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集釋·卷三下·內篇


應帝王第七

夫無心而任乎自化者,應爲帝王也。〖釋文〗崔云:行不言之敎,使天下自以爲牛馬,應爲帝王者也。〗


齧缺問於王倪,四問而四不知。四問而四不知,則齊物篇中四問也。夫帝王之道,莫若忘知,故以此義而爲篇首。老子云不以智治國國之德者也。  釋文 齧缺 五結反。下丘悦反。 王倪 五兮反。 四問而四不知 向云:事在齊物論中。〗齧缺因躍而大喜,行以告蒲衣子。

蒲衣子曰:「而乃今知之乎?蒲衣子,堯時賢人,年八歲,舜師之,讓位不受,即被衣子也。齧缺得不知之妙旨,仍踴躍而喜歡,走以告於蒲衣子,述王倪之深義。蒲衣是方外之大賢,達忘言之至道,理無知而固久,汝今日乃知也?  釋文 蒲衣子 尸子云:蒲衣八歲,舜讓以天下。崔云:即被衣,王倪之師也。淮南子曰:齧缺問道於被衣。〗有虞氏不及泰氏。夫有虞氏之與泰氏,皆世事之跡耳,非所以跡者也。所以跡者,無跡也,世孰名之哉!未之嘗名,何勝負之有耶!然無跡者,乘羣變,履萬世,世有夷險,故跡有不及也。  有虞氏,舜也。泰氏,即太昊伏羲也。三皇之世,其俗淳和;五帝之時,其風澆競。澆競則運知而養物,淳和則任真而馭宇,不及之義,騐此可知也。  釋文 泰氏 司馬云:上古帝王也。崔云:帝王也。李云:大庭氏;又云:無名之君也。◎慶藩案:路史前紀七引司馬云:上古之帝王,無名之稱。與釋文所引小異。〗有虞氏,其猶藏仁以要人;亦得人矣,而未始出於非人。夫以所好爲是人,所惡爲非人者,唯以是非爲域者也。夫能出於非人之域者,必入於無非人之境矣,故無得無失,無可無不可,豈直藏仁而要人也!  夫舜,包藏仁義,要求士庶,以得百姓之心,未是忘懷,自合天下,故未出於是非之域。亦有作臧字者。臧,善也。善於仁義,要求人心者也。  釋文 藏仁 才剛反。崔云:懷仁心以結人也。本亦作臧,作剛反,善也。簡文同。 以要 一遥反。注同。◎家世父曰:有人之見存,而要人之仁行焉。無人之見存,出入鳥獸之羣而不亂;其人也乎相遇泯泯之中,而奚以要人爲!出於非人,忘非我之分矣。入於非人,人我之分之兩忘者,不以心應焉。爲馬爲牛,非獨忘人也,亦忘己也。 所好 呼報反。 所惡 烏路反。 之竟 音境。〗泰氏,其卧徐徐,其覺于于;徐徐,寬緩之貌。于于,自得之貌。伏犧之時,淳風尚在,故卧則安閒而徐緩,覺則歡娱而自得也。  釋文 徐徐 如字。崔本作袪袪。 其覺 古孝反。 于于 如字。司馬云:徐徐,安穩貌。于于,無所知貌。簡文云:徐徐于于,寐之狀也。◎慶藩案:于于,即盱盱也。說文:盱,張目也。于與盱,聲近義同。淮南俶真篇,萬民睢睢盱盱然。魯靈光殿賦鴻荒朴略,厥狀睢盱,張載曰:睢盱,質朴之形。正與司馬注無所知意相合。淮南覽冥篇卧倨倨,興盱盱,高注曰:盱盱,無智巧貌也。又淮南盱盱作眄眄。王氏讀書雜志據諸書證爲盱盱之僞,亦正與質朴無知同義。〗一以己爲馬,一以己爲牛;夫如是,又奚是人非人之有哉!斯可謂出於非人之域。  忘物我,遺是非,或馬或牛,隨人呼召。人獸尚且無主,何是非之有哉!〗其知情信,任其自知,故情信。  率其真知,情無虛矯,故實信也。〗其德甚真,任其自得,故無僞。  以不德爲德,德無所德,故不僞者也。〗而未始入於非人。」不入乎是非之域,所以絶於有虞之世。  既率其情,其德不僞,故能超出心知之境,不入是非之域者也。〗

