得生,得生之難,而猶上不資於無,下不待於知,突然而自得此生矣,又何營生於已生以失其自生哉!  道也,有一之名而無萬物之狀。〗物得以生,謂之德;夫無不能生物,而云物得以生,乃所以明物生之自得,任其自得,斯可謂德也。  德者,得也,謂得此也。夫物得以生者,外不資乎物,內不由乎我,非無非有,不自不他,不知所以生,故謂之德也。〗未形者有分,且然无閒,謂之命;雖未有形質,而受氣以有素分,然且此分脩短,慤乎更無閒隙,故謂之命。  釋文 有分 符問反。 無閒 如字。◎家世父曰:一陰一陽之謂道,繼之者善也,成之者性也。物得其生,所謂繼之者善也,未有德之名也。至凝而爲命,而性含焉,所謂成之者性也。命立而各肖乎形,踐形而乃反乎性,各有儀則,盡性之功也。莊生於此葢亦得其恍惚。〗留動而生物,物成生理,謂之形;留,靜也。陽動陰靜,氤氲升降,分布三才,化生萬物,物得成就,生理具足,謂之形也。  釋文 留動 留,或作流。〗形體保神,各有儀則,謂之性。夫德形性命,因變立名,其於自爾一也。  體,質;保,守也。稟受形質,保守精神,形則有醜有妍,神則有愚有智。既而宜循軌則,各自不同,素分一定,更無改易,故謂之性也。〗性脩反德,德至同於初。恆以不爲而自得之。  率此所稟之性,脩復生初之德,故至其德處,同於太初。〗同乃虛,虛乃大。不同於初,而中道有爲,則其懷中故爲有物也,有物而容養之德小矣。  同於太初,心乃虛豁;心既虛空,故能包容廣大。〗合喙鳴;無心於言而自言者,合於喙鳴。  喙,鳥口也。心既虛空,跡復冥物,故其說合彼鳥鳴。鳥鳴既無心於是非,聖言豈有情於憎愛!  釋文  丁豆反,又充芮喜穢二反。〗喙鳴合,與天地爲合。天地亦無心而自動。  言既合於鳥鳴,德亦合於天地。天地無心於覆載,聖人無心於言說,故與天地合也。〗其合緡緡,若愚若昏,坐忘而自合耳,非照察以合之。  緡,合也。聖人內符至理,外順羣生,唯跡與本,罄無不合,故曰緡緡。是混俗揚波,同塵萬物,既若愚迷,又如昏暗。又解:既合喙鳴,又合天地,亦是緡緡。  釋文 緡緡 武巾反。〗是謂玄德,同乎大順。德玄而所順者大矣。  總結已前,歎其美盛。如是之人,可謂深玄之德,故同乎太初,大順天下也。〗

夫子問於老耼曰:「有人治道若相放,可不可,然不然。若相放效,强以不可爲可,不然爲然,斯矯其性情也。  師於老耼,所以每事請答。汎論無的,故曰有人。布行政化,使人效放,以己制物,物失其性,故己之可者,物或不可,己之然者,物或不然,物之可然,於己亦爾也。  釋文 夫子 仲尼也。 相方 如字,又甫往反。本亦作放,甫往反。注同。 强以 其兩反。〗辯者有言曰,『離堅白若縣宇。言其高顯易見。  堅白,公孫龍守白論也。孔穿之徒,堅執此論,當時獨步,天下無敵。今辯者云:我能離析堅白之論,不以爲辯,雄辯分明,如縣日月於區宇。故郭注云言其高顯易見也。  釋文  音玄。  ,司馬云:辯明白若縣室在人前也。 易見 以豉反。〗』若是則可謂聖人乎?」結前問意。「如是之人,得爲聖否?」〗

老耼曰:「是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胥,相也。言以是非更相易奪,用此技藝係縛其身,所以疲勞形體,怵惕心慮也。此答前問意。技,有本或作枝字者,言是非易奪,枝分葉派也。  釋文 技係 其綺反。〗執留之狗成思,猿狙之便自山林來。言此皆失其常然也。「成思」當爲「來田」之譌;「自山林來」宜爲「來藉」之譌。  猿狙,獮猴也。執捉狐狸之狗,多遭係頸而獵,既不自在,故成愁思。猿猴本居山林,逶迤放曠,爲攫便捷,故失其常處。狸,有本作𤠑者,竹鼠也。  釋文 執留 如字。本又作𤠑,音同。一本作,亦如字。司馬云:𤠑,竹鼠也。一云:執留之狗,謂有能故被留係,成愁思也。◎家世父曰:釋文,留如字,一本作狸,司馬云,狸,竹鼠也。疑狸不當爲鼠。秋水篇騏驥驊驑一日而馳千里,捕鼠不如狸狌,非鼠可知。如司馬說,字當作䶉。說文:𪕚,竹鼠也。埤雅:一名竹䶉。郭璞山海經注其音如留牛,亦引此文執留之狗爲證,則此本作畱。然山海經自謂留牛,此自謂竹鼠,亦未宜混而一之。司馬一云,執留之狗,謂有能故被留繫。說文:留,止也,謂繫而止之。熟玩文義,言狗留繫思,脱然以去。猿狙之在山林,號爲便捷矣,而可執之以來,皆失其性者也。於執狸之說無取,當從司馬後說。  音袁。  七徐反。 之便 婢面反,徐扶面反。司馬云:言便捷見捕。〗丘,予告若,而所不能聞與而所不能言。凡有首有趾无心无耳者眾,首趾,猶始終也。無心無耳,言其自化。  若,而,皆汝也。首趾,終始也。理絶言辯,故不能聞言也。又不可以心慮知,耳根聽,故言無心無耳也。凡有識無情,皆曰終始,故言眾也。咸不能以言說,悉不可以心知,汝何多設猿狙之能,高張懸寓之辯,令物效己,豈非過乎!〗有形者與无形无狀而皆存者盡无。言有形者善變,不能與無形無狀者並存也。故善治道者,不以故自持也,將順日新之化而已。  有形者,身也;無形者,心也。汝言心與身悉存,我以理觀照,盡見是空也。〗其動,止也;其死,生也;其廢,起也。此又非其所以也。此言動止死生,盛衰廢興,未始有恆,皆自然而然,非其所用而然,故放之而自得也。  時有動靜,物有死生,事有興廢,此六者,自然之理,不知所以然也。豈關人情思慮,倣效能致哉!但任而順物之自當也。〗有治在人,不在乎主自用。  人各率性而動,天機自張,非主敎。〗忘乎物,忘乎天,其名爲忘己。天物皆忘,非獨忘己,復何有哉?  豈惟物務是空,抑亦天理非有。唯事與理,二種皆忘,故能造乎非有非無之至也。  釋文 復何 扶又反。〗忘己之人,是之謂入於天。」人之所不能忘者,己也,己猶忘之,又奚識哉!斯乃不識不知而冥於自然。  入,會也。凡天下難忘者,己也,而己尚能忘,則天下有何物足存哉!是知物我兼忘者,故冥會自然之道也。◎家世父曰:有首有趾,人物之所同也;無心而不能慮事,若鳥獸是也;無耳而不能聞聲,若蟲魚是也。其動止,其死生,其廢起,一皆天地之化機也。化機之在天地,不窮於物,無形無狀,推移動盪天地之中者,皆化機也。而有治在人,人其多事矣乎!强物以從治,不如忘己而聽諸物之適然也。◎慶藩案:此言唯忘己之人能與天合德也。管子白心篇尹注:天地,忘形者也。能效天地者,其唯忘己乎!與此同意。〗

