莊子集釋·外篇


胠篋第十

釋文舉事以名篇。〗


將爲胠篋探囊發匱之盜而爲守備,則必攝緘縢,固鐍,此世俗之所謂知也。胠,開;篋,箱;囊,袋;攝,收;緘,結;縢,繩也。扃,關鈕也;鐍,鎖鑰也。夫將爲開箱探囊之竊,發匱取財之盜,此葢小賊,非巨盜者也。欲爲守備,其法如何?必須收攝箱囊,緘結繩約,堅固扃鐍,使不慢藏。此世俗之淺知也。  釋文  李起居反。史記作搚。徐起法反,一音虛乏反。司馬云:從旁開爲胠。一云:發也。  苦協反。  吐南反。  乃剛反。  其位反,檻也。 必攝 如字。李云:結也。崔云:收也。  古減反。  向崔本作幐,同。徒登反。崔云:約也。案廣雅云:緘縢,皆繩也。  古熒反。崔李云:關也。  古穴反。李云:紐也。崔云:環舌也。 知也 如字,又音智。下同。〗然而巨盜至,則負匱揭篋擔囊而趨,唯恐緘縢扃鐍之不固也。然則鄉之所謂知者,不乃爲大盜積者也?知之不足恃也如此。  夫攝緘縢固扃鐍者,以備小賊。然大盜既至,負揭而趨,更恐繩約關鈕之不牢,向之守備,翻爲盜資,是故俗知不足可恃。  釋文  徐其謁反,又音桀。三蒼云:舉也,擔也,負也。  丁甘反。 而趨 七須反。李云:走也。 唯恐 丘用反。 鄉之 本又作向,亦作曏,同。許亮反。 爲大盜 于僞反。下及下注而爲同。 積者 如字,李子賜反。〗

故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知者,有不爲大盜積者乎?所謂聖者,有不爲大盜守者乎?夫體道大賢,言無的當,將欲顯忘言之理,故曰試論之。曰:夫世俗之人,知謨淺近,顯跡之聖,於理未深。既而意在防閑,更爲賊之聚積;雖欲官世,翻爲盜之守備。而有不爲者,欲明豈有不爲大盜積守乎,言其必爲盜積也。〗何以知其然邪?假設疑問,發明義旨。〗昔者齊國鄰邑相望,雞狗之音相聞,罔罟之所布,耒耨之所刺,方二千餘里。齊,即太公之後,封於營丘之地。逮桓公九合諸侯,一匡天下,百姓殷實,無出三齊。是以雞犬鳴吠相聞,鄰邑棟宇相望,罔罟布以事畋漁,耒耨刺以修農業。境土寬大,二千餘里,論其盛美,實冠諸侯。耒,犁也。耨,耡也。  釋文 罔罟 音古,罔之通名。  力對反,徐力猥反,郭吕匱反。李云:犁也。一云:耜柄也。  乃豆反。李云:鋤也。或云:以木爲鋤柄。 所刺 徐七智反。〗闔四竟之內,所以立宗廟社稷,治邑屋州閭鄉曲者,曷嘗不法聖人哉!夫人非土不立,非穀不食,故邑封土祠曰社,封稷祠曰稷。稷,五穀之長也。社,吐也,言能吐生萬物也。司馬法:六尺爲步,步百爲畝,畝百爲夫,夫三爲屋,屋三爲井,井四爲邑。又云:五家爲比,五比爲閭,五閭爲族,五族爲黨,五黨爲州,五州爲鄉。鄭玄云:二十五家爲閭,二千五百家爲州,萬二千五百家爲鄉也。闔,合也。曷,何也。闔四境之內,三齊之中,置此宗廟等事者,皆放效堯舜以下聖人,立邦國之法則也。  釋文  户臘反。 四竟 音境。下之竟同。 治邑 直吏反。  周禮:夫三爲屋。  五黨爲州,二千五百家也。  五比爲閭,二十五家也。  五州爲鄉,萬二千五百家也。〗然而田成子一旦殺齊君而盜其國。法聖人者,法其跡耳。夫跡者,已去之物,非應變之具也,奚足尚而執之哉!執成跡以御乎無方,無方至而跡滯矣,所以守國而爲人守之也。  田成子,齊大夫陳恆也,是敬仲七世孫。初,敬仲適齊,食於田,故改爲田氏。魯哀公十四年,陳恆弒其君,君即簡公也。割安平至于郎邪,自爲封邑。至恆曾孫太公和,遷齊康公於海上,乃自立爲齊侯。自敬仲至莊公,凡九世知齊政;自太公至威王,三世爲齊侯;通計爲十二世。莊子,宣王時人,今不數宣王,故言十二世也。  釋文 田成子 齊大夫陳恆也。 一旦 宋元嘉中本作一日。  音試。 齊君 簡公也。春秋哀公十四年,陳恆殺之于舒州。 而盜其國 司馬云:謂割安邑以東至郎邪自爲封邑也。〗所盜者豈獨其國邪?