肩吾見狂接輿。狂接輿曰:「日中始何以語女?」肩吾接輿,已具前解。日中始,賢人姓名,即肩吾之師也。既是女師,有何告示?此是接輿發語以問故也。  釋文  人實反。  音仲,亦如字。  李云,日中始,人姓名,賢者也。崔本無日字,云:中始,賢人也。◎俞樾曰:釋文引李云,日中始,人姓名,賢者也。此恐不然。中始,人名,日,猶云日者也。謂日者中始何以語女也,文七年左傳,日衞不睦,襄二十六年傳,日其過此也,昭七年傳,日君以夫公孫段爲能任其事,十六年傳,日起請夫環,並與此日字同義。李以日中始三字爲人姓名,失之矣。崔本無日字。 以語 魚據反。  音汝。後皆同。〗

肩吾曰:「告我君人者以己出經式義度,人孰敢不聽而化諸!」式,用也。敎我爲君之道,化物之方,必須己出智以經綸,用仁義以導俗,則四方氓庶,誰不聽從,遐遠黎元,敢不歸化耶!  釋文 出經 絶句。司馬云:出,行也。經,常也。崔云:出典法也。 式義度人 絶句。式,法也。崔云:式,用也。用仁義以法度人也。◎王念孫曰:釋文曰:出經絶句,式義度人絶句,引諸說皆未協。案此當以以己出經式義度爲句,人孰敢不聽而化諸爲句。義讀爲儀。(義儀,古字通。說文:義,己之威儀也。文侯之命父義和,鄭注:義讀爲儀。周官肆師治其禮儀,鄭注:故書儀爲義,鄭司農云:義讀爲儀。古者書儀但爲義,今時所爲義爲誼。小雅楚茨篇禮儀卒度,韓詩作義。周官大行人大客之儀,大戴禮朝事篇作義。樂記制之禮義,漢書禮樂志作儀。周語示民軌儀,大射儀注引作義。)儀,法也。(見周語注、淮南精神篇注、楚詞九歎注。)經式儀度,皆謂法度也,解者失之。〗

接輿曰:「是欺德也;以己制物,則物失其真。  夫以己制物,物喪其真,欺誑之德非實道。  釋文 欺德 簡文云:欺,也。〗其於治天下也,猶涉海鑿河而使蚉負山也。夫寄當於萬物,則無事而自成;以一身制天下,則功莫就而任不勝也。  夫溟海弘博,深廣難窮,而穿之爲河,必無成理。猶大道遐曠,玄絶難知,而鑿之爲義,其功難克。又蚉蟲至小,山岳極高,令其負荷,無由勝任。以智經綸,用仁理物,能小謀大,其義亦然。  釋文 涉海鑿 待洛反。下同。郭粗鶴反。  李云:涉海必陷波,鑿河無成也。  音文。本亦作蟁,同。 不勝 音升。〗夫聖人之治也,治外乎?全其性分之內而已。  隨其分內而治之,必不分外治物。治乎外者,言不治之者也。〗正而後行,各正性命之分也。  順其正性而後行化。〗確乎能其事者而已矣。不爲其所不能。  確,實也。順其實性,於事有能者,因而任之,止於分內,不論於外者也。  釋文 確乎 苦學反。李云:堅貌。崔本作橐,音託。◎慶藩案:文選劉孝標辯命論注引司馬云:確乎,不移易。釋文闕。〗且鳥高飛以避矰弋之害,鼷鼠深穴乎神丘之下以避熏鑿之患,禽獸猶各有以自存,故帝王任之而不爲,則自成也。  矰,網也。弋,以繩係箭而射之也。鼷鼠,小鼠也。神丘,社壇也。鳥則高飛而逃網,鼠則深穴而避熏,斯皆率性自然,豈待敎而遠害者也!鳥鼠既爾,在人亦然。故知式義出經,誣罔之甚矣。  釋文  則能反。李云:罔也。 之害 崔本作菑。  音兮。  香云反。〗而曾二蟲之无知!」言汝曾不知此二蟲之各存而不待敎乎!  而,汝也。汝不曾知此二蟲,不待敎令,而解避害全身者乎?既深穴高飛,豈無知耶!況在人倫,而欲出經式義,欺矯治物,不亦妄哉!?〗