將閭葂見季徹曰:「魯君謂葂也曰:『請受敎。』辭不獲命,既已告矣,未知中否,請嘗薦之。薦,獻也。蔣閭及季,姓也。葂,徹,名也。此二賢未知何許人也,未詳所據。魯君,魯侯也,伯禽之後,未知的是何公。魯公見葂,請受治國之術,雖復辭不得免君之命,遂告魯君爲政之道。當時率爾,恐不折中,敢陳所告,試獻吾賢。必不宜,幸希鍼艾。  釋文  一本作蔣。  力於反。  字亦作莬,音免,又音晚,郭音問。將閭葂,人姓名也。一云:姓將閭,名莬。或云:姓蔣,名閭葂也。 季徹 人姓名也,葢季氏之族。 魯君 或云:定公。 知中 丁仲反。〗吾謂魯君曰:『必服恭儉,拔出公忠之屬而无阿私,民孰敢不輯!」阿,曲也。孰,誰也。輯,和也。夫爲政之道,先須躬服恭敬,儉素清約,然後拔擢公平忠節之人,銓衡質直無私之士,獻可替否,共治百姓,則蕃境無虞,域中清謐,民歌擊壤,誰敢不和!  釋文 不輯 音集。爾雅云:和也。又側立反。郭思魚反。〗

季徹局局然笑曰:「若夫子之言,於帝王之德,猶螳蜋之怒臂以當車軼,則必不勝任矣。必服恭儉,非忘儉而儉也;拔出公忠,非忘忠而忠也。故雖無阿私,而不足以勝矯詐之任也。  局局,俛身而笑也。夫必能恭儉,拔出公忠,此皆僞情,非忘淡者也。故以此言爲南面之德,何異乎螳蜋怒臂以敵車轍!用小擬大,故不能任也。  釋文 局局 其玉反。一云:大笑之貌。 螳螂 音堂郎。 車軼 音轍。◎慶藩案:釋文軼音轍,是也。轍,車轍也。古轍字通作軼。戰國策車軼之所至,注:軼,音轍。(說文無轍篆,轍即徹也。)史記文帝紀結軼於道,注亦音轍。漢書文帝紀作結轍,是其證。 不勝 音升。注同。〗且若是,則其自爲處危,其觀臺此皆自處高顯,若臺觀之可覩也。  夫恭儉公忠,非能忘淡,適自顯燿以炫眾。人既高危,必遭隳敗,猶如臺觀峻聳,處置危縣,雖復行李觀見,而崩毁非久。  釋文 自爲遽 其據反。本又作處。◎盧文弨曰:今本作處。 觀臺 古亂反。注同。〗多,物將往,將使物不止於本性之分,而矯跂自多以附之。  觀臺高迥,人競觀之,立行自多,物爭歸湊。◎家世父曰:觀臺多,言使民觀象受法,其事繁也。郭象以危其觀臺斷句,恐誤。〗投跡者眾。」亢足投跡,不安其本步也。  顯燿動物,物不安分,故舉足投跡,企踵者多也。〗

蔣閭葂覤覤然驚曰:「葂也汒若於夫子之所言矣。覷覷,驚貌也。汒,無所見也。乍聞高議,率爾驚悚,思量不悟,所以汒然矣。  釋文 覷覷 許逆反,又生責反。或云:驚懼之貌。 汒若 本或作芒。武剛反,郭武蕩反。〗雖然,願先生之言其風也。」風,敎也。我前所陳,深爲乖理,所願一言,庶爲法敎。◎俞樾曰:風當讀爲凡,猶云言其大凡也。風本從凡聲,故得通用。〗

季徹曰:「大聖之治天下也,摇蕩民心,使之成敎易俗,舉滅其賊心而皆進其獨志,若性之自爲,而民不知其所由然。夫志各有趣,不可相效也。故因其自摇而摇之,則雖摇而非爲也;因其自蕩而蕩之,則雖蕩而非動也。故其賊心自滅,獨志自進,敎成俗易,悶然無跡,履性自爲而不知所由,皆云我自然矣。(舉,皆也)。  夫聖治天下,大順羣生,乘其自摇而作法,因其自蕩而成敎;是以敎成而跡不顯,俗易而物不知,皆除滅其賊害之心,而進脩獨化之志。不動於物,故若性之自爲;率性而動,故不知其所由然也。舉,皆也。  釋文 舉滅 舉,皆也。 悶然 音門。〗若然者,豈兄堯舜之敎民,溟涬然弟之哉?溟涬,甚貴之謂也。不肯多謝堯舜而推之爲兄也。  溟涬,甚貴之謂也。若前方法,以敎蒼生,則治合淳古,物皆得性,詎須獨貴堯舜而推之爲兄邪!此意揖讓之風,不讓唐虞矣。  釋文 豈兄 元嘉本作豈足。  亡頂反。  户頂反。〗欲同乎德而心居矣。」居者,不逐於外也,心不居則德不同也。  居,安定之謂也。夫心馳分外,則觸物參差;虛夷靜定,則萬境唯一。故境之異同,在心之靜亂耳。是以欲將堯舜同德者,必須定居其心也。〗