並與其聖知之法而盜之。不盜其聖法,乃無以取其國也。  田恆所盜,豈唯齊國?先盜聖智,故得諸侯。是知仁義陳跡,適爲盜本也。  釋文 聖知 音智。下同。〗故田成子有乎盜賊之名,而身處堯舜之安;田恆篡竊齊國,故有巨盜之聲名;而位忝諸侯,身處唐虞之安樂。〗小國不敢非,大國不敢誅,十二世有齊國。子男之邦,不敢非毁;伯侯之國,詎能征伐!遂胤冑相繫,宗廟遐延。世歷十二,俱如前解。  釋文 十二世有齊國 自敬仲至莊子,九世知齊政;自太公和至威王,三世爲齊侯,故云十二世也。◎俞樾曰:釋文曰,自敬仲至莊子九世知齊政;自太公和至威王,三世爲齊侯,故云十二世。此說非也。本文是說田成子,不當追從敬仲數起。疑莊子原文本作世世有齊國,言自田成子之後,世有齊國也。古書遇重字,止於字下作二字以識之,應作世二有齊國。傳寫者誤倒之,則爲二世有齊國。於是其文不可通,而從田成子追數至敬仲適得十二世,遂臆加十字於其上耳。〗則是不乃竊齊國,並與其聖知之法以守其盜賊之身乎?言聖法唯人所用,未足以爲全當之具。  揭仁義以竊國,資聖智以保身。此則重舉前文,以結其義也。  釋文 以守 如字,舊音狩。〗

嘗試論之,世俗之所謂至知者,有不爲大盜積者乎?所謂至聖者,有不爲大盜守者乎?重結前義,以發後文也。〗何以知其然邪?假設疑問,以暢其旨也。〗昔者龍逢斬,比干剖,萇弘胣,子胥靡,故四子之賢而身不免乎戮。言暴亂之君,亦得據君人之威以戮賢人而莫之敢亢者,皆聖法之由也。向無聖法,則桀紂焉得守斯位而放其毒,使天下側目哉!  龍逢,姓關,夏桀之賢臣,爲桀所殺。比干,王子也,諫紂,紂剖其心而視之。萇弘,周靈王賢臣。說苑云:晉叔向之殺萇弘也,數見萇弘於周,因遺書,萇弘謂叔向曰:「子起晉國之兵以攻周,以廢劉氏立單氏。」劉子謂君曰:「此萇弘也。」乃殺之。肔,裂也。亦言:肔,刳腸;靡,爛也,碎也。言子胥遭戮,浮屍於江,令靡爛也。言此四子共有忠賢之行,而不免于戮刑者,爲無道之人,恃君人之勢,賴聖跡之威,故得躓頓忠良,肆其毒害。  釋文 比干剖 普口反,謂割心也。崔本作節,云:支解也。  直良反。 弘胣 本又作肔。徐勑紙反,郭詩氏反。崔云:讀若拖,或作施字。胣,裂也。淮南子曰:萇弘鈹裂而死。司馬云:胣,剔也。萇弘,周靈王賢臣也。案左傳,是周景王敬王之大夫,魯哀公三年六月,周人殺萇弘。一云:刳腸曰胣。 子胥靡 密池反,司馬如字,云:縻也。崔云:爛之於江中也。案子胥,伍員也,諫夫差,夫差不從,賜之屬鏤以死,投之江也。 焉得 於虔反。〗故跖之徒問於跖曰:「盜亦有道乎?假設跖之徒類以發問之端。  釋文 故跖 之石反。〗」跖曰:「何適而无有道邪!此即答前問意。道無不在,何往非道!道之所在,具列下文。◎慶藩案:何適而無有道邪,當作何適其有道邪。適與啻同。(秦策疑臣者不適三人,適與啻通。史記甘茂傳作疑臣者非特三人。)後人不知,誤以爲適齊適楚適秦之適,故改而無二字。吕氏春秋當務篇正作奚啻其有道也。(淮南道應篇奚適其有道也,今本作無道,亦後人所妄改。)〗」夫妄意室中之藏,聖也;入先,勇也;出後,義也;知可否,知也;分均,仁也。五者不備而能成大盜者,天下未之有也。五者所以禁盜,而反爲盜資也。  室中庫藏,以貯財寶,賊起妄心,斟量商度,有無必中,其驗若神,故言聖也。戮力同心,不避强禦,並爭先入,豈非勇也!矢石相交,不顧性命,出競居後,豈非義也!知可則爲,不可則止,識其安危,審其吉凶,往必克捷,是其智也。輕財重義,取少讓多,分物均平,是其仁也。五者則向之聖勇義智仁也。夫爲一盜,必資五德,五德不備,盜則不成。是知無聖智而成巨盜者,天下未之有也。  釋文 之藏 才浪反,又如字。◎慶藩案:意,度也,與億同。禮運聖人耐以天下爲一家,以中國爲一人者,非意之也。管子小問篇君子善謀而小人善意,意之也。皆訓度之義。