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詞話·卷之九


第八十一回 韓道國拐財倚勢
湯來保欺主背恩


萬事從天莫强尋,天公報應自分明。貪淫縱意奸人婦,背主侵財被不仁。莫道身亡人弄鬼,由來勢敗僕忘恩,堪歎西門成甚業,贏得奸徒富半生。

話説韓道國與來保兩個,自從西門慶將四千兩銀子,打發他在江南等處置買貨物,一路餐風宿水,夜住曉行,到於揚州去處,找尋苗青家内宿歇。苗青見了西門慶手札,想他活命之恩,盡力趨奉。他兩個成日且不置貨,尋花問柳,飲酒取樂。

一日,初冬天氣,寒雲淡淡,哀雁淒淒,樹木凋零,景物蕭瑟,不勝旅思。於是二人連忙將銀往各處置了布匹,裝在揚州苗青家安下,待貨物買完起身。

先是韓道國請的舊日婊子揚州舊院王玉枝兒,來保便請了林彩虹妹子小紅,這日請揚州鹽客王海峰和苗青游寶應湖。游了一日,歸到院中。玉枝兒鴇子生日,這韓道國又邀請衆人擺酒,與鴇子王一媽做生日。使後生胡秀置辦酒肴菓菜,又使他請客商汪東橋與錢晴川兩個,又不見到。不想他就同王海峰來了,至日落時分胡秀纔來。被韓道國帶酒駡了幾句,説:「這厮不知在那裏𠳹酒,𠳹得這咱纔來,口裏噴出來的酒氣!客人也先來了這半日,你不知那裏來!我到明日,定趕你出去!」那胡秀把眼斜瞅着他,走到下邊,口裏喃喃呐呐説:「你駡我?你家老婆在家裏仰𢵞着挣,你在這裏合逢着丢!宅裏老爹包着你家老婆,肏的不值了,纔教你領本錢出來做買賣。你在這裏快活,你老婆不知怎麽受苦哩!得人不花白出你來,你落得爲人!」對玉枝兒鴇子只顧説。鴇子便拉出他院子裏説:「胡官人,你醉了,你往房裏睡去罷。」那胡秀大吆小喝,白不進房來。不料韓道國正陪衆客商在席上吃酒,身穿着白綾道袍,緑絨氅衣,氈鞋絨襪,聽見胡秀口内放屁辣臊,心中大怒,走出來踹了兩脚,駡道:「賊野囚奴,我有了五分銀子雇你一日,怕尋不出人來!」即時趕他去。那胡秀那裏肯出門,在院子内聲叫起來,説道:「你如何趕我?我没壞了管帳事。你倒養老婆,倒攆我?看我到家説不説!」被來保勸住韓道國,手拉他過一邊,説道:「你這狗骨頭,原來這等酒硬?」那胡秀道:「保叔,你老人家休管他!我吃甚麽酒來?我和他做一做!」被來保推他往屋裏挺覺去了。正是:酒不醉人人自醉,色不迷人人自迷。

來保打發胡秀房裏睡去,不題。韓道國恐怕衆客商耻笑,和來保席上觥籌交錯,遞酒哄笑。林彩虹小紅姊妹二人并王玉枝兒,三個唱的,彈唱歌舞,花攢錦簇,行令猜枚,吃至三更方散。次日,韓道國要打胡秀。胡秀説:「小的通不曉一字。」被來保苗小湖做好做歹勸住了。

話休饒舌,有日貨物置完,打包裝載上船。苗青打點人事禮物,抄寫書帳,打發二人并胡秀起身。王玉枝并林彩虹姊妹,少不的置酒馬頭,作别餞行。從正月初十日起身,一路無詞。一日到前臨清閘上,這韓道國正在船頭上站立,忽見街坊嚴四郎從上流坐船而來,往臨清接官去。看見韓道國,舉手説:「韓西橋,你家老爹從正月間没了!」説畢,船行得快,就過去了。這韓道國聽了此言,遂安心在懷,瞞着來保,不對他説。不想那時河南山東大旱,赤地千里,田蠶荒蕪不收,棉花布價一時踴貴,每匹布帛加三利息。各處鄉販,都打着銀兩,遠接在臨清一帶馬頭,迎着客貨而買。韓道國便與來保商議:「船上布貨約四千餘兩,現今加三利息,不如且賣一半,便益鈔關納税。就到家發賣,也不過如此。遇行市不賣,誠爲可惜。」來保道:「夥計所言雖是,誠恐賣了,一時到家,惹當家財主見怪,如之奈何?」韓道國便説:「老爹見怪,都在我身上。」來保强不過他,只得在馬頭上發賣了一千兩布貨。韓道國説:「雙橋,你和胡秀在舡上等着納税。我打旱路,同小郎王漢,打着這一千兩銀子,裝成馱垛,先行一步,家去報老爹知道。」來保道:「你到家,好歹討老爹一封書來,下與鈔關錢老爹,少納税錢,先放船行。」韓道國應諾。同小郎王漢裝成馱垛,往清河縣家中來,不在言表。