天根遊於殷陽,至蓼水之上,適遭无名人而問焉,曰:「請問爲天下。」天根無名,並爲姓字,寓言問答也。殷陽,殷山之陽。蓼水,在趙國界內。遭,遇也。天根遨遊於山水之側,適遇無名人而問之,請問之意,在乎天下。  釋文 天根 崔云:人姓名也。 遊於殷陽 李云:殷,山名。陽,山之陽。崔云:殷陽,地名。司馬云:殷,眾也,言向南遊也。或作殷湯。 蓼水 音了。李云:水名也。〗

无名人曰:「去!汝鄙人也,何問之不豫也!問爲天下,則非起於大初,止於玄冥也。  汝是鄙陋之人,宜其速去。所問之旨,甚不悦豫我心。  釋文 不豫 司馬云:嫌不漸豫,太倉卒也。簡文云:豫,悦也。◎盧文弨曰:今本作不預。◎俞樾曰:爾雅釋詁:豫,厭也。楚詞惜誦篇行婞直而不豫兮,王逸注亦曰:豫,厭也。是豫之訓厭,乃是古義。無名人深怪天根之多問,故曰何問之不豫,猶云何許子之不憚煩也。簡文云,豫,悦也,殊失其義。 大初 音泰。〗予方將與造物者爲人,任人之自爲。  夫造物爲人,素分各足,何勞作法,措意治之!既同於大通,故任而不助也。〗厭,則又乘夫莽眇之鳥,以出六極之外,而遊无何有之鄉,以處壙埌之野。莽眇,羣碎之謂耳。乘羣碎,馳萬物,故能出處常通,而無狹滯之地。  莽眇,深遠之謂。壙埌,弘博之名。鳥則取其無跡輕昇。六極,猶六合也。夫聖人馭世,恬淡無爲,大順物情,有同造化。若其息用歸本,厭離世間,則乘深遠之大道,凌虛空而滅跡,超六合以放任,遊無有以逍遥,凝神智於射山,處清虛於曠野。如是,則何天下之可爲哉!葢無爲者也。  釋文 乘夫 音符。  莫蕩反。崔本作猛。  妙小反。莽眇,輕虛之狀也。崔云,猛眇之鳥首也,取其行而無跡。  徐苦廣反。  徐力黨反。李音浪。壙埌,無滯爲名也。崔云:猶曠蕩也。 無狹 户夾反。〗汝又何帠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爲?」言皆放之自得之場,則不治而自治也。  夫放而任之,則物皆自化。有何帠術,輒欲治之?感動我心,何爲如此?  釋文  徐音藝,又魚例反。司馬云:法也。一本作寱,牛世反。崔本作爲。◎俞樾曰:帠,未詳何字,以諸說參考之,疑帠乃臬字之誤,故有魚例反之音;而司馬訓法,亦即臬之義也。然字雖是臬,而義則非臬,當讀爲寱。寱,本從臬聲,古文以聲爲主,故或止作臬也。一本作寱者,破叚字而爲正字耳。一切經音義引通俗文曰:夢語謂之寱。無名人葢謂天根所問皆夢語也,故曰汝又何寱以治天下感予之心爲?◎慶藩案:一切經音義四分律卷三十二引三蒼云:寱,歲反,謊言也。謊言即與夢語無異。 而自治 直吏反。下文同。〗

又復問。天根未達,更請決疑。  釋文 又復 扶又反。〗

无名人曰:「汝遊心於淡,其任性而無所飾焉則淡矣。  釋文 於淡 徒暫反,徐大敢反。〗合氣於漠,漠然靜於性而止。  可遊汝心神於恬淡之域,合汝形氣於寂寞之鄉,唯形與神,二皆虛靜。如是,則天下不待治而自化者耳。  釋文 於漠 音莫。〗順物自然而无容私焉,而天下治矣。」任性自生,公也;心欲益之,私也;容私果不足以生生,而順公乃全也。  隨造化之物情,順自然之本性,無容私作法術,措意治之。放而任之,則物我全之矣。〗

陽子居見老耼,曰:「有人於此,嚮疾强梁,物徹疏明,學道不勌。如是者,可比明王乎?」姓陽,名朱,字子居。問老子明王之道:假且有人,素性聰達,神智捷疾,猶如響應,涉事理務,强幹果決,鑒物洞徹,疏通明敏,學道精勤,曾無懈倦。如是之人,可得將明王聖帝比德否乎?  釋文 陽子居 李云:居,名也。子,男子通稱。  許亮反。李許兩反。 疾强梁 崔云:所在疾强梁之人也。李云:敏疾如嚮也。簡文云:如嚮,應聲之疾,故是强梁之貌。 物徹疏明 司馬云:物,事也;徹,通也;事能通而開明也。崔云:無物不達,無物不明。 不勌 其眷反。〗