韓子解老篇前識者,無緣而忘意度也。(案忘即妄字之隸變。)王褒四子講德論君子執分寸而罔意度。(案罔即妄字之義。)少儀鄭注曰:測,意度也,意,本作億,論語先進篇億則屢中,漢書貨殖傳作意。 知可 如字,本或作知可否。◎盧文弨曰:今本有否字。 分均 符問反,又如字。〗由是觀之,善人不得聖人之道不立,跖不得聖人之道不行;聖人之道,謂五德也。以向如是理觀之,爲善之徒不履五德,則無由立身行道,盜跖之類不資聖智,豈得行其盜竊乎!〗天下之善人少而不善人多,則聖人之利天下也少而害天下也多。信哉斯言!斯言雖信,而猶不可亡聖者,猶天下之知未能都亡,故須聖道以鎮之也。羣知不亡而獨亡聖知,則天下之害又多於有聖矣。然則有聖之害雖多,猶愈於亡聖之無治也。雖愈於亡聖,故未若都亡之無害也。甚矣,天下莫不求利而不能一亡其知,何其迷而失致哉!  夫善惡二途,皆由聖智者也。伯夷守廉絜著名,盜跖恣貪殘取利。然盜跖之徒甚眾,伯夷之類葢寡,故知聖跡利益天下也少而損害天下也多。  釋文 無治 直吏反。下文始治同。〗故曰,脣竭則齒寒,魯酒薄而邯鄲圍,聖人生而大盜起。夫竭脣非以寒齒而齒寒,魯酒薄非以圍邯鄲而邯鄲圍,聖人生非以起大盜而大盜起。此自然相生,必至之勢也。夫聖人雖不立尚於物,而亦不能使物不尚也。故人無貴賤,事無真僞,苟效聖法,則天下吞聲而闇服之,斯乃盜跖之所至賴而以成其大盜者也。  春秋左傳云,脣亡齒寒,虞虢之謂也。邯鄲,趙城也。昔楚宣王朝會諸侯,魯恭公後至而酒薄。宣王怒,將辱之。恭公曰:「我周公之胤,行天子禮樂,勳在周室。今送酒已失禮,方責其薄,無乃太甚乎!」遂不辭而還。宣王怒,興兵伐魯。梁惠王恆欲伐趙,畏魯救之。今楚魯有事,梁遂伐趙而邯鄲圍。亦聖人生,非欲起大盜而大盜起,勢使之然也。  釋文 魯酒薄而邯 音寒。  音丹。邯鄲,趙國都也。  楚宣王朝諸侯,魯恭公後至而酒薄,宣王怒,欲辱之。恭公不受命,乃曰:「我周公之胤,長於諸侯,行天子禮樂,勳在周室。我送酒已失禮,方責其薄,無乃太甚!」遂不辭而還。宣王怒,乃發兵與齊攻魯。梁惠王常欲擊趙,而畏楚救。楚以魯爲事,故梁得圍邯鄲。言事相由也,亦是感應。宣王,名熊良夫,悼王之子。恭公,名奮,穆公之子。許慎注淮南云:楚會諸侯,魯趙俱獻酒於楚王。魯酒薄而趙酒厚,楚之主酒吏求酒於趙,趙不與。吏怒,乃以趙厚酒易魯薄酒,奏之。楚王以趙酒薄,故圍邯鄲也。◎俞樾曰:此竭字當讀爲竭其尾之竭。說文豕篆說解曰:竭其尾,故謂之豕,是也。葢竭之本義爲負舉,竭其尾即舉其尾也。此云脣竭者,謂反舉其脣以向上。掊擊聖人,縱舍盜賊,而天下始治矣。夫聖人者,天下之所尚也。若乃絶其所尚而守其素朴,棄其禁令而代以寡欲,此所以掊擊聖人而我素朴自全,縱舍盜賊而彼姦自息也。故古人有言曰,閑邪存誠,不在善察;息淫去華,不在嚴刑;此之謂也。  掊,打也。聖人,猶聖跡也。夫聖人者,智周萬物,道濟天下。今言掊擊者,亦示貶斥仁義絶聖棄智之意也。不貴難得之貨,故縱舍盜賊,不假嚴刑,而天下太平也。  釋文  普口反。  徐古歷反。 縱舍 音捨,注同。 閑邪 似嗟反。 去華 起吕反。下注去欲、去其皆同。〗夫川竭而谷虛,丘夷而淵實。聖人已死,則大盜不起,竭川非以虛谷而谷虛,夷丘非以實淵而淵實,絶聖非以止盜而盜止。故止盜在去欲,不在彰聖知。  夫智惠出則姦僞生,聖跡亡則大盜息。猶如川竭谷虛,丘夷淵實,豈得措意,必至之宜。死,息也。  釋文 聖人已死則大盜不起 向云:事業日新,新者爲生,故者爲死,故曰聖人已死也。乘天地之正,御日新之變,得實而損其名,歸真而忘其塗,則大盜息矣。〗天下平而无故矣。非唯息盜,爭尚之跡故都去矣。  故,事也。絶聖棄智,天下太平,人歌擊壤,故無有爲之事。  釋文 爭尚 爭鬭之爭。後皆同。〗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雖重聖人而治天下,則是重利盜跖也。