子貢南遊於楚,反於晉,過漢陰,見一丈人方將爲圃畦,鑿隧而入井,抱甕而出灌,搰搰然用力甚多而見功寡。水南曰陰,種蔬曰圃,埒中曰畦。隧,地道也。搰搰,用力貌也。丈人,長者之稱也。子貢南遊荊楚之地,塗經漢水之陰,遂與丈人更相汎答。其抑揚詞調,具在文中。莊子因託二賢以明稱混沌。  釋文  布户反,又音布,園也。李云:菜蔬曰圃。  圭反。李云:埒中曰畦。說文云:五十畝曰畦。  音遂。李云:道也。  烏送反。字亦作瓮。 搰搰 苦骨反,徐李苦滑反,郭忽滑反。用力貌。一音胡没反。〗子貢曰:「有械於此,一日浸百畦,用力甚寡而見功多,夫子不欲乎?」械,機器也。子貢既見丈人力多而功少,是以敎其機器,庶力少功多。輒進愚誠,未知欲否?  釋文 有械 户戒反。字林作械。李云:器械也。  子鴆反。司馬云:灌也。〗

爲圃者卬而視之曰:「柰何?柰何,猶如何,其方法也。  釋文 卬而 音仰。本又作仰。〗」曰:「鑿木爲機,後重前輕,挈手若抽,數如泆湯,其名爲槔。機,關也。提挈其水,灌若抽引,欲論數疾,似泆湯之騰沸,前輕後重,即今之所用桔槔也。  釋文 挈水 口節反。 若抽 敕留反。李云:引也。司馬崔本作流。 數如 所角反,徐所録反。 泆湯 音逸。本或作溢。李云:疾速如湯沸溢也。司馬本作佚蕩,亦言其往來數疾如佚蕩。佚蕩,唐佚也。  本又作橋,或作皋,同。音羔,徐居橋反。司馬李云:桔槔也。〗」爲圃者忿然作色而笑曰:「吾聞之吾師,有機械者必有機事,有機事者必有機心。機心存於胸中,則純白不備;純白不備,則神生不定;神生不定者,道之所不載也。吾非不知,羞而不爲也。」夫用時之所用者,乃純備也。斯人欲脩純備,而抱一守古,失其旨也。  夫有機關之器者,必有機動之務;有機動之務者,必有機變之心。機變存乎胸府,則純粹素白不圓備矣。純粹素白不圓備,則精神縣境,生滅不定。不定者,至道不載也,是以羞而不爲。此未體真脩,故抱一守白者也。  釋文 吾師 謂老子也。〗

子貢瞞然慚,俯而不對。瞞,羞怍之貌也。既失所言,故不知何答也。  釋文  武版反,又亡安反。字林云:目眥平貌。李作㥏,天典反,慚貌。一音門,又亡干反。司馬本作憮,音武。崔本作撫。〗

有閒,爲圃者曰:「子奚爲者邪?」有閒,俄頃也。奚,何也。問子貢:「汝是誰門徒?作何學業?」〗

曰:「孔丘之徒也。」答,宣尼之弟子也。◎慶藩案:一切經音義二十五引司馬云:徒,弟子也。釋文闕。〗

爲圃者曰:「子非夫博學以擬聖,於于以葢眾,獨弦哀歌以賣名聲於天下者乎?於于,佞媚之謂也。言汝博學贍聞,擬似聖人,諂曲佞媚,以葢羣物;獨坐弦歌,抑揚哀歎,執斯聖跡,賣彼名聲,歷聘諸國,徧行天下。  釋文 於于 並如字。本或作唹吁,音同。司馬云:夸誕貌。一云:行仁恩之貌。 以葢眾 司馬本葢作善。◎家世父曰:應帝王,其卧徐徐,其覺于于。說文:于,於也,象氣之舒。是於于字同,於于,猶于于也。〗汝方將忘汝神氣,墮汝形骸,而庶幾乎!不忘不墮,則無庶幾之道。  幾,近也。汝忘遺神氣,墮壞形骸,身心既忘,而後庶近於道。  釋文  許規反。〗而身之不能治,而何暇治天下乎!子往矣,无乏吾事!」而,汝也。乏,闕也。夫物各自治,則天下理矣;以己理物,則大亂矣。如子貢之德,未足以治身,何容應聘天下!理宜速往,無廢吾業。  釋文 無乏 乏,廢也。〗

子貢卑陬失色,頊頊然不自得,行三十里而後愈。卑陬,慚怍之貌。頊頊,自失之貌。既被詆訶,顔色自失,行三十里,方得復常。  釋文 卑陬 走侯反,徐側留反。李云:卑陬,愧懼貌。一云:顔色不自得也。 頊頊 本又作旭旭,許玉反。李云:自失貌。〗

其弟子曰:「向之人何爲者邪?夫子何故見之變容失色,終日不自反邪?」反,復也。子貢之門人謂賜爲夫子也。「向見之人,脩何藝業,遂使先生一覩,容色失常,竟日崇朝,神氣不復?」門人怪之,所以致問。  釋文 向之 許亮反。本又作鄉,音同。後倣此。〗