老耼曰:「是於聖人也,胥易技係,勞形怵心者也。言此功夫,容身不得,不足以比聖王。  若將彼人比聖王,無異胥徒勞苦,改易形容。技術工巧,神慮劬勞,故形容變改;係累,故心靈怵惕也。  釋文  如字。司馬云:疏也。簡文云:相也。  音亦。崔以豉反,云:相輕易也。簡文同。  徐其綺反。簡文云:藝也。  如字。崔本作繫,或作𣪠。簡文云:音繫。◎盧文弨曰:𣪠,舊作繫,與上複。今定作𣪠,見漢書。◎慶藩案:鄭注周禮:胥徒,民給徭役者。易,讀如孟子易其田疇之易。胥易,謂胥徒供役治事。鄭注檀弓:易墓,謂治草木。易,猶治也。技係,若王制凡執技以事上者,不貳事,不移官,謂爲技所繫也。釋文云:司馬云,胥,疏也,簡文云,胥,相也,並誤。 怵心 勑律反。〗虎豹之文來田,猿狙之便執斄之狗來藉。如是者,可比明王乎?」此皆以其文章技能係累其身,非涉虛以御乎無方也。  藉,繩也。猿狙,獮猴也。虎豹之皮有文章,故來田獵;獮猴以跳躍便捷,恆被繩拘;狗以執捉狐狸,每遭係頸。若以響疾之人類於聖帝,則此之三物,可比明王乎?  釋文 來田 李云:虎豹以皮有文章見獵也。田,獵也。  音袁。  七餘反。 之便 呲肩反,舊扶面反。  音來,李音狸。崔云:旄牛也。 來藉 司馬云:藉,繩也,由捷見結縛也。崔云:藉,繫也。〗

陽子居蹵然曰:「敢問明王之治。」既其失問,故驚悚變容,重請明王爲政,其義安在。  釋文 蹵然 子六反,改容之貌。 之治 直吏反。下同。〗

老耼曰:「明王之治:功葢天下而似不自己,天下若無明王,則莫能自得。令之自得,實明王之功也。然功在無爲而還任天下。天下皆得自任,故似非明王之功。  夫聖人爲政,功侔造化,覆等玄天,載厚地,而功成不處,故非己爲之也。〗化貸萬物而民弗恃;夫明王皆就足物性,故人人皆云我自爾,而莫知恃賴於明王。  誘化蒼生,令其去惡;貸借萬物,與其福善;而玄功潛被,日用不知,百姓謂我自然,不賴君之能。  釋文  吐代反。〗有莫舉名,使物自喜;雖有葢天下之功,而不舉以爲己名,故物皆自以爲得而喜。  莫,無也。舉,顯也。推功於物,不顯其名,使物各自得而懽喜適悦者也。〗立乎不測,居變化之塗,日新而無方者也。〗而遊於无有者也。」與萬物爲體,則所遊者虛也。不能冥物,則迕物不暇,何暇遊虛哉!  無有,妙本也。樹德立功,神妙不測,而即跡即本,故常遊心於至極也。〗

鄭有神巫曰季咸,鄭國有神異之巫,甚有靈驗,從齊而至,姓季名咸也。  釋文 神巫曰季咸 李云:女曰巫,男曰覡。季咸,名。〗知人之死生存亡,禍福壽夭,期以歲月旬日,若神。鄭人見之,皆棄而走。不憙自聞死日也。  占候吉凶,必無差失,剋定時日,驗若鬼神。不喜預聞凶禍,是以棄而走避也。  釋文 不憙 許忌反。〗列子見之而心醉,歸,以告壺子,列子事跡,具逍遥篇,今不重解。壺子,鄭之得道人也。號壺子,名林,即列子之師也。列子見季咸小術,驗若鬼神,中心羨仰,恍然如醉,既而歸反,具告其師。  釋文 心醉 向云:迷惑於其道也。 壺子 司馬云:名林,鄭人,列子師。〗曰:「始吾以夫子之道爲至矣,則又有至焉者矣。」謂季咸之至又過於夫子。  夫子,壺子也。至,極也。初始稟學,先生之道爲至,今見季咸,其道又極於夫子。此是禦寇心醉之言也。〗