將重聖人以治天下,而桀跖之徒亦資其法。所資者重,故所利不得輕也。  若夫淳樸之世,恬淡無爲,物各歸根,人皆復命,豈待敎跡而後冥乎!及至聖智不忘,大盜斯起,雖復貴聖法,治天下,無異重利盜跖。何者?所以夏桀肆其害毒,盜跖肆其貪殘者,由資乎聖跡故也。向無聖跡,夏桀豈得居其九五,毒流黎庶!盜跖何能擁卒數千,横行天下!所資既重,所利不輕,以此而推,過由聖智也。  釋文 聖人不死大盜不止 向云:聖人不死,言守故而不日新,牽名而不造實也。大盜不止,不亦宜乎!〗爲之斗斛以量之,則並與斗斛而竊之;爲之權衡以稱之,則並與權衡而竊之;爲之符璽以信之,則並與符璽而竊之;爲之仁義以矯之,則並與仁義而竊之。小盜之所困,乃大盜之所資而利也。  斛者,今之函,所以量物之多少。權,稱鎚也,衡,稱梁也,所以平物之輕重也。符者,分爲兩片,合而成一,即今之銅魚木契也。璽者,是王者之玉印,握之所以攝召天下也。仁,恩也;義,宜也;王者恩被蒼生,循宜作則,所以育養黔黎也。此八者,天下之利器也,不可相無也。夫聖人立敎以正邦家,田成用之以竊齊國,豈非害於小賊而利大盜者乎!  釋文 爲之斗斛以量之 向云:自此以下,皆所以明苟非其人,雖法無益。 權衡 李云:權,稱鎚;衡,稱衡也。鎚,音直僞反。 符璽 音徙。 矯之 居表反。〗何以知其然邪?彼竊鉤者誅,竊國者爲諸侯,諸侯之門而仁義存焉,則是非竊仁義聖知邪?鉤者,腰帶鉤也。夫聖跡之興,本懲惡勸善。今私竊鉤帶,必遭刑戮;公劫齊國,飜獲諸侯;仁義不存,無由率眾。以此而言,豈非竊聖跡而盜國邪?何以知其然者,假問也;彼竊以下,假答也。  釋文 竊鉤 鉤,謂帶也。◎王引之曰:存焉當爲焉存。焉,於是也。言仁義於是乎存也。吕氏春秋季春篇注曰:焉,猶於此也。聘禮記曰,及享發氣焉盈容,言發氣於是盈容也。月令曰,天子焉始乘舟,(今本焉字在上句乃告舟偕具於天子之下,此後人不曉文義而妄改之。今據吕氏春秋季春篇、淮南時則篇訂正。)言天子於是始乘舟也。晉語曰,焉始爲令,言於是始爲令也。三年問曰,故先王焉爲之立中制節,言先王於是爲之立中制節也。(荀子禮論篇焉作安,楊倞曰:安,語助。或作安,或作案,荀子多用此字。焉安案,三字同義,詳見釋詞。)大荒南經曰,雲雨之山有木名曰欒,羣帝焉取藥,言羣帝於是取藥也。管子揆度篇曰,民財足,則君賦斂焉不窮,言賦斂於是不窮也。墨子非攻篇曰,天乃命湯於鑣宮,用受夏之大命,湯焉敢奉率其眾以鄉有夏之境,言湯於是敢伐夏也。楚辭九章曰,焉洋洋而爲客,又曰,焉舒情而抽信兮,言於是洋洋而爲客,於是舒情而抽信也。又僖十五年左傳,晉於是乎作爰田,晉於是乎作州兵,晉語作焉作轅田,焉作州兵。西周策,君何患焉,史記周本紀作君何患於是。是焉與於是同義。莊八年公羊傳,吾將以甲午之日然後祠兵於是,管子小問篇,且臣觀小國諸侯之不服者唯莒於是,是於是與焉同義。此四句以誅侯爲韻,門存爲韻,其韻皆在句末。史記游俠傳作竊鉤者誅,竊國者侯,侯之門,仁義存,是其明證也。〗故逐於大盜,揭諸侯,竊仁義並斗斛權衡符璽之利者,雖有軒冕之賞弗能勸,斧鉞之威弗能禁。夫軒冕斧鉞,賞罰之重者也。重賞罰以禁盜,然大盜者又逐而竊之,則反爲盜用矣。所用者重,乃所以成其大盜也。大盜也者,必行以仁義,平以權衡,信以符璽,勸以軒冕,威以斧鉞,盜此公器,然後諸侯可得而揭也。是故仁義賞罰者,適足以誅竊鉤者也。  逐,隨也。勸,勉也。禁,止也。軒,車也。冕,冠也。夫聖跡之設,本息姦邪,而田恆遂用其道而竊齊國,權衡符璽,悉共有之,誓揭諸侯,安然南面,胡可勸之以軒冕,威之以斧鉞者哉!小曰斧,大曰鉞。又曰黃金飾斧鉞。  釋文  其謁其列二反。 斧鉞 音越。◎慶藩案:慧琳一切經音義卷九十五正誣論三引司馬云:夏執黃戉,殷執白戚,周左仗黃戉,右秉白旄。釋文闕。 能禁 音今,又居鴆反。下不可禁同。〗此重利盜跖而使不可禁者,是乃聖人之過也。夫跖之不可禁,由所盜之利重也。利之所以重,由聖人之不輕也。故絶盜在賤貨,不在重聖也。  盜跖所以擁卒九千横行天下者,亦賴於五德故也。向無聖智,豈得爾乎!是知驅馬掠人,不可禁制者,原乎聖人作法之過也。〗

