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紹識·卷第三


瘧論篇第三十五(太素全存)


夫痎瘧 太素痎作㾬。先兄曰。聖濟總錄云。痎瘧者。以瘧發該時。或日作。或間日乃作也。寒溫癉瘧。動皆該時。故內經統謂之痎瘧。此說非。又左傳疥字。據舊說亦即痎字。(昭二十年左傳齊侯疥遂痁杜預注痁瘧也陸氏釋文疥舊音戒梁元帝音該字當作痎兩日一發之瘧也痎又音皆後學之徒僉以痎字爲誤案傳例因事曰遂若痎已是瘧疾何爲復言遂痁乎顏之推曰說文痎二日一發之瘧痁有熱瘧也齊侯之病本是一發後漸加重遂頻日熱發也今北方猶呼痎瘧音皆而世間傳本多以痎爲疥俗濡就爲通云病疥令人惡寒變而成瘧此臆說也疥癬小疾寧有轉作瘧乎今案孔疏引梁人袁狎之就亦謂疥當痎堅按王念孫以陸說爲是說見經義述聞宜參)

願聞其道 楊曰 諸問寒瘧發之所以也。

陽並於陰 琦曰。陽並於陰。陰出之陽也。陽爲陰並。故陽虛而惡寒。王注謂陽氣入於陰分。非也。堅按楊注下文曰。三陽俱並於陰。則三陽皆虛。虛爲陰乘。故外寒。琦意與此相合。

陽盛則外熱陰虛則內熱 楊曰。陰極則陽盛。陽盛則外熱。陽極則陰虛。陰虛則陽乘。故內熱。

 上文不言喘。故此補出。即呼吸喘迫之謂。不是痰喘。

此榮氣之所舍也 楊曰。此言其日作所由也。皮膚之內。腸胃之外。脈中營氣。是耶之舍也。堅按此說是邪在營分者。其氣淺。故日作。邪在募原者。其氣深。故間日。琦以爲瘧邪多在營分者誤。

與衛氣並居 琦曰。並居。即與衛氣合而病作之義。非邪本居於衛也。

遇風及 太素及作乃。

夜行於陰 太素無此四字。

內外相薄 太素無此四字。楊曰。耶氣與衛俱行。以日日而作也。堅按病源。亦無此句。顧無者爲勝。楊注與高同義。琦曰。得衛氣之行。則外發。故病作。氣過則仍內薄。故不作。其意亦同。

陰與陽爭不得出 楊曰。其耶氣因衛入內。內薄於陰。共陽交爭。不得日日與衛外出之陽。故間日而作也。

 太素作𦛗。

間日發者由邪氣 太素無此七字。

橫連募原 楊曰。募原五藏背有募原。其耶氣內著五藏之中。橫連五藏募源之輸。堅按楊說不晰。然邪客篇募筋。太素作募筋。而楊注則曰募當爲膜。亦募覆也。蓋其改募作膜者。未必是。然足以堅原識之意。先教諭別有募原考。(附刊在所者醫賸後)學者當參看。橫連二字。諸家無解。蓋膈募橫遮。故邪之客亦橫連其位也。又按堯典光被四表。漢書作橫被四表。戴東原文集有說曰。樂記鐘聲鏗。鏗以立號。號以立橫。橫以立武。鄭注曰。橫充也。謂氣作充滿也。祭義曰。溥之而橫乎四海。孔子閒居曰。以橫於天下。注曰。橫充也。據此。橫連之橫。恐亦充滿之義。存考。

不能與衛氣俱行不得皆出 太素無不得二字。皆作偕。楊曰。偕俱也。堅按此與甲乙合。

故虛實不同邪中異所 志曰。虛實者。早晏也。若邪中異所。則或發於早者。每日早發。或發於晏者。每日晏發。非若客於風府之邪。日晏而日早也。堅按此說難從。姑存之。

邪氣之所合 太素合作舍。堅按此與靈樞病源合。

則其府也 先兄曰。吳云。上文邪客風府之論。似乎拘泥。故虛實不同。邪中異所。至此其論風無常府。邪之所舍。則其府也。始爲活潑無弊也。張云。邪之所中。亦但隨虛實而異其處。不必盡當風府。然則所謂日下者。惟邪氣耳。衛氣周環。豈有日下之理。但氣至而會。其病即作。馬云。凡物之所聚。皆可以言府也。

沉以內薄 先兄曰。張云。言其深也。即薄於五藏。橫連膜原之謂。

淒滄之水寒 太素水作小。寒下有寒迫之三字。外臺引病源並同。(今本猶作水旡<原本作無>迫字)堅按上文夏傷於暑熱。氣盛云云。與此稍異。

秋傷於風則病成矣 太素成作盛。病源同。(外臺引作成)

溫瘧 琦曰。蒙上夏傷於暑。故但言風寒。堅按此說傎矣。

癉瘧 楊曰。癉熱也。

熇熇之熱 先兄曰。易家人九三家人嗃嗃。鄭玄曰。嗃嗃苦熱之意。釋文。劉表章句作熇熇。

外無氣 先兄曰。吳云。外無氣。謂衛氣併入於陰而表虛也。

陽與陰復並於外 琦曰。外應作內字之誤也。此陽入之陰。

真性而未得並者也 太素真作直。而下有取字(新校正特舉直往)是。琦曰。所謂迎而奪之。

客於六府 琦曰。句有錯誤。篇中並無邪客六府之義。

以春病者惡風 楊云。惡於路反。畏惡也。

邪氣與汗皆出 太素皆作偕。

字數:1389,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