壺子曰:「吾與汝既其文,未既其實,而固得道與?與,授也。既,盡也。吾比授汝,始盡文言,於其妙理,全未造實。汝固執文字,謂言得道,豈知筌蹄異於魚兔耶!  釋文 既其文 李云:既,盡也。 得道與 音餘。〗眾雌而无雄,而又奚卵焉!言列子之未懷道也。  夫眾雌無雄,無由得卵。既文無實,亦何道之有哉!  釋文 眾雌而無雄而又奚卵焉 司馬云:言汝受訓未熟,故未成,若眾雌無雄則無卵也。〗而以道與世亢,必信,夫故使人得而相未懷道則有心,有心而亢其一方,以必信於世,故可得而相之。  女用文言之道而與世間亢對,既無大智,必信彼小巫,是故季咸得而相女者也。  釋文 世亢 苦浪反。 必信 崔云:絶句。 相女 息亮反,注、下同。◎盧文弨曰:今本作汝。〗嘗試與來,以予示之。」夫至人凝遠,神妙難知,本跡寂動,非凡能測,故召令至,以我示之也。  釋文 示之 本亦作視。崔云:視,示之也。〗

明日,列子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嘻!子之先生死矣!弗活矣!不以旬數矣!吾見怪焉,見濕灰焉。」嘻,歎聲也。子林示其寂泊之容,季咸謂其將死,先怪已彰,不過十日,弗活之兆,類彼濕灰也。  釋文  徐音熙,郭許意反。 旬數 所主反。〗

列子入,泣涕沾襟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地文,萌乎不震不正萌然不動,亦不自正,與枯木同其不華,濕灰均於寂魄,此乃至人無感之時也。夫至人,其動也天,其靜也地,其行也水流,其止也淵默。淵默之與水流,天行之與地止,其於不爲而自爾,一也。今季咸見其尸居而坐忘,即謂之將死;覩其神動而天隨,因謂之有生。誠應不以心而理自玄符,與變化升降而以世爲量,然後足爲物主而順時無極,故非相者所測耳。此應帝王之大意也。  文,象也。震,動也。地以無心而寧靜,故以不動爲地文也。萌然寂泊,曾不震動,無心自正,類傾頽,此是大聖無感之時,小巫謂之弗活也。而壺丘示見,義有四重:第一,示妙本虛凝,寂而不動;第二,示垂跡應感,動而不寂;第三,本跡相即,動寂一時;第四,本跡兩忘,動寂雙遣。此則第一妙本虛凝,寂而不動也。  釋文 鄉吾 許亮反。本作曏,亦作向,同。崔本作康,云:向也。 地文 與土同也。崔云:文,猶理也。 不震不正 並如字。崔本作不誫不止,云:如動不動也。◎俞樾曰:列子黃帝篇作罪乎不誫不止,當從之。罪讀爲㠑。說文山部作𡽕,云:山貌,是也。誫即震之異文。不誫不止者,不動不止也。故以㠑乎形容之,言與山同也。今罪誤作萌,誤作,失其義矣。據釋文,則崔本作不誫不止,與列子同,可據以訂正。 誠應 應對之應。後同。〗是殆見吾杜德機也。德機不發曰杜。  殆,近也。杜,塞也。機,動也。至德之機,開而不發,示其凝淡,便爲濕灰。小巫庸瑣,近見於此矣。  釋文 杜德機 崔云:塞吾德之機。〗嘗又與來。」前者伊妄言我死,今時重命,令遣更來也。〗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幸矣子之先生遇我也!有瘳矣,全然有生矣!此即第二,垂跡應感,動而不寂,示以應容,神氣微動,既殊槁木,全似生平。而濫以聖功,用爲己力,謬言遇我,幸矣有瘳也。  釋文 有瘳 丑留反。〗吾見其杜權矣。」權,機也。今乃自覺昨日之所見,見其杜權,故謂之將死也。  權,機也。前時一覩,有類濕灰,杜塞機權,全無應動。今日遇我,方得全生。小巫寡識,有茲叨濫者也。〗