故曰:「魚不可脱於淵,國之利器不可以示人。魚失淵則爲人禽,利器明則爲盜資,故不可示人。  脱,失也。利器,聖跡也。示,明也。魚失水則爲物所禽,利器明則爲人所執,故不可也。〗」彼聖人者,天下之利器也,夫聖人者,誠能絶聖棄知而反冥物極,物極各冥,則其跡利物之跡也。器猶跡耳,可執而用曰器也。  聖人則堯舜文武等是也。◎家世父曰:假聖人之知而收其利,天下皆假而用之,則固天下之利器矣。天下假聖人以爲利器,而惟懼人之發其覆也,無有能明之者也。〗非所以明天下也。示利器於天下,所以資其盜賊。  夫聖人馭世,應物隨時,揖讓干戈,行藏匪一,不可執固,明示天下。若執而行者,必致其弊,即燕噲白公之類是也。〗故絶聖棄知,大盜乃止;去其所資,則未施禁而自止也。  棄絶聖知,天下之物各守其分,則盜自息。〗擿玉毁珠,小盜不起;賤其所寶,則不加刑而自息也。  藏玉於山,藏珠於川,不貴珠寶,豈有盜濫!  釋文 擿玉 持赤反,義與擲字同。崔云:猶投棄之也。郭都革反。李云:刻也。〗焚符破璽,而民朴鄙;除矯詐之所賴者,則無以行其姦巧。  符璽者,表誠信也。矯詐之徒,賴而用之,故焚燒毁破,可以反樸還淳而歸鄙野矣。〗掊斗折衡,而民不爭;夫小平乃大不平之所用也。  斗衡者,所以量多少,稱輕重也。既遭竊,翻爲盜資。掊擊破壞,合於古人之智守,故無忿爭。〗殫殘天下之聖法,而民始可與論議。外無所矯,則內全我朴,而無自失之言也。  殫,盡也。殘,毁也。聖法,謂五德也。既殘三王,又毁五帝,蘧廬咸盡,芻狗不陳,忘筌忘蹄,物我冥極,然後始可與論重妙之境,議道德之遐也。  釋文  音丹,盡也。〗擢亂六律,鑠絶竽瑟,塞瞽曠之耳,而天下始人含其聰矣;滅文章,散五采,膠離朱之目,而天下始人含其明矣;夫聲色離曠,有耳目者之所貴也。受生有分,而以所貴引之,則性命喪矣。若乃毁其所貴,棄彼任我,則聰明各全,人含其真也。  擢,拔也。鑠,消也。竽形與笙相似,並布管於匏內,施簧於管端。瑟長八尺一寸,闊一尺八寸,二十七絃,伏犧造也。夫耳淫宮徵,慕師曠之聰;目滯玄黃,希離朱之視;所以心神奔馳,耳目竭喪。既而拔管絶絃,銷經絶緯;毁黃華之曲,棄白雪之歌;滅黼黻之文,散紅紫之采。故膠離朱之目,除矯效之端;塞瞽曠之耳,去亂羣之帥。然後人皆自得,物無喪我,極耳之所聽而反聽無聲,恣目之能視而內視無色,天機自張,無爲之至也,豈有明暗優劣於其間哉!是以天下和平,萬物同德。率己聞見,故人含其聰明。含,懷養也。  釋文 鑠絶 郭李詩灼反,向徐音藥。崔云:燒斷之也。  徐音于。  本亦作笙。 塞瞽曠 崔本塞作杜,云:塞也。◎盧文弨曰:今本無瞽字。  音交,徐古孝反。 喪矣 息浪反。〗毁絶鉤繩而棄規矩,攦工倕之指,而天下始人有其巧矣。故曰「大巧若拙。」夫以蜘蛛蛣蜣之陋,而布網轉丸,不求之於工匠,則萬物各有能也。所能雖不同,而所習不敢異,則若巧而拙矣。故善用人者,使能方者爲方,能圓者爲圓,各任其所能,人安其性,不責萬民以工倕之巧。故眾技以不相能似拙,而天下皆因其能則大巧矣。夫用其自能,則規矩可棄而妙匠之指可攦也。  鉤,曲;繩,直;規,圓;矩,方。工倕是堯工人,作規矩之法;亦云舜臣也。攦,折也,割也。工倕稟性機巧,運用鉤繩,割刻異端,述作規矩,遂令天下黔黎,誘然放效,舍己逐物,實此之由。若使棄規矩,絶鉤繩,攦割倕指,則人師分內,咸有其巧。譬猶蜘網蜣丸,豈關工匠人事,若天機巧也!出老經。  釋文  郭吕係反,又力結反,徐所綺反。李云:折也。