曰:「始吾以爲天下一人耳,謂孔丘也。〗不知復有夫人也。昔來稟學,宇內唯夫子一人;今逢丈人,道德又更深遠,所以卑慚不能自得也。既未體乎真假,實謂賢乎仲尼也。  釋文 復有 扶又反。 夫人 音符。下夫人同。〗吾聞之夫子,事求可,功求成。用力少,見功多者,聖人之道。聖人之道,即用百姓之心耳。  夫事以適時爲可,功以能遂爲成。故力少而見功多者,則是適時能遂之機。子貢述昔時所聞,以爲聖人之道。〗今徒不然。執道者德全,德全者形全,形全者神全。神全者,聖人之道也。託生與民並行而不知其所之,汒乎淳備哉!功利機巧必忘夫人之心。此乃聖王之道,非夫人道也。子貢聞其假修之說而服之,未知純白者之同乎世也。  今丈人問余,則不如此。言執持道者則德行無虧,德全者則形不虧損,形全者則精神專一。神全者則寄跡人間,託生同世,雖與羣物並行,而不知所往,芒昧深遠,不可測量。故其操行淳和,道德圓備,不可以此功利機巧語其心也。斯乃聖人之道,非假修之術。子貢未悟,妄致斯談。  釋文 汒乎 莫剛反。 之心 心,或作道。〗若夫人者,非其志不之,非其心不爲。雖以天下譽之,得其所謂,謷然不顧;以天下非之,失其所謂,儻然不受。天下之非譽,无益損焉,是謂全德之人哉!我之謂風波之民。」此宋榮子之徒,未足以爲全德。子貢之迷没於此人,即若列子之心醉於季咸也。  誕慢之容,儻是無心之貌。丈人志氣淳素,不任機巧,心懷寡欲,不務有爲。縱令舉世贊譽,稱爲德,知爲無益,曾不顧盼;舉世非毁,聲名喪失,達其無損,都不領受;既毁譽不動,可謂全德之人。夫水性雖澄,逢風波起,我心不定,類彼波瀾,故謂之風波之民也。郭注云,此宋榮子之徒,未足以爲全德。子貢之迷没於此人,即若列子之心醉於季咸。  釋文 譽之 音餘,下同。 謷然 五羔反。司馬本作警。 儻然 本亦作黨。司馬本作㒉,同。勑蕩反,郭吐更反。〗

反於魯,以告孔子。孔子曰:「彼假脩渾沌氏之術者也;以其背今向古,羞爲世事,故知其非真渾沌也。  子貢自魯適楚,反歸於魯,以其情事,咨告孔子。夫渾沌者,無分别之謂也。既背今向古,所以知其真渾沌氏之術也。  釋文  胡本反。  徒本反。 背今 音佩。〗識其一,不知其二;徒識脩古抱灌之朴,而不知因時任物之易也。  識其一,謂古而不移也。不知其二,謂不能順今而適變。  釋文 之易 以豉反。〗治其內,而不治其外。夫真渾沌,都不治也,豈以其外內爲異而偏有所治哉!  抱道守素,治內也;不能隨時應變,不治外也。〗夫明白入素,无爲復朴,體性抱神,以遊世俗之間者,汝將固驚邪?此真渾沌也,故與世同波而不自失,則雖遊於世俗而泯然無跡,豈必使汝驚哉!  夫心智明白,會於質素之本;無爲虛淡,復於淳朴之原。悟真性而抱精淳,混囂塵而遊世俗者,固當江海蒼生,林藪萬物,鳥獸不駭,人豈驚哉!而言汝將固驚者,明其驚也。◎俞樾曰:固讀爲胡。胡固皆從古聲,故得通用。汝將胡驚邪,言汝與真渾沌遇則不驚也。郭注曰,故與世同波而不自失,則雖遊於世俗而泯然無跡,豈必使汝驚哉!正得其意。古書胡字或以故字爲之。管子侈靡篇,公將有行,故不送公,墨子尚賢中篇,故不察尚賢爲政之本也,皆以故爲胡之證。禮記哀公問篇鄭注曰:固,猶故也。是以固爲胡,猶以故爲胡矣。〗且渾沌氏之術,予與汝何足以識之哉!」在彼爲彼,在此爲此,渾沌玄同,孰識之哉?所識者常識其跡耳。  夫渾沌無心,妙絶智慮,假令聖賢達,亦何足識哉!明恍惚深玄,故推之於情意之表者也。〗

諄芒將東之大壑,適遇苑風於東海之濱。諄,淳也。苑,小風也,亦言是扶摇大風也。濱,涯;大壑,海也。諄芒苑風,皆寓言也。莊生寄此二人,明於大道,故假爲賓主,相值海涯。  釋文  郭之倫反,又述倫反。  本或作汒,武剛反。李云:望之諄諄,察之芒芒,故曰諄芒。一云:姓名也。或云:霧氣也。 大壑 火各反。李云:大壑,東海也。 苑風 本亦作宛。徐於阮反。李云:小貌,謂遊世俗也。一云:苑風,人姓名。一云:扶摇大風也。 之濱 音賓。◎慶藩案:釋文苑亦作宛,苑宛字同也。淮南俶真篇形苑而神壯,高誘注:苑,枯病也,苑讀南陽宛之宛。〗苑風曰:「子將奚之?」奚,何也。之,往也。借問諄芒,有何游往。〗

曰:「將之大壑。」欲往東海。〗

曰:「奚爲焉?」又問何所求訪。〗

曰:「夫大壑之爲物也,注焉而不滿,酌焉而不竭;吾將遊焉。」夫大海泓宏,深遠難測,百川注之而不溢,尾閭泄之而不乾。以譬至理,而其義亦然。故雖寄往滄溟,實乃游心大道也。  釋文 酌焉 一本作取焉。〗

苑風曰:「夫子无意於横目之民乎?願聞聖治。」五行之內,唯民横目,故謂之横目之民。且諄芒東游,臨於大壑,觀其深遠,而爲治方。苑風既察此情,因發斯問:「夫子豈無意於黔首?願聞聖化之法也。」  釋文 横目之民 李云:倮蟲之屬,欲令其治之也。 願聞 本或依司馬本作問,下同。 聖治 直吏反。下皆同。〗

