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紹識·卷第四


脈解篇第四十九(太素全存)


先兄曰。吳云。脈解者。所以解古脈論也。故每條皆有所謂字者字在首。

太陽所謂腫腰脽痛 楊曰。脽。尻也。音誰也。十一月一陽生。十二月二陽生。正月三陽生。三陽生寅之時。其陽已大。故曰太陽也。堅按經脈篇膀胱足太陽有腰痛。

正月太陽寅 先兄曰。馬云。膀胱諸證。豈盡在正月哉。特論與時相應之義有如此耳。蓋虛實在人。隨時爲病。不必盡在正月也。堅按弟子掘川濟曰。此篇以足三陽三陰配之六月。太陽爲正月。厥陰爲三月。陽明爲五月。少陰爲七月。少陽爲九月。太陰爲十一月。三陽三陰。每互其位。而必隔一月。今本經七月誤作十月。殊爲不倫。須從太素是正。此說極確。

陽氣東解 太素作陽凍解。楊曰。正月已有三陽。故凍解。陽氣出於地也。先有三陰。故猶有冬寒。陽氣不足也。人身亦爾。半身不足。故偏虛。跛謂左腳偏跛也。堅按楊偏虛解宜從。

強上引背 太素無引背二字。

萬物盛上 琦曰。萬物二字衍。

狂巔疾 太素巔作癲。楊曰。脫衣登上。馳走妄言。即謂之狂。僵仆而倒。遂謂之顛也。

 楊曰。喑不能言也。堅按楊本於說文。(喑義具於原識宣明五氣篇下)

喑俳 太素俳作痱。楊曰。陽氣外衰。故爲喑也。左(按疑若字)腎氣內虛⿱𨾮木而厥者。則爲喑痱。(按此下宜更補痱字)音肥。風病不能言也。謂四支不用。喑不能言。心無所知。甚者死。輕者生可療也。堅按爾雅痱病也。(郝懿行爾雅義疏曰通作腓詩百卉具腓傳腓病也釋文引韓詩云變也變病義近聲又相轉文選戲馬臺詩注引毛詩作痱今作腓玉篇引詩正作百卉具痱可知腓古本作痱矣○說文俳戲也張以爲無所取義者是)

心脅痛 經脈篇。膽足少陽有心脅痛。不可轉側。轉訛作盛也。

言少陽盛也盛者 太素盛並作成。楊曰。成爲九月。九月陽少。故曰少陽也。小島尚質曰。成蓋戌誤。

故爲躍 楊曰。躍勇動也。琦曰。此有誤衍不可讀。

洒洒振寒 經脈篇。胃足陽明。有洒洒振寒。

邪客於藏府間 先兄曰。吳云。藏。肺藏也。府。胃府也。脾土不能制濕。故上於肺而爲水喘。

甚則厥云云 經脈篇。痛至則惡人與火。聞木聲則惕然而驚。心欲動。獨閉戶塞牖而處。甚則欲上高而歌。棄衣而走。

陽盡而陰盛 盡者猶傷寒論血弱氣盡之盡。即陽氣不振之義。非竭絕之義。琦以爲陽明極虛。欠當。

客孫脈 太素脈作胳。楊曰。太陰經脈。至於舌下。太陰孫胳。胳於頭鼻。故陽明並於太陰孫胳。致鼽腹脾也。堅按經脈篇唯有鼽衄。

上者則其孫絡太陰也 琦曰。上者句有脫誤。

病脹 楊曰。十一月陰氣內聚。雖有一陽始生。氣微未能外通。故內癰爲脹也。堅按經脈篇。脾足太陰有腹脹善噫。得後與氣。則快然如衰。

上走心爲噫 新校正駁王注。蓋本於楊氏。

食則嘔 楊曰。胃中食滿。陽氣銷之。今十一月一陽力弱。未能熱消。故胃滿而溢謂之嘔。此嘔吐也。堅按經脈篇有食則嘔。

得後與氣快然如衰 太素如並作而。

十月 太素作七月。楊曰。七月秋氣始至。故曰少陰。

嘔咳上氣喘 經脈篇有咳唾則有血喝。喝而喘又有上氣。

色色不能久立久起云云 太素色色作邑邑。久坐之久無。䀮䀮並作𥇀𥇀。楊曰。七月陰陽氣均未有定。主秋氣始至。陽氣初奪。故邑然悵望。不能久立。又陰陽內各不足。故從坐起目𥇀。無所見也。有本作露。但白露即露之微色。(按疑當作霜文微也)十月已降。甚霜即知。有本作十月者非也。堅按太素經注並是(說見上)經脈篇有坐而欲起。目䀮䀮如無所見。

恐如人將捕之 經脈篇。氣不足則善恐。心惕惕如人將捕之。

所謂惡聞食臭云云 楊曰。七月陽衰。胃無多氣。故惡聞食氣也。琦曰。此疑陽明節脫文。誤次也。

陽氣未盛於上而滿 琦曰。未字衍。太素脈作腹。並難從。

㿗疝 太素㿗作頹。楊曰。頹謂丈夫少腹寒氣成積陰器之中而痛也。疝謂寒積氣上入小腹而痛也。病在少腹痛。不得大小便。病名曰疝也。

㿗癃疝膚脹 太素㿗作釘。楊以爲釘腫。蓋非。經脈篇肝足厥陰有遺溺閉癃。琦曰。此節(按言厥陰一節)文多訛缺。按此篇以十二辰分配經脈。義殊無當。而論病理本於藏府陰陽衰盛甚確。故以意解之。琦說稍肆。今不敢從。

字數:1349,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