崔云:撕之也。 工倕 音垂,堯時巧者也。一音睡。◎盧文弨曰:舊本音譌名,據達生篇改正。  音知。  音誅。  起一反。  音羌。〗削曾史之行,鉗楊墨之口,攘棄仁義,而天下之德始玄同矣。去其亂羣之率,則天下各復其而同於玄德也。  削,除也。鉗,閉也。攘,卻也。玄,原也,道也。曾參至孝,史魚忠直,楊朱墨翟,稟性弘辯。彼四子者,素分天然,遂使天下學人,捨己效物,由此亂羣,失其本性。則削除忠信之行,鉗閉浮辯之口,攘去蹩躠之仁,棄擲踶跂之義。於是物不喪真,人皆自得,率性全理,故與玄道混同也。  釋文 之行 下孟反。  李巨炎反,又其嚴反。  如羊反。 之帥 本又作率,同。所類反。◎盧文弨曰:今本作率。〗彼人含其明,則天下不鑠矣;人含其聰,則天下不累矣;鑠,消散也。累,憂患也。只爲自衒聰明,故憂患斯集,彼蒼生顛仆而銷散也。若能含抱聰明於內府而不衒於外者,則物皆適樂而無憂患也。  釋文 不鑠 灼反。崔云:不消壞也。向音燿。〗人含其知,則天下不惑矣;人含其德,則天下不僻矣。若能知於分內,養德而不蕩者,固當履環中之正道,游㝢內而不惑,豈有倒置邪僻於其間哉!  釋文 不僻 匹亦反。〗彼曾、史、楊、墨、師曠、工倕、離朱,皆外立其德而以爚亂天下者也,此數人者,所稟多方,故使天下躍而效之。效之則失我,我失由彼,則彼爲亂主矣。夫天下之大患者,失我也。  以前數子,皆稟分過人,不能韜光匿燿,而揚波激俗,標名於外,引物從己,炫燿羣生。天下亡德而不反本,失我之原,斯之由也。  釋文  徐音藥。三蒼云:火光銷也。司馬崔云:散也。 此數 所主反。〗法之所无用也。若夫法之所用者,視不過於所見,故眾目無不明;聽不過於所聞,故眾耳無不聰;事不過於所能,故眾技無不巧;知不過於所知,故羣性無不適;德不過於所得,故羣德無不當。安用立所不逮於性分之表,使天下奔馳而不能自反哉!  夫率性而動,動必由性,此法之妙也。而曾史之徒,以己引物,既無益於當世,翻有損於將來,雖設此法,終無所用也。〗

子獨不知至德之世乎?昔者容成氏、大庭氏、伯皇氏、中央氏、栗陸氏、驪畜氏、軒轅氏、赫胥氏、尊盧氏、祝融氏、伏犧氏、神農氏,當是時也,民結繩而用之,足以紀要而已。  已上十二氏,並上古帝王也。當時既未有史籍,亦不知其次第前後。刻木爲契,結繩表信,上下和平,人心淳樸。故易云,上古結繩而治,後世聖人易之以書契。  釋文 容成氏 司馬云:此十二氏皆古帝王。  徐力池反,李音犁。  徐敕六反。 伏戲 音羲。〗甘其食,美其服,適故常甘,當故常美。若思侈靡,則無時慊矣。  釋文  口簟反。〗樂其俗,安其居,止分,故甘;去華,故美;混同,故樂;恬淡,故安居也。  釋文 樂其 音洛。〗鄰國相望,雞狗之音相聞,民至老死而不相往來。無求之至。  境邑相比,相去不遠,雞犬吠聲,相聞相接。而性各自足,無求於世,卒於天命,不相往來,無爲之至。  釋文 而不相往來 一本作不相與往來。檢元嘉中郭注本及崔向永和中本,並無與字。〗若此之時,則至治已。無欲無求,懷道抱德,如此時也,豈非至哉!  釋文 至治 直吏反。注同。〗今遂至使民延頸舉踵曰,「某所有賢者」,贏糧而趣之,則內棄其親而外去其主之事,足跡接乎諸侯之境,車軌結乎千里之外。至治之跡,猶致斯弊。  贏,裹也。亦是至理之風,播而爲敎,貴此文跡,使物學之。尚賢路開,尋師訪道,引頸舉足,遠適他方,軌轍交行,足跡所接,裹糧負戴,不憚千里,內則棄親而不孝,外則去主而不忠。至治之跡,遂致斯弊也。  釋文  如字。李巨盈反。  音盈。崔云:裹也。廣雅云:負也。  音良。 而趣 七于反,徐七喻反。◎慶藩案:軌,徹跡也。說文:軌,車徹也,從車,九聲。(案徹者通也,中空而通也。經傳多訓軌爲車轊頭,葢軓字之譌。說文:軓,車軾前也,從車,凡聲。)車軌與足跡對文,則軌之爲車跡明矣。(攷工記匠人皆容力九軌,鄭注:軌,徹廣也。結,交也。)車跡可並列,亦可邪交。邪交則相接,結軌即結徹也。管子小匡篇車不結徹,徹,跡也。高注:結,交也。車輪之跡,往來縱横,彼此交錯,故曰結交也。史記司馬相如傳結軌適轅,東鄉將報,索隱引張揖注:結,屈也,軌,車跡也。本西行,折而東之,則跡亦曲而東也。〗則是上好知過也。上,謂好知之君。知而好之,則有斯過矣。  尚至治之跡,好治物之智,故致斯也。  釋文 上好 呼報反。注下皆同。〗

