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瓶梅詞話·卷之六


第五十三回 吴月娘承歡求子息
李瓶兒酬願保兒童


人生有子萬事足,身後無兒總是空。産下龍媒須保護,欲求麟種貴陰功!禱神且急酬心願,服藥還教暖子宫。父母好將人事盡,其間造化聽蒼穹。

話説吴月娘與李嬌兒、桂姐、孟玉樓、李瓶兒、孫雪娥、潘金蓮、大姐,混了一場,身子也有些不耐煩,逕進房去睡了。醒時約有更次,又差小玉去問李瓶兒道:「官哥没怪哭麽?叫奶子抱得緊緊的,拍他睡好,不要又去惹他哭了。奶子也就在炕上吃了晚飯,没待下來又丢放他在那裏!」李瓶兒道:「你與我謝聲大娘道,自進了房裏,只顧呱呱的哭,打冷戰不住。而今纔住得哭,磕伏在奶子身上睡了。額子上有些熱剌剌的。奶子動也不得動,停會兒,我也待换他起來吃夜飯净手哩。」那小玉進房,回覆了月娘。月娘道:「他們也没十分當緊的。那裏一個小娃兒,丢放在芭蕉脚下,逕到别的,走開吃猫唬了,如今纔是愁神哭鬼的!定要弄壞了纔住手。」那時説了幾句,也就洗了臉,睡了一宿。

到次早起來,别無他話,只差小玉問官哥下半夜有睡否,還説:「大娘吃了粥,就待過來看官哥了。」李瓶兒對迎春道:「大娘就待過來,你快要拿臉水來我洗臉。」那迎春飛搶的拿臉水進來,李瓶兒急攘攘的梳了頭,教迎春慌不迭的燒起茶來,點些安息香在房裏。三不知小玉來報説:「大娘進房來了。」慌的李瓶兒撲起的也似接了,月娘就到奶子床前,摸着官哥道:「不長俊的小油嘴,常時把做親娘的,平白地提在水缸裏。」這官哥兒呱的聲怪哭起來,月娘連忙引鬭了一番,就住了。月娘對如意兒道:「我又不得養,我家的人種便是這點點兒。休得輕覷着他,着緊用心纔好!」奶子如意兒道:「這不消大娘吩咐。」月娘就待出房,李瓶兒道:「大娘來,泡一甌子茶在那裏,請坐坐去。」月娘就坐定了,問道:「六娘,你頭鬢也是亂蓬蓬的。」李瓶兒道:「因這冤家作怪搗氣,頭也不得梳。又是大娘來,倉忙的扭一挽兒,胡亂磕上䯼髻,不知怎模樣的做笑話!」月娘笑道:「你看是有槽道的麽!自家養的親骨肉,倒也叫他是冤家。學了我,成日要那冤家也不能够哩!」李瓶兒道:「是便這等説,没有這些鬼病來纏擾他便好。如今不得三兩日安静,常時一病:前日墳上去,鑼鼓唬了;不幾時,又是剃頭哭得了不的;如今又吃猫唬了。人家都是好養,偏我這東西是燈草一樣脆的!」説了一場,月娘就走出房來,李瓶兒隨後送出。月娘道:「你莫送我,進去看官哥去罷!」李瓶兒就進了房。

月娘走過房裏去,只聽得照壁後邊賊燒紙的説些什麽。月娘便立了聽着,又在板縫裏瞧着,一名是潘金蓮,與孟玉樓兩個同靠着欄杆,𰈡了聲氣,絮絮答答的講説道:「姐姐好没正經!自家又没得養,别人養的兒子,又去漒遭魂的掗相知、呵卵脬。我想窮有窮氣,賤有賤氣,奉承他做甚的?他自長成了,只認自家的娘,那個認你!」只見迎春走過去,兩個閃的走開了,假做尋猫兒餵飯,到後邊去了。月娘不聽也罷,聽了這般言語,怒生心上,恨落牙根。那時即欲叫破駡他,又是争氣不窮的事,反傷體面,只得忍耐了,一逕進房,睡在床上,又恐丫鬟們覺着了,不好放聲哭得,只管自埋自怨,短歎長吁。真個在家不敢高聲哭,只恐猿聞也斷腸。那時日當正午,還不起身。小玉立在床邊,「請大娘起來吃飯。」月娘道:「我身子不好,還不吃飯。你掩上房門,且燒些茶來吃。」小玉捧了茶進房去,月娘纔起來,悶悶的坐在房裏,説道:「我没有兒子,受人這樣懊惱。我求天拜地,也要求一個來,羞那些賊淫婦的𣭈臉!」於是走到後房,大櫃梳匣内,取出王姑子整治的頭胎衣胞來,又取出薛姑子送的藥,看小小封筒上面,刻着「種子靈丹」四字,有詩八句:

「姮娥喜竊月中砂,笑取斑龍頂上芽。漢帝桃花敕特降,梁王竹葉誥曾加。須臾餌驗人堪羨,衰老還童更可誇。莫作雪花風月趣,烏鬚種子在些些。」

後有贊曰:

「紅光閃爍,宛如碾就之珊瑚;香氣沉濃,彷彿初燃之檀麝。噙之口内,則甜津湧起于牙根;置之掌中,則熱氣貫通于臍下。直可還精補液,不必他求玉杵霜;且能轉女爲男,何須别覓神樓散!不與爐邊鷄犬,偏助被底鴛鴦。乘興服之,遂入蒼龍之夢;按時而動,預徵飛燕之祥。求子者一投即效,修真者百日可仙。」

後又曰:

「服此藥後,凡諸腦損物,諸血敗血,皆宜忌之。又忌蘿蔔葱白。其交接單日爲男,雙日爲女,惟心所願。服此一年,可得長生矣。」

月娘看畢,心中漸漸的歡喜,見封袋封得緊,用纖纖細指緩緩輕挑,解包開看。只見烏金紙三四層,裹着一丸藥,外有飛金硃砂,妝點得十分好看。月娘放在手中,果然臍下熱起來;放在鼻邊,果然津津的滿口香唾。月娘笑道:「這薛姑子果有道行,不知那裏去尋這樣妙藥靈丹!莫不是我合當得喜,遇得這個好藥,也未可知。」把藥來看玩了一番,又恐怕藥氣出了,連忙把麵漿來依舊封得緊緊的,原進後房,鎖在梳匣内了。走到步廊下,對天長歎道:「若吴氏明日壬子日,服了薛姑子藥,便得種子,承繼西門香火,不使我做無祀的鬼,感謝皇天不盡了!」那時日已近晚,月娘纔吃了飯。話不再煩。

西門慶到劉太監莊上,投了帖兒。那時役人報了,黄主事、安主事,一齊迎住。都是冠帶,好不齊整!敘了揖坐下。那黄主事便開言道:「前日仰慕大名,敢爾輕造,不想就擾執事,太過費了!」西門慶道:「多慢爲罪!」安主事道:「前日要赴敝同年胡大尹召,就告别了。主人情重,至今心領。今日都要盡歡達旦纔是。」西門慶道:「多感盛情!」門子低報道:「酒席已完備了。」就邀進捲棚,解去冠帶,安席,送西門慶首坐。西門慶假意推辭,畢竟坐了首席。歌童上來,唱一隻曲兒,名唤〔錦橙梅〕:

「紅馥馥的臉襯霞,黑髭髭的鬢堆鴉。料應他必是個中人,打扮的堪描畫。顫巍巍的插着翠花,寬綽綽的穿着輕紗。兀的不風韻煞人也!嗏,是誰家,我不住了偷睛兒抹!」

西門慶贊好。安主事黄主事就遞酒與西門慶。西門慶答遞過了。優兒又展開檀板,唱一隻曲,名唤〔降黄龍袞〕:

「麟鴻無便,錦箋慵寫。腕鬆金,肌削玉,羅衣寬徹。淚痕淹破,胭脂雙頰。寶鑒愁臨,翠鈿羞貼。○等閑孤負,好天良夜。玉爐中,銀臺上,香消燭滅。鳳幃冷落,鴛衾虚設。玉筍頻搓,綉鞋重{⿰彳顛}。」