諄芒曰:「聖治乎?官施而不失其宜,拔舉而不失其能,施令設官,取得宜便,拔擢薦舉,不失才能。如此則天下太平,彝倫攸敍,聖治之術,在乎茲也。  釋文 官施 始支反,又始智反。司馬云:施政布敎,各得其宜。〗畢見其情事而行其所爲,皆因而任之。  夫所乖舛,事業多端,是以步驟殊時,澆淳異世。故治之者莫先任物,必須覩見其情事而察其所爲,然後順物而行,則無不當也。〗行言自爲而天下化,使物爲之,則不化也。  所有施行之事,敎令之言,咸任物自爲,而不使物從己。如此,則宇內蒼生自然從化。〗手撓顧指,四方之民莫不俱至,此之謂聖治。」言其指麾顧眄而民各至其性也,任其自爲故。  撓,動也。言動手指揮,舉目顧眄,則四方款附,萬國來朝。聖治功能,其義如是。有本作頤字者,言用頤指揮,四方皆服。此中凡有三人:一聖,二德,三神。以上聖治,以下次列德神二人。  釋文 手撓 而小反,又而了反。司馬云:動也。一云:謂指麾四方也。 顧指 如字。向云:顧指者,言指麾顧而治也。或音頤。本亦作頤,以之反,謂舉頤指揮也。◎慶藩案:手撓顧指,二義對文。注指麾承手撓言,顧盼承顧指言,故疏以動手舉目分釋四字。如向云顧指者言指麾顧盼,失其義矣。顧指,目顧其人而指使之。左思吴都賦搴旗若顧指,劉逵注:謂顧指如意。此言顧指,與漢書貢禹傳目指氣使同義。(師古注曰:動目以指物,出氣以使人。)〗

「願聞德人。」前之聖治,已蒙敷釋;德人之義,深所願聞。〗

曰:「德人者,居无思,行无慮,率自然耳。  妙契道境,得無所得,故曰德人。德人凝神端拱,寂爾無思,假令應物行化,曾無謀慮。〗不藏是非美惡。無是非於胸中而任之天下。  懷道抱德,物我俱忘,豈容藴蓄是非,包藏善惡邪!  釋文 美惡 烏路反。〗四海之內共利之之謂悦,共給之之爲安;無自私之懷也。  夫德人惠澤弘博,徧覃羣品,故貨財將四海共同,資給與萬民無别,是普天慶悦,率土安寧。◎慶藩案:謂悦與爲安對文。謂,猶爲也。古謂爲字同義互用。〗怊乎若嬰兒之失其母也,儻乎若行而失其道也。夫嬰兒失母,心怊悵而無所依;行李迷途,神儻莽而無所據。用斯二事,以況德人也。  釋文 怊乎 音超。字林云:悵也。徐尺遥反,郭音條。 儻乎 敕黨反。司馬本作㒉。〗財用有餘而不知其所自來,飲食取足而不知其所從,此謂德人之容。」德者,神人跡也,故曰容。  寡欲止分,故財用有餘;不貪滋味,故飲食取足;性命無求,故不知所從來也。都結前義,故云德人之容。  釋文 德人之容 羊凶反。或云:依注當作客。〗

「願聞神人。」願聞所以跡也。  德者,神人之跡耳,願聞所以跡也。〗

曰:「上神乘光,與形滅亡,乘光者乃無光。  乘,用也。光,智也。上品神人,用智照物,雖復光如日月,即照而亡,隳體黜聰,心形俱遣,是故與形滅亡者也。〗此謂照曠。無我而任物,空虛無所懷者,非闇塞也。  智周萬物,明逾三景,無幽不燭,豈非曠遠!〗致命盡情,天地樂而萬事銷亡,情盡命至,天地樂矣。事不妨樂,斯無事矣。  窮性命之致,盡生化之情,故寄天地之間而未嘗不逍遥快樂。既達物我虛幻,是以萬事銷亡。  釋文 天地樂 音洛。注同。 銷亡 徐音消。〗萬物復情,此之謂混冥。」情復而混冥無跡也。  夫忘照而照,照與三景高明;忘生而生,生將二儀並樂。故能視萬物之還原,覩四生之復命,是以混沌無分而冥同一道也。  釋文 混冥 胡本反。〗

門无鬼與赤張滿稽觀於武王之師。門與赤張,姓也。无鬼,滿稽,名也。二千五百人爲師,師,眾也。武王伐紂,兵渡孟津,時則二人共觀。  釋文 門无鬼 司馬本作無畏,云:門,姓;無畏,字也。 赤張滿 本或作蒲。  古兮反。李云:門,赤張,氏也。无鬼,滿稽,名也。〗赤張滿稽曰:「不及有虞氏乎!故離此患也。」離,遭也。虞舜以揖讓御時,武王以干戈濟世。而揖讓干戈,優劣懸隔。以斯商度,至有不及之言。而兵者不祥之器,故遭殘殺之禍也。〗

門无鬼曰:「天下均治而有虞氏治之邪?其亂而後治之與?」言二聖俱以亂故治之,則揖讓之與用師,直是時異耳,未有勝負於其間也。  均,平也。若天下太平,物皆得理,則何勞虞舜作法治之!良由堯年將減,其德日衰,故讓重華,令其緝理也。  釋文 均治 直吏反。下及注均治並同。 之與 音餘。本又作邪。 復何 扶又反。下章注同。〗

赤張滿稽曰:「天下均治之爲願,而何計以有虞氏爲!均治則願各足矣,復何爲計有虞氏之德而推以爲君哉!許无鬼之言是也。  宇內清夷,志願各足,則何須計有虞氏之德而推之爲君!此領悟无鬼之言,許其有理也。〗有虞氏之藥瘍也,天下皆患創亂,故求虞氏之藥。  瘍,頭瘡也。夫身上患創,故求醫療,亦猶世逢紛擾,須聖人治之。是以不病則無醫,不亂則無聖。  釋文  音羊。李云:頭創也。言創以喻亂,求虞氏藥治之。司馬云:疕瘍也。◎王引之曰:藥,古讀曜,(說見唐韻正。)聲與療相近。方言:愮,療治也。江湘郊會謂醫治之曰愮,或曰療。注:愮,音曜。與藥古字通。故申鑒俗嫌篇云:藥者,療也。襄三十一年左傳不如吾聞而藥之也。家語正論篇同,王肅注:藥,療也。詩大雅板篇,不可救藥,韓詩外傳藥作療。藥療字,古同義通用。 患創 初良反。〗秃而施髢,病而求醫。鬢髮如雲,不勞施髢;幸無疾恙,豈假醫人!是知天下清平,無煩大聖。此之二句,總結前旨也。  釋文  吐木反。  大細反。司馬云:髲也。又吐帝反。郭音毛。李云:髦,髮也。〗孝子操藥以脩慈父,其色燋然,聖人羞之明治天下者,非以爲榮。  操,執也。脩,理也。燋然,憔悴貌。夫孝子之治慈父,既不伐其功績;聖人之救禍亂,豈務矜以榮顯!事不得已,是故羞之。  釋文 操藥 七刀反。 燋然 將遥反,又音樵。〗