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鄉吾示之以天壤,天壤之中,覆載之功見矣。比之地文,不猶乎!此應感之容也。  壤,地也。示之以天壤,謂示以應動之容也。譬彼兩儀,覆載萬物,至人應感,其義亦然。  釋文 功見 賢遍反。◎慶藩案:文選陸士衡演連珠注引司馬云:壤,地也。釋文闕。〗名實不入,任自然而覆載,則天機玄應,而名利之飾皆爲棄物也。  雖復降跡同塵,和光利物,而名譽真實,曾不入於靈府也。〗而機發於踵。常在極上起。  踵,本也。雖復物感而動,不失時宜,而此之神機,發乎妙本,動而常寂。〗是殆見吾善者機也。」機發而善於彼,彼乃見之。  示其善機,應此兩儀。季咸見此形容,所以謂之爲善。全然有生,則是見善之謂也。〗嘗又與來。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出而謂列子曰:「子之先生不齊,吾无得而相焉。試齊,且復相之。」此是第三,示本跡相即,動寂一時。夫至人德滿智圓,虛心凝照,本跡無别,動靜不殊。其道深玄,豈小巫能測耶!謂齊其心跡,試相之焉。不敢的定吉凶,故言且復相者耳。  釋文 不齊 側皆反,本又作齋。下同。 且復 扶又反。〗

列子入,以告壺子。壺子曰:「吾鄉示之以太沖莫勝。居太沖之極,浩然泊心而玄同萬方,故勝負莫得厝其間也。  沖,虛也。莫,無也。夫聖照玄凝,與太虛等量,本跡相即,動寂一時,初無優劣,有何勝負哉!  釋文 泊心 白博反,又音魄。 得厝 七故反。字又作措,同。◎盧文弨曰:今本作措。〗是殆見吾衡氣機也。無往不平,混然一之。以管闚天者,莫見其涯,故似不齊。  衡,平也。即跡即本,無優無劣,神氣平等,以此應機。小巫近見,不能遠測,心中迷亂,所以請齊耳。  釋文 管闚 去規反。〗鯢桓之審爲淵,止水之審爲淵,流水之審爲淵。淵有九名,此處三焉。淵者,靜默之謂耳。夫水常無心,委順外物,故雖流之與止,鯢桓之與龍躍,常淵然自若,未始失其靜默也。夫至人用之則行,捨之則止,行止雖異而玄默一焉,故略舉三異以明之。雖波流九變,治亂紛如,居其極者,常淡然自得,泊乎忘爲也。  此舉譬也。鯢,大魚也。桓,盤也。審,聚也。夫水體無心,動止隨物,或鯨鯢盤桓,或螭龍騰躍,或凝湛止住,或波流湍激。雖復漣漪清淡,多種不同,而玄默無心,其致一也。故鯢桓以方衡氣,止水以譬地文,流水以喻天壤,雖復三異,而虛照一焉。而言淵有九名者,謂鯢桓、止水、流水、氿水、濫水、沃水、雍水、水、肥水,故謂之九也。並出列子,彼文具載,此略敍有此三焉也。  釋文  五兮反。  司馬云:鯢桓,二魚名也。簡文云:鯢,鯨魚也,桓,盤桓也。崔本作鯢拒,云:魚所處之方穴也。又云:拒,或作桓。 之審 郭如字。簡文云:處也。司馬云:審當爲蟠,蟠,聚也。崔本作潘,云:回流所鍾之域也。◎俞樾曰:審,司馬云當爲蟠,蟠,聚也;崔本作潘,云回流所鍾之域也。今以字義求之,則實當爲𤃃。說文水部:𤃃,大波也,從水,旛聲。作潘者,字之省。司馬彪讀爲蟠,誤也。郭本作審,則失其字矣。又案列子黃帝篇云:鯢旋之潘爲淵,止水之潘爲淵,流水之潘爲淵,濫水之潘爲淵,沃水之潘爲淵,氿水之潘爲淵,雍水之潘爲淵,汧水之潘爲淵,肥水之潘爲淵,是爲九淵焉。九淵全列,然於上下文殊不相屬,疑爲它處之錯簡。莊子所見已然。雖不敢徑去,而實非本篇文義所繫,故聊舉其三耳。◎家世父曰:釋文引崔本審作潘,云回流所鍾之域也。列子黃帝篇鯢旋之潘爲淵。字當作潘。說文:淵,回水也。管子度地篇水出地而不流,命曰淵。謂水回旋而瀦爲淵,有物伏孕其中而成淵者,有止而不流者,有流而中渟爲淵者,水之渟滀,因其自然之勢而或流或止,皆積之以成淵焉,故曰太沖莫朕。侵尋溢,非人力之所施也。 淵有九名 淮南子云,有九旋之淵。許慎注云:至深也。 治亂 直吏反。〗嘗又與來。」欲示極玄,應須更召。〗