有日進城,在甕城南門裏,日色漸落,不想路上撞遇西門慶家看墳的張安,推着車輛酒米食盒,正出南門。看見韓道國,便叫:「韓大叔,你來家了!」韓道國看見他帶着孝,問其故。張安説:「老爹死了!明日三月初九日是斷七。大娘教我拿此酒米食盒往墳上去,明日墳上與老爹燒紙去也。」這韓道國聽了説:「可傷,可傷!果然路上行人口似碑,話不虚傳。」打頭口逕進城中,那時天已漸晚,但見:

十字街熒煌燈火,九曜廟香靄鍾聲。一輪明月挂疏林,幾點疏星明碧落。六軍營内,嗚嗚畫角頻吹;五鼓樓頭,點點銅壺正滴。四邊宿霧,昏昏罩舞榭歌臺;三市沉烟,隱隱閉緑窗朱户。兩兩佳人歸綉幕,紛紛仕子掩書幃。

這韓道國進城來,到十字街上,心中算計:「且住。有心要往西門慶家去,况今他已死了,天色又晚。不如且歸家,停宿一宵,和渾家商議了,明日再去不遲!」於是和王漢打着頭口,逕到獅子街家中。二人下了頭口,打發趕脚人回去。叫開門,王漢搬行李馱垛進來。有丫鬟看見,報與王六兒,説:「爹來家了!」老婆一面迎接入門,拜了佛祖,拂去塵土,馱垛搭褳放在堂中。王六兒替他脱衣,坐下,丫鬟點茶吃。韓道國先告訴往回一路之事:「我在路上撞遇嚴四哥,説老爹死了。剛纔來到城外,又撞見墳頭張安推酒米往墳上去,説明日是斷七,果不虚傳。端的好好的,怎的死了?」王六兒道:「天有不測風雲,人有旦夕禍福,誰人保得無常!」韓道國一面把馱垛打開,裏面是他江南置的衣裳細軟貨物;兩條搭褳内,倒出那一千兩銀子,一封一封倒在炕上,打開都是白光光雪花銀兩。對老婆説:「此是我路上賣了這一千兩銀子,先來了。又是兩包梯己銀子,一百兩。今日晚了,明日早送與他家去罷。」因問老婆:「我去後,家中他也看顧你不曾?」王六兒道:「他在時倒也罷了。如今你這銀,還送與他家去?」韓道國道:「正是要和你商議。咱留下些,把一半與他如何?」老婆道:「呸,你這傻材料,這遭再休要傻了!如今他已是死了,這裏無人,咱和他有甚瓜葛?不争你送與他一半,教他韶刀兒問你下落。到不如一狠二狠,把他這一千兩,咱雇了頭口拐了上東京,投奔咱孩兒那裏。愁咱親家太師爺府中着放不下你我?」韓道國説:「丢下這房子,急切打發不出去,怎了?」老婆道:「你看没材料!何不叫將第二的來,留幾兩銀子與他,就交他看守便了。等西門慶家人來尋你,只説東京咱孩兒叫了兩口去了。莫不他七個頭八個膽,敢往太師府中尋咱們去?就尋去,你我也不怕他。」韓道國説:「争奈我受大官人好處,怎好變心的?没天理了!」老婆道:「自古有天理倒没飯吃哩!他占用着老娘,使他這幾兩銀子不差甚麽。想着他孝堂,我倒好意備了一張插桌三牲,往他家燒紙。他家大老婆那不賢良的淫婦,半日不出來,在屋裏駡的我好訕的!我出又出不來,坐又坐不住。落後他第三個老婆出來,陪我坐,我不去坐,坐轎子來家。想着他這個情兒,我也該使他這幾兩銀子!」一席話,説得韓道國不言語了。

夫妻二人晚夕計議已定。到次日五更,叫將他兄弟韓二來,如此這般,教他看守房子,又把與他一二十兩銀子盤纏。那二搗鬼千肯萬肯,説:「哥嫂只顧去,等我打發他!」這韓道國就把王漢小郎并兩個丫頭,也跟他帶上東京去。雇了二輛大車,把箱籠細軟之物都裝在車上,投天明出西門,逕上東京去了。正是:撞碎玉籠飛綵鳳,頓斷金鎖走蛟龍。