上誠好知而无道,則天下大亂矣。在上君王不能無爲恬淡,清虛合道,而以知能治物,物必弊之,故大亂也。老君云以知治國,國之賊也。〗何以知其然邪?假設疑問,出其所由。〗夫弓弩畢弋機變之知多,則鳥亂於上矣;鉤餌罔罟罾笱之知多,則魚亂於水矣;削格羅落罝罘之知多,則獸亂於澤矣;攻之愈密,避之愈巧,則雖禽獸猶不可圖之以知,而況人哉!故治天下者唯不任知,任知無妙也。  網小而柄,形似畢星,故名爲畢。以繩繫箭射,謂之弋。罟罾,皆網也。笱,曲梁也,亦筌也,削格爲之,即今之鹿角馬槍,以繩木羅落而取獸也。罝罘,兔網也。既以智治於物,寧無沸騰之患,故治國者必不可用智也。  釋文  音怒。 畢弋機變 李云:兔網曰畢,繳射曰弋,弩牙曰機。 之知 音智,下及注並下知詐皆同。 鉤餌 如志反。 罔罟罾 音曾。◎盧文弨曰:今本罔作網。  音鉤,釣鉤也。餌,魚餌也。廣雅云:罟謂之罔。罾,魚網也。爾雅云:嫠婦之笱謂之罶。◎王念孫曰:鉤,本作釣,釣即鉤也,今本作鉤者,後人但知釣爲釣魚之釣,而不知其又爲鉤之異名,故以意改之耳。今案廣雅曰:釣,鉤也。田子方篇曰,文王,觀於臧,見一丈夫釣,而其釣莫釣,非持其釣,有釣者也,常釣也。(以上六釣字,惟其釣與持其釣兩釣字指鉤而言,餘四釣字皆讀爲釣魚之釣。)鬼谷子摩篇曰,如操釣而臨深淵;淮南說山篇曰,操釣上山,揭斧入淵;說林篇曰,一目之羅不可以得鳥,無餌之釣不可以得魚;東方朔七諫曰,以直鍼而爲釣兮,又何魚之能得。是古人謂鉤爲釣也。又案釋文云,餌,如志反,罾,音曾;笱,音苟,此是釋餌罾笱三字之音。下又云,釣,鉤也;餌,魚餌也。廣雅云,罟謂之网;罾,魚网也。爾雅云,嫠婦之笱謂之罶。此是釋釣餌網罟罾笱六字之義。後人既改正文釣字爲鉤,又改釋文笱音苟釣鉤也六字爲笱音鉤釣鉤也,其失甚矣。又外物篇任公子爲大鉤巨緇,釋文:鉤,本亦作釣,亦當以作釣者爲是。文選七啓注、傅咸贈何劭王濟詩注、謝靈運七里瀨詩注及太平御覽資産部十四引此,並作釣也。又列子湯問篇,詹何以芒鍼爲釣,後人改釣爲鉤,不知御覽引此正作釣也。又下文投綸沈釣,今本釣作鉤,亦是後人所改。韻府羣玉釣字下引列子投綸沈釣,則所見本尚作釣也。又齊策,君不聞海大魚乎?網不能止,釣不能牽,後人改釣爲鉤,不知御覽鱗介部七引此正作釣,淮南人間篇亦作釣也。又淮南說山篇,人不愛江漢之珠而愛己之釣,高注云:釣,鉤也。後人既改正文釣字爲鉤,又改注文爲鉤釣也,其謬滋甚,葢後人不知釣爲鉤之異名,故以其所知改其所不知,古義寖亡矣。  七妙反。  古百反。李云:削格,所以施羅網也。 羅落罝 子斜反。  本又作罦,音浮。爾雅云:鳥罟謂之羅,兔罟謂之罝,罬謂之罦,罦,覆車也。郭璞云:今翻車也。◎家世父曰:釋文引李云:削格,所以施羅網也。說文:格,木長貌。徐鍇曰:長枝爲格。削格,謂刮削之。鄭注周禮雍氏所謂鄂也。書費誓杜乃擭。正義擭,捕獸機檻。左思吴都賦峭格周施,峭削義通。謂之格者,格拒之意。削格羅落,皆所以遮要禽獸。漢書晁錯傳爲中周虎落,師古注:謂遮落之。削格即阱擭之擭也。羅落與上畢弋同文。玉篇云:弋,橛也。一作杙。爾雅釋宮,𢴠謂之杙,郭璞注:橛也。畢弋,謂施弋以張畢也。人間世狙猴之杙,則用以繫狙猴者。說文:率,捕鳥畢也。詩小雅畢之羅之。鳥罟亦謂之畢。李云,兔網曰畢,繳射曰弋,均失之。〗知詐漸毒頡滑堅白解垢同異之變多,則俗惑於辯矣。