至德之世,不尚賢,賢當其位,非尚之也。  夫不肖與賢,各當其分,非尚之以别賢。〗不使能;能者自爲,非使之也。  巧拙習性,不相夸企,非尚而使之。〗上如標枝,出物上而不自高也。  君居民上,恬淡虛忘,猶如高樹之枝,無心榮貴也。  釋文 如標 方小反,徐方遥反,又方妙反。言樹杪之枝無心在上也。  胡孝反,李音較。一本作枝。◎盧文弨曰:今本校作枝。〗民如野鹿;而自得也。  上既無爲,下亦淳樸,譬彼野鹿,絶君之禮也。〗端正而不知以爲義,相愛而不知以爲仁,端直其心,不爲邪惡,豈識裁非之義!率乎天理,更相親附,寧知偏愛之仁者也!〗實而不知以爲忠,當而不知以爲信,率性自然,非由知也。  率性成實,不知此實爲忠;任真當理,豈將此當爲信!〗蠢動而相使,不以爲賜。用其自動,故動而不謝。  賜,蒙賴也。蠢動之物,即是精爽之類,更相驅使,理固自然。譬彼股肱,方茲耳目,既無心於爲造,豈有情於蒙賴!無爲理物,其義亦然。  釋文  郭處允反,動也。〗是故行而迹,能任其自行,故無跡也。  君民淳樸,上下和平,率性而動,故無跡之可記。〗事而無傳。」各止其分,故不傳敎於彼也。  方之首足,各有職司,止其分內,不相傳習。跡既昧矣,事亦滅焉。  釋文 無傳 丈專反。〗

孝子不諛其親,忠臣不諂其君,臣子之盛也。善事父母爲孝。諛,僞也。諂,欺也。不以正求人謂之諂。爲臣爲子,事父事君,不諂不諛,盡忠盡孝,此乃臣子之盛德也。  釋文 不諛 羊朱反,郭貽附反。 不諂 敕檢反。〗親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則世俗謂之不肖子;君之所言而然,所行而善,則世俗謂之不肖臣。而未知此其必然邪?此直違俗而從君親,故俗謂不肖耳,未知至當正在何許。  不肖,猶不似也。君父言行,不擇善惡,直致隨時,曾無諫爭之心,故世俗之中,實爲不肖,未知正理的在何許也。  釋文 不肖 音笑。〗世俗之所謂然而然之,所謂善而善之,則不謂之道諛之人也。然則俗故嚴於親而尊於君邪?言俗不爲尊嚴於君親而從俗,俗不謂之諂,明尊嚴不足以服物,則服物者更在於從俗也。是以聖人未嘗獨異於世,必與時消息,故在皇爲皇,在王爲王,豈有背俗而用我哉!  嚴,敬也。此明違從不定也。世俗然善,則諫爭是也。夫違俗從親,謂之道諛,而違親從俗,豈非諂佞耶!且有逆有順,故見是見非,而違順既空,未知正在何處,又違親從俗,豈謂尊嚴君父!  釋文 之道 音導。下同。◎慶藩案:道人即諂人也。漁父篇曰,希意道言謂之諂,道與諂同義。荀子不苟篇非諂諛也,賈子先醒篇君好諂諛而惡至言,韓詩外傳並作道諛。諂與道,聲之轉。 豈有背 音佩。〗謂己道人,則勃然作色;謂己諛人,則怫然作色。世俗遂以多同爲正,故謂之道諛,則作色不受。  釋文 則勃 步忽反。 謂己諛人 本又作眾人。下同。司馬云:眾人,凡人也。 則怫 符弗反,郭敷謂反。〗而終身道人也,終身諛人也,亦不問道理,期於相善耳。  勃,怫,皆嗔貌也。道,達也,謂其諂佞以媚君親也。言世俗之人,謂己諂佞,即作色而怒,不受其名,而終身道諛,舉世皆爾。〗合譬飾辭聚眾也,是終始本末不相坐。夫合譬飾辭,應受道諛之罪,而世復以此得人以此聚眾亦爲從俗者,恆不見罪坐也。  合於譬喻,飾於浮詞,人皆競趨,故以聚眾,能保其終始,合其本末;眾既從之,故不相罪坐也。譬,本有作璧字者,言合珪璧也。  釋文 相坐 才卧反。注同。〗垂衣裳,設采色,動容貌,以媚一世,而不自謂道諛,與夫人之爲徒,通是非,而不自謂眾人,愚之至也。世皆至愚,乃更不可不從。  黃帝垂衣裳而天下治,上衣下裳,以象天地,紅紫之色,間而爲彩,用此華飾,改動容貌,以媚一世,浮僞之人,不謂道諛,翻且從君諂佞。此乃與夫流俗之人而徒黨,更相彼此,通用是非,自謂殊於眾人,可謂愚癡之至。  釋文 與夫 音符。〗知其愚者,非大愚也;知其惑者,非大惑也。大惑者,終身不解;大愚者,終身不靈。夫聖人道同而帝王殊跡者,誠世俗之惑不可解,故隨而任之。  解,悟也。靈,知也。知其愚惑者,聖人也。隨而任之,故惑也。大愚惑者,凡俗也,心識闇鄙,觸境生迷,所以竟世終身不覺悟也。  釋文 不解 音蟹,又佳買反。 不靈 本又作無靈。司馬云:靈,曉也。〗三人行而一人惑,所適者猶可致也,惑者少也;二人惑則勞而不至,惑者勝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雖有祈嚮,不可得也。不亦悲乎!天下都惑,雖我有求嚮至道之情而終不可得。故堯舜湯武,隨時而已。  適,往也。致,至也。惑,迷也。祈,求也。夫三人同行,一人迷路,所往之方,猶自可至,惑少解多故也;二人迷則神勞而不至,迷勝悟劣故也。今宇內皆惑,莊子雖求向至道之情,無由能致,故可悲傷也。  釋文 祈嚮 許亮反。司馬云:祈,求也。◎俞樾曰:祈字無義。司馬云,祈,求也。則但云予雖祈嚮足矣。郭注云,雖我有求嚮至道之情,則又增出情字,殆皆非也。祈疑所字之誤,言天下皆惑,予雖有所嚮往,不可得也。祈所字形相似,故誤耳。下同。〗