這裏韓道國夫妻東京去了,不題。單表吴月娘,次日帶孝哥兒,同孟玉樓、潘金蓮、西門大姐、奶子如意兒、女婿陳經濟,往墳上與西門慶燒紙。墳頭告訴月娘昨日撞見韓大叔來家一節。月娘道:「他來了,怎的不到家裏來?只怕他今日來。」在墳上剛燒了紙,坐了没多回,老早就趕了來家。使陳經濟往他家叫韓夥計去,問他船到那裏了。初時叫着,不聞人言,次則韓二出來説:「俺侄女兒東京叫了哥嫂去了。船不知在那裏。」這陳經濟回月娘,月娘不放心,使陳經濟騎頭口往河下尋舡去了。三日到臨清馬頭舡上,尋着來保舡隻。來保問:「韓夥計先打了一千兩銀子家去了?」經濟道:「誰見他來?張安看見他進城。次日墳上來家,大娘使我問他去。他兩口子絜家連銀子都拐的上東京去了。如今爹死了,斷七過了,大娘不放心,使我來找尋船隻。」這來保口中不言,心内暗道:「這天殺,原來連我也瞞了!嗔道路上賣了這一千兩銀子,乾净要起毛心。正是人面咫尺,心隔千里。」

當下這來保見西門慶已死,也安心要和他一路,把經濟小夥兒引誘在馬頭上各唱店中、歌樓上,飲酒請婊子頑耍。暗暗船上搬了八百兩貨物,卸在店家房内,封記了。一日,鈔關上納了税,放船過來在新河口起脚裝車,往清河縣城裏來,家中東厢房卸下。那時自從西門慶死了,獅子街絲綿鋪已關了;對門緞鋪甘夥計崔本賣貨銀兩都交付明白,各辭歸家去了,房子也賣了。止有門首解當、生藥鋪,經濟與傅夥計開着。這來保妻惠祥,有個五歲兒子,名僧寶兒,韓道國老婆王六兒,有個侄女兒四歲,二人割衿做了親家。家中月娘通不知道。這來保交卸了貨物,就一口把事情都推在韓道國身上,説他先賣了二千兩銀子來家。那月娘再三使他上東京,問韓道國銀子下落,被他一頓話説:「咱早休去!一個太師老爺府中,誰人敢到?没的招是惹非!得他不來尋趁咱家,念佛。到没的招惹虱子頭上撓!」月娘道:「翟親家也虧咱家替他保親,莫不不看些分上兒?」來保道:「他家女兒現在他家得時,他敢只護他娘老子,莫不護咱不成?此話只好在家對我説罷了,外人知道,傳出去倒不好了。這幾兩銀子罷,更休題了。」

月娘教他會買頭,發賣布貨。他甫會了主兒,月娘教陳經濟兑銀講價錢,主兒都不服,拿銀出去了。來保便説:「姐夫,你不知買賣甘苦!俺在江湖上走的多,曉的行情。寧可賣了悔,休要悔了賣。這貨來家,得此價錢就够了。你十分把弓兒拽滿,迸了主兒,顯的不會做生意。我不是托大説話,你年少,不知事體。我莫不胳膊兒往外撇?不如賣掉了,是一場事。」那經濟聽了,使性兒不管了。他不等月娘吩咐,劈手奪過算盤來,邀回主兒來,把銀子兑了二千餘兩,一件件交付與經濟經手,交進月娘收了,推貨出門。月娘與了他二三十兩銀子房中盤纏。他便故意兒昂昂大意不收,説道:「你老人家還收了。死了爹,你老人家死水兒,自家盤纏,又與俺們做甚?你收了去,我決不要。」一旦晚夕,外邊吃的醉醉兒,走進月娘房中,搭伏着護炕説念月娘:「你老人家青春少小,没了爹,你自家守着這點孩子兒,不害孤另麽?」月娘一聲兒没言語。

