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紹識·卷第二


藏氣法時論篇第二十二(太素僅存肝色青以下一段)


更貴更賤 高曰。貴者木王於春。火王於夏。賤者木敗於秋。火滅於冬。更貴更賤者。生化迭乘。寒暑往來也。

急食甘以緩之 醫津一筏曰。肝欲散。急食辛以散之。肝之實也。肝苦急。急食甘以緩之。肝之虛也。推之他藏亦然。

急食苦以燥之 按肺云食苦以泄之。是五藏中宜食苦者有二。而無一宜食鹹者。且末段列五藏色味。正與此段相發。而有脾色黃宜食鹹句。然則此苦字爲咸字之誤明矣。所謂咸傷血鹽勝血者。皆燥中之驗也。蓋咸之訛苦。自唐以前既然。故撰運氣僞經者。沿襲不辨。於至真要大論。頻復言之。而金元諸家更主張之。遂至使苦燥之說。入人肺腑。牢不可破。且今試之。苦寒之藥。實未見有燥中之害矣。一字之誤。以生千古之惑。有如此者。

腎苦燥 李中梓苦欲補瀉論。本於繆希雍神農本草經疏。

持於冬 巢源持作待。以下並同。

溫食飽食 琦曰。飽食中氣遲滯。濕地濡衣則助溫。溫食疑當作冷食。生冷最傷脾也。

日昳 先兄曰。高云。昳。昃也。日昳。乃午後未分土王之時。

甚於戊己 先兄曰。志云。在四藏曰加者。言所勝之氣加於我。而使病加之。是客勝也。在腎藏曰甚於戊己。乃至其所不勝而甚。是主弱也。

至於所生而持 先兄曰。志云。持得所生之氣。而能支持也。

取血者 先兄曰。脈經注云。血者謂有血之穴。

脅下與腰相引而痛 琦曰。藏府病形篇。小腸病。小腹痛。腰脊控睪丸而痛。以小腸附脊也。

大腹 先兄曰。臍下爲小腹則大腹似言臍上。易說卦曰。離。其於人也爲大腹。集解。象曰。常滿。如妊身婦。故爲大腹。與此不同。

 阮元葵考曰。葵爲百菜之主。古人恆食之。詩豳風。周禮醢人。儀禮諸篇。春秋左氏傳。及秦漢書傳。皆恆食之。爾雅於恆食之菜。不釋其名。爲其人人皆知也。故不釋韭蔥之名。而但曰藿山韭。茗山蔥。爾雅不釋葵。其曰菟葵芹葵戎葵蔠葵。皆葵類。非正葵。亦韭蔥之例也。六朝人尚恆食葵。故齊民要術栽種葵術甚詳。鮑照葵賦。亦有豚耳鴨掌之喻。唐宋以後。食者漸少。今人直不食此菜。亦無知此菜者矣。然則今爲何菜耶。曰。古人之葵。即今人所種金錢紫花之葵。俗名錢兒淑氣(即蜀葵二字吳人轉聲)者。以花爲玩。不以葉充食也。今之葵花有四種。一向日葵。高丈許。夏日開黃花。大徑尺。一蜀葵。高四五尺。四五月開各色花。大如杯。此二葵之葉。皆粗澀有毛不滑。不可食。唯金錢紫花葵。及秋葵葉可食。而金錢紫花葵尤肥厚而滑。乃爲古之正葵。此花高不過二尺許。花紫色。單瓣。大如錢。葉雖有五歧。而多駢。誠有如鮑明遠所謂鴨掌者。異於秋葵之葉大多歧不駢如鶴爪也。齊民要術稱葵菜花紫。今金錢葵花皆紫。無二色。不似蜀葵具各色。秋葵色淡黃也。云云。(出揅經室三集)此說是也。考本草白字但有冬葵子。圖經曰。苗葉作菜茹。更甘美。然齊民要術種葵術中又有種冬葵法。可知冬葵雖亦充菜茹。而非古正葵明矣。(詁經精舍文集中有釋葵三篇而金鶚謝淮則謂爲秋葵孫同元則謂爲向日葵並謬又阮氏謂人所謂秋葵即是黃蜀葵一名側金盞者耳要術有言秋葵者繫於正葵之秋種者日華子云秋葵即是種早者俗呼爲葵菜此可以證)

脾色黃宜食鹹 此節五味之用。俱就五藏所苦而言。脾性善濕。故食鹹味。取其燥涸也。(王注肝性喜急心性喜緩等喜字俱爲善義)王氏及新校正。其說似精。然不改上文爲咸字。徒就苦字爲辨。殊似屬迂迴矣。琦說亦系肆臆。仍不錄。

黃黍 程瑤田九穀考曰。內則飲黍稷稻粱。白黍黃粱。鄭氏注。黍。黃黍也。聞之農人云。黍𪎭二穀。其色皆有黑白黃赤之異。及與人索取其種。凡持以至者。有黑黍白黍。又有赤黍雜黑黍中者。而獨無黃黍。惟𪎭則類多黃者。余因以所目驗難農人。農人無以應。然則黃黍者𪎭也。穄也。(說文黍禾屬而黏者也𪎭穄也穄𪎭也程瑤田曰按說文以禾況黍謂黍爲禾屬而黏者非謂禾爲黍屬而不黏者也是故禾屬而黏者黍則禾屬而不黏者𪎭)

辛散酸收甘緩苦堅咸耎 此五味之用。就五藏所欲而言。與上異義。兩相對待也。

氣味合而服之以補精益氣 太素益作養。堅按此二句據應象大論。即兼藥食而言之。蓋毒藥攻邪。而調以穀肉果菜。實爲療病之大法。然徒如是立說。則似他無藥補者。故承以此二句。以示有藥食相濟。能爲補益之理。下文所謂各有所利者。亦寓藥之五味。又有補益。不止攻邪一端之意。

或急 太素無此二字。堅按是足以確原識說。

字數:1476,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