大聲不入於里耳,非委巷之所尚也。  釋文 大聲 司馬云:謂咸池六英之樂也。〗折楊皇荂,則嗑然而笑。俗人得嘖曲,則同聲動笑也。  大聲,謂咸池大韶之樂也,非下里委巷之所聞。折楊皇華,葢古之俗中小曲也,玩狎鄙野,故嗑然動容,同聲大笑也。昔魏文侯聽於古樂,怳焉而睡,聞鄭衞新聲,欣然而喜,即其事也。  釋文 折楊 之列反。 皇荂 況于反,又撫于反。本又作華,音花。司馬本作里華。 嗑然 許甲反。李云:折楊皇華,皆古歌曲也。嗑,笑聲也。本又作嗌,烏邈反。司馬本作榼。 嘖曲 仕責反。本又作嗑。〗是故高言不止於眾人之心,不以存懷。  至妙之談,超出俗表,故謂之高言。適可藴羣聖之靈府,豈容止於眾人之智乎!大聲不入於里耳,高言固不止於眾心。〗至言不出,俗言勝也。此天下所以未曾用聖而常自用也。  出,顯也。至道之言,淡而無味,不入委巷之耳,豈止眾人之心!而流俗之言,飾詞浮僞,猶如折楊之曲,喜聽者多。俗說既其當塗,至言於乎隱蔽,故齊物云,言隱於榮華。〗以二缶鍾惑,而所適不得矣。各自信據,故不知所之。  踵,足也。夫迷方之士,指北爲南,而二惑既生,垂腳不行,一人亦無由獨進,欲達前所,其可得乎!此復釋前惑者也。  釋文 以二缶鍾 缶應作垂,鍾應作踵,言垂腳空中,必不得有之適也。司馬本作二垂鍾,云:鍾,注意也。 所適 司馬云:至也。◎家世父曰:釋文缶應作垂,鍾應作踵,言垂腳空中,必不得有所適也。司馬本作二垂鍾。今案說文:缶,瓦器也,所以盛酒漿。鍾,酒器也。小爾雅:釜二有半謂之藪,藪二有半謂之缶,缶二謂之鍾。缶鍾皆量器也,缶受四斛,鍾受八斛。以二缶鍾惑,謂不辨缶鍾二者所受多寡也,持以爲量,茫乎無所適從矣。上文一人惑,二人惑,據人言之;此以二缶鍾惑,據事言之。盡人皆惑,而誰與明之!操量器而惑,不足與定數。舉天下之大而皆惑也,誰與舉而指之!自分兩義。◎俞樾曰:二缶鍾之文,未知何義。釋文云,缶應作垂,鍾應作踵,言垂腳空中,必不得有之適也。此於莊子之意不合。所適,謂所之也。郭注曰,各自信據,故不知所之,是也。如陸氏說,則以適爲適意之適,當云不得其適,不當云所適不得也。今案鍾當作踵,而二則一字之誤,缶則企字之誤。企下從止,缶字俗作𦈢,其下亦從止,兩形相似,因致誤耳。文選歎逝賦注引字林曰:企,舉踵也。一切經音義十五引通俗文曰:舉踵曰企。然則企踵猶舉踵也。人一企踵,不過步武之間耳,然以一企踵惑,則已不得其所適矣。故下云,而今也以天下惑,予雖有所嚮,其庸可得邪!以天下惑,極言其地之大;以一企踵惑,極言其地之小也。上文二人惑則勞而不至,惑者勝也。而今也以天下惑,予雖有所嚮,不可得也。以天下對二人言,則以人之多寡言;此以天下對一企踵言,則以地之廣狹言。一企踵誤爲二缶鍾,則不得其義矣。〗而今也以天下惑,予雖有祈嚮,其庸可得邪!夫二人垂踵,所適尚難,況天下皆迷,如何得正!故雖有求向之心,其用固不可得。此釋前不亦悲乎,傷歎既深,所以鄭重。〗知其不可得也而强之,又一惑也,故莫若釋之而不推。即而同之。  釋,放也。迷惑既深,造次難解,而强欲正者,又是一愚,莫若放而不推,則物我安矣。  釋文 而强 其丈反。下注同。〗不推,誰其比憂!得當時之適,不强推之令解也,則相與無憂於一世矣。  比,與也。若任物解惑,棄而不推,則彼此逍遥,憂患誰與也!  釋文 比憂 毗志反。司馬本作鼻,云:始也。 趣令 力呈反,下同。 令解 音蟹。〗厲之人夜半生其子,遽取火而視之,汲汲然唯恐其似己也。厲,惡人也。言天下皆不願爲惡,及其爲惡,或迫於苛役,或迷而失性耳。然迷者自思復,而厲者自思善,故我無爲而天下自化。  厲,醜病人。遽,速也。汲汲,匆迫貌。言醜人半夜生子,速取火而看之,情意匆忙,恐其似己。而厲醜惡之甚,尚希改醜以從妍,欲明愚惑之徒,豈不厭迷以思悟耶!釋之不推,自無憂患。  釋文  音賴,又如字。◎家世父曰:厲之人夜半生其子,别出一義以收足上意。以己同俗,亦喜俗之同乎己,不知其非也。厲者生子,而懼其似己,於此顧不求同焉,惟自知其厲也。然則其同於俗也,與其强己以同於厲無以異也,而懵然不辨其非,亦唯其不知焉而已。  巨據反。本或作蘧,音同。 汲汲 音急。 苛役 音河。〗

