素問紹識·卷第三


評熱病論篇第三十三(太素存)


陰陽交 琦曰。陰陽交。即兩感也。一陰一陽。藏府相交。而以火爲作合。故脈躁疾。不爲汗衰。由熱邪布滿。如焚如毀故也。堅按此說欠妥。郭雍傷寒補亡論。既辨陰陽交兩感相似。文繁不錄。當參。

三死 楊曰。汗出而熱不去死有三候。一不能食。二猶脈躁。三者失志。堅按馬暗得楊意。

服湯 太素無服字。楊曰。飲之湯液。以療其內。

勞風 太素作勞中。楊曰。勞中得風爲病。名曰勞中。亦曰勞風。雞峰普濟方舉此證曰。此由腎氣不足。動作勞損。風搏於肺。腎氣不足。則膀胱不榮於外。故候強上瞑視。因其勞動而受病在肺。宜芍藥黃耆湯。(芍藥黃耆川芎烏頭薑棗水煎)醫學讀書記曰。此可悟傷風不解成癆之故。勞風者。既勞而又受風也。勞則火起於上。而風又乘之。風火相搏。氣湊於上。故云。法在肺下也。肺主氣而司呼吸。風熱在肺。其液必結。其氣必壅。是以俯仰皆不順利。故曰當救俯仰也。救俯仰者。即利肺氣散邪氣之謂乎。然邪氣之散與否。在乎正氣之盛與衰。若陽氣王而精氣引者三日。次五日。又次七日。則青黃之涕。從咳而出。出則風熱俱去。而肺無恙矣。設不出。則風火留積肺中。而肺傷。肺傷則喘咳聲嘶。漸及五藏。而虛勞之病成矣。今人治勞。日用滋養。叨不少益者。非以邪氣未出之故歟。而久留之邪。補之固無益。清之亦不解。虛勞病之所以難治也。(按王注曰從勞風生曰故腎勞風生陰陽別論風消注曰胃病深久傳入於脾故爲風熱以消削又風厥注曰夫肝氣爲風腎氣陵逆既風又厥故名風厥奇病論息積注曰灸之則火熱內爍氣化爲風又腎風注曰勞氣薄寒故化爲風並謂內生之風非外來之風邪此是王氏之創說而其實淵源於四時刺逆從篇狐疝風及膽肺心腎風疝之自)

以救俯仰 琦曰。謂通利氣道。使呼吸得達。堅按此證。項強目眩。起居不便。且咳者橫臥必甚。然則豈是扶持針藥。俱使其就安之謂乎。

巨陽引精者 琦曰。句不可解。疑有誤。

其狀如膿 太素膿上有稠字。

面胕痝然 太素痝作𤼃。先兄曰。周語敦痝。紙固注。痝大也。

時熱 太素不復。堅按此段太素異同頗多。今不具存。

風水 琦曰。水病肺腎爲主。而實本於脾。蓋腎爲水藏。以類相從。故凡水責之腎。肺主治節。氣虛不化。亦令積水。然句中土氣實升降不失。則水無從生。故水病悉由脾虛不能制水也。

邪之所湊其氣必虛 此非邪湊則氣虛之謂。言氣所虛處。邪必湊之。故下文承以陽虛者陽必湊之。蓋此語足以盡邪氣傷人之理矣。

字數:834,最後更新時間:2023-10-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