明日,又與之見壺子。立未定,自失而走。季咸前後虞度來相,未呈玄遠,猶有近見。今者第四,其道極深,本跡兩忘,動寂雙遣。聖心行虛,非凡所測,遂使立未安定,奔逸而走也。  釋文 失而走 如字,徐音逸。〗壺子曰:「追之!」既見奔逃,命令捉取。〗

列子追之不及。反,以報壺子曰:「已滅矣,已失矣,吾弗及已。」驚迫已甚,奔馳亦速,滅矣失矣,莫知所之也。  釋文 已滅 崔云:滅,不見也。〗

壺子曰:「鄉吾示之以未始出吾宗。雖變化無常,而常深根冥極也。  夫妙本玄源,窈冥恍惚,超茲四句,離彼百非,不可以心慮知,安得以形名取!既絶言象,無的宗塗,不測所由,故失而走。〗吾與之虛而委蛇,無心而隨物化。  釋文  於危反。  以支反。委蛇,至順之貌。〗不知其誰何,然無所係也。  委蛇,隨順之貌也。至人應物,虛己忘懷,隨順逗機,不執宗本;既不可名目,故不知的是何誰也。〗因以爲弟靡,因以爲波流,故逃也。」變化頽靡,世事波流,無往而不因也。夫至人一耳,然應世變而時動,故相者無所措其目,自失而走。此明應帝王者無方也。  頽者,放任;靡者,順從。夫上德無心,有感斯應,放任不務,順從於物,而揚波塵俗,隨流世間,因任前機,曾無執滯。千變萬化,非相者所知,是故季咸宜其逃逸也。  釋文 爲弟 徐音頽,丈回反。  弟靡,不窮之貌。崔云:猶遜伏也。◎盧文弨曰:正字通弟作弚。後來字書亦因之,而於古無有也。類篇弟字下有徒回反一音,云:弟靡,不窮貌。正本此。列子黃帝篇作茅靡。 波流 如字。崔本作波隨,云:常隨從之。◎王念孫曰:郭象曰,變化頽靡,世事波流,無往而不因。釋文曰,波流,崔本作波隨,云常隨從之。案作波隨者是也。蛇何靡隨爲韻。蛇,古音徒禾反。(委蛇之委,古音於禾反。委蛇,疊韻字也。召南羔羊篇委蛇委蛇,與皮紽爲韻。皮,古音婆。莊子庚桑楚篇與物委蛇,與爲波爲韻。爲,古音譌。委蛇,或作委佗。鄘風君子偕老篇委委佗佗,與珈河宜何爲韻。宜,古音俄。)靡,古音。摩(中孚九二,吾與爾靡之,與和爲韻。莊子知北遊篇安與之相靡,與化多爲韻。成二年左傳師至於靡筓之下,靡一音摩。史記蘇秦傳期年以出揣摩,鄒誕本作揣摩)隨,古亦音徒禾反。(波隨疉韻。詩序男行而女不隨,老子前後相隨,管子白心篇天不始不隨,吕氏春秋審應篇人先我隨,韓子解老篇大姦作則小盜隨,淮南泰族篇上動而下隨,史記太史公自序主先而臣隨,並與和爲韻。又吕氏春秋任數篇無先有隨,與和多爲韻。賈子道術篇有端隨之,與和宜爲韻。淮南原道篇禍乃相隨,與多爲韻。說文:隨,從辵,隋聲。隋音佗果反。史記天官書,前列直斗口,三星隨北端兑,索隱曰:隨音他果反。)〗