一日,東京翟管家寄書來:知道西門慶死了,聽見韓道國説他家中有四個彈唱出色女子,該多少價錢,説了去,兑銀子來,要載到京中答應老太太。月娘見書,慌了手脚,叫將來保來計議:「與他去好,不與他去好?」來保進入房中,也不叫娘,只説:「你娘子人家,不知事!不與他去,就惹下禍了。這個都是過世老頭兒惹的,恰似賣富一般,但擺酒請人,就教家樂出去,有個不傳出去的?何况韓夥計女兒又在府中答應老太太,有個不説的?我前日怎麽説來,今果然有此勾當鑽出來!你不與他,他裁派府縣差人坐名兒來要,不怕你不雙手兒奉與他,還是遲了。不如今日,難説四個都與他,胡亂打發兩個與他,還做面皮。」這月娘沉吟半晌,孟玉樓房中蘭香與金蓮房中春梅,都不好打發。綉春又要看哥兒,不出門。問他房中玉簫與迎春,情願要去。以此就差來保雇車輛,裝載兩個女子,出門往東京太師府中來。不料來保這厮,在路上把這兩個女子都奸了。

有日到東京,會見韓道國夫婦,把前後事都説了。韓道國謝來保道:「若不是親家看顧我,在家阻住,我雖然不怕,他也不免來東京尋我。」翟謙看見兩個女子迎春玉簫,都生的好模樣兒,一個會筝,一個會弦子,都不上十七八歲,進入府中伏侍老太太,賞出兩錠元寶來。這來保還尅了一錠,到家只拿出一錠元寶來與月娘,還將言語恐嚇月娘:「若不是我去,還不得他這錠元寶拿家來。你還不知,韓夥計兩口兒,在那府中好不受用富貴!獨自住着一所宅子,呼奴使婢,坐五行三。翟管家以老爺呼之。他家女孩兒韓愛姐,日逐上去答應老太太,寸步不離,要一奉十,揀口兒吃用,换套穿衣。如今又會寫,又會算,福至心靈,出落得好長大身材,姿容美貌。前日出來見我,打扮的如瓊林玉樹一般,百伶百俐,一口一聲叫我『保叔』。如今咱家這兩個家樂到那裏,還在他手裏討針線哩!」説畢,月娘還甚是知感他不盡,打發他酒饌吃了。與他銀子又不受,拿了一匹緞子與他妻惠祥做衣服穿,不在話下。

這來保一日同他妻弟劉倉,往臨清馬頭上,將封寄店内布貨,盡行賣了八百兩銀子,暗買下一所房子在外邊,就來劉倉右邊門首,開雜貨鋪兒。他便日逐隨倚祀會茶。他老婆惠祥,要便對月娘説,假推往娘家去,到房子裏從新换了頭面衣服,珠子箍兒,插金戴銀,往王六兒娘家王母猪家,扳親家,行人情,坐轎看他家女兒去。來到房子裏,依舊换了慘淡衣裳,纔往西門慶家中來。只瞞過月娘一人不知。來保這厮,常時吃醉了,來月娘房中嘲話調戲。兩番三次,不是月娘爲人正大,也被他説念的心邪,上了道兒。又有一般家奴院公在月娘跟前説他媳婦子在外與王母猪作親家,插金戴銀,行三坐五;潘金蓮他也對月娘説了幾次,月娘不信。

惠祥聽見此言,在厨房中駡大駡小。來保便裝胖學蠢,自己誇奬,説衆人:「你們只好在家裏説炕頭子上嘴罷了!像我,水皮子上顧瞻將家中這許多銀子貨物來家。若不是我,都乞韓夥計老牛箝嘴拐了往東京去,只呀的一聲,乾丢在水裏也不響!如今還不得俺們一個是,説俺賺了主子的錢了,架俺一篇是非!正是割股也不知,捻香的也不知。自古信人調,丢了瓢!」他媳婦子惠祥便駡:「賊嚼舌根的淫婦!説俺兩口子賺的錢大了,在外行三坐五,扳親家。老道出門,問我姊那裏借的衣裳,幾件子首飾,就説是俺落得主子銀子治的!要擠撮俺兩口子出門也不打緊,等俺們出去,料莫天也不着餓老鴉兒吃草!我洗净着眼兒,看你這些淫婦奴才在西門慶家裏住牢着!」

月娘見他駡大駡小,尋由頭兒和人嚷鬧、上吊;漢子又兩番三次無人處在跟前無禮,心裏也氣得没入脚處,只得教他兩口子搬離了家門。這來保就大剌剌和他舅子開起個布鋪來,發賣各色細布,日逐會倚祀,行人情,不在話下。正是:勢敗奴欺主,時衰鬼弄人。有詩爲證:

我勸世間人,切莫把心欺。欺心即欺天,莫道天不知。天只在頭上,昭然不可欺。

畢竟未知後來何如,且聽下回分解。

字數:4801,最後更新時間:2023-10-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