那時吃到酉後,傳杯换盞,都不絮煩。

却説那潘金蓮在家,因昨日雪洞裏不曾與陳經濟得手,此時趁西門慶在劉太監莊上與黄主事安主事吃酒,吴月娘又在房中不出來,奔進奔出的,好像熬盤上蟻子一般。那陳經濟在雪洞裏跑出來,睡在店中,那話兒硬了一夜。此時西門慶不在家中,只管與金蓮兩個眉來眼去。直至黄昏時候,各房將待掌燈,金蓮躡足潛蹤,踮到捲棚後面。經濟三不知走來,隱隱的見是金蓮,遂緊緊的抱着了。把臉子挨在金蓮臉上,兩個親了十來個嘴。經濟道:「我的親親,昨夜孟三兒那冤家打開了我們,害得咱硬幫幫撑起了一宿。今早見你妖妖嬈嬈摇颭的走來,教我渾身兒酥麻了。」金蓮道:「你這少死的賊短命,没些槽道的,把小丈母便揪住了親嘴,不怕人來聽見麽!」經濟道:「若見火光來,便走過了。」經濟口裏只顧叫親親,下面單裙子内却似火燒的一條硬鐵,隔了衣服只顧挺將進來。那金蓮也不由人把身子一聳,那話兒都隔了衣服熱烘烘對着了。金蓮正忍不過,用手掀開經濟裙子,用力捏着陽物。經濟慌不迭的替金蓮扯下褲腰來,劃的一聲,却扯下一個裙襉兒。金蓮笑駡道:「蠢賊奴!還不曾偷慣食的,恁小着膽!就慌不迭倒把裙襉兒扯掉了。」就自家扯下褲腰,剛露出牝口,一腿蹺在欄杆上,就把經濟陽物塞進牝口。原來金蓮鬼混了半晌,已是濕答答的,被經濟用力一挺,便撲的進去了。經濟道:「我的親親,只是立了不盡根,怎麽處?」金蓮道:「胡亂抽送抽送,且再擺布。」經濟剛待抽送,忽聽得外面狗都嗥嗥的叫起來,却認是西門慶吃酒回來了,兩個慌得一滚烟走開了。却是書僮玳安兩個,拿着冠帶金扇進來,亂嚷道:「今日走死人也!」月娘差小玉出來看時,只見兩個小厮都是醉模糊的。小玉問道:「爺怎的不歸?」玳安道:「方纔我們恐怕追馬不及,問了爺,先走回來。他的馬快,也只在後邊來了。」小玉進去回覆了。

不一時,西門慶已到門外,下了馬,本待到金蓮那裏睡,不想醉了,錯走入月娘房裏來。月娘暗想:「明日二十三日,乃是壬子日。今晚若留他,反挫明日大事。又是月經還來日子,也至明日潔净。」對西門慶道:「你今晚醉昏昏的,不要在這裏鬼混。我老人家月經還未净,不如在别房去睡了,明日來罷!」把西門慶帶笑的推出來。走到金蓮那裏去了,捧着金蓮的臉道:「這個是小淫婦了!方纔待走進來,不想有了幾杯酒,三不知走入大娘房裏去!」金蓮道:「精油嘴的東西,你便説明日要在姐姐房裏睡了。硶説嘴的,在真人前赤巴巴調謊,難道我便信了你?」西門慶道:「怪油嘴,專要歪斯纏人!真正是這樣的,着甚緊調着謊來?」金蓮道:「且説姐姐怎地不留你住?」西門慶道:「不知道他。只管道我醉了,推了出來,説明晚來罷!我便急急的來了。」金蓮正待澡牝,西門慶把手來待摸他。金蓮雙手掩住,駡道:「短命的,且没要動彈!我有些不耐煩在這裏。」西門慶一手抱住,一手插入腰下,竟摸着道:「怪行貨子,怎的夜夜乾卜卜的,今晚裏面有些濕答答的。莫不想着漢子,騷水發哩?」原來金蓮想着經濟,還不曾澡牝。被西門慶無心中打着心事,一時臉通紅了,把言語支吾,半笑半駡,就澡牝洗臉,兩個宿了一夜,不題。

却表吴月娘次早起來,却正當二十三壬子日了,便思想薛姑子臨别時千叮嚀萬囑付:「叫我到壬子日吃了這藥,管情就有喜事。今日正當壬子,正該服藥了。」又喜昨夜天然凑巧,西門慶飲醉回家,撞入房來,回到今夜。因此月娘心上暗自喜歡,清早起來,即便沐浴梳妝完了,就拜了佛,念一遍《白衣觀音經》——求子的最是要念他,所以月娘念他;也是王姑子教他念的。那日壬子日,又是個緊要的日子。所以清早閉了房門,燒香點燭,先誦過了,就到後房,開匣取藥來,叫小玉炖起酒來。也不用粥,先吃了些乾糕餅食之類,就雙手捧藥,對天禱告。先把薛姑子一丸藥用酒化開,異香觸鼻,做三兩口服完了。後見王姑子制就頭胎衣胞,雖則是做成末子,然終覺有些生疑,有些焦剌剌的氣子,難吃下口。月娘自忖道:「不吃他不得見效;待吃他,又只管生疑。也罷!事到其間,做不得主了,只得勉强吃下去罷。」先將符藥一把罨在口内,急把酒來大呷半碗,幾乎嘔將出來,眼都忍紅了,又連忙把酒過下去。喉舌間只覺有些膩格格的,又吃了幾口酒,就討温茶來漱净口,睡向床上去了。西門慶正走過房來,見門關着,叫小玉開了。問道:「怎麽悄悄的關上房門?莫不道我昨夜去了,大娘有些二十四麽?」小玉道:「我那裏曉得來?」西門慶走進房來,叫了幾聲。月娘吃了早酒,向裏床睡着去,那裏答應他。西門慶向小玉道:「賊奴才,現今叫大娘只是不應,怎的不是氣我!」遂没些趣味,走出房去。