百年之木,破爲犧尊,青黃而文之,其斷在溝中。比犧尊於溝中之斷,則美惡有間矣,其於失性一也。犧,刻作犧牛之形,以爲祭器,名曰犧尊也。間,别。既削刻爲牛,又加青黃文飾,其一斷棄之溝瀆,不被收用。若將此兩斷相比,則美惡有殊,其於失喪木性一也。此且起譬也。  釋文  音羲,又素河反。◎慶藩案:毛傳曰:犧尊有沙飾。(見詩閟宮篇。)鄭司農曰:犧尊飾以翡翠。(見周官司尊彝注。)後鄭曰:犧讀如沙,(見禮明堂位正義。)刻畫鳳凰之象於尊,其羽形婆娑然。王念孫引高注淮南俶真篇曰:犧尊,猶疏鏤之尊。然則犧尊者,刻而畫爲眾物之形,在六尊之中,最爲華美。故古人言文飾之盛者,猶舉犧尊。今案或曰有沙飾者,或曰飾以翡翠,或曰刻畫鳳凰之象於尊,或曰疏鏤之尊,說雖不同,其於雕鏤之義則一。至阮諶禮圖云:犧尊飾以牛,於尊腹之上畫爲牛之形,則因犧從牛,望文生義矣。 其斷 徒亂反。下同。本或作故。〗跖與曾史,行義有間矣,然其失性均也。此合譬也。桀跖之縱凶殘,曾史之行仁義,雖復善惡之跡有别,而喪真之處實同。〗且夫失性有五迷情失性,抑乃多端,要且而言,其數有五。〗:一曰五色亂目,使目不明;五色者,青黃赤白黑也,流俗躭貪,以此亂目,不能見理,故曰不明也。〗二曰五聲亂耳,使耳不聰;五聲,謂宮商角徵羽也。淫滯俗聲,不能聞道,故曰不聰。〗三曰五臭薰鼻,困惾中顙;五臭,謂羶薰香鯷腐。惾,塞也,謂壅塞不通也。言鼻躭五臭,故壅塞不通而中傷顙額也。外書呼香爲臭也。故易云其臭如蘭;道經謂五香,故西升經云香味是冤也。  釋文  如字。本或作悃,音同。  子公反。郭音俊,又素奉反。李云:困惾,猶刻賊不通也。  丁仲反。  桑蕩反。〗四曰五味濁口,使口厲爽;五味,謂酸辛甘苦鹹也。厲,病;爽,失也。令人著五味,穢濁口根,遂使鹹苦成痾,舌失其味,故言厲爽也。  釋文 濁口 本又作噣,音同。◎慶藩案:大雅思齊箋曰:厲,病也。逸周書諡法篇曰:爽,傷也。(廣雅同。)使口厲爽,病傷滋味也。(見淮南精神篇。高誘注作爽傷,文子九守篇作使口生創,皆後人妄改。)〗五曰趣舍滑心,使性飛揚。趣,取也。滑,亂也。順心則取,違情則舍,撓亂其心,使自然之性馳競不息,輕浮躁動,故曰飛揚也。  釋文 滑心 李音骨。本亦作噣。〗此五者,皆生之害也。總結前之五事,皆是伐命之刀,害生之斧,是生民之巨害也。〗而楊墨乃始離跂自以爲得,非吾所謂得也。離跂,用力貌也。言楊朱墨翟,各擅己能,失性害生,以此爲得,既乖自然之理,故非莊生之所得也。  釋文  力智。  丘豉反。〗夫得者困,可以爲得乎?則鳩鴞之在於籠也,亦可以爲得矣。夫仁義禮法約束其心者,非真性者也。既僞其性,則遭困苦。若以此困而爲得者,則何異乎鳩鴞之鳥在樊之中,偁其自得者也!〗且夫趣舍聲色以柴其內,皮弁鷸冠搢笏紳修以約其外,皮弁者,以皮爲冠也。鷸者,鳥名也,似鶩,紺色,出鬱林;取其翠羽飾冠,故謂之鷸冠。此鳥,知天文者爲之冠也。搢,插也。笏,猶珪,謂插笏也。紳,大帶也。脩,長裙也。此皆以飾朝服也。夫浮僞之徒,以取舍爲業,故聲色諸塵柴塞其內府,衣冠搢笏約束其外形,背無爲之道,乖自然之性,以此爲得,何異鳩鴞也!  釋文  尹必反,徐音述。本又作鶐,音同,鳥名也。一名翠,似燕,紺色,出鬱林,取其羽毛以飾冠。◎慶藩案:說文:鷸,知天將雨鳥也。案鷸即翠鳥也。禮記:知天文冠鷸。玉篇爾雅、釋文、漢書五行志,鷸並聿述二音。匡謬正俗曰:案鷸水鳥,天將雨即鳴,古人以其知天時,乃爲象此鳥之形,使掌天文者冠之。鷸,音聿。亦有術音,故禮之衣服圖及蔡邕獨斷謂爲術氏冠,亦鷸音轉爲術耳。此釋文鷸又作鶐。案漢書輿服志引記曰知天者冠述,說苑修文篇作冠鉥,葢因鷸有述音,故或作鶐,或作述,或作鉥耳。  音忽。  音申,帶也。〗內支盈於柴柵,外重纆繳,睆睆然在纆繳之中而自以爲得,則是罪人交臂歷指而虎豹在於囊檻,亦可以爲得矣。支,塞也。盈,滿也。柵,籠也。纆繳,繩也。睆睆,視貌也。夫以取舍塞滿於內府,故方柴柵;紳搢約束於外形,取譬繳繩。既外內困弊如斯,而自以爲得者,則何異有罪之人,交臂歷指,以繩反縛也!又類乎虎豹遭陷,困於囊檻之中,憂危困苦,莫斯之甚,自以爲得,何異此乎!  釋文 柴柵 楚格反,郭音策。 外重 直龍反。  音墨,  音灼,郭古弔反。 睆睆 環版反,又户鰥反。李云:窮視貌。一云:眠目貌。 交臂歷指 司馬云:交臂,反縛也。歷指,猶歷樓貌。  户覽反。〗

字數:19935,最後更新時間:2022-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