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紹識·卷第三


逆調論篇第三十四(太素存)


先兄曰。吳云。逆調者。逆於調攝而病。茲乃論其致病之由也。

非常溫也 琦曰。非逢溫暑之時。而生煩滿。是即所謂能冬不能夏者。

中非有寒氣也 琦曰。中字疑誤。

故身寒如從水中出 琦曰。此能夏不能冬者。陰陽之氣偏。則爲中寒中熱之病。非因外也。

兩陽相得 楊曰。人有四支先熱。若遇風寒。更如火炙。是人陰虛陽盛。以其四支是陽。陽氣更盛。四支二陽合而獨盛。銷爍肌肉。不能生長。故曰肉爍之。馬曰。按此節當爲內傷兼外感者歟。堅按此蓋不兼外感者。

以水爲事 琦曰。以水爲事。涉水游泳之類。恃其腎氣之勝。而冒涉寒水。水氣通於腎。腎得水寒。則腎中陽衰。太陽之氣亦衰。腎主骨髓。而髓之生長。惟恃乎氣。寒濕在內。反消真精。腎氣既衰。則脂枯不長。痿論亦有以水爲事之文。指濕言也。

一水不能勝兩火 琦曰。句衍。堅按此據高說。

而生於骨 太素作而主骨故。

不能凍慄 琦曰能字衍。下同。

腎孤藏也 琦曰猶言一水。

當攣節也 琦曰。寒入骨髓。骨病而筋亦縮。爲攣節。病名骨痹。因乎寒濕也。堅按此段琦說稍奇。姑存備考。雞峰方舉此證。處以乾漆。元曰。所以不凍慄者。非陽虛而爲陰乘也。名曰骨痹。瘧久久不治。令攣縮。其方用鹿茸生乾地黃(各四兩)乾漆(半兩)附子(一兩)上爲細末。酒煮麵糊和丸。如梧子大。酒下三十丸空心服。

 先兄曰。源順和名鈔引玉篇云。苛。小草生刺也。

肉如故也 太素故作苛。楊曰。苛音何。有本作苟。皆不仁之甚也。故雖衣絮溫覆。猶尚不仁者。謂之苛也。故知衣絮溫覆。即知覺首爲不仁也。

臥不安 琦曰。衛氣晝行於經則寤。夜行於藏則寐。而衛氣之出入。依乎胃氣。陽明逆則諸陽皆逆。不得入於陰。故不得臥。

字數:571,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