只見書僮進來,説道:「應二爹在外邊了。」西門慶走出來,應伯爵道:「哥,前日到劉太監莊上赴黄安二公酒席,得盡歡麽?直飲到幾時分纔散了?」西門慶道:「承兩公十分相愛,他前的下顧,因欲赴胡大尹酒席,倒坐不多時。我到他那裏,却情投意合,倒也被他多留住了灌了好幾杯酒,直到更次。歸路又遠,醉又醉了,不知怎的了。」應伯爵道:「别處人倒也好情分,還該送些下程與他。」西門慶道:「説的有理。」就叫書僮寫起兩個紅禮帖來,吩咐裏面辦一樣兩副盛禮:桂圓桃棗,鵝鴨羊腿鮮魚,兩壇南酒,又寫二個謝宴名帖。就叫書僮來吩咐了,差他送去。書僮答應去了。應伯爵就挨在西門慶身邊來坐近了:「哥,前日説的曾記得麽?」西門慶道:「記甚的來?」應伯爵道:「想是忙的都忘記了。便是前日同謝子純在這裏吃酒,臨别時説的。」西門慶呆登登想了一會,説道:「莫不就是李三黄四的事麽!」應伯爵笑道:「這叫做檐頭雨滴從高下——一點也不差!」西門慶做攢眉道:「教我那裏有銀子?你眼見我前日支鹽的事没有銀子,與喬親家挪得五百兩凑用。那裏有許多銀子放出去!」應伯爵道:「左右生利息的,隨分箱子角頭,尋些凑與他罷。哥説門外徐四家的,昨日先有二百五十兩來了,這一半就易處了。」西門慶道:「是便是,那裏去凑?不如且回他,等討徐家銀子一總與他罷。」應伯爵正色道:「哥,君子一言,快馬一鞭。『人而無信,不知其可也。』哥前日不要許我便好,我又與他們説了,千真萬真,道今日有的了,怎好去回他?他們極服你做人慷慨。值甚麽事,反被這些經紀人背地裏不服你!」西門慶道:「應二爹如此説,便與他罷。」自己走進去,收拾了二百三十兩銀子。又與玉簫討昨日收徐家二百五十兩,兩項一總彈準四百八十兩。走出來對應伯爵道:「銀子只凑四百八十兩,還少二十兩。有些緞匹作數可使得麽?」伯爵道:「這個却難。他就要現銀去幹香的事。你好的緞匹,也都没放;你剩這些粉緞,他又幹不得事。不如凑現物與他,省了小人脚步。」西門慶道:「也罷,也罷!」又走進來,稱了廿兩成色銀子,叫玳安通共掇出來。那李三黄四却在間壁人家坐久,只待伯爵打了照面,就走進來。謝希大適值進來,李三黄四敘揖畢了,就見西門慶。行禮畢,就道:「前日蒙大恩,因銀子不得關出,所以遲遲。今因東平府又派下二萬香來,敢再挪五百兩,暫濟燃眉之急。如今關出這批銀子,一分也不動,都畫這邊來,一齊算利奉還。」西門慶便唤玳安鋪子裏取天平,請了陳姐夫,先把他討的徐家廿五包彈準了。後把自家二百五十兩彈明了,付與黄四李三,兩人拜謝不已,就告别了。西門慶欲留應伯爵謝希大再坐一回,那兩個那有心想坐,只待出去與李三黄四分中人錢了。假意説有别的事,急急的别去了。那玳安琴童都擁住了伯爵,討些使用,買菓子吃。應伯爵摇手道:「没有,没有。這是我應得的,不到得來送你這些狗弟子的孩兒!」逕自去了。只見書僮走得進來,把黄主事安主事兩個謝帖,回話説:「兩個爺説:『不該受禮,恐拂盛意,只得收了。回去多致意你爺。』」力錢二封,西門慶就賞與他。又稱出些把雇來的挑盤人打發了。

