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回 回北京受爵完姻


湛湛青天不可欺,頭頂三尺有神知。
善惡到頭終有報,只爭來早與來遲。

話說劉青。劉義弟兄二人,使了兩口青龍刀飛到戰場,說:『好反賊!還不下馬受綁,等待何時。』吳彥龍認的是劉義,並不答話,把三股鋼叉擰了一擰,分心就是一刺。劉義使青龍刀往外一架,架在圈外,把青龍刀往空中舉起,照著吳彥龍的頂梁使了個泰山壓頂的架式,一刀劈來。吳彥龍用叉去架,如何能架的住,被一刀斬下馬來。吳彥虎一見他哥落馬,把馬一催,舉斧就砍。劉青看的明白,把馬一催,刀向吳彥虎劈面砍來,吳彥虎捨了劉義,揮動兩把板斧與劉青交戰。戰有三十個回合,不分勝敗。曹英看的明白,把馬一催,舉起八角銅錘,照著吳彥虎的頂梁一錘,打下馬喪命而死。曹英說:『眾將兵還不一齊向前捉拿反賊,等待何時。』那些將卒聞聽此言,槍刀併舉,一擁往前殺上去了。

曹英馬上把令傳,忙壞先行眾將官。長槍手使長槍打,弓箭手放雕翎穿。雙手舉刀往下砍,火槍手放響連天。大殺大砍只一陣,反賊家將都殺完。地穴口上安大炮,大炮三聲振天關。發上一把無情火,樓房草舍冒青煙。霎時平了吳家寨,領定人馬轉回還。人馬紛紛往前走,察院門外下戰鞍。兵將一齊都下跪,口稱江爺請聽言。如今平了吳家寨,報各江爺得知端。江爺分付擺酒宴,犒賞三軍歇一天。犒賞三軍咱不表,再把江爺明一番。殃沙、五道一聲叫,門前埋上百尺竿。潘青賊子推出去,滑手一叩空中懸。分付三百弓箭手,齊放雕翎使箭穿。箭穿潘青廢了命,再不殺人去行奸。不說潘青身死後,江爺分付贖汗衫。又把曹英一聲叫,即速當店贖汗衫。與你銀子三百兩,要給速去速回還。汗衫若在猶自可,無有汗衫著繩拴。曹英接銀三百兩,來到當店贖汗衫。還你銀子三百兩,江爺叫我贖汗衫。小郎聞聽心害怕,叫聲將爺聽我言。三百銀子俺不要,情願與你取汗衫。小郎說罷往後跑,取來汗衫到拒前。繞過櫃檯往外跑,叫聲將爺你聽言。這是汗衫交與你,見了老爺多美言。曹英回到察院裏,遞與江爺用目觀。江爺一見汗衫到,遞給女兒小嬋娟。江爺分付快看轎,放炮起營回燕山。小姐上了花花轎,公子上了馬戰鞍。江爺上了八抬轎,曹英上馬快如煙。劉青、劉義乘坐驥,三聲大炮振地天。三聲炮響出察院,九梆銅鑼響連天。曉行夜宿來的快,到了北京衙門前。江爺下了八抬轎,小姐花轎落平川。江爺得勝回朝轉,眾家官員來問安。

話說,江爺引劉青、劉義、曹英一同進了書房,分次坐下。

江爺分付:『看酒來。』書童看上酒來,四位公子同江爺飲酒。

飲酒已畢,天色已晚,書童點上燈來。公子、曹英、劉青、劉義四位書房安歇。江爺回了內宅,見了小姐,父女把話敘了一回。這且不表。江爺提起筆來修了一道本章,方纔安歇。

次早清晨,嘉慶皇爺上了早朝,文武百官,八大朝臣,九卿四相,分班而立。閤朝文武參拜已畢,皇爺開金口說:『文武百官有本早奏,無本捲簾退朝。』一言未盡,有人說:『有有有。』只見江爺帶領四位公子,撩袍端帶,俯伏金階,口呼:『我主萬歲,臣有本奏。』皇爺一閃龍目,看見是江爺,說:『江愛卿,遞上本來。』黃門官把本傳上龍書案上。皇爺閃龍目一觀,龍心大喜,下了一道聖旨。黃門官捧旨來在金殿以下,說道:『聖旨下,跪上聽著。奉天承運皇帝詔曰:「江峒私訪下江自有功,朕封你戶部尚書之職。」』江爺叩頭謝主龍恩。

『曹英捉拿贓官土豪有功,朕封你盛京總兵之職。』曹英叩頭說:『謝主龍恩。』『劉青、劉義搭救江小姐平吳家寨有功,朕封你二人守備參將之職。』劉青。劉義叩頭說:『謝主龍恩。』

『榮玉卿,你本是天官之子,救了小姐有功,朕封御狀元。』

榮玉卿叩頭說:『謝過我主萬歲。』皇爺說:『榮愛卿,你可有妻室沒有?』榮玉卿說:『啟奏我主萬歲萬萬歲,臣自臣父沒後,連遭三次天火不幸之災,家中貧乏,無有婚配。』皇爺又問:『江愛卿,你的女兒可有婆家沒有?』江爺說:『臣的女兒沒有婆家。』皇爺說:『江小姐沒有婆家,榮玉卿沒有妻室,朕當爲媒,叫你兩家親上加親,把小姐送到狀元府裏共拜花堂。』江爺與榮玉卿一同叩頭說:『謝過我主萬歲萬萬歲!』

皇爺龍袖一擺,退回宮院。各官退朝回衙去了。

各官朝畢回衙轉,各員回衙更衣衫。小姐送到狀元府,同拜花堂把親成。江爺回到書房內,拿過逍遙手中擎。修書下到洪洞縣,搬取夫人進北京。一封下到東萊縣,告知姐姐得知情。甥兒現在北京地,皇爺欽封狀元公。急急忙忙把京進,狀元府裏得相逢。二位夫人都接到,狀元府裏同享榮。總兵曹英把官做,他把母親接進京。守備參將弟兄倆,領旨上任祭祖宗。這是一部《紅風傳》,與人閑來解悶愁。

如發現本文有錯誤,請到論壇指正。 字数:1611