然後列子自以爲未始學而歸,季咸逃逸之後,列子方悟己迷,始覺壺丘道深,神巫術淺。自知未學,請乞其退歸,習尚無爲,伏膺玄業也。〗三年不出。爲其妻爨,食豕如食人。忘貴賤也。  不出三年,屏於俗務。爲妻爨火,忘於榮辱。食豕如人,浄穢均等。  釋文 爲其 于僞反。 妻爨 七判反。 食豕 音嗣。下同。〗於事无與親,唯所遇耳。  悟於至理,故均彼我,涉於世事,無親疏也。〗彫琢復朴,去華取實。  彫琢華飾之務,悉皆棄除,直置任真,復於朴素之道者也。  釋文 彫琢 竹角反。 去華 羌吕反。〗塊然獨以其形立。外飾去也。  塊然,無情之貌也。外除彫飾,內遣心智,槁木之形,塊然無偶也。  釋文 塊然 徐苦怪反,又苦對反。〗紛而封哉下有然字。又一本作而封戎。">雖動而真不散也。  封,守也。雖復涉世紛擾,和光接物,而守於真本,確爾不移。  釋文 紛而 芳云反。崔云:亂貌。 封哉 崔本作戎,云:封戎,散亂也。◎李楨曰:紛而封哉,列子黃帝篇作㤋然而封戎。按封戎是也。六句並韻語。食豕二句,人親爲韻。彫琢二句,朴立爲韻。紛而二句,戎終爲韻。哉字,傳寫之譌。下四亦韻語。惟崔本不誤,與列子同。尚書公無困哉,漢書兩引作公無困我。此以我譌哉。亦是一證。〗一以是終。使物各自終。  動不乖寂,雖紛擾而封哉;應不離真,常抱一以終始。〗

无爲名尸,因物則物各自當其名也。  尸,主也。身尚忘遺,名將安寄,故無復爲名譽之主也。〗无爲謀府;使物各自謀也。  虛淡無心,忘懷任物,故無復運爲謀慮於靈府耳。〗无爲事任,付物使各自任。  各率素分,恣物自爲,不復於事,任用於己。〗无爲知主。無心則物各自主其知也。  忘心絶慮,大順羣生,終不運知,以主於物。  釋文 知主 音。注同。〗體盡无窮,因天下之自爲,故馳萬物而無窮也。  體俉真源,故能以智境冥會,故曰皆無窮也。〗而遊无朕;任物,故無跡。  朕,跡也。雖遨遊天下,接濟蒼生,而晦跡韜光,故無朕也。  釋文 無朕 直忍反。崔云:兆也。〗盡其所受乎天,足則止也。  所稟天性,物物不同,各盡其能,未爲不足者也。〗而无見得,見得則不知止。  夫目視之所見,雖見不見;得於分內之得,雖得不得。既不造意於見得,故雖見得而無見得也。〗亦虛而已。不虛則不能任羣實。  所以盡於分內而無見得者,虛心而已。〗至人之用心若鏡,鑒物而無情。  夫懸鏡高堂,物來斯照,至人虛應,其義亦然。〗不將不迎,應而不藏,來即應,去即止。  將,送也。夫物有去來而鏡無迎送,來者即照,必不隱藏。亦猶聖智虛凝,無幽不燭,物感斯應,應不以心,既無將迎,豈有情於隱匿哉!  釋文 應而不藏 如字。本又作臧,亦依字讀。〗故能勝物而不傷。物來乃鑒,鑒不以心,故雖天下之廣,而無勞神之累。  夫物有生滅,而鏡無隱顯,故常能照物而物不能傷。亦聖人德合二儀,明齊三景,鑒照遐廣,覆載無偏。用心不勞,故無損害,爲其勝物,是以不傷。〗

南海之帝爲儵,北海之帝爲忽,中央之帝爲渾沌。南海是顯明之方,故以儵爲有。北是幽闇之域,故以忽爲無。中央既非北非南,故以渾沌爲非無非有者也。  釋文  音叔。李云:喻有象也。  李云:喻無形也。  胡本反。  徒本反。崔云:渾沌,無孔竅也。李云:清濁未分也。此喻自然。簡文云:儵忽取神速爲名,渾沌以合和爲貌。神速譬有爲,合和譬無爲。〗儵與忽時相與遇於渾沌之地,渾沌待之甚善。有無二心,會於非無非有之境,和二偏之心執爲一中之志,故云待之甚善也。〗儵與忽謀報渾沌之德,曰:「人皆有七竅以視聽食息,此獨无有,嘗試鑿之。儵忽二人,懷偏滯,未能和會,尚起學心,妄嫌渾沌之無心,而謂穿鑿之有益也。〗」日鑿一竅,七日而渾沌死。爲者敗之。  夫運四肢以滯境,鑿七竅以染塵,乖渾沌之至淳,順有無之取舍;是以不終天年,中塗夭折。勗哉學者,幸勉之焉!故郭注云爲者敗之也。  釋文 七竅 苦叫反。說文云:孔也。 七日而渾沌死 崔云:言不順自然,强開耳目也。〗

字數:8867,最後更新時間:2022-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