天色已是掌燈時分,西門慶走進月娘房裏坐定。月娘道:「小玉説你曾進房來叫我,我睡着了,不得知你叫。」西門慶道:「却又來,我早認你有些不快我哩。」月娘道:「那裏説起不快你來?」便叫小玉泡茶,討夜飯來吃了。西門慶飲了幾杯,身子連日吃了些酒,只待要睡。因幾時不在月娘房裏來,又待奉承他,也把胡僧的膏子藥來用了些,脹得陽物來鐵杵一般。月娘見了道:「那胡僧這樣没槽道的,唬人的弄出這樣把戲來!」心中暗忖道:「他有胡僧的法術,我有姑子的仙丹,想必有些好消息也。」遂都上床去,暢美的睡了一夜。次日起身,都至日午時候。那潘金蓮又是顛唇簸嘴,與孟玉樓道:「姐姐前日教我看幾時是壬子日,莫不是揀昨日與漢子睡的,爲何恁的凑巧?」玉樓笑道:「那有這事?」正説話間,西門慶走來。金蓮一把扯住西門慶道:「那裏人家睡得這般早,起得恁的晏!日頭也沉沉的待落了,還走往那裏去?」西門慶被他鬼混了一場,那話兒又硬起來。逕撇了玉樓,玉樓自進房去。西門慶按金蓮在床口上,就戲做一處,春梅就討飯來,金蓮同吃了,不題。

却説那月娘自從聽見金蓮背地講他愛官哥,兩日不到官哥房裏去看。只見李瓶兒走進房來,告訴道:「孩子日夜啼哭,只管打冷戰不住,却怎麽處?」月娘道:「你做一個擺布,與他弄好了便好。把些香願也許許,或是許了賽神,一定减可些。」李瓶兒道:「前日身子發熱,我許拜謝城隍土地,如今也待完了心願。」月娘道:「是便是,你的心願也還,該再請劉婆來商議商議,看他怎地説。」李瓶兒正待走出來,月娘道:「你道我昨日成日的不得看孩子,着甚緣故不得進來?只因前日我來看了孩子,走過捲棚照壁邊,只聽得潘金蓮在那裏和孟三兒説我自家没得養,倒去奉承别人。扯淡得没要緊!我氣了半日的,飯也吃不下。」李瓶兒道:「這樣怪行貨,歪剌骨,可是有槽道的?多承大娘好意,惹着他甚的?也在那裏搗鬼!」月娘道:「你只記在心,防了他,也没則聲。」李瓶兒道:「便是這等。前日迎春説,大娘出房,後邊迎春出來,見他與三姐立在那裏説話。見了迎春就尋猫去了。」

正説話間,只見迎春氣吼吼的走進來,説道,「娘快來!官哥不知怎麽樣,兩隻眼不住反看起來,口裏捲些白沫出來!」李瓶兒唬得頓口無言,攢眉欲淚。一面差小玉報西門慶,一面急急歸到房裏。見奶子如意兒都失色了。剛看時,西門慶也走進房來,見了官哥放死放活,也吃了一驚,就道:「不好了,不好了!怎麽處?婦人平日不保護他好,到這田地就來叫我!如今怎好?」指如意兒道:「奶子不看好他,以致今日。若萬一差池起來,就搗爛你做肉泥,也不當稀罕!」那如意兒慌得口也不敢開,兩淚齊下。李瓶兒只管看了暗哭。西門慶道:「哭也没用,不如請施灼龜來與他灼一個龜板。不知他有甚禍福祟脉,與他完一完再處。」就問書僮討單名帖,飛請施灼龜來。坐下,先是陳經濟陪了吃茶,琴童玳安點燭燒香。舀净水,擺桌子。西門慶出來相見了。就拿龜板對天禱告作揖,進入中堂,放龜板在桌上。那施灼龜雙手接着,放上龜藥,點上了火,又吃一甌茶。西門慶正坐時,只聽一聲響。施灼龜看了,停一會不開口。西門慶問道:「吉凶如何?」施灼龜問「甚事?」,西門慶道:「小兒病症,大象怎的,有祟脉也没有?」施灼龜道:「大象目下没甚事,只怕後來反覆牽延,不得脱然全愈。父母占子孫,子孫爻不宜晦了。又看朱雀爻大動,主獻紅衣神道城隍等類,要殺猪羊去祭他。再領三碗羹飯,一男殤,一女殤,草船送到南方去。」西門慶就送一錢銀子謝他。施灼龜極會諂媚,就千恩萬謝,蝦也似打躬去了。