上之所多者,下不能安其少也,性少而以逐多則迷也。  智數詐僞,漸漬毒害於物也。頡滑,滑稽也,亦姦黠也。解垢,詐僞也。夫滑稽堅白之智,譎詭同異之談,諒有虧於真理,無益於世敎,故遠觀譬於若訥,愚俗惑於小辯。  釋文 漸毒 李云:漸漬之毒,不覺深也。崔云:漸毒,猶深害。◎慶藩案:知與智同,謂智故也。淮南主術注曰:故,巧。管子心術去知與故,荀子非十二子知而險,淮南原道偶智故,並此知字之義。漸,詐也。荀子議兵是漸之也,正論上凶險則下漸詐矣,皆欺詐之義。(李頤謂爲漸漬之毒,失之遠矣。)尚書民興胥漸,王念孫曰:漸,詐也,言小民方興爲詐欺,故下文曰罔中於信,以覆詛盟也。彼傳訓爲漸化,則與下文不屬。  户結反。  干八反。頡滑,謂難料理也。崔云:纏屈也。李音骨,滑稽也。一云:頡滑,不正之語也。  苦懈反。  苦豆反。司馬崔云:解垢,隔角也。或云:詭曲之辭。〗故天下每每大亂,罪在於好知。每每,昏昏貌也。夫忘懷任物,則宇內清夷;執跡用智,則天下大亂。故知上下昏昏,由乎好智。  釋文 每每 李云:猶昏昏也。◎慶藩案:每每即夢夢也。爾雅釋訓:夢夢訰訰,亂也。夢之爲每,猶甍之爲𤭐。(方言𤭐謂之({留瓦}𤮷,郭注:今字作甍。)〗故天下皆知求其所不知而莫知求其所已知者,不求所知而求所不知,此乃舍己效人而不止其分也。  所以知者,分內也;所不知者,分外也。舍內求外,非惑如何也!  釋文 舍己 音捨,下文同。〗皆知非其所不善而莫知非其所已善者,善其所善,爭尚之所由生也。  所不善者,桀跖也;所以善者,聖跡也。盜跖行不善以據東陵,田恆行聖跡以竊齊國。故穀業異,亡羊趣同,或夷跖行殊,損性均也。愚俗之徒,妄生臧否,善與不善,誠未足定也。〗是以大亂。故上悖日月之明,下爍山川之精,中墮四時之施;惴耎之蟲,肖翹之物,莫不失其性。甚矣夫好知之亂天下也!夫吉凶悔吝,生於動者也。而知之所動,誠能摇蕩天地,運御羣生,故君人者,胡可以不忘其知哉!  是以,仍上辭也。只爲上來用智執跡,故天下大亂。悖,亂也。爍,銷也。墮,壞也。附地之徒曰喘耎,飛空之類曰肖翹,皆輕小物也。夫執跡用智,爲害必甚,故能鼓動陰陽,摇蕩天地,日月爲之薄蝕,山川爲之崩竭,炎涼爲之愆敍,風雨所以不時,飛走水陸,失其本性,好知毒物,一至於此也。  釋文 上悖 李郭云:必內反,又音佩。司馬云:薄食也。 下爍 失約反。崔云:消也。司馬云:崩竭也。崔向本作櫟,同。徐音藥。 中墮 許規反,毁也。 之施 始豉反。  本亦作𧍒,又作喘,川兗反。向音揣。  耳轉反。崔云:蠉𧍒動蟲也。一云:惴耎,謂無足蟲。 肖翹 音消,下音祁饒反。崔云:肖翹,植物也。李云:翾飛之屬也。〗自三代以下者是已,舍夫種種之民而悦夫役役之佞,釋夫恬淡无爲而悦夫啍啍之意,啍啍已亂天下矣!啍啍,以己誨人也。  自,從也。三代,謂夏殷周也。種種,淳樸之人,役役,輕黠之貌。釋,廢也。啍啍,以己誨人也。夫上古至淳之世,素朴之時,像圜天而清虛,法方地而安靜,並萬物而爲族,同禽獸之無知。逮乎散澆去淳,離道背德,而五帝聖跡已彰,三代用知更甚;舍淳樸之素士,愛輕黠之佞夫,廢無欲之自安,悦有心之誨物,已亂天下,可不悲乎!  釋文 種種 向章勇反。李云:謹慤貌。一云:淳厚也。 而說 音悦。下同。◎盧文弨曰:今本作悦。 役役 李云:鬼黠貌。一云:有爲人也。  徒謙反。  徒暫反。徐大敢反。 啍啍 李之閏反,又之純反。郭音惇,以己誨人之貌。下同。司馬云:少智貌。徐許彭反,又許剛反。向本作,音亨。崔本上句作哼哼,少知而芒也。一云:哼哼,壯健之貌。◎盧文弨曰:今本此與下俱作啍啍。案從享亦可得亨音。〗

字數:10128,最後更新時間:2022-06-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