西門慶走到李瓶兒房裏,説道:「方纔灼龜的説大象牽延,還防反覆。只是目下急急的該獻城隍老太。」李瓶兒道:「我前日原許的,只不曾獻得,孩子只管駁雜。」西門慶道:「有這等事!」即唤玳安叫慣行燒紙的錢痰火來。玳安即便出門,西門慶和李瓶兒擁着官哥道:「孩子,我與你賽神了,你好了些,謝天謝地!」説也奇怪,即時孩子就放下眼,磕伏着自睡起來了。李瓶兒對西門慶道:「好不作怪麽,一許了獻神道,就减可了大半!」西門慶心上一塊石頭纔得放了下來。月娘聞得了,也不勝喜歡。又差琴童去請劉婆子的來,劉婆子急波波的一步高一步低走來。西門慶不信婆子的,只爲愛着官哥,也只得信了。那劉婆子一逕走到厨下去摸竈門,迎春笑道:「這老媽敢汗邪了!官哥倒不看,走到厨下去摸竈門則甚的?」劉婆道:「小奴才,你曉得甚的,别要掉嘴説!我老人家一年也大你三百六十日哩。路上走來,又怕有些邪氣,故來竈門前走走。」迎春把他做了個臉。聽李瓶兒叫,就同劉婆進房來。劉婆磕了頭。西門慶要吩咐玳安稱銀子買東西,殺猪羊獻神,走出房來。劉婆便問道:「官哥好了麽?」李瓶兒道:「便是凶得緊,請你來商議。」劉婆道:「前日是我説了,獻了五道將軍就好了。如今看他氣色,還該謝謝三界土便好。」李瓶兒道:「方纔施灼龜説,該獻城隍老太。」劉婆道:「他慣一不着的,曉得甚麽來!這個原是驚,不如我收驚倒好。」李瓶兒道:「怎地收驚?」劉婆道:「迎春姐,你去取些米,舀一碗水來,我做你看。」迎春取了米水來。劉婆把一隻高脚瓦鍾,放米在裏面,滿滿的。袖中摸中舊緑絹頭來,包了這鍾米,把手捏了,向官哥頭面上下手足,虚空運來運去的戰。官哥正睡着,奶子道:「别要驚覺了他。」劉婆摇手低言道:「我曉得,我曉得。」運了一陣,口裏唧噥噥的念,不知是甚麽。中間一兩句嚮些,李瓶兒聽得是念「天驚地驚」、「人驚鬼驚」、「猫驚狗驚」。李瓶兒道:「孩子正是猫驚了起的!」劉婆念畢,把絹兒抖開了,放鍾子在桌上。看了一回,就從米摇實下的去處,撮兩粒米投在水碗内,就曉得病在月盡好,「也是一個男殤,兩個女殤,領他到東南方上去。只是不該獻城隍,還該謝土纔是。」那李瓶兒疑惑了一番道:「我便再去謝謝土也不妨。」又叫迎春出來,對西門慶説:「劉婆看水碗説該謝土。左右今夜廟裏去不及了,留好東西,明早志誠些去。」西門慶就叫玳安:「把拜廟裏的東西及猪羊收拾好了,待明早去罷。」再買了謝土東西,炒米繭團,土筆土墨,放生麻雀鰍鱔之類,無物不備,件色整齊。那劉婆在李瓶兒房裏,走進來到月娘房裏坐了,月娘留他吃了夜飯。

却説那錢痰火到來,坐在小廳上,琴童與玳安忙不迭的扶侍他謝土。那錢痰火吃了茶,先討個意旨。西門慶叫書僮寫與他。那錢痰火就帶了雷圈板巾,依舊着了法衣,仗劍執水,步罡起來,念《净壇咒》。咒曰:

「洞中玄虚,晃朗太元。八方威神,使我自然。靈寶符命,普告九天。乾羅答那,洞罡太玄。斬妖縛邪,殺鬼萬千。中山神咒,元始玉文。持誦一遍,却病延年。按行五岳,八海知聞。魔王束手,侍衛我軒。凶穢消散,道氣常存。」云云。

「請祭主拈香。」西門慶净了手,漱了口,着了冠帶,帶了兜膝。孫雪娥、孟玉樓、李嬌兒、桂姐,都幫他着衣服,都嘖嘖的贊好。西門慶走出來拈香拜佛,安童背後扯了衣服,好不冠冕氣象。錢痰火見主人出來,念得加倍響些。那些婦人便在屏風後,瞧着西門慶,指着錢痰火,都做一團笑倒。西門慶聽見笑得慌,跪在神前又不好發話,只顧把眼睛來打抹。書僮就覺着了。把嘴來一𢫓,那衆婦人便覺,住了些。

金蓮獨自後邊出來,只見轉一拐兒,驀見了陳經濟,就與他親嘴摸奶,袖裏拿出一把菓子與他,又問道:「你可要吃燒酒?」經濟道:「多少用些也好。」遂吃金蓮乘衆人忙的時分,扯到屋裏來。叫春梅閉了房門,連把幾鍾與他吃了,就説:「出去罷!恐人來,我便死也。」經濟又待親嘴,金蓮道:「硶短命,不怕婢子瞧科!」便戲發訕打了恁一下,那經濟就慌跳走出來。金蓮就叫春梅先走,引了他出去了。正是:雙手撥開生死路,一身跳出是非門。那時金蓮也就走外邊瞧了,不在話下。

那西門慶拜了土地,跪了半晌,纔得起來,只做得開啓功德。錢痰火又將次拜懺。西門慶走到屏風後邊,對衆婦人道:「别要嘻嘻的笑,引的我幾次忍不住了。」衆婦人道:「那錢痰火是燒紙的火鬼,又不是道士的,帶了板巾,着了法衣,這赤巴巴没廉耻的,𠷺嘍嘍的臭涎唾,也不知倒了幾斛出來了!」西門慶道:「敬神如神在,不要是這樣的寡舌薄嘴,調笑的他苦。」錢痰火又請拜懺,西門慶走到氈單上。錢痰火通陳起頭,就念入懺科文,遂念起「志心朝禮」來。看他口邊涎唾捲進捲出,一個頭得上得下好似磕頭蟲一般,笑得那些婦人做了一堆。西門慶那裏趕得他拜來?那錢痰火拜一拜是一個神君。西門慶拜一拜,他又拜過幾個神君了。於是也顧不得他,只管亂拜。那些婦人笑得了不的。適值小玉出來請李桂姐吃夜飯,説道:「大娘在那裏冷清清,和大姐劉婆三個坐着講閑話,這裏來這樣熱鬧得狠!」嬌兒和桂姐即便走進屋裏來。衆人都要進來,獨那潘金蓮還要看後邊。看見都待進來,只得進來了。吴月娘對大姐道:「有心賽神,也放他志誠些。這些風婆子都擁出去,甚緊要的?有甚活獅子相咬?去看他!」纔説得完,李桂姐進來,陪了月娘大姐三個吃夜飯不題。

却説那西門慶拜了滿身汗,走進裏面,脱了衣冠靴帶,就走入官哥床前,摸着説道:「我的兒,我與你謝土了。」對李瓶兒道:「好呀!你來摸他額上,就凉了許多,謝天謝天!」李瓶兒笑道:「可霎作怪,一從許了謝土,就也好些。如今熱也可些,眼也不反看了。冷戰也住些了,莫道是劉婆没有意思!」西門慶道:「明日一發去完了廟裏的事便好了。」李瓶兒道:「只是做爺的吃了勞碌了。你且揩一揩身上,吃夜飯去。」西門慶道:「這裏恐唬了孩子,我别的去吃罷。」走到金蓮那裏來,坐在椅上,説道:「我兩個腰子,落出也似的痛了!」金蓮笑道:「這樣孝心,怎地痛起來?如今叫那個替你拜拜罷。」西門慶道:「有理有理。」就叫春梅唤琴童:「請陳姐夫替爺拜拜,送了紙馬。」誰想那經濟,在金蓮房裏灌了幾鍾酒出來,恐怕臉紅了,小厮們猜道出來,只得買了些淡酒,在鋪子裏又吃了幾杯。量原不濟,一霎地醉了,齁齁的睡着了。琴童那裏叫得起來,一脚箭走來回覆西門慶道:「睡在那裏,再叫不起。」西門慶便惱將起來,道:「可是個有槽道的!不要説一家的事,就是鄰佑人家,還要看着。怎的就早睡了!」就叫春梅來大娘房裏對大姐説:「爺拜酸了腰子,請姐夫替拜送紙馬。問怎的再不肯來,只管睡着!」大姐道:「這樣没長俊的,待我去叫他!」逕走出房來。月娘就叫小玉,到鋪子裏叫起經濟來。經濟揉一揉眼,走到後邊見了大姐道:「你怎的忙不迭的叫命?」大姐道:「叫你替爺拜土送馬去。方纔琴童來叫,你不應,又來與我歪斯纏。如今娘叫小玉來叫你,好歹去拜拜罷麽。」遂半推半攙的擁了經濟到廳上,大姐便進房去了。小玉回覆了月娘,又回覆了西門慶。西門慶吩咐琴童玳安等伏侍錢痰火完了事,就睡在金蓮床上不題。

却説那陳經濟走到廳上,只見燈燭輝煌,纔得醒了。挣着眼,見錢痰火正收散花錢,遂與敘揖。痰火就待領羹飯,教琴童掌燈,到李瓶兒房首,迎春接香進去,遞與如意兒,替官哥呵了一呵,就遞出來。錢痰火捏神捏鬼的念出來,到廳上就待送馬。陳經濟拜了一回,錢痰火就送馬發檄,發了乾卦,説道:「檄向天門,一兩日就好了。縱有反覆,没甚事。」就放生,燒紙馬,奠酒辭神,禮畢。那痰火口渴肚饑,也待要吃東西了。那玳安收家活進去了,琴童擺下桌子,就是陳經濟陪他散堂。錢痰火千百聲謝去了,經濟也進房去了。李瓶兒又差迎春送菓子福物到大姐房裏來,大姐謝了不題。

却説劉婆在月娘房裏謝了出來,剛出大門,只見後邊錢痰火提了燈籠,醉醺醺的撞來。劉婆便道:「錢師父,你們的散花錢可該送與我老人家麽?」錢痰火道:「那裏是你本事!」劉婆道:「是我看水碗作成你老頭子,倒不識好歹哩!下次落我頭,也不薦你了。」錢痰火再三不肯,道:「你精油嘴老淫婦,平白説嘴!你那裏薦的我?我是舊主顧,那裏説起分散花錢?」劉婆指駡道:「餓殺你這賊火鬼纔來求我哩!」兩個鬼混的鬭口一場去了,不題。

却説西門慶次早起來,吩咐安童跟隨上廟。挑猪羊的挑猪羊,拿冠帶的拿冠帶,逕到廟裏。慌得那些道士連忙鋪單讀疏。西門慶冠帶拜了,求了籤,交道士解説。道士接了籤,送茶畢,即便解説:「籤是中吉。解云:病者即愈,只防反覆,須宜保重些。」西門慶打發香錢歸來了。剛下馬進來,應伯爵正坐在捲棚底下。西門慶道:「請坐,我進去來。」遂走到李瓶兒房,説求籤如此如此,這般這般。逕走到捲棚下,對伯爵道:「前日中人錢盛麽?你可該請我一請。」伯爵笑道:「謝子純也得了些,怎的獨要我請?也罷,買些東西與哥子吃也罷。」西門慶笑道:「那個真要吃你的?試你一試兒。」伯爵便道:「便是,你今日猪羊上廟,福物盛得十分的,小弟又在此,怎的不散福?」西門慶道:「也説得有理。」唤琴童:「去請謝爹來同享。一面吩咐厨下,整理菜蔬出來,與應二爹吃酒。」那應伯爵坐了,只等謝希大到,那得見來?便道:「我們先坐了罷!等不得這樣喬做作的。」西門慶就與應伯爵吃酒。琴童歸來説:「謝爹不在家。」西門慶道:「怎去得恁久?」琴童道:「尋得了不的。」應伯爵遂行口令,都是祈保官哥的意思,西門慶不勝歡喜。應伯爵道:「不住的來擾宅上,心上不安的緊。明後日待小弟做個薄主,約諸弟兄陪哥子一杯酒何如?」西門慶笑道:「賺得些中錢,又來撒漫了。你别要費,我有些猪羊剩的,送與你凑樣數。」伯爵就謝了道:「只覺忒相知了些。」西門慶道:「唱的優兒,都要你身上完備哩。」應伯爵道:「這却不消説起,只是没人伏侍,怎的好?」西門慶道:「左右是弟兄,各家人都使得的。我家琴童玳安將就用用罷。」應伯爵道:「這却全副了。」吃了一回,遂别去了。正是:百年終日醉,也只三萬六千場。

畢竟不知如何,且聽下回分解。

字數:9080